第三百八十五章 无解的血咒?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系统也还是那个系统!你以为一个情殇任务仅仅只是打几个女鬼就能够苟过去的吗?不能够啊!

    不得不说,这一回黑白和余轩还是刷新了自己对于系统的认知。你以为将取经天团安排来当你的敌人就已经是极限了吗?错!大错而特错!

    听说过地藏王吗?听说过佛祖吗?听说过观音菩萨吗?听说过女娲吗?没看过电视剧的小朋友我告诉你,这些大佬在剧情里都有!

    《我跟僵尸有个约会》系列是整整一代人心中的经典回忆,当年播出的时候说其红遍了全亚洲一点都不夸张,其地位差一点点就与西游记媲美了。唯一可惜的是当初种花家对于这种电视剧的审查很严,所以黑白当初只能租碟看,这也在某种程度上阻碍了电视剧的推广。

    虽然这部剧已经有年头了,当年的特效现在看来有些假,可无论是从世界观还是剧情来说,这部剧都称得上是脑洞大开了。

    只可惜,如果在现实中碰到哪个电视台重播这部剧的话,黑白说不定还会充满回味的观看一番。但是放在大宇宙OL中,黑白真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至于原因,这么说吧,第一部的时候,一个叫做罗睺的远古魔神要灭世,逼得佛祖差点用什么大日如来净世咒重启世界。第二部的时候,女娲看人类不爽要灭世。第三部的时候更夸张,命运本身就要灭世,好像人类活着就是为了死一样,还得是大家抱团一起死!

    纵观系列三部剧,不是灭世就是走在灭世的路上,这特么妥妥是全球性质的灭世任务啊!煎饼叔啊,你这恋爱谈得还真特么轰轰烈烈啊!

    “怎么办?”余轩小声的问道,难得的是一向淡定的他竟然偷偷抹了把汗。

    黑白抿了抿嘴看着旁边好奇的孔雀,回道:“先把这些三代僵尸残次品灭了再说,我们之后回去商量商量。”

    余轩无奈的只得点点头,这个时候他的心里也有一点乱。这剧情怎么看都不比他那女儿国剧情简单啊!

    心头一团火气的黑白整个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将所有的怒气似乎都发泄到了这些黄眼僵尸的身上了。

    随着黑白的脚步踏出,缓缓前进间巴蛇嘴巴大张,狂暴的吸力从十三层开始一步步的向上面推移,别说是僵尸了,就是冤魂厉鬼也都跟着倒霉了,凡是能动的能吃的不能吃的都进了巴蛇的肚子里。

    看着前方肆虐一片的画面,孔雀和尚的嘴角抽了抽,悄悄拉了一下余轩的衣角,刚要询问前面那位施主是不是精神上有点问题,却见余轩一脸黑沉,这脸色没比黑白好多少啊!

    踩着魔法书飘在空中的高舞倒是了解的摇了摇头,其实余轩和黑白之所以这么积极的来救煎饼叔,一方面是因为煎饼叔确实是他们的朋友,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借机称量一下所谓情殇任务的难度。但是这一切现在看来都有些往悲剧发展的趋势!

    仔细回想一下在做美国队长任务时余轩的状态,爱情的确可以让一个人发疯,当初余轩就差点疯了,若非有黑白帮忙余轩领悟神格,现在估计余轩已经变成了一个自暴自弃每天汉堡可乐躲在屋里逃避现实的废宅了!

    虽然高舞不相信煎饼叔会像余轩那么痴情,可失恋这事可大可小,如果可能他们也不想煎饼叔受这一劫。

    黑白的方法非常迅疾,从十三层到二十三层,所有的敌人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就都被他消灭了。连背后的孔雀和尚都不得不伸出大拇指吼一句,“高!实在是高!”

    消灭僵尸这事显然黑白的暴力方法比孔雀的什么所谓大阵要来的高效很多,但是有些事却是黑白所不能做的。他们眼看着孔雀等五个和尚在天台上布下大阵,一道耀眼的光环升起从顶层往下罩去。所过之处阴气一扫而散,之前还仿佛是一片鬼蜮的公寓楼眨眼就又变成了平凡而不起眼的普通建筑,而阳光也再一次透过窗户照射进来。

    “大师驱魔的本事令人钦佩啊!只是不知大师可否解惑?这里为何会有如此多的僵尸呢?”黑白问道,他倒不是不知道剧情,只是他想看看大宇宙OL中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之前黑白的举动似乎得到了孔雀和尚的信任,其手中边数着念珠边遗憾的叹了口气,“师门不幸啊,既然施主问了,贫僧便也就不再隐瞒了。”

    “就在很久很久之前,我们里高野出了一个天赋异禀的法师。这个法师叫做……反正我们都叫他乌鸦,他被力量所迷惑,在追求力量的路上走上了歧途。他妄图在人间开启*字血阵,从而毁灭人类。”

    黑白伸手打断,“停,追求力量和毁灭人类有什么必然关系吗?”

    孔雀顿了一下反问道:“那你说他为什么开启*字血阵?”

    “我去!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也许只是单纯的想要灭世!”黑白翻了个白眼。

    孔雀闻言觉得有道理,便道:“他为了毁灭世界所以妄图在人间开启*字血阵。”

    黑白一脑门黑线,这和尚还挺好说话的。

    “后来他的阴谋被发现了,我们里高野高手尽出,终于在其完成血阵之前将其打败了,只是那次大战之后乌鸦就失去了踪迹,也不知道这么多年到底死了没有。”孔雀说着有些唏嘘,好像没能见到乌鸦一面很可惜似的。

    黑白呵呵,“然后呢?”

    “就在最近这一段时间中,世界各地都出现了一大批奇奇怪怪的事故,每一次事故都会死亡一大批人。这件事很快就引起了里高野的注意,同时在与全球里世界的同道们商议之后,我们发现这竟然是*字血咒的效果!当时我们就怀疑可能跟乌鸦有关。”

    黑白懵逼,余轩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孔雀,“这事还能跟死亡小本本扯上关系?”

    孔雀并不知道什么死亡小本本,接着说道:“*字血咒其实又叫做阿修罗血咒,无论*字和阿修罗的称呼其实来源都是佛教,而用‘血咒’二字来做名字的阵法,其布阵材料都是血肉魂魄,所以这阵法光是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

    黑白对于孔雀的科普很烦,直接问道:“我对名字怎么来的没有兴趣,就想知道它有神什么用和怎么解决问题。”

    孔雀又道:“这个血咒的作用在于利用鲜血和怨气形成能量,再由阵魂诞生阿修罗死神,嗯,你们可以理解成一种长相恐怖、好勇斗狠的怪物!这些怪物非常嗜杀,他们杀掉的人又会被血咒吸收成为新的能量供给,也即是说,随着时间越长血咒的威力越大,召唤的死神越多,也越难以对抗!”

    黑白闻言皱眉,“原来死神是这么来的,但是为何要用死亡小本本的方式来杀人呢?”

    孔雀道:“我不太清楚你口中的死亡小本本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我想那操纵血咒的人在目的未彻底达成之前肯定不想节外生枝。毕竟这个时代变了,人类中有太多的强者,若是惹出一些来,怕是会被群起而攻之。”

    黑白摸了摸下巴,好吧,这么解释倒是也没问题,“那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我们去查了一下半年来以相同死法死去的人数,然后发现那个血咒主魂竟然在这段时间中陆陆续续的杀了能有五千多人!而血咒也在不久之前彻底完成了。”

    黑白惊道:“五千多人?你们有证据吗?不会将真是自然死亡的人也算在主魂头上了吧!”

    孔雀大义凛然道:“这并没有什么却别,我只是想有个开打的借口罢了。”

    “你还真耿直呢!”

    孔雀又道:“血咒完成之后就会源源不断的产生死神,我们为了不让悲剧再继续扩散,只能根据以前的经验计算出血咒阵眼位置,只要消灭作为大阵阵眼的怨魂,就可以让大阵消散,从而拯救世间。谁知道到这里后却冒出了这么多的黄眼僵尸!”

    黑白摸了摸下巴,眯着眼睛问道:“你们上楼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保安小哥吗?”

    孔雀几人莫名其妙的对视几眼,“早在我们来之前,这栋楼就已经好久没人住了。”

    余轩点头插口道:“如此看来,真的是一名boss啊!”

    ……

    “当然是boss啊,还是幕后策划一切的boss!”

    这是一个位于繁华都市中的公园,平时供忙碌了一天的男男女女谈情说爱的地方,也是供老头老太太闲聊闲逛的地方,只是如今在这整个日本都乱套了的时候,这里却很是平静,不光没有寄生兽来捣乱,就连刷新在这里的虚或者其余怪物也不敢逗留直接闪人。

    而说话的人一身长款皮衣,一头杀马特红发令人印象深刻,若是黑白与余轩高舞在此一定会一眼认出,其正是那位诡异的保安小哥!

    “瞧给你得意的,咱们现在的计划可还没有完成哦!”在保安小哥身后的是一名穿着蓝色西服的大光头,他的体型有些肥硕,叼着雪茄的样子像是一个暴发户似的,再加上脸上的一副大墨镜,活脱脱一个壕气。

    这个胖光头虽然言语有提醒的意思但在语气中却完全没有告诫的意思,扯起的厚脸皮上还带着一切尽在掌握的笑意。

    “毕竟是曾经的徒子徒孙,何必做的这么绝呢?”

    又有一个声音响起,这是一个穿着与保安小哥同款皮衣的金发年轻人,只可惜完全东方化的面孔让人一眼就瞧出了其杀马特家族的身份。只是与前者不同,他脸色淡淡双手负后自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度,语气中也没有真的什么怜悯。

    保安小哥看了看两人一脸早就料到的样子哼道:“你们似乎没有资格这么说我吧!”望向胖光头,“大力哥可没少杀自己的后裔!”

    胖光头眼角猛抽,“不要叫我大力哥!听起来太暧昧了,至于那些后裔,哼,只不过是那些贪图权利的女人自己凑上来给我生的,每天只知道争权夺利,没有一个争气的!”

    保安小哥撇撇嘴,“大力哥生的孩子还会有不贪的吗?想多了吧!”

    “你再叫我大力哥,我就那只女鬼塞进你的菊花里!”

    “好的大力哥,我记住了大力哥!”

    蓝大力`Д′

    保安小哥似乎挑衅了蓝大力还不够,又望向了金发年轻人,“还有你老徐,你当年可也没少杀自己的后裔吧!”

    金发年轻人微微叹气,仰头四十五度一脸忧郁,“我当初留下那么多的子嗣就是希望他们有能够成才者,待他们成才之后能够找到让我长生不老的方法,谁知道最后竟然一个个的来反我!”

    保安小哥翻了个白眼,鄙视道:“做坏人就要有坏人的觉悟,你将你那些后裔暗中教导的三观奇正,他们不反你才是怪事!如果你能做个游历山川的游侠,他们未必不会帮你。”

    金发年轻人冷哼一声反问道:“游侠?像易小川那样?活了那么久却连个手下都没有,什么都要自己亲力亲为,最后吃亏的还是他自己!”

    “至少人家是个人嘛,不像我们是个僵尸,吃顿大餐都要蹲上半天!”保安小哥撇嘴。

    金发青年微笑抬头,满脸的鄙夷,“我在秦朝给始皇当御医的时候已经吃遍了山珍海味,没有什么遗憾了!”

    保安小哥大怒,“当御医了不起啊,最后还不是只能当僵尸才可以长生不老!现在吃顿大餐还不是只能像我一样蹲半天!”

    金发青年呵呵,“你可知道麒麟肉的嚼头?你可知道凤血的滋味?像你这种弹丸之地出来的法师其实是与‘孤陋寡闻’四个字划等号的。你有五百岁吗?似乎没有,最多也就四百多岁吧,乌鸦啊,听哥的话,你要学的还有很多啊,呵呵!”

    保安小哥嘴角狂抽,“徐福!”─=≡Σ(((つ??ω??)つ

    金发青年徐福站立不动神情淡漠,眼看着保安小哥乌鸦就要抓到他了,却被一只肥嘟嘟的大手按住,蓝大力一把将两人推开,“有这时间不如去看看那只女鬼吧,她最近的效率有些慢啊,太不听话了!还有,你确定你的那些徒子徒孙已经都干掉了?他们可是唯一了解你这血咒运行原理的人!”

    说到正事乌鸦神色一正结束打闹,胸有成竹的回道:“放心吧,我留下的那几百只黄眼僵尸足够将他们吃干抹净了。这些里高野的法力僧可不是少林寺的那帮金秃驴,在那么狭小的环境之中一旦近身就等着被啃成渣吧!”

    “可我听说有意外的人牵连其中啊?”蓝大力叼着雪茄疑惑的瞄了乌鸦一眼。

    乌鸦挥挥手,“放心吧,那两人一猫,两个也是法师,另一个倒是战士,只是仅仅有一个战士很快就会被黄眼僵尸们堆死的。”

    徐福奇道:“你怎么知道一人一猫是法师?”

    “那只猫身上有鬼火的气息,其中一人在进来之前就用精神力扫描过我,不是法师是什么?至于另一个人,气血很旺盛,嗯,我觉得那个人最强,很有可能是个功夫高手!”乌鸦说着认真的看了眼徐福。

    徐福却是不屑的哼道:“你身为一个法师,像谁是功夫高手这样的鉴定结论还是别做了!”

    乌鸦─=≡Σ(((つ??ω??)つ

    蓝大力再次拉开,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那个女鬼你打算怎么处置?”

    乌鸦不在乎的哼道:“处置什么?*字血咒的第一阶段已经完成了,现在每过午夜都会有几千个死神被凝聚出来。即使她不再杀人了也不会影响血咒的运转,只要她不死血咒就不会散,她听不听话已经不重要了。”

    徐福微微皱眉,“可若是那个男人将她的怨气驱散了呢,不再是怨魂的她恐怕起不到作为阵眼的作用吧!”

    乌鸦遥遥手指,笑道:“你们两个都是有子嗣无数的人,难道还相信有什么爱情能够将那么重的怨气消弭吗?何况就算真的消弭了也没什么,因为那些散布出去的死神每杀掉一个人,一份怨气就会加持在她的身上,她这个恶鬼未来只会越来越凶,最后当她失去理智的时候就会将那个男人也干掉,等她铸成大错的时候,你说她还会回头吗?”

    徐福和蓝大力对视一眼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只是下一秒却见乌鸦猛然愣住了,接着转头难以置信的望向远方,“这不可能啊,我的几百只黄眼僵尸怎么这么快就都被消灭了?这数钱这么多张也得数一会儿吧!”

    徐福和蓝大力见状哪还不知道计划有变,齐齐叹道:“原本以为可以离开去逍遥了,谁知还要守在这里!四百年的小僵尸果然靠不住啊!”

    乌鸦o(`ω′*)o

    ……

    *字血咒之内,这是一片血色的空间,上下左右像是完全脱离了物理定律般的都被血液给包裹了。在这片血色的空间中央却有一座小型的庄园,这里鸟语花香、绿郁葱葱,中央是一间日式的古老住宅。

    煎饼叔仰躺在一名身着和服的美女腿上,那美女一边往他嘴里放着葡萄一边爱意满满的看着他。

    煎饼叔翘起二郎腿一脸享受的闭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问道:“贞子啊,看看我那些朋友们来没来,我想以他们的聪明才智应该已经看明白我传达的暗号了吧!”

    贞子脸颊微红有些嗔怪的横了他一眼,“你那种传递信息的方式,他们怎么可能看懂呢?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色色的啊!”

    煎饼叔双眼一亮,只觉得眼前的贞子无比诱人,先抓过来亲一口接着得意道:“放心吧,那帮家伙都是些闷骚,也许一个人看不懂,但是一帮人聚集起来绝对没问题!”

    贞子急速的喘了口气,躺在煎饼叔怀里乖巧的点了点头,只是紧接着又担心道:“你的朋友们,他们不会不接受我吧!”

    煎饼叔不在乎的挥了挥手,“放心吧,他们的思想都非常开放,最猛的那个知道吗?敢跟和尚抢女人,你说牛不牛!还非的那个知道吗?跟一只猫搞暧昧!我不过是搞了只鬼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贞子嗔怪的拍了下煎饼叔,后者贱兮兮的笑道:“嗯,上次咱们故事讲到哪里了?哦对了,许仙被白素贞吓死了,嗯,咱们继续说这个搞蛇的故事!”

    煎饼叔一把将贞子抱在怀里,边说故事眼神边不着痕迹的往一边瞄,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一道肉眼不易察觉的黑气透过血色从外面钻入宅院,而当这些黑气即将进入贞子身体的时候,一道微弱的金光都会从其体内溢出将黑气弹飞。

    黑气无处可去只能退而求其次钻入煎饼叔的身体,而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则会在这时充斥着煎饼叔的身体。

    此时煎饼叔的笑容是这样的(≧ω≦)/

    心里是这样的(?_?)我的兄弟们啊,你们可给点力吧,我的那点功德可挺不了太久啊!

    ……

    此时黑白等人也在闹心,这特么又赶上了灭世剧情,这该怎么做?

    小伙伴们此时已经都被黑白召集到了一起,黑白详细的描述了一下他们此行的遭遇,大家的年龄相仿,基本上也都知道《我与僵尸有个约会》系列是有多么的麻烦,一个个也是一筹莫展。

    余轩见状深深的吸了口气,当先道:“这次的情殇任务已经是灭世任务级别的了,其中的危险相信大家也都明白。虽然在前几次的灭世任务中我们都获得了好处,但其中的艰难之处想必大家都懂,再加上我们之前也有运气成分,这一回如果真刀真枪干起来的话,我们胜算很小,你们如果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毕竟谁的实力来的都不容易!”说完首先看向余浩。

    余浩怒,看我干嘛,自己弟弟就这么不值得信任?余浩将头一摆,哼了一声不说话。

    余轩暗笑,又望向黑白,后者无奈的摇摇头,“虽然我们对于情殇任务没有什么经验,但是对于灭世任务还是有经验的,这次的任务也不是不能做。”

    众人奇道:“你想怎么做?”

    黑白缓缓站起,一字一句道:“这一次在寻找贞子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位同志,她让我明白了一件事,也懂得了一个道理!”

    所有人奇怪的看着他,“谁啊?”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让敌人明白,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才是那无敌的力量!我们得码人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