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再多说几句,我就能甩出王炸来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能用冰系武学的徐福,是僵尸的徐福,还认识紫星河的徐福,嗯,不知为何,小伙伴们心里一点都不惊讶!系统不就是将太多的设定都放在了一起吗?有什么了不起,又不是没有被系统坑过!

    大橙子抹了一把辛酸的眼泪如此想道。

    认真起来的徐福真的超级猛的,尤其是余轩的战斗方式还跟他有点针尖对麦芒的意思,两者一上来就狠狠的撞在一起。拳来交往,每一击好似都用尽全力,打在空处时像是飞机低空掠过,骤然的轰鸣与气浪像是在观看绿巨人大战憎恶,而绝不像是两个武学高手在对抗!

    也不知道两人是怎么想的,难不成现在还是相互试探的阶段?那这声光效果真的要点赞了!

    作为当事人的徐福和余轩可不知道他们的打法已经让小伙伴们腹诽了,他们自己倒是打的很嗨。尤其是徐福,脸上一反之前的淡定,无论是眼神还是笑容,那满满的狂热与嗜血若是换了一般人非打出心理阴影不可。

    “看来你并没有修炼真正的紫星河,让我猜猜,应该是你手上戒指的效果吧!”

    一拳拳重重的砸在余轩的胳膊上,徐福的招式并没有太多变化,只是非常快,其将僵尸的速度优势充分利用了出来。整个对战之中,徐福的攻击次数至少比余轩多出三成!

    余轩双手尽量封挡,在缝隙之中寻找机会施以反击,而他的反击有三成被速度闪过,有三成被徐福用卸力的方式卸掉,还有一成自己因为姿势角度问题没有能够打出有威胁的进攻,而真正能够起到效果的也只有三成。

    可以说两人的对战看起来势均力敌打的有来有回,但其实余轩是处于下风的。虽然外人看不出来,但是余轩却清楚地很,何况他这警惕全神贯注,而徐福那里竟然还有闲工夫跟他出口闲聊。

    “紫星河是传说中当初女娲圣人所创,是浑天宝鉴中的一部分。整个浑天宝鉴分为十层,每一层相对独立可以分别修炼,就像是十种绝世武学一样。而十种又可以彼此相辅相成,无论是练两种或者三种甚至更多也都可以出现新的功能与效果,更有甚者有的人贪心到十种一起练!”

    徐福的话让余轩有一些牙疼,不是打的而是满心的槽点无处发泄。他就知道这紫星河不会像是漫画里的那种混乱设定,虽然依旧来历不凡,但系统肯定会补全这一方面,可是徐福说的这些听起来也很扯,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在忽悠鼓励他修炼十种绝学一样。

    哼!先不说能不能找齐浑天宝鉴的所有功法,就算找齐了又怎么样?那可是十种绝学啊!若是没有变种人系统任务的加持奖励,他的军道杀拳现在充其量也就A级,这还是自己悟性超强的情况下。若是十种绝学要练到猴年马月啊?而且这其中还不仅仅是努不努力的问题,在陷入瓶颈的时候是要靠悟性和机缘的,余轩倒是对自己的悟性有信心,可机缘这种东西就很扯了,鬼知道会碰运气碰到什么时候!

    嗯,好吧,余轩显然对自己欧皇的身份还没有具体认知。

    “十种绝学各有效果,其中蕴含的真意也各不相同,将一种练到极致已经不易,而想要炼成两种三种甚至更多则完全不是所谓悟性和努力就能够达成的了,因为在这十种武学之中,有些也是会产生冲突的。其中所需要的机缘完全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

    言说至此,徐福的招数陡然一变,放弃了刚刚硬打硬拼的风格,挥掌之际已经携着漫天寒气了,而余轩也同时放弃之前硬桥硬马的风格,浑身金光冒起死死抵住晶莹的寒气,这才又将战斗拉回表面上的势均力敌!

    徐福紧接着又道:“浑天宝鉴虽然是绝学,更是直指大道,但古往今来修炼过的人却并不少,有将一种绝学练到极致的,也有十种绝学都修炼的!这些人中不乏历史上的知名人物,比如说姬发、嬴政等,然而至今为止所有人都没有将十层全部炼成,当然,也有些号称炼成全部的妄人,但那不过是一种练一点然后靠着特殊效果自欺欺人混日子的笨蛋罢了!”

    余轩眉头紧锁,完全弄不明白徐福在交战的时候说这些有什么意义,他修炼的又不是浑天宝鉴,不过死带着装备利用一下其中的效果罢了。

    徐福的话依旧继续,“然而你知道天下武学复杂繁复,为何那么多的历史名人都去修炼浑天宝鉴吗?因为大家都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若不是身具气运的人,是无法将浑天宝鉴炼成的!那么换一个角度说,这浑天宝鉴成了一种检验气运的功法。一旦你炼成了其中一种,那就说明你身具气运,是天地的宠儿,有资格将这世界搅个天翻地覆了!”

    徐福说着突然笑了,“我曾经听许多人说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我的理解是,能力越大欲望就越强。那些炼成浑天宝鉴证明自己气运强盛的人,自然会去争、会去抢,金钱、美人、权利,有谁不爱呢!如果从这个角度看,这浑天宝鉴其实也是乱世之源了!”

    余轩现在心里有些哭笑不得,这特么绝学还成乱世之源了,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呢!

    “然而,世间贪心者多,有自知之明者则少之又少!有气运和气运是多是少是完全两个概念。有的人穷尽一生上蹿下跳也不过炼成一种,有的人逢山遇路、过河船来轻轻松松就炼成了七八种,这便是主角与配角般的差距。但很可惜,即使是千古一帝般的气运也是无法将浑天宝鉴练至圆满的,因为他们只是帝王,而不是圣人!”

    余轩听到这里双拳陡然翻转为掌,以双风贯耳的姿势向徐福拍去,两发导弹的虚影也毫不客气的向着徐福脑袋砸下。

    徐福双眼微眯,身躯半蹲一掌拍在地面,一座硕大的冰山拔地而起,与导弹狠狠的顶撞在一起。

    轰!狂暴的气浪混杂着寒气瞬间辐射了百多米,周围建筑的玻璃瞬间崩碎,一颗颗树木纷纷裂开散成木屑,一大片的怪物更是被殃及,瞬间就变成飞灰了。当然,众多实力稍弱的日本玩家也在此列。

    所有人转头向着战场中央望去,导弹已无但冰山尚在,虽然整个被削去了一半但却依旧屹立不倒,这场仿佛自然与科技的争锋中,第一场,自然胜利了!

    “你知道那些将浑天宝鉴练到八九层的人都是怎么做到的吗?”徐福一步步从冰山中走出,笑道:“别人也许不知道其中关键,但好在我活得久见得也多,这才从其中找到了关键!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从来没有敢参与过世间皇权的争夺。”

    余轩长长喘了口气,“不是因为你怂吗?”

    徐福冷笑,“希望你听完还能笑出声来。”说着挥拳又打在一处,只是边打边说道:“那些千古一帝之所以能够将浑天宝鉴练到近乎圆满的程度,是因为他们在争斗之中抢夺了别人的气运!”

    余轩眉头微皱,拳脚间时不时的闪现炮火,而徐福则用寒气裹着拳头一下下的轰击过来,虽声光效果上不如余轩,但威力更胜一筹。

    “所有炼成浑天宝鉴的人都是有气运的,在争夺皇权的斗争中,每当你干掉一个竞争对手,就相当于将对方的气运占为己有了,而有了这份气运加持,越多的机缘也就随之而来,而你修炼浑天宝鉴也就事半功倍。所以,凡是练习了,不,凡是使用了浑天宝鉴的人,不光自己有资格争夺气运,也会成为其它人的目标。而你,能够将紫星河使用到产生天地异象,也必是有大气运之人,同时,也意味着你的未来必然陷入麻烦之中。”说着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以我两千多年的阅历来说,你不是个当帝王的料,未来怕是要死的凄惨啊!”

    余轩嘴角抽了抽,这货真特么当他是吓大的了!反击道:“那你猜猜我的气运够不够干掉你呢?”

    徐福闻言好笑,还真上下打量了一下余轩,“气运也许够,但能力不够!充其量只够保命罢了!”接着又看了一眼余轩手上的戒指,哼道:“如果你真的将紫星河练到这个程度,我还真不敢跟你打下去。只可惜啊,这不过是枚天晶石的碎片而已!”

    余轩打的有些烦躁了,他虽然知道不该被影响,但心里却也明白,这徐福说的很有可能是正确的。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确实不是个当帝王的料,至少他没听说什么有建树的帝王是以痴情著称的!

    只是无论徐福说的是不是真的,这对现在的战斗都并没有什么影响,很明显徐福有些瞧不起余轩的军道杀拳。虽然从最终直指大道的目的看,这军道杀拳似乎不能够跟完整版的浑天宝鉴相比,但怎么说也肯定比单一的某一层绝学强吧!

    就在这时,徐福又说道:“民国初期,在种花家有一个家族,族姓为张。张氏一族原本是历史悠久的大家族,精武艺通玄学,只是后来落寞,甚至一度沦落为盗墓下斗之辈!但外人并不知道,张氏一族守护着一个重大的秘密,那就是他们在守着一座墓,一座青铜门后的圣人之墓!”

    余轩心头跳了跳,徐福的话将他的好奇心也勾起来了,只是不知为何他突然有点不好的预感,这种感觉就像是过去遇到系统挖坑时候的感觉,这个徐福怕是要坑他!只是徐福想说就说,他却是也没法阻止。

    “张家人虽然是守墓的却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圣人之墓,只知道墓后的东西可以毁灭世界,因此坚信不疑的世代守护。不过随着新时代的发展,张家后人也有不甘于稀里糊涂的人物,一个名为张桐的后辈子弟竟然监守自盗偷偷的进入了青铜门!这件事被张家家主知道后勃然大怒,待那张桐从青铜门中出来之后,便将其与其弟弟一起驱逐了出去!然而张家人并不知道,这张桐其实并不是两手空空的出来,他偷偷将十枚天晶碎片带出了墓葬,只不过在出来时是将碎片藏在了身体里,所以才并未被发现。”

    “这张桐出来之后野心膨胀,暗中积聚势力竟想要操纵时局觊觎大宝!然而那是一个群星璀璨的世界,其虽然气运不弱但终究只为那大时代中的沉沙而已,。好在这张桐也是个有自知之明的,因此闭了死关修炼浑天宝鉴,静等乱世过去或者神功大成之后再出来一展宏图。而就在不久之前,这个张桐还真的出来了,他将十枚天晶碎片做成了十枚戒指,使用起来还真挺像那么回事的!只可惜,最后还是被东西方的各个强人围杀在中东了!”

    余轩差点没一口气上不来,你说的这个故事挺耳熟,嗯,这个人也挺熟悉,他是不是还绑架了一个胸口上装灯泡的风流公子?余轩侧身一脚横扫,鼓足全力将徐福踢出去,然后哼道:“你说的这话完全没有逻辑,之前还说天晶碎片没法修炼浑天宝鉴,后面竟然还说张桐是闭关修炼绝世神功?还有,这种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徐福见余轩对这事似乎挺满意,也不进攻了,笑道:“因为我虽然没有进过那座青铜门,但却知道那里是什么墓。再说张桐带出的碎片虽然无法修炼浑天宝鉴,但却不代表他在墓中没有看过啊!所以因此可以推断,在墓中肯定是有着完整的浑天宝鉴功法的!”

    余轩沉默片刻,再抬头时脸上却是充满玩味,笑道:“那么让我猜猜,那青铜门之后,应该是盘古墓吧!而墓中不光有天晶石和浑天宝鉴,恐怕还有一对儿弓箭,是用来做什么的呢?嗯,是用来作死的对吗?”

    徐福原本淡定的脸色顿时变得黑沉无比,跟尼克弗瑞有一拼。而对面的余轩却是换上了一切尽在掌握的神情,“呵呵,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不适合成为一个帝王,虽然我也有欲望,但我的欲望可不是权利,且不说我没有修炼浑天宝鉴,就算真练了也不会无聊的去做什么世界霸主。你那幼稚的激将法在我看来连张桐都不如,至少他还敢去做敢去尝试,而你只会躲在后面怂着,偶尔抛出一点甜头诱惑诱惑不懂事的傻瓜!哼,你是僵尸啊,不是墨菲斯托,咱好好的,别丢人别添堵,好吗?”

    余轩说着在心里偷偷抹了把汗,系统的任务果然有迹可循,虽然其中可能加入任何元素,但《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系列的主题却并没有变,而盘古墓的情节就在原剧情中,当年他还是印象挺深刻的,如今一提墓葬就自然想到了盘古墓。结果事实就与他猜测的一样,徐福就是想要将他们诱惑到盘古墓中!

    当然,余轩也不是光凭臆测,那个张桐也就是满大人,既然醉心权利且有野心统治世界,如果盘古墓中的东西真的对他有帮助,他会那么简单的离开去闭关?就算当时拿不走,可等他实力强大势力也不小的时候,又怎么会放过盘古墓内的东西呢?这也从侧面反应了一件事,张桐也知道盘古墓中的东西非同小可,且是有害的!

    以余轩的智慧,若是徐福简单的诱惑就会上钩,那也不会立志跟和尚抢女人了!所以,徐福被鄙视真心是自找的!

    “你竟然知道盘古墓!你究竟是什么人?难不成你与圣人有关!”徐福色厉内荏的样子让余轩怔了一瞬间,接着神色猛然郑重起来,他很敏感的发现,这个NPC有问题。虽然言语之间说的都是原剧情的东西,但谈到圣人的时候,其言语间的刻意和严肃终于让余轩注意到了!

    余轩眼神渐渐凝聚,死盯着徐福的脸,冷道:“你是争圣者!”

    徐福嘴角微微的向一边咧起,看似是在笑,但是这种笑与原本NPC人设的那种笑再不一样了。

    “竟然知道争圣的事情,看来是一名信仰传播者啊,倒是我大意了,说起来刚刚的金光中确实有一丝法则之力,只是太过微弱,我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呢!话说你背后的争圣者对你还真是下了血本呢!”

    余轩闻言也没有解释什么,眼神不自觉得的往远处瞄了一眼,徐福笑道:“不用看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乌鸦与蓝大力都是系统NPC,他们虽然表面上与我地位平齐,但其实都是我在暗中引导。”

    余轩有些不解的问道:“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你是要传播信仰,那如果将地球毁灭重启了,你还怎么传播信仰,如何争圣呢?这不是矛盾吗?”

    徐福轻笑摇头,“还是太年轻啊,或者说你们人类对于系统的风格还是不太明白!谁说灭世之后地球就会重启呢?”

    余轩大惊,人类都灭绝了那地球不重启难道还留着过年吗?

    “这大宇宙OL虽然意义非凡,但终究是游戏并不涉及现实,所以,只要地球上还有智慧生命,那么地球就不会重启。而僵尸的设定虽然不在五行中、跳出三界外,但也仍旧是一种生命形式!”

    徐福说着有些好笑的问道:“我虽然不知道这原本的剧情是怎样的,但是看你们请来马小玲那帮人,想必对于僵尸王将臣这个角色有过了解吧!”

    余轩点头,“不错,按照原剧情,你之所以成为僵尸就是僵尸王将臣咬的。咦?难道这个僵尸王将臣也是个争圣者?”

    徐福看着余轩惊讶的表情也有些好奇道:“看来这个僵尸王将臣的实力确实很强啊,可惜,在大宇宙OL中这个僵尸王将臣是以特殊NPC的形式出现的。一旦我启动了灭世程序,那么他就会苏醒,然后以将所有人类转化为僵尸的形式来保证人类的存亡。呵呵,也算是一种另类的仁慈吧!”

    余轩眼神变换笑道:“原来如此,那我猜猜,我如果真的受你诱惑打开了盘古墓,那么将臣是不是也会醒?”

    徐福有些意外的看着他,沉默了一下叹道:“因为我这角色僵尸的身份,导致我没法跟你们这些玩家打听原本的剧情是什么样子!你说的不错,若是盘古墓打开,将臣也会苏醒并且启动灭世任务。只是我却不知道这个盘古墓和将臣到底有什么关系,说到底,还是你们这些知道剧情的玩家有优势啊!”

    余轩呵呵,他当然不会告诉徐福,按照你这么乱搞下去,不光将臣会醒女娲还会醒呢,到时候你怕是活不过况天佑他们的围攻,瞧你这嘚瑟的哼!

    不过话已经说到了这个程度余轩也大致明白了,如果按照徐福的剧本走下去,全球人都被转化成僵尸的话,那以将臣淡然的性格,很有可能没闲心管理,到时候二代僵尸的徐福很有可能就是首领,这在某种程度上说,还真是完成了传播信仰的目的!

    该说什么呢?余轩冷哼一声,“外星人罪恶之意昭然若揭,亡我大人类之心不死啊!这样的敌人,我们如何能忍?”

    徐福懵逼,你这说着说着怎么吵吵起来了,这正能量的口播也太刻意了吧!

    余轩说着从兜里拿出手机,对手机对面的尼克弗瑞叫道:“这是一场外星人蓄谋已久的阴谋,他们的目的就是将人类变成不生不死的怪物,然后以达到散播信仰奴役人类的战略目的!快!快将这件事告诉给异人族、海人族还有瓦坎达人,让他们派遣援兵过来!”

    徐福(▼ヘ▼#)这个人类如此无耻的吗?身为争圣者,他当然知道海王、异人王还有黑豹都是争王者。如果事先这三个家伙不知道也就罢了,就算知道也要想想是否要得罪一个争圣者。但是当徐福的目的曝光时,那就相当于跟三位争王者有了最本质的矛盾!

    之前徐福以为余轩身后站着争圣者,彼此之间会有一些争圣者间的默契,毕竟地球这三个争王者的态度目前还不明朗,谁也不知道他们最后会支持哪个争圣者。所以即使知道了他的目的也不会怎样,谁知道,这家伙竟然如此无耻,直接就将他的目的给卖了出去!这是要借刀杀人啊!

    余轩没有等尼克弗瑞的回答,将手机咔嚓一声捏碎,冷笑道:“我得让你明白,什么叫做反派死于话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