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列车惨剧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除了某些架空世界的魔法界外,大多数的魔法社会都很闭塞,或者说是有些高傲,不与普通人接触也瞧不起普通人。以至于人类社会都用上电脑了,而巫师们还在使用纸张记录。也别跟我说什么法术比科技设备保险,电子设备上的保密措施一点都不比法术差,甚至有许多要更强,至少黑白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位法师牛逼到凭法术就能够将硬盘里的数据直接变成图像语言。

    当然,在魔法侧也有与时俱进的例子,例如至尊法师那一趴。也是在房间了里安装wifi的。只是至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玩家接触过有关于至尊法师的相关剧情。

    而哈利波特系列中的魔法界就是落后的典型了,与现代化的社会相比,整个魔法界都体现了一种“脏乱差”的风格。若不是偶尔能够从天上看到路过的客机,黑白真以为自己到了非洲的某落后穷国了。

    “怎么样?有没有在列车上发现剧情人物?”黑白抱着跳到自己膝盖上的高舞问道。

    高舞舒服的卧下小声道:“没有,想来剧情主角们现在应该是被邓布利多的人给保护起来了吧!”

    黑白点了点头,探头在列车过道左右看看,整个列车上的乘客恐怕都不到二十人,就跟他包车了一样。

    这还要追述到三天之前,当时黑白因为老法师的问题而没有赶上列车,原以为已经迟到了,谁知道阿努比斯却说霍格沃兹并没有开学。

    原因是当时列车确实是发车了,但是在行驶到半途的时候,一大群摄魂怪竟然拦截列车,使得整个列车不得不停下接受检查。

    摄魂怪是一种魔法生物,整体算是人形,披着一件大体为黑色破破烂烂的斗篷,全身都像是在水里泡的发白一样,有着结痂的手掌,全身腐烂难看的一逼。凡是其经过的地方都会被吸走快乐,而同时又能够让生物想起可怕的事情,在他们的兜帽下没有五官但却有一张嘴,若是被他靠近会用嘴吸去人们的灵魂。

    以黑白过去跟拉弗利兹与蓝大力等五色使者的战斗经验来看,这很有可能也是一种利用情感力量来作为攻击手段的怪物。

    据原著所述,这种怪物一开始是作为阿兹卡班监狱守卫的身份出现的,后来则成了伏地魔的手下。这一次既然出现拦截列车检查的剧情,那么他有理由相信,这应该是哈利波特第三部阿兹卡班的囚徒剧情!

    嗯,本来这也没什么新奇的,毕竟如今可做的任务这么多,也没有哪个玩家会去盯着哈利波特上几年级了,因为若是没有个巫师身份,人家都不带你玩。

    依照原著来说,就算有摄魂怪检查也不会耽误霍格沃兹开学的,但那是原著剧情,在大宇宙OL里,坑货系统怎么可能不将剧情变得面目全非呢?

    系统给摄魂怪添加的第一条属性就是——会攻击玩家!

    对,摄魂怪这种怪物是真的有点肆无忌惮,在拦住列车的时候不光进入车厢大肆搜查,还不收束能力一走一过将不少学生的快乐情绪都吸走了,还想对哈利波特动手。这也就算了,毕竟也在原著范围中。

    但玩家们忍不了了!

    作为当初将进入霍格沃兹的方式曝光的黑白也完全没有想到,他大大低估了玩家们的实力,仅仅十天的时间,竟然真的有近百名玩家在入学仪式前找到了变小方法并顺利得到了入学通知书。

    也就是说,除了倒霉的黑白之外,那列车上有足足近百名玩家!

    当摄魂怪经过玩家身边的时候,那种吸收快乐情绪的能力就不仅是让你想起一些痛苦的经历了,而是直接转化为玩家曾经受到过的伤害,对玩家们再一次造成攻击!

    这就很可怕了,大宇宙OL中的剧情五花八门什么样都有,有的玩家曾经中过枪,然后当摄魂怪过来的时候身上直接出现了好几个枪眼,愣是连救治都来不及就挂掉了。还有的玩家更惨,曾经参加过第一次怪兽入侵任务并被怪兽踩死过,然后当摄魂怪接近时直接变成了一团肉酱血洒当场!

    这特么谁能忍?

    一开始玩家们还想忍一忍就过去了,但后来玩家们发现这些重新出现的伤害都是当初让他们挂掉的伤害,虽然玩家们都在不停进步,身体素质也都在强化,可谁也没法确定当初的攻击能不能再将自己重新杀死一次。

    于是在摄魂怪干掉了快一半玩家时,矛盾彻底爆发了出来。玩家们忍无可忍纷纷开始了战斗!

    读过相关书籍或者看过电影的玩家都知道,对付摄魂怪最好的方法就是守护神咒,然而还没有正式学习的玩家们可不会这个。但能够被霍格沃兹发入学通知书的玩家都或多或少有着神秘侧相关的能力。

    就这样火球、冰剑、风刃、能量喷射之类的技能好似狂风暴雨一般的向着摄魂怪盖了过去,这些玩家大部分都是拥有精神力方面能力的变种人,也有些是刚刚开启的异人族。虽然对摄魂怪并不是很克制,但那攻击力也是实打实的。

    但有些玩家就倒霉了,为了能够获得霍格沃兹的通知书,他们将精力主要用来寻找变小方法了,至于与精神力有关的技能则是敷衍般的学了一些冥想或者小火球之类的垃圾技能。想要靠着这种技能对抗摄魂怪就很天真了。

    于是战斗之中,玩家群体再次减员,最后听说到随车的老师们发现不对插手的时候,玩家们已经只剩下十几个人了!

    虽然死掉的那些玩家们还能再复活,但是错过了开学日期后就不会再获得通知书了,而且在NPC的眼中,那些孩子都已经死亡了,也就是说玩家们彻底失去了这一次进入霍格沃兹的机会。想要再进来,只能明年努力了!

    而这件事的影响是,邓布利多勃然大怒,亲自去了一趟魔法部,然后无视那些扯皮的官员阻拦,一道守护神咒炸死了数百只摄魂怪,吓得整个摄魂怪群体再不敢靠近霍格沃兹百里之内。

    但是惨剧已经发生了,玩家群体倒也就算了,毕竟他们在NPC眼中都是些没有背景势力的孤儿。但是列车上可还有不少是魔法世家的子弟,这些家族甚至有的还是霍格沃兹的金主,他们怎么可能将自己家的优秀子弟送到这么一个危险的地方求学呢!

    就算不说这些金主,那些普通人家庭也几乎做出了相同的选择,要知道我们家孩子有魔法天赋这是好事,但学魔法竟然还要冒生命危险这就太过分了!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人不一定要学魔法,我们将孩子送到常春藤盟校不好吗?未来学科学知识造钢铁战衣比你们这些只会挥魔杖的老头子拉风多了。

    也正因为如此,在得知了列车惨剧后,绝大部分的家长都将孩子接走了,以至于霍格沃兹建校以来第一次出现了没有学生参加入学仪式的大危机!

    霍格沃兹的历史非常长,但在漫长的岁月中一直都秉持着零收费的原则。所以日常的一切开支要么是自给自足、要么就是靠着金主或者说股东们的赞助。如今金主们不玩了,那霍格沃兹怎么办?

    最后,邓布利多只能发动所有的老师去挨个的家访,为孩子之前受到的惊吓道歉,然后表达自己保护孩子们的决心,然后再恳求原谅并希望孩子们继续回去上学。

    不得不说,邓布利多在魔法界的分量是非常重的,这一次由他拉下老脸带着老师教授们亲自登门道歉也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对此,那些魔法世家倒是给予了信任,并同意孩子们重新上学学习。

    可真正难搞的是那些麻瓜家庭的孩子,这些家长可不知道你这老头有什么地位,想要我家孩子冒着生命危险去挥动魔杖?见鬼去吧!

    于是尴尬的一幕出现了,邓布利多等教授不止一次的被家长们拿着喷子哄出来,这一幕甚至被某些路过的玩家发现并放到了网上。

    只是黑白等人这两天都在忙着算计老法师,对于这事才没有关注。这经过阿努比斯一提醒,才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

    所以这一回黑白不紧不慢的重新坐上了列车,以他的估计,也许自己到达霍格沃兹的时候,邓布利多还在为如何劝那些学生回来而头痛呢!

    “对不起,我能够进来吗?”

    就在黑白发呆的时候,门口处一个听起来很清亮稚嫩的声音传来。这个声音中似乎有了点杂质,让黑白想起当初变声期的自己。还记得当初处于变声期的时候,学校竟然为了庆祝国庆而练习大合唱。而那时的自己还是个不懂得偷懒的好孩子,所以练歌期间愣是将自己的嗓子给喊坏了,以至于现在说话唱歌虽然不难听却缺少了一分磁性。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左右的少女,棕色的波浪长卷发,褐色的双眼炯炯有神,满满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长长的巫师袍遮住了她的身材,使得黑白分不清她的胖瘦,脚下一只同样棕色长毛炸起的波斯长毛猫,嗯,跟他的主人还真挺像的。

    女孩很可爱,看得出来是个美人胚子。不过黑白可没有撩未成年少女的想法,本来想下意识的请她进来坐坐,但顿了一下又问道:“这里那么多的车厢,你为什么来我这?”

    女孩有些尴尬的回头向另一边瞅了一眼,“那边的几个学生宠物是老鼠,所以……”

    黑白看看她脚下的大猫,笑道:“请坐吧!”

    “谢谢!”女孩将行李放到一边,随意坐在黑白对面伸出手道:“你好,我是赫敏格兰杰,叫我赫敏就好。”

    黑白并不意外,伸手虚握一下笑道:“黑白,是新生,你应该已经三年级了吧!”

    赫敏笑道:“是啊,你该叫我学姐呢!你受到通知书的时候是不是吓了一跳!”

    黑白看着对方兴致勃勃的样子好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以前就不知道魔法的存在呢?”

    赫敏接道:“之前列车惨剧的发生让魔法家庭的孩子不是很信任霍格沃兹,所以他们就算让孩子们来上学也是用自己家的方法,只有麻瓜家庭的孩子才会重新做特快来上学。”

    黑白闻言点点头,“嗯,当时确实吓了一跳,我的朋友们差点把送信的猫头鹰给炖了,那破鸟竟然还管我要钱!”

    赫敏听了笑的前仰后合,黑白笑道:“上次的惨剧似乎并没有影响你啊,我听说现在邓布利多他们还挨个家访呢,怎么?你这么快就回来上学了,你的父母没有反对?”

    赫敏闻言渐渐收敛笑容无奈道:“我已经学了两年,不想半途而废,而且我的朋友也需要我的帮助。”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会意的笑着,“那两个家伙鲁莽任性,若是没有我拉着,怕是会闯很大的祸!”

    黑白了然的点点头,老实说,相对于没用的罗恩与主角光环爆炸的哈利波特来说,这个姑娘才是普通人应该学习的正常打开方式。黑白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姑娘会选择罗恩那个蠢货。不过听说这与英国人的等级观念有关,什么贵族平民之类的区别,又或者血统和种族之间的歧视等等,反正黑白也不是英国人,不懂得其中的问题。

    反正现实之中种花家已经不存在什么血统贵族的说法了,从陈胜吴广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时候开始,一个个朝代的更替就已经将所谓的贵族淘汰下去了。也许人们会恐惧当权者的势力,但却绝不会认为谁天生的高贵,充其量会觉得谁天生有钱!

    “说说你们之前的两年学习生涯吧,都有什么有趣的事吗?”黑白笑着问道,诚然他的确是来学习的,但是若能够顺便将任务做了也不错,说不定还能获得些意想不到的奖励。

    赫敏平时的交友圈估计也不大,倒是很希望能够多个朋友,所以兴致勃勃的开始跟黑白聊了起来。

    时间缓缓的流逝,黑白与赫敏之间的交流倒是没有什么代沟,高舞和克鲁克山也就是那只大猫的交流却出现了问题,毕竟一只像猫的人和一只真猫之间还真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

    不过两只猫间的尴尬很快就终止了,因为一阵剧烈的颤动过后,整列火车都停了下来!

    “嘶,不会吧!难道摄魂怪又来了?”赫敏的笑脸瞬间就僵硬了起来,显然上一次的经历给了她很大的心理阴影。

    黑白眉头微皱,接着向窗外望去,晴朗的天空渐渐昏暗了下来,一道道冰霜慢慢爬满车窗,微微抬头果然能够看到空中飘浮的一个斗篷怪。

    “又遇到摄魂怪了?他们不是说不敢接近霍格沃兹了吗?”黑白有些好奇的挠挠头。

    赫敏苦笑道:“这里距离霍格沃兹很远啊!”

    黑白怔愣一下哭笑不得,“敢情这些摄魂怪还会玩文字游戏的,不准他们靠近霍格沃兹就拦截列车?这算不算是在狠狠打邓布利多的脸?”

    赫敏没有搭理黑白的调侃,脸上满是担心并已经将自己的魔杖抽了出来,带着稚嫩的颤音道:“你躲在车厢里不要出来,上次之后我回家看过有关守护神咒的书,应该可以起到作用。”说着手中的魔杖就开始时不时的闪烁起白色的光芒。

    黑白饶有兴趣的看着那魔杖,听说守护神咒很难的,这位不愧是学霸,回家看了两天就想试试。想着也拿出了自己的魔杖,惨白的骨杖一拿出来就吸引了赫敏的注意。

    “咦?你这个魔杖,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黑白低头看看面板,死亡龙骨杖:由三头黄金龙的趾骨制造而成,经过死神阿努比斯的死亡法则加持,使用攻击类法术时威力翻倍,其造成的死亡越多,威力越强。

    PS:只要你不用它捅人,看起来还是挺像一个正统法师的!

    这是经由阿努比斯强化后的魔杖,是阿努比斯答应的奖励,不过不得不说系统还是了解咱的,至少当初黑白刚刚得到它的时候确实将其下意识的当做了匕首。不过后来想想,咱毕竟不是肌肉满满的近战法师,用魔杖去戳人也太邪门歪道了点。

    黑白没有回答赫敏的话,而是指了指外面,“他们来了!”

    赫敏一怔回头果然见到一只摄魂怪趴在车窗上死死盯着赫敏,虽然他整个身体过不来,但那吸取快乐的能力却不会被挡住,赫敏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魔杖落地光芒也渐渐熄灭。

    黑白伸手抱住赫敏将其拉回进车厢,而自己则举起魔杖朝着窗户戳了过去,啪!玻璃粉碎,骨杖尖部锋利的部分直接捅进了摄魂怪的脸皮,黑白只觉得像是捅进了一个熟透了的西瓜,然后身上紧跟着有点燥热……

    黑白苦笑的摇摇头,这个感觉他太熟悉了,或者说是印象深刻!当初做刺客联盟任务的时候,他就曾经经历过这个感觉,这分明是被核辐射笼罩时候的感觉啊!

    “怪不得玩家们都开始反抗了,这特么谁受得了!”黑白嘀咕着收回了魔杖,而车窗外面的摄魂怪则连声音都没有出一点的化作了尘埃。

    身上的燥热消失,黑白摸了摸自己的骨杖,刚刚好像有一丝黑气钻进了骨杖里。

    呜!

    也许是发现了同伴的死亡,剩下的摄魂怪就像是闻到了腥味的鲨鱼一般都朝着这里冲击过来。

    黑白撇撇嘴,看来真是杀玩家杀出甜头来了啊,或者说是系统给玩家设置的另一个考验?

    不管是什么,黑白觉得自己都有必要让摄魂怪明白,见到什么人该嚣张,见到什么人该怂!

    砰!列车外的铁皮被黑白生生撞出一个大洞,其一个跳跃就落在了户外,抬头间满天的摄魂怪都调转方向朝他射来。

    黑白冷哼一声骨杖倒持,这可不能怪他,现在他可一点法术不会,只能当个匕首用。只是还没有等动手呢,黑白却又顿了一下,因为他发现自己身上能够对付摄魂怪的东西,似乎有很多啊!

    锵!一只摄魂怪伸出利爪来挠他,却被弹射而出的铁血长矛钉在地上。黑白紧接着骨杖插下,死亡法则侵染将这只小家伙直接弄死。

    又是一只摄魂怪冲来,龙纹鏊当一声将其拍回去,然后就听那摄魂怪在一边哀嚎去了。看来这货也知道疼!

    还是一只过来,黑白掏出正义先锋就是一枪镖过去,砰,嗷,摄魂怪在惨叫声中化为灰烬,而一缕金光也从正义先锋上闪了一下。

    你看看!这人生处处都是惊喜,原本随着黑白面对敌人的不同,正义先锋已经渐渐无法满足需要了,谁知道碰到这些摄魂怪后正义先锋将其判定为邪恶生物,面板里的正义信仰值爆表!

    偏偏这些摄魂怪本身还是脆弱不堪的生物,这一发子弹就能够干掉的货色在正义先锋面前简直就是送菜啊!最重要的是,骨杖的属性是造成死亡越多其实力越强,但没说非要由骨杖自己造成的死亡。也就是说,正义先锋杀的摄魂怪也会给骨杖增加威力。

    这就很舒服了,要知道当初黑白可就是靠着枪法混饭吃的!

    砰砰砰!

    空旷而昏暗的草原上,一连串的闪光和爆鸣传出很远,列车上刚刚的焦虑情绪渐渐不见,有好奇胆大的学生甚至将头探出窗外。然后,他们看到了一副终身难忘的画面!

    一个与他们差不多大的孩子处于摄魂怪的包围之中却如闲庭信步般的左右摇摆,好似一个芭蕾舞者踩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之上,随着优美的舞姿演奏出震撼人心的乐章。

    他左手魔杖右手持枪,一道道携着金色光彩的子弹从枪口中喷出,在摄魂怪群中嫌弃一片片尘埃,而魔杖上则不停缠绕着黑色的气流。

    一半光明一半黑暗,就像天使与魔鬼的聚合体,这一刻,科技与魔法竟好似融合的无比完美!

    “妈妈,你能给我买一把枪吗?”一位熊孩子满眼放光的看着黑白,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问。

    手机对面一片沉默,接着传来浩浩荡荡的怒吼,“给我回来老实的做题!霍格沃兹?邓布利多?我俏丽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