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魔法血脉(此章献给昨天夺冠的中国lol战队)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物是人非啊,物是人非!

    黑白也只能这么感叹一声了,不是他怂,只不过小姨子就在身边,而现实中高雯的游戏仓就放在他的旁边。真不是他怂!

    “呔!何方妖孽……”

    黑白原本想要呵斥一句,但眼前的林梅眼神突然变换,成了那种为情所伤却依旧无怨无悔的表情。让黑白一腔台词愣是再说不出来了。

    对,这个大美女就是林梅,用西方人的习惯来说,就应该是梅林。不得不说,系统可以的,其精准的找到了黑白心中的一丝脆弱,一丝愧疚。

    黑白算是一个负心人吗?绝对不算,因为他很克制,即使自己心动过,即使林梅已经明确的对他表达了情意,可他还是没有做出过任何承诺,更没有对林梅做什么。

    从这点上看他算是一个坐怀不乱的好男人,但黑白自己明白,如果在自由NPC后不是一个真正灵魂的话,那他未必经得起诱惑,从这点上看他也不过是个渣男罢了。

    然而自己的心是无法欺骗的,林梅的深情终究是寄托在了自己的身上,也成了他永远无法回应只能深埋心中的珍贵之物。

    每一段初恋都是纯真的,然而这世上有太多相爱却无法在一起的人,他能有高雯已经很满足了,没有太多的爱能够回应第二次让自己心动的人。

    “黑白同学,滑稽滑稽,咒语是滑稽滑稽!”卢平察觉到了黑白脸上的纠结,一只手放在嘴边小声提醒。

    然而黑白却也只是阵阵苦笑,博格特是一种黑魔法生物,之所以算作是黑魔法生物是因为它是以人类的恐惧为食的,你越恐惧它吸收的能量越多,吸收的越多模仿变化的就越真实,直到你最后被吓死为止。

    博格特其实就是那种专门吓小孩的床底下怪物,平时偷偷吹个蜡烛或者在夜里弄出点响动来吓人,不过小孩子能够提供的恐惧实在有限,所以很少听到小孩子被吓死的事情,而成年人的胆量也都比较大,如果博格特过分逼迫很容易被暴走的成年人反打,要知道现实中持刀反杀的场面可不少!

    对于巫师而言,博格特往往被当成一种道具布置在机关里,有时候是可以产生奇效的。而驱除博格特的咒语也非常简单,其原理就是想象对方最滑稽好笑的情况。

    但对于黑白来说却更加困难,人家一片深情的看着你,你要冷漠无情到什么程度才能去想象人家滑稽的样子?

    所以黑白现在就像是整个懵逼了似的站在那里久久不动,而林梅一步步接近,很快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黑白眼神瞟了一下卢平,话说你是不是该出面阻止了,这家伙都快亲上我了!

    卢平本来是要阻止的,但他敏锐的发现,这个场面有些怪异。如果按照正常程序的话,此时博格特应该是已经吸收到很多恐惧能量了,可这只博格特并没有任何强大的变化,显然他并没有从黑白这里吸收到恐惧,既然如此,那为何黑白会站着不动呢?

    只能说,不愧是过去霍格沃兹有名的捣蛋四人组,这好奇心也不是一般的重。

    眼看林梅真的就要吻上黑白了,甚至于黑白都将龙纹鏊掏出来了,也就在这个时候,林梅突然间闪身一变成为了一只摄魂怪!

    哈利站在了他的面前,这位小朋友还是很有见义勇为精神的,但显然有些高估了自己的实力,手持魔杖咒语就在嘴边了却整个哽在了喉间。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卢平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好在黑白这次不客气了,林梅我不忍心打,现在你整出这么丑一货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当!龙纹鏊直接将博格特拍在地上,然后上脚踩、用椅子砸、掀桌子、回手掏枪!

    一帮人生拉硬拽使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将黑白拉开,可以说至此这堂课算是整段垮掉了。

    卢平教授心虚的抹了把头上的冷汗,挥手将博格特重新关回柜子,怎么现在的学生都是这么暴躁的吗?

    这件事的影响很严重,原本如果黑白和哈利真被吓得不动的话,那么不需几个小时,整个学校就会传遍他们被博格特吓得全身瘫痪的丑闻。但是黑白后来泄愤似的狂暴举动让所有人都明白了,这是一个不好惹的人,在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势面前,无数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魔杖,不知道念动咒语的时间里对方能够在自己脸上打出几套拳呢?

    “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高舞站在桌子上用一双炯炯有神的猫眼盯。

    黑白眼神斜视四十五度望向窗外,“今天的风儿有些喧嚣啊!”

    高舞怒,“那我让姐姐跟你说!”

    “行啊,省的我再解释两次,不过今天你自己睡在猫篮里吧!”

    “……”

    高舞靠过来在黑白手背蹭了蹭,“你看,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必互相伤害呢?你看,周围的同学都在看着你呢,我们还是认真学习吧!”

    黑白满意的点头,拿出书本温习功课,哼,哪有姐夫按不住小姨子的?

    只是眼睛虽然停留在书本上,但心里却一直在翻腾,他似乎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林梅吃过龙元,也就是说,她是一个长生不死的人!

    之前亚瑟王的剧情明显在时间线上跟怪兽起源任务是平行的,所以他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可是整个任务的时间线显然无法跟正统的历史时间线联系在一起,所以之后林梅出现在任何历史任务中他都不会意外。但万一她出现在现代线了呢?

    自己该怎么办!

    “嗨黑白,你还好吗?”

    黑白顿了一下回头答道:“还好,哈利怎么样?”

    罗恩和赫敏一左一右的坐在他身边,叹气道:“哈利去见卢平教授了,他似乎想去请教守护神咒的诀窍。”

    黑白点点头,“那一会儿我也去看看吧,正好我也有些问题要请教。”卢平最开始的异常让他有些在意。

    罗恩闻言惋惜道:“其实你们真不该跟着我们一起上课的。”

    黑白倒是没抱怨什么,“这次的新生不多,单独将四个学院的新生凑一起怕是连个大教室都凑不满,再加上是识别黑魔法生物和神奇动物这种课,也不涉及什么越级的知识,自然就一起上了。”

    罗恩点点头眼神忽然有点闪烁,看了看对面的赫敏一眼,像是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对了,那个女人是谁啊!那么漂亮的女人,你为什么会怕呢?”

    黑白眼珠微微偏转,果然看到高舞的耳朵唰的竖起,伸手拎起她的脖颈向后一丢,喵!?(*`ω′*)?

    “你还小,还不明白修罗场的恐怖!”

    黑白小声嘀咕了一句起身向着卢平教授的办公室去了,在门口时黑白看到脸色已经缓和了不少的哈利,两人打了个招呼就分开了。根据霍格沃兹的传统,斯莱特林与格兰芬多的人是没有成为朋友的,即使成为了朋友也最终会分道扬镳。对此,一帮小孩子很有中宿命论的感觉!

    “卢平教授,介意打扰一下吗?”

    卢平有些诧异的看着黑白,他没有想到黑白会来找他,表情有些不自然的笑道:“黑白同学,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只是关于上次博格特的事情来问一下。”黑白左右看看,这里的环境看起来很普通。

    卢平眉头微皱想了想不是很确定的问道:“你的意思,是那个博格特变成的女人吧!你不是应该比我了解吗?”

    黑白闻言挑了挑眉头,“我不认为教授能够比我了解他,只是我注意到在她出来时,教授的表情很怪异。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教授对她的身份有些我不知道的认知呢?”

    卢平双手抱胸靠在桌子上,似乎在考虑怎么说,黑白见状笑道:“如果为难的话便当我没有说过好了,其实我也不是太想知道。”

    这种感受很奇怪,黑白下意识的想了解,但是又怕自己了解的越多陷进去的越深,如果卢平拒绝的话反倒让他能够好受些。

    可惜卢平显然也没太将这事当成秘密,无所谓的道:“好吧,其实你也应该有资格知道,跟我来吧。”

    黑白一头雾水,什么叫做我有资格知道?我又跟她没有什么关系!没有关系!没有关系!这话必须强调三遍。

    “你听过亚瑟王和梅林大法师的传说吗?”卢平带着黑白一路上朝图书馆走去,沿路上还有些意味深长的问道。

    黑白心头突兀的跳了一下,这货之前果然认出了梅林的身份吗?

    卢平自顾自道:“有关于两人的传说哪怕在麻瓜之中也流传甚广,但是那些都是些野史戏说,真正的历史则收藏在魔法界。而在霍格沃兹就收藏有这么一本书,上面清楚的记载了有关于梅林大法师的事迹!”

    卢平一路上声音不小完全不知道收敛,显然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似乎没有保密的必要。两人就这么径直进入了霍格沃兹的图书馆,一路杀进了禁书区。

    卢平从一个不起眼的书架上抽下一本递给黑白,“我们都知道你孤儿的身份,但当分院帽将你分到格兰芬多的时候,所有教授们都很好奇。因为大家都明白,分院帽不会错!你既然是斯莱特林的学生,那么就意味着你肯定是纯血的巫师!”

    黑白有些哭笑不得,也没有着急翻开书籍,而是道:“你是说,我的父母都是巫师?”开玩笑,自己的爹妈是谁他会不知道吗?还是你想说,家里的老白和老黑其实是隐藏的巫师?

    卢平摇了摇头,“不,你没有理解所谓纯血的意思!在魔法诞生之初大家都不会魔法,从这点上看巫师也不过是从麻瓜衍化而来的,大家谁也不比谁高贵!这其中涉及到一种因果命运的理论,具体的原理我也不太擅长。你可以理解为,曾经对魔法的诞生或者传播有巨大贡献的家族才可以称之为纯血!”

    黑白有些惊讶,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纯血还能这么解释。

    卢平接着道:“就像是某个人成了皇帝,那么他的家族就成了皇族一样。如果有谁对魔法的诞生与传播做出巨大贡献,那他的家族就会被打上纯血标签,成为魔法贵族!就像如今的那些魔法世家,他们都很在意自己的姓氏,因为其中有着一种玄妙的因果之力,这种力量能够让他们在学习魔法和使用魔法时增加效果,事半功倍!”

    黑白有些凌乱,这个解释厉害了,原来那些贵族还真有其高贵的资本啊!“教授的意思是说,我的家族里过去也有人对魔法界的传播做出了贡献?”

    卢平又道:“之前我们没有找到什么有关于你身世的信息。”

    黑白呵呵,废话!咱是嗑药变小的,你怎么找?

    “但是看到你的魔杖与之前博格特变身的那个女人家徽时,我们大概就明白了!”卢平说着又深深看了黑白一眼。满脸凝重严肃,“历史上没有记载梅林大法师有什么直系的子孙,但是在后期梅林曾经在在法袍上标注过家徽,那是一只三头黄金龙标记。而传说中的禁咒召唤黄金三头龙也是梅林的拿手法术!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传说他曾经杀死过一只三头黄金龙,而你能够让黄金龙趾骨做成的魔杖认主,就充分说明了你的血脉身份。”

    黑白整个人都有点恍惚,好吧,看来他离开之后林梅已经研究出了真正的三头黄金龙军阵,并且还成为了拿手的绝活,甚至还以此为标记家徽了!

    “唉?不对啊,我记得博格特变成的那个女人似乎没有那么明显突出的家徽吧?”黑白忙问,博格特变成的都是根据他记忆中的画面,那时候的确没有看过林梅有带那种家徽。

    卢平点头道:“不错,的确如此,但是根据记载,梅林在最开始是作为亚瑟王家族的客卿行走世间的,所以他过去都是佩戴亚瑟王家族家徽的,而博格特变出的那个女人长袍衣角处就是当初亚瑟王的家徽。这个家徽现在已经很罕见了!”

    “你只要回去看看这本书就能明白,梅林当初因为做过对不起亚瑟王的事,所以他发誓一辈子做亚瑟王的家臣,因此他是有两个家徽的,一个代表自己一个就是亚瑟王家徽!”

    黑白眼神怪异,林梅做过对不起亚瑟王的事?当初自己离开后发生了什么?“那也不对啊,你们不怀疑我是亚瑟王的后裔?为什么就觉得是梅林的后裔呢?就因为我的魔杖?”

    卢平笑道:“你也许不知道,亚瑟王本身不会魔法,不,说句不敬的话,根据记载亚瑟王是个魔法白痴!所以亚瑟王的血脉在魔法方面都没有什么建树,甚至都达不到入学霍格沃兹的条件,因此结论只有……”

    黑白点点头表示懂了,懂你妹啊!自己真的跟林梅没有关系啊,魂淡!

    黑白从图书馆离开后就跟卢平分别了,一路上面带僵硬笑容的跟每一个教授打招呼,而教授们则面带微笑眼神就跟第一次看到大熊猫一样新奇。

    黑白心里苦笑不已,咱是真的没想过搞事情,可现在好像在身份上比什么大难不死的男孩更牛逼了!

    整整一天黑白都有些心不在焉,晚饭都没吃直接就上床捧着厚厚的历史书读起来,这书之所以在禁书区,据说是因为其中有些不光彩的事情,很妨碍先辈们在后代心中的形象。

    黑白深深吸了口气做了好久准备,缓缓翻开书,仿佛看到了他走后林梅的生活一般。

    好吧,这本书似乎站在了一个相对客观的角度描述了那个年代的历史,包括梅林大法师与亚瑟王带领人类消灭威胁世界和平的恶魔,嗯,从对恶魔数量和刀枪不入还能变形的描述中,黑白觉得这应该是堕落金刚那群家伙。

    之后就有意思了,根据书中描述,似乎梅林大法师在亚瑟王政权后期跟亚瑟王有了很深的矛盾,而矛盾的主要原因则是因为亚瑟王的王后桂维尼亚!

    书上说,梅林大法师跟王后……偷情了?

    黑白脸色怪异,脑海中突然脑补出两个大美女在床上不停的……呃,不敢想不敢想!

    梅林与亚瑟王的矛盾让国家出现了动荡,后来更是导致亚瑟王战死,桂维尼亚成了修女,最后梅林自觉有愧,便将亚瑟王的家徽当成了自己的家徽世代传承了下去。

    嗯,这段描述在外人看来没什么问题,但在黑白看来问题很大。三个女人之间怎么争风吃醋?总要有个争夺的中心吧!

    突然间黑白想到之前卢平说的,亚瑟王的血脉都不擅长魔法!但是如果按照纯血的规定看来,阿尔托利亚那家伙也对魔法的传播做出过贡献的,也应该算纯血,怎么可能后代不擅长魔法?再瞧瞧书中说的,亚瑟王死后他与桂维尼亚的孩子继承了家主之位,虽然已经不再是王位但却传承了下来。

    呵呵,根据当初黑白的了解,桂维尼亚确实有些野心,而阿尔托利亚则不在乎这些,也就是说国家掌权的应该是王后桂维尼亚。那是一个绝不会委屈自己的女人,她会为了延续血脉而到外面找个男人借种吗?黑白觉得未必!

    也即是说,那个所谓的亚瑟王之子,很有可能是外面抱来的,既没有阿尔托利亚的血脉也没有桂维尼亚的血脉,所以根本就不是什么纯血,自然也没有魔法天赋!

    卢平等人根本不知道梅林其实是个大美女,所以他们还以为博格特变出的那个女人是梅林后裔,却根本没有想过是梅林本人。所以黑白这梅林后裔的身份算是被实锤了!可是……如果按这个标准算的话,自己应该也对魔法的传播有过贡献吧?

    “恭喜玩家黑白由于对魔法的传播做出重要贡献而开启魔法血脉!魔法血脉:元素亲和,法术学习能力翻倍!”

    系统的通知让黑白一瞬间感动不已,苍天啊,大地啊,你终于想起来给我开金手指了吗?

    “就说嘛!像我这么英俊有才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天赋呢?”黑白啪将书一合,还看什么历史啊,我就是历史!在你们还对梅林充满敬意充满崇拜的时候,老子在泡她啊,嗯,虽然咱永远不会承认!

    一瞬间,黑白觉得自己真的高贵了,仰头挺胸随意的将书拎在手中向图书馆走去,这一次他仰头挺胸的进入了禁书区,报警法术因为他手中本就拎着禁书所以并没有响起,而一帮学生已经在外面看傻了,直到黑白出来还窃窃私语呢!

    黑白完全无视他们的注视,心里却在想着,话说我是不是也该给自己创立个家徽什么的?

    “你在发什么呆,脑子里想什么有的没的?”

    肩膀一沉,高舞的声音从他耳边传来。黑白撇嘴,这小姨子有点烦啊,就不能让他得意一会儿?

    “变形课快开始了,你得马上带我过去。”高舞指了指走廊的另一边。

    黑白无奈,变形术是一门很高端的课程,而且魔法界将物体活化等周边法术也算在了其中,例如原著中麦格教授发动石像守卫学校的法术也归类到了变形术范畴之中。简单点说,因为变形术没有直接作用在敌人身上伤害敌人,所以他不算在黑魔法中,但其有些效果比黑魔法还要恐怖。

    而这样一门学科,势必有非常深厚的基础要学,所以就没有办法像之前那样跟着高年级的学生一起上课了。也因此,这一次上课的学生数量十分稀少,偌大的教室中连一半也没坐满。

    麦格教授是一个看上去很和蔼的老人家,对于头一次上课坐不满的情况很是无奈,但其上课严谨的风格却一直保持没有半点折扣。

    “干的漂亮黑白先生,斯莱特林加五分!这是我所见过变形成功最快的新生!”

    麦格教授指着一只变成了勺子的老鼠笑道,整个教室瞬间寂静下来,尤其是在新生中还有一大票的玩家,这些家伙都是被派来学习魔法的现实学霸,肩负着以后传道的作用。如今是什么情况?我们一帮学霸还比不过你个学渣?

    高舞也瞪着大大的猫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黑白,她跟黑白相处这么长时间了,可是清清楚楚这货之前根本没有任何变形术基础的!

    黑白很谦虚低调的向周围报以微笑,然后眼神在霍金斯那帮家伙身上停留片刻,接着不屑的转过头去继续看书。

    轰!霍金斯一帮人彻底炸了,气的头发都跟通电了似的,你要说比试战斗能力也就算了,我们一帮学者不跟莽夫一般计较。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个肌肉发达的竟然要跟我们一帮学霸比试学习成绩?是你飘了还是我们这些现实中科学家模板的人提不动刀了?

    几分钟后,麦格教授有些好奇的左右看看,咦?这届学生可以啊,这学习积极性很高嘛!

    黑白没有再多刺激谁,刚刚他学习施法的时候有一种所有程序都得心应手的感觉,至于关于变形术的那些知识,只需要看过一眼就感觉理解了,这种情况就像是系统在向着他的脑子里强行灌注知识并帮助理解一样。

    嗯,系统帮着咱作弊,你说吧,怎么输?怎么输!

    此时黑白心情非常舒畅,几百章了都没有这么顺利的装过逼,那种欢愉仅次于跟高雯做喜爱的运动。

    一句话,学习使我快乐!

    ……

    黑白与高舞的学习生涯算是彻底进入了正轨,而此时在外界的剧情也进入了一个相当快速的发展模式。

    艾伦现在已经摆明车马要扶持余轩争王了,其第一个推出来吸引眼球的就是虚空三杰,那变身之后A级的实力看得众多玩家羡慕不已。如果说唯一有些可惜的,就是这种变身后增强的实力并不会对现实中产生作用。

    但即使如此,依然对玩家们形成了巨大的吸引力。虽然三王那边也有A级高手,但是这些高手都是自由NPC的身份,他们平时可不会带着玩家们做任务。而艾伦他们就是看准了这一点重点施展手段。

    其让虚空三杰带队领着玩家们去做有难度的任务,而余家三兄弟则凭着强大的头脑与运气形成智囊团分析各种任务中的解法与关键,使得整个禁区的玩家实力得到飞速的发展。

    而这种方式又恰恰是其它三王所不具备的,因为他们就算在智力上不差,可对于原剧情根本就不了解,就算有玩家泄露剧情,可通过别人表述和自己理解可完全不一样。可以说这种方式是抄都抄不来的!

    另外一点,就是余轩当初在玩家面前显露的形象本就让人容易心生好感,又是本土地球人的身份,所以几乎艾伦一提出争王的说法,就受到了全球大部分玩家的响应。当然,哪里都有唱反调的,哪个国家都不缺奸细。这些家伙似乎对人类完全没有信心,认为投靠外星人才是最稳妥的。

    纽约,福克斯家的大厅。艾伦与余轩两人正襟危坐看着对面的福克斯,一边明蒂给三人各倒了一杯咖啡。

    福克斯很是无趣的撇撇嘴,“你们应该学学黑白,放松一点,我又不会吃了你们,而且我也从来不吃人肉的。”

    两人对视一眼却依然如旧,余轩首先开口道:“对于一个争圣者,我们应该给予尊敬。”

    福克斯点点头,端起咖啡轻轻抿了一下,“嗯,你们的尊敬我收到了,说说吧,来找我做什么?”

    艾伦接道:“想必阁下已经知道我们打算争王的想法,只是现在我们有一个困惑一时间无法释疑,还请阁下能够提点一二。”

    福克斯放下杯子笑道:“你们不是我的信仰传播者,所以我不可能无偿回答你们的疑问,不过看在黑白的关系上,我可以给你们任务,只要完成了,我就可以回答你们的问题。”

    艾伦两人对视一眼,“您说!”

    福克斯笑道:“做完命运织布机给予的一百个名字,我就可以回答你们一个问题。”

    这个任务并不难,以禁区的势力人手只需半天就能达成,不过福克斯紧接着又道:“当然,也可以提前预支,我可以先回答问题,你们再做任务。不过仅此一次,这次是看在黑白的情分上,若是之后必须每一万次任务才可以问一个问题,而且不保证回答!”

    艾伦愣了一下,黑白的面子这么大的吗?

    余轩见状忙道:“阁下放心,我们之后会以最快速度完成任务的。并且充分发动玩家来您这接受任务。”

    艾伦奇怪的看了一眼余轩,但紧接着就恍然大悟,这福克斯是给他们一个机会联合啊!毕竟当初黑白也曾经说过,争圣者和争王者的组合此时最完美的!

    “你们问吧!”

    艾伦顿了一下郑重道:“我们打算争王,但是我们现在心中有一个疑惑,那就是争王者的资格我们到底具不具备,是不是还要圣人肯定才行?我们这样擅自决定有用吗?而且,究竟什么才是成王的关键?做到什么程度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王?”

    福克斯扑哧一声乐了出来,“你这哪里是一个问题啊?”

    余轩轻笑,“虽然问句挺多,但其实意思都是一个,回答到什么程度全凭阁下意愿。”

    福克斯歪着头瞟了余轩一眼,笑道:“你这小鬼挺有意思,黑白没有跟你们说吗?”

    艾伦无奈,“我们问过,但是……没听懂!”

    福克斯笑道:“没听懂也对,他并无心思争王,所以当初我解释的也并不详细。不过你们也无须想的那么多。圣人虽然不忙但也没有那么无聊,就算是争圣者们也没有资格挨个见见圣人,更何况是这些争王者呢!”

    福克斯又端起杯子抿了一下,接道:“争圣者的资格来自于实力,理论上来说,只要你达到了一定实力就具备争圣者的资格。而这个实力换算成游戏中的等级,就是S级。而之所以那些争圣者要去到圣人那里报备,是因为这样可以有机会寄生在NPC的身上来参与争圣,若是不报备的话,那就只能以玩家身份来参与争圣了。而玩家都是从底层慢慢开始变强的,前期未免落后太多,所以基本没有争圣者选择这条路。”

    艾路急道:“那争王者呢?也需要报备吗?”

    福克斯点点头又摇摇头,“成为争王者本身其实并不需要什么条件,但你身后必须要有个势力,这就是我告诉黑白必须是王者之姿才行的原因。与争圣者同样,也只有报备了才能够选择寄生在某个NPC身上,否则也只有以玩家身份发展。”

    说着福克斯看看余轩,笑道:“所以你们不需要担心圣人那边的问题,当然,如果你也想附身在某个NPC身上的话,我也可以帮你们去报备一下,只是可惜了你这一身实力。”

    余轩和艾伦对视一眼摇摇头不打算多此一举的报备了,一来如今的实力并不弱于其它争王者,二来那些真正强大的NPC也不是你随便能够附身的,就好比之前的老法师和徐福,连争圣者附身的都只是那种货色,那轮到他们估计也没有什么好角色留下了,哪怕余轩的运气逆天。

    艾伦点点头算是放心了些,“那不知最后成王的关键是……”

    福克斯往沙发上一靠,“这就属于第二个问题的范畴了。”

    艾伦闻言忙道:“不知可否也预支一下,我们可以接更多的任务,你看……”

    “好了,不要得寸进尺!”福克斯没有再给什么好脸色,挥挥手示意旁边的明蒂送客。

    两人无奈只能离开,而等到福克斯打发明蒂去楼上做作业的之后,一道黑雾窜进大厅坐在了之前两人的位置。

    福克斯看着那张蠢萌的狗脸好笑道:“怎么想起到我这闲逛了?”

    阿努比斯一点没嫌脏的端起两人之前的咖啡一饮而尽,之后长出了一口气,“有时候还真是羡慕你啊,宅在家里就有无数人帮你扩散信仰。”

    福克斯得意,“谁让咱的信仰传播者靠谱呢!嗯,我听说你那个信仰传播者又出问题了?”

    阿努比斯的狗嘴抽了一下,哼道:“还不是你手下的黑白,太坏了!竟然把他引到情殇任务里去了,以摩挲尤斯的智慧能完成才怪呢!”

    福克斯差点没绷住笑喷出来,这天下劫数众多,就属情劫最是磨人。而且情劫有时候也不是你聪明就能够度过的,有些时候更是不可理喻的!

    “怎么?那个摩挲尤斯失败了?”

    阿努比斯叹了口气,像是诉苦似的道:“一开始我还有点期待跟着摩挲尤斯就进入情殇任务里。那月光宝盒确实很神奇,竟然真的找到了转世之后的女祭司,只是这一世的女祭司身份是一位变种人,而且还是那种拥有超强治愈能力不老不死的变种人!”

    福克斯一怔,“这是好事啊,你怎么这个表情?”

    “好事?哼,麻烦就麻烦在这个女变种人被一个军方叫做威廉斯崔克的人给抓住了,然后又是洗脑又是下药的变成了傀儡。当摩挲尤斯找到她的时候,其已经成为了斯崔克手下的杀手,差点一爪子将摩挲尤斯给干掉!”

    福克斯有些兴趣的哦道:“哦,相爱相杀啊!这恐怕又是什么剧情吧,你可以找机会问问那些玩家嘛,只要给他们些好处,相信他们愿意透露的。”

    阿努比斯摇摇头,“算了吧,现在摩挲尤斯还在纠缠,不过那个威廉斯崔克手下变种人不少,估计他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像他这种蠢货我也不想再要了,就等他什么时候挂掉后我再将神器收回,另选信仰传播者好了。”

    福克斯微笑没再劝什么,阿努比斯发泄了一通似乎心情好了不少,临走前撂下一句“这帮蠢货就没一个让我省心的!”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福克斯站在窗前,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是那个德性,真要想另立人选早就收回神器了吧,刀子嘴豆腐心啊!”

    ……

    时间在缓缓的流逝,三王为了应对艾伦一方的突飞猛进,他们也不得不采取了很多行动。异人族开放了泰瑞根水晶的兑换,玩家获得了越多的水晶,就意味着能够将异人族血脉实力发挥的越强。

    而海王则彻底开放了水魔法的修炼,算是既霍格沃兹之后玩家又一个能够学习到魔法的渠道,并且其要求还低,唯一可惜的就是只能学习水魔法。

    作为人族的瓦坎达则开放科技树供玩家学习,不得不说这个决定很明智,也是黑豹根据拉莫斯的提示下做出的决定。毕竟人类在现实中除了精神力就只有科技能够发展,所以这科技树的开通对人类有着巨大吸引力。为此,连艾伦都偷偷的派遣卧底去学习了。当然也不是没有弊端,毕竟瓦坎达的科技都建立在振金的基础上,若想在现实中运用就必须找到振金的替代品,而一旦找了替代品在质量上会打些折扣。

    另外,珍珠王在现实中算是扎稳了脚跟,而在游戏中也距离地球越来越近了。

    可以说地球玩家如今已经进入了一个飞速发展的阶段,但也许是少了黑白参与的原因,虽然变化很多,但大型任务却没有再出现过,这说明了什么呢?

    不管说明什么,与黑白都暂时无关了,他如今过起了每天在现实中陪完高雯在游戏里陪小姨子的两点一线生活。

    然后,圣诞节快到了,也就意味着霍格沃兹的圣诞假期要到了,在英国,圣诞假有三个星期左右,但因为结束之后要期中考试,所以这是个不能好好放松的假期。与三年级可以去霍格莫德村度周末不同,低年级的就只能无聊的在学校呆着。

    不过黑白却不在此列,因为魔法血脉的强化,他现在已经是整个一年级最强的学霸了,没有之一,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期中考试,相反,外面的大雪却提醒了他,似乎第三部的主要剧情也要开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