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被包围了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野猪林以前是有野猪的,不过自从出名了之后一大票的猎户早就已经将这些野猪都捕猎光了。如今那里因为环境阴暗早就已经成为了山道林匪做生意的地方,有一句话是逢林莫入,说的就是野猪林这种地方。

    黑白不太确定雾隐门的人是怎么想到往这里跑的,也许是想要利用复杂的环境来埋伏敌人,也许是被敌人追杀的无路可去而惶急之下乱闯。总之当不老阎王提起野猪林的时候杨天宝脸色甚是难看。

    黑白摩挲着下巴盯着不老阎王冷冰冰的表情,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相信对方,“如果按照你的说法,两大妖人此时都已经去盘古墓了,那追杀雾隐门的人应该就是其余几个掌门了吧!只是我不明白,我们的实力明显比雾隐门强,为什么他们却派这些小鱼小虾过来偷袭暗杀,难不成他们一开始就是被派来送死的?”

    不老阎王沉默了一会儿,看着不远处依旧死在那里的杀手,“如果单单比试功力与招式的话,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我对手。可是若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我完全没有把握逃脱他们的暗杀。所以他们不是瞧不起你们,而是知道即使正面进攻也未必能够留下你们,与其如此还不如用暗杀碰碰运气。”

    黑白挑了挑眉头,“看来这些人还挺重视我啊!那我还想知道……”

    “现在不是问东问西的时候,他们就在野猪林,我们要快点去救他们啊!”杨天宝眼中全是惶急。

    黑白无奈也只能收起疑问,众人迅速准备马匹要启程出发,黑白其实完全可以更快,只是他总觉得不老阎王有问题,所以也跟众人一起骑在马上算是监视。

    驿站的马匹肩负着传令传信等重要用途,所以都是擅于耐力的长途马,如今急着救人倒是显得有些不够用。

    黑白眼看这杨天宝不停挥舞皮鞭催促马匹,却也没有多劝什么只是默默看着不老阎王的背影,这货到底有没有阴谋呢?

    他们都不了解妖人到底是通过什么来确认人类身份的,唐傲、烈火老祖和柳莫残都已经被抓到,他却跑了。虽然他的易容术确实很厉害,但能否真的瞒过妖人却也未必。

    不过从妖人到现在都没有现身的情况来看,那么这妖人很有可能就像不老阎王说的那样去先一步寻找盘古墓了。只是这并不能说明不老阎王真的就是自己人,要知道高明的谎言中必然会有部分是真实的。以他对江湖邪派们的普遍认知,这是一群不做好事的家伙。当然不做好事不意味着就是坏人,只不过他们不会做那些对自己没好处的事。不老阎王肯定是想要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

    呼!众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即使之前不怎么骑马的艾伦等人此时也算是开启了马术技能。感受着耳边的呼啸,大家的精神越发集中了起来。

    昏暗的野猪林就在前方,一股低沉的气压似乎将整片野猪林凝聚成了一块儿隔离于世界之外绝地。越是靠近就越是有一种前方高能、生人回避的感觉!

    唉?又是这种预感!

    黑白怔愣一下,这种预感像是根植在灵魂深处一般,虽然来得蹊跷,但黑白却越发相信这可能是个陷阱。但是这种预感的程度似乎并不是很强烈,好像还不如之前黄泉道的杀手出击时候来得猛烈呢!

    也许是这并不是太猛烈的预感,也许是他也想印证一下,总之黑白没有提醒众人,却是要看看不老阎王到底搞什么鬼。

    从外部进入野猪林的过程像是从白日进入黑夜,刹那间的恍惚刺激着大家的感官,也许是因为各派掌门除了不老阎王之外的功法都很光明正大,所以战斗中心不光没有料想中的阴气森森反而很是阳光与浩大。

    “烈火掌!”

    隔着老远就能够听见烈火老祖那暴躁的怒吼,汹涌的火浪旋转形成了一道龙卷,在向着目标飞射的同时也将其它攻击都排斥开了。

    “师弟!”杨天宝的眼力不错,虽然距离尚远但却一眼看到了烈火掌的攻击目标。身形骤起在马背上轻轻一点已经合身冲向烈火掌的袭击目标,伸手从背后瞬间摘下一把油纸伞,面对袭来的火浪直接打开伞面。

    不要误会,这个油纸伞可不是什么水火不侵的至宝。杨天宝不过是利用自己的变种能力将这把油纸伞瞬间复制出十几把来,然后利用其封住面前所有空间。烈火掌的强大并不在于冲击力,而是那种无物不然的高温火焰,但火焰燃烧也是需要可燃物支撑的,油纸伞就充当了这个可燃物,一旦油纸伞被点燃了那就不会再向目标蔓延了,这就是杨天宝的想法,说起来这是科学,不是武学。

    只是烈火老祖经验丰富,利用火焰特性躲过攻击的敌人估计也遇到了不少,所以手掌一翻,原本只是喷涌的火焰瞬间化作一柄至阳钢刀,砰的一声就将所有油纸伞劈成了粉碎。一道道火芒四散激射势要将后面的杨天宝等人劈成几段。

    但杨天宝也似早有所料,所以在挡住第一次火浪的时候,他便带着雾隐门人遁地离开了。

    “哪里走!”当看到地面上一个窟窿的时候,烈火老祖并没有放弃的打算,地遁不是瞬间转移,想要逃离也需要一点点的挪动,就算挪动的很快也必然就在左近。

    所以烈火老祖一掌拍在地上,熊熊火焰输送进地面,强劲的热气将土石冲击向地面,嗤嗤嗤就像一道道喷泉涌出来。

    “我们这可还有好几个人呢!你是瞎子吗?”

    上一次交战除了突袭弄死了八臂猿之外可以说没有任何战果,这一次高雯早就跃跃欲试的想要砍死一个了,所以当杨天宝第一个蹦出来之后她紧接着就冲了出去。

    与众人胯下的马匹不同,戒灵战马可没有什么耐力的问题,能够作为长途奔袭不会劳累的千里马,也能够作为短途冲刺的赛马,更可以成为与骑士配合无间的战马!

    高雯的武学得自关武圣,本就是面对千军万马的战法,难免有些直来直去,在面对单人对决时则少了一些诡异灵活。不过在冲锋时的第一刀则永远在同阶之中势不可挡!

    嗡!双手提刀上撩,青光形成一个半月形的光刃贴近地面飞射烈火老祖,光刃沿途大地分裂,分散的火劲自然不是这光刃的对手,所过之处被撕的粉碎。

    烈火老祖大惊,手中火焰再次凝聚钢刀与光刃硬顶在一起,当当金属交鸣炸开,光刃消散而烈火老祖也不可自抑的退了一步。

    “咦?如此刚猛?”作为一门之主,烈火老祖等人其实对于武学的理解要远超过小伙伴们,从那青绿色的光刃上他们可以看出高雯的功法偏向木属性。可他们什么时候见过木属性的功法会以如此刚烈的方式激发出来?

    不过高雯可不会给他时间惊讶,戒灵战马已经冲锋至烈火老祖的面前,青龙偃月刀在空处划了个满月,对着烈火老祖就狠狠当头砍下去!

    战马的冲击力与高雯的刀法完美结合在一起,瞬间的爆发力将高雯的攻击力提升了至少三倍。烈火老祖虽然在等级上远超过高雯但刹那间的判断还是让他选择的躲避,身形就地一滚,火红色的长袍被大刀瞬间斩去一半,整个人显得无比狼狈。

    高雯得势不饶人,后仰躺在战马背上,将下斩的力道划了个弧线融入接下来的动作,整个青龙偃月刀横着划了个满月。而背对高雯的烈火老祖完全没有想到戒灵战马可以瞬间急停,也没有想到高雯会将之前的冲势融入这横斩的一刀,只觉后颈汗毛根根竖起,一刀锋芒越发靠近,若是不能躲开怕是头颅就要飞起了。

    只是烈火老祖处于站起途中,想要在中途改变成不同的动作可没有那么容易!

    眼看着这一刀要将敌人削首,高雯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意,然而就在刀刃即将掠过烈火老祖脖颈的时候,一道道金环突然间横空飞来套在了长刀之上,接着四散的力道猛然作用在长刀上将这必杀的一刀彻底化解了!

    哐啷哐啷!漫天金色飞环从树林的深处窜出,刹那就包拢了高雯周身的各个角度,然而还没有等这些飞环动手一片片透明好似玻璃罩的屏障将所有飞环都捕捉到了。

    “咦?这是……”一颗树上传来唐傲惊讶的声音,他与无定飞环的连接竟然被截断了!

    “自然之怒!”一个萌萌哒的声音从戒灵战马上传来,这时人们才发现在那马背上竟然还站着一只黑猫。

    这一条咒语隶属于变形术范围,因为黑白与高舞都修炼阿尼马格斯的原因,所以在变形术课上两人都是非常认真的,所以渐渐的能够掌握的咒语就有点超纲了。这条咒语的作用就是能够将任何没有主观意识的植物变成可动的活,,然后用来攻击敌人。

    也正是如此,唐傲所在树干暮然裂开,其根本没有准备就向着地面落下,情急之下身形一转本来利用轻功稳住了身形,谁知刚刚那裂开的树干竟然横着就将其抽了出去!

    砰!这一击力道十足,唐傲整个人都是懵逼的,身形在空中翻滚时眼睛望向树干,那哪里还是什么树干?分明是一颗一身木质的巨人!

    这一连串相互攻击快到眨眼就会错过的地步,而另一边黑白等人旁边,杨天宝已经带着雾隐门人从地下钻了出来。

    黑白眼珠微微偏了一下,说是雾隐门人,但其实算上杨天宝也才有四个人,一个满脸恐惧委屈的小姑娘,一个脸色铁青额头缠绕黑气的少女,另一个则是嘴角有血的青年。

    看到这个阵容,黑白已经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看来雾隐门是靠不住了。想着同时将骨杖抬起,对着他们旁边的一颗树点去,“自然之怒!”

    砰!又是一个人影被树人甩下来,不过有了唐傲的前车之鉴,这位落地瞬间就迅速弹起算是避过了树人之后的追击。一回头,下巴上留着一撇小胡子的形象正是点苍派的柳莫残。

    柳莫残出现之后,战斗陷入了一个短暂的停顿,从站位上看,三位掌门竟然从三个方向包围了他们!嗯,这就很有意思了。

    “三位掌门既然都到齐了,那我想另一位躲在树干上的美女,应该就是慈航静斋的扛把子了吧!”黑白的精神力早就已经探查到了另一棵树上隐伏的存在,只是他发现这位女子在精神力方面似乎也有些造诣,虽然没有他这种程度,但也达到了B级,且让他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看不清女子的真面目。

    话音落地,一个倩影也紧跟着从树上跳了下来,这女子的身形婀娜着装淡雅,完全是电影电视剧里美貌侠女的人设打扮。其似乎对于黑白高舞让大树变树人的能力很忌惮,落地之后不着痕迹的向旁边挪了几步,接着转身笑道:“慈航静斋安陵日理,见过黑先生。”

    “行了行了,身为一个玩家就别说话文绉绉的了,按照江湖规矩,碰到任务有冲突的时候石头剪刀布来决定吧!”黑白伸手将解决问题的基调定了下来。

    对,这是一名玩家,一名B级且混成了慈航静斋扛把子的女玩家!

    这位女玩家叫做安陵日理,安陵是种花家古姓,而日理则是她给自己在游戏里起的名字。只可惜古姓虽文雅却没有一个与之相配的书香人生,所以日理这个名字也有嘲讽自己前三十年人生的意思。

    进入游戏后她机缘巧合的利用一件古董来到了这条时间线,又运气不错的加入了慈航静斋。之后她果断放弃了自己过去的生活,在现实中搬到一个新的城市过起了新生活,而凭借自己在现实之中的社会经验她一路过关斩将成为了慈航静斋的掌门,算起来也是个励志故事。

    原本她以为这慈航静斋在古代线就跟小说里一样也是个白道武林圣地什么的,但是谁知道这条时间线怪异的让人摸不着头脑,慈航静斋在武林中的地位远没有小说中那么吃香。在去京城游历一番之后就将她那刚刚有点飘的小心思给打落尘埃了。

    世界变了,强者才是主角,所以安陵日理也将之前擅于搞人情世故的作风收了收,然而无奈运气好像被用光了,竟然碰到了斯库鲁人潜伏事件,结果自己的实力确实是被各种奇花异草升到了B级,可却也被系统强制接下了妖人的任务。

    本来她也没有在意,大不了完成就是,实在不行等凑足了钱将技能保存一下再死就好了。只是当三大掌门找到她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即将要面对的竟然是有着人族第一高手的黑白等人。这怎么破?

    黑白的提议让安陵日理心头一跳却是看到了希望,笑道:“黑先生所言可算数?”

    “一言既出,你开星舰也追不上!”

    安陵日理原本高冷的表情垮掉,想要伸出手玩石头剪刀布突然间又有些怀疑,对方可是人族第一高手,会做这种幼稚的事情吗?她看了看端坐于戒灵战马提着青龙偃月刀的人,心里有一丝嫉妒,这个集美貌才华家世于一身的人生赢家,一直都是大家向往的对象。何况自从黑白为了高雯通关整个美国之后,这种羡慕就已经成为了全球女子的共同情绪,毕竟没有几个女人会对那种肯为了你与全世界为敌的男人说不。

    只是安陵日理在成为B级之后也接触到了一些高手玩家,这获得的情报也自然高端了不少,她知道在黑白做出那些举动之前,高雯就已经是黑白的女朋友了。这能够搞定大明星的男人总不会是单纯的男人吧!

    安陵日理想了想道:“黑先生似乎稳操胜券啊,怎么?黑先生很擅长猜拳?”

    黑白摇摇头,“不是擅长猜拳,而是你的胜率很小。”

    “为什么这样说?”

    黑白指了指周围,“这么多玩家,你能赢得了一个还能赢的了所有人吗?”

    安陵日理怔了一下脸色苦涩,“黑先生欺负我一个弱女子有意思吗?黑先生作为人族第一高手当然是代表所有人猜拳喽!”

    黑白脸色一正,“这么说可不对,这个世界虽然强者为尊,但我们却不能够恃强凌弱。法度是社会稳定的根本,我们要懂法守法,人人都是自由的,我怎么能够随便代表别人呢?何况这里还有外国友人,你可别丢了我种花家的脸面啊!”

    安陵日理嘴角抽了抽,你特么也好意思说这话?

    黑白身后的艾伦等人翻了个白眼,你特么也好意思说这话?

    “看来这一战是无法避免了!”安陵日理说着抽出长剑,却是突然一剑刺向了身边的柳莫残!

    “你做什么?”柳莫残惊叫,如水流光的剑气掠过他的衣袖,在他的小臂上划出一道血痕。安陵日理的剑法像是步步先机将柳莫残的动作封死,虽然柳莫残凭借着高超的轻功连续躲闪,但是他的长剑却直到现在都没有能够拔出来。

    “唉?你现在主角光环很旺盛啊,这到哪都有妹纸纳头便拜!”煎饼叔双手抱胸好似明白了什么事一样,诡笑着不停点头。

    黑白没好气的呵呵一笑却也没有反驳,身后的艾伦笑道:“能够成为B级高手的人,没有哪个是笨蛋,对方明显是想在这任务中分一杯羹。”说完望向黑白,“这是你们种花家的人,由你决定好了。”

    都是千年的狐狸谁也甭玩什么聊斋,安陵日理的行动传递过来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即便被妖人控制了,可也还是有漏洞可以钻的。这不光是体现了自己的诚意,也提醒了黑白,旁边的这位不老阎王也不能够全部尽信!

    人家已经将诚意摆出来了,那黑白如今有两个选择,一个便是出手一起对付三大掌门,另一个则是就这么看着安陵日理战败被杀,不给她分任务奖励的机会。

    黑白没有考虑太久时间,向高雯点了点头,后者直接催马接替安陵日理跟柳莫残对上了,而没有了安陵日理的牵制,柳莫残剑刃出鞘这实力立刻就得到了提升,残忍笑道:“哼,上一次你就不是我的对手,这一次还敢来挑战?”

    高雯双目凌厉,长刀挥舞的同时身上杀气却是越来越强。而小伙伴们也没有再看着了,上一次的仇怨该了结一下啦!

    记得小时候圣斗士的动画片里有一句话很有趣,同样的招数对圣斗士是不管用的!玩家们如果在短时间找上同一个boss战斗,那肯定是已经有了克制的方法,否则是不会有人那么傻的。

    何况,这些掌门始终没有弄明白一件事,当初黑白等人败走,并不是因为他们太强了,而是那两个妖人太强了!而现在,两大妖人并不在这里。

    其实现在最好打的应该是唐傲,唐门并不是修仙门派,无定飞环虽然是法器却并非用灵气催动。一旦无定飞环分裂的过多,那么就会造成控制真气的过于分散。所以高舞使用的那一道道屏障其实只是一个个障碍咒的组合,这些障碍咒能够有效的阻挡这些过于分散的真气。所以一时之间唐傲失去了最顺手的武器。

    只是高雯显然对上次对战很不爽,所以直接找上了柳莫残,而对于唐傲这种一身暗器的人,索兰很有兴趣的找上了他。

    这就有点欺负人了,虽然唐傲的等级比索兰高,但索兰可是当初凭借着威力压制赤目妖人的高手。那四挺加特林一亮出来让唐傲下意识的就是一哆嗦。

    轰轰轰!叮叮叮!

    在这么密集的弹药倾泻下,以唐傲那不算绝顶的轻功实在没有什么希望躲开,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用暗器跟加特林对决。

    于是,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就是这么一副冲击力极大的画面,唐傲不停从身上各处甩出暗器,而四挺加特林也开始疯狂的旋转,在两人之间则是一大片火花构成的冲击面。

    唐傲不愧是暗器大家,甩出去的暗器竟然在力道上就能够跟子弹分庭抗礼,所以乍一看去,密密麻麻的火花就处在两人正中间,一时间没有半点移动,好似势均力敌。

    然而唐傲不知道,索兰储存弹药使用的是空间技术,如果以人身能够携带的负重来衡量索兰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所以仅仅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那个火花构成的冲击面就向着唐傲这边压了过来,因为唐傲就算一身的暗器其能够在一个部位携带的数量也有限,手腕里的扔完了那就得扔肩膀上的,肩膀上的扔完了就要扔腰带里的,可是从不同部位抽暗器也是需要不同动作的,这速度自然也不一样。

    眼看这冲击面压过来了,唐傲心里有点慌,额头不自觉的冒出冷汗,边甩暗器便朝一边的烈火老祖叫道:“快来帮我!”

    “有本事单挑别叫人啊!”煎饼叔睁着眼睛说瞎话,贞子都偷偷绕道烈火老祖的背后了。

    一般情况下全身都是火劲的烈火老祖绝对是贞子躲着走的角色,但是就像高雯一样,贞子也是个不服输的类型,当初乌鸦选择贞子来作为血咒阵眼也绝不是乱选的。此时贞子一脸解恨的轻轻将煎饼叔的射雕弓拉满,箭矢所指正是烈火老祖的背心。

    好吧,有时候必须承认,日韩在箭术方面的普及率要比种花家高,贞子活着的时候虽然是个宅女,但是大学社团活动也曾经学习过一段时间的箭术,从这点上看,其实贞子和煎饼叔的缘分倒是不浅。

    烈火老祖被煎饼叔那一嗓子吸引了注意力,完全没有想过会有一只女鬼拿着弓箭在后面瞄他。不过身为一个A级高手,对于危险的直觉是很强的,哪怕他只是靠着药物堆砌而成为的A级。

    就在贞子放弦的时候,烈火老祖被骤然降临的危机感吓得浑身汗毛倒竖,想都没想就将火劲布满了全身,火劲遇到空气瞬间炸开一道火环,其效果就跟法术抗拒火环一样,想要利用爆炸的威力将所有攻击都弹开。

    烈火老祖成功了,箭矢真的被打掉了,但也失去了支援唐傲的最好机会。而他那边没有支援,索兰这边却是同伴不少。一枚浮游炮也学着贞子似的,悄默声儿的转到了唐傲身后,biu!将唐傲的脑袋整个掀掉了。

    一边提着剑有些尴尬的安陵日理翻了个白眼,人族第一高手就是这么打架的吗?你们的人数占优啊,一个个还用偷袭?

    没人回答她心中的疑问,索兰在干掉唐傲之后就缓缓来到了不老阎王的左近,而艾伦也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浮游炮,但他却并没有将浮游炮收进机甲中而是将其布在众人上空,好像警戒一样。

    黑白见状轻笑一声却是回头看着不老阎王,“前辈也是曾经被妖人控制过的,可否为黑某解惑呢?”

    不老阎王盯着黑白用干哑的声音答道:“你想知道什么?”

    “如果妖人给你们下达命令让你们来杀我们,那你们会执行命令吗?如果执行的话用什么手段执行呢?”

    不老阎王像是一座经过风尘打磨的石像,听闻黑白的试探没有任何异动,好似连同胯下的千里马都跟着石化了似的。

    “妖人的命令我们不得不听,但是我们的理智并没有丧失,所以用什么方法或者说怎么杀掉目标就由我们自己说了算。”

    黑白点点头,“那如果没有执行任务会怎……”话刚到一半,黑白突然间双目圆睁望向杨天宝。刚刚不老阎王虽然回答了,但是声音确实传自杨天宝的身后!

    “白骨追魂掌!”

    砰砰砰!连续三掌按在杨天宝以及两名雾隐门男女的背后,而那名小姑娘则直接被不老阎王搂在了怀里,“不准动!否则这小妖女就死定了!”

    众人瞬间将不老阎王围在场中,天上的浮游炮都调转方向瞄准了他。

    黑白脸色黑的快赶上尼克弗瑞了,一脚将那还坐在马上的不老阎王踢下去,却见这假货和马匹齐齐倒在地上,划掉的黑袍下露出一截已经铁青的手臂,这竟然是一个死人!

    “这特么是怎么做到的?”煎饼叔难以置信的一步步退到余锋身后,引来余锋的阵阵白眼,拜托!我也是伤员啊!

    “赶尸之法!”一个略有些柔媚的声音传来,之前尴尬的安陵日理赶忙答道,说起来她是在场玩家中对江湖了解最深的一个了,“魔湖峰七色地狱是一个邪派,其中收纳有不少作恶多端的恶徒。这其中有一名采花大盗以茅山道士的身份到处贩卖年轻貌美的女子,其惯用手段就是利用赶尸假象运输人口。后来这采花大盗在一个驿站被店小二干掉了,可这赶尸之法却留了下来。”

    黑白眉头紧锁,却是有些头疼,经验主义害死人啊!不老阎王一直用浓浓的妆容掩盖了自己的真实面貌,再加上最开始驱赶的是活人,以至于众人都没有发现不老阎王早就换人了。

    说起来别看古代线的科技落后,这些方法却是连索兰和艾伦的扫描都能够避开,毕竟他们不能采集扫描不老阎王的DNA,只能从声音和身形之类的外在条件来判断身份。这对于易容术强大的不老阎王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而自己的精神力扫描也不方便直接进入对方脑袋里扫描,毕竟之前不老阎王表面上还是同伴,以至于现在算是彻底棋差一招。

    不老阎王冷笑道:“如果你们敢上前一步,我就将这小妖女给干掉。”

    “就你那个外貌条件,咱就别总说别人小妖女啦,好吗?”煎饼叔从余锋身后探头叫道。

    不老阎王不理,掐着小姑娘脖子的手却紧了紧,那小姑娘的脸色瞬间就一片胀红。“小圆!”雾隐门青年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艰难的叫道,同时还抓着旁边的黑白一遍遍说道:“救救她……”

    黑白刚要开口却见这青年,嘎的一声就挂了。“我去,你这死的也太随便了!”

    哇!眼见青年死去,小圆瞬间哭闹出来,只是不老阎王的钳制却不是一个没有修炼过武学的小姑娘能够挣开的。这一扯动反倒让自己更难受,脖子受挤压一阵阵咳嗦。

    众人面面相觑,这剧情就很闹心了,小圆不该是很牛逼的吗?你现在算是怎么回事?就算是个变种人,那这个刺激也足够你觉醒能力了吧!

    眼看着小圆半天没有变化,众人不得不承认,这剧情又让系统改的面目全非了。

    “得!看这个情况,之后的妖人怕是还要我们去打!”煎饼叔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谁说不是呢!现在一堆病号,实力都不在巅峰状态,这之后该怎么打?”余锋郁闷的揉了揉腮帮子,人家煎饼叔闭着眼睛都算有点贡献,他可倒好,都没动手就被偷袭了,完全没有帮上忙啊,这要是现在就结束任务估计半点额外奖励都捞不到。

    “我说你们不准过来,否则我就……”

    “行了行了,你就不能换个台词?”黑白不耐烦的挥挥手。

    不老阎王非常尴尬,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无视,难道以为我不敢杀人?好吧,他确实不敢,因为要是杀了小圆他怕是也要交代在这,他是听从妖人命令要来杀掉雾隐门掌门,可不代表要将自己也坑进去啊!只是你要说这帮家伙不在乎一个没有关系的店小二也就算了,可连这雾隐门的新掌门也不在乎?这些家伙也太冷血了,不是好人!

    黑白想了想,转头叫道:“我先帮你们干掉那几个,等回来再谈判。”说着一挥手将茨木呱放了出来。

    呱!

    “嗯?”听到茨木呱的声音,看不见的煎饼叔下意识的疑惑出声。

    不老阎王瞄了一眼煎饼叔,然后又看看其他人,发现好几个都神态有异,难道是有什么阴谋?遂叫道:“我警告你们,不准乱动,否则我就杀了她!”

    黑白理都不理,指着全身戒备的烈火老祖道:“去,捏他一下!”

    茨木呱听话的伸手,砰的一声捏出一团鬼火,然而烈火老祖早就有了准备,原本直接攻击灵魂的鬼火被一层火劲能量彻底挡住。

    不老阎王疑惑的看看黑白,这种攻击根本就不……呃!就在他满脸疑惑觉得黑白是在无能泄愤的时候,一层微弱的鬼火却直接在他身上燃起,直达灵魂的攻击让他不可避免的恍惚了一下。

    这个时间转瞬即逝,甚至都不到一秒钟,但是浮游炮瞄准了他的眉心,索兰也用一道激光射向他的脖子,两者攻击迅速精准充分将高科技武器的特点发挥了出来。

    眼看着攻击临体,不老阎王知道自己再无能躲闪,脑海中妖人的命令再次占据上风,临死之际五指紧缩要将小圆的喉咙生生抠碎!

    “统统石化!”

    吱呀!不老阎王的五指在小圆脖颈处抠出一溜的火星子,连指甲都快抠碎了可却没有半点作用。然而他已经没有第二次机会了,索兰与艾伦的攻击将其直接爆头了。

    黑白手握骨杖长长的松了口气,石化咒原本只是一种束缚人全身的咒语,但是黑白在上学期间曾经拿到了蛇怪的牙齿,借鉴蛇怪石化能力将这石化咒加强了不少。如今是真的将人体化成石头了,不过这也就对那些能量抗性低且肉体力量不强的人才能奇效。可以说颇为鸡肋,但是用在这里却算是有了奇效。

    “咒立停!”骨杖一挥解开小圆的束缚。

    小圆普一自由立刻扑倒雾隐门那青年的身边,不停推搡着青年尸体却是哭的说不出话来。

    “别……别哭,我能够救他们!”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黑白等人望去,却见杨天宝满脸苍白的坐起,身为雾隐门的大师兄却不是不老阎王一掌就能打死的。

    小圆怔了一下忙问:“怎么做?”

    “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杨天宝说着望向黑白。

    黑白点头直接叫道:“快点干掉那两个老头子,到处放火,将林子烧了算谁的?”

    黑白说的很是随意,好像两个A级高手是摆设一样,但是柳莫残与烈火老祖虽然气愤却也真觉得该闪了,再留在这里怕是要遭殃。

    “现在才想走,晚了点吧!”

    柳莫残闻言不屑的瞄了眼高雯,却是并不在意,对方的刀法确实精妙,但功法对于身体的强化显然大于对招式威力的加成。而同为木属性功法的柳莫残论起耐力可比她强多了,所以根本就不怕高雯。

    只是这一次他失算了,高雯可不仅仅只有青龙偃月刀一个手段,只见寸寸金光从刀上乍现,耀眼夺目一股锋锐之气直接贯穿天地好像要将云层也捅出个窟窿。

    柳莫残难以置信的后退,可这一退却正好退到了青龙偃月刀能够发挥最大威力的距离。青龙偃月刀是长刀,可以说是骑兵武器,其抡圆了在身前两米有余的地方就是刀刃作用力最大的地方。

    而附着着金光的这一刀却是仿佛能够将一切都劈开的一刀,所以剑碎了,漫天的金属碎片激射。胳膊离体了,鲜血喷溅在高雯的衣襟上,一股腥气扑鼻。接着是身体被劈开了,无论是心肝脾肺肾还是肠子骨骼血肉,总之散出来的东西都是两段的!

    “嘶~!金晨曦?”余锋惊叫,他的哥哥可是用过紫星河的,虽然余轩和高雯当初都得到了戒指,但余锋一直以为高雯的悟性不好,所以他哥哥领悟的能力,她还没有领悟,谁知今日才知,自己小觑了这个一直好像躲在黑白背后的女人。

    黑白见状笑道:“好了,先把安陵日理绑了,然后我们谈谈怎么救人!”

    安陵日理很配合的被绑起来,因为她也中了妖人的控制,若是不绑起来也会忍不住的干掉小圆。

    “嗯,这么一来就只剩下烈火祖师了吧。”艾伦挥挥手让浮游炮去攻击烈火祖师,同时索兰也将加特林调出来向对方倾泻弹药,而自己则转过头来跟大家商量。

    明明是一个A级的高手,此时却被两个科技流强人压制了,想起来也是颇为憋屈。

    “唉?”艾伦这时突然间愣了一下,奇道:“贩盐的,马戏团,烟花厂和假尼姑,唱戏的,好像还有唱戏的和做烟花的没有来吧!”

    黑白顿了一下,对哦,都把这事忘了,转头望向安陵日理。后者已经被五花大绑,闻言耸了耸肩道:“霹雳堂的人因为身上火器被烈火祖师误点炸死了,而那个青城派的,嗯,那家伙是个有决断的,在得知要对付的是神侯府四大名捕弟子后,直接自废武功脱离了妖人的掌控!”

    小伙伴们沉默,不得不在心下感叹,这青城派的求生欲是有多强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