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这把弓就交给你了,好好收藏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熔岩巨人有点慌!龙这东西他认识,作为一个跟女娲圣人同代的远古大能,虽然实力不值一提可见识还是很广博的。

    世上原本是没有龙这种生物的,当然,这里指的是东方传说中的那种神龙,而不是西方带翅膀的那种。

    有人说龙是祥瑞的象征,这种说法对但也不全对,事实上龙是由天地感应而生,所以你说它是祥瑞也对,但这个感应的可不光是好事。

    改朝换代会出现一条龙,山崩地裂世界灾难会出一条龙,真神大佬死亡会出一条龙,圣人诞生会出一条龙,总之龙之一族的身上是缠绕着气运的,所以龙自诞生之初就实力强大,若能够好好的修炼那每一条龙都有成为宇宙大佬的潜质。

    只可惜,正因为应运而生,所以每条龙的性格都会受到一些相应的影响,这些性格的缺陷会随着时间渐渐放大,渐渐影响到自己的修炼甚至是行事风格。

    举个例子,历史上的朝代数不胜数,大大小小有强有弱,每一个朝代诞生的时候都会有一条龙出现。这些朝代若是强则龙在诞生之初也会很强,若是弱则龙也跟着弱。而作为朝代的象征皇帝,自古就有真龙天子的称号,这可不是随便叫叫的,感此朝代而生的龙其性格就有很多与皇帝相同。而皇帝自古都是三宫六院的,所以这部分由朝代更替诞生的龙多数都有点好女色。这也是龙本好淫的由来!

    当然,除了这些感应朝代更替而来的龙之外,那些感应灾难而生的龙就往往充满了负面情绪。因为伴随灾难而来的必然是人们流离失所,这种怨气会深深的影响到龙的性格。因此这种龙有很多都会成为恶龙,最后往往逃不过被修士斩杀的命运。

    所以自有龙这种生物以来,就很少有宇宙大能收龙为徒的,毕竟谁也不想有一个很能惹事心性还有问题的徒弟。在神话传说中,最有名一个被圣人收做徒弟的好像就是黄龙真人了,只是其记载中的成就实在有限。至于为什么有圣人收他为徒,也许跟他的诞生原因有关吧。

    总之,龙这种东西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一旦有龙就意味着出事了,也因此那些非常能搞事的主角团队总是不缺少龙的相伴。

    现在熔岩巨人突然间在自己的意识空间中发现了一条龙,这怎么能够不让他吓一跳?什么情况,有人搞事?还搞出了一条龙?

    熔岩巨人一时有些懵逼,但转眼间就醒悟了过来,糟糕!现在的他虽然还是巅峰时期的样子,可却不是巅峰时期的能力啊!若是巅峰时期他当然不惧一条刚刚出生的幼龙,可现在不一样了。新生的龙最低都是B级的水平,而眼前这条龙,怎么看也不是B级吧!

    自然不止是B级!黑白一身的精神力加上御神机增幅又耗费了面板上所有的八点功德值,这条龙根本就是凝聚了黑白所有精华的艺术品,是哪怕迪达拉和蝎都不得不拜服的完美之作!

    哪怕只有一个龙头……

    嗷吼!

    龙头飙射而出的时候,黑白就已经感觉全身虚弱的跌坐在地了。费力的抬头望去,龙头在一片金光中终于跟熔岩巨人撞在了一起。

    相撞刹那间炸开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气浪所过天地翻涌,火烧云被气浪波及像是破碎的玻璃炸开坠落,空间一寸寸的龟裂,黑色的裂缝中好似拥有无数的恐怖满溢而出。

    火山瘪了下去,好似有一只大手将其按塌。一道道的火柱戛然而止,像是地下变成了空心再没有压力可言。熔岩巨人,变化最大的就是他,那龙头像是完美继承了原本的好牙口,哐嗤一口就将熔岩巨人的半截身子给咬掉了。

    啊吼!

    熔岩巨人发出令人耳膜刺痛的嚎叫,但黑白却能够从其中听出,这就是疼的!

    “你叫吧,你就尽情的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黑白直接仰头往地上一躺,这话他早就想说一次试试了,本来想跟高雯玩玩情趣,可是总被高雯嘲笑演技。

    吼!熔岩巨人再次发出一声痛呼,龙头这一口直接作用在他的灵魂之上,让他甚至连维持意识空间布置的能力都没有了。这也才导致意识空间的一切都开始出现变化。

    轰!龙头可没有管熔岩巨人怎样挣扎又或者这个意识空间变成什么样子,大嘴巴咔嚓咔嚓的就继续咬着,每一次的咬合都像是打雷一样,轰隆隆的巨响伴随着熔岩石块不停散落。

    黑白将双手垫在脑后,整个人显得都有些慵懒,倒也不是他不想动,而是实在劳累疲倦的可以。若是没有熔岩巨人时不时发出的惨叫提醒,怕是早都一头睡过去了。

    时间慢慢的流逝,意识空间从最开始的火元素领域变成了一片漆黑的存在,就连黑白身下的大石头也在破碎中变成了一片虚空。而当眼前一切都被黑暗代替的时候,龙头终于将熔岩巨人彻底咬碎。

    看着其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样子,黑白突然笑了笑,这是苦笑,这一次真是有点亏的大了!八点功德都没了啊,他要遇到多少的浩劫任务才能赚回来啊!

    当然,有失就必然又得,付出与回报有时候不成比例,但至少还是有的。就拿这次来说,黑白之所以能够想到利用现实中的精神屏障还要感谢熔岩巨人的提醒。若非那火龙飞舞的场景,他也想不起来自己还有这么一个杀手锏!

    这也多亏了是在意识空间,如果是游戏里他还真用不出来,也只有意识空间这完全靠着精神力能够模拟的环境,他才可以具现出所有的能力。而选择龙牙具现也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源自于现实中对龙牙的信心。

    在现实之中,哪怕是自己达到了B级的程度,可却依旧没有办法让神龙彻底成型,甚至于以B级的精神力也不过是让龙牙多了一层牙龈而已。别的不说,光是这个精神力所需要的量就达到了惊人的天文数字。

    这种种的一切都从侧面说明了这神龙的不凡,也正是这种神秘更加强了黑白对神龙的信心。

    当黑白孤注一掷的时候,神龙的组成过程也算是印证了他的想法。精神力在经过御神机的大幅加成之后,竟然仍旧无法让神龙彻底成型。这个时候黑白已经不能回头了,要么挂掉要么继续疯下去。所以他选择将最万能的功德值掺加进去,谁知道,这一加就停不下来了!

    整整八点功德都依次投入了龙头之中,而在功德的作用下,神龙也迅速成型。接着令黑白恐惧的事情来了,八点功德竟然只够精神力形成龙头的。

    那要是想成就整条神龙该用多少功德?

    黑边不敢想,也不打算继续再做下去了。即使这龙头顷刻间就战胜了熔岩巨人,即使知道这龙头是一种强大无比的手段,但他依旧不想在做下去了。

    因为他玩不起,功德是什么,功德等于搞事情,搞事情等于作死,他们要作死多少次才能将整个龙头都整出来?

    嗷!

    龙头在空中上下翻腾,也许是真的感应到了黑白心中的想法,所以它显得有些焦躁,不停的对着黑白呐喊,好像再说,“你特么就是条臭咸鱼!”

    黑白呵呵,“咸鱼就咸鱼吧!”

    龙头又折腾了一阵这才算是彻底消散在了意识空间之中,而磅礴的精神力也慢慢扩散在了周围的每一处角落。

    “结束了,喂,让我出去吧!”黑白很没有形象的吼了一嗓子。

    下一秒,只是闭眼睁眼的功夫,熟悉的墓室空间重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黑白轻声笑了一下,“幸不辱命,那弓箭已经……你是谁?”

    黑白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高贵的人,他只是简单的剃着平头,一身白色的皮衣看起来是那么普通,修长的身形配合双手负后的姿势,一切看起来都好似平平无奇,但是你第一眼看到他时就是觉得,这是个贵族!一个天生高贵的贵族,即使你不认识他,即使他什么都没做,但就是感觉他源自灵魂的高贵!

    而此刻,这个高贵的人,就站在红潮本应该在的地方。

    “我看到了,你真的成功了。”他开口了,声音很有磁性却不显得柔弱,听起来像是充满父爱的声音。

    黑白沉默半晌,拖着疲惫的身体缓缓盘腿坐起,“你……是将臣。”

    他点点头似乎并没有因为被叫破了身份而有任何情绪波动,眼神在黑白的身上瞄了一下,轻轻伸手从大衣兜里掏出了一快红色的碎片。

    “按照你和红潮的约定,这块五色石碎片是你的。”

    红色的碎片缓缓飘浮在黑白的面前,黑白却并没有伸手接过,眉头微皱抬头问道:“你应该知道,她所做的都是为了你!”

    将臣的表情并没有变化,“我知道,从她第一次改变盘古墓开启时间的时候我就知道。”

    “可你什么都没有做。”

    将臣抬眼看看放置在高台上的弓箭,“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又拥有三块五色石碎片,想必已经知道我的故事了,那也应该明白,我的心里容不下第二个。”

    “所以你就亲手将她毁掉并交给我?”黑白瞄了一眼五色石碎片,有些嫌弃。

    将臣表情上首次有了变化,“她还是个孩子,这份爱对她来说太重了,还是忘掉的好!”

    黑白闻言微怔,“忘掉?你做了什么?”

    “我将她与五色石碎片分离,并将她的灵魂送进了轮回,下一世,也许她能够遇到真正值得爱的人。”将臣眼神温柔的望了一眼赤红五色石碎片,接着再次变回之前的淡然。

    黑白随着将臣的话语沉默片刻,伸手接过赤红色碎片,“五色石碎片之迷茫,集齐五块碎片可以组成五色石。”

    还是那么简单的介绍,黑白撇了撇嘴将碎片收起,重新望向将臣,“所以你最后现身就是为了将碎片交给我吗?这有些多余吧,这种事红潮自己就能做。”

    将臣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石台,“我为了它们而来,原本想要亲自将弓箭毁掉的,但是红潮给了我第二种选择,所以,你现在愿意将它们毁掉吗?”

    黑白皱眉,“红潮是不想让你因为违背女娲而痛苦,可你若是让我将它们毁掉,那不是相当于违背了女娲安排吗?何况,我不是刚刚已经将它们毁掉了吗?”

    将臣顿了一下摇头道:“红潮是个好孩子,她能够懂得什么是爱,这让我很高兴,只是我并不希望这个对象是我。而且,红潮还是低估了与爱同时存在的那些负面情绪。”

    黑白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的望向将臣,只听其道:“女娲当年的布置其实就是一种激励人类重新创新进取的方法,在灭世的压力下,人类会空前团结一致对外,无论是逃走还是防御或者选择主动进攻,任何选择都可以。而只要人类做出了选择,那么按照规定,我就会带领五色使者将这副弓箭交给人类,让他们能够战胜灾难。”

    黑白眨眨眼有些哭笑不得,“所以搞了半天,这就是女娲自导自演的一场大戏,只要人类别在末日压力下仍旧勾心斗角互扯后腿,那就一定会成功度过灾劫?”

    将臣点头,接续道:“没错,但是……女娲还是忘记了一件事。”

    “什么?”

    “她忘记将人心算进去了!在她陨落之后,五色使者除了红潮之外其余四人纷纷被人性所侵染,他们在红尘之中没有守住本心,对女娲赋予他们的责任产生的抗拒以至于纷纷背叛。”说到这里将臣叹了口气。

    黑白却是有些怀疑的看着将臣,“不对吧,女娲会没想到五色使者可能背叛?如果算不到这个的话,那留下你又为了什么?”

    将臣顿了一下深深的看了一眼黑白,“你很聪明,不错,女娲曾经意识到五色使者有背叛她的可能。所以她留下了我来领导五色使者,按照她的想法,如果出现背叛我就会去杀掉五色使者。但是……她没有算错五色使者,却算错了我!”

    黑白眉头拧了一下,“你们没有杀他们。”

    将臣淡漠的表情渐渐融化,笑道:“女娲很了解我,知道我对她的爱,所以也肯定我不会背叛她。但她也很残忍,不光从未回应这份爱,还让我做一个亲手送她残魂陨落的刽子手!”

    黑白沉吟半晌也就明白将臣的意思了,女娲留下一点残余意识去演那场灭世大戏,而如果人类度过考验,将臣就要带着五色使者将弓箭交给人类,让人类去亲手毁灭那段残余意识。这对于深爱着女娲的将臣来说却是很残忍。

    却听将臣接着又道:“女娲算定了我不会背叛她,但是却没有算到我对爱的贪婪!”

    黑白诧异的看着将臣惊道:“你是说,那个女娲残魂!”

    将臣回头看了一眼盘古墓外还在噼里啪啦一顿乱打的妖人和小伙伴们,“你也是有爱人的,相比应该明白。爱情有时候是自私的,当女娲是圣人的时候,我没有办法将她据为己有。但现在她是一段残魂,我怎么可能再放任她去自我毁灭呢?所以,我会陪着她一辈子沉睡,永远不会醒来!”

    黑白点点头,“所以你才没有去管五色使者的纷纷背叛,对吗?”

    “五色使者代表着人类的负面情绪,他们即使在红尘中迷失最后也还是会因为负面情绪而变得极端,所以往往会做出疯狂之举。只是不管做什么都并不会将女娲残魂唤醒,因为那并不是女娲安排的灭世计划。我巴不得他们远离盘古墓,又怎么会去抓他们呢?”

    黑白好笑道:“你就不怕他们的灭世计划将人类玩没了?”

    将臣摇头,“不会的,他们的智商有限,太过极端的情绪就是他们的弱点,如果人类连这种考验都过不去的话,那也不需要女娲残魂再次醒来了。”

    黑白挠了挠脸颊,无奈道:“感谢你对人类的信心。”

    将臣又道:“因为迷茫情绪的关系,红潮要比其余四个五色使者更单纯,所以她一直守在盘古墓中。她并不知道我的真实想法,但却知道我对于女娲的痴情。她以为我想毁掉弓箭只是不想让弓箭中诞生的灵魂破坏女娲的灭世计划。却不知,我想毁掉的并不只是弓箭中的灵魂,还有整副弓箭!”

    “等等,你的意思是,我刚刚消灭的是弓箭中的灵魂,这弓箭并没有受到伤害?”黑白有些难以置信的回头看了看弓箭,搞了半天刚刚那么强的龙头只是消灭了弓箭中的器魂。

    将臣点点头,“我的任务是守护弓箭,鉴于当初对女娲的承诺,所以我不愿意做毁灭弓箭的人,哪怕只是弓箭中诞生出来的器魂。因此红潮才会以自身为代价,请你来做这件事。同样的,现在我也要跟你做个交易。”

    黑白摩挲着下巴有些好笑道:“你该不会是让我将这副弓箭都毁掉吧?”

    将臣摇头,“这是当年女娲留下的弓箭,炼制弓箭的是当年一个宇宙大能的尸体,想要毁掉非常困难。何况因为当年的承诺,我也不能任你将弓箭毁掉。”

    黑白皱眉道:“按你的说法,可这是唯一能够威胁女娲的武器吧,你这岂不是进退两难了。既要阻止别人毁掉它,又要请别人毁掉它!”

    将臣笑道:“并不矛盾,你刚刚在意识空间的那一场大战我都看到了,不得不说,你做的选择很正确。那条由精神力与功德而诞生的神龙是很难完整的,将其散掉才是最正确的决定,否则最后你必被其所拖累。也正是因为你散掉了那条龙,所以那些蕴含着功德的精神力则代替那个熔岩巨人成为了弓箭中的新器魂,也就是说,现在这副弓箭是你的了!”

    黑白懵逼了,这是要送神器啊!除了那个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的命运女神织布梭外,他这还是第一次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神器呢!心里,慌慌哒!

    “那个,你有话直说,想必这神器我不好拿吧!”

    将臣摇摇头,“不,神器给你很好,你是人类也曾经不止一次组织过浩劫,这点你身上的那些功德就是证明。可以说我算是完成了对女娲的承诺,将弓箭交给了一名人类的勇士!从此以后我也算是从承诺中解脱了。”

    黑白眯着眼睛有些苦涩的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别人没法毁掉弓箭,但作为主人的你可以。我希望,你能够将弓拿走将箭毁掉!”

    黑白捂脸,就知道自己哪有那么好的运气啊,这配套的弓箭若是少了箭还怎么发挥威力啊?

    将臣仿佛知道黑白的想法,劝道:“这弓箭是唯一能够威胁女娲的东西,我不能让它们一起出世。没有了箭矢这把弓的确威力大减,但也不是不能用。而且我会给你其它的补偿,只要你提出来,以我的实力,没有我做不到的!”

    黑白嘴角抽了抽,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等等,你既然说这是唯一能够阻止女娲残魂的东西,那我若是将箭矢毁掉了,算不算是毁掉了人类抵御女娲灭世的希望?这算不算自己作死啊!”

    将臣微笑胸有成竹道:“你放心,只要人类不自己作死,女娲残魂不会醒来。就算她醒来了,我也有办法让她一辈子待在我身边。毕竟,那只是女娲的残魂,不是女娲圣人本尊!”

    黑白脸皮一阵抽搐,“您这是打算用实力压制女娲残魂吗?”

    将臣淡笑,“这就不是你该担心的事情了。”

    黑白想了想,这个交易似乎可以做一下啊,一打眼望向将臣身后的如瀑光幕,轻咳一声道:“那先表现一下诚意吧,外面那两个妖人,你看……”

    “简单!”将臣头也不会,向着外面挥了挥手。

    透过光幕,只见原本在大阵中左冲右突的两个凶悍妖人,突然间就停滞在了空中,接着身体缓缓变成了微粒散落于尘埃,徒留下那名斯库鲁人满脸的茫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