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远古妖文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是你吗?先祖!先祖显灵啦!先祖显灵啦!”张伟霆作为大阵的掌控者是最快发现变化的人。

    辣么大两只妖人就突然间化成灰了,这换成谁都得想想,首先张家人和玩家们就可以排除,毕竟都打了这么长时间了,他也看出来了。索兰这些人虽然很强,但面对A级的高手还是无法做到有效杀伤。那遍寻周围,唯一能够有可能的就是那神秘的先祖了!

    不过可惜,张伟霆的呼唤毕竟得不到任何回应,红潮早就已经自我放弃成为了五色石碎片,而将臣才不会有兴趣回答他的问话。

    与张伟霆不同,玩家一边的想法就充满了游戏思维,高雯踩着变形战机再一次掠过斯库鲁人身边,青龙偃月刀借机横扫在渐渐绝望的斯库鲁人身上斩出一道小臂粗的口子,同时跟不远处的索兰笑道:“估计是黑白又完成了什么任务,然后弄来了什么特殊的支援!”

    索兰手中两把光剑不停向斯库鲁人逼迫过去,同时点点头算是回应高雯,这就是玩家的思维,想要得到什么就有付出,讲的直白点就是要做任务。

    斯库鲁玩家自然也听到了两人的交流,托系统的福,他也能听懂地球语言,与高雯的想法相同,他基本也能够肯定这一点。就像是他做的任务一样,若非他早已潜伏进张家部族之中,两大妖人怕是连张家的阵法都很难突破。

    从大局看是NPC这个层级的正面战斗,但从小处着眼的话就会发现,玩家的作用也是非常大的。而在这场战斗中,显然斯库鲁玩家一边已经失败了。现在他需要想的就是一件事,找个地方等任务失败的回程,虽然这次没有能够完成任务并想法得到地球坐标,但至少别再把命搭上吧!

    ……

    盘古墓中,黑白抿了抿嘴,好吧,我承认,我对力量一无所知!

    “呵呵,这个诚意还真是够了!”黑白说着反身朝着弓箭走去,伸手提起弓。

    “盘古弓,由真神尸体所铸,以盘古为名行创灭之举!神器,已认主。PS:如果你有箭矢配套的话,下次就不会被老万欺负了!”

    黑白:“……”

    沉默片刻黑白无视了越来越皮的系统提示,手掌轻轻一松,盘古弓便化光钻进了身体,同时进入了他的天赋面板。神器的存在方式似乎跟奇幻物品又不同,死亡也不会掉落更不需要花钱保存。决定你能否拥有的原因是游戏中的各种因素,拿命运女神的织布梭来说,就看你是否能够得到福克斯的承认了,如果她不再承认你,那织布梭就会自己离去。

    所以严格来说织布梭并不属于黑白,其真正的主人是福克斯。但这盘古弓不是,其内有黑白的精神力已经认主,除非他自己放弃或者删号重练,否则是不会掉落的。

    黑白顿了一下就朝箭矢伸过手去,“殒神箭,凝聚真神全部精华的箭矢,灭杀真神!(对S级目标有即死特效)。PS:反正你也拿不到,就给你看看又如何?”

    眼角疯狂的一阵跳动,强忍着朝天竖中指的冲动,转身苦笑道:“敢情这真神尸体形成了弓体,而一身的精华都形成了箭矢吗?”

    后面将臣似乎也明白黑白的心情,微笑道:“就像是朝廷的大炮一样,威力最大的永远是炮弹,而大炮不过是一个发射装置。弓箭也是一样,不过这把盘古弓也算是神器中的良品了,至少它很百搭,无论你找来什么箭矢它都能够发射。你若是有能耐找来比陨神箭更强的箭矢,那它也可以发射。毕竟构成它主体的真神尸体很牢靠!”

    黑白叹了口气,有些心疼的看看陨神箭,看了属性之后是真的有些舍不得。S级目标命中就必死,这特么是系统签发盖章的bug啊!

    只是……黑白抬眼瞄了一下笑眯眯的将臣,自己要是反悔,怕是会被将臣直接弄死啊!话说这箭矢能不能弄死将臣呢?想着脑海里又回想起刚刚将臣挥手灭俩妖的场面,得!怕是他还没有拉弓放箭,自己就化成灰了,何况,这玩意儿又不像是煎饼叔的射雕弓那样带追踪必中属性的,怕是人家将臣往旁边跨两步也就躲过去了。

    唉?若是这么想的话,那这弓箭似乎也没有多强啊,毕竟S级的高手速度一定不慢,打不中敌人的话有什么用?

    好吧,人活着最重要的是开心,这么自我开导一下就感觉舒服了不少。

    “我要怎么做?”黑白问道。

    “陨神箭与盘古弓现在都已经认你为主,你只需要命令它自毁就可以了。”将臣的话依旧不紧不慢,高贵优雅似乎世间没有什么事是他在意的,哪怕是完成了对女娲的承诺。

    黑白脸色怪异的看了看他,担心道:“我让陨神箭自毁,那他炸了不会伤到我吧?”

    “不会,有我在这里,没有谁能够伤到你!”

    将臣的话让黑白脸皮抽了一下,幸好提前问了,他倒是不担心将臣坑他,因为这货答应过要做交易,那么猛的一个人不至于跟黑白赖账的。但是旁边还躺着那么多的张家人呢,将臣从进来就没有往那瞄过哪怕一眼,会管他们死活才怪呢!

    “先将这些张家人抬出去吧!”

    将臣也不在意,挥挥手,一阵狂风将所有张家人都抛了出去,一个个扑通扑通的掉进水里,看得外面的张烈各种懵逼,手忙脚乱的开始组织大家救人。

    黑白莞尔的偏了偏头,好吧,人家也是给面子了,那自己也干脆点好了。想着直接命令手中陨神箭自毁,一股浓浓的不舍从箭矢中传递到黑白的脑海,让黑白差点就哭出来,这什么鬼?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儿女远行般的不舍,既是黑白现在还没有什么儿女,但这种感觉还是让他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么一副画面,嗯,你在此地不要动,我去买个橘子!

    轰!儿子炸了,不,是陨神箭炸了。狂暴的能量乱流瞬间就充斥了整个墓室,地面、墙壁甚至是角落里堆放的那些宝物都被撕的粉碎。

    不过黑白并不担心,从爆炸之初,一片柔和的光幕就拦在了他的面前,好似透明的水面,能量乱流轰在上面的时候只不过是溅起一点点的纹理。

    大约三十秒之后,混乱的墓室终于平静,黑白回头望去,一直淡然的将臣此时露出了和曦如春风般的微笑。他终于从承诺中解脱了,未来的日子可以常伴在爱人身边了,当然,还有最后的交易没有完成。

    “你想要什么?”

    黑白眨眨眼,看看狼藉一片的墓室,有点想哭,“我想学习远古妖文,但是……都毁了啊!”

    将臣也愣了一下,转头看看原本墙壁上的符文,却是问道:“就这么简单?”

    黑白怔住,“这个很简单吗?刚刚我一打眼都完全看不懂呢!”

    将臣笑道:“当今天下懂得远古妖文的无不是闻名一方的大儒,你若是想学会远古妖文就必须去拜那些大儒为师,这是一个漫长的学习过程。当然,前提是你能够将这些远古妖文拓印下来,这需要丰富的书法造诣,因为妖文中蕴含了法则之力,若是没有足够的书法造诣,怕是写到半途就无法专注被其中的法则所影响了。”

    黑白瞄了一眼A级的书法等级,“这个,我的书法应该足够了吧!”

    将臣又道:“还需要足够的神秘学知识,因为妖文在书写的时候就相当于将法则展现在世间给人看,其中的玄妙会瞬间将你拉进去无法自拔,只有足够的神秘学知识才可以使你保持理智不至于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黑白一脸神奇的又瞧了一眼A级的神秘学知识,“我好像不知不觉将学习远古妖文的条件集齐了。”

    这一次,将臣脸上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惊讶,“这么神奇的吗?咳咳,好吧!”眨眼间再次恢复淡然道:“有了这两个条件,你就可以书写了,而可以书写就意味着你能够运用了。剩下的就是弄明白那些远古妖文的大概意义,之后继续自行研究潜修!”

    黑白点点头,“所以呢,你能教我吗?”

    “可以!”将臣伸手点在黑白额头,“本来你若没有基础条件我也没有办法,但谁知你都准备好了,这大概就是天意吧,我会将我对于远古妖文的全部理解交给你,未来造化如何,便看你自己的了!”

    将臣毫无征兆的出现在黑白面前,他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一股庞大的知识精神流弄晕了,海量的知识不停冲击着黑白的脑海,使他瞬间就弹出了游戏。

    现实之中,游戏仓盖缓缓打开,而黑白却没有苏醒,他的眉头微皱,随着消化了解的知识越多,眉头也开始渐渐舒展,同时精神力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梳理。

    过去黑白的精神力胜在质量与得心应手,毕竟是自己一点点修炼出来,是那些通过游戏仓得到的人所不能及的。而远古妖文是对法则的文字化,是一种学习法则最直观的方法。当黑白学习远古妖文的开始一瞬间,就意味着他走上了研究法则的道路,而精神力也必然会变得更加贴合天道法则。

    同一时间,游戏之中,盘古墓外。

    斯库鲁人玩家左支右绌的在天上寻找出路,如今没有了两大妖人的牵制,张伟霆放开了阵法的限制,将能飞或者能够伤害到空中单位的玩家都放了进来。

    说起来前后奔波好几天,这还是所有人第一次齐心协力对付一个敌人呢。而与此同时,盘古墓再次打开,一道光芒闪过,黑白就出现在了张烈的身边,骤然多了个人的重量,让小船差点就翻掉。

    张烈愣了一下赶忙扶起黑白,发现其陷入了昏迷之中,左右看看无人才慌忙大叫,“他出来了,已经昏过去了!”

    小伙伴们闻言纷纷望去,待看清黑白状态才松了口气,这特么哪是昏过去了,分明就是下线了!

    高雯眨眨眼算是放下心来,倒也没有说下线询问的意思,转头就对斯库鲁玩家下起了狠手。之前心里悬着出招总是有顾忌不能全力以赴,现在可以好好打一场了。

    于是高雯凭借着超强的演技瞬间更换暴力人妻设定,双手举起大刀从变形战机上一跃而起。这举动吓了斯库鲁玩家一跳,可凭借能够飞行的能力他其实并不怕这种攻击方式,只是心里有些奇怪,刚刚这个地球女人似乎没有这样鲁莽啊?

    斯库鲁玩家正想着身形往一边偏移,谁知高雯身上骤然绽放出刺眼的光芒,隐约中一道魁梧的身影自高雯身上膨胀出来,等光芒散去之时,一个小山般高大的巨人凝立于虚空之中,面若红枣、长须如墨,一对儿铜铃的打眼从上往下的蔑视着他!

    斯库鲁玩家顿时吓尿,“这难道是……天神组?”

    正懵逼的时候,巨人单臂一提,百米长的大刀对着他当头劈下!

    “啊!”斯库鲁玩家的惨叫听的索兰在旁边打了个哆嗦,原来这外星玩家的惨叫也与地球玩家一样凄惨啊!

    轰~!巨大的刀芒一瞬间飙射出千米之外,一座小山脉上顿时多出一道深深的印记,乱石翻飞、整座山脉都在这一刀下晃动了起来。

    “咦?竟然没死!”巨人一刀之后消失,而第一个响起的却是高雯有些难以置信的声音。

    同样惊讶的还有张伟霆,刚刚那一刀可是连他的阵法都被砍破了,谁知道这斯库鲁人竟然还好好的悬浮在半空,这不科学啊!

    高雯秀眉微皱却是有些无奈的降落下去,利用关公像斩出的这一刀便是她的底牌了,单以威力来论的话,就是面对两大妖人也还是足以重伤对方的,谁知道如今却没有伤到这个斯库鲁人!

    “什么,你是说,高雯的大刀没有看到敌人,反而从敌人身上穿过去了?”

    船上,煎饼叔在贞子的描述下有些诧异的叫道,不过一边的余锋却是并没有太惊讶。

    “玩家之间的战斗总不能像是NPC那么直白,什么稀奇古怪的道具都有可能出现的。”说着将斩魄刀抽出来。

    煎饼叔听着刀刃出鞘的声音有些奇怪道:“你现在这个身体,还想干吗?”

    余锋低头看看自己的斩魄刀无奈又将其插了回去,“不干什么,我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混上功德,不过我看够呛,我这身体要是一刀不中怕是要糟。”

    煎饼叔闻言好整以暇的哼了一声,“我就不怕这个,之前我就出过力,哪怕给我一点功德,老子以后也能浪起来了,哇哈哈哈!”

    余锋看着这货小人得志的样子很是郁闷,当初就不该将逆刃刀换成斩魄刀,这始解都这么难,以后还怎么*解?或者,难道大宇宙OL中斩魄刀的解放方式与原著中设定不一样!

    索兰挥舞开两把两把光剑接替高雯的位置开始向斯库鲁玩家进攻,然而与之前相反的是,这一次斯库鲁玩家不闪不避任凭光剑从其身上穿了过去。

    索兰愣了一下却是没有再次进攻,转身看着同样站着不动的斯库鲁人,“空间虚像?”

    索兰缓缓飞到斯库鲁玩家的身边,伸手一捞果然从其身上穿了过去,“哼,想跑?煎饼叔,放一箭!”

    底下正跟余锋闲聊的煎饼叔顿了一下,也没有问为什么,张弓就是一箭。那箭矢嗖的一声偏离轨道射向远处。

    索兰见状身后太阳炉开足马力,一边朝着箭矢方向追,一边将光剑收起,从伸手一捞弄出一把高斯狙击枪,正是在怪兽起源任务中流萤曾经用过的那种。

    底下的艾伦看看空中依旧不动的斯库鲁玩家虚影,再瞧瞧已经远去箭矢,虽然不懂是什么原理但也知道,敌人肯定是利用了什么方法避过了他们的探测。转头面对欧若拉,“收集到了吗?”

    此时的欧若拉可不像之前那么怂了,脸上红扑扑的,整个人精神焕发像是刚刚喝了落苍蝇的酒,看起来诱人无比。但艾伦可没有想歪,他知道欧若拉是个有野心的女人,能够这么兴奋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成功了!

    欧若拉点点头接着飞身从船上窜了出去,身在空中眼看就要落水,却见妖人赤目陡然出现在她的身下,载着她直接朝箭矢追去。

    “我去!什么鬼?”余锋被猛的吓了一跳,张家人也齐齐吓得一哆嗦,都化成灰了还能够复活?

    高雯重新乘船靠过来,深深的看了一眼艾伦,对余锋解释道:“黑白跟我说过,欧若拉的能力就是夺取怪兽灵魂形成魂体,怪兽生前越强,兽魂的实力就越强!”

    “这么说,这一趟他们赚大了!”余锋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艾伦和杰拉德,再想想自己,郁闷的捂脸。

    高雯耸了耸肩,这是人家的本事,谁也没辙。流萤过来安慰的拍拍余锋肩膀,笑道:“变种人的能力本来就很神奇,他们能够成为禁区的干部,除了领导能力外,实力上必然有可取之处。否则真要是遇到什么战争,被人一偷袭不就完蛋了,难道还从现实中用电话指挥吗?”

    余锋抿了抿嘴,看看从之前就一直打酱油的杨天宝等人,“我说小圆姑娘,你看现在妖人诡计多端都要逃走了,你是不是给点能量将我治好,跟你说哦,我可是会飞的!”

    小圆眨眨眼,纤纤玉手往额头上一捂,柔弱的躺倒在诸葛青云怀里,“哦,不知为什么,我头好疼!”

    余锋:“……”

    高雯好笑的瞄了一眼装晕的小圆,其实心里是有些疑惑的,按照系统的尿性,前置任务中雾隐门这么多的篇幅,没道理后来没用了啊?难不成又是黑白把任务做瞎了?

    看看依旧处于下线状态的黑白跟余锋道:“我下线看看他,有些不对劲,怎么还不上来?”说完就往船上一倒也下线了。

    “我也去看看姐夫,你们帮我们看好身体。”高舞说着往黑白胸口一趴也直接下线了。

    现实中,高雯从游戏仓中坐起就向着旁边望去,耳中传来房外噔噔噔的奔跑声,高舞先是将房门开了个小缝,看姐姐没有在意才大大方方的朝游戏仓这边走。

    “姐夫怎么了?”

    高雯看着高舞那尽力装作不关心的样子撇撇嘴,“你姐夫被大魔王给揍了,必须有一个大美女用真爱之吻将他吻醒!”

    高舞:“……姐,你觉得我还是小孩子那么好骗吗?你是想夸自己是大美女吧!可万一你一吻没吻醒,那不是很尴尬?”

    “放心,我亲完之后就将他关在游戏仓里,不醒绝不让他出来,早晚算我的!”高雯哼了一声,直接从游戏仓出来吓得高舞嗷一声尖叫,“啊!你什么都没穿!”

    高雯鄙视的瞄了一眼别过头还捂眼睛的高舞,“你姐夫也没穿,你要不要靠近点看看?”

    “啊!”高舞尖叫着嗖的一声冲出房间不知窜哪去了!

    高雯戏谑的挑了挑眉毛,“就这怂样还想跟老娘抢男人?”不屑的冷哼一声后表情渐渐严肃下来,伸出白纤的手臂轻轻向黑白按去,结果距离黑白尚有半臂距离时就被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劝退了!

    这种危机感源于黑白但却是由自己的精神力发出的,就好像站在黑白旁边时她的精神预感变得灵敏无比,并且在清楚无比的告诉自己,不要接近这个目标,很危险,会死!

    高雯的额头出汗了,她不相信黑白会害自己,哪怕是处于潜意识中,她也绝不会相信!

    有时候女人就是这样执着,当她认定了一件事、认定了一个人,她就会毫无保留的相信,哪怕这警告是源自自己的精神力。

    于是,高雯强忍着一波又一波越来越强烈的危机预感,手指颤抖着触摸在了黑白的脸颊。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她既没有受到伤害,黑白也没有因此醒来。

    “我真傻,又不会治疗瞎摸什么,难道看看他有没有发烧感冒吗?”高雯嘟嘴嘀咕,眼中却都是喜悦,虽然自己刚刚做了傻事,但是自己还是证明了,黑白不会伤害自己的,美滋滋!(?ω?)

    黑白仍旧沉浸在对远古妖文的领悟之中,他的精神力也在不停的蜕变着,完全不知道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期间,高雯在那里用丰富的内心戏昭显着自己影后级的演技。

    其实高雯之所以会感到强烈的危机感觉,都是源于彼此精神力相差巨大而产生的等级压制。黑白的精神力如今正在远古妖文的影响下渐渐带上了一丝法则气息,这使得他的精神力本质提升,远远超过了高雯的精神力。两者相比就像是皇帝与贫民,一个贫民怎么感触触摸一个皇帝呢,所以高雯的精神力才会不停的发着警告,甚至都已经不受高雯自己控制了。

    然而黑白现在处于昏迷之中并不会反击,而且潜意识也明白高雯不会伤害自己,自然也不会做出强制唤醒黑白或者精神力自主反击之类的事,因此高雯便成功触摸到了黑白。

    之后的高雯已经完全无视了精神力的告警,就那么光溜溜的趴在黑白游戏仓边沿,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怔怔的看着熟睡的黑白。

    知识的消化对于如今身为精神力强者的黑白来说是很快的,但若是这知识中包含了法则,那就有些麻烦了。尤其远古妖文这种文字与黑白以往的认知有着巨大的诧异。

    远古妖文起源于妖族圣人女娲,是其用来书写旨意来号令天下妖族的。所以其本身并不具备个体与个体之间的相互交流作用。而且也没有具体的音节,当然,并不是说读不出来,只是读出来的都是大道之音,外人若是不懂便只能听而记不住更遑论学习。

    远古妖文的基础是笔划,这也是将臣说书法很重要的原因,这些基础的比划代表着最基础的法则,每一个弧度、每一道轨迹,若对书写没有足够的掌控力确实写不出来。而A级的书法则恰恰达到书写的最低标准。

    学会了基础的笔划就相当于对法则入门了,之后随着你对某种法则的深入理解,你便能够自创出一种由这些比划组成的符文,而这个符文则是未来形成神格的根基。

    当然,并不是说想要神格就一定要学会远古妖文,顿悟形成神格的方法有很多,但女娲强就强在这里,她创造了一种更直白更通俗的方式来帮助后来者领悟神格,可以说女娲在教化一道上的造诣震铄古今了。

    嘶呼!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学习了多久,黑白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之前强烈的头痛算是减缓了,心下不由苦笑,这学霸果然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正想着眼神偏转,“哇,好凶!”白花花的一片好生刺眼。

    高雯见状收回之前痴痴的表情还特意颠了一下,“妹纸,你这是勾引我吗?”黑白一阵哭笑不得,精神力缓缓凝聚交织,于别墅之外将龙牙、龙唇显现出来,接着精神力继续涌出,几乎是顷刻之间就将整颗巨大的龙头补全。

    高雯一怔,“你不是说编织神龙很困难吗?”

    黑白耸了耸肩,“有过一次经验了,自然就快了。”当然也与精神力得到了质的飞跃有关。

    高雯点点头,却是媚眼如丝的笑道:“那不知道你这老龙头到底有多强力呢?”

    黑白双眼一眯,狠道:“竟然质疑为夫的实力,那就让你尝尝老龙头的厉害!”

    紧接着,省略各种激烈的战斗动作一千万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