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这次没有你,我们一定能成功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军道杀拳三种境界,感悟军魂、体悟民心、领悟天地之仁!余轩在美国队长的任务过程中感悟到了军魂,借此达到了地球顶尖水平。这一次他所想要达到就是第二重境界体悟民心!

    ‘民心’一词就很玄妙了,跟黑白之前用守护神咒影响的人心可不相同。在哥谭市陷入危局的时候,黑白使用守护神咒达到的效果只是强调放大了人心中的正面情绪,而作为施法者,黑白是非常清楚的,那时候的人心是非常混乱的。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了,哥谭市的百姓是真的很淳朴也很单纯,单纯的自私自利。哥谭市是一个神奇的地方,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其他人来到这里之后都会渐渐被这座城市所感染,变得小心谨慎、自私自利。而自私不能说是一种负面情绪,因为这不过是让自己活得更好罢了。可变好的方法太多,真正不触犯法律不违反底线的办法却都有各自的不易,因此犯罪这种相对轻松些的方法就会成为许多底线不高之人的首选,因此罪犯便越发的多了起来。

    也正是因为这种自私的想法,让每个人遇事想的都是自己,才让黑白觉得人心混乱。而这种情况显然是不具备让余轩体悟民心的条件,所以余轩选择的必须是那种人们思想一致的时候。

    军道杀拳源于军队,那到军队中去领悟就成了余轩一种固定的模式。例数全世界所有的战役,无论哪个国家在向外侵略的时候,国内肯定都会有两派。一伙主战、一伙主和,这是人性所决定的,有些人为了资源视他国人命为草芥,有的人则更喜欢安稳祥和的生活,拒绝血与火的摧残。正因如此,在这种侵略性质的战争中没有办法体会到统一的民心的。

    其实余轩只要联想一下当时学习军道杀拳时的背景,就能够明白,这种绝学是为了守护百姓而诞生的!所以只有在守护型的战役中才有可能体悟民心。

    因此余轩的选择就少了一大半,也只有历史上那些处于劣势的朝代,且还是抵御外敌而非内战的战役才符合要求。

    作为一个种花家的人,余轩思考了许久才选择了朱仙镇战役。

    朱仙镇之战是岳飞第四次北伐的最后一战。此役岳家军继颍昌之战后全线进击,包围开封。张宪同徐庆、李山、傅选、寇成等诸统制从临颍县率主力往东北方向进发。同时,王贵自颍昌府发兵,牛皋也率领左军进军。已经做好了彻底收复失地的准备。

    然而随后,宋高宗赵构得闻郾城、颍昌之战大捷,以十二道金牌令岳飞班师回朝。十年之力于此彻底废于一旦!

    背景基本上就是这么个背景,其实按照现代历史学家们的考证,宋高宗的选择倒也很符合他的性格。这是一个很怂的皇帝,当初听闻岳飞“直捣黄龙、迎回二圣”的口号就在想二圣归来还能不能保住大位。毕竟作为一个临时上位的替代品,估计他自己都没有信心,等人家回来满朝文武到底会支持谁?

    但宋高宗犯了一个错误,领土之争远比他那点小心思更加重要,若换了一个更加具有雄才大略的君主。国土我要,那俩皇帝我也要,但要回来是死是活那就不一定了!有种死叫做被病死,有种死叫做被金人刺杀,还有种死叫做……总之吧,作为一个皇帝,底下人辣么多,谁还接不住几个锅呢?说到底还是宋高宗对自己太缺乏信心,明明恨不得那两位直接死在敌国,偏偏还想既做女表子又立牌坊。

    试想一下,这要是岳飞真的一战功成,而后那两位都死了,史官难道敢把两位皇帝是宋高宗杀的这种猜测写进史书?不说没有证据不严谨,就是为了自己的小命也没哪个史官敢造次。

    而宋高宗甚至可以将锅甩给金人并激起全国民愤,他作为当权者无论之后战役结果如何,他在史书上都将留下重重的一笔,却也不会像现今这般留下骂名。

    余轩当初选择朱仙镇之战也是有深思熟虑的,靖康之难后,一雪前耻就成为了整个南宋百姓的心头大事,而随着岳飞一战一战的接连胜利,可以说全国百姓的目光都集中在这里,天天期盼着有捷报传来。而在岳飞无奈班师回朝的时候,百姓们的怨愤必然也会瞬间达到顶点。这一盛一衰两种民心可谓都能够趁机体验到了!

    不光如此,要知道在朱仙镇正是岳家军兵盛之时,这个时候金兵是不太敢硬打过来的,所以余轩若是在场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这既体悟了民心又没有风险,简直不能再完美了。

    然而,余轩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僵约系列的第三部中可也有着朱仙镇之战的剧情啊!

    其实这也不能怪余轩考虑的不周全,在选定朱仙镇战役的时候他也曾经担心过,但仔细想想,他虽然算是参加过僵约2的剧情,但那一次挑起任务的是煎饼叔,而解决五色使者的是黑白,就连最后的乌鸦与徐福也不是被他弄死的,这么一算的话,他跟僵约任务根本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余轩在思考过后还是大胆的通过古董到达了朱仙镇。

    到达朱仙镇之后余轩凭借着实力很快就得到了岳飞的赏识,一路参与郾城、颍昌等战役,可谓战功彪炳。而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偶尔有遇到几个玩家之外,就再没有遇见过其它的超自然剧情。

    而随着自己领悟的越来越深,余轩几乎已经准备开始为胜利欢呼的时候,异变出现了!

    朱仙镇中突然间冒出无数血色怪物袭击大军,当时真是很难形容余轩的心情,这些血色怪物刀枪不入给大军造成了很多死伤,但好在余轩可没有这个限制,军道杀拳全力以赴生生的将血色怪物又打回了朱仙镇。只是这样一来朱仙镇却是不能再继续待了。

    当余轩又看到一颗蟠桃树在朱仙镇中升起时,原本以为之后将会是僵约3的剧情,谁知道变故又出现了!

    将臣来了!

    这个boss出现的就是非常灵性,他的出现意味着僵约3的剧情成了笑话,也意味着僵约2的灭世剧情消弭于无形。然后就是表演时间了,将臣挥手拔了蟠桃树然后将其扔向了太阳。

    当时余轩连带着无数金宋两国士兵都懵逼了,一堆老少爷们就那么看着将臣在天上大发神威。当然这还没完,因为将臣出现并不是来拔树的!

    只见其挥手一拳打在金军帅营中,强大的力量本来应该将主帅直接轰杀的,谁知道那主帅竟然正面接下了将臣的攻击,并与将臣轰隆隆的打在了一起。

    嗯,余轩记得当时将臣称那主帅为漏网之鱼,这也是余轩第一次观摩两个疑似S级的大佬干架,那是真的,没看懂啊!

    只记得整片天地似乎都陷入了一阵诡异的环境之中,不上不下不前不后,好像人类对于事物的认知都出现了扭曲。余轩作为玩家中的顶级强者算是坚挺时间最久的了,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天地都恢复一片清明的时候,金宋两军都化成了飞灰,而他也变得千疮百孔,在临死之前他看到将臣伸手将一本白皮书撕成了粉碎。

    “所以,你就这么回来了?”黑白坐在沙发上,周围围了一圈小伙伴,大家听着余轩的叙述一个个表情要多怪异有多怪异,还有几个将视线时不时的放在黑白身上。

    黑白一脸的正气凛然,像是完全没有察觉一样,接着又问:“你没有遇到其余的剧情人物吗?马小玲、人王伏羲、瑶池圣母这些都没有吗?”

    余轩摇摇头,无奈摊手,“如果是遇到他们我至少会想办法按照原剧情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做的,问题就是根本连个应该出现的剧情人物都没有,将臣出现之后一顿干架,接着就结束了。我到现在都想不通,这个将臣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朱仙镇,好像僵约3里没有他的戏份吧?”

    黑白闻言伸手安慰的在余轩肩膀拍了拍,然后就老实的坐在一边不动了,从余轩的叙述之中他基本上已经能够联想到,将臣最后撕的那本书应该是与盘古弓原本的器魂一样的类似存在,都是过去大战时的漏网之鱼,只不过区别是一个被女王囚禁在盘古墓里,而另一个则是自由身。以此类推,那个被撕掉的书估计便是第三部中的命运,也可以说是天书。

    至于那场余轩看不懂的大战,根据黑白如今对远古妖文的理解,应该是两种法则交战时产生的异象,那个命运的真正身份怕是远古时掌握了某些特殊法则的妖人,这种法则就类似与之前死亡小本本的功能,只不过肯定比那个要强大。

    “你们看我做什么?我当时可是在高谭市啊!”黑白察觉到小伙伴们的奇怪眼神狠狠的瞪了回去,这帮混球,遇到计划外的事竟然下意识的就望过来,是谁让他们养成甩锅习惯的?这可不好。

    煎饼叔摇头笑着挥手,“我们也没有说什么嘛,只不过是下意识的动作,你别介意啊!”

    余轩见状也哭笑不得道:“这一次任务是我自己做的,黑白确实从始至终都没有干扰什么。”

    “就是嘛!”黑白双手抱胸一脸不爽。心里却已经冷汗哗哗的往下落。

    这事恐怕还真的与他有关,当初在盘古墓中遇见将臣的时候小伙伴和艾伦等人都在外面,所以他们并不知道黑白见到了将臣得到了什么奖励。当时黑白答应将臣答应的倒是很痛苦,但他完全没有想过竟然有如此深远的影响。

    首先没有了盘古墓中的殒神箭,将臣便不用担心有东西会威胁到女娲,盘古墓的使命也就不需要再遵守了,将臣就可以一辈子安心的去陪女娲。而五色使者现在已经挂掉了四个,剩下一个白心媚根据原著并不是那种很会搞事的,这僵约2最后的灭世剧情基本上就已经不太可能出现了。

    这就是黑白当初猜想将臣对剧情的最大影响了,而只要看过僵约系列的人就该都知道,虽然表面上人物没换、设定也出入不大,可是三部的剧情背景却活像是三种互相影响的同人剧。

    第一部出现的观音和如来,第二部的女娲和五色使者,第三部的人王伏羲和瑶池圣母,再加上最后出现的那个巨大飞碟,也就是整个剧集剧情引人入胜,若是放到现在播出,其就是活生生的一部雷剧!

    因此想要让三部剧情按照原剧情那么出现根本不可能,大宇宙OL的系统肯定会做出合理的解释。

    而黑白作为当事人,再加上曾经听将臣亲口叙述,基本上已经能够想到系统是如何补全的了。

    首先前两部先不用管,第一部根本没出来,第二部的boss如今就剩下一个五色使者,第三部的剧情绝对是紧扣如今人族对抗外星人的主题了。

    什么狗屁的永恒国度!那分明就是一个外星人的飞碟,而这个外星的飞碟肯定是那个号称命运的远古妖人召唤来的。而瑶池圣母和人王伏羲的计划目标,就是为了消灭外星入侵!

    你看,多么高大上,这么一想就很好理解了。按照原剧情第二部的结局,将臣抱着女娲残魂的尸体不再管世间闲事,所以就算有什么妖人出现也不会现身。这也可以解释,明明将臣是最高战力却没有参与对抗命运的原因。

    但是现在不同了,黑白提前毁了盘古墓内的陨神箭,又将五色使者干掉了四个,可以说只要将臣给力点,女娲残魂是没有闲心出来灭世的。而不灭世也不会死,将臣也就不会灰心意冷。那么在隐居之前自然要将盘古族该做的事情都做了,比如某个策划灭世搞事的外星人!

    嘶!这么一想的话,将臣之所以会突然出现在朱仙镇,跟他也有着不小的关系啊!

    不过黑白是不会承认的,反正没有人看到,一口隐形的锅难道还想让他承认不成?

    “这次过程虽然中断了,但是我对于体悟民心的阶段倒也有些收获,至少那种万众一心誓要雪耻的感觉很深刻。”余轩笑道。

    “那你之后有什么打算,还要再来一次吗?”艾伦眉头微皱,他对于种花家古代的任务认识不是太深,但之前的盘古墓之行却是让欧若拉得到了莫大好处,他也找到了强化方向,可以说是收获颇丰。刚刚又听了余轩的话,他突然间意识到,如果现代线任务的核心属于西方世界,那古代线任务核心怕是属于东方世界,这就像是一块没有被开发过的金矿,很有必要重点关注一下啊!

    余轩想了想接道:“挂掉后的这段时间我在现实之中仔细回忆巩固了一下民心阶段的领悟,如今正是再接再厉的时候,只是却不能再选择类似于朱仙镇这样的战役了。民心之道一盛一衰,岳家军到达朱仙镇之前都是民盛阶段,所以我需要补充的是民衰部分。”

    “民衰啊!”余锋挠了挠下巴接道:“这么说要找那些被外敌入侵世道混乱时期的战役喽!”

    高雯闻言好笑,“这还有什么可想的?清末时期啊!还有那个朝代是比那时候更丧权辱国的?”

    众人一顿脸色都不太好看,不得不说,这个选择绝对没有错,但在座大部分都是种花家人,虽然平时若是到那个时期去做历史任务并没有什么,但突然提到“丧权辱国”这个词的时候,大家心里都有点别扭。

    只是众人还没有说话,余轩却是首先否定了,“不行,清末时期与我获得军道杀拳的任务时间太接近了。而且……”说着深吸了一口气,表情无比凝重,“你们绝不会想到那个时代冒出了多少惊才绝艳的人物,与他们相比,现在复联那些人根本就不够看!”

    众人一阵懵逼,尤其是艾伦几人,面面相觑心里一阵嘀咕,那个时代虽是乱世但好像没听说有什么特别的强者吧!难道是种花家那边有什么特殊的版本?

    索兰显然也不理解大家为什么突然间沉默了,开口问道:“如果太危险就算了,那你打算选什么战役?这既然要选择民衰部分,那应该都不太简单吧,毕竟国之将亡,乱世战火伴随的就是死亡。”

    余轩想了想回道:“你们听说过土木堡之变吗?”

    “土木堡?这就是你想选的战役?可是这个战役……”余锋眉头紧锁,显然有些意外。

    余轩接道:“靖康之难与土木堡之变有相似之处,都是当皇帝的被敌人俘虏,但区别是后者被放了回来。我们的切入点不需要直接到土木堡之战,只需要参加之后的京城守卫战就好,因为自那时起打败了瓦剌的明军算是又进入了兵盛之时,接着过不久就会有明英宗回朝,到时候就又会有由盛转衰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就是我需要体会的!”

    黑白闻言有点恍然,只是又有些为难,“如果按照你的说法,这段时期倒确实蛮符合你的要求,京城守卫战在历史上并不是太出名,你想要搞到直指那场战役的古董怕是有点苦难。再说要想体会由盛转衰的过程就必然不能错过那场战役,如此你必须提前进入。据我所知,明英宗被俘虏足有一年的时间,你难不成还要在古代线耽搁一年?”

    余轩似乎是早有准备道:“古董的事情我已经吩咐家族的人去找了,禁区方面也可以帮我留意,我尽力将时间缩短。只是就像你说的,这次要耽搁很长时间,而且为了保险起见,我希望这一次你们能跟我一起去,就算再有什么特殊的问题,也能想法克服!”

    黑白一听明白了,以余轩的悟性其实早晚都能够达到第二重体悟民心的境界,但是时间不等人,如今三王开放变强渠道,B级高手已经越来越多,虽然暂时不惧可谁知道再耽搁几个月会变成什么样。

    这一次余轩任务失败是超乎大家意料之外的,虽然现在他们依旧站在玩家前列,可谁也不能保证如果再失败会如何。余轩求助的做法也是无奈之举。而且余轩自己用来穿越时空的道具并不具备带人的功能,所以也需要黑白的时空金球帮忙。

    黑白没有什么犹豫,毕竟严格说来这一次余轩任务失败他也有责任,从怀里将时空金球掏出来,一脸爱莫能助道:“时空金球给你,不过我恐怕帮不了你啦!”

    余轩似乎早有准备,伸手接过笑道:“我知道,你要上学嘛!”

    黑白哭笑不得,就像余轩说的,经过盘古墓和哥谭市两个剧情,他的假期已经剩的不多了,眼瞅着就要回霍格沃兹去上学了,却是没法跟着余轩。

    “唉?我怎么觉得你们一点都不可惜呢?”

    黑白看着周围神色冷漠的众人,突然感觉自己被抛弃了。

    煎饼叔呵呵,没有接黑白话茬,而是自顾自道:“放心吧,这次没有黑白但有我啊,咱现在也是B级了,一身实力那是相当牛哔啊!而且这次黑白不去,我们可以好好计划一下,不用担心再出现剧情最后莽过去的可能了!”

    “是啊是啊!”×N

    黑白脸色铁青,高舞伸出猫爪在他手背上拍了拍又舔了舔,然后在高雯的怒视下怂掉。

    这场会议基本上定下了大家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行动基调,帮助余轩领悟第二重境界已经是重中之重。黑白既然注定没法参与其中,那最后就只有眼不见为净的告别了众人,而跟他一起出来的还有高舞,这个举动可是她给自己打气很久才做到的,在离开的时候她甚至能够感觉到背后猫毛的根根竖立,不用说,高雯的眼神一定像刀子一样!

    黑白伸手拎起高舞放在肩膀上,“他们竟然敢排挤我!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这次能不能成功,不就是几个欧皇吗?没有我这非酋衬托,他们那欧皇有什么了不起的!”

    高舞很乖巧的点点头,猫头伸到黑白脸颊上蹭了蹭,姐夫又是我的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