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圣女与圣杯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黑白并没有像霍金斯那样气急败坏,甚至还觉得松了口气,这系统要是任由玩家借着了解剧情的优势而从容布置,那就不是系统了。

    而早就已经被系统玩皮实了的黑白从温斯顿与那印度美女出现后就有种不祥的预感了,这一次的剧情搞不好还得崩啊!唉?为什么要说“还”呢?

    “同学们,魔法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为了安全考虑,这一次三强争霸赛只有超过十七岁的学生才能够参赛!”

    就在黑白与霍金斯眼神乱飞的时候,巴蒂克劳奇已经将非成年人不能参赛的规则公布了出来,结果当然是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嘘声。多么熟悉的声音啊,黑白记得以前看球的时候经常能够听到,如今感觉挺怀念的。

    这个决定对于某些人来说确实不公平,魔法实力的强弱其实跟年龄的关系并不大,魔法世家也就是普遍意义上的纯血与混血间确实有差距,无论是在魔力的成长性还是对魔力的感知上纯血都要有优势的多。

    所以在纯血家族之中从来就不缺天才,这也是为什么在后期,明明赫敏比罗恩、哈利加起来还要努力几倍,可最终的实力却不如前两者的原因。家族的余荫就是后者的最大财富!

    同理,混血巫师就算是已经成年,但也有大把的人实力不如尚未成年的纯血小巫师。魔法部的这一决定,看上去就是为了害怕麻烦而做出的妥协。然而这样瞻前顾后的还不如不举办呢,所以说魔法部的衰落也是有原因的。

    巴蒂克劳奇明显没有想到学生们的反应这么大,好在邓布利多还是镇得住的,“安静!就像你们听到的那样,规则如此,我会在火焰杯周围设下年龄检测咒语,不要想着投机取巧。因为这将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任!”说着眼神重点瞄了几个在低年级就实力颇强的学生,其中就有霍金斯与黑白,却发现两人都没有搭理他……

    老邓无趣的抿了一下嘴唇补充道:“将名字写在羊皮纸上投进火焰杯的火焰之中,报名时间在这周四的晚餐之前截止。”

    到此火焰杯的剧情算是彻底开始了,晚餐过后黑白临行前瞄了一眼角落中的疯眼汉穆迪,这货应该就是伏地魔的忠狗小巴蒂了,只可惜,大概他还不知道,他们准备行事的墓地已经被龙群给踏平了吧!

    接下来的事情其实没有什么可说的,一样的回宿舍睡觉,一样无聊的开门咒语。但这是平常学生们的日常,可与黑白无关。

    月黑风高,四个黑影嗖嗖嗖的同时出现在了打人柳的树下,也许是察觉到有人,打人柳下意识的就要放肆,但在被黑白瞪了一眼之后就不再动了,嗯,这也是一个求生欲很强的打人柳啊!

    “其实咱们不用这么鬼鬼祟祟的,明天午饭的时候聚一下不就好了吗!”黑白有些哭笑不得,相比起陪几个玩家半夜出来搞事情,倒不如舒服的睡一觉。

    “黑先生真是很久不见了,上一次黑白先生的惊艳枪法真是让人印象深刻啊!”温斯顿微笑望着黑白,却是默认在霍金斯与黑白之间后者为主导。

    霍金斯甩这货一个白眼,但凡有点情报能力的必然知道,政府方面是选择霍金斯来全权负责霍格沃茨任务的,这么明显的挑拨让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黑白却是没有管那些,仔细想想,上一次跟温斯顿并肩作战还是在生化危机任务,的确是好久不见了。

    霍金斯见两人随意打个招呼也没有叙旧的心思,便直接开口道:“大家既然能够参与到火焰杯的任务之中,那么想必都有引以为傲的实力,多余的话我也就不说了,这一次的冠军我们无所谓,但是伏地魔一定要死!”

    霍金斯这句话算是将底线交了出来,这样在谈判时候是很被动的,不过因为是政府交代的任务,他倒是有种光棍的气质。当然也是给了其余两人一个警告,毕竟像黑白那种打算多杀几次伏地魔的玩家也是有不少的。

    果然,温斯顿闻言却是好笑道:“一次性将伏地魔干掉,这多浪费啊?”

    霍金斯眼神不善的盯着温斯顿,“听说德姆斯特朗魔法学院是黑巫师的摇篮,你不会已经成为食死徒了吧?”

    温斯顿往上撩了撩自己的头发,正常状态下看他还是挺文雅的,谁知道变成少年状态后看起来颇为狂野,难道这就是叛逆期?“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非洲大陆上的巫术文明很发达,可切入的剧情不少,而且那些巫术文明跟瓦坎达也或多或少有着联系。所以我们并不缺少神秘侧的力量。这一次不过是看看魔法一道有什么稀奇的罢了,种花家有一句话叫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借鉴一下罢了!”接着又转向黑白,“放心吧,无论你们的计划是什么,我都配合。”

    霍金斯嘴角抽了抽,不爽的将视线望向印度美女,之前的烦躁竟然神奇的平复了下去,这么一想突觉对方不简单,竟然能够强行安抚他的情绪,这精神力造诣不得了。

    “这位美丽的女士,不知此次参与火焰杯任务所为何来?”

    黑白好笑的瞥了霍金斯一眼,被影响的语气都变了,这货还不自知呢!不过这个印度美女也确实厉害,有点天然魅惑的意思在里面。

    “我是卡特琳娜?夏尔玛,你们可以直接叫我卡特琳娜,我不过是一个路人,你们的任何任务我都不会破坏。当然,我希望能够得到三强争霸赛的优胜!”

    印度美女的声音显得很温柔,但是这话可一点都不温柔,怎么听都像是一种威胁。

    霍金斯眉头紧锁,却是望向了黑白,按照原本计划的话,是要由黑白去带着哈利进入墓地的,也就是说黑白会在最后一项赛事上至少跟哈利同时取得优胜才行。但是现在原计划显然遇到了些麻烦,最后愿不愿意让出三强争霸赛的优胜,还要看黑白的意思。

    而对付别人霍金斯还能借助政府的名头施加压力,对付黑白能吗?人家是直接怼过美国的人!

    黑白有些好奇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卡特琳娜,也许是霍金斯和温斯顿潜意识里还有着属于白人的骄傲,所以他们并不明白夏尔玛这个姓氏的意义。但是黑白却恰巧研究过,在印度如今虽然已经因为政治正确的原因开始避讳种姓制度了,可在印度人的心中种姓制度依旧根深蒂固。

    而种姓制度分为四个阶层,由高到低分别是,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还有一个更低的叫做达利特,基本就与贱民等同了。

    这是一种基于血统论而产生的阶层划分,有点类似于魔法界的血统论,而在最高的婆罗门阶层中,有一个姓氏就是夏尔玛!

    黑白不知道这个美女是在游戏中自己做主起得名字,还是说在现实中也是个贵族阶层。可无论是哪个,这都体现了这美女的野心。外人可能不知道这种姓制度,但是身为印度人的她没有理由不懂。

    “卡特琳娜小姐似乎很有自信啊,嗯,杀气也挺大的!”黑白眯了一下眼睛,面对卡特琳娜用精神力一头撞了上去。

    砰!嗡!

    两道精神力像是两堵墙一般死死挤在一起,虽然没有吱吱呀呀的摩擦声,但空气的扭曲甚至让交界处一瞬间绽放了难以久留的高温。

    温斯顿诧异的笑了一声退后几步看热闹,而霍金斯则满脸凝重的站在了黑白身后。

    “黑先生不愧是当今人族第一高手,卡特琳娜佩服,但不知道需要一边对付伏地魔的时候,阁下有多少的力量能够分心呢?”

    黑白乐了,“你觉得我是为联合国做事的?还是专门给联合国找麻烦的?”

    卡特琳娜一怔,这倒是与她所料有些出入,对方这完全是流氓般的想法啊,反正干掉伏地魔是联合国的战略跟他又没有关系,他不过是上学期答应了霍金斯正好又没事所有来帮忙罢了,如今他远古妖文和足够的魔法知识已经在手,能否创造出独属于自己的强力咒语还要靠机缘,至于是不是非杀伏地魔不可,他还真就没有什么需求。

    你这要是逼急了,老子养着伏地魔不杀就专门给你捣乱,你受得了?

    卡特琳娜沉默,温斯顿神色怪异,倒是霍金斯面显苦涩,大哥啊,你别坑我啊!

    这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四人本来就是偷偷相会打个照面,如今自然不可能做那种引人发现的事情。所以这一次算是不欢而散了。

    回到斯莱特林休息室的黑白路过客厅突然听见马尔福和两个跟班正在闲聊有关于火焰杯的事,这才想起来,对哦,他还没有往火焰杯里扔名字呢!

    ……

    布斯巴顿魔法学院的客房中,卡特琳娜双手枕在脑后静静的仰躺在床上,月光透过窗户照亮地面却让角落更加阴暗。

    “出来吧,我已经闻到了你的臭味。”卡特琳娜轻轻开口,原本温柔的声音中多了一丝阴冷。

    “你应该去见过他了吧,感觉如何?”

    角落里的阴影立起来了,就像是一只从阴暗中爬出来的老鼠,他有一双闪烁着精光的眼睛,一蓬黑气从其身上散发好似消散的微粒融化在液体之中。

    “你可以自己去感觉一下。”卡特琳娜随意的答道。

    “嘿嘿,接近黑白可是吾神下发的任务,我哪有资格插手呢?”阴影鬼魅般的笑了几声,将自己弄得好像是大反派一样,接着语气一转,:“我只是提醒你,要记住你的身份,当初吾神是因为什么才让你来执行这个任务的?还不是因为你生了一副好皮相!”

    嗡!噗!

    澎湃的精神力像是一根针,狠狠的扎进了阴影的喉咙中,使得阴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还向外喷了一口血。

    卡特琳娜缓缓坐起,面向阴影,虽然并未睁眼但却让阴影觉得被一只饿狼盯上了。

    “若是你们的实力够强,吾神也不会让我来做这事,十二个人中就你最弱,难道你想凭着这种能力混一辈子?”绝美的脸上说着露出一丝嘲讽,“吾神麾下不需要永不团灭的人物!”

    咳咳,阴影恨恨的瞪了一眼卡特琳娜转身就离开了,整个身体融入黑影刹那间气息消失不见,而卡特琳娜则挥手打开窗户,一股清风带走了屋内的血腥气。

    再次仰躺到床上的卡特琳娜却陷入了沉思,就像黑白猜测的那样,有时候最羡慕什么,在游戏世界就会明知虚假也要去满足一下自己的梦想。只是黑白等人没有想到的是,她不是通过什么任务而改变了自己的身体状态才被魔法学校录取的。她是真的刚刚过玩十七岁的生日!

    现实之中,卡特琳娜是一个印度圣女,圣女这个称呼听起来蛮好听的,但其实就是一个专供寺庙僧侣们**的泄欲工具。

    在印度,这是一项古老的传统,贫困家庭的女孩在进入青春期后就会被迫卖于寺庙,供高级僧侣和婆罗门长老们玩弄。这些妙龄少女从此便注定要过一辈子与婚姻无缘的人生,未来与她们相伴的只有残灯与假神。

    虽然现代社会已经将这种制度定位非法,但在某些地区依旧施行着这种残忍的习俗,毕竟在种姓制度长久的统治下,印度社会颇有一种要色不要命的气质。

    卡特琳娜就是一个圣女,但圣女与圣女也是不同的,就像她在游戏中的相貌一样,现实之中她的美同样令人顷倒。这个世界,无论哪里都有一个潜规则,那就是好东西要留着孝敬上面!

    所以卡特琳娜很幸运的在进入青春期后依旧保持着完整,那些僧侣要将她献给一位权势显赫的大长老。而恰巧那一阵子大长老因为要与权贵们商讨有关游戏中的一系列事务,因此便没有来得及享用她。

    游戏仓的推广毕竟是全世界共同做的决定,且有人类崛起的大义做后盾,哪怕是阶级制度再严格的印度也不敢有丝毫违背。所以卡特琳娜在成年之后迎来了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一个免费赠送给她的游戏仓!

    进入游戏的卡特琳娜并没有太多期望,她只是将游戏世界当做了现实绝望生活的一个调剂。小小年纪的她早就被洗了脑,她觉得贵族就是高贵,贱民就是低贱,而自己很不幸的投胎到了贱民家庭,这是她的命!而那种源于灵魂的最后一丝对自由的渴望让她将名字后面加上了“夏尔玛”的后缀。

    然后,她被她的神找到了,一个真正的神!

    她的神教会她如何提炼精神力,如何快速变强,同时……也教会了她什么是自由!

    就像她的神所说,她拥有着极高的精神力天赋,是注定的精神力大师。她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便成就了C级,不到一年的时间成就B级,接着修炼速度也不可避免的变慢了。

    专心修炼是会让时间过得很快的,初尝滋味的卡特琳娜完全沉迷了进去,然而人不可能不吃不喝一直躺在游戏仓中。一旦爬出游戏仓就必然会面对现实中的绝望,所以她总是掐着僧侣们睡觉的时间离开游戏补充食物。再在僧侣们起床之前进入游戏,一天时间哪怕不吃不喝饿肚子也不出游戏。

    而不经玩家允许强行打断别人游戏是会被联合国制裁的,这些僧侣还不敢做这种事,所以愣是让卡特琳娜躲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一开始僧侣们还以为小姑娘刚刚成年难免沉迷游戏,后来察觉卡特琳娜的逃避意图后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一天夜里她还是在偷偷吃东西的时候被抓住了,在被带走的过程中,她路过了一座座屋舍,看到了一个个僧侣、发现了一座座神像,她这才知道,原来这里这么大!

    然后,卡特琳娜发现了一件让人绝望的事,她发现,寺庙里的神像只是一块块死疙瘩,无论是金质的还是银质的都掩盖不了其匮乏的内在。至于原本那些高贵的僧侣,他们的散发出来的精神能量肮脏而又贫瘠。至于他们口口声声说的信仰更是个笑话!

    “假神假神,都是假的!”

    面对大长老色眯眯的注视与扑上来的肮脏身体,卡特琳娜终于爆发了。

    讽刺吗?真的很讽刺,包括大长老在内,所有的僧侣、所有的贵族,这些人竟然都没有精神天赋,甚至于比她早进入游戏那么长时间的他们,竟然连C级都不是!

    大长老死了,被她的精神力爆发震慑后,用一具小臂高的神像打破了脑袋。当时她还没有到达C级,也没有那种伪装犯罪现场的城府。所以她被抓住了,她的父母以及兄弟姐妹都被绞死了。没有警察的身影也没有审判,他们说杀人偿命!

    然后她被关进了牢房,听狱卒说她也要死,就在明天中午,要当着所有圣女的面烧死她,只是僧侣们决定在她死前要她完成身为圣女该完成的任务,所以这一夜将是她最后的时光。那个狱卒似乎还保留了一丝不忍,在临走之前往她手里塞了一柄小刀。不是让她越狱的,是让她自杀的!不过她没有动,因为她觉得神还没有抛弃她。

    第二天,当她睁开双眼的时候牢房门开了,她迷迷糊糊的走出牢房,走出警局。在外面,警察与僧侣们死成了一排。站在她面前的是五个浑身罩在黑色长袍中的人,五个神的信徒。

    从此以后,她成为了第六名信徒!

    回忆结束,卡特琳娜从床上坐起,她该去火焰杯里投纸条了。这一次她的任务是神下达的,接近黑白,如果可能,捡起拉到己方阵营中。如果不能,就成为他不忍心下手的存在!

    嗯,唉?那是黑白吗?大半夜他去厨房做什么?夜宵?可是谁夜宵是吃爆米花的?

    ……

    黑白七拐八绕来到了火焰杯放置的大厅,也不知道是火焰杯真的没什么珍贵,还是说大家对于霍格沃兹的安保真的那么放心,竟然连个安保人员都没有。

    黑白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再有什么人,他也没有持续的将精神力扫描开启只是扫了一下就收回来,毕竟这是魔法界的事。在外面精神力扫描叫侦查,在魔法界精神力扫描就是耍流氓。

    呼!刚刚将写着自己名字的纸片扔进火焰之中,那火焰就膨胀了一下,看起来声光效果还是不错的。

    黑白点头对这特效予以认可,正要转身离开。

    “这就走了?要不再聊十块钱的吧!”

    黑白一顿,身形整个僵在原地,脸色无比怪异的缓缓回头,一个由青色火焰形成的女子正双腿相搭端坐在半空中。玩味的表情让黑白一阵哭笑不得,系统你又玩我!

    “你怎么变成了这副形态?”黑白指着桂维尼亚叫道。

    对,这个女子不是吾王也不是大法师梅林,而是传闻中给亚瑟王戴帽子的桂维尼亚!

    “这幅样子怎么了?不变成这幅样子如何能够长生呢?”桂维尼亚有些不服气的哼道:“你以为谁都能够像梅林那样长生不老吗?话说你当初到底给梅林吃了什么?”

    黑白闻言一阵哭笑不得,伸手拽过来一把椅子坐下,微微一打量就大致明白了,这是一种以火焰杯为基础的生存形式,类似于器灵的存在。

    “就是龙元啊,还能是什么?”

    “扯!我和阿尔托莉雅杀了不知道多少条龙了,可那龙元根本就没有长生的效果!”桂维尼亚生气的飞到黑白面前,抬起脚丫子就踹过来。

    黑白灵活躲过无奈的笑道:“大概是我们说的龙有些不一样吧!等等,你们杀了很多的龙?”

    桂维尼亚再次飞回圣杯上方,“是啊,当真杀了不少,当时梅林也有帮忙,只是后来发现吃它们的龙元并没有什么用,充其量就是强身健体罢了,最后也就没再管了。听说有一伙维京人帮龙族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小岛生活。”

    黑白脑海中闪过龙岛的画面,点点头,有些迟疑的轻声问道:“林……我是说,梅林还好吗?”

    桂维尼亚听闻这话表情一瞬间变得狂热起来,“早就觉得你们两个有什么,每次问她还不承认!”

    黑白额角一滴大汗,哭笑不得的看着桂维尼亚,“你现在这么八卦的吗?”

    “废话,这么多年我就指着这些绯闻活着了!”

    黑白捂脸,自己就是嘴欠,没事提什么林梅啊!

    “绯闻就算了,先说说怎么帮你从火焰杯里出来吧!”黑白决定主动出击,拒绝八卦。

    桂维尼亚笑容一敛,好似又回到了当初黑白见到她时的高冷,“你看出来了?”

    黑白点点头,翻手掏出了一盏橙色的灯笼,正是贪婪橙灯,“我不知道这火焰杯到底是什么,但你现在的状态明显跟这里面的灯兽很像,只是饕餮兽王一出生就成为了灯兽,所以他只有贪婪的本能,却没有对自由的概念,但你不同!”

    桂维尼亚围着贪婪橙灯转了好几圈,在跟饕餮兽王对眼了好久后才点点头,“别说还真是挺像的。”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桂维尼亚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一开始没有感觉,等到老了才知道生命有多么珍贵!当你看到一起创下过基业的朋友多年来一直保持着美美的样子,而你却老态龙钟时,你就明白那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黑白脑海中闪过年轻的林梅与两个老太太同框的画面,“然后呢?你们就开始疯狂屠龙了?”

    桂维尼亚有些尴尬,但还是点点头,“其实连梅林自己也不知道当初到底吃的是什么龙元,所以我们就每一种龙的龙元都杀几条。谁知道龙的种类有那么多,所以这加一块,数量就有点庞大。”

    黑白脸皮一阵扭曲,“庞大”?你这个形容词让他很慌啊!

    桂维尼亚口中的龙显然跟现在闹事的龙群是一个物种,而黑白嘴里的龙则是黑山老妖嘴里应运而生的那种龙,这自然不一样。

    黑白想着突然一顿道:“这种龙你知道吗?”说着用精神力开始模拟出黑龙白龙的样子。

    “咦?你见过这两条龙啊!”桂维尼亚的表情有些惊奇,接着笑道:“这黑的叫做夜煞,白的叫做光煞,用梅林的话是一阴一阳相对的两面,呃……总之就是很稀有的一种龙,当初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全两只。”

    黑白看着桂维尼亚的表情有些奇怪,“这种龙很稀有我知道,但是他们有什么特殊吗?”

    “无论是光煞还是夜煞都各有一种天赋,普通的龙也就是吐吐火球或者火焰毒气什么的,但是他们的异能却远强于普通龙种。不过也许真的是因为梅林说的那种阴阳学说原因,这种龙一代只有两只,如果找不到彼此,那一辈子也都不会跟其它龙种结合诞生后裔,直到死亡。”

    黑白皱眉,“世界这么大,若找不到那岂不是要灭绝了?”

    桂维尼亚摇摇头,“那倒不至于,两种龙的诞生都是变异出来的,不是靠着传统的生育传承的。”

    黑白恍然,就相当于技能树上的隐藏分叉,欧皇可能通过对某种技能的顿悟而察觉到,而肝帝只能按照主干走。

    桂维尼亚又道:“传说吃了这两种龙的龙元是可以获得特殊能力的,而最珍贵的则是两种龙的后裔,传说那是天生的龙王!”

    “天生的龙王?那是什么鬼。”

    桂维尼亚耸了耸肩,“我们连夜煞光煞都没有找到,怎么知道龙王长什么样子?”

    黑白呵呵,龙王什么的就别想了,现在白龙被魔法部抓住,黑龙半死不活,生孩子?连爱情动作都没有,生个鬼啊?

    黑白深吸了一口气往椅背上一靠,“说说吧,你们到底做了什么,怎么成了现在的样子?”

    桂维尼亚似乎成了这样之后很皮,嗯,也可能是长久岁月后熬成这样的,竟然学着黑白的样子也往椅背上一靠,“一言难尽啊!你要不要弄一袋爆米花?故事很长哦!”

    黑白嘴角抽了抽,“快说!”

    “可是人家想吃嘛!”桂维尼亚两根手指相对晃啊晃,一脸你欺负人家的样子。

    五分钟后,黑白气急败坏的将一桶爆米花倒进了火焰杯里,然后就见桂维尼亚双眼微眯,满足的舔舔舌头。

    “靠!你是鬼吗?还要我烧给你的啊!”

    桂维尼亚得到了好处也没有再得寸进尺,笑容渐渐收敛,缓缓道:“你走之后阿尔托莉雅在战士与巫师们的拥护下东征西战,打下了一块不小的疆土。只是你知道的,阿尔托莉雅本身没有什么斗志,若是没有人逼着她才不会选择这条路。咯嘣咯嘣……”

    “终于在连续征战了几年之后,阿尔托莉雅终于厌倦了,每天撒娇打滚的闹着我们准备一场假死。我参考了许多的后宫故事与传说,最终演了一场大戏,嗯,就是现在史书上写着的那个样子,咯嘣咯嘣……”

    “摆脱了无休止的战争之后,我们三人相伴走了很多地方,那真的是一段欢乐的时光,直到阿尔托莉雅五十岁生日的那一天,咯嘣咯嘣……”

    “够了!我特么忍你很久了,你不光在关键时刻做断章狗,还咯嘣咯嘣的嚼起来没完!”黑白怒吼起身抓着火焰杯一阵猛摇!

    桂维尼亚看着歇斯底里的黑白,一脸高冷完全一副用下巴教育你的样子,“怎么?你要是那么关心她,当初就不会离开了!”

    黑白身体一僵,接着一脚将火焰杯踢到角落,转身作势欲走,“少废话,别用你那肮脏的思想来衡量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们清白的很!”

    桂维尼亚耸了耸肩,刚刚的高冷瞬间变成嬉皮笑脸,“别生气嘛!难得遇到老朋友,再聊十块钱的!”

    黑白长呼了一口气重新坐回椅子,桂维尼亚见状不再胡闹,接着道:“那一年是阿尔托莉雅五十岁生日,她发现自己穿裙子竟然有些撑不起来了!”

    黑白一怔满脑袋问号,“撑不起来?什么意思?”

    “哎呦,就是那里撑不起来了嘛!”桂维尼亚一副你咋那么傻的样子双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

    黑白囧,都五十岁了,你难道穿裙子还想像是少女那样艳光四射吗?

    桂维尼亚又道:“因为这事她哭了好久,于是我们就开始寻找长生不老的方法。”

    黑白揉了揉太阳穴,看来林梅在古代线生活的也很糟心呐!

    “我们杀了很多龙,却发现龙元没用。还到非洲找了许多的巫师,但是那些巫术副作用都很大。甚至还找到了几个巫妖,只可惜,那种将自己弄成不人不鬼的样子可是阿尔托莉雅接受不了的!”

    黑白笑道:“你们没有去种花家?”

    桂维尼亚顿了一下,叹道:“梅林不太赞成我们去东方,说是那个国家很排外,就算有长生之法也不会教给我们,而且太危险。”

    “后来呢?”

    “后来我们找到了圣杯,打赢了圣杯战争!这才算是让阿尔托莉雅获得了长生的能力。”

    黑白眉头紧锁,说到这里他心里猛的被一层阴影笼罩,圣杯战争这个词可不是什么好词。

    果然桂维尼亚紧接着就叹道:“但是我们有些天真了,圣杯不是什么好东西!”

    “怎么说?”黑白急问。

    桂维尼亚的眼神骤然冷了一瞬,哼道:“恢复了青春的阿尔托莉雅很开心,我们三人再次东游西逛起来,但是当环游世界的第六十个年头时,圣杯的弊端终于显现了!”

    “圣杯战争每六十年一次,它的作用原理是吞噬所有竞争失败者的灵魂去满足胜利者的愿望,但是当再一次出现圣杯战争的时候,上一届的胜利者必须回来参赛!”

    黑白神色猛然一肃,“这岂不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死循环?”

    桂维尼亚点点头,“我们也是在第二次参加圣杯战争的时候才发现的,侥幸的是,我们再次赢了战争。不过以阿尔托莉雅的性格,怎么可能会甘心被一个杯子给控制呢?所以我们开始追溯圣杯战争的源点,最终发现了圣杯的秘密。”

    黑白瞄了一眼被踢到墙角的圣杯,“这玩意儿还有秘密?”

    “秘密还不少呢!我们发现圣杯战争时吞噬的灵魂能量远远比反馈给胜利者的能量要多许多。那么那些能量哪里去了呢?”桂维尼亚说着摊手,还特意留了一个悬念。

    不过黑白耷拉着眼睛一点配合的意思都没有,桂维尼亚无聊的哼了一声,道:“顺着这个线索我们终于发现了圣杯的秘密。传说中圣杯是耶稣受难前的逾越节晚餐上,耶稣曾经拿起这个被子吩咐门徒喝下里面象征他的血的葡萄酒,借此创立了受难纪念仪式。后来人们传说这个被子因为这个特殊的场合而具有了某种神奇的能力!咯嘣咯嘣……”

    桂维尼亚终究没有忍住又吃了一口爆米花,“后来我们查了三十年才终于查明白了真相,这个圣杯也许之前有些特殊能力,但远远达不到神器的程度,而后来其竟然被一只恶魔给得到了,并且成为了恶魔勾引世人开战的诱饵!”

    黑白有些懵,这是什么鬼剧情?

    桂维尼亚说着顿了一下,双手抱胸思考了一下纠正道:“说是恶魔也不太准确,更像是一只很久远很久远的神。不过这个神是被封印在大地深处的,为了解封这个古神才会用勾引世人开战的方式为自己收集灵魂能量。”

    黑白翘起二郎腿,得!不用说,这又是个后期剧情伏笔,估计这什么古神就是一个后期boss,只是不知道真等这古神破除封印的时候,玩家会是什么等级?

    “然后呢?”

    “既然找到了原因,那我们就有办法解决了,我们偷偷找到了被封印在地下的古神,发现这货的封印竟然只剩下薄薄一层了。我们当然不会让他得逞,于是用我们自己的方式加固了封印,并且将封印节点散布在世界各地,只要这些节点有一个还完好,他就别想破封!”桂维尼亚说着挥了挥小拳头。

    黑白挑了挑眉头笑道:“这么说万无一失?”

    “当然,封印这只古神的时候,我们将加固封印的方法告诉给了当时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就算有一个国家加固封印失败,难道所有国家还能都失败吗?你看,现在时间过了辣么久,不是从来就没有出过事!”桂维尼亚说着还挺得意。

    黑白点点头,“好吧,那你怎么……”

    桂维尼亚瞬间有点沮丧,“那个古神也不是善茬,他虽然最终被封印,却用圣杯暗算了阿尔托莉雅,将她拉进了圣杯的空间之中想要灭杀她的灵魂。你知道的,阿尔托莉雅就是个魔法白痴,而梅林在魔法方面也比阿尔托莉雅好不了多少,所以只能我来了。最后我将阿尔托莉雅救了出去,并且消灭了古神留在圣杯中的意识。只是可惜,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足足花了一百五十年的时间才消灭了古神的意识。那时候我的身体早就已经老化死亡了,最后只能这样了。”

    “那梅林和阿尔托莉雅呢?”黑白忙问。

    “在我进入圣杯的这段时间,还有贪婪的人想要抢夺圣杯,她们两个作为守护一直在跟这些贪婪的人作斗争,只可惜,这两个笨蛋在智谋上有些不够看,虽然正面对战能赢但还是被人家将圣杯偷走了。好在有我限制古神在圣杯里的意识,就这样,圣杯辗转变成了现在这样!”

    黑白揉了揉太阳穴,如此林梅的线索算是断了,不过他倒是没有想到关于圣杯还有这么多的故事。抬头看看桂维尼亚,“好吧,那我怎么救你出来?”

    桂维尼亚笑嘻嘻的看着黑白,“很简单啊,你那个灯就很好用嘛,把那只丑不拉几的小狗踢走,我就能进去啦!”

    黑白伸手看看自己的贪婪橙灯,抬头问:“你贪婪吗?”

    “我当然贪婪了,你看我吃爆米花时的动作,咯嘣咯嘣~!”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