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靠近就好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昨天是种花家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的纪念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毕竟两弹一星庇护了整整两代人的成长,为种花家的崛起提供了宝贵的时间。黑白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在这么有意义的日子里,精通军道杀拳的余轩应该会有些领悟吧。

    谁知道,当从桂维尼亚那里回来并出了游戏后,高雯竟然告诉他,余轩原地爆炸了!

    当然不是字面上的意义爆炸,而是任务失败了。

    “这次任务也太快了吧,这还没有到两个星期呢!”黑白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高雯,伸手将其拽进怀里听高雯慢慢叙述整个一言难尽的过程。

    余轩的追爱路是真的坎坷啊,欧皇的光环并不能将一切障碍抹平。当余轩带着小伙伴们进入时间线时正好赶上了京城守卫战的前夕。那时候,明英宗朱祁镇被瓦剌俘虏,全明朝上下都沉浸在一股子哀愤的情绪中。这跟余轩最开始的料想一样,那种隐忍、那种厚积薄发的精神凝聚正是他想要的。

    紧接着这种情绪在京城守卫战的时候被发挥到了极致,全明上下一心满朝文武生生靠着血肉将瓦剌打退了,那时候余轩甚至有一种感觉,感觉自己距离军道杀拳的第二重体悟民心仅仅只有一层纸的厚度了。这可把他高兴坏了,只要达到了第二重他成为A级的路就算是一片坦途了,剩下的也不过是积累能量而已了。

    但有一个词叫做乐极生悲,如今这个词就找上了余轩!

    明军的胜利按照道理应该是会给民众信心的,未来即使民意有可能稍稍丧失锐气但也仍旧团结,百废待兴之际正是全民奋进之时,可实际上则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就在昨天,一大早的余轩就感觉心绪不宁,感觉要出大事!

    满朝文武以国不可一日无君的道理另立了新皇帝朱祁钰,这一下子民心竟然就生生的被劈成了两半。虽然全明上下暂时都拥护朱祁钰但余轩的感知可骗不了人,有一大批的老臣和将领心心念念的都在想着救回朱祁镇。

    这一下子民心算是彻底混乱了,皇帝作为一国之君,虽然是个有着独立意识的个体,但还是多多少少会受到民心影响的。如今民心无法统一,未来无论是否迎回朱祁镇,那明朝都没办法再进步了。可以说这件事为明朝的灭亡埋下了祸根,也让余轩的任务彻底功亏于溃了!

    高雯叙述的很简略,却是让黑白听的哭笑不得,“那现在余轩呢?”

    “刚回到现代线,估计是在巩固境界吧!”高雯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黑白揉揉太阳穴,“他也算是心志坚定了,否则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搞不好会让境界倒退的。”说着想了想,“算了,你之后上线让他等等吧,我这边距离圣杯战争结束也没有多久了,等我解决这边的问题之后就去帮他。哼,看来这货没了我玩不转啊!”

    高雯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就臭美吧!”

    黑白一顿,那一瞬间的嗔怪看在他眼里竟然有种难言的诱惑,这兴致来了忍不了啊!将高雯打横抱起,两人噗通一声滚倒在床上,然后左滚滚右滚滚前滚滚后滚滚。

    楼下刚刚下游戏的高舞听到声音一脸的不爽,紧接着又躺回了游戏里。

    ……

    “你出来吧,我刚刚都看到你了!”

    卡特琳娜伸手轻轻抚着火焰杯说道,发现上方火焰依旧在自顾自的燃烧,仿佛她在跟空气说话似的。

    卡特琳娜顿了一下从背后拿出一桶爆米花,然后伸手倒进了火焰杯之中,“请你吃!”

    “咯嘣咯嘣,小丫头,想用一桶爆米花就收买我?未免太过天真了!咯嘣咯嘣!”桂维尼亚一副女王做派用火焰幻化出一张大沙发,大大咧咧的端着爆米花坐在上面。

    卡特琳娜抿了抿嘴角,亏你有脸这么说,这咯嘣的声音有多尴尬难道自己没有点13数吗?不过这口槽没有吐出来,只听桂维尼亚哼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存在?”

    卡特琳娜微笑,拿出一张纸条扔在火焰杯里,“原本是过来报名的,不过在走廊里看到黑白端着爆米花,于是就好奇的跟了过来。”

    “哦?那你听了多少?”桂维尼亚倒是没有什么生气的模样。

    “不多,但也足够让我震惊了。”卡特琳娜深吸了一口气,她的听力很好,基本上该听到的都听到了。“以前听说黑白很谨慎的,想不到平时竟然如此大意,被人跟踪都不知道。”

    桂维尼亚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卡特琳娜,笑道:“有个词叫做关心则乱,你还是太年轻啊!”

    “哦?这么说那些秘密很重要喽?”卡特琳娜挑了挑眉头,老实说她刚刚确实听到了不少秘闻,但是她现在并不知道这些过去的秘闻代表什么,所以才有心出来试探一下。

    不过桂维尼亚是什么人,要是换成另一本书那就是藏在戒指里的老奶奶,你跟她耍心眼?

    “当然重要,呵呵!”桂维尼亚随口胡诌,其实桂维尼亚是能够感知到的,黑白的实力很强,远远比当初对付钢铁恶魔的时候强的多。她之前说的那些秘密,恐怕对黑白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罢了。

    当然,之所以桂维尼亚没有怪罪卡特琳娜偷听,是因为她现在心情不错。嗯,可不是因为爆米花!

    是因为他能够看得出来,黑白是在乎梅林的,否则也不会着急从她嘴里听到关于梅林的事。黑白的心乱了,再加上在霍格沃兹里不能乱放精神力,所以才让卡特琳娜有了可乘之机。

    “身为火焰杯的器灵,你这样可是作弊哦!”卡特琳娜微笑又道。

    桂维尼亚点点头,“有道理,那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嘛,大家都是成年人,谈什么作弊,谈点利益吧!”

    卡特琳娜表情一僵,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器灵!

    卡特琳娜微微思考了一下问道:“我报名后会将七个候选人中哪一个顶掉?”

    桂维尼亚挥手在空中转了转,七个名字再次现在空中,卡特琳娜的名字已经替换了威克多尔克鲁姆的名字已经不见了。“你自己看,哦,对了,你看不到,德姆斯特朗魔法学院的威克多尔克鲁姆。”

    卡特琳娜闻言秀眉微皱,“不是哈利波特?他的实力怎么可能……”

    桂维尼亚笑道:“不是哦,哈利波特的实力现在远超过同级学生,比名单中的威克多尔克鲁姆、芙蓉德拉库尔、塞德里克迪戈里都要强呢!”

    卡特琳娜面色渐渐沉下来,难道是有什么剧情变故吗?为何这个哈利波特的实力成长这么快?

    桂维尼亚看卡特琳娜一脸郑重的思考,却是没有什么耐心,哼道:“你是想要在名字里做什么手脚吗?说出来,我帮你,呐,我就一直觉得这男女搭配世界才和谐嘛,这参赛选手中男生太多了,应该多加几个女生。”

    卡特琳娜面向火焰杯一时间有些无语,“那就将哈利波特的名字换成威克多尔克鲁姆好了!就像你说的,和谐最重要,霍格沃茨的学生太多了,会让其它学院不高兴的。”

    桂维尼亚闻言直接动动手指便将哈利波特的名字替换掉了,笑道:“好了,诚惠三包爆米花!”

    卡特琳娜捋了一下自己的长发,挡住微跳的眼角,“好,我很快就给你拿来。”转身刚要走,却突然间又顿住了,“若是有别人再给你好处,你不会再将名字改回来吧?”

    桂维尼亚闻言厉声道:“小姑娘,你这是在怀疑一个大魔法师的职业操守与商业信用。如果对方给的好处不超过你,我怎么可能会擅自中止交易呢?”

    卡特琳娜ヽ(`Д′)?︵┻━┻

    “哎呦小姑娘脾气还挺暴躁,我闪!”桂维尼亚一个闪烁钻进了圣杯,任凭圣杯掉到地上发出丁零当啷的声音却也没有半点回应。

    卡特琳娜长出了一口气算是将怒火忍了下去,沉默半晌将圣杯重新捡起,看来靠收买的方法怕是不能够达成目的,既然如此倒不如让一切剧情继续照常发生,这样她也可以仗着对剧情的熟悉暗中布置,只要他们杀不死伏地魔就行了。

    想着挥动魔杖将周围恢复原状,转身离开。出了游戏,现实中的卡特琳娜却依旧没有睁开双眼,仿佛她的眼睛真的瞎了一般。

    这是一座岛,一座位于印度洋中的无名岛,这座岛很小,在地球仪上怕是用圆珠笔点一个点都做不到,从地理上说其靠近赤道算是风景宜人。而在长满了植物的岛屿中央却有一片大型的建筑群。

    这些建筑充斥着古罗马的风格,其内各种现代化的设施一应俱全。而卡特琳娜此刻就从其中一间房中走出,因为时区的关系,这里的太阳还有一大半暴露在海平面上。面向太阳,那微热的温度与清爽的海风让她将游戏中的怒气彻底挥散。

    “你出来啦,这就对了嘛,年纪轻轻的总是宅在屋子里算什么事!”背后一个很是豪爽的声音突然开口笑道。

    卡特琳娜不回头也知道是谁,低声笑道:“重吾哥,你从德国回来了,任务顺利吗?”

    “噫,顺利个屁啊,卡尔家里的那些老顽固自由一套处事方式,平时倒也不缺少积极进取的心思,但是一遇到涉及到生死的问题时,一个个的就知道跟随政府的脚步。却完全不明白,现在时代变了,实力才是一切!”重吾一边说一边与卡特琳娜并肩而立,若是黑白在此一定会认出,这人正是当初与他一起做神奇女侠任务的那个日本人重吾。

    “这么说卡尔没有说服他们?”

    重吾摇摇头,“卡尔没有强求,现在正在德国收拾自己名下的产业,似乎要脱离家族企业独立出去。”

    “脱离家族?会不会太极端了!”卡特琳娜犹豫着问道,已经没有了家人的她,比谁都珍惜这个词。

    重吾挠了挠头,却是苦笑道:“不脱离不行啊,前一阵子黑白打了美国的脸,连带着联合国大部分人也被得罪了。毕竟在他们眼里,这就相当于是在挑战旧有体系。虽然他们可能也知道旧有体系早晚要被取代,但没有人会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的。”

    卡特琳娜皱眉,“你是说,他们不服气?”

    重吾点点头,“是啊,卡尔家族中有一个族兄最近也晋级B级了,就在前几天,有联合国的特工人员去召集他。卡尔后来得知,美国牵头众多联合国成员国参与组成了一个小队,似乎要斩杀黑白!”

    卡特琳娜一怔奇道:“你的意思是说,一伙B级的队伍要潜入种花家去袭击黑白?那他……”

    “卡尔和重吾在游戏里问过吾神了,卡尔这才做出了彻底脱离家族的决定。”

    卡特琳娜有些不解,“吾神说什么?难道那么多B级的高手都不是黑白的对手?”

    重吾摸了摸下巴,眼中也有疑惑,“吾神说,若是在游戏中凭借着多种多样的手段说不定还能够打败黑白,但在现实地球上只能依靠精神力的情况下,过去黑白一招能打死他们,现在大概要一百招才能干掉他们!”

    “一招和……一百招?那这没有什么区别啊!”卡特琳娜失笑。

    重吾摇摇头摊手道:“还是有区别的,一招的时候估计连句台词都没有,一百招的时候说不定能够打坏黑白生活的屋子,或者拆了他的汽车,这应该能够成功激怒黑白,说不定会死的更惨!”

    卡特琳娜呵呵,接着又有些难以置信,“那个黑白真的那么强吗?可我与他之前有短暂的交手,好像精神力没比我强多少啊?”

    重吾看了一眼卡特琳娜,想了想道:“我也表达过疑问,吾神说你们之间的差距在于精神力的质上。似乎黑白在境界上要比你高很多。”

    “境界吗?”卡特琳娜一脸迷茫的嘀咕着。

    重吾见状轻咳一声,“呃,那个卡特妹子啊,这次我回来也是有事求你一下的,你看……”、

    卡特琳娜回神,笑道:“重吾哥说的什么话,当初是重吾哥和其它几位将我从牢房救出来,我一直将你们当做我的亲人。”

    重吾闻言笑的倒是更阳光了,“这样啊,啊哈哈,当初也是吾神料事如神嘛,嗯,那个,其实是卡尔啦,他的那个族兄也在狙击黑白的阵容里,你看你现在正好在黑白旁边,是不是将这事告诉给黑白,请他手下留情呢?”

    卡特琳娜顿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下来,只是犹豫了一下又有些没信心,“重吾哥,你是了解我的,我虽然不知道黑白到底有哪里重要,但是这既然是吾神的命令,我不会质疑。只是,为什么不让别人去做这个任务呢?我……我对于阴谋诡计完全没有经验啊!”

    重吾笑了却是夸道:“就因为没有经验才让你去啊!黑白本人先不说,他身边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从绿茶婊到奸诈小人再到腹黑大佬一应俱全,而能够让这些人相处的融洽无比正说明了他的能力。所以你若是想要靠阴谋诡计接近他实在太难了,但正因为你单纯简单才更能得到黑白信任。正所谓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你只需要想法跟在他身边,潜移默化的提高自己的分量,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嗯,最好什么都不做!”

    卡特琳娜一僵,没敢说刚刚自己在游戏里做了什么,想了想道:“好吧,我会在三强争霸赛开始前告诉黑白这个消息的。只是若想你说的,这个黑白实力如此强大,那这根本也算不上什么人情了。”

    重吾摇头,“我跟黑白为吾神并肩作战过,很了解他的脾气,他是个讲究人,只要有恩他就会记住,无关大小。当然,若想以此让他做什么违背原则的事,那也是不可能的。但你却可以之后用这个小恩要求他帮你过任务,这接触的时间长了,自然有机会达成任务。”

    卡特琳娜没有再多说,她本来想着如果伏地魔不死,那黑白以后就还得来上学,他们就有机会多相处。就算伏地魔得势了,她也可以跟着哈利等主角继续做任务。她觉得黑白既然接下了哈利波特的任务,肯定不会半途而废,现在想想,这个办法有点傻!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太阳彻底沉在海面之下,吹了一会儿海风,颇觉无聊的重吾回房间了,而卡特琳娜则回屋沉沉睡去,这一夜她梦到了许多以前的事,童年时住在那个贫穷落后却有父母兄弟姐妹的家,游戏中第一次遇见吾神的画面,警局之外那死成一排的僧侣与警察。

    ……

    黑白再次上线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十点多了,由于晚上太过疯狂所以他很可耻的旷课了。好在教黑魔法防御术课的疯眼汉穆迪就没有点名的习惯,或者说是完全没有将心放在学生们心上。

    而等黑白上线后高舞已经等候多时了,“我去上了疯眼汉穆迪的课,我可以肯定,这家伙还是像原剧情一样就是那个小巴蒂假扮的。”

    黑白笑问:“你怎么判断的?”

    高舞拍了拍自己的鼻子,“猫的嗅觉是人类的四十多倍,那么重的复方汤剂味道,都快把我呛死了。”

    黑白伸手在猫下巴上挠了挠,“真是辛苦你了,只是现在却没法再按照原计划进行了,因为龙群已经将墓地踩平了,鬼知道最后哈利会被趁机带到哪里去!如果不能提前布置,我们没有办法阻止伏地魔移形换影逃跑。”

    高舞很是享受的在黑白怀里窝起来,“那我们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跟在哈利波特旁边吧!”

    黑白不是太在意的摇头道:“不,其实哈利波特并不重要,伏地魔要是真将他弄死了,那就相当于自毁了一件魂器,反倒好杀了。而他并不知道其余魂器除了那条大蛇都在我们手上,以伏地魔那自大的个性,肯定会高调的付出,到时候我们再在霍格沃兹布置个防止移形换影的法术就行了。”

    “关键是邓布利多,霍金斯想的是保持霍格沃兹的安稳运行。如果哈利波特死了,等再打架的时候邓布利多就会发现魂器都在我们手上,到时候他会怎么想?估计霍金斯等人是别想再安生了。虽然可以采取换批玩家的方式来规避邓布利多,但是不要忘了,魔法部队的前景可人,霍金斯怕是不想放弃首领的职务!”

    高舞眨眨眼睛突然间有些意兴阑珊,“这么复杂啊,无趣!”

    黑白笑了笑伸手抚了抚背部的猫毛,“有几个是像你姐夫我这样不好名利的?”

    高舞闭上双眼不想搭理这个自大的家伙。黑白抱起高舞看看时间,向着下一节的课堂走去。

    时间在学习时候会感觉飞速流逝,太阳再次落山,终于到了公布三强争霸赛选手的时候了。这说一声万众期待绝不过分,在这几天中好多的人包括年龄不到的学生都想方设法的突破年龄线,然而显然他们现在的魔法造诣还接触不到灵魂一级。

    晚宴开启,黑白坐在一个靠近中心的角落,一会儿圣杯吐名字的时候,他是要上台的。同样,那些对自己充满自信的高年级同学也都坐在靠近中心的位置,若非黑白名声在外,甚至会被高年级拎起来扔到后面去。

    “好了,相信大家都在等待着这一刻的来临,让我们来看看第一名斗士是谁?”邓布利多作为一个校长,没有“我再讲两句”的拖延劲,这是非常难得的。

    而学生们显然也很喜欢这样的校长,轰的一声,当邓布利多的话音落下,圣杯的火焰突然间升腾蔓延了整个大厅,像是给所有人头顶加了一层绿汪汪的火盖……

    噗!黑白一口牛奶喷到高舞的猫脸上,也不光高舞哀怨的目光,他甚至能够感觉到桂维尼亚趴在圣杯边缘在跟他眨眼睛。

    邓布利多也是满脸懵逼,这突然的声光效果是什么鬼?

    就在这时,第一个名字被喷了出来,飘飘荡荡的被邓布利多拿在手中,他看了一眼渐渐收敛的火焰,念出了第一个名字。

    “哈利……波特?”

    嘶啦,卡特琳娜面前的餐巾被撕碎了,就知道自己的爆米花白拿了。

    黑白捂脸,第一个就开始搞事了?桂维尼亚你是真的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