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谋夺气运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天上的烟花依旧在不停绽放,此时的大唐是真的富有,这种挥霍程度哪怕是从现代线过来的黑白也不禁咋舌。

    极乐之宴依旧在进行,但与四处欢快的笑声格格不入的却是御花园中一处静谧的湖心凉亭。受宴会的影响,这里也被挂上了明亮的宫灯,然而一缕莫名气氛因亭中两人的沉默而渐渐使得热闹减弱了一分。

    “你……怎么会来这里?”

    黑白微微低头盯着石桌上的清茶,好像那里有什么世界的终极在等他探索,知道听到林梅的回答,他才微微抬起视线。

    又一次的视线接触,黑白本以为自己不会再有触动,可也许这就是曾经情殇任务的强大所在吧,他又一次的心动了,沉溺在了那一双温柔的晶莹之中。

    “为了那个女人而来。”黑白迅速别过头去,视线也转移到了湖水上游一个更大的亭子之中。

    林梅也循着视线望去,神色微微严肃道:“杨玉环?”

    黑白点点头,大亭子里站着两个身影,一个是李隆基一个便是杨玉环,此时李隆基似乎兴致正隆在那里大笔瞎特么甩,也不知道绘画是个什么水平,反正黑白也不懂这个,但从书法方面来看,李隆基的等级也就是C,徒据大家之型却半点无神,比他差远了。

    嗯,说起来,也幸亏当初他的书法等级A了,否则就是给他远古妖文也弄不出来!

    “你发现多久了?”

    林梅的声音很柔软但在其中能够听出一点谈论公事的正规,就像是两个老朋友在会议桌上谈商务合作一样。

    黑白顿了一下,“没多久,你呢?”他没有转头,眼神依旧在大亭子里停留,倒不是有什么变化,而是他有些害怕看到林梅的眼睛。这要是一个忍不住扑上去,嗯,夜深、人静、俊男、美女、干柴、烈火,如果林梅再不反抗的话,那岂不是要犯错误?

    林梅瞄了一眼黑白的样子,有些赌气的翻了个白眼,接着道:“我是一年前发现的,这个国家的气运被分成了两半,一半在皇帝身上,另一半就在杨玉环的身上。”

    黑白一怔,有些惊讶的回头道:“你是说,杨玉环窃取了国家气运?”

    林梅郑重的点点头,“应该是如此,所以从一年之前我就想去干掉她,可是皇宫之中有很多的强者,虽然我不惧,但数量太多,所以我一直都找不到机会。”说着从宫装袖口里抽出了一柄寒光闪现的匕首放在桌上,“本来我是要在今晚动手的,谁知道……”

    面对林梅变得有些幽怨的眼神,黑白尴尬的轻咳一声,因为遇见了自己啊!嗯,这一点还真是跟自己很像啊,自己之前还在想怎么救出小姨子,结果现在还不是搁这跟妹纸闲聊吗?

    呃,已经不是妹纸了!

    黑白突然间又想起那侍女说的“广平王妃”称呼,人家都已经嫁人了啊!嗯,我俏丽吗广平王!

    这种感觉真的不爽,有种初恋嫁人了,新郎不是他的既视感。但转身想想,自己还真的没有资格多说什么,当初机会就摆在那里,一方面是守着对高雯的责任,一方面又是惧怕情殇任务,总之吧,种种原因,他放弃了,如今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自怨自艾!

    深吸了一口气,黑白强行压制自己心中的不适,“据我所知气运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好分开的吧,何况还是一人一半?”

    林梅微微偏头,头上的垂饰缓缓落下,竟有一种华贵之美与其过去的英姿飒爽格外不同,黑白看到一瞬间就痴了,不过强大的精神力让他转眼就恢复过来。

    林梅自然发现了这一幕,嘴角不自觉的扯起一丝微笑,接着抚平好似并未有变化似的说道:“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我想应该没有哪个帝王会傻到主动分割气运赠与别人吧!”

    黑白点点头,两人间再次陷入沉默,想了想又问:“这皇宫里的高手一直就是这么多的吗?”

    林梅否定,“原本不是,高手数量的井喷也是从杨玉环入宫之后的事情了,所以我觉得,应该是与她有关。”

    黑白皱眉,一时间有些费解,有什么办法是能够迅速制造B级高手的吗?这有点可怕啊!不过想到杨玉环五色使者的身份,作为女娲的小弟,手里有些特殊的手段倒也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黑白顿了一下,伸手从身上拿出四枚五色石碎片,“你之后别轻举妄动了,这个杨玉环不简单……”捡能说的都说了出来,黑白将五色使者的强大之处都告知了林梅。

    林梅闻言心中也是暗中松了口气,幸好之前没有贸然行动,杨玉环本身的实力也许不算太强,可五色使者有中根据情绪强化自身的能力,就像是当初黑白将巴蛇召唤出来后蓝大力就牛逼了一样,鬼知道这个杨玉环会因为什么而爆种!

    “那你准备怎么……”

    “娘娘,王爷正在到处找您,太子殿下等人已经往花萼相辉之楼去了,贵客就要来了。”就在林梅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之前那个大声呵斥过黑白的侍女出现了,嗯,这丫头对黑白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全程就没有拿好眼神瞅过他!

    林梅神色一冷,望着侍女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怒火,但可惜这个侍女很没有眼力见,光顾着跟黑白瞪眼了,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凉。

    林梅缓缓站起跟着侍女慢慢踱步离开,在走出凉亭的一瞬间顿住身形,“我……我现在住在广平王府,你若是有事,就来找我吧!”

    黑白怔愣半晌,等回神的时候林梅已经不见了,只是脑海里却总是回荡着那句话,“我住在广平王府!”

    这话听着好像没问题,可在这个语境里,这问题很严重啊!

    ……

    林梅缓缓走在人流之中,出色的姿容引来无数羡慕嫉妒的目光,然而她并不在意,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时不时的露出一抹浅笑。一瞬间,好似连光芒都为之一亮,让之前见过了杨玉环美丽的宾客们也会出现短暂失神。过后不禁急问,这是哪一家的小姐?

    “小翠!”

    “娘娘吩咐。”侍女上前一步低头静待命令。

    “独孤侧妃麾下都是一些武将粗人,你之后就去那里伺候吧!”林梅的脚步未停且越走越快。

    侍女闻言慌神的跪下,“奴婢不知何处冲撞了娘娘,还请……”然而她的话语并未说完,因为抬头间早已没有了林梅的身影。热闹的皇宫里独留下一个哭坐在地的侍女身影。

    “你还是心软啊,要是有谁敢打扰老娘的好事,看我不撕了她的嘴!”

    林梅拐过一个无人的角落,桂维尼亚嗖的一下从杯子里窜出来哼道。

    林梅笑道:“好久不见了,想不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桂维尼亚双手抱胸别过头去,一副“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样子。林梅马上赔笑道:“好嘛,当初那些家伙抢走圣杯的时候,我和阿尔托莉雅找了好久却一直都找不到你,想不到是黑白找到了你。”

    桂维尼亚哼了一声,“你们这两个魔法白痴,人家几个隐蔽咒你们就都瞎了,当然找不到。”

    林梅讪笑着挠了挠脸颊,尴尬的样子一点都没有之前庄重华贵的模样,“你知道的,我主修的一直都不是魔法。阿尔托莉雅也……”

    “对了,阿尔托莉雅呢?她怎么没有跟在你身边?”

    林梅撇嘴道:“她也来了,只是现在不知道到哪逛去了,还说要掩护我呢!”

    桂维尼亚脸上闪过怀念的笑意,紧接着却又虎着脸哼道:“你们找不到我,我不怪你们,可你竟然开心的嫁人了!这是什么鬼?还有,嫁的还是有多个老婆的什么平西王?”

    “是广平王!不是平西王,而且,我跟他的关系也不是那么回事。”林梅摊手道。

    “我知道啊,你刚刚都暗示黑白了,我能够听出来的。”

    林梅茫然,“暗示?我暗示什么了?”

    桂维尼亚看看她,奇道:“你刚刚不是说你现在住在广平王府吗?人家都知道你是广平王妃了还用得着特意提醒吗?只有你不过是将广平王府当成住处的时候,才会这么向人家介绍吧!”

    林梅大眼睛有些闪烁,小声问:“原来这句话还能这么理解的吗?那……你说黑白会这么理解吗?”

    桂维尼亚好笑的看着她,感叹道:“你可真是个硬核单身玩家啊,有时间多学学怎么谈恋爱,别总舞枪弄棒的!”说着一副受够了的样子嗖的一声钻回圣杯里。

    林梅急叫,“唉你说清楚啊!”任她怎么猛搓圣杯,桂维尼亚就是不出来,好像有意憋着她似的。最后无奈只能将圣杯揣在袖子里向着花萼相辉之楼走去。

    林梅没用多久就找到了阿尔托莉雅,此时的她要比过去温柔了许多,就连脸上的线条也不再如过去那么硬朗了。她穿着一身男装,打扮的就像是一名英俊的书生,再加上异国容貌很是吸引了一下大家小姐的视线。林梅也没有多说直接将圣杯交在她手里。

    “哎呀!你咋出去一趟将她捡回来了!”阿尔托莉雅拿着圣杯若非林梅捂嘴差点就叫出来。

    林梅甩了她一个白眼,“回去再说,重头戏要来了。”

    ……

    黑白怀着复杂的心思找到了李色和余轩,三人再次来到花萼相辉之楼,据说李隆基要在这里用最高的规格宴请安禄山!

    安禄山是一个大胖子,但不要因为是胖子就小瞧他,黑白隐在人群中轻易就能看出这家伙的实力,初入A级!

    在古代有没有力量能不能打仗可跟是否是肌肉男没什么关系,武将和士兵们打仗时不光要搏杀时的瞬间爆发力也需要耐久力,否则光是长途行军就能将人拖垮,所以身上要没有点脂肪真的挺不住。况且长得胖并不意味着身体里没有肌肉,其实从秦始皇的那些兵马俑就能看出来,精兵强将都是身材敦实的壮汉。按照人体肌肉的分布如果都是肌肉男的话是不会有那种体型的。

    黑白其实不是太理解李隆基的想法,从这一路上黑白听到的传言就能够知道,如今全天下都在盛传安禄山有谋反之意。这李隆基竟然还装逼的要体现自己的气度来请他赴宴!

    也不知道该说皇上傻还是说他迷之自信,这要是换成黑白,宴会之后肯定会派足了杀手将其……唉?话说这李隆基不会就打的这个主意吧!

    黑白摸着下巴,一时间不得要领索性放弃,抬眼四顾很快就在人群中发现了林梅和阿尔托莉雅,后者看到黑白的时候还兴奋的招手呢!嗯,在两女前方是一名身着蟒袍的帅气男子,不用说了,这肯定就是那个叫什么广平王的,只是按照道理林梅是正妃应该与广平王共同站在前面才对,可现在广平王手臂挽着的却是另一名宫装女子。

    “有点意思,看来我打爆这小子狗头的计划可以暂时搁置了!”黑白愉快的决定了。

    不远处,广平王打了个寒颤,左右瞧瞧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冷气。

    “王爷怎么了,可是冷了,我去帮你那件大氅来?”广平王挽着的那名宫装女子关心道。

    广平王微笑摇头,“靖瑶不需担心,如今大事在即,些许风寒不算什么。”

    说到大事,女子面色冷肃,轻声道:“我已命麾下军士将京城的所有要道看住,这一次安禄山似乎并未带领多少人马,定然可以让其有来无回!”

    广平王欣慰的拍了拍女子的手道:“靖瑶辛苦了,待这次事后,我就奏请圣上扶你为正妃。”

    女子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但顿了一下又不着痕迹的回头瞄了林梅一眼,发现其一脸淡然好像并未发现,遂小声道:“可是姐姐她……”

    广平王摇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之后便不再说话了。

    最后的节目开始了,皇帝散发击鼓亲自与安禄山共舞,这份重视可算是历朝历代都罕见的了,如果安禄山是个识君恩的忠臣怕是要肝脑涂地了,可惜他并不是。

    这一场双人舞虽然杀气腾腾热闹异常,但在黑白等人看来注定是一场笑话。不过这一场双人舞的过程中,却让黑白等人有了更重要的发现。

    “卧槽!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黑白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段话,只见在人群之中站着一名全身被黑袍笼罩着的男人,他很难被发现,就像是刻意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似的,若非黑白如今敏感无比怕是都差点被瞒过去。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个长相黑白认识啊,徐福!

    “呼,看来是古代线的徐福,就跟当初我又打了一次的红魔鬼一样!”余轩经提醒也发现了徐福,之前在日本可就是余轩跟他打了很长时间呢!

    黑白烦躁的砸了砸嘴,他最烦的就是这种敌人,因为在未来他肯定会死,所以在历史线里就像是有了免死金牌似的,无论你布下多么天衣无缝的陷阱都很难将其干掉。

    李色闻言看了看徐福,“这个就是你们当初在日本弄死的那个僵约里的僵尸徐福?怎么说他是个僵尸?”

    黑白和余轩点点头,李色恍然的小声道:“那真是巧了,我刚刚在自由活动的时候认识了那个徐福的儿子和弟子,这个徐福啊,如今化名为黄鹤,据说是大唐最厉害的幻术师!”

    黑白有些诧异,难以置信道:“你是说,你跟徐福算是搭上线了?”

    李色点点头,“我就是小露了几招,徐福的儿子和弟子就说我幻术精湛要跟我切磋。”

    余轩道:“谁赢了?”

    李色耸了耸肩,“算是平手吧,他们基础不错,但多数都是华而不实的变化之术,而我的强项在于实打实的实力。”

    黑白与余轩对视一眼,好笑道:“我还不知道僵尸也能生孩子,小僵尸吗?还是说徐福也找到了驱魔龙氏马家的女人生孩子?”

    余轩点头,“看来这什么孩子弟子估计都是假的,不是身份掩护就是小僵尸。”

    黑白对这话可是无比认同,突然灵机一动,“你说,现在我们去投靠徐福,不,是黄鹤怎么样?”

    余轩一怔继而思考半晌,“这似乎是个主意,正好李色跟他的孩子弟子扯上了关系,只要我们跟他扯上关系,那就可以有机会接近杨玉环了!”

    李色想了想主动道:“这个方向可行,等宴会结束我马上去找白龙丹龙去联络感情,你们找个客栈住下等我好消息吧!”说着转身进入人群。

    黑白跟余轩对视一眼继续将注意力放在场中的双人舞上,不得不说,李隆基还是很有气度的,至少面对安禄山杀意勃勃的眼神竟然丝毫不惧,也不知道是真的迟钝还是说气运给了他勇气?

    时间在状似欢乐的气氛中进行着,整个宴会直到后半夜才算是结束,而皇帝更是在之后命令全国同乐放假三天。

    ……

    深夜,作为欢乐了好几个时辰的平民百姓终于算是安然进入了梦乡,可这场极乐之宴真正的压轴戏才开始。

    杨玉环缓缓从床榻上起来,忘了一眼身旁的李隆基,眼中尽是温柔的轻轻将被子拉上。之后抬手穿着轻轻的薄纱向外走去,美好的娇躯若隐若现,然而值夜的宫女与侍卫却像是完全没有发现一样。

    杨玉环正要出去却又顿了一下,弯下腰将高舞抱在了怀里,轻轻笑道:“你是重要的人质呢!可不能让你趁机跑了。”

    高舞(?′ω`?)姐夫救命啊!

    杨玉环一步步来到了之前与皇帝挥墨的亭子,“极乐之乐”四个大字还放在亭子的石桌上。

    “哼,极乐之乐?区区一代帝王还想着掌控天下人不成?”

    充满嘲讽与不屑的声音缓缓传来,杨玉环伸手抚了一下宣纸,头也不回道:“他自然比不上秦皇的雄才伟略,但大唐盛世不正是你进宫的原因吗?你若是看不上,就别在打这大堂气运的主意了。”

    黑影闪过出现在杨玉环的身后,撩开兜帽正是徐福!

    “哼,白心媚,如今你已经半国气运到手,可是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

    “还是叫我杨玉环吧,白心媚的名字也不过是别人起的,没有什么意义。”杨玉环伸手在高舞头上摸了摸。

    “别逃避我的问题,当初说好大唐气运一人一半,如今你已经得手难道就要食言不成?”徐福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

    杨玉环却是毫不在意,“这一半气运都是凭我自己的本事所得,与你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还要帮你呢!”

    徐福怒道:“你虽是五色使者,但依旧是妖身,若是那李隆基看到你身后的尾巴,你觉得她还会如此宠爱你吗?”

    杨玉环没有半点受到威胁的样子,反而笑道:“你觉得,在这皇宫之中,有多少人对我有一份痴爱?你觉得,凭着自己的实力,还有能力让我显出原形吗?”

    徐福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却没有动手,他知道杨玉环说的没错。杨玉环作为五色使者的能力是痴恋!就像她说的那样,周围深情的人越多,她的实力就越强,李隆基先不说,外面喜欢杨玉环的人可是一大把。想要在这里跟杨玉环刚正面,那可没什么胜算!

    “很好,若是如此你可别怪我心狠手辣!”徐福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杨玉环沉默半晌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又抹了抹高舞毛绒绒的身躯,却发现高舞不知何时睡着了!

    ……

    “姐夫姐夫!不好了,那个徐福和杨玉环在谋夺唐朝的气运!唉?姐夫还没出来?”高舞下线后噔噔噔的就往黑白房里跑,却发现黑白还在游戏中并未下线。

    高雯见状将高舞招过来仔细询问了一下他们到底在什么时间线浪呢!

    游戏中,黑白和余轩蹲在一处建筑房顶,看着下面不停奔逃的一堆兵将,好笑道:“你看,我说对了吧,果然有人在追杀安禄山一行,而且人数还不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