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那个胖子,给我站住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深夜,极乐之宴后,林梅屏退了周围侍女,接着很没有形象的往床上一躺,四肢张开长长的宫装平铺在床上像极了一朵盛开的花朵。

    “噫,还是王妃呢,看看你这粗鲁的德行!”

    桂维尼亚嗖的一声从圣杯里飘了出来,这一次幻化的模样却是照着林梅这一身宫装打扮的,那端起来的架势看起来倒真比林梅严肃端庄了不少。

    “啊!又见面了!”阿尔托莉雅直接朝着桂维尼亚抱了过去,结果自然是一穿而过没有抱住任何的实体。

    林梅瞥了一眼叹道:“总是端着实在太难受了,这一身宫装比铠甲还烦,至少穿上铠甲不用在乎走路的姿势。”

    桂维尼亚闻言身体一转重新换上了一套女版运动服,胸口部位还画了一只三叶草。

    阿尔托莉雅见状满脸新奇,“唉?你这……是什么衣服?外族服饰吗?”

    林梅秀眉微皱,伸手将略沉的宫装脱掉,露着光滑的肩膀从床上坐起来,“这衣服看起来很适合活动啊,看起来也很清爽。”

    桂维尼亚左右看看两女像是鄙视土包子似的,哼道:“告诉你们,这可是千多年之后的服饰,今天就让你们这两个村妇开开眼界。”

    阿尔托莉雅一脸震惊的上前还想伸手摸摸,结果还是什么都摸不到,林梅叹了口气,满脸歉疚道:“对不起,我们那么多年都没有找到你!以至于,你……过了千多年。”

    桂维尼亚顿了一下,叉腰撇嘴,“算了,反正我也算不得受了什么苦,只是无聊了些。”

    “所以,黑白是带着你穿梭时间回到这里的吗?”

    “哼,这才是你想问的吧!”桂维尼亚一脸‘老娘早已看穿一切’的样子。

    林梅也没反驳什么,只是兀自道:“在跟你们相遇之前我就知道黑白有穿越时空的能力,虽然我理解不了,但经过几次相遇之后,我觉得那是真的。”

    桂维尼亚点头道:“是真的,他手中有一个形状没法描述的宝物,可以带着人一起穿越时空。这一次本来他们是要穿越到八年后的,但是似乎因为什么五色使者的问题穿越到了这里。话说你们的缘分还真是……”

    桂维尼亚说着摇头还发出啧啧声,一边的阿尔托莉雅看看林梅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么说,你是在千多年之后才遇到黑白的?那……你看到他的妻子了吗?”

    桂维尼亚娇躯顿了一下,撇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林梅,轻咳了一声道:“看到了,很漂亮倒是算不上强可似乎跟黑白的关系很好,嗯,他们并没有结婚,但跟夫妻也没有什么分别。”

    阿尔托莉雅大惊,“跟夫妻没有什么分别?”接着转头瞪着眼睛看林梅,“这在你们的国家应该算是苟合吧,还是说叫做私通来着?”

    林梅脸色也有点难看,就像是某些少年知道‘女神也拉屎’‘女神背后也有男人’一样。

    桂维尼亚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完全不管灵魂体翻白眼十分恐怖的效果,“这有什么,在未来人们可是非常开放的,嗯,记得那个叫什么***运动来着。男的女的要是欲望强烈的话,说不得隔三差五就要滚滚床单的!嗯,滚床单你们知道吧!”

    阿尔托莉雅眨眨眼,往床上一趴左翻右翻。桂维尼亚满头黑线,“别卖萌!”再次面向林梅,“所以我觉得你还是有机会的!”

    林梅脸颊上升起一抹红晕,抿了抿嘴唇带着疑惑道:“你的意思是说,那种事情即使不用成亲,也可以做吗?”

    桂维尼亚一脸奸计得逞的德行疯狂点头,“没错,只要没结婚又不使用卑鄙手段,那无论男追女还是女追男都没有问题。那个女人现在不过是占了身体上的便宜,只要你也跟黑白滚滚床单,你们就算扯平了!到时候黑白真正选择谁还不一定呢!”

    林梅耳根子都红了,半晌说不出话来。阿尔托莉雅看着林梅窘迫的样子从床上坐起,“黑白的事咱们之后再说,先聊聊未来什么样的,我真的超级好奇的!”

    桂维尼亚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货,却是摇头道“告诉你们历史似乎不好吧!万一改变了历史怎么办?而且人家梅林都没问,你乱说什么!”

    阿尔托莉雅挠了挠头发,仔细想想她确实没有立场乱问。一边的林梅却是脸色微凝,轻道:“其实,知道也没有什么……”

    桂维尼亚有些吃惊的看着她,在印象中林梅应该不是这种不负责任的样子啊!事实上在遇到林梅的一瞬间,桂维尼亚就决定不说任何有关历史的事情。就是怕林梅知道种花家未来的苦难时会横加干涉,到时候未来大变样谁知道会造成什么影响。但现在这个表现是什么鬼?

    林梅看了看两人,沉默片刻叹气道:“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吗?咱们这一路游历世界,曾经擦身而过很多奇奇怪怪的人,这些人虽然衣着没有什么问题,但……他们的语法习惯却跟黑白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桂维尼亚陷入沉思,而阿尔托莉雅却一脸茫然,“我没有发现啊!”

    林梅完全没有说服阿尔托莉雅的意思,只是看着桂维尼亚道:“在未来,有很多人拥有穿越时空的能力吗?”

    桂维尼亚很肯定的给出了否定答案,“未来的世界虽然变化很大,但是穿越时空这种事绝不普遍,除非那人身上有什么神器!你真的遇到了很多这样的人?这没道理啊!”

    林梅顿了一下又道:“你们都知道这里是我的家乡,但其实……这里并不是?”

    这一下却真的让阿尔托莉雅和桂维尼亚惊讶了,难不成世界上还有第二个种花家?

    林梅长叹一声重新仰躺在床上,“我第一次回到大唐的时候吓了一跳,这里并不是我的家乡,不,应该说这里的地形和风土人情几乎和我的家乡一样,但不知为何,这里的人我没有一个认识。我曾经想过,也许是我游历的太久,我的国家已经改朝换代了。可我曾经私自查看过史书,我发现在唐朝之前没有一个朝代能够与我的家乡对上。”

    阿尔托莉雅盘腿坐在床上一脸懵逼,桂维尼亚盘腿坐在半空,“你是说,有人改变了历史,还是说……”

    林梅伸手捂着双眼,语带迷茫道:“我也曾经怀疑过,会不会有人破坏了历史使得我本该在的朝代不见了,可如果那样的话,我没有理由还存在啊!于是我想,会不会我们在无意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阿尔托莉雅闻言迅速摇头,“不对不对,我们是按照地图走过来的,而且当初在西方大陆上也早就听说过东方国家的传说啊,不会有错的。”

    林梅苦笑,“若真如此,那就说明,是我自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从我离开国家、离开长城、离开有他的爵爷府那一刻开始,我就……”

    阿尔托莉雅和桂维尼亚面面相觑,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劝些什么,无论从哪个角度说,这好像都是挺沮丧的事情。

    轰呼!

    一道气浪在天空炸开,无声无响却会将天上的云层击出阵阵波浪。只可惜如今天色全黑,若无强大的实力是发现不了的。而三女的实力却都不弱,因此在变故出现的瞬间就抬头望向了南门方向。

    “我听说种花家的人喜欢晚上撸串,怎么这个习俗是从千多年前就开始的吗?越晚越热闹啊!”桂维尼亚像是发现了什么真理一样砸了砸拳头。

    林梅没搭理这货,只是看着窗外,嘀咕道:“原来杨玉环速成了那么多的高手是为了做这个吗?”

    阿尔托莉雅眨眨眼突然叫道:“对了,广平王那小子好像也说今天晚上有行动来着。”

    林梅脸色一正,“你去帮帮那小子吧,怎么说咱们如今吃他的住他的,若是就这么看着他陷入危险也不太好。”

    阿尔托莉雅点点头,挥手从柜子里拿出一柄宽刃大剑,身形一展就冲出来广平王府。

    “带上我啊!”桂维尼亚控制圣杯飘起刚要追上去,却被林梅一把抓下。

    “你就别凑热闹了,你留下跟我说说,未来到底什么样子?”

    桂维尼亚眨眨眼,意味深长的笑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

    护城南门,一个个身着便装的男男女女将大道中央的一票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安禄山脸色凝沉却丝毫不露为难之色,四野巡视突然大笑,“哈哈哈哈哈,我说这一次皇宫之中为何多出这些许高手,原来你们的出现就是为了留下安某吗?安某倒是真的好奇了,皇帝老儿到底是如何速成这许多高手的!”

    负责包围的男男女女并无一人搭话,安禄山冷笑,“怎么,你们既然连衣服都不换如此明目张胆的来截杀安某,却不敢回答安某的问话了吗?叫皇帝出来啊,让我看看他能否像花萼相辉楼里那样承受的起安某的杀气!”

    哒哒哒!

    马蹄踏在深夜的街道上显得格外刺耳,好像有一把刀生硬的刺进了这和谐的夜色。然而所有人都知道,刺耳的不是马蹄声,而是那凛然的杀气。

    广平王李俶与侧妃独孤靖瑶双双从拐角处转出,二人一身铠甲腰佩宝剑显然已经做好了血战的准备,而在他们身后则是一队队排到街道尽头也不见尾的骑兵!

    安禄山第一次露出难看的样子,作为一个将军,他深深明白打仗与高手相搏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说今夜拦着他的仅仅是这些速成的高手,那么他未必没有生机,甚至若是这些速成高手不懂合击之术,那么恐怕连身边护卫的军阵都无法打破。

    可是,如今显然有人看穿了他的打算,广平王的出现就是要以军队破军队,而这些速成的高手显然只是起到封锁他所有逃生路线作用的。

    今夜,怕是插翅难飞了!

    砰!就在这时南门之外升起一道烟火,在空中放出褐黄色的光芒。

    “将军,谍报消息,南门之外并无埋伏,我们会拼死护送将军冲出南门!”

    身边护卫抽出腰刀叫道,但安禄山的脸色并未好转,因为他知道敌人没有在南门之外埋伏,主要是因为敌人有信心将他们都留在城内!

    广平王抽出腰间宝剑直指安禄山,“投降,我可放你护卫安然离去!”

    安禄山脸上横肉抽搐,一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广平王,凶狠的目光像是狼一样!以两人差着快两级的武力等级,若非广平王如今处于优势还真未必挺得住。

    “将军快走!”

    一名护卫突然间抓住安禄山的肩膀往后一扯,安禄山趁机借力冲向南城门。

    周围早已准备好的高手们闻风而动,身形嗖嗖嗖的窜向南门阻截安禄山,但一名名护卫突然间气势暴涨,原本C级的实力眨眼间晋升B级,浑身绽放血气竟后发先至的拦在了这些追击高手的面前。

    “咦?这个是……天魔解体大法之类的禁招吧!”黑白喝了口可乐奇道。

    坐在旁边的余轩点点头,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炸鸡腿,“应该就是类似的禁术,听老混历史线的玩家们说,这种功法很好学习,但是后遗症严重,基本上用完就是状态清零,就算侥幸未死也是个废人了。所以凡是用了这种禁术的玩家最后哪怕不死也会自杀。”

    黑白呵呵,“这还真是一种自己完不成任务也要拉人垫背的好功法啊!”

    两人在房顶上看得兴起,下面战斗也在瞬间进入了白热化,这些速成的高手之前多是些忠心的宫女与太监,若说他们愿意为皇上赴死那没问题,但他们久居深宫战斗经验其实十分匮乏,同级相搏他们根本不是安禄山侍卫的对手,可好在数量众多,一时间倒是打的旗鼓相当。不过这一拖延却让安禄山很快就要到达南门了!

    “休想走!”广平王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些太监宫女如此不济,嗯,或者说安禄山的侍卫会如此拼命。一时间有些急切的大兵压上。

    吼!嘶!

    璀璨的光芒一瞬间从两个方向亮起,蛇嘶虎啸,金光与青光呼应,两个军阵瞬间擎起三丈多高。

    青光之中一条龙鳞大蟒凶厉无比,以广平王为蛇头向着安禄山护卫而去。

    金光之内斑斓猛虎仰天狂啸,护卫军紧缩一处彼此相连,面对巨蟒袭来迎面扑上。

    “怎么可能!京城的护卫军竟然能够与我边关精英对抗?”挥手撕开一名太监脖子的安禄山回头望去,难以置信的吼道。

    “卧槽!数千士兵的巨蟒竟然顶不过不到百人的猛虎?这个平西王是弱智吗?”黑白大惊。

    余轩白眼甩过去,“是广平王,你当都是你那饕餮护卫啊,士兵们都是有思想的个体,默契的配合,总体实力的平均,还有对命令的执行力都需要训练的!”

    黑白撇嘴,一脸看不上。

    青光巨蟒与金光猛虎死死的纠缠在一起,一次次扑咬一次次缠绕让彼此组成军阵的个体都损伤惨重,然而猛虎体内护卫纷纷使用了同归于尽的功法,说是悍不畏死都不准确,完全就是为了赴死!

    反观青光巨蟒就有些惨了点,虽然表面上巨蟒与猛虎好似不相上下,但巨蟒由于其受到的伤害是平摊到所有士兵的,按道理说就算磨也能磨死那些护卫了,可是就像安禄山言中之意,这些士兵太差了!

    一次次的疼痛竟然消减了士兵们的意志,哪怕明知道没有死亡的危险可还是一个个斗志降低,这一退缩便使得广平王这军阵就算有十分的实力也发挥不出三分。虽然能够凭着人数优势战胜猛虎,但这时间却是被拖久了。

    另一边,安禄山如同下山猛虎,那是缺乏战斗经验的太监宫女即使悍不畏死却依旧很难拦住他的脚步。

    “哼,废物!原本以为今夜能够早点回去伺候陛下,想不到一帮小兔崽子如此不济!”

    安禄山后颈微凉,一道尖利而又阴冷的锐气直射下来。掌中钢刀回身劈去,两位A级高手对视间气浪翻涌,双双急退。

    “高力士!好一个阉人,想不到皇帝身边还有如此高手。”安禄山摸了摸后颈冷笑。

    “咱家为皇上与贵妃分忧,自当扫灭一切乱臣贼子!”

    尖锐的声音混合这毫不掩饰的杀气,一声大红宦官袍服在这个血夜显得如此扎眼。高力士是一个有着一双笑眼的微胖太监,若非此时杀意凛然任谁看了都会说起和蔼可亲。

    “哼,分忧?等我攻下京城,让你那皇帝给我舔靴,令你那贵妃给我暖床,看看到时候你该怎么给他们分忧?”

    安禄山很会嘲讽,对于忠心的人这种直接侮辱其主的方法非常有效,两大A级高手顿时撞在一处,就像是两辆坦克开足了马力刚在了一起。炸开的气浪一波波的辐射开来,然后,高力士就陷入下风了。

    安禄山早年坎坷颠沛流离,后入军伍算得上是戎马一生了,其战斗方式完全走的大开大合的路子,这种硬碰硬的战斗正是他的拿手好戏。而高力士原本的风格就是阴柔诡谲,就像之前那第一次偷袭一样,若一直保持游斗刺杀,场面决不至于如此直转急下,但他被嘲讽以至于瞬间陷入了安禄山的节奏,虽然能够看出其已经醒悟,可一旦被缠上在想转换节奏可不那么容易了!

    不过若是说好处也有,那就是所有的太监宫女又都将南门围个水泄不通,就算安禄山打败了高力士,那再想突破他们的防御也需要一段时间。到那时,广平王的军阵就可以压过来了,一个没有领悟法则的高手,即使再强大也很难在军队的碾压下生还。

    “你说,这个安禄山会不会挂在这里?”黑白眯着双眼有些好笑。

    余轩笑着摇摇头,“哪有那么简单啊,想要改变历史可绝不容易。想想咱们两个做的美国队长任务,其中的变故有多少,那些敌人有哪一个是好对付的!”

    黑白摩挲着下巴,“这么说之后怕是还有变故啊!”

    话音刚落,金光猛虎突然间炸散,漫天金光将夜色瞬间驱离,也几乎晃到了所有人的双眼,黑白几乎下意识的就张开了精神力。

    感知之下,那些安禄山的护卫的一举一动完全暴露,他们竟然是主动散掉军阵的,为的却是刺杀广平王!

    不得不感叹,安禄山麾下将士的战斗素质要比城防军强多了,他们敏感的看清了场中局势,如今安禄山的实力可以说冠绝当场,只要组织军队就能够让安禄山平安逃离。所以他们拼着放弃军阵的代价获得了一个刺杀广平王的机会!

    从那个青色巨蟒军阵就能够看出这个广平王跟林梅一定有些关系,但显然学的并不精,当一名护卫跳到青色巨蟒头部自爆的时候竟然震伤了在其中的广平王。

    “啧啧,这军阵承受伤害不平均啊,嗯,不对,是承受分摊伤害的上限太低。超过极限就会对受创部位的个体造成额外伤害!”黑白瞬间就看穿了广平王这青光巨蟒的弱点。

    显然安禄山的护卫能够组成金光猛虎也是对军阵有研究的,他们就是在针对这个弱点,一个个护卫开始自爆了。轰轰轰的巨响,血肉所化血雨仿佛有弹雨的威力刹那间就将青光巨蟒表面蹦的千疮百孔,而广平王更是一口老血喷出!

    呼!青光巨蟒不甘的嘶鸣一声消散于无形,而在一阵爆炸后也仅剩下三名护卫了,他们见广平王摇摇欲坠而其身边也仅有一个同样重伤的独孤靖瑶,自然知道这个最好的机会,齐齐扑上要将广平王斩于刀下。

    黑白眉头微皱,想想林梅,要是让这货就这么死了那似乎不太好,就算不因为林梅,这广平王就是未来的唐代宗,这要是改变了历史,未来怕是要出问题。

    向着就要将铁血长矛投出去,却见一道灰色的倩影眨眼就拦在了广平王身前,手臂粗的宽刃大剑一挥,金色剑芒狂闪,三名护卫连爆炸都来不及,直接连皮带骨被断成六块!

    剑芒一瞬间刺激了安禄山,他不认识这个刚来的女扮男装的高手是谁,但这战斗风格比他还莽,几乎是瞬间就做出了一个决定,不可力敌,战略性撤退!

    想着拼了被高力士拍中一掌,伸手抓起高力士的肩膀一个学自草原的摔跤投技将其扔向城门。

    轰!城门顿时四分五裂,完全没有想到有此一招的高力士顿时内脏受创,眼看着安禄山嘴角流血拼了命射出城门却无法阻拦。

    “快去拦住他啊!”广平王脸色苍白无比,对着阿尔托莉雅叫道。

    阿尔托莉雅眨眨眼,看看跑远的安禄山,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我只是跳的很高,但不会你们的轻功啊!”

    广平王囧,周围将士鸦雀无声……

    安禄山,疯跑了将近半个时辰,终于在一处驿站抢得一匹千里马算是可以在马背上平复一下有些翻涌的气血,高力士那一掌也不是好受的。

    “打打杀杀有什么好的,舞文弄墨多有情调!唉,可惜你这死胖子就是不给我机会啊!”

    安禄山浑身巨震,面显苦涩,驻马抬头,不远处一袭白衣,长发散乱随风舞动,看起来洒脱的很。

    “青莲居士,可否给安某一条生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