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不一样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这世上妖魔鬼怪还是挺多的,什么女装站着嘘嘘的,什么带着尾巴猫耳招摇过市的,所以想要不脱离社会追赶时尚从来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李白身为大诗人,那也是个体面的,平时自然不能忍受别人说自己老土,因此对于社会前沿的新鲜事物也是勇于也敢于接受的,所以像心脏被打碎了还能活的这种事,他也不是没有听说过。但那都是发生在妖怪身上啊,你黄鹤算是怎么回事?

    徐福缓缓从地上爬起,轻轻舒展身体,剧烈的疼痛在瞬间让他倒抽了一口冷气,僵尸是不会死,但可不意味着不会痛。尤其是碎心之痛,这是他从未尝试过的。

    转过头,看着被他一爪洞穿了胸膛的李白,“你这一剑,已经技近乎道了,只可惜,死亡对于我来说,从来都是很奢侈的事情!”

    李白双唇惨白,手掌颤抖的在胸口晃了晃,似乎想要捂住伤口,但那么大的血窟窿就是两只手也没法捂住了。他的舌头似乎已经僵硬,面对伤口正在恢复的徐福,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透过血窟窿能够看到侥幸并未粉碎的心脏已经在不正常的抽搐了,越来越无力,跳动的也越来越慢了,越来越……

    “上一个胸口穿了个窟窿的人现在正每天小酒喝着、美女泡着、穿铁甲浪着,你呢?这就放弃了吗?”

    一个老不正经的声音从天而降,让弥留之际的李白神奇的听清了,然后在双眼即将失去视觉能力的时候,脖领子被某个人轻松的拎起。李白用尽所有的力气转头望去,这是一只……熊猫!

    呃……李白双眼瞪大,脑袋一歪。

    黑白一脑门的黑线,无奈的叹了口气,伸出爪子将一枚丹药拍进了李白的嘴里。然后只见一道柔和的光芒从李白身上亮起,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作用在李白的伤口处,血肉开始弥合,皮肤渐渐补全,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一个完好无损甚至皮肤比以前更嫩的李白就出现了!

    不远处的徐福已经彻底懵逼了,什么妖?哪来的熊猫?难道是当年蚩尤战神的坐骑?还有那是什么药?生死人肉白骨的?还能美肤?这么神奇的吗?

    黑白将李白放下,看着好像在考虑哲学三问的徐福咧咧嘴,他也心疼的够呛啊!

    还阳丹:使玩家或NPC复活并维持最低状态一小时,三百万积分!

    这是怪兽积分商店中的一个兑换项目,整整三百万积分啊,对于任何一个玩家来说都是一笔巨款了,若非之前从龙岛到消灭变异龙兽他整个过程从头带到尾,有了系统奖励的一千万积分,他也只能望着这种好东西流流口水而已。

    当然,如果仅仅是积分的损失也就罢了,这坑货系统等到他兑换完了之后才再兑换项后面加了一个括号,然后就是一片小字,每位玩家限购一次!

    这特么是欺诈消费者啊!

    黑白想哭、黑白委屈,但他不说,并向徐福扑了过去。

    “还钱!”

    徐福傻了,看着熊猫双手那金光闪闪随手一动都带着呼啸引起空气扭曲的雄浑气劲,再听听这血泪控诉!这也就是在唐朝,若是在现代,你敢欺负国宝?光是唾沫就能淹死你!

    而现在,他可能会被拍死!

    黑白的掌法含恨而发,强烈的情绪让降龙十八掌中似乎都多了一缕凌厉的杀意。尚未攻击到徐福这狂暴的气劲与隐隐龙吟就已经将其震慑住了。

    说起来降龙十八掌和虎鹤双形或是蛇拳之类的武学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当然不是说外形,而是意境。习虎拳者若得猛虎的勇猛无畏甚至贪婪凶恶之意,那拳法威力是要大幅增加的。

    而与那些以动物命名的拳法不同,降龙十八掌以‘龙’字为名,但寻常武者哪里有机会见到什么龙呢,所以纵观古今,能够真正发挥降龙十八掌威力的人都少之又少。

    不过龙作为应运而生的神兽,但使用者心怀国家大义时,是会在冥冥之中得到国家气运响应的,因此自古以来使降龙十八掌扬威武林的人物无不是声威赫赫忧民忧国的大侠!

    而黑白此时却又不相同,熊猫变身对掌法有巨大加成,他又曾经见过气运金龙,徐福刚刚又放走了反贼安禄山,这也算是损害了大唐的利益。诸般威力加成下,黑白刚一发招就有一种,自己好像已经无敌了的错觉。

    好吧,就算这是错觉,但把你个小僵尸按在地上摩擦还是没问题的!

    砰!吼!

    徐福脑袋瓦特了,竟然想着靠柔劲试探一下黑白的掌力,只可惜,那点柔劲在刚猛到不能再刚猛的降龙十八掌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

    龙吟过后,徐福瞪圆了双眼不停后退,低头望去,右臂已经化为了齑粉消散在空中。

    “嘶!这么凶残?你又变强了!”

    天空之上,余轩深吸了一口气难以置信的嘀咕道,两人早已说好,这一次由黑白出手,因为黑白有变身能力,即使这一次不能干掉徐福,以后就算再见到也不会被认出来。毕竟他们之后还要借着丹龙白龙两人的关系去搞事情呢!

    徐福浑身一哆嗦,整个人都被恐惧笼罩了,这只熊猫,打不过,得怂!

    黑白也愣了一下,却见徐福似乎打定了主意逃跑了,一身血影唰唰唰开始乱晃,身形瞬间提到极致,身体好似被拉成了一条血线似的刹那间就射向远处。

    黑白原本在看到对方逃离的一瞬间就知道自己追不上,毕竟看看熊猫的那臃肿短小的四肢实在不像是擅长轻功的物种。可是在诸般加持之下,黑白突然间福至心灵的双手在空中划过一道玄妙的痕迹,接着双掌相合缓缓朝前推去。

    天地仿佛在刹那明亮起来,堂堂煌煌、光明正大,气浪、叶草、泥土,周围的一切瞬间被汇聚一处,那是一道龙形的气劲,闪烁着金光、散发着威压,朝着快成闪电的血影追去!

    血影真的很快,像是一道线眨眼就超出了视觉范围,而金龙看着好像不快,每一个动作似乎都能够被察觉,但两者的距离就是在迅速的接近着,一点点一点点的接近……

    “啊!”

    徐福双眼通红,这个时候他真正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他感觉要是今天被这条龙打中的话,自己怕是要屎啊!

    他想要逃,想要改变方向,但一股强劲的吸扯力道却将他身体整个拉住,别说改变方向了,就是迈开双腿好像都难。

    怎么办?他真的不想死!

    也不知道是因果律的作用还是他真的命不该绝,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块巨石出现在了徐福的身前。这是一块足有十丈高的巨石,就算说他是一座小山也勉强合格了。

    这座小山出现的无比突兀,但却是真的起到了救命的效果,金龙与小山相撞没有发出任何巨响,小山眨眼就变成了齑粉,然而这一下似乎使得金龙失去了那种无坚不摧的特性,等再击中徐福的时候就是单纯的攻击力了。

    砰轰!

    徐福倒飞开去,鲜血在空中就开始不停喷吐,黑白是不知道僵尸到底有多少血,但换成常人这些血怕是死定了。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还不足以灭杀有着不死之身的僵尸。

    “师傅!我们快走!”

    就在徐福撞断了十几颗杨树的时候,一个挺拔的少年出现扶起徐福,两人转身便窜入了丛林。

    “哪里走!”黑白得势不饶人,他就不信今天拍不死这货。

    然而刚踏出一步却见天地颠倒万花凋零,他陷入了一个完全灰色的世界,“我靠!这难道是道家天宗的天地失色?”

    “……”黑白囧,“靠!看来平时要少看看二次元的东西,这特么就是个幻术啊!”

    黑白无奈,至此他也想起了,刚刚救徐福离开的就是名义上黄鹤的弟子白龙。这也是一个幻术高手了,他布下的幻术没有那么好破,关键是黑白虽然精神力强但却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幻术,一时间有些不知该怎么施为了。

    不过幻术这种东西并不能无中生有,也就是说想要什么就必须有个参照,你想要变出成千上万的敌人,那基础就是必须至少有一个敌人。更不能否定事物的存在,明明存在的敌人不可能变没了,充其量就是改变形态,例如将一名敌人变成不易察觉的树桩。

    而这个幻术显然是白龙丹龙为了救人而设,主要意图在于困住黑白,可不是打架,因此幻术之中并无敌人,却彻底干扰了黑白的五感令其一时间找不到出路。

    “看来多莽一莽还是有好处的,你看IG不就冠军了嘛,至少可以发现自己有什么不足!”黑白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精神力爆发,接着一掌拍断了挂在树上的风铃,这就是阵眼!

    说起来丹龙白龙的绝对实力毕竟跟黑白有差距,这种仓促形成的幻术能够影响五感已经难得,要想干扰黑白的精神力就有点自不量力了。所以黑白精神力一扫,就发现了散发能量的风铃阵眼。

    风铃破碎,颠倒的天地再次恢复正常,但徐福已经彻底不见了。

    呼啪!余轩轻轻落地,赞叹道:“好掌法,应该是满级的绝学了吧!”

    黑白微怔,望向系统面板,一条提示醒目的挂在通知栏里。

    恭喜玩家黑白成为第十名将绝学升至满级的玩家,奖励玩家可指定方向奇幻礼包一个!

    第……十?黑白瞄了一眼技能栏里降龙十八掌后那醒目的S级标识,然后抬头望向余轩,“你是第几个将绝学修炼到满级的?”

    余轩愣了一下笑道:“第一个啊,奖励了十个可指定方向的奇幻礼包,怎么了?你是第几?”

    黑白抿了抿嘴,技能S和绝学S是不一样的,他的通用驾驶技术也是S级,但却没有奖励。这么说在系统看来,能够关系现实的技能和仅限于游戏中的技能是不同的?

    “第十个,奖励了一个可定方向的礼包,等等,十个?怪不得你那么多好东西!”黑白捂脸。

    余轩耸耸肩,笑道:“说起来礼包太多也没有用的,我想要个防御装甲于是就弄来了零式战衣,想要个治疗物品就抽到了符咒然后就拥有了式神蝴蝶精,想要个用于侦查的物品结果就来了一双万花筒写轮眼,说起来这是我得到过最没用的东西了。”

    “等等,你抽万花筒写轮眼是一次抽一双的吗?”

    “是啊,难道你不是?”

    黑白(╬ ̄皿 ̄)“那你为什么一颗颗的给煎饼叔?”

    余轩摊手,“我看我弟弟那也拿出来一颗,心想这种事就别做出头鸟了,于是就拿出一颗,后来不是说万花筒写轮眼要是想去除副作用,就必须换眼镜吗,所以我就都拿出来了。”

    黑白心里有点堵,谢谢你照顾我等非酋的情绪啊!

    黑白果断的开始转移话题,“怎么说你还有七个可指定方向的奇幻礼包?”

    余轩点头,“是啊,一直没用,也没有什么需求,怎么,你想要?”

    “嗯,给我留着吧,我应该会有用!”黑白抿了抿嘴角,心里有一个计划,是在干掉变异龙兽时想到的,不过要求有点高,所以他一直在等机会,不过有了余轩的七个奇幻礼包再加上自己的两个,计划就前进了一大步。

    余轩没有什么犹豫直接将礼包都给了黑白,未来方向已经明确的时候,多余的物品哪怕再好也是牵扯精力。何况作为一个欧皇,似乎也从来不会因为礼包的事而烦心。

    “对了,你说你是第十个?”余轩顿了一下想了想道:“这么说去除你我,如今还八个玩家也将绝学升到了S级。”

    黑白嘴角抽了抽,说起来这一次晋级还算是沾了徐福的光,否则还真不一定能够让自己悟通有关于降龙十八掌的要旨。但是一想到还有另外八个玩家也掌握了满级绝学,他就感觉一阵牙疼!

    玩家之中果然是藏龙卧虎啊,关键是,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风声,难不成这八个家伙都是是喜欢扮猪吃老虎的主?这……人心险恶啊!

    “这个李白,你想怎么处置?”余轩似乎并不在意有几个人修炼成了满级绝学,回头看了看昏迷的李白问道。

    黑白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后脑勺,“我看上了他的一个技能,只是我没有想到积分商店里的还阳丹竟然是限购物品,这次有点亏啊!”

    余轩好笑,他也同样瞄了一眼还阳丹的兑换条件,三百万积分,这可不是欧不欧的问题了。“那这家伙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徐福是僵尸之体,失去的手臂估计很快就能复原,说不定之后就有机会借他的关系入宫了。”

    黑白点头,目送余轩离开,而他则将李白扶上芬里尔狼找了最近的客栈投宿进去。

    ……

    “师傅!这一次放虎归山,怕是大唐危矣!”

    广平王一脸郑重的双手抱拳微微含胸,而他对面的林梅却秀眉微皱不知在想些什么,嗯,反正没有搭理他。

    广平王愣了一下看看旁边的阿尔托莉雅,后者轻咳一声,林梅回神叹道:“我当初教你蛇军阵就是希望你用军阵之法抹平与敌人的硬实力差距,谁知道城卫军的实力竟然如此不济!”

    “就是,一帮老爷们儿指尖划破点皮就又哭又闹的,真是丢人!”阿尔托莉雅撇嘴帮腔一脸的看不上。

    广平王苦笑不已,大唐不是没有精锐,可并不在京城内外,这里是大唐国都,是皇宫所在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了,平时连个马贼都没有。根本不用期待城卫军有练兵的地方,再加上多数士兵都是勋贵之后,参军都是为了蹭军功,哪里有什么敢于搏命的悍卒存在。

    这一次消灭安禄山是朝中文臣武将共同制定的计划,但怕安禄山提前警醒,所以并未抽调外部精兵强将。再加上广平王学会了军阵之法,原本想着千多人的军阵怎么也弄死那百多人的守卫了,在加上贵妃培养的一众太监宫女,料定安禄山插翅难飞!

    怎料,原来精英与菜鸟的差距真的如此明显,人家不到百人组成的军阵竟然跟他千多人的军阵拼了个不相上下。以至于他最后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安禄山离去了,最后若非阿尔托莉雅相救,他都活不下来。

    广平王满脸苦涩道:“眼下大错已经铸成,安禄山若是回返地方定然迅速造反,而皇上他……”

    林梅双眼微凝,目光充满厉色的盯着广平王,“我且问你,那些宫女与太监是什么人,这么多的速成高手是哪来的?”

    广平王一怔面显尴尬,发现林梅眼中怒意无奈道:“这事涉及隐秘,我之前不告诉师傅也是不想师傅烦恼。如果师傅想要知道的话,那……”

    “是杨玉环弄出来的,可对?”

    广平王愣了一下,点头道:“确实如师傅所说。”

    林梅点点头,之前她察觉到杨玉环身上有气运还以为这是个包藏祸心的窃国女贼,后来黑白告诉她杨玉环的五色使者身份,对于这么一个来历不凡的女子,她便暂时收了杀心,并且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一冷静回忆顿时发现了许多平时不易察觉的问题。再加上阿尔托莉雅回来时发现的那些速成高手,现在她有九成把握肯定,杨玉环身上的气运,是皇帝主动分给她的!

    气运这种东西是很奇妙的,尤其是一国之运,平时并不是完全凝聚在一人身上。皇帝身上有,大臣身上有,将军身上有,只是多寡不同罢了。只不过皇帝作为一国之君,其身上缠绕的气运最多而已。

    所谓分离气运其实并不罕见,皇帝下一道圣旨认命哪个将军担任什么要职,决定哪个官员升迁等事都算是分离气运到官员身上。如果这个官员一心为国,那么国家气运依旧昌隆。如果这个官员私心甚重、贪赃枉法那不跟国家一条心的气运自然会造成国家整体气运的减少,这个国家就会因此慢慢衰落。

    所以负责任的皇帝在认命重要官员时都是慎之又慎,其认命的官员越重要,就代表分出去的气运越多。这种认知是林梅在家乡的那个京城就了解到的,而大唐如今的这个皇帝显然没有那么清楚,甚至对于气运一说都不是很明白。

    而据之前观察,那个杨玉环如今的气运简直都跟李隆基平齐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平时李隆基怕是将政事也都交给她办了吧!杨玉环对这个国家所肩负的重任越多,那她身上的气运自然会越来越重。

    毕竟国家气运不会管你是不是李家人,谁当家作主谁的气运就多,之前的武则天就是个例子,其做了女皇那自然就气运满身。

    “贵妃说她有办法速成高手以配合诛杀安禄山,也正是因此,我们今夜才下定决心截杀安禄山的!”广平王无奈的答道。

    林梅闻言和阿尔托莉雅齐齐翻了个白眼,两个大美女共同翻白眼的样子让广平王看得一阵尴尬,“这么说,若没有杨玉环帮你们加强信心,你们还不会这么做喽?这满朝文武都特么在想什么?明知道人家要造反,还端着瓜子看热闹不成?难道皇帝不做你们就什么都不做吗?”

    广平王呐呐的一时无语,林梅叹了口气,本质上来说她算是一个外人,也没有什么义务多说什么,只不过是在这暂时弄个落脚点罢了,若非想要进宫刺杀杨玉环她也不会弄个广平王妃的假身份了。谁知道广平王这货坑的可以,竟然连这么要紧的事情都不说清楚,当初收他当弟子的时候真是有些鲁莽了。

    “为今之计,也只有做好准备了,只希望你们的大军顶得住安禄山吧!”林梅说着挥挥手让广平王离开了。

    “我们要不要离开啊,那个杨玉环如果不是坏人的话,那我们待在这里也没有意义啊!”阿尔托莉雅问道。

    “离开好啊,这种花家我还没有逛过呢,我们去游山玩水吧!”桂维尼亚嗖的一声飘了出来。

    林梅看看两女揉了揉太阳穴,“眼下看来,那杨玉环应该算是整个大唐最有决心的人了,看出了安禄山的野心就直接动手。再加上五色使者的身份,估计也掌握了不少气运的使用方法。只可惜啊,那安禄山……算了,且等一等吧,也许还有转机。太平盛世永远比乱世要好,实在不行,我们就离开。”

    ……

    皇宫,御花园,杨玉环脸色冰冷,身后的高力士战战兢兢连头都不敢抬。

    “可找到太白居士了?”

    “回娘娘,我们在城外三十里处捡到了居士的长剑,不过并未发现居士尸体,但……恐怕也凶多吉少。”

    杨玉环叹了口气,“对于剑客来说连剑都丢了吗,那……”

    “娘娘,如今放虎归山,我们还需早做准备才是啊!”高力士噗通一声跪了,他是有点心虚的,作为皇帝最信任的近侍他是知道的。

    自从杨玉环入宫以后就得到了李隆基的宠爱,这位贵妃不光倾国倾城就连智慧也非常人所能及,也正是因为如此皇帝将许许多多的政务都交给她来处理。一开始只是询问看法意见,后来就将一些不紧要的给她,再然后就是一些重要的事,一直到现在几乎所有政务。

    而这位娘娘也甚是争气,不光每天与皇帝吃喝玩乐将李隆基安排的明明白白,还总是趁着皇帝熟睡时起身处理政务。虽然偶尔有些风言风语在朝野传播,但政务从未出现过什么问题,所以朝中大臣就算有意见也没有机会发难。说起来,这一次截杀安禄山算是贵妃最主动与朝中大臣联系的一次,谁知道……

    高力士偷眼瞄了下杨玉环,却见其眉头深锁望向御花园的池塘,想了想道:“娘娘,臣已经严令今夜之事不准声张,这……”

    “没用的,截杀失败,朝中文武定会以此为由攻讦于我。然后派出使节去向安禄山道歉赔罪,皇上为了补偿安禄山怕是还会再行封赏。”杨玉环苦笑不已,仰头看着天上的星辰,长出了一口气,其中心痛之意令高力士肩膀一颤。

    高力士一时间慌忙无措却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娘娘,直到杨玉环挥手才无奈告辞退下。

    待四下无人后,杨玉环一掌拍碎了身旁假山,怒火高炙使得九条白尾从裙下绽放开来,霎时间整片空间都笼罩在一个诡异的领域之中,好似连草坪山石这些死物都跟着恐惧害怕的颤抖起来。

    直到片刻之后,杨玉环像是发泄结束将九条白尾收起,“这难道是命吗?人家要钱给钱、要兵给兵、要马给马,我都没有朝你要过什么过分的东西,你就这么信任安禄山吗?哼,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

    第二天,市井中果然传闻四起,说是杨贵妃假传圣旨截杀反贼安禄山,满朝文武群起攻之,虽然皇帝力保但还是为了平息众怒而抹去了杨氏一族几个子弟的重要官职,并将杨贵妃禁足在后宫某处。

    至此,就像杨玉环自己料想的那样,这口黑锅算是背了个严严实实。

    而那满朝文武则好像自己取得了什么重大胜利似的开始高谈阔论,怎么怎么派兵,怎么怎么遣将,安禄山怎么怎么认罪俯首。

    只可惜,皇帝最后还是选择了安抚,升官、加爵、赐封地、赏银钱!

    如此又过了三天,一封安禄山遣人呈上来的奏折送到了皇帝面前,奏折之中充分表达了自己对于皇帝信任的感动,并未杨贵妃求情说她是被奸臣所蒙蔽,并重点提了几个平时跟他不和的朝臣。

    李隆基阅览后直接将奏折拍在了几个重臣的脸上,大骂这些重臣误国,甚至还将黑锅甩在杨贵妃的身上。若非太子与几位王爷拦阻,他甚至要将这些重臣送去交给安禄山。

    至此杨玉环算是从禁足中解放了出来,又能陪皇帝玩游戏了。

    广平王府,广平王李俶坐在椅子上愁的薅头发,旁边独孤靖瑶心疼的给他按摩。

    “靖瑶,我们要早做准备了,以我那夜观察的安禄山麾下之精兵素质,真要造反,这京城怕是守不住了!”

    独孤靖瑶愣了愣,“王爷,您是说,我们要撤离吗?城卫军就算不济事,但还可以调集藩镇军队勤王啊,或者还有外族援军!”

    “对,这些都可以抵挡安禄山的军队,但问题是没有时间了,你以为安禄山会给我们调集军队的时间吗?如今皇上对安禄山无比信任,这种情况下怎么拿出调兵的圣旨?再说光是传达圣旨到外地就至少要几天时间,再调集军队赶到京城,怕是又要几天。可是……我们怕是真的没有时间了!”

    独孤靖瑶闻言一时无语,李俶挥挥手,“你去吧,让下人尽量将轻便有价值的东西带走,另外收拾的时候要保密。”

    独孤靖瑶点点头,“我去通知姐姐。”

    “回来,你就别添乱了,我死了她都死不了!快去收拾!”

    独孤靖瑶不解的下去了,李俶有些烦闷的靠在椅子上,他不傻,自从那夜之后他便看出林梅有离开之意了,对于这个神通广大的师傅他是有些想法的,只可惜,他有自知之明。

    皇家猎场,杨玉环和李隆基共乘一骑,两人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锻炼骑术。而众所周知,运动是很累人的,所以在兴奋过后李隆基就回宫午歇了。至于杨玉环则再次来到了御花园。

    “我以为你离开了,怎么?舍不得这一国气运?”杨玉环满脸嘲讽的看着渐渐从水中冒出的黑影。

    徐福轻轻撩开兜帽,一袭长袍显得风尘仆仆,脸色比前几天要稍稍苍白,但眼神中却是得意。“我早就说过,那么辛辛苦苦的得到气运根本无用,创造哪有破坏来的快!”

    杨玉环顿了一下,眼神猛然凌厉起来,狠声道:“安禄山绝不是李白的对手,是你救他离开的!”

    徐福愣了一下却也并未否认,而是笑道:“说起来您是我的前辈,王朝更替本就是天地规则,更有甚者您不是还亲身经历过嘛!区区一个大唐您何必如此执着呢?”

    杨玉环厉色稍敛,“如果当初你有能力将大秦延续下去,你会因为一句‘天地规则’而放弃吗?”

    “……”徐福没有说话,这一句插在了他的心里。当初秦始皇让他寻找长生不死之法,他找到了,不止一种,可秦始皇最后都没有用上。种种原因一言难尽,可真若是有改变之法,他就算拼着一颗脑袋一身热血也想再次重回那人生的高光时刻。

    没有人天生就是恶人,没有人脑袋里总想着算计别人,是这命运让纯洁的心灵蒙了尘,是时间令生命的意志变得没有意义。现在,他所想的只是变强,想去更高的层次看看,至于秦朝之后的那些朝代、那些子民,与他何干?

    “多说无用,我只是来告诉你,安禄山的大军已经准备好了,不日就将起兵造反。你若答应我的条件,合你我之力,仍旧可以在安禄山之前将气运瓜分掉。”徐福一挥手将烦忧思绪挥掉。

    杨玉环突然笑了,“安禄山不过是一个反贼,这天下依旧还是李唐的天下。你觉得他凭什么取而代之,就凭皇上给他的那些气运?我身上的气运都比他多!”

    徐福冷笑,“不错,大唐的气运依旧正隆,可若是安禄山一路打到城下,到时候气运争夺下谁多谁少就未必了,再说就算安禄山最后失败了,这大唐的气运也会有巨大损耗,到时候你身上的气运怕是也没剩多少了吧!与其大家一拍两散,何不合作呢?我也不多要,依旧按照当初的约定,一人一半!”

    杨玉环转过头来,好笑的摇了摇头,转身向外走,“不一样的,不一样的!”

    徐福脸色难看无比,那个笑容他是他从未见过的,但却想起了一些不妙的传闻。

    五色使者代表着人类的五种情绪,也是五色使者的特殊能力,但出于这种情绪的环境中,那五色使者的实力将会得到巨大增幅。但在五色使者中有一个人却跟其他不同,那就是以痴恋为力量源泉的白心媚,也就是现在的杨玉环。

    别的五色使者只是将这种情绪当成力量源泉,最多再被这种力量影响罢了,毕竟这些情绪若是深陷其中会降智的。但是杨玉环不同,她是全身心的投入进这种情绪之中,她渴望爱,渴望被爱,哪怕一次次被伤的体无完肤!

    别的五色使者都是历史的旁观者,并努力的不被史官记载进史书里,但是她不同,在历史的长河中一次次的能够出现她的名字。只可惜,在这个男系社会中,她的角色太耀眼了,即使她做的很好,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何况他们不能接受一个女人比他们还要重要。

    之前杨玉环说不一样,那当然是不一样的!

    如果杨玉环和他合伙瓜分了唐朝气运,那么大唐就必定会亡,而若是安禄山打来抢夺了气运,但大唐的气运依旧昌隆,虽然有所衰落却还在,也就是说大唐不会亡,李隆基也依旧是皇帝。

    这两者最大的区别就是唐朝能否延续下去,当然,徐福不觉得杨玉环会在乎大唐如何,但他知道杨玉环会在乎李隆基的生死!

    “情啊!难道你还被伤的不够吗?”徐福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他救走了安禄山就是让他反叛打碎这大唐的河山,他其实也知道安禄山未必做的稳帝位,但却可以逼迫杨玉环。只是谁知杨玉环竟然陷了进去,他毫不怀疑,当有需要的时候,这个女人会将已经得到的气运再还回去!当气运重新统一的时候,会让李隆基再次焕发雄心壮志。到时候以大唐的底蕴,安禄山怕是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得想个办法将这颗绊脚石踢走!”

    徐福心中所思间一个个阴谋已经形成,硬钢的话他的确不是杨玉环的对手,然而五色使者的强项明显,弱点同样明显。杀人不易、诛心更难!那就看看你的情,能不能抵得住人性的拷问了!

    ……

    距京城五十里的客栈之中,黑白将一碗药递给李白,看着这货捏着鼻子一脸痛苦喝药的矫情劲,黑白不禁一阵哭笑不得。

    “我的药我难道不知道效果吗?这都几天了,你早就好了,干吗不回京!”

    李白抿着嘴巴吐了吐舌头,“这药真苦,皇上因为我写了一首诗已经不让我回京了。再说我也没有完成贵妃的嘱托,回去还有什么脸面面对她?”

    黑白伸手接过药碗随手放在一边,“特意让大夫选的苦药,哪怕没有药效只要苦就好。”

    李白凸(`△′+)“那你为什么不回京?我教给你的文字凝兵之法不是已经学会了吗?”

    黑白囧,“我就不能再巩固一下?”

    李白哼道:“你怕不是在逃避什么吧?”

    “大家熟归熟,但你乱说我一样扁你的,你知道的,我可只会卖萌!”黑白手掌变成厚厚的熊猫爪子在空中比划比划。

    李白嘴角一阵抽搐,果然没再乱说,心里却是大骂不已,明明那么猛偏偏靠卖萌为生,老天不公啊!

    黑白见状也不再多说,只是道:“估计安禄山快要起兵造反了,你在这里也未必安全,若是不想回京就离开吧!”

    “你这是要回去了?”李白奇道。

    黑白将房门打开,“有一个人我是要杀的,只是我怕这个人莫名其妙的被别人干掉,所以得先一步才行。”

    “杀谁啊,在京城里哪还有人经得住你一招?”李白有些好奇了。

    黑白好笑,“相信我,拍安禄山和拍皇帝是不一样的。虽然我拍的不是皇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