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升级!升级!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安禄山造反的消息传进皇宫的时候正好是极乐之宴结束的第十天,没有人知道那一天在朝堂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之后由几个王爷、几个将领、几个文臣一起领军出征了,不过依当时在城门处看热闹的黑白来说,这些家伙唯一的作用就是给安禄山的部队增长经验了。

    也许是大唐盛世的表面浮光蒙蔽了百姓们的理智,大家挥舞着手臂送别当兵的亲人,在他们的心中,一个反贼能有多大能耐,这些军队完全可以教他做人。却不知道,这也许就是他们与亲人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京城周围的驻军并不多,至少远远比不上安禄山的军队,皇帝和众将领想的很完美,打算一路上收拢各城镇驻军,以两方如今相隔的距离,在有沿路军民参与的情况下,等到交战时定然能够在数量上远远超过安禄山的军队。

    这个想法在大军出发的第二天就传遍了全京城,普通百姓乍一听很有道理,但若是仔细留意的话就能够发现,有好多智商还在线的官员百姓已经开始收拾行李了。

    “到底是谁给他们的勇气,竟然敢这样打仗?”林梅用拳头支着自己的脑袋一阵好笑,轻轻滑下的衣袖露出其中白皙皮肤。

    “膨胀了啊!”阿尔托莉雅双手抱胸的点点头,像是个老学究一样发表言论,“不同地方的驻军没有共同练过兵,单纯只靠着一样的语言相通的习性来共同作战,完全就是一盘散沙。到时候怕是连指挥将领的旗语都看不懂,难道调动军队靠喊吗?”

    桂维尼亚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还有记得你说安禄山的军队是会使用军阵的,而你能期望一帮之前见都没见过的士兵们彼此合作使用军阵吗?”

    林梅再次摇摇头,起身道:“我们也早做准备吧,这京城怕是守不住了,我之前看广平王府内已经开始收拾行李了,估计李俶那小子早就看出来大势已去。”

    桂维尼亚闻言开心的拍手,又可以满世界的瞎溜达了!阿尔托莉雅却是有些惋惜,“难得看你打扮的这么漂亮,难道还要换回之前的样子吗?”

    林梅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之前的样子怎么了?很便于活动的,再说你要是喜欢这身衣服那就穿上好了!怎么?小骚蹄子发春了,也知道打扮了!”

    阿尔托莉雅将脑袋一摆,“不换!”

    林梅与桂维尼亚对视一眼,笑的诡秘直接扑上去将阿尔托莉雅按在床上。

    “你们干什么?”

    “喂!有话好好说,别撕衣服啊!”

    “啊,胸口不要缠辣么紧,喘不上来气了。”

    “嗯,我感觉大腿凉飕飕的,要不将裤子穿在里面吧!”

    ……

    “娘娘想要见您,请先生随我来吧!”高力士微微弯腰对着黑白很是恭敬。

    客栈之中,黑白刚要出门就被这货给堵在了门口,此时高力士穿着一身很普通的灰色布衣,若非是黑白那天晚上见过他,怕是绝看不出来他太监的身份。

    “行啊,我也该跟她见见了。”黑白毫不在意的跟在高力士身边,从这身打扮来看,高力士是想要秘密行动的。黑白倒是不在意这些,目前除了熊猫身份在徐福面前露过像之外,真实面容还没有其他人见过。

    而杨玉环之所以能够知道有他这么一个人还是因为五色石碎片之间的感应,就像黑白也能够感知到此时杨玉环的大概位置一样。

    跨过宫门,两旁的侍卫对两人视而不见,显然杨玉环现在在宫中的权利已经不小,连宫门这么重要的地方都是她的人。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此时的皇宫与外面就像是两个世界。外面的百姓大部分对于朝廷还是有信心的,而小部分则开始准备跑路,这就造成一种矛盾的情绪,虽然还达不到人心惶惶的地步,可也差不多了。

    而皇宫之内却依旧像往常那般平静,也不知道是暗流涌动还是这些宫女太监们对时事并不关心,不过想想这也对,毕竟无论谁做皇帝,他们只需要好好伺候就好。安禄山就算进了皇宫也不会无聊弄什么大屠杀,毕竟大家想当皇帝都是为了享福,没有哪个蠢货当了皇帝是为了杀人好玩的。

    至于后宫的那些嫔妃,嗯,李隆基若是出逃,恐怕能够带着的也都是平时得宠的那些。至于其他人若是聪明的肯定流落民间了,而不聪明的怕是会成为俘虏,到时候侍寝什么的还得她们来。相信安禄山并不介意玩玩李隆基的女人,而那些士兵也不会傻到杀害皇宫里的妃嫔。

    高力士作为皇帝与贵妃最信任的人,在皇宫里几乎是横着走的,所以两人一路走来半点阻碍都没有,在御花园里,黑白终于见到了杨玉环。

    美!确实美!之前在极乐之宴中就曾见过一次,这一回近距离一看感觉更加惊艳了。

    “我该叫你杨玉环,还是白心媚?”黑白心中感叹了一声开口问道。

    杨玉环不在意的挥退高力士,面容含笑的摸了摸怀中的高舞,黑白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高舞,好笑道:“倒是多谢娘娘照顾我家小舞了。”

    “小舞?真是个好可爱的名字。”杨玉环双手捧起高舞晃了晃,高舞气的张牙舞爪,只可惜猫的身子实在没有什么威慑力。

    “还是叫我杨玉环吧,五色使者的名字也都是别人起的,有些是朋友起的,有些是爱人,如今我就很喜欢杨玉环这个名字。”

    黑白点点头不置可否,杨玉环继续道:“其实你一进入京城我就已经知道了,五色使者之间的联系远远超过你的想象。”

    “是吗?可我干掉蓝大力黑雨黄子他们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和红潮去帮忙呢?”黑白嘲讽似的哼道。

    “五色使者承载了人类的负面情绪,即使彼此感应强烈可也不会相互接近的,毕竟大家要的不一样,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杨玉环理所当然的说道,重新将高舞抱在怀里轻轻撸毛。

    “所以他们即使被一个个击破,你也不在意?”

    杨玉环闻言笑了,“你相信吗?有时候活的太久也是个负担,只是五色使者的本体是五色石碎片,身上有一点补天的功德,所以就算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哦?怎么个困难法?”黑白说着已经缓缓从怀里抽出龙纹鏊了。

    杨玉环似毫无警觉,一边撸猫一边道:“你知道吗?你不是第一个想要收集五色石碎片的,只是之前那些人没有能力找到神出鬼没的蓝大力与宅在一处几百年不动的红潮等人,所以就都会来找我。”

    黑白动作一顿,“他们都失败了?”

    杨玉环笑道:“这个世界永远不会缺乏痴情的人,这样的人只要有一个在京城范围内出现,那我的实力就会狂飙至巅峰。就比如……你!”

    黑白嘴角抽了抽,缓缓将龙纹鏊又塞了回去。只听杨玉环又道:“那天我看到了,你和广平王妃在湖亭之中。我很开心,不是因为有两个痴情之人给我力量,是单纯的看到志同道合者而欣喜!”

    黑白呵呵,“娘娘误会了,我只是与她算作老相识,人家可是广平王妃。”

    “广平王妃?一个还是完璧的姑娘能够算作王妃吗?”杨玉环像是在说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轻轻低头捂嘴,却没有注意怀中的黑猫眼神闪烁莫名。

    黑白哭的心都有,你还真是多才多艺呢,还能看出谁有没有过经验!不过有一句话说得好啊,看破不说破,我们还是好朋友啊!

    黑白一脸正气凛然的回道:“娘娘真是误会了,也许广平王妃还是完璧,也许她是痴情之人,但未必就是对我,何况我也是有妇之夫!”

    杨玉环诧异的顿了一下,低头看看死死盯着黑白的黑猫突然间明白了什么,笑道:“如此的话倒是抱歉了,看来我这眼力也是需要再锻炼锻炼了。”

    黑白心中长松了一口气,面上依旧淡雅如菊,“娘娘言中了,不过说到眼力,黑某倒也佩服至极,至少在所有人都对安禄山心存忌惮的时候,是娘娘第一个出手的!”

    “只可惜,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的英雄可以力挽狂澜。”杨玉环说着脸上闪过一丝落寞,一瞬间楚楚可怜的气质连高舞都停止向黑白飞刀子,望着她怔怔出神。

    黑白舔了一下嘴唇,确认过眼神是心……嗯,是同病相怜的感觉,对于杨玉环说的话他简直太有感触了。以前打某moba游戏的时候,他总是最稳的一个,结果选到下路上路崩,选到上路下路崩,心想选个中路游走一下吧,然后上下都崩!最后无奈选了个打野,结果三路齐崩!

    回想一下那夜萎靡不振的青蛇军阵,再想想那些徒有实力却毫无运用经验的太监宫女,这猪队友啊,真的是一种神奇的物种。

    “那个黄鹤麾下的新近方士是你的人吧,还有那个最近投靠的武林高手。”

    嗯?黑白懵逼,我这刚刚还在同情你呢,咋转眼就揭穿我了呢?“娘娘何出此言?”

    杨玉环轻笑,“你知道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是个痴情之人,你的朋友也是呢!”

    黑白脸皮抽了抽,这磨人的情殇任务啊,他和余轩往这一站岂不是代表杨玉环无敌了?那这还打个屁,洗洗睡吧!

    “五色石的碎片,对你很重要吗?”

    黑白闻言有些诧异,这话问的有些……“明人之前不说暗话,这五色石的碎片我从来就没有认真的去寻找过,不是你们自己撞上来就是无意间碰到的,包括这一次。”

    杨玉环有些诧异但转眼就再次笑道:“那说明你与五色石真的有缘,五色石是当年女娲娘娘补天时剩下的边角料,其中蕴含了一丝补天时的气运,这份气运很珍贵,这也是五色石的珍贵之处。另外就是这份情感力量了,五色石碎片代表着人类的五种负面情绪,虽然别人即使拿到五色石也不会拥有这种能力,但是却可以凭借五色石感悟其中的情绪,而情绪与境界息息相关。就像是人们常说的顿悟,往往只有在情绪处于某些极端的时候才能够进入顿悟状态。当然,情绪领悟到深处也是一种法则,所以五色石也算是一种踏入法则之路的捷径。”

    黑白张着嘴久久无语,原来五色石的用法还挺多,只可惜,似乎除了气运之外这些都不是太适合他。

    五色石中的情绪毕竟是负面的,就算能够靠它进入顿悟状态,那也是有负作用的。而情绪法则其实就跟他的贪婪橙灯差不多,甚至还不如贪婪橙灯纯粹,这样的东西他要来做什么。

    杨玉环说完看了看黑白的面色却也大概知道他的需求了,笑道:“既然你并不需要五色石,那不如我们来做一场交易好了。”

    “什么交易?”

    “我给你足够的补偿,你将五色石的碎片给我。”

    这算是终于摊牌了吗?原来杨玉环是想要五色石碎片啊,“可以啊,这不是什么不能够交易的东西,事实上我要气运也不过是要增强自己的力量而已,那么如果你的补偿足够分量的话,我自然也不会小气什么。”

    杨玉环似乎对这个回答很满意,想了想问道:“如此,你有什么想要的吗?我想如果是增加实力方面的问题,以我的能力与资源,应该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

    黑白挑了挑眉头,这么有自信的?

    黑白没有小看杨玉环的承诺,无论是现在时刻保持A级巅峰的实力,还是身为大唐贵妃的权柄,说出这句话都不算夸张。他很敏锐的醒悟到,这怕是一个极为珍贵的机会!

    杨玉环没有干扰黑白思考,而是抱着高舞坐到了一边假山后的凉亭中等候,黑白则独自站在水池边翻看着自己的属性面板。

    其实玩家都明白,属性面板只是一种系统帮你总结状态的清单,与人战斗到底能不能赢还要看你自己怎么操作。但若是说到梳理自身能力,怕是没有什么比系统面板更加清晰的了。

    黑白的面板上其实就体现了他在游戏中与现实中的能力,现实中的关键手段就是精神力,而这一点也如实的反应在了面板中。

    在他的属性面板中有一个天赋叫做精神异化,精神力拟态、思维构建,这是他平时能够使用精神力扫描与思维压制的关键。但说实话,随着游戏进程的推进,越来越多的高手有能力发现他的精神力探测,而面对这些高手想要进行思维压制也并不容易。所以现在精神异化的作用更倾向于防御了。

    虽然对精神能力的防御不算什么坏事,但作为一个与“莽”字十分有缘的人,如果这份能力没有运用到攻击之中,那一切就都变得毫无意义。所以强化刻不容缓,但是问题又来了!

    他看不到精神能力的重点在哪里!

    其实按照他师傅当初的教导,无论什么样的能力走到最后都会殊途同归进入对法则的领悟。而精神力作为一种基础能力,如果不能够领悟法则,那即使再强也得不偿失。这是质与量的问题,就像铅球与蛋壳碰撞,什么样的蛋才能撞得碎铅球啊?

    所以精神力pass。

    然后黑白有两个选择,武学和魔法。说起来有些神奇,一路走来直到现在黑白突然间发现,这两种玩家公认最有发展潜力的能力他竟然都学到了极高的程度。

    先说武学,整个地球玩家中算上他也才有十个将武学练至满级,单在武学一道上他已经算是前十了。当然绝学练到满级并不是终点,就像余轩一样,军道杀拳满级之后若想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还要去领悟军魂、体悟民心、感悟天地之仁。同样的,在降龙十八掌满级之后,他也福至心灵的知道了如何才能发挥更大的威力,他得当一个为国为民的大侠啊!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受到气运的影响提高降龙十八掌的威力。不过他是一个现代人,大唐的气运就算能够影响到他也不可能长久,而在游戏中,玩家们的思想境界早就已经进化到为了人类种族崛起而奋斗的阶段了。所以这一点倒是相对很好达到。

    另一个增强降龙十八掌威力的方法就是弄条龙了,降龙十八掌以龙为名,若想得其精髓自然也要观龙施为。其实余轩之前说余锋的话给了他很大的启发,既然吸血姬可以进入斩魄刀成为刀魂,那么若是有一条龙进入他的身体,岂不是在施展降龙十八掌的时候会强的没朋友?

    然而难点就在这里,他到哪里弄一条龙呢?嗯,马小玲那里有一条,但那条龙是马家的世代守护神兽,抢是抢不来的,就算抢来了人家龙也不会配合。

    杨玉环能给他一条龙吗?大概够呛!

    黑白想着回头看了看杨玉环,没什么信心的撇撇嘴,看得凉亭中的杨玉环一头雾水,这失望中带着不屑的表情是什么鬼?

    如果武学方面没法的话,那就只有强化魔法能力了。魔法血脉,这是黑白一切魔法能力的基础,但与他现在的实力一样都已经进入了一个瓶颈期。魔法血脉就算再强化也不过是增加学习魔法时的悟性和元素亲和,而他现在早就已经进入了自创魔法的阶段。

    所以强化魔法血脉就显得有些得不偿失,最直观最快提高实力又能够具有发展潜力的方法,应该是提高自创魔法的成功率,那么怎么提高自创的成功率呢?

    书法!神秘学知识!远古妖文!

    黑白的远古妖文是得自盘古墓,可以算是将臣直传了,而五色使者的水平显然比照将臣要差的远,所以在杨玉环这里肯定没有什么收获。

    想着黑白缓步来到凉亭,“可有纸笔?”

    杨玉环怔了一下哭笑不得,“难道你还要列份清单吗?”虽然语气调笑但还是呼唤了一声,高力士一直在远处守着,听闻呼唤马上送上纸笔。

    黑白也不多言,提笔狂挥,一分钟后杨玉环的脸色便慢慢凝沉,有些为难的说道:“你给我出了一个难题。”

    高力士在一边有些好奇的探头望去,只见白纸上龙飞凤舞的书写着两行大字。

    “你不开、我不开,运营何时才是头?你不莽、我不莽,冠军如何能到家!恭喜IG!”

    嘶!这一行大字,端的是气象万千啊!这笔法、这韵味,即使是当朝的几位书法大家也无法与其相提并论啊!一瞬间,高力士对这位被杨玉环以礼相待的人物多了一丝敬意。就跟平时人们敬佩学霸一样,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学霸啊!

    杨玉环秀眉微皱苦笑道:“我大概知道你需要什么了,只是我真的无法保证你能够得偿所愿。”

    黑白来了兴趣,“哦?听你这意思,还真有办法?”

    杨玉环伸手从腰上解下了一枚玉佩,玉佩上有一只在云彩上偏偏起舞的凤凰,阳光照射在玉佩之上闪耀出七彩的光芒。

    “凭此物你可以自由进出皇宫书库,里面有历朝历代书法大家的真迹孤本。具体你能够在其中得到些什么,就只能看你自己了!”

    黑白接过玉佩点了点头,高力士上前一步主动领路,“黑白大家,请随在下来吧!”

    黑白转身离去却是并没有将五色石碎片交给杨玉环,毕竟到底有没有用可还不一定呢,他一向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杨玉环也没有多说,只是淡淡看着,谁知黑白突然间又停了下来,转头问道:“介意问一句吗?得到了五色石后,你要怎么处理其上的气运?”作为本身就是五色使者的杨玉环来说,那些情绪完全无用,唯一能够用的也只有那些气运了。

    杨玉环似乎没有隐瞒的想法,“现在安禄山的兵马势如破竹,主要是因为之前皇帝给了他太多的信任,也算是了太多的气运。我会将五色石的气运抽离送给他,这样他就能够继续做皇帝,并带领军队将反贼诛灭!”

    黑白眉头深皱,想要张口说些什么,但最后也只是点点头跟着高力士离开了。

    皇家书库位于一个很宽敞的建筑群里,这里的布置颇为讲究,只可惜他并不擅长风水,否则应该可以从其中学习到什么。不过就算他会风水这时候也没什么心思查看学习了,刚刚杨玉环的话让他心里多了一丝不忍。

    根据历史记载,杨玉环最终死在了马嵬驿,这绝对算得上一个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了。而根据黑白的经验,越是历史中人们印象最深刻的事情,越是难以改变。

    感谢古往今来的诗人作家导演们吧,是他们用作品一点点扭转着人们对于杨贵妃这样一个女子的印象。从红颜祸水到红颜薄命,这其中的心酸苦涩也怕是除了当事者外再无人可懂了!

    吱呀!

    “很好,光是这个开门的声音就很有点古色古香的意思。”

    高力士听闻黑白的夸奖有些囧,“大家见谅,这里收集的都是真迹墨宝,近些年来皇上已经很少来鉴赏了,除了有专人清理保存之外,很少有人踏足。而那些清理的人显然对于建筑的修缮不是太上心。”

    黑白淡笑摇头不在意,事实上那句话并没有多少开玩笑的意思,这里绝对是一处宝地,从大门开启的一瞬间,他就闻到了一股墨香!

    心里同时也涌起了一股见猎心喜的冲动,这种冲动很淡只能起到提醒他的作用,黑白知道这是在精神力干扰下的预知感觉,这片地方真的对他有益处。

    “大家尽管在此处鉴赏,午饭在下会令专人准备。”

    “有劳了。”

    高力士转身离去,黑白毫不耽搁直接拿起身边的一卷竹简,东汉时期才有了比较成熟的造纸技术,也就是说这些竹简即使对于唐朝来说也是古董,是宝贝啊!

    道德经!

    “玩家发现道德经珍本,阅读可增加神秘学知识经验。”

    黑白双眼精光大放,转头看看一排排的架子上那些书册竹简,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这整个书库都在散发着独属于宝物才有的光芒啊!不说了,开整!

    “玩家发现鲁班全书,无相关技能不可阅读。”

    “玩家发现易经珍本,阅读可增加神秘学知识经验。”

    “玩家发现李斯泰山封山刻石拓本,鉴赏可增加书法经验。”

    “玩家发现王羲之兰亭序孤本,鉴赏可增加书法经验。”

    “玩家发现《韩非子》孤本,无相关法家武学不可学习。”

    “玩家发现墨家机关术珍本,阅读可将暗器精通技能进化为机关暗器精通。”

    黑白像是一个吃了成长快乐的疯狂海面,不停吸收着经验而不见任何极限。以前他还庆幸自己身上无用的杂七杂八的技能很少,但是现在,他有些后悔了!

    这些书籍每一本增加的经验都非常可观,每阅读一本获得的经验甚至都堪比做了一次英雄起源任务,而且还是经验完全集中起来供给特定技能的经验。

    更重要的是,从这些已经经手的书籍之中,他能够找到几乎所有技能的进阶方法,就比如他现在莫名其妙进化成的机关暗器精通技能,说起来师傅无情传给他的暗器精通一直都没有怎么用过,这一次直接进化成了机关暗器精通,而且还是B级,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吱呀!大门再次开启,高力士带着两名小太监来到这里给他送午饭,黑白一抬头有些诧异,感叹道:“原来已经中午了啊!”

    高力士笑道:“大家就是大家,看的如此认真忘了时间也是应有之事。”

    黑白点点头,想了想将四枚五色石碎片交给高力士,“这是你们贵妃需要的东西,你交给她吧,嗯,没事就不要来打扰了,饭也不用送了。”

    高力士愣了一下却也没有在意,转身离开的时候看了看黑白身后的两堆书简,一堆稍少一堆则很多。能够得到皇帝与杨玉环崇信的宦官其实简单之人,仅仅片刻他似乎就明白了黑白的意思,但却也没有声张。在他想来,能够保存大唐的统治才是最宝贵的,至于这是所谓的孤本善本,哼,没有什么意义!

    高力士离开了,他没有猜错,黑白不是什么老实人,嗯,现在也不流行老实人了,流行邪魅狂狷!

    多的那一堆都是黑白能够阅读的,不是增加各种技能经验,就是进化某些技能,而另一堆则是条件苛刻,现在黑白无法阅读的。但正因为无法阅读,所以黑白很是珍惜的放在了一边,他的打算是,一直在这里看书直到安禄山打进城来,然后他将这些不能阅读的直接打包带走!

    嗯,其实以他的想法是能多带就多带,但无奈这里实在太大,他根本就没有地方装,就这些没法阅读的书简大概都已经能够填满变形战机的驾驶舱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渐渐黑了下去,黑白身后的那一堆无法阅读的书简也越来越多。这里真的是一个宝库,只是想要进入这个宝库很难,估计没有像他这样关系够硬也得立下足够的功劳才行,另外黑白怀疑玩家本身是否拥有足够高的鉴赏能力也很重要。

    因为他发现这些书籍,尤其是能够进化技能的书籍全都需要前置技能的等级,例如绘画技能,黑白完全可以找来一张纸在上面画点太阳大海房子什么的,这样就会开启绘画技能了,也就能够凭借鉴赏书画蹭经验了。

    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但事与愿违,系统提示他只有绘画技能达到B级才有资格鉴赏!无奈之下也只得忍痛放弃。

    而古代百家争鸣,各种思想各种理论多如繁星,黑白因为没有相关基础所以也很难读懂相应的书籍,因此他身后那些读不懂的书简就越堆越高了。

    黑白见状又不得不再次细分,比如涉及可以增加实力的书籍放在一堆,能够增加某些技能经验或进化技能的放在一堆,另外阐述某些理论思想的放在另一堆。

    前两种他尽量带走,后一种如果还有空处就带走,如果没有就放弃,毕竟这些东西虽然珍贵,但是却与现代发展不相合。就算带回去了,最多就是作为一个古董收藏罢了,而想要利用这些古董去那个时代的话也未必就一定可以得到好处,这种不确定的事犯不着去拼。

    不过说是这么说,但黑白也确实心痛,因为有些书籍他大略看了看,竟然是在现实之中都早已失传的东西!对此,黑白能够做的只是掏出手机挨章拍下照片,以后上交国家吧,看,咱多么正能量!

    ……

    就在黑白埋头苦读的时候,李色和余轩也终于遇到了第一个考验。

    李色终于凭借着刻意的结交走了白龙和丹龙的关系算是暂时加入了徐福的阵营,这老货为了能够得到气运,使用自己的能力各种刺探情报。

    本来朝廷的军队在素质上就比不上安禄山的大军,如今各种军情都泄露了出去就更加不堪一击了。安禄山的大军几乎是一路势如破竹的朝京城前进。

    夜晚,安禄山大帐。

    “哈哈哈,得黄鹤大师相助,安某好似如虎添翼啊!”

    安禄山拍着他那硕大的肚子仰头长笑,嗯,差点从椅子上翻下来。

    “将军过奖了,说起来也是唐王无道,就该将军取而代之。”徐福嘴角抽了抽,老实说,说这种昧着良心的话也是很痛苦的。

    白龙丹龙和余轩李色在徐福身后默默无语,就像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徐福的性格,或者说已经听他胡说八道的麻木了一样。

    不过安禄山很明显非常喜欢这种吹捧,大笑几声接道:“待安某登上帝位,一定如约拜黄鹤大师为国师,到时候大师推广幻术的理想就可以实现了!”

    “多谢将军,不,应该说多谢陛下!”

    “啊哈哈哈哈哈!”

    李色像是终于忍不了了,与余轩对视一眼生硬的咽了一口唾沫。等回到自己的帐篷的时候,一阵干呕,“我去!我还不知道徐福还有这么一面呢,话说你在现代线跟他打的时候有这种事吗?”

    “没有,如果早发现我早干掉他了!”余轩长出一口气,一脸我也忍了很久的感觉。

    “也不知道这个任务做到什么时候是个头?”李色揉着腮帮子哼哼。

    余轩摇摇头,想帐篷外面瞄了一眼,“黑白在进宫之前曾经跟我聊过,他想找机会看看能不能将杨玉环干掉。不过就算不干掉也没有什么,如今安禄山的大军距离京城已经很近了,等李隆基带着一众男女老少逃离的时候,就离杨玉环身死不远了。”

    “可我这心里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你说黑白进宫之后这么久都不联系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余轩闻言刚要张口却突然间顿了一下望向门口,却见白龙和丹龙神色有些阴沉的走了进来,李色见状忙挤出一脸的笑容,“怎么了?你们两个怎么这副脸色?眼看着安禄山的大军就要到京城了,等攻破了京城安禄山称帝,你们的荣华富贵那是大大的啊!”

    丹龙抿嘴看了一眼白龙,哼道:“是他自己不自量力!竟然想要染指杨贵妃,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那安禄山一看就是满脸的色胚样,到时候肯定将杨玉环圈在宫里整日玩乐,哪里轮得到你?”

    白龙面色更冷,“哼,大不了我去将她救出来!”

    李色和余轩对视一眼,心里想笑却只能憋住,缓了好一会儿才道:“所以你们来到我们的帐篷是要……”

    白龙一脸郑重,“我已经问过了,等到城破之后师傅会设法拦住李隆基,到时候皇室众人自顾不暇应该不会在意一个贵妃。”

    “那你师傅呢?会同意吗?”李色问道。

    白龙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师傅所会的困阵都已经教给了我们,到时候为了拦住皇上必然会使用最保守也最有效的,而那阵法我恰巧学过。只需有人在休门位置扰乱五行循环,就可以使阵法瘫痪。到时候师傅就没有闲工夫来注意我了!”

    李色眨眨眼,伸手将匕首接过,“你是说让我把这匕首插在休门位置?”

    白龙点点头,“这匕首是我之前特别炼制的,除了你们没人知道。”

    丹龙有些担心道:“作为皇上最信任的幻术师,我父亲在皇帝逃亡时肯定会在队伍里,你这计划保险吗?别等到时被发现了,我父亲会打断你的腿啊!”

    白龙一脸绝决,“我不能看着她掉入火坑,哪怕是死!”

    李色再次隐秘的跟余轩对视一眼,这明显是个选择性任务,要么不接受就不会出问题,如果接受的话就要面对有可能被徐福发现的怒火,当然也有好处,比如白龙即将要教他的阵法。

    若是换成其它玩家的话,说不定还会考虑一下,毕竟等徐福成为国师之后他有可能从徐福这里学习到很多法术。

    表面上看,接受这个任务有些消耗未来的潜力,不过李色他们可没有想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所以李色只是犹豫了一瞬间就答应了白龙的要求。

    白龙瞬间露出喜色然后将一个看起来很高端的阵法教给了李色,这是一个很厉害的幻阵,其作用是通过扭曲感官而使人迷失方向,然后让大军自己人打自己人,被围在幻阵中的人数越多就越有效果。

    余轩看着白龙欣喜的教李色阵法突然间想起了过去的自己,心底深深的叹了口气,笑问“然后呢,你若是真的将杨玉环救出来了之后呢?你可想好之后怎么生活吗?”

    白龙一怔,傻傻的看着余轩,丹龙在一边愣愣的一砸拳头,“对哦,之后怎么办,我爹很记仇的!”

    余轩笑了,“所以,你们还是放弃这可笑的计划吧,听我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