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逃亡路上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日升月落,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的飞快,黑白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转头望向窗外,清新的空气提醒着黑白,又是一个清晨。而隐约间皇宫中杂乱的脚步声让黑白明白了什么,“看来是时候离开了!”

    翻过手中书简的最后一页,然后将其工整的放回了架子上,这是对于知识的尊重,只希望安禄山那个劣货不要太过分,不求他跟自己一样对知识传承同样爱惜,但至少也别做历史的罪人。

    黑白深吸了一口气出门在院子里将星际坦克召唤出来,然后将一堆早就选定的书简小心的放在了座舱里。星际坦克内的空间要比变形战机大,但相对于数量庞大的皇宫书库珍藏还是不够看,所以黑白只能带走一些在他看来更珍贵的。

    轰!

    一声巨响连带着地面都跟着震了一下。黑白并未在意依旧有条不紊的搬运着书籍,直到实在装不下了才无奈的重新收回星际坦克。

    就在这时,一队士兵伴随着乒乒乓乓的声音冲进了院子,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被赶进了院子。

    黑白眉头一挑,从两方的服饰来看,一边是皇宫的侍卫因为他们穿着的多是布甲,美观轻便但要说防御力就差多了,而另一边明显是安禄山的军队,那厚重的战甲加上明显的突厥风格确实是安禄山的风格。

    也许在灵活性上侍卫们会占据优势,但集团作战的时候要什么敏捷,所以从黑白看到他们的瞬间开始,侍卫们就在被军队不停蚕食。

    “谁特么带的路,这是死胡同!”侍卫之中一个声音气急败坏的叫道,接着又有人叫道:“快去楼里利用地形防守!”接着一票侍卫就开始往书库里冲。

    黑白眉头紧锁,骨杖一划,地面顿时离开一道是手掌宽的缝隙,“靠近书库者死!”

    嗯,也许是受到热血漫的影响,黑白觉得此刻自己帅炸了,然而这些侍卫显然没有看过什么热血漫,对于黑白的威胁直接就挥刀冲上来了。都这个时候了,谁还管你装逼成不成功?谁挡路谁就要死!

    所以黑白很生气,一条直径三米多粗的巨蟒尾巴暮然出现在空中,轻轻一扫将侍卫们统一拍在另一侧的墙上。

    现场瞬间一静,士兵们被墙上一排人形印记吓得阵阵哆嗦,然后紧急刹车与后面的同袍们滚成了一团。

    黑白嘴角翘了一下好笑道:“你们怕是要笑死我啊,这不过年不过节,这礼有点大!”

    这一笑好像给了士兵们勇气,源源不断的士兵开始涌进来,为首一个小队长似的人物叫道:“又是一个高手,结军阵!”

    黑白一怔随即释然,只要不通法则,无论你是什么样的高手在面对群殴的时候都得小心一点,因为有一种手段就是专门给军队对抗武林高手的。

    皇宫之内明暗岗哨众多,保护皇室的高手也是不少,如果没有这些手段,那军队也不会攻城了。

    事实上,这些安禄山麾下的战士早在之前就已经干掉了很多高手,所以虽然震惊黑白的手段但却没有真的怕。如今头领下令自然打算再斩一位高手。

    只是可惜,他们面前的这位,也会军阵!

    吼!噗!

    金色的猛虎仰天长啸,然后凶狠的盯着黑白,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条巨尾从天而降将猛虎砸成了肉酱,所有组成猛虎军阵的士兵无一例外,七孔流血、内脏尽碎死在原地。

    黑白摇摇头,缓步向外走去,显然刚刚的猛虎咆哮也引来了其它攻入皇宫的士兵,没有惯着这些一路烧杀过来的士兵,见到就一矛捅死,若是结了军阵扑过来就直接一尾巴抽死。

    他可不是广平王手下那些不堪一击的老爷兵,这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之前也没有个衡量单位所以黑白体会不出自己饕餮守卫形成的军阵到底有多牛逼。如今一有了对比就发现难得了。

    只是随着黑白的行动,向这里靠过来的士兵越来越多,黑白也有点烦闷,索性召唤出芬里尔狼,然后开上墙壁向着皇宫之外冲!

    ……

    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安禄山的军队终于是攻破了城墙,京城之内一片混乱,所有的百姓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慌乱的到处乱跑,然而作为最底层的百姓,他们哪里知道什么地方才是最安全的。慌不择路之下倒是有不少都撞上了安禄山的先锋军,下场也是可以想到的。

    安禄山毕竟是行伍出身,深蕴兵法之道,采用围三厥一的方式攻城,这样在有逃命之路的情况下,守城的将士根本就没有什么斗志,不光将士们没有斗志就连皇帝都没有斗志,从安禄山特意流出的北门带着浩浩荡荡的一大票人就逃跑了。

    只是皇帝并不知道,安禄山既然做反贼又怎么可能会放走皇帝呢?在北门之外自然有阻拦皇帝的人等待在那里。

    黑白驾驶着芬里尔狼一路在墙上行驶,即使士兵们看见了也拿他没辙,至于说什么放箭更是无从谈起。芬里尔狼的速度可不是什么普通箭矢能够挡住的。

    出了宫门,最先入目的就是各处升起的黑烟,安禄山进城之后可没有什么对百姓秋毫无犯的方针,虽然不至于说是屠城三日那么夸张,但士兵在占领之后难免会做些平时不敢做的。

    得志便猖狂,膨胀的情绪上到皇帝下到乞丐都会有,关键就看你能否在膨胀情绪笼罩的时候守住最后的底线。显然安禄山的士兵们有点缺乏底线,所以黑白一路上也没少掏枪击毙那些看不顺眼的。

    轰!吱呀!

    巨响传来,黑白直接捏刹停住,刚刚是他看错了吗?那巨大的剑芒好像是,阿尔托莉雅?

    挠了挠腮帮子,黑白沉思半晌向着剑芒闪烁的地方冲去。

    “你们要抓广平王妃,关我什么事啊!”一声怒火中带着委屈的声音传来。

    黑白看到那穿着漂亮华服的阿尔托莉雅时一阵哭笑不得,此时的阿尔托莉雅一改过去的英姿飒爽,雍容华贵的袍服穿在身上,每当挥剑之时都像是有一朵金色的云彩在空中划过,端的是艳丽无方!只是配合她脸上那憋屈的表情让人颇为忍俊不禁。

    此时阿尔托莉雅与林梅被密密麻麻的士兵们包围在了街道正中间,一波波士兵扑上去却只抵挡而不进攻,像是打定了活捉的主意。而两女则半点都没客气,一把大剑砍瓜切菜似的劈死一个又一个,一柄长剑穿花蝴蝶般在士兵中游走,每一步必有尸体躺下。

    黑白仅仅看了几秒钟就大概明白问题在哪了,阿尔托莉雅不会轻功,除了杀出去似乎没有别的路走,而林梅又不能丢下阿尔托莉雅,所以也在这一剑剑的杀着。

    黑白有些怪异的收起芬里尔狼,然后伸手从街上抓过来一个士兵,砰扔在胡同的墙上,“说,你们为什么抓广平王妃?”

    那士兵被摔了个七荤八素,整个人昏沉沉的,只觉得眼前的人特亲切,人家问什么都该回答,“哦,将军说广平王得罪了他,所以要抓住广平王的女人报复!”

    黑白眨眨眼,不知为什么,他有一种想要犯杀戒的冲动,嗯,他想要杀了那只八戒!

    “唉?你是谁?”

    黑白怒火有点高的时候放松了思维入侵,这士兵顿时恢复想要高喊,接着被一矛捅穿了脑壳。鲜血顺着铁血长矛滴落地面,这根武器可是杀人越多越锋利的。

    转头回看在人群中烦不胜烦的阿尔托莉雅突然笑了,原本他想要用军阵直接接她离开的,但是现在安禄山成功将他惹火了。老子倒是想要看看是你的兵多还是老子的怪兽多!

    黑白伸手在空中一划,一只饕餮子兽就跳了出来,紧接着就要跳出第二只的时候,远处的天空突然间炸开了一团火光,一片片气浪眨眼就掠过了整个京城,除了个别高手,普通的士兵竟然连站都站不稳。

    黑白愣了愣,挥手又将出来转了一圈的饕餮子兽收了回去。

    驾驶着芬里尔狼直接从房顶跳到了战场中央,“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阿尔托莉雅见到黑白大喜,伸手还想打招呼,黑白完全没给这个神经大条的姑娘加戏的时间,伸手一捞就将其拉到了后座,然后给林梅使了个眼色就向着之前火光的方向射去。

    没有阿尔托莉雅的拖累,林梅的轻功算是发挥的淋漓尽致,飞身而起在附近的房屋之上几个纵跃就撵上了飞驰的黑白。

    “哇哦,你这车子真是不错啊!可比战马带劲多了!”

    “喜欢吗?”

    “喜欢。”

    “那你来开!”

    黑白不等阿尔托莉雅回答就从芬里尔狼上飞起,空中变形战机一闪而现,黑白与林梅几乎是同时站在了两侧机翼上。

    林梅瞄了一眼下面大呼小叫的阿尔托莉雅,转头看看黑白,“你还没有离开啊!”

    “看到你们被围住了,所以就又回来了!”黑白表情淡淡。

    林梅好笑的甩了个白眼,日向家的那种,“说的好像专门为我们回来一趟似的,明明只是偶然遇见。”

    这就尴尬了,“呃,也许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

    “我作证,他就是偶然路过看到的,我都用魔法探测过!”黑白还待解释,却见林梅腰间的圣杯里嗖的一声钻出一个桂维尼亚。

    黑白囧,当初就该将你塞进后备箱!

    林梅捂嘴轻笑,觉得黑白尴尬的样子蛮可爱的。

    轰!又是一声巨响,两人再次向远处望去,那里是北城门的方向,也是皇帝带着人逃走的方向。

    “恐怕是李隆基他们遇到麻烦了!”

    ……

    “这个阵法……不对,每一处都是死门,怎么会有这样的阵法!”

    白龙和丹龙手持宝剑将一个个将士砍倒,两个身怀绝技的少年此时已经浑身浴血,原本清洁的白衣也仿佛被彻底玷污了,仿佛真的预示着什么。

    余轩和李色对视一眼,相比起白龙丹龙来说,他们动手要更加游刃有余,可现在他们也不敢全力出手了,因为剧情出现了重大的变化。

    原本按照黄鹤也就是徐福的计划,出了皇城走北门,而北门之外三十里处则布置着一处幻阵。这幻阵会影响人的心智,以此时皇上身边的护卫实力是没有办法抵挡这种影响的。到时候大军必然将周围所有人看成敌人,以至于开始自相残杀。到时候,待皇上身边的守护力量大乱,隐藏在左近的安禄山军队再趁机杀出,到时候无论是皇上还是贵妃又或者是满朝文武都可以说是再无逃生机会了。

    这个计划不可谓不好,但当起阵的时候却出现了问题,整个幻阵大的过分了一些,不光将皇上身边的金吾卫们陷了进去,更是将埋伏的安禄山大军也跟着囊括了进去!

    如果仅仅而已的话也算不了什么,可是问题在于这本质上就不算是一个幻阵,因为自相残杀死亡的那些士兵灵魂会瞬间被大阵吸收,然后阵法会将这些生魂转化成一只只厉鬼。

    厉鬼们可不管是皇上还是安禄山,抓着就咬、逮着就啃,偏偏普通的兵器对于厉鬼也是没有什么作用的。

    这还不算最麻烦的,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整个大阵竟然没有什么生门死门的说法,这是一个完完全全封闭的阵法,除非其中再无活物存在,否则大阵就会永远进行下去。这一下子就让人看不懂,徐福自己也在其中啊!难道他以为僵尸不算活物厉鬼就不吃了?没有的事!

    “这是个什么打法?”李色抓着一个发疯的金吾卫在身前抵挡乱射的飞箭,抬头再瞧瞧天上越来越多的厉鬼。

    余轩摇摇头,一拳爆掉一名士兵的脑袋,“徐福这一招很奇怪,他为什么将自己也困在了阵法里呢?”

    “该不会他也想炼制什么法宝,所以在收集生魂吧!”李色一惊一乍的说道:“要是那样我可将玄阴聚兽幡放出来了!”

    余轩闻言有些好奇道:“你的玄阴聚兽幡炼成了?”

    “早就炼成了,只是缺少主幡,幸好之前黑白弄死变异龙兽的时候我沾了光,但那也只是一面,想要弄出九九八十一面太难,不过一面的话也估计够用了。至少对付一些厉鬼没有问题!”

    余轩想了想摇头道:“先不忙动手,静观其变,徐福这么做一定是有目的的,我不信他会做无用功!且看他到底有什么阴谋。”

    又砍翻了两个发疯士兵的白龙来到余轩旁边,急道:“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办法将贵妃带走啊!”

    余轩回头望着被高手们保护在其中的皇帝与杨玉环,无奈道:“先静观其变吧,现在你师傅的目的明显不是杀人那么简单。”

    白龙一时间有些烦躁,但也知道此时不是闹事的时候。

    而在人群中的李隆基此时已经被吓的有些语无伦次了,看着天上的厉鬼双眼瞪的老大,喝道:“黄鹤,那些厉鬼是怎么回事?”

    徐福一脸焦急,说道:“皇上,安禄山已经丧心病狂了,他布下绝阵是要让皇上您被厉鬼吞噬啊!为此他竟然不惜让自己的士兵也跟着陪葬进来,以达到增加厉鬼数量的目的。”

    李隆基双眼通红,面色越发的狰狞,身边杨玉环秀眉紧锁,有些狐疑的盯着徐福,但看看四周完全封闭的大阵,却又觉得有些想多了。依照现在厉鬼增加的速度,若是发展下去,恐怕到最后连徐福也要交代在这里,他没有理由连自己也陷进去吧!可若非是他,当世谁又能布此大阵呢?

    “黄鹤,朕且问你,可有办法冲出阵法?”李隆基虽然形象未变,但形貌之间已经颇显颓废。

    徐福脸色微变,久久无语最终摇头叹气,李隆基见状颓然的倒退一步。若非杨玉环扶了一把,怕是要摔个跟头。

    大战越来越激烈,被大阵影响了神智的士兵越来越多,无论是哪一边都彻底杀成了一锅粥。而在李隆基身边的这些太监宫女则因为之前被杨玉环用气运拔升实力,所以并未受影响,也是保护皇帝最后的力量。

    但之前经过一场对安禄山的伏击,再加上现在这一场混乱,可以说剩下已经不足三十人了,若非那些士兵彼此也杀的血花四溅,他们这三十多个怕是都不够塞牙缝的。

    “难道天亡我大唐吗?”李隆基仰天长叹,面色悲苦无比,好似能够透过厉鬼、大阵看到外面的青天一样。

    那一瞬间的凄惨令其身后的杨玉环心痛无比,纤细的双手将高舞放下,高舞回望发现杨玉环双手攥紧,似乎做下了什么决定。

    徐福见状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他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杨玉环引痴情而强大,但其弱点也无比明显,同样是痴情。作为一个为情而生的女人,最好的打击方式不是肉体的折磨,而是精神上的泯灭!

    “玉环,你在做什么,快回来,那危险!”李隆基发现杨玉环竟然走出了太监宫女们的环卫,忙大声叫道。

    “陛下莫急,玉环有法破掉大阵!”杨玉环微微回头笑道,双手已经缓缓举起。

    这一刻仿佛整片空间都跟着变得寂静无声,一直观察着杨玉环的余轩猛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身体扫过,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初被黑白用精神力扫描掠过一样,但本质上似乎又有区别。

    然后便见到杨玉环整个人的气势疯狂飙升,蹭蹭蹭的就窜到了A级巅峰,举手投足间连空气都跟着震荡扭曲。

    这一瞬间所有人震惊不已的看着她,看着她的指甲慢慢变长、慢慢变得锋利,原本就如缎的长发像是泼了一层墨一样黑的油光发亮,两只长长的白绒绒的耳朵在头顶竖起。九条长长的白尾瞬间炸开,每条都足有十米多长,晃动之间威势无量。

    杨玉环没有管身旁人是何眼神,只是双手相合,一颗由黑蓝两色光点组合的光球缓缓形成,接着向前猛的一推,那光球骤然破碎直接穿透重重厉鬼轰击在大阵之上!

    轰!巨响顺着地面传遍了方圆百里,就连整个京城都跟着颤了颤。

    啪!大阵出现一声清脆的撕裂,然而一个个厉鬼开始悍不畏死的冲向杨玉环,仿佛想要阻止她一样。

    杨玉环双手不停,眨眼又搓出了一颗灵球,轰!这一击再次轰击在阵法上,破口处裂纹遍布,显然就快成功了。

    “咦?这一击,怎么好像没有刚才强了?”李色有些奇怪的看着余轩问道。

    余轩眉头紧锁,想到了一个可能,转头望向徐福,难道这就是他的诡计?

    杨玉环似乎也愣了一下,娇躯颤了一颤,接着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开始搓灵球,一次次的轰击终于将大阵轰碎。耀眼的阳光顺着破口重新降临大地,无数厉鬼经阳光沐浴彻底烟消云散。而所有的士兵也都在瞬间恢复了理智。

    无数人晃晃脑袋望向那个阳光下最耀眼的女人,那九条闪耀着光泽的狐尾使得人们的倾慕中多了一丝恐惧。然而那尾巴好似从来未曾出现过一般,眨眼就消失了,娘娘还是娘娘,好像刚刚看到的都是幻觉一般,难道是大阵的影响?

    也许有士兵会怀疑自己的眼睛,但身边还有着安禄山的士兵是不争的事实。于是重新恢复了神智的两方士兵再次厮杀在一起,只是刚刚那被迷惑狂乱的经历实在让双方都提不起斗志,所以打着打着,双方竟然罢手后退了!

    “我去,这么神奇的吗?”李色好笑的看着已经退远的安禄山军队。

    余轩哼道:“若是你被出卖了作为献祭大阵牺牲,你怕是会直接把安禄山按在地上摩擦吧,这些士兵没有斗志是再正常不过了。”说着有些担心的看着人群中的李隆基。

    只见其颤抖着双手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杨玉环,“爱妃你……”

    “臣妾自小就得高人传授绝学,只是深在宫中并无用处,所以才一直未言明,还请皇上勿怪!”杨玉环微微欠身施礼。

    “原来如此,原来只是绝学效果啊!这次朕能够脱困全赖贵妃之功,爱妃何罪之有呢?”李隆基哈哈笑道,上前搂过杨玉环,仿佛意气风发的笑道。

    徐福这时上前恭敬道:“事不宜迟,皇上还请及早启程,以免叛贼再次追来!”

    李隆基闻言点头,高力士忙上前叫道:“起驾!”

    队伍再次开始加速前进了,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怪异,而余轩的表情却越发阴沉了起来。李色见状奇道:“你怎么了?是不是觉得这个任务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过去了,有些接受不了?”

    余轩深吸了一口气苦笑,“不,这个任务,不是莫名其妙的。徐福赢了!”

    李色懵逼,这还没动手呢就赢了?

    余轩看看前面依旧搂着杨玉环的李隆基,又看了看后边满脸挣扎甚至是失魂落魄的白龙,叹道:“黑白曾经跟我说过有关于五色使者的强大之处,不论是蓝大力的贪婪还是黄子的嫉妒,在相合情绪的影响下,五色使者是可以发挥出强大实力的!”

    李色顿了一下恍然道:“所以你是说杨玉环发挥出这个实力其实是因为附近有相合的情绪携带者?”

    余轩点点头,“根据僵约系列中对五色使者的定义,杨玉环应该就代表这人类的痴情情绪,正因如此,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她才会如此强大。但是,刚刚她在发出第二击的时候,那攻击的威力却明显下降了,说明……”

    “说明原本痴情的人变了心,她能够得到的力量变弱了!”李色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偏头狠狠瞪了徐福的背影一眼,醒悟道:“这老货真尼玛狠啊,他这是用所有人包括自己的命做一个赌注,赌杨玉环不会见李隆基死而不救。而一旦决定动手就肯定会显出狐狸原形,也因此会暴露妖身。同时看见妖身的那些人必然会对其改变印象!”

    余轩哼道:“这是诛心之计啊,说起来确实是我们疏忽了,忘记了古代人对于狐狸精和妖怪等异类的成见。”

    李色撇嘴摇头,“这不能怪你,要是换成现代线,光是那九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就让人爱死了,更遑论那两只狐狸耳朵了!只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先跟着大部队吧,我们的目的是得到最后一块五色石碎片,如果我所料不错,想必徐福会帮我们做到的。”余轩说着回头看了看白龙,此时丹龙已经不见了。

    李色也跟着回头看了眼白龙,瞧那颓废的样子不屑的哼了一声,不用说,这就是一个因为杨玉环显露妖身而变心的典型。至于那个李隆基……

    李色双眼仿佛能够透穿马车似的钉在李隆基身上,他可不认为李隆基会因为杨玉环一个简单的绝学效果理由而相信她。

    ……

    “我们似乎来晚了。”黑白与两女踩着变形战机悬浮在天上,望着下面缓缓前行的队伍。原本的一万多金吾卫此时就只剩下两千多人了。

    “下去看看吧,我总觉得有点怪,这些士兵的样子有些……”林梅是将军出身,士兵有没有问题一眼就看出来了。

    黑白点点头,从战场上拉来三匹失去了主人的战马,三人换过衣物之后向着队伍追去。

    凭着林梅广平王妃的身份,三人很快就进入了队伍,也与余轩等人汇合且终于知道了问题所在。

    黑白和余轩几乎想到了一块去,徐福下一步行动几乎跃然纸上。

    果然,一个谣言渐渐在军中传开,贵妃娘娘是妖怪、是狐狸精,这一次反贼胜利都是因为妖精迷惑了皇上,妖精祸国殃民!

    纠结吗?可笑吗?却是真的!

    身为一个现代人,对于这种事简直再清楚不过了,没有哪个朝代是凭着一个女人就能败掉的,甚至于说是凭着哪一任皇帝能够败掉的。

    任何王朝的垮掉都是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只可惜,这个时代人们记住的永远都是亡国皇帝,却不会去追究前任甚至前前任给亡国皇帝留下的是怎样一个烂摊子!

    黑白摸着下巴思考半晌,突然问道:“你们和白龙丹龙最开始打算怎么将杨玉环带走?”

    余轩回道:“高舞就在杨玉环的怀里,我曾经提前问过高舞,我们可以利用复方汤剂让杨玉环和白龙假死,然后远走高飞。当然,这是在唬弄白龙,毕竟现在配置复方汤剂已经来不及了,再说就算高舞身上有成品复方汤剂,杨玉环也未必肯跟白龙离开。”

    李色笑道:“现在白龙都变心了,就算真有复方汤剂也用不上了。”

    黑白有些唏嘘的点点头,这一招确实很麻烦,人心之复杂有时候并不是你一心付出就能够扭转的。

    就在这时,一骑自远处驶来,踏着夕阳的余晖好似笼罩了一层阴影。

    “禀报圣上,太子率领援军六千已经行至三十里外。”一名士兵半跪在地说道。

    李隆基闻言顿时喜形于色,走出车撵笑道:“好,太子理应重赏!”只是他开心的时候却并没有注意到那传令兵的脸色,那是一种对未来的恐惧。

    不过李隆基没有注意到但高力士已经注意到了,其眼珠一转似想到了什么,面色一沉问道:“太子如今何在?”

    传令兵抿了抿嘴唇,“太子所率援军已经在……三十里外驻扎!”

    李隆基的喜悦瞬间就僵在了脸上,能够当皇帝的人都不傻,即使不擅于治国也肯定擅于权谋。儿子救援老子自然要主动迎上来,哪有等在三十里之外等着老子主动上门的?这个儿子,有问题啊!

    传令兵的表现已经被太多的人看在眼里听在耳中,这一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出了问题。

    李色摇摇头,“看来这个太子对于皇位什么的很有想法啊!”

    余轩淡漠的看着这一切,“大唐的实力和底蕴还在,用杨玉环的话说就是气运犹在,虽然安禄山一时猖獗,可用不了多久就会陷入战争的泥潭。所以大唐可以拖得起,安禄山却没有这份底蕴,所以若是不能一战将大唐所有皇室打尽,那其败亡的局面就已经注定了。这个太子明显是看穿了这一点,所以才明目张胆的逼宫。因为他知道无论谁当皇帝,安禄山这个反贼都能够解决掉。而他登基的机会却只有这一次!”

    林梅接道:“杨国忠一系一直对太子李亨派系多有打压,若是不趁此机会夺权,怕是等李隆基重新坐稳,那李亨这个太子也当的不长久了!”

    “嗯!”×N。

    “嗯?”×N。

    “你是谁?”李色一脸懵逼,对于这个穿着宫装的美女,他早就已经注意到了,但以为只是黑白加入队伍的借口而已,谁知道竟然会主动跟他们交流。

    林梅的身份毕竟是广平王妃,所以早就与阿尔托莉雅换回了宫装,此时看到李色的疑惑,笑着伸出手,“你好,我是黑白的朋友!”

    李色傻乎乎的跟林梅握手,等松开之后才反应过来,“我去!古人也有握手的习惯?”

    桂维尼亚嗖的一声飘出来,“是我教她的哦!”

    李色吓了一跳,身子往后一窜,“我再去!哪来的……你是个什么东西?”

    “没礼貌!”桂维尼亚显然对于李色极为不满,娇哼一声重新钻回了圣杯,来的快去的也快,当真是风风火火。

    林梅轻笑,“你们应该都是陪着黑白一起穿越时空过来的吧!”

    林梅这一说两人就明白了,纷纷偏头望向黑白,你不解释解释?

    黑白转身不理,我黑白行事何须向你们解释!

    林梅笑眯眯的也不理黑白,继续道:“我也不想知道太多的未来,但我现在就想知道,杨玉环会死吗?”

    她这边刚开口提问,另一边李隆基已经气愤至极的叫道:“就近驻扎马嵬驿,我倒要看看太子想要做什么?”

    黑白见状拉过林梅,小声道:“我需要你帮我制造机会跟杨玉环见一面。”

    林梅点点头,待驻扎之后只需要以广平王妃的身份求见杨玉环就是,这很简单。事实也像林梅所料那样,驻扎之后黑白很快就得到了与杨玉环见面的机会。

    “你还没有将气运交给李隆基吗?”黑白开门见山。

    杨玉环轻轻唤过高力士将高舞递给他让其带到外面去,接着微笑在林梅与黑白之间看了看,“真好!”

    林梅闻言似乎明白她在说什么,同样还以微笑。而黑白则脸皮一抽,“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关心这种有的没的。”

    杨玉环推开窗子,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眼神越发迷离,“你们知道吗?感受爱,是一件好幸福的事情!”

    黑白有些愁的揉了揉太阳穴,“我这有一种药剂叫做复方汤剂,只要你拔下一根头发放进去让别人喝掉,到时候就可以让那人变成你的样子,你就能假死脱身了!”说着掏出了一个小瓶子,这可是当初他在魔法学院的时候亲手配置的,当时他就留了一个心眼,这种特殊作用的药剂未来说不定就什么时候能够用上。

    杨玉环微笑回头,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小瓶子,“想不到你还有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只可惜我不需要的!”

    黑白切了一声,“我当然知道你不需要,以你的实力若是想要离开,那谁也拦不住你!但你会走吗?”

    杨玉环还是之前的样子,反而好像比刚刚更淡定了,就像……一个已经忘却了生死的求道者!

    “我是五色使者,是没有父母的,所以我从来没有享受过父爱母爱。也没有办法诞生任何子嗣,更别提子孙膝下承欢的孺慕之情。我能够拥有的只有情爱!”

    黑白深吸了一口气,他其实真的不愿意将一个冷酷的事实撕开给她看,但他可不想一个A级的高手就这么死去,何况五色石的碎片还在杨玉环身上,他可以自己将碎片交出去,但绝不允许这些碎片就这么轻松的再被别人得到!

    好吧,黑白就是想试试能否扭转这结局!

    “他已经不爱你了,作为五色使者,你不是该最清楚吗?”

    黑白明显看到杨玉环的娇躯颤了一下,却依旧保持微笑摇头道:“我会陪我的爱人走到最后的,没有爱的生命是不完整的。”

    “其实你可以再找另一个不在意你妖身的男人,以你的条件找个两条腿走路的男人简直不要太简单啊!”黑白急道。

    杨玉环闻言似乎想到了什么,语气却越发坚定,“以前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在最后并没有和我的爱人一起死,之后的人生充满了孤寂与痛苦。所以这一次,我会陪他走到最后,哪怕我死在了前面!不过,我相信他还是爱我的!”

    黑白捂脸,这娘们儿咋还说不听了呢!叹道:“好吧,你想死我不拦着你,但若是你死之后,可别怪我将五色石抢回来!”

    杨玉环并没有着急或是生气,反而笑道:“五色石的碎片全都在我手的时候才是完整五色石,也才有那份补天的气运。所以只要我在他的身边,他就会享受那一份气运。如果我死了,相信他也保护不了五色石,与其让别人得到,交还给你也算是最好的结果。”

    “哎呀我去,你倒是看得开啊!”黑白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就在这时,外面马蹄声再起,杨玉环道:“看来是派出的使者回来了。”说着来到窗边。

    黑白借着月光只见一名文官模样的人捧着一个木盒进入了李隆基的房间,没过多久就听李隆基在里面发火,噼里啪啦的打翻了许多东西。

    三人没有再说话,高力士也从外面抱着高舞进来了,所有人和猫就那么怔怔的看着李隆基的房间,仿佛在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不多久,一个太监过来传令,让杨玉环到楼中商议大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