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等我埋了她,再回来杀你!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杨玉环此时的状态就如同黑白猜测的那样,已经有点顺其自然,呃,或者说破罐子破摔倒也行了。她没有再瞒着李隆基什么,在得到太监的通知之后,直接带着黑白等人就进入了皇帝的房间。而李隆基似乎也没有在意,并林梅有一个广平王妃的身份,名义上是他的孙媳妇,而黑白等人估计被当成护卫了。

    黑白向着左右瞧瞧,屋子里面能够算得上有点撑头的大臣都在,当然,由于逃跑的匆忙,总共也并没有多少人。但却很神奇的看到了一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这外国人是一位老者,穿着类似于主角的长身袍服,胸口处还绣了左右对称的十字标志。据说是从大秦帝国来的使臣,叫做塔西佗。这个大秦当然不是秦始皇的那个秦朝,是现代所说的东罗马帝国。至于塔西佗,历史上倒是有个历史学家叫这名字,但这个肯定不是,毕竟时间对不上。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他身后站着一名玩家!

    这也是一名外国玩家,金发碧眼高鼻梁,典型的西方人长相。这个玩家叫做狄克丝,发现黑白等人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好像之前也完全不知道还有玩家参与到这个任务中一样。

    不过这在黑白看来就有点假了,尼玛这里是种花家的历史任务,能够看到种花家玩家才是正常吧,你这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狄克丝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怀疑了,还故作严肃的跟黑白点点头,而黑白和余轩则对视一眼心中警惕。然后下一秒他们又遇到了一名玩家。

    这是一名日本玩家,黑白之所以觉得其是日本玩家,都是因为这家伙是跟着一名身带佩刀的日本NPC身后过来的。这个日本NPC是一名遣唐使,据说还曾经参加过科举并高中进士,叫做阿部仲麻吕。而这名日本玩家则名为宫本千鹤,嗯,还是一位女玩家,就跟外面的阿尔托莉雅一样穿着一身男装,若非皮肤太细腻,且眉眼之间有种女人独有的温柔,众人还真发现不了。这女玩家手中也提着与阿部仲麻吕制式相同的长刀,比现代线那种日本武士刀稍直,更类似唐刀。

    “爱妃你看!”李隆基推开窗户,指着外面近千举着火把的士兵,“他们都想杀你,但朕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黑白这里还在思考怎么混进来了两个外国玩家,那边李隆基已经搂着杨玉环甜言蜜语了。只可惜,当李隆基开口后,黑白那种奇异的未知能力就已经对其下了判断,他在撒谎!

    这就很尴尬了,黑白知道杨玉环可是对情非常敏感的,你说这谎话的时候杨玉环怕是早就将你看穿了吧!

    黑白想着望向杨玉环,却见她像是从未发现似的伸手轻抚李隆基脸颊,“玉环相信。”

    一句相信出口,回应她的是李隆基仿佛万事皆在掌控的微笑,和满室寂静。骗人骗己,这个时候也许就只有李隆基还相信着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吧。

    也不知道李隆基是哪里来的自信,也许是源于杨玉环对他的爱吧!

    “陛下,娘娘,臣有上中下三策可保娘娘平安!”一声略显苍老且自得的声音响起,黄鹤也就是徐福站出缓缓说道。

    上中下三策?一下子就弄出三个办法,徐福你这么牛哔秦始皇知道吗?

    李色在最后面翻了个白眼,黑白和余轩莫名其妙的对视一眼,这老僵尸丫的又想搞事情啊!

    李隆基眼神微凝,哼道:“三策?且都说来听听。”

    徐福微微一礼,缓缓道:“下策为单纯的救命之法,此处高手众多,区区两千人是没有办法伤害娘娘的,只需要众位高手护卫娘娘离开即可。事后可随阿部仲麻吕先生远渡东瀛避难!”

    李隆基闻言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但旁边的高力士已经厉色道:“荒唐!娘娘是何等尊贵,怎么能远渡小国去受苦,何况还是跟一个男人离开,传出去娘娘名节何在?”

    阿部仲麻吕的表情有些无奈,虽然话不好听但却是实话,虽然他很愿意带着杨玉环离开,甚至以命相护,可他同样希望这个女人留一个好名声,至少这样她会开心些。

    李隆基挥手按住高力士,接道:“中策呢?”

    徐福转头向塔西佗道:“这中策就需要麻烦一下塔西佗主教了,只需要主教写下一纸教令,让娘娘成为大秦的传教使者。若是娘娘受到伤害就相当于是跟大秦国开战,这样即使是太子的军队也不会冒着内忧外患的风险伤害娘娘的。”

    徐福话落那个塔西佗上前一步微微行礼,“臣愿意如黄鹤先生所言为娘娘提供庇护。”

    杨玉环转头看着徐福,好一会儿后又问:“之后呢?”

    徐福有些无奈道:“娘娘虽一时间安康,但想必太子一系终究不会放过娘娘,最后怕是要随着塔西佗主教远走西方了。”

    高力士这次没有插话,这确实比下策更好,毕竟塔西佗年岁已大且又是宗教人员,杨玉环若是远走西方身上又带着大唐使者的头衔,即使在西方生活也不会出现问题,且不会出现什么风言风语。

    黑白眉头紧锁,这两个计策其实本质都是要求杨玉环离开,虽然表面看来都可以保证杨玉环的安全,但是徐福话中却都没有说杨玉环离开之后会如何,尤其是杨玉环的离开对于李隆基又意味着什么。

    以黑白对如今杨玉环和李隆基的认识,两人无论谁都不可能答应这中下两策,只是,徐福将这计策说出来到底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说系统的意思?

    难不成这任务的意义是看西方和东瀛哪一方能够将杨玉环带走吗?那么若是杨玉环到了这两个地方,又会引起什么样的系列任务呢?嗯,有点好奇啊!

    黑白摩挲着下巴,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中下之策里的深层含义,只是以目前的形势来看,杨玉环怕是都不会答应。因为一旦杨玉环离开,那被人撵出京城的李隆基就再也没有什么权威可言,等待他的还是个死。当然,太子不会背上弑父之名,但这世界上有一个名词叫做意外。

    果然,杨玉环开口道:“那上策呢?”

    众人侧耳倾听,却见徐福眼神往余轩和丹龙白龙身上瞄了一眼,这货一眼看得两个儿子弟子浑身直哆嗦,只听其道:“上策可分两种,第一种,我这弟子的朋友拥有一种药剂名曰复方汤剂,只要加入娘娘的一根头发让旁人喝下就可以令其变成娘娘模样,之后只要令其替死。娘娘的安危无忧亦!”

    余轩的脸色瞬间黑沉下来,黑白也挑了挑眉头,这就有意思了,徐福竟然知道复方汤剂的事,看来当初白龙丹龙在偷偷摸摸计划的时候就已经被徐福知道了。这老家伙可以啊!

    不过你这是在震慑我们吗?谁给你的勇气!

    这个计划明显要比前两个更靠谱,不过弊端即使不用说众人也知道,关键就在这个替身,本来就是替人死,先不说会不会被人发现的问题,其自己也得愿意才行。不过显然杨玉环不担心会不会有人甘愿赴死,比如旁边的高力士就猛的站出来,“微臣愿意为娘娘赴死!”

    杨玉环伸手按下高力士,眼神在黑白身上瞄了一下,很明显,她从黑白的脸色中看出其中的问题。不过,她并未揭穿什么,也没有答应什么,只是看了看李隆基的状态。

    李隆基点点头像是同意了这个办法,但是之后却又问道:“那第二种方法是什么?”

    徐福像是早就知道李隆基有此一问,马上接道:“我有一法可封闭人的五感,不光令被施法者形如死人,就连外人也无法发现丝毫生命迹象。此法当能够骗过所有人,等到危机过去,再派人依照特殊的方式将娘娘唤醒,到时候只需要改名换姓就又可以常伴圣上左右了!”

    杨玉环微微低头,她的眼神没人能够看到,在其旁边的李隆基却是直接接道:“如此说来这上策其实就是假死之策,嗯,黄鹤随朕来。”接着与徐福一起进入了里屋。

    杨玉环缓缓抬头目送李隆基的背影离去,眼中满是令人怜惜的痛楚。片刻之后,杨玉环道:“黑白先生与广平王妃请随我来,玉环有些事情需要单独与二位面谈。”

    黑白有些好奇的跟上去,林梅随着上了二楼,杨玉环伸手打开了二楼的窗户,用一种充满怜悯的眼神向下面望去,灯火通明中那些发现了杨玉环的士兵们却连对视都不敢。

    “你们知道吗?在过去,九尾狐是祥瑞的象征,哪怕一直到汉朝也都是。”杨玉环的声音悠悠响起,其中也不知道饱含着多少辛酸。

    “可是什么叫做祥瑞呢?你出现时他金榜题名、洞房花烛、甚至风调雨顺便是祥瑞!你出现时他名落孙山、妻离子散、或者国破家亡便是凶兆!”杨玉环双手轻抚着窗框,微眯的双眼望着漫天繁星。

    “很可惜,我出现在了这个国家最危机的时候,所以我是狐狸精,是祸端!”

    黑白嘴角抽了抽,好笑道:“你也别这么说,这是否风调雨顺或者国破家亡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哪个良臣是因为你吹了枕边风而挂掉的,也没听说哪场大地震或者大洪水是你随口喷出来的。那不过是一帮人想要给自己按个天命的名头,或者想要别人背锅而刻意传播的流言罢了!”

    杨玉环回身笑道:“黑先生倒是看的透彻。”

    “那当然,当初我老婆出事一帮有的没的就跟我谈什么国家潜规则,世界和平吧啦吧啦,结果我理都没理直接杀穿了半个世界去救人,现在还不是好了,一个个都闭嘴了!凭你的实力也完全可以做到嘛!干吗弄的这么悲情?”黑白耸了耸肩,大有现身说法的意思。

    杨玉环听闻黑白的光辉战绩很是羡慕,而一边的林梅却是眼神黯淡了一瞬,但随之就又恢复了正常。

    “若我所料不差圣上应该会选择黄鹤的方法,让我失去五感。但黄鹤此人心狠手辣虽然不敢杀我但却肯定不会让我轻易再醒来,所以我希望你们答应我一件事!”杨玉环的表情越发严肃了起来。

    黑白眉头微微拧了一下,徐福不敢杀杨玉环这倒是在黑白意料之中,毕竟别人可以干掉五色使者,身为僵尸的徐福却不行,因为其中牵扯到女娲与将臣,你这边敢放肆将臣那边就敢让你明白明白花儿为何这样红。

    “只要你自己不同意,没有人能够逼你的!而且你现在也看到了,那个李隆基心里已经没有你了,你何苦再为了他付出这么多呢?”

    黑白的劝说似乎没有让杨玉环产生任何的动摇,“这是命!是我的报应!过去我曾经放弃过一次,这一次也被人放弃了,所以这一次我不打算逃离这命运,我想要陪他到最后!”

    “玉环!”

    李隆基与黄鹤似乎并没有谈太多的时间,楼下已经传来了其呼唤的声音。

    “陛下稍等,臣妾稍后便来!”杨玉环回应一声便再次望向黑白两人,“所以我最后给你们的忠告是,别放弃!你放弃了一次,就很难有第二次机会了!”

    “最后”?黑白听到这话嘴角抽了抽,似乎预感到杨玉环要做什么了。

    “这是四枚五色石碎片,我还给你!等我离去之后,我这一枚你也可以拿走。但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杨玉环说着摊开手掌,四枚碎片在房间中闪耀着耀眼的光辉。

    黑白并没有接过来,只是盯着杨玉环的双眼道:“你该知道,五色石碎片是五色使者能够存在的根本,没有了碎片你就会烟消云散从此进入轮回受生生世世轮回之苦,甚至于直接灵魂消散再不存于天地。”

    杨玉环笑道:“以我的实力还不至于彻底消散,何况,就算生生世世做个普通人也好,至少不会因为身后多了几条尾巴而被人忌惮。”

    黑白挠头,“其实你那尾巴挺好看的,嗯,头上的耳朵也很萌啊!”

    杨玉环微笑伸手将碎片全部塞进黑白的手里,“我离开之后,黄鹤必然会择机发难,我希望你能够阻止他。不过我死之后大唐的气运会受到严重损耗,估计皇上的皇位也不稳了,只是太子优柔寡断权谋不行治国更不行。”

    这话的意思黑白明白了,就是不想让太子当皇上呗!只见杨玉环突然又转向林梅,“不过广平王倒是一个可堪造就的人,之前我要截杀安禄山的时候是他第一个站出来赞成,光凭这一点就远比那些朝臣与各个王爷来的更加有魄力。只可惜,国运至此,那一夜大部分人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在静观其变,否则京城这么多的武将也不至于让安禄山跑出去。”

    林梅诧异的看着杨玉环,有些看不懂她了,却听其道:“这是皇上自己的选择,不管是为了什么,我的死法并不重要,我的死就意味着皇上彻底失去了威信。这个大唐从此以后都不再是他做主了。”

    黑白愣了一下,接着听杨玉环道:“黄鹤到底在根脚上差我不少,对于气运的运用远不如我知道的多。他以为气运就是简单的可以被阴谋诡计左右,其实不然,气运也是有着自己选择的。我死之后那一半气运不会回到皇上的身上,因为他已经失去了帝王的尊严与威信,若我所料不差,这一半的大唐气运将会朝着太子飘去。但今日之事却是太子逼宫所致,我绝不允许气运被他所得,哼,狐狸可是很记仇的!”

    “你想怎么做?”黑白问道。

    杨玉环双手合什片刻,等再分开时掌心处突然多了一丝金色的微小龙影,看起来虽在掌心之中游弋,可行动之间却威势十足。

    “我现在还是气运的主人,所以可以利用秘法将气运暂时封住,但当我死后,气运便会开始挣扎,你们有一个月的时间将其交给广平王。若是一个月后不能够将其交给广平王,那最后怕是还会飞向太子。”

    黑白心情复杂的看着手中不停游弋的气运金龙,看着它仅仅是在手中游弋一圈,自己对于降龙十八掌的领悟似乎就有所加深,顿时就明白了这玩意儿的珍贵。

    看着黑白的表现杨玉环也愣了一下,好笑道:“想不到你与这气运金龙也有缘分呢,不过领悟什么都可以,但我劝你莫要直接利用它!因为那样你就会与大唐的气运牵连在一起,万一以后大唐亡了,你怕是也会实力受到其影响。”

    黑白囧,这玩意儿若是在身上那岂不是不能够使用降龙十八掌了?这是在削弱自己的实力啊!想了想,转手将其交给了林梅,“先放在你那里,等我想领悟的时候再找你。”

    林梅愣了一下却是接了过来令气运金龙缠绕在自己的小臂上,宽大的袍服轻易将气运金龙遮住了。

    杨玉环见状有些羡慕的笑道:“如此重要的东西都能随手给人,真不知道该说你们……”

    “什么都别说,有这闲工夫你还是去对付一下外面的李隆基吧,他都等了好久啦!”黑白赶紧打断这个口无遮拦的,万一被隔壁的某只猫听见就糟了。

    杨玉环也不在意,该嘱托的事情都做完了,这也是他能够为李隆基最后做的事,之后都看李隆基的选择了。

    就在杨玉环即将下楼的时候,黑白有一次拦住了她,“我知道自己没有什么立场说这话,但至少你再想想,真的值得吗?”

    杨玉环摇摇头轻轻推开黑白的手臂,“何须更问,只此浮生!”

    “爱妃!如今这屋子里就这么多人,如果要侍卫或者太监宫女替死的话很容易就能被查出来,所以朕决定采用黄鹤大师的办法,暂时封闭爱妃的五感。放心吧,朕不会让爱妃等太长时间的,待一切尘埃落定,朕会亲自回来接爱妃!”

    杨玉环刚刚下楼就听到李隆基一脸深情的说道,她也没有任何挣扎或是再劝说什么,只是乖顺的点点头,“如此,玉环就等着陛下了!”

    嘶!黑白咽了口唾沫,这话听着怎么莫名的有点渗人啊?

    李隆基毫无所觉的点点头,眼神中流露出的是虚假的悲痛,看得周围众人一阵阵膈应。

    徐福却是不管这些,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几乎就快忍不住了。杨玉环也没有再做什么告别,轻轻仰躺在简陋的木板床上,一层层的宫装平铺在周围,看起来还是那么美丽华贵。

    徐福的动作很快,都不等李隆基再说几句甜言蜜语哄杨玉环闭上眼睛,就已经来到了她的床榻旁边,伸手掏出一根小臂那么长的一根大针,刷的一下就朝着杨玉环的后脑插了下去。

    黑白的双眼颤了颤,拳头已经攥的死紧,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想将一个NPC弄死过。

    长针越插越深,杨玉环脸上并没有什么痛苦,她的双眼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徐福,看着徐福眼中的得意似乎有一种嘲讽的意味流出。这种表现深深的刺激了徐福,明明是我赢了,我利用你痴情的弱点赢了你,你凭什么这么看着我?

    心中怒火高炙正要下狠手的时候,突然一股白光将长针噗的一声顶了出去,长针当的一声脱手而出钉在墙上。

    骤然的变故吓了李隆基一跳,忙问道:“黄鹤大师,她怎么了?”

    徐福也吓了一跳,难道这臭娘们终于想明白了,不打算再为了臭男人牺牲了?谁知道下一秒白光笼罩了杨玉环的全身,紧接着,雍容华贵的杨玉环不见了,趴在床榻上的是一只皮毛雪白的九尾狐!

    “这……”李隆基额头见汗,缓缓上前用手指戳了一下白狐的脑袋,却并未有任何的反应,再大着胆子抬起一条尾巴,入手间虽然皮毛滑腻但却已经不见了温度!

    杨玉环死了!

    咔!仍然沉浸在杨玉环死讯中的众人被突然间的响动惊醒,只见徐福满脸狰狞的捏碎了床头一角。

    “黄鹤大师,你……”李隆基又吓了一跳,今天受到的惊吓似乎有点多啊!

    徐福眼角一跳强露出一个笑容,拱手道:“恭喜陛下,狐妖已除,从此大唐无忧矣!”

    “哈哈哈哈,还要多亏了黄鹤大师啊,大师法力高深朕佩服之至啊!”李隆基一脸的喜色,看得所有人好似头顶都多了一片乌云,心里的阴影极速增大。

    “来人啊!将这白狐抬出去给众将士观看,如今妖孽已除,我大唐必回再次强盛起来!”李隆基大喝一声唤来外面几名士兵,指着床上的白狐叫道。

    轰!黑白心里憋了很久的一团火算是瞬间被点燃了,这不能不打了,老子忍你很久了!

    进来四名士兵看着床榻上的白狐怔怔出神,那完全没有生命力的九条狐尾垂在旁边,好似在像世人展示着什么。听闻李隆基的命令,他们不敢触碰白狐身体,只得将整个床榻都抬起来。谁知还没有动手一声宝剑出鞘的鸣响过后就被黑白和余轩一人一脚踢飞了出去!

    也许只有真正轰轰烈烈爱过的人才能明白此时杨玉环的牺牲,所以林梅的宝剑出鞘了,黑白余轩也不约而同的动手了。

    “你……你们要做什么?护驾护驾!”李隆基傻了,看着突然发难的两人一时间慌乱的大叫。

    黑白转身时给林梅使了一个眼色,后者了然的将宝剑回鞘。黑白则来到窗前将白狐躯体抱起,同时将其身下的五色石碎片收起来。“你既然放弃了他,那么他就不再属于你了!”

    一票士兵呼呀呀的涌了进来,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了黑白怀里的白狐,李隆基见状大叫,“朕已经令妖女伏诛,你们快杀死那两个妖人!”说着还一步步的向外退去。

    黑白没有搭理这个已经不重要的人,轻轻叹道:“我得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将她埋了,你帮我开路吧!”

    余轩点点头当先前行,一步一步之前收敛的气势眨眼间炸开,像是一道龙卷风直接将周围木质的窗户撞的粉身碎骨。

    猛烈的强风吹的众多士兵连眼睛都睁不开,随着余轩的前进压力陡然降临,普通士兵只觉双手有千斤巨力竟是连兵器都抬不起来了。

    “来人啊!来人啊!护甲!”

    本来黑白还有点悲伤,可看到狼狈逃窜的李隆基突然间想笑,以前以为这是个正剧角色,现在才明白,原来这其实是一个喜剧角色,还是周氏无厘头喜剧里那种浮夸的形象。

    想着不禁低头看了眼白狐,“为了这样的一个男人放弃修为,值得吗?”只可惜,还阳丹每位玩家只能兑换一颗,否则定要让你再起来看看这个男人的德性。

    这个时候的李隆基已经被死亡的恐惧吓破了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么狼狈的逃出去是有多丢人。黑白不知道气运是怎么选择的,但他觉得,有这一幕在士兵们和天下人的心中打底,估计气运差不多也离他而去了吧!

    哗啦啦的一阵阵兵甲摩擦的声音,外面的两千金吾卫朝着楼里冲来,只可惜还没有等闪亮的刀剑吓到谁,两颗长长的铁家伙就将他们炸了个七荤八素。

    余轩此刻心里想些什么没有人知道,或许是从杨玉环身上看到了女儿国国王的身影,又或许是单纯的为杨玉环不值,反正他的脸上很冷,也下了死手!

    两枚东风导弹就那么直不楞登的炸在了金吾卫群中,接着余轩飞身而起,整个人化作一颗炮弹撞入军中。对付这些再普通不过的士兵,甚至都不用兵器幻影,完全靠着拳头就够了!

    黑白挥手召唤出芬里尔狼,将白狐尸体放在前面,接着开车就要离开。

    “丹龙白龙拦住他,两位遣唐使,此人与祸国妖女杨玉环乃是同伙,还请两位出手相助!”徐福脸色难看无比,因为他之前在杨玉环死的时候并不没有发现气运,再回想最后杨玉环那个嘲讽的眼神,他突然想到,气运会不会在这个小子身上?

    徐福确实是一个擅于玩诡计的人,他能够想到杨玉环很可能将气运交给黑白保管,但在还没有肯定的时候绝不会贸然出手。所以其发动了身边两位遣唐使。

    这个就有些太突然了,至少两位玩家都有点没反应过来,狄克丝和宫本千鹤莫名其妙的对视一眼,刚刚还你侬我侬,怎么眨眼就剧情大反转了!难道这任务是一场皇室版的渣男现形记吗?

    究竟该怎么做两位玩家一时间甚至都不会思考了,只能将视线望向塔西佗和阿部仲麻吕,毕竟这是他们的任务NPC,若是他们选择帮忙,两人也没有理由看热闹了。

    塔西佗与阿部仲麻吕同样对视一眼,复杂的看向黑白怀中的白狐,两人回想往日杨玉环对他们的相处,个中滋味当真复杂难明。

    “谁若帮朕将他们拦住,朕赏黄金万两,可自由在皇宫宝库挑选一件奇珍异宝!”也不知道李隆基是听到了徐福的话还是说他突然间就开窍了,离的老远就听见其高声许诺。

    两位玩家闻言再次对视一眼,就从他们的眼中徐福看到了心动,然而领头的两位NPC却眉头紧锁面显不满。

    好吧,能够将任务做到这个程度的玩家必然都是有两下子的,狄克丝与宫本千鹤几乎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个选择题,如果出手就有可能得到李隆基所许诺的宝物,但同样也会让两位NPC反感。而若是不出手奖励自然没有,但却可以继续顺着两位NPC的线索继续下去。

    这个选择可不好做啊!他们能够到达如今的程度都是经过好长时间准备与流程的,虽然不知道最后的奖励是什么,但必然也差不到哪里去。至于李隆基的许诺就要直白的多,皇宫宝库啊,那是无数玩家都梦寐以求的地方。

    常玩历史线任务的玩家都知道,无论哪个国家的宝库之中都会有好东西,但想要获得进入宝库的资格可并不容易。如今机会就摆在面前,他们怎么忍心放弃?

    “身为遣唐使,自然有份保护大唐的繁荣安定!”最先做出选择的是宫本千鹤,无视阿部仲麻吕怪责的眼神迈步而出。

    “好吧,我也想试试现实第一高手在游戏中到底有多强。”狄克丝耸了耸肩,好像是被逼无奈,但眼神中却充满了狂热,活像一个战争狂人。然而在他身后,塔西佗主教却是失望的摇了摇头。

    徐福大乐,笑道:“好!二位壮士……”

    呼!一杆卷起的旗幡砰的一声插在门口,李色酷极的轻轻斜靠在旗幡上,“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徐福眉头深锁,他倒是忘记了,这个李色可是跟那两个家伙一直有说有笑的。不过既然两位玩家已经出手,他自然就后退一步让出两人。

    狄克丝好奇的看着李色,“我倒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将旗子当枪使得,这有什么特殊的威力吗?”

    李色蔑笑,“打你够了!”

    狄克丝挑了挑眉头,双手捏捏拳头似乎要动手,但却被旁边的宫本千鹤直接拦住,“月棍年刀一辈子枪,使得一手好枪的人都是高手。既然是武学那就由我来吧!”

    李色好笑的整整发型,“你这一副武林高手的架势是在吓唬谁啊,将你那刀拔出来瞧瞧啊!”

    “不是刀,是剑!”宫本千鹤一脸郑重的纠正道,同时伸手按在刀柄上,下一秒白光在眼前浮现,犀利的光芒让李色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叮!啪!

    “我去!这是绝学?”李色揉揉有些刺痛的双眼,看着面前一道透明的屏障被击碎,有些难以置信的叫道。

    宫本千鹤秀眉微皱,“法术?”

    李色呵呵,“一扎眉攒二扎心三扎眉攒四扎心,我这明明是能够无限连的绝学你怎么能说是法术呢!”

    却不知何时,李色已经将整个屋子布上了一层屏障,以他对黑白的了解,这最后怕是还要打,所以早在李隆基大呼小叫的时候就已经布下了一层阵法,只是现在刚刚启动罢了。不过他明显低估了宫本千鹤的实力,这一招类似于拔刀术的攻击竟然直接劈碎了他的阵法。

    宫本千鹤不屑的冷哼一声身形陡然暴起冲向李色,就在李色严阵以待打算都开玄阴聚兽幡的时候,突闻身后凛冽风声传来,赶忙就地滚开。

    只见一匹战马在空中撒着四蹄直飞过来,宫本千鹤一惊手中长刀悍然出鞘将其劈成两段,可前冲的架势也被阻拦。

    “前阵子还在说十位将绝学练到满级的玩家,想不到现在就遇到了一个!”余轩眼中怒火稍退,可战意却前所未有的高涨。随手拍碎一名士兵的护甲将其打飞,同时迈步向着宫本千鹤走去。

    宫本千鹤听闻此言顿时响起当她绝学满级时系统的提示,原本冷清的俏脸也渐渐多了一丝战意。

    嗡嗡!就在这时黑白已经启动了芬里尔狼向军队外面冲去,李隆基气急败坏的大叫,“快拦住他,朕重重有赏!”

    狄克丝眼珠一转嗖的一声撞破窗户向外跳去,半空中还传来其戏谑的声音,“我去试试第一高手的成色!”

    余轩和李色眼神往狄克丝的方向瞥了一下,却是没有再管,一来这个狄克丝很快,在其飞出窗外的时候竟然变身成一只乌鸦朝着黑白追去。二来也不担心,虽然这个狄克丝似乎有两下子,且也是B级玩家。

    可现今为止,有哪个B级玩家曾经拦住过黑白吗?

    李色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摊手,“得!我这是又没有捞到架打,还是去欺负一下那些臭鱼烂虾吧!”说着手中玄阴聚兽幡往外一插,滚滚黑云顿时像是打开了阀门的水龙头,哗哗的往外涌,仅仅片刻就将一众已经吓破胆的士兵们笼罩了进去,然后就听见一阵阵的惨叫从其中传出。

    李色这一手可是让徐福和丹龙白龙大吃一惊,这手段可不简单啊!这三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李色的玄阴聚兽幡并没有成套,所以表面看上去很邪乎,但却并没有困敌的能力,虽然其攻击力强悍但想要破掉也很简单,只要闷头跑出黑云笼罩范围就好。只可惜现在被困在黑云里的士兵们两眼一抹黑,再加上之前被余轩一阵冲杀吓破了胆,此时只知道拿着刀剑乱比划,活该被一只只异形撕成粉碎,甚至连主魂变异龙兽都没有动用。

    叮!吟!

    李色正双手抱胸得意的站在玄阴聚兽幡旁边,身形有意无意的将徐福拦住。楼里两个绝学高手已经拼在了一起,两个身影的第一次碰撞就发出清脆的金属鸣响。而宫本千鹤的长刀也是第一次出鞘展露在众人面前。

    那是一把漆黑如墨却又隐隐闪烁着寒光的武士刀,握住此刀的宫本千鹤像是整个换了灵魂一般,完全成了一柄掩不住锋芒的人间凶器!

    余轩饶有兴趣的顿了一下,不是很确定的问道:“黑刀秋水?你是用来指向性礼包才开出来的吧!”

    “你是个识货的人!”宫本千鹤似乎很是得意,“剑法重在纯粹,我是开了五次礼包才开到了这样一柄没有乱七八糟特效令我满意的剑!”

    余轩点点头,这年头可是很难得看到这么纯粹的人了,说好听点叫做执着,说难听点叫做浪费!五次指向性礼包,按照黑白第十得到一个指向性礼包的规则,这五次至少是排名第六了,了不起!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绝招吧!”余轩还蛮期待的。

    “如你所愿,看招!”宫本千鹤似乎谈话间气势也飙到了极限,秋水在手中一转变为倒持,下一个瞬间悍然出手,“一剑无声!”

    ……

    黑白驾驶着芬里尔狼向外突进,金吾卫毕竟有两千人,即使被黑雾困住了一大部分人,但还是有不少的金吾卫朝他放箭企图阻拦,黑白没有心情跟这些喽啰浪费时间,所以直接开了巴蛇军阵笼罩自身朝前冲。

    突然间只听咚一声,黑白眨眨眼,有些奇怪的嘀咕道:“刚刚是撞到什么东西了吗?”左右看看不得其解,索性不管迅速离开金吾卫包围行远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