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选小美女!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放箭!放箭!”

    这个命令就很迷,连军阵都奈何不了黑白,寻常箭雨又能如何?事实上连这些士兵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命令的意义何在,包括这整场战斗他们都在懵懵懂懂,只知道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能人面对十五万大军直挺挺的就冲了进来,然后两下将他们以前无往不利的军阵给抽垮了!

    这可是军阵啊,而且是专门为了增强冲击力才凝聚成的军阵,难道就这么不堪一击吗?记得以前各方将军看到这个军阵的时候都会被惊为天人啊!

    现在是什么情况?被一个人就抽垮了?那条巨蟒是什么东西?难不成是传说中的法相?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惯性思维是从古到今所有人都拥有的,在这些士兵的心中,作为军阵就肯定要许多人一起才行。他们从没有想过黑白使用的会是什么军阵,也许是什么妖术吧。也从来没有想过军阵还能用人类之外的物种组成,所以如今的黑白在他们心中的形象陡然恐怖高大起来。

    黑白看着前方那一排排的弓箭似乎都拿不稳的士兵,嘴角不屑的翘起,还精锐呢?不是能够将军阵搭建起来的就叫精锐,胜不骄败不馁,即使处于逆势仍保留胜利的希望并不缺乏敢打敢拼的精神,那才叫精锐。

    随手挥了一下,巴蛇的长尾当空抡起将一大排的弓手全都甩飞。满地的碎裂箭矢向所有人昭显着他们的无力。黑白冷哼一声想要继续突进的时候,场中再次响起几声巨啸。

    抬头左右瞧瞧,却是又有几个军阵被立起了。说起来这一次的联军是由回纥等外族再加上各藩镇兵将组成,虽然相互之间配合不一定好,但在自己的体系中倒是都能够算的上精兵强将,至少组成军阵这个基础条件都能够达到,所以就出现了现在这副画面。

    黑白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再次眺望一下徐福的位置,很好,你不跑,我们就慢慢玩!

    左面一只狼、右面一头牛、后边还有一条巨蟒,而在之前打趴下的那些弓箭手之后还多了一只……鸡?

    有那么一瞬间,黑白以为自己进入了动物世界,耳边甚至自动脑补出咚咚咚、咚咚咚咚的BGM,嗯,春天到啦,又进入了动物交配的季节~!

    啪!巴蛇大尾巴直接一抽将后面的巨蟒抽散,就是这么简单,这些形成巨蟒的士兵正是当初截杀安禄山的那一批人,其素质之差连安禄山护卫三十多人形成的军阵都扛不住,更别说黑白的巴蛇了。

    这一动手,另外三只动物也都冲了上来,牛军阵最耿直,两根弯曲向前的牛角在阳光下闪烁着寒光,一路狂奔甚至连自己人都不闪不避,看得出来对于自己的冲击力很有信心,就跟刚刚的犀牛一样。

    狼军阵最灵活,速度也很快,左蹦右跳的调整角度却就是不第一个上,很明显做着先让牛军阵冲锋然后补刀的打算。

    鸡军阵就很有趣了,扇动着翅膀似要腾空而起!

    这就很让人惊奇了,说起来熟悉军阵的黑白自然知道想要让军阵飞起来有多难,别以为军阵是鸟就可以飞,毕竟组成军阵的基础单位还是人,除非每一个基础单位都是精通真气的好手,而军阵的主要操纵者又擅于协调且本身也有飞行经验,这才具备腾空的可能,否则就老实的在地上跑吧。

    黑白的巴蛇军阵已经使用了好长时间了,但由于饕餮本身的能力限制,巴蛇也没有飞行能力,他唯一能够做到的也不过是短暂的跳跃腾空。想要飞行,就必须像之前那样由无数飞龙组成军阵,又或者像林梅那样吞服龙元有了龙腾云驾雾的经验才行。

    所以黑白在三只动物中一眼就看出了这只鸡的不凡!

    轰隆隆~!牛军阵踏地的声音就像是地震一样,越是接近黑白震感越强,然而黑白却是看都懒得看,这不过是因为军阵运行时重甲兵的重量击中在一起时产生的正常显现而已,若是他们能够做到举重若轻,那么多人在地上只留下点点痕迹,那就值得黑白认真对待了。至于现在,手中骨杖一挥,一道土坡出现在牛军阵之前,牛军阵来不及应对直接顺着不断出现的土坡奔上去,然后随着一道土桥从巴蛇头顶越过撞入了另一侧的士兵群中。

    啊!一时间人仰马翻,士兵们的惨叫连成一片,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狼军阵愣了一瞬间,但还是扑了上来,不过在前扑的过程中也是左右扇动,好似这样能够隐藏自己的进攻方向一般。

    黑白噗嗤一声笑出声了,巴蛇尾巴伸指从左到右狠狠的一抡,这也算是大范围攻击了,然后狼军阵就傻了,他跳的不高,就算跑的快可这明显是不给你躲闪空间啊,现在该怎么办?

    砰!被抽飞了,狼军阵越过一片士兵头顶摔进另一片士兵群中,然后组成狼军阵的轻骑兵统统崩散出来,哀嚎声充斥了整个军队。

    广平王这时也算是回复理智了,眉头紧锁瞄了一眼徐福,都是因为这个混球。这老货到底在哪招惹的这种强者?一时之间想不通,但也知道必须得远离这个灾星,否则真要是杀到这里,自己岂不是要倒霉?想着小跑几步来到了自己师傅林梅的身边。

    “师傅,您教我的军阵好像不堪一击啊,你看那些外族的军阵都比我的强!”

    一直和阿尔托莉雅看热闹的林梅闻言扫了一眼明显在卖萌的广平王,嗯,现在已经是太子了。笑道:“只能说你自己麾下的士兵意志不坚定。另外你以为那些外族的军阵强?”

    林梅一脸不屑的指了指那个再次被黑白引导到另一边的牛军阵,“我还是头一次看到牛军阵能够被这么摆布的,真正的牛军阵威力可不仅仅是局限在那一双撞角上,那是能够用蹄子踏碎所有阻碍的强击型军阵。”

    接着又指了指还在哀嚎躺了一地的轻骑兵,“狼军阵是这么蹦蹦跳跳乱用的吗?狼军阵的实力重点体现在一个‘群’字,三五成群形成小型狼军阵,彼此配合合击才是正理。你又不是猛虎不是狮王,你弄一条大狼算什么?你还不如弄条狗过去萌死敌人算了!”

    李俶脸皮抽了抽,听着自己师傅将这些看着很威猛的军阵批的一无是处,有些脸面挂不住的指了指那只鸡,“这个鸡军阵总不错吧。”

    林梅顿了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你这眼力是真不行,那只鸡军阵是回纥人的军阵,回纥人并不是太擅长养鸡,但他们训鹰!这只鸡军阵其实只是鹰军阵的简化版,他们还没有能力组成鹰军阵,所以用这种方法慢慢过渡。你未来若是做了皇帝,可以注意跟回纥搞好关系,至少他们现阶段会是你的强援。”

    李俶闻言低头沉默,看着回纥人的部队眼光闪烁,似乎也有了决定。

    就像林梅的评价一样,这只鸡军阵的确比旁边几个小动物要强,只见其扑扇着翅膀腾空而起,锋利的喙从上往下狠狠的朝巴蛇头部啄去。要知道军阵中的伤害都是平摊到每一个个体身上的,也就是说你做了越多的有效攻击,当伤害累积到一定程度时你距离胜利就越近。而大部分军阵又是无法腾空的,所以鸡军阵就占据了巨大优势。

    但可惜,黑白的军阵可没有旁边那些那么娇气,看到鸡军阵啄了下来,黑白直接让巴蛇将身躯一盘,接着中间向下边缘向上,瞬间用蛇躯形成了一个漏斗形状,将鸡军阵整个包裹在了其中,然后狠狠一勒。

    咯咯咯!好吧,这是黑白自己脑补的声音,事实上,整个鸡军阵都没有来得及惨叫一声就被黑白绞成了粉碎,一个个士兵从巴蛇身躯的缝隙中被挤出来,但更多的是被挤成粉碎的血浆肉泥!

    血腥的场面终于震慑住了所有人,旁边那只奔来奔去的牛军阵一个紧急刹车,然后自行散去了军阵。一帮士兵战战兢兢的看着巴蛇,我们这都自行溃败了,你总不好意思再来追着我们咬了吧。

    事实上黑白也确实没心情逗他们玩,这本身也没有什么挑战性,就跟拳打敬老院、脚踢幼儿园没有什么区别,如今他是能够跟A级高手干平甚至战胜的任务,欺负这些普通士兵实在是有些跌份!

    视线回归,再次望向徐福,刚刚那一番战斗让徐福的脸色越发难看了。黑白当然知道他的想法,无非就是要借这些士兵试探一下黑白的能耐,只可惜,除了知道这条巴蛇军阵不可硬扛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其它收获。

    不过徐福作为一个老不死,虽然僵尸没有什么荣誉啊尊严啊的说法,但面对这种情况自然也不会退缩,一把推开身边的人,周身一跃化作血光射向黑白。

    腥气扑面,仿佛一瞬间置身尸山血海,那种凛冽的杀气甚至能够让人产生幻觉。“这就是当初余轩面对的徐福吗?嘿嘿!”

    徐福身为A级高手是很强的,尤其是僵尸之体对于杀戮和血液的天赋甚至远超余锋的宠物吸血姬,不过在现代线时其面对的是拥有战争神格的余轩,这种类似于精神上的威压根本就不值一提。

    这一次面对的黑白,其精神修为可以说是冠绝地球了,自然同样无效。所以在周围士兵都全身恐惧的僵直不动时,黑白已经甩起蛇尾从上而下的拍过去了!

    轰!沉重的力道在地上留下一个十数米长半米多深的大沟,而速度奇怪的僵尸一族自然不会被如此轻易的打中。几个闪烁就来到了巴蛇的头顶,双手十指化出锋利的指甲,朝着巴蛇额头轰去。

    军阵虽强但不是说数量多就一定能赢,军阵毕竟是由法相衍化而来的,不客气的说,是给了普通人一种能够对抗高手的可能,但究竟谁更厉害还要打打看才知道。而身经百战的徐福自然知道怎么打军阵最好。

    军阵的特点就是伤害平摊,所以要么凭借强大的攻击力直接击溃所有人,要么就用一种能够拥有穿透性质的攻击重点攻击某个人。不过由于军阵的作用,即使这种穿透攻击能够作用在某个人身上,但也会出现力量被军阵分摊削弱的情况,可也远比直接攻击要强。

    而徐福现在就是想要采取这种方式,这一击的目标就是位于巴蛇头部的黑白。所使用的能量就是真气,对,徐福虽然是僵尸之身,但也是个功夫高手。只不过受限于僵尸身体的原因,那些堂堂煌煌阳刚正大的武学已经不能练了,倒是阴损黑暗的邪派武学更加适合他。

    因此徐福一动必然阴气森森,周围空间仿佛化身鬼蜮,隐隐间还能听见无数怨魂的嘶吼。

    “哼!”

    就在徐福双爪即将击中巴蛇的时候,眼前却突然间一空,迎接上他的却是一双厚厚的肉掌,吼!嘹亮的龙吟顿时驱散了一切魂啸鬼鸣,所有的士兵们脑中一清,像是大热天喝了一盆冰水一样透彻心扉。

    金闪闪的龙影蜿蜒向天,可怜的徐福仿佛被含在龙口之中顶上了天空,黑白身形不停,一掌过后飞身跳上变形战机的机翼,急速升空中甚至赶上了徐福。

    被龙影撞的浑身疼的徐福只觉眼角一黑,黑白的出现在他身侧,手中一柄平底锅照着后脑勺就是一下!

    当!吟!

    徐福顿觉痛的从来没有这么舒爽过,一口老血止不住的喷出来,双手乏力再也挡不住龙影了。

    轰!龙影炸开,所有士兵只见天上一个连四肢都扭曲了的人影翻转着跌向一边。

    这一炸将徐福的心肝脾肺肾全都伤到了,甚至连手脚脖子都跟着断折。然而可惜的是,此时黑白再打徐福完全出于私恨,与国家大义无关,再说现在徐福一心辅佐李俶讨伐叛贼,气运也无法对其产生什么伤害作用。所以现在的降龙十八掌却是没有了之前那么夸张的效果。

    而徐福凭借着僵尸强大的再生能力,在空中尚未落地时就已经将身体恢复了个七成。那夸张的模样看得黑白一阵牙疼,正想乘胜追击,这货竟然嗖的一声在空中一踏射向远方!

    “靠!有本事你别跑啊!”黑白气急败坏的大叫,变形战机顿时接住黑白朝远方追去。

    砰砰砰!黑白架起正义先锋对这血影就是三枪,然而仅仅片刻就又收了回去。没有了死亡法则的正义先锋根本毫无杀伤力可言。

    眉头微皱,徐福这货光棍的不行,眼见占不到上风转身就跑,而变形战机由于机舱之中都是珍贵的书简,没有黑白亲自驾驶的话,那满级的通用驾驶技能也发挥不了作用,因此竟然又被徐福甩掉的趋势。

    黑白无奈,只能收起变形战机坐上芬里尔狼继续追,这一次就很舒服,几乎是刚刚飙起速度就能肉眼可见的感觉到两方在拉近距离。

    “你跑不了啦!”

    黑白大喝,铁血长矛一弹飙射而出,之前进化了的机关暗器精通似乎并没有减弱他投掷的效果,铁血长矛在空中划过一丝惨芒携着一大片血肉洞穿了三颗大树才扎在地上。

    徐福所化血影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滚了十几圈才停下,然而老货像极了滚刀肉,怎么伤都没有减少他的速度,竟然一个借力翻滚起身继续跑,然而那一瞬间的停顿也让黑白看清了,其肋部被铁血长矛刮去了碗口大的血肉骨骼。

    然而这都没有什么用,僵尸之身就是这么任性,只要不整个死透,那翻个身就能再次生龙活虎!

    “槽!耐力这么强,不去做卖都白瞎了!”黑白边嘲讽边骑着芬里尔狼穿梭在密林中,伸手拔出铁血长矛,他没有再扔出,因为若是不能一次性削掉他的脑袋,那再扔几次都没用,而他偏偏没有把握准确的达到目标。

    穿过森林便是一座大山,徐福似乎对于两个轮子的交通工具有什么误解,认为在山地这种复杂地形中能够延缓黑白的速度,然而并没有,芬里尔狼如履平地般的带着黑白瞬间就接近了他。

    这可让徐福吓了一跳,你这不科学啊!

    “科尼玛啊!”黑白飞身而下,人在空中翻身一滚化作圆滚滚的熊猫,血盆大口张开森寒的利齿煞是吓人,双掌龙影翻飞轰轰轰的对着他遥遥拍去。

    徐福嘴角冷抽,一脸受够了的表情,却也只能无可奈何的一味躲避。至少在他的记忆中还没有找到能够跟这种功夫硬钢正面的方法。

    轰轰轰!像是斯塔克的杰里科导弹落地了,大片山地整个被降龙十八掌犁了一遍,大坑处处碎石漫天,徐福忍受着内脏的剧痛,玩了命的躲避,这真是擦着就重伤挨着就去掉半条命啊!

    嗡!呼!

    就在黑白好像要将大山都拆了似的乱拍时,空中突然间出现了一座小山大的巨石,巨石呈现土褐色,携着巨大的压力砸将下来。

    这一招黑白太熟悉了,当初他帮李白之前就被这招阻拦过一回,后来他曾经跟李白打听过,据说这是用五鬼搬运大法之类的法术挪移来的巨石。这种法术算不得多么珍贵,但是想要达到精通却很困难,对施术者的天赋要求很高。

    黑白没太管巨石下落,直接用精神力一扫便发现了远处事发的丹龙,“你自己找死,那就不怪我了!”反手就是一矛丢过去!

    铁血长矛好像一道冷电,仅仅刹那就让丹龙感觉到如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幸好他提前已经在身边布下阵法,但饶是如此铁血长矛也洞穿了阵法在其腰间掠下一块皮肉。

    丹龙捂着腰部疼的呲牙咧嘴,向徐福叫道:“往这边跑!”

    巨石落下,黑白不得不双掌齐仰,沉重的掌力贯穿巨石霎时间将其粉碎,然而这耽搁的片刻却是让徐福与丹龙汇合了。

    黑白眉头微皱,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让徐福带着跑了一个圈啊,不然凭借丹龙的速度是不可能提前到达的。

    想着再次登上芬里尔狼,恢复人身重新追击,反正老子今天有的是时间陪你玩!

    徐福扶着丹龙向一片丛林中钻去,因为丹龙受伤,徐福的速度也不可避免的被拖慢了。

    “咦?这老僵尸是那种不抛弃不放弃的人吗?他不是该放弃丹龙自己逃命才对吗?”黑白本能的感觉到一丝不对劲,然而一切都晚了,当他追进了丛林中后,只觉天地一片恍惚,丛林被一片完全陌生的沙漠环境给取代了。

    “卧槽!又是幻阵!”

    黑白叫骂着散布精神力,然而吃一堑长一智,丹龙似乎也知道黑白的精神力不低,一层层的遮挡下让黑白愣是搜索不到阵眼。

    黑白的脸色顿时大变,就跟他的姓氏一样,黑的快赶上尼克弗瑞了,若非环境不允许,他非翻个桌子不可。

    深吸了两口气,“这难不倒我!”

    沉心静气,过去在长白山天池过张家幻阵时的灵觉又来了,黑白调转车头朝着一个方向追去,行了两分钟再次调转方向,半分钟后再次调转,然后眼前豁然开朗。

    他终于顺利冲出了幻阵,但是问题来了,这几分钟的时间让徐福和丹龙跑没影了!

    黑白嘴角抽了抽,恨恨的挥手一个烈焰熊熊,将整片丛林点燃,省的这幻阵以后害人。

    左右看看,黑白眉头紧锁双目微闭再次沉入那种玄妙的灵觉之中,朝这边追!

    这是个与李俶大军相反的方向,但黑白就是觉得能够追到。不过在追到之前他又低头看了看面板,他得找一个能够将徐福一次性弄死的手段。

    其实在决定全力干掉徐福之前,黑白就已经知道这很难,不光是徐福自己本身的实力高强,还因为在现代线的时候徐福可是和乌鸦空海蓝大力等人发动过灭世任务的,如果他在这里杀死了徐福那就相当于产生了一个时间悖论!

    这在漫画里倒是可能发生,但是在大宇宙OL这种什么事都能由系统自动补足的情况下,是基本不可能的。

    其中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红魔鬼,因为红魔鬼在二战之后被余轩的师傅弄死了,所以就导致在之前的时间线中无论玩家占据多大的上风,红魔鬼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奇迹而躲过必死之局。

    所以这一次黑白在追杀之前就做好了无功而返的准备,人这一辈子,越是年纪大越是谨慎小心也越是惜命,这不是什么坏事,黑白甚至都想好了,等自己老了就乖乖的怂着,好好跟老婆过日子。但现在事情就赶到这里了,如果不意气用事一回,他怕是会带着遗憾过下辈子了。套一句修真词语,意念不通达!

    嗯,降龙十八掌可以弄死他,但时间太长,搞不好总会有意外发生。

    星际坦克怼在他的面门上应该能够弄死他,但不好钳制住他。

    巴蛇军阵将他吞了利用吞噬法则应该可以将其泯灭,可以那老货的怂样,看到巴蛇张嘴就跑了。

    铁血长矛爆头应该也行,可头部本来就目标小,在其全神贯注的情况下基本无法命中。

    御神机?得有能打得中的招数才行。盘古弓?可以把铁血长矛当箭矢射出去,可问题还是那个,打不中。变异龙兽的龙珠?若是扔到他身旁瞬间引爆,那寒冰法则炸开应该能够限制他的活动,只是,有些浪费啊!

    黑白烦躁的挠挠头,看看手里的龙珠又将其收回,如果实在没辙了再用它,我就不信一颗法则炸弹还掀不翻你?

    黑白继续查看面板,突然间发现面板之中五个碎片在不时闪动着光华,那是五色石碎片!

    芬里尔狼还在向前狂飙,黑白已经沉默了好一会儿,蓝大力、黑雨、黄子、红潮和杨玉环的样子在脑海中闪过,原来自己已经集齐了五色石的全部碎片啊!

    唏嘘吗?有一点,说起来时间也不断了,毕竟他在霍格沃兹都读了快两个学期啦!一件件人和事晃过眼前,颇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下意识的伸手将五枚碎片都取出来,就像黑白最开始预料的那样,五色石碎片之间存在这强烈的感应。刚一拿出来就向着中间合拢,然后啪啪啪得到粘合在了一起。

    耀眼的光芒一瞬间让天地变得洁白无瑕,璀璨的光芒好似来自天外,哗啦啦的照射在黑白身上,轰嗡!一片气浪划过方圆千里之地,然而这气浪却甚是温柔没有对花花草草产生任何伤害。

    正在前面狂奔的徐福背着丹龙也不禁大为诧异,这家伙又搞什么?等等,这气浪这么近的吗?我靠!他还在追啊!

    徐福和丹龙一脸的哭相,但却也只能加快速度,同时背上的丹龙开始捏动发觉对四周环境施加干涉布置幻境。

    然后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黑白停下了。

    不是黑白想停下的,是芬里尔狼发现黑白进入了顿悟,这才自己停了下来。

    五色石是当年女娲补天时留下的一块玲珑石的边角料,虽然是渣滓垃圾一样的存在,但由于沾染了一点补天功德,所以也诞生出了五色使者。如今五色使者归位重新化为五色石,这份补天的功德也就再次回归了。

    黑白作为了五色石的主人自然也就是这份功德的主人了,说起来黑白之前也得到过功德,但是那种功德又怎么能够跟补天功德相提并论呢?所以在功德金光降落下来的一瞬间,黑白就进入了顿悟阶段。

    说起来很难有人说明白顿悟时是什么感触,也许在外人看来不过是撒了泡尿、打了个喷嚏,但对于当事人来说,那就是一次思想的畅通、豁达。

    人的思维到底有多快?怕是没有人能够真的给出一个极值!

    黑白睁开眼,这是一片漆黑的星空,虽然周围繁星点点但却让他感觉冰冷凄寒,好似在这个地方没有任何一点一滴是属于自己的。孤独,无尽的孤独,用语言无法形容的孤独!

    就像是在追逐真理的路上,你没有任何伙伴,而你明知道再走下去便会被绑在火刑架上烧死,却还是要继续走下去一样!

    这是一种非常讨厌的感觉,黑白快要被这种感觉憋疯了。

    就在这时,五点亮光突然间从遥远的星空彼岸闪烁起来,一个是闪烁着惨白的光华,好似看一眼就很凄冷。

    另一个像是一个黑洞,旋转不休仿佛连光线也要吸摄进去。

    还有一个与黑洞很相似,却是一颗灰暗的行星,在上面一片死寂,甚至连它周围也不见任何的星星存在,可这样的死寂行星却对着他闪烁起了光芒。

    再一个持续的晃着橙色光芒,照耀的周遭星球都跟着泛起一道道橙芒,这还不够,它好像还在不停的扩张范围。

    最后一个并没有之前的那些有特点,只是晃了一下就黯淡下去了,若非黑白注意力集中都未必能发现。在黑白看来这更像是一个傲娇的小美女,不肯对任何无关的人施舍哪怕一个眼神,好像在说,刚刚瞟你一眼已经是巨大的恩德了,别给脸不要脸!

    黑白愣了愣,五点亮光各有特色,也让黑白在瞬间对它们似乎也有了自己的理解,最重要的是,这五点亮光都让他好似不再孤独了。但是这五点亮光似乎距离颇远,他只能选择一个?

    好吧,如果是在外面,黑白一定会大手一挥,“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全都要!”

    但这里不行啊,所以,黑白选择小美女!

    ……

    呼!秋风吹来了一丝阴冷,不知道为何,芬里尔狼有点恍惚,刚刚主人好像傻哔了一样就不动了,这要是以后永远都变成了傻哔,那自己是不是要在这里守一辈子呢?要不看看主人有什么好装备,分了行礼散伙算了。

    然后,就感觉车把被拧了拧,咦?这咋就醒了?话说刚刚我的话不会不小心说出来被听到吧!

    黑白有些淡漠的看着周围一切,略显怪异的表情像是一朵开在了沙漠之中的牡丹,与所有的事物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不,说格格不入也不正确,应该说,此时的黑白不该属于这里,他是公主、不该委身于臭气熏天的乞丐,他是帝王、不该如贩夫走卒一般在繁琐的俗事中沉浮,他是高山上的雪莲、凡人若是不经历一番苦楚与挣扎都没有资格发现他的美丽!

    这一刻,他,高出一切!

    “原来是这样啊,嗯,我看看,你往哪跑了!”黑白饶有兴趣的嘀咕着,下一秒,在那充满了好奇的眼神中多了一点不易察觉的光泽,就像是他过去第一次遇见高雯时的光芒。

    “咦?原来你走的是这条路啊,倒是会跑,嗯,一路上还没少布置幻阵陷阱呢!”黑白撇嘴啧啧称奇,不过表情上也多了一丝厌烦。

    开动芬里尔狼,飙射而出的速度明显远超之前,若是当初他有这个速度的话,变异龙兽怕是连他的影子都看不见。

    丛林之间,黑白左拐右扭连看一看的停顿都没有,好像早就知道了这些幻阵的解法一样,而在出幻阵的瞬间就用骨杖在后面放了把火,这把火没有像之前那样将一片丛林烧掉来毁灭幻阵,而是充分利用了每一处火苗,精准而高效的摧毁了幻阵并留下了一大片的树林。

    草原之上,黑白用着莫名其妙的蛇皮走位,就像是一道黑色的光华在草原上划着乱七八糟弧线,弧线所过骨杖挥起,一声声爆破传来,陷阱再次成了无用的烟花。

    “看到了!”黑白轻轻嘀咕着。

    座下的芬里尔狼虽然这一趟跑的很过瘾,可却跑的很迷茫,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跑,又为什么能够轻易的避开所有陷阱。更迷惑的是,以他一个塞伯坦人的目力,竟然都没有发现徐福和丹龙,那黑白到底是说看到了什么?

    黑白自然不知道芬里尔狼的懵逼情绪,只是一手驾驶着芬里尔狼一手又一次将铁血长矛擎了出来,嘴角翘起一丝自信的微笑,“看看你这一矛该怎么躲?”

    真气瞬间澎湃起来,缠绕在铁血长矛上的一瞬间似乎还多了什么玄妙的东西,然后黑白单手一挥,铁血长矛好似流星般射向天际!

    此时的徐福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向后问道:“丹龙,我们布下多少幻阵陷阱了?”

    丹龙忍着腰肋部的剧痛,“爹,已经三十多个了,我的法力都用光了。”

    徐福闻言终于笑道:“那差不多了,就算这家伙再强大,有三十多个陷阱拖延时间,等他到这里的时候也至少要一个时辰,为父刚刚查过自身,并没有什么追踪手段,所以他再也别想找到我了。”

    丹龙脸色苍白一片,但还是勉强的笑了笑。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徐福拖着他双腿的手松了一下,他的身子整个往下滑落了一小段,然后,便是永远的漆黑!

    噗!

    徐福半跪在地像是不要钱似的往地上吐血,他的胸膛上赫然一个碗口粗的大窟窿!

    徐福没有半点去看丹龙尸体的想法,脑子里想的都是刚刚那一击。就在刚刚,他的眼角看到天边一点亮光闪现,接着铁血长矛就已经到了他的身后。强劲的力道与速度让他根本都来不及扭曲身体躲避了,甚至连偏偏头都难,而这一矛恰巧就是朝着他的脑袋来的!

    千钧一发之际,徐福的求生意志终于发挥了作用,虽然身体已经来不及动了,但手指的迅速颤抖还是能够做到的,所以被背在背上的丹龙因为手指的松懈而向后滑落。

    如果丹龙还是刚刚的样子,那么铁血长矛造成的结果将会是穿透他的脖颈然后洞穿徐福的脑袋。而因为丹龙的突然下滑,他的头骨成了铁血长矛的第一攻击对象,坚硬的头骨在瞬间就被炸成了粉碎,然而陡然的下落带动了铁血长矛,使其稍稍改变了方向,以至于向下微偏最后穿过了徐福的胸膛!

    咳咳!徐福颤抖着手捂着胸膛的窟窿,剧烈的疼痛让他额头满是冷汗,看看扎在地上的铁血长矛,他整个人都吓傻了,还追啊?

    “切!不是自己的儿子就是不心疼啊!”黑白不爽的撇撇嘴,接着看向自己的双手,“这么说,只能以自己的招式为基础来追溯吗?”

    黑白摇了摇头再次骑上芬里尔狼向着另一片山地追去,路过丹龙的残骸处时黑白挥动骨杖直接将其埋了,一手抽出铁血长矛好整以暇的看了看远处。

    双手脱离芬里尔狼的把手抱胸,嘀咕道:“这么必杀的一击都不能杀死他吗?看来这历史的惯性真的超级麻烦呢!那就试试这一招吧。”

    黑白好整以暇的停下芬里尔狼,下车之后伸展胳膊做了几下热身运动,像是毫不着急一样。

    深吸一口气拿出了盘古弓握在左手,接着右手拿出骨杖,双眼微闭再睁开时整个人似乎都达到了一种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

    右手抬起,微弱的光芒从骨杖上闪烁起来,那是一个个复杂却自有玄妙的远古妖文,黑白像是一个大书法家一样在空中写出了一副字,用的却是自创咒语的行文方式,接着骨杖挥动,李白直传的文字凝兵绝技使出,所有远古妖文开始相互聚合缠绕,最后化作一根晶莹剔透恍若水晶的箭矢!

    左手弓右手箭,黑白弯弓如满月,前腿伸直后腿微弓摆出了一个不是很标准的射箭姿势,轻轻松手,下一秒水晶箭矢直射天际,眨眼间化作一道星芒消失了。

    同一时间,徐福的身体僵直在原地,低头看看刚刚愈合的胸口,此时竟然又多了一个窟窿。然而这一次,他知道自己死了,因为不知为什么,他感觉不到僵尸之身的恢复能力起作用。也就是说,这个窟窿流干了他的血、击碎了他的体内器官、他的大脑即将彻底死亡。

    在缓缓倒地的瞬间,他看了一眼扎在前方不远的那支透明箭矢,一个个远古妖文在其上被阳光映出玄妙的光彩。

    只可惜,他不认识,如果他过去认真跟将臣学习一下的话,就会明白,那些远古妖文的意思是……光阴似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