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超脱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所有人,码人,干架!不来的请自觉删除好友!”

    所有人:“……”

    “黑白你飘了知道吗!”煎饼叔紧接着又发了个挖鼻孔的表情。

    “无聊,不去,不删!”福克斯大姐一向都是简单直白,而且黑白还无能为力。

    “等我解决了这边的麻烦再去帮你吼!”阿努比斯一副很够义气的样子还发来了一段语音。

    唉?自己什么时候加了那只哈士奇的号?该不会是这货偷偷加的吧,难道是准备以后坑我?

    黑白的手机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整个航母上的人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瞅着他。大家都是一心奔事业的人,谁没事总是刷手机玩啊,没听说上班抢老板红包被老板没收奖金的事吗?

    黑白无视所有人怪异的眼神看了小伙伴们发过来的几条消息,好像对于他要跟谁干架这事完全都不意外的样子。咋的?我黑白在你们眼里就是这么个形象吗?

    摇了摇头也没有再看这些信息,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嘲讽的,连问问他想要跟谁干架的都没有,剩下百分之四只是发了呵呵两个字。

    嗯,至于剩下的百分之一就是巴里艾伦了。

    “你说什么?你的暗恋对象的未婚夫也能跑能颠了?”

    黑白怪叫一声让手机另一边的巴里艾伦各种尴尬,话说旁边还有好多神盾局特工的,你乱说什么!

    巴里艾伦咽了口口水,背过身不看那些特工们仿佛尖刀似的眼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刚刚我调了一下监控,埃迪听说艾瑞斯失去联系之后就跑走了,不过我看那种闪电绽放的方式似乎与我有些不同。”

    黑白眉头微皱,问道:“不同?怎么个不同法?”

    巴里艾伦想了想答道:“我跑起来的时候身上闪电是带有淡淡金色的,但是埃迪离开的时候,那种颜色近乎银色,就像只是单纯的闪电一样。就像……”

    “就像是法则电池绽放出来的闪电?”黑白似乎早有所料似的瞥了一眼手机,好像鄙视手机对面的巴里艾伦一样。

    巴里艾伦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脸颊,“这个……可你说过,如果单靠法则电池是没有办法像我这样跑的。”

    黑白呵呵一笑,当然不能像你那么跑,你那就是时间法则的另类运用方式,那个埃迪?索恩又没有时间法则,自然没有办法像你那么跑。

    “你是特殊的,你知道吗巴里!我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埃迪的奔跑方式,但是可以肯定,他应该没法像你那样穿梭时间。”

    黑白的安慰让巴里艾伦心里好受了不少,老实说,他听说埃迪也能跑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担心埃迪的安全,但是紧接着就慌张了起来。自己不过是救了自己的母亲而已,可现在世界大战都要开始了,这要是让埃迪再胡乱的改变什么,那岂不是……

    黑白似乎隔着电话也能够感知到巴里艾伦的担心,劝道:“这个世界上极速者有很多,或者说想要跑的快点有许多方法,我就知道在变种人中就有一个也很能跑,还有一些外星人也可以,或者使用一些魔法也能达到这种效果。但能够穿梭时间的目前只有你一个,所以巴里艾伦,你要重视自己的能力,也同样要慎重对待自己的责任!”

    巴里艾伦脸上一肃,再次想起自己因为乱来而造成的眼中后果,不由郑重的点点头,接着猜想起黑白也看不到,摸摸鼻子尴尬道:“那接下来该怎么做?”

    黑白转头瞄了一眼在身边躺着的林梅,回道:“先保存好体力,我很快就回去,在见到我之前不要轻举妄动。”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轻轻伸手在林梅的手腕上搭了一下,林梅体内的情况瞬间就一目了然,虽然从外观看起来林梅的样子依旧很惨,但其实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此时林梅被安放在航母内部的机库中,倒不是不想找个单独的房间,但之前的大战让航母多出损坏,如今能够安全的开回去已经算不错了。

    周围的超能人士因此也看到了林梅的惨相,而原本就是个商人的卢瑟更是一眼就认出了林梅的身份。虽然大家不知道为何海王要绑架一个商人,但在他们看来,如此对待一位美丽的女士,这亚特兰蒂斯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不炖不足以平民愤啊!

    “我已经联系了最好的医疗团队,只要等航母靠岸之后就能够为林梅提供最好的治疗。”桂维尼亚来到黑白身边安慰似的拍了拍肩膀叹道。

    “不需要,我之前已经让我的朋友将恢复仓送到了林氏企业的总部,只要回去就行了。”黑白没回头,手心真气时不时的输入林梅的体内,刺激一下那微弱的法则之力,使其不至于彻底消散。

    黑白考虑的很周全,从这法则之力看,林梅在之前就已经迈出了这一步领悟了法则,但是毕竟刚刚领悟,若是因为重伤导致这丁点的法则之力消散,就相当于在前进道路上遭遇了悬崖。

    至于等伤好之后能不能再跨过悬崖再次走上这条路就很难说了,因为对法则的领悟是连接灵魂的,如今这份法则领悟的种子消失势必伤己灵魂。

    这与记忆还不相同,记忆毕竟是储存在大脑之中,世间洗脑的方法还是挺多的,再说就算记忆多次被篡改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伤害大脑的。更何况灵魂呢!

    记得黑白在神侯府书房读书的那段时间曾经询问过有关灵魂伤势怎么恢复的问题,当时无情很是慎重的警告他,灵魂有缺陷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想要恢复完全靠缘分,若是不能恢复,就代表着你这辈子在某方面都会有所缺失。

    那时无情举了个例子,好比一个超级枪手,一旦灵魂有了缺陷,那他就失去了射击的能力。哪怕你开着八倍镜怼到敌人三米距离,该打不中也还是打不中!

    这可吓坏了黑白,也正是因为明白了这事的严重性,所以他丝毫不敢有半点怠慢的守着林梅。

    也许是黑白长时间的守护真的有了作用,就在航母马上靠岸的时候,林梅缓缓苏醒了。

    眼前的一切都在渐渐清晰起来,林梅感受着手中那熟悉的温度,突然间双眼有些热。“对不起,没能守住你的橙灯!”

    黑白心头猛的跳了一下,轻抚着她的脸颊,“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事!不就是一盏破灯嘛,你要是喜欢,我哪天给你弄来十个八个的。”

    林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却是牵动伤口让自己眼前一黑差点就再次晕过去,黑白忙真气狂输在其体内转了好几圈才算是将其稳定下来。

    “小饕餮那么萌,你不能不要它啊!”

    黑白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它是灯兽又不是我的宠物,若是机灵的话下次见到过就该老实的站在一边,否则……至于‘萌’,那恶心的样子都没有茨木呱可爱呢,你这审美观要不得啊!”

    呱!

    “你给我回去!”黑白转身再次望向林梅,视线交汇纠缠,望着黑白那关心怜惜的眼神,林梅竟然又有了想哭的冲动。

    黑白好笑,“别哭,妆会花!”

    林梅转瞬破涕为笑,“讨厌,不该是别低头,皇冠会掉吗?”

    黑白握着林梅的手笑道:“做一个王者是这世界上最累的事情,明君要以一人之肩担起天下重任,昏君要以血肉之躯承受千秋唾骂。还是自由自在的逍遥快活最好!”

    林梅的脸上浮现一丝激动的血色,紧盯着黑白的双眼,“那你愿意跟我做一对儿逍遥快活的神仙眷侣吗?”

    “……”

    黑白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僵硬,林梅的脸上也不可避免的升起一丝落寞,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发着呆,好似两个失去了灵魂的雕塑。

    航母靠岸了,一队队的医护人员飞速登上航母,将所有的伤员接下去,桑优雅也带着手下来到了黑白身边。

    毕竟是在游戏里结过婚生过孩子的人,基本一眼就看穿了两人的状态,“我要将她接到林氏企业大楼去,你陪护吧,有什么话最好快点说。”

    黑白不语,只是跟着一帮人做直升机向着林氏企业大楼飞去,过程之中黑白并没有放开林梅的手。

    政府方面为了体现出海王势力的丧心病狂直接将航母靠岸后的画面都直播了出去,而黑白的样子也很是自然的出现在了电视屏幕上。

    只是这一次,黑白没有放开手,转头望着不远处一个举着摄像机的记者惨然笑了笑,这个该死的情殇任务,他终究是陷了进去!

    ……

    随着科技的发展,看电视的人相对少了一些,智能手机和电脑的普及让人们的视线更多的集中在流量上。

    但每当发生突然事件的时候,第一时间告知天下的平台还是电视媒体。而政府有意的大力宣传更是将人们的视线都聚焦在了这里。

    煎饼叔坐在自己的别墅沙发上,看着黑白的身影一晃而过,却是沉默许久接着将贞子用力的抱在了怀里。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知道那份轰轰烈烈的爱有多么震撼人心触及灵魂,也不会知道到底要尝遍多少酸甜苦辣才能修成正果。

    “你怎么了?”贞子怯生生的问道,她觉得自己的男人似乎有些不对劲。

    煎饼叔微笑摇头,“我是在想,该怎么给你弄个身体。”

    贞子闻言眼神有些暗淡,“对不起,我是个厉鬼,没有办法给你留下一儿半女,我……”

    “不,这不重要。”煎饼叔再次将贞子搂在怀里,静静的看着电视。

    煎饼叔的意思当然不是那么简单的,虽然表面看来煎饼叔似乎很不正经,可在感情上他无比执着,同样也无比贪心!

    没有人能够确定大宇宙OL会永远运行下去,若有一天游戏停止运行而煎饼叔又没死,岂不是要与爱人生离死别了?所以真正保险的是,给贞子在现实中也制造个身体!

    只是煎饼叔记得黑白说过,要想做到为NPC在现实制造身体,至少也要是S级,也就是说,他得领悟法则甚至凝聚神格。

    情殇任务,真的很伤啊!我辈痴情之人,磨难实多依旧任重而道远呐!

    同样的画面,余轩自然也看到了,相比起经历过情殇任务的众位小伙伴们来说,他那任务是最麻烦的。黑白至少还握着林梅的手,煎饼叔至少还有一只厉鬼缠身,而他呢?拥有的只是一个念想、一个希望。然而就是这个希望支持了他这么久!

    余轩为黑白高兴,情殇任务,真的很伤!可也只有深陷进去的人才知道,这份伤让人欲罢不能。

    “希望你们都能够有个好结果!”

    这是余轩唯一能够为黑白送上的祝福。

    ……

    同样的画面,福克斯也在看,只是还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身边沙发上突然间出现一名高大的哈士奇。

    “你回来啦,被人算计的感觉怎么样?”福克斯的表情有些幸灾乐祸,让你没事乱跑,被人盯上了吧!

    阿努比斯狗脸不爽,“很不好,不过相信他们的感觉更不好,哼!”

    福克斯端起茶水抿了一口,“说说看吧,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波塞冬交过手了?”

    阿努比斯脸色黑沉的点点头,“不光波塞冬,还有宙斯!这两个蠢货竟然想要开启《诸神之战》的剧情!”

    福克斯愣了一下奇道:“我记得《诸神之战》的剧情应该跟你那不是一个神系吧!难道系统又魔改了?”

    阿努比斯有些烦躁的揉揉太阳穴,“改了,乱的可以,北欧神话、奥林匹斯和埃及神系,一大帮乱七八糟的关系简直龌蹉!”

    福克斯差点没有笑喷,就各种神话传说中的复杂关系,光是理清就够头疼了,更别说还包括一些杜撰的,鬼知道系统会怎么补足。

    “然后呢?”

    阿努比斯挠了挠后脑勺,“问题的关键是这些神系中牵扯到了我,也就是说这也是涉及我的剧情,因此就有了攻伐我的机会。这两个蠢货竟然直接联合起来向我发动了争圣之战!”

    福克斯翘起二郎腿有些好笑的摇摇头,“即使你不说,我都能够大概想到他们失败的原因了,因为玩家!”

    阿努比斯同样好哭笑不得的点点头,“像是《诸神之战》这种级别的剧情若想开启必须让系统开启诸神时代。这就像是一个加强版的补丁或者资料片一样,是大宇宙OL中整体NPC实力的一次进化。只可惜,现在玩家们的实力还太差,根本就达不到开启的要求。宙斯和波塞冬想要趁着神奇女侠还没有跟其开战的间隙联手将我消灭,却没有料到做诸神之战任务的玩家直接被沙漠里的巨蝎给打挂了。因此整个任务失败,他们也就没有了向我宣战的条件。”

    福克斯叹道:“我还以为第一场争圣之战会应在你身上呢,谁知道却是虎头蛇尾,不,应该是连结尾都没有。”

    阿努比斯双手抱胸冷哼道:“虽然这一次他们失败,但这个仇我算是记下,竟然敢偷袭我!”

    “你想怎么报复?”

    阿努比斯双眼凶狠的闪了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既然用诸神之战任务来对我宣战,我也同样用这个任务要他们的命!”

    福克斯顿了一下点头道:“倒也可行,我记得这个系列有好几部来着,但问题是,他们毁在了玩家手上,你又去哪找能够做这种任务的玩家?”

    “所以我来了啊!”阿努比斯望着福克斯的眼睛,好像在说,以你的聪明才智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呢?

    福克斯还以白眼,伸手指了指电视,“那小子现在也算是陷进了情殇任务,哪有工夫帮你打架!”

    阿努比斯闻言转头看看电视,有些不爽的往沙发上一靠,“你说那个女人为什么要弄出情殇任务这么变态的东西?”

    福克斯好整以暇的端起茶杯,“女人嘛,都渴望一个完美的爱情!再说,当初咱们那位圣人成圣的时候算是欠了她一份情,因此才有了这么一个特殊的任务体系掺杂在系统之中。”

    阿努比斯揉了揉下巴,切了一声道:“可她将情殇任务每次弄的都这么难,谁能够做到?我看她就是单身久了怨念太大,看不得天下有情人撒狗粮!”

    福克斯轻笑一声却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延续下去,阿努比斯见状也只是叹了口气又道:“既然黑白没工夫做这事,看来我还得去找找可堪大用的玩家,嗯,就先让宙斯再多喘一阵子气儿好了,至于波塞冬……哼,就看神奇女侠给不给力了!”

    噗!砰!阿努比斯说着化作一股子黑烟就消失不见了,福克斯像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家伙似的拿起遥控器换台,“种花家嫦娥四号探测器成功传来月球背面照片!”

    福克斯眨眨眼,瞄了这新闻两眼,“哎呦,还不错哦!”接着继续换台追剧,嗯,最近有个叫什么知不知?应是大家都瘦的剧听说很好看,据说里面的男角色都是大猪蹄子!

    ……

    高雯有些怔怔的看着电视,高舞变成黑猫硬生生的咽了一下口水,颤巍巍的伸出爪子要将电视关掉,但却被高雯阻止了。

    “姐你别生气,我去帮你拿刀,姐夫看到你一定会回心转意的!”高舞喵道。

    高雯的脸色有些阴暗,但眼神却是有点呆滞。过了好半晌突然有些苦涩的说道:“男人都好色,无论是好女色还是好男色,都是好色的!区别只是他们是否将感情看得比欲望还重!”

    高舞眨眨眼歪着小脑袋静静的听着,直觉告诉她,这事不能打断,否则有危险!

    “你姐夫是个重感情的人,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只要一个眼神就会有数不清的漂亮小姑娘往他床上爬,可他并没有这么做。不是因为什么世俗道德的束缚,也不是因为真的怕我那把刀,而是……他是爱我的,我知道,我从小就知道!”

    “仗着这份爱,我可以住进他的家里,我可以帮他决定许多事情,我可以拿刀吓唬他,因为我知道,他不会变心!”

    说着怔怔望着电视,语气带上了一丝颤抖,“我从他看那个女人的眼神里,看到了感情!”

    “这才是我最怕的,这个女人没我好看、没我身材好甚至还是个NPC!”

    高舞:“……”姐姐真自信啊!

    高雯的眼睛里突然间多了一丝惊恐,“可是,这个女人比我强,更跟黑白有了感情!感情啊,没有长时间的接触,他们到底是怎么产生感情的?这世上哪有什么一见钟情啊!为什么会这样?你告诉我,你不是一直跟着你姐夫的吗,为什么他没看上你却跟这个女人弄出了感情?你到底都在做些什么啊,光会撒娇卖萌吗?白生了一副猫样!”

    高舞顿时懵逼,各种炸毛心理崩溃,没能勾引到姐夫,真是对不起啦!

    “那……那我们怎么办?姐夫不会不要我们了吧!”高舞想哭。

    “慌什么!”高雯伸手将高舞抱在怀里,“重感情的人不会轻易割舍感情,除非我们背叛他,否则他绝不会主动放弃我们。这个时候,只要傻瓜才会逼自己的男人做出什么选择!”

    高舞突然间觉得姐姐的手段好高啊,比摩天大楼还高,“姐姐想的好清楚啊!”

    “哼,你以为那么多的剧本是白看的吗?男人写的剧本和女人写的剧本是不一样的,揣摩人物的时候也是在揣摩作者的三观,更是可以延伸到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方式!”

    高舞惊为天人,伸出爪子,“姐姐真是个好演员!”

    “系统认证的戏精,你以为闹呢!”高雯似乎重新拥有了自信,缓缓起身哼道:“何况我们现在是有优势的,那毕竟是个NPC,就算黑白想将其带到现实来,那也得等黑白成神了再说。而成神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余轩体内存着神格那么长时间,也没有见他彻底掌握,更何况黑白呢!”

    “那我们接下来……”高舞猫脸一脸斗志昂扬。

    “要对他好,事业上帮助他,感情上抚慰他,欲望上满足他,让他对我们既有感情又有愧疚!嗯,每次上线前都要将他榨干,让其连在游戏里乱来的欲望都没有!”

    高舞(??ω??)

    ……

    黑白自然知道自己的画面被直播了出去,但是黑白并没有逃避什么只是不见小伙伴们而已。

    “好了,她身上的伤势在恢复液的作用下会渐渐治好的,你也该准备一下了。”桑优雅看着已经躺进修复仓的林梅转头说道。

    黑白只是定定的看着林梅,轻声道:“你们之前的计划就挺好,不用再改也不用因为我的原因有什么顾忌,我虽然会去找海王那帮混球算算账,但也不会掺合到正面战场上。”

    桑优雅闻言倒也理解的点点头,“也好,你虽然够强大但是面对那种数量级的战斗也难免有些吃力。”

    现代人其实很少理解大规模的战场是什么样的,即使是战乱地区的国家也是如此。毕竟真正强大的国度周边都不会发生什么大型会战,而那些战乱地区都是小国家,战争规模也都不会太大。

    这一次的决战是海王集结了整个海族的战士却攻击天堂岛的亚马逊战士们,光从NPC的数量上来说,这是一场很不平衡的战斗。

    在大宇宙OL中系统设定海族有五个分支,亚特兰蒂斯人和泽贝尔人很相似,都是人类的相貌却拥有在水中呼吸的能力,更能够在登上陆地。被神奇女侠斩首的媚拉就是泽贝尔人的公主,而海王亚瑟则是亚特兰蒂斯人和人类的后代。

    鱼人族的外形跟美人鱼有点像,但却浑身布满了鳞片与腮,说他们是人进化成鱼型,倒不如说是鱼类成精了。

    然后是咸水族,这些人进化出了甲壳,整个身体都像是节肢动物一般,就像是螃蟹成精了。

    再就是完全退化成没有了理智的鱼怪们,海沟族。

    而在这些海洋种族中还有一个珍惜的物种,那就是美人鱼,拥有人类的美丽外表,入水时能够使双脚化为鱼尾,在海中速度极快。而上岸之后又能够演化双腿,如平常人一般生活呼吸。赛琳娜就是这个种族的一员,这个种族天生拥有着强大的水魔法能力,可谓得天独厚。

    系统衍生出这种种族的目的似乎是为了补全某些魔幻类任务,因此能够转生成美人鱼的玩家少之又少,至少目前已知的玩家中就只有赛琳娜一个。

    美人鱼不算,其它五大种族的人口数量都是以亿为单位的,而在这数量中亚特兰蒂斯和泽贝尔战士占据了两成,也就是说,海王麾下的数量至少在三千万以上!

    鱼人族不好争斗战士略少且若不靠着机械没法上岸,因此在陆地上战力可以忽略不计。

    咸水族倒是好战,可若是脱离了海水就会很快干涸并渐渐脱力,总不能上岸后一人背个氧气瓶啥的维生装置吧。所以也没有太大的威胁。

    海沟族倒是非常麻烦的一个种族,它们像是凶暴的野兽没有理智,偏偏却可以水陆两栖作战,且全员皆兵光是这一族就将海王麾下的战士数量提升到了将近一亿!

    也就是说,神奇女侠将要面对的是一亿NPC的攻击,嗯,还要加上数量无算的玩家。从这对比上基本没有什么胜算。

    毕竟神奇女侠手下的亚马逊战士只是一岛之力,那人口满打满算都不到一百万,就算加上玩家,也未必能够到一亿,如此……怎么打?

    这种规模的战斗已经不是一两个强者能够左右的了,当然,也可以理解成强者还不够强,至少黑白不行。

    “提醒一下艾伦他们,海族高层中奥姆王和海王不合,战斗之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分化战场各个击破。”

    桑优雅有些诧异的问道:“那不是电影剧情吗?闪点悖论里面好像……”

    “我是亲身经历过的,相信我,没错!”黑白双手抱胸接着又道:“还有海王的三叉戟就跟电影中一样非常强,可以使用法则之力。还有赛琳娜的权杖也是如此,面对这两个人必须摆脱水多的环境,否则将立于不败之地。”

    桑优雅秀眉微皱,“海王的实力我们早有预料,倒是想不到赛琳娜也会这么强,不过没事,神奇女侠设定的战场在英国内陆。而且艾伦完成了对自己的第一轮改造,现在完全有实力跟A级强者刚正面。有他和余轩两人足够缠住海王了,倒是赛琳娜需要好好策划一下。”

    黑白眼神瞥了一下桑优雅,突然间有些好笑道:“你刚刚加入到这个阵营,不知道小伙伴们的实力,虽然最强的确实是我们几个,但其他人也不能小觑,只需提醒他们一下就好,他们会让赛琳娜吃苦头的!”

    “哦?你这么大信心?”

    黑白点头,桑优雅再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该不会想搅和到神奇女侠与那争圣者的战斗中吧!”

    黑白笑却没有再回答,桑优雅见状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整个房间之中就剩下黑白与林梅两个人,望着躺在救生舱中的林梅,黑白冰冷的表情也渐渐融化。

    这里是林梅的房间,人们说当第一眼睁开的时候,若是看到熟悉的环境会让人放松一些,所以黑白便将修复仓的地点放在了这里。

    阿尔托莉雅等人去应付记者了,整个林氏企业似乎都处于一种难言的紧张之中。

    黑白从椅子上站起,之前因为紧张他都没有打量过这里,现在一看,这房间之中似乎布满了林梅对他的思念。

    架子上有一枚骨骼,黑白一眼就看出是当初研究三头龙军阵时捡走的三头龙骨头。墙角衣架上是林梅在极乐之宴上与黑白相遇时穿的那套宫装。墙头柜上放着的还是他们在离开骷髅岛后的合影。甚至连当初他们完成怪兽宇宙起源任务时朝廷给他们的封赏圣旨都保存完好呢!

    这些都是他的痕迹,黑白几乎能够从这些物品上感受到林梅的温度,淡淡的香气好似慢慢的浸透了他的心脾。

    黑白的眼眶有点红,下意识的伸手拿起圣旨打开,突然间从其中飘出了三张纸。

    黑白好奇的捡起,只是一打眼却仿佛晴天霹雳将他雷的外焦里嫩。

    “今天我又遇到了那些奇怪的人,他们对于卡拉的身份似乎非常熟悉,但卡拉说从未见过他们。这些人总是想方设法的将卡拉骗走,时不时的还窃窃私语,我经常可以听见‘系统’‘任务’‘玩家’这些词汇!”

    黑白的呼吸有点急促,深深的望了一眼修复仓中的林梅,接着毫不迟疑的看向第二张纸。

    “今天我尝试性的向着某些特殊的人发布任务,而任务的奖励则是简单的军阵使用方法。从他们的手里我换来了能够帮助安妮博士收起金刚的精灵球。但最令我惊讶的是,那些人竟然用极端的时间就学会了军阵,虽然使用方法和威力都非常的粗浅,可却是我见过入门最快的人了,而这些人竟然有这么多!难道这个时代的人潜力都增加了?另外,我发现他们好像都有穿越时间的能力,跟黑白一样!黑白,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白坐靠在椅子上,突然间心头有一股危机的感觉涌上来,冷静了一下马上看第三张纸,眼睛瞬间瞪大!

    “今天世界发生了变化!似乎有某个未知的存在往我的脑海里硬塞了一份记忆,我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养子。而周围所有人的记忆也都发生了变化。我不知道这个变化意味着什么,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什么真相,可我不想被人控制。我要用法则之力炼化这份不属于我的记忆!”

    三张纸就只是这三段内容,从纸张边缘的撕痕来看似乎源于某本日记,只是黑白没有特意去寻找,而是拿出手机给福克斯大姐拨去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林氏企业的大门前,早已经安排好的接待人员将福克斯一路迎到了黑白面前。

    “快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家伙竟然会超脱出系统的掌握!”

    福克斯一脸兴奋的在屋子里四处撒摸,很快就发现了林梅,两步来到修复仓前定定的看了一会儿,继而笑道:“小子,好福气啊!”

    黑白一点开玩笑的心思都没有,只是将那三张纸递给福克斯。福克斯接过瞄了几眼便了然的点点头。

    “关于NPC,你是不是有什么没有告诉我?”黑白一脸狐疑的看着福克斯,感觉大姐你要坑我啊!

    福克斯撇撇嘴往沙发上一坐,倒是一点都不外道,就跟在自己家一样还把鞋都脱了。

    “这事其实很简单,原本不告诉你不过是因为机率太低,我以为你遇不到呢!”

    黑白沉了口气也跟着坐下,“您还是有话直说吧!”

    福克斯挑了挑秀眉笑道:“我之前就说过,圣人是很公平的,嗯,至少表面上要做到公平。圣人的嫡系可以争圣,外星人大佬可以争圣,从未修炼过的地球人可以争圣,那NPC又为何不能争圣呢?毕竟自由NPC体内也是有真实灵魂的嘛!”

    黑白一怔有些奇怪的偏着头想想,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

    福克斯又道:“不过NPC争圣是有条件的,其必须超脱这个世界才行,嗯,说‘超脱’有点装逼,简单说就是得看清这个世界的真相!”

    黑白皱眉,“像林梅这样?可系统不是在控制NPC思想吗?”

    福克斯笑道:“这就事关系统的运行机制了,关于系统控制NPC思想这事是这样的一个程序。就拿这次的闪点悖论为例,系统会强制性的将一份记忆打入人们的脑海,除了玩家之外连我们争圣者也不例外。但是这种方式并不是万能的,系统说白了也是一种死板的程序,就算再智能也有漏洞。这个漏洞就是法则之力!”

    “法则可以说是这个世界的根本,所以系统能够改变记忆却改变不了法则,而这个法则在遇到这种外来的强行植入身体的记忆就像是白细胞遇到了感冒病毒,会产生排斥的。我们争圣者之所以没有被改变记忆是因为我们在现实中就有领悟法则之力,因此可以清晰的分辨出那些记忆是强加进来的。只是现实中的法则之力无法用在这里,毕竟我这具身体和现实不同,所以我能够分辨却没法将这份记忆消灭或者说炼化。”

    黑白似乎明白了,林梅因为拥有法则之力所以能够察觉新的记忆并加以炼化。“等等,那争王者呢?他们似乎没有法则之力吧!比如黑豹什么的。”

    福克斯笑道:“争王者良莠不齐,有些已经领悟法则的就不去说他,有些没有领悟法则的那就会受影响。你看黑豹和黑蝠王,在这个闪点悖论世界中,世界大战都要开始了,你看他们是不是一直都没动静。因为他们已经被影响了,如果背后没有争圣者帮助他们驱散这部分记忆,那就会一直被影响。”

    黑白双眼微眯有些疑惑道:“按你的说法,只要有法则之力就能够看穿世界真相,那岂不是有很多NPC都能超脱了!”

    福克斯再次摇摇头,“可没有这么简单,从NPC变成自由NPC之后才会有真实灵魂附身,也只有从那之后靠NPC自己修炼出的法则之力才有这个效果,因为法则的领悟是与灵魂绑定的。而那些因为系统设定的强者,就算拥有法则之力,其也跟灵魂没有关系。”

    “比如呢?”

    “比如绿巨人,虽然都已经有神格了,但神格却属于浩克跟班纳博士没关系,而浩克的智商又低,心智像个幼儿自然发现不了什么世界真相。再比如巴里艾伦,那法则是你将时空金球捏碎了打进去的,他只是会用,还没有跟他的灵魂相连也不行。然后就是林梅了,你之前将龙珠给她,她把握了冰系法则那么多年都没有察觉什么,只有当自己领悟了一点点水系法则才多多少少觉得一些不对劲。总之,NPC想要超脱并不容易!”

    黑白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复杂的看着林梅,知道自己是个游戏人物,这打击怕是不小。

    “那,有没有什么副作用?系统会降下惩罚吗?就像杀毒一样!”

    福克斯摇摇头,“并不会,但是有一点需要注意。如果你想要让巴里艾伦结束闪点世界就必须保证林梅不死!否则,到时候世间所有NPC都会恢复,但是林梅却不会!”

    “这是为什么?”黑白大惊。

    “因为系统判定这些NPC恢复正常的依据就是其打入NPC脑海中的那份记忆,那其实可以理解成是一种标记!但是这姑娘……她将标记炼化了!若是在闪点世界死了,那就不会再在正常世界复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