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有问题的小蓝人们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黑白坐在千年鹰之中看着下方的反应有那么一点哭笑不得,视差怪是恐惧的化身,不光吸收恐惧作为能量,还能够散播恐惧,但是也许这货自己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所到之处竟然会有亿万的玩家欢呼列队迎接吧!

    此时此刻,只要打开通讯频道就能够听到整个区域之中玩家们的欢笑,显然黑白对于怪兽任务有那么一点点的误解。

    在地球上或者说整个太阳系中都只有地球这一个完好的文明,所以每一次怪兽入侵的时候都是归地球玩家独享。

    但是在宇宙之中不是,这里随便一个商业行星上都有这数十甚至数百的种族聚集,平时也只有任务触发者或者说是消息灵通的大型玩家组织才能够提前知道怪兽的位置并拔得头筹。

    至于闲散玩家往往只能够通过新闻或者网络之类的渠道才能见见怪兽到底长什么样子或者说有什么能力。

    这一次妥了,视差怪突然间降临到这个商业星球,那些大组织根本就不曾发现过,也就是说,这些玩家有充足的时间来获取奖励。

    此时此刻,若是抬头盯着视差怪就会发现,这货有非常明显的顿了一下,估计他也懵逼,什么情况?我不是散播恐惧吗,怎么一个个兴高采烈的!

    不过他发呆可不意味着别人会发呆,克里人守卫行星的战机第一时间杀到,无数光炮轰隆隆的在其体表炸开。紧跟着下面欢呼的玩家们也不耽误,纷纷拿出自己的本事来攻击抢分。

    根据以往做怪兽入侵的经验,玩家个人获得的积分是按照对怪兽整个生命伤害的比例来算的,若是有谁单挑怪兽胜利还能够得到一些特权啥的。但是作为视差怪来说,黑白则完全弄不明白该怎么计算。毕竟人家能够吸收恐惧能量进化修补自身,你打的再多可能都是无效打击,这分数能不能得到手还真不一定。

    但玩家这一开战倒是让黑白感觉长见识了,宇宙不愧是一个更大的舞台,外星人玩家的手段之杂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毫无疑问,地球上的力量体系是很多的,没有谁能够说了解所有地球玩家们掌握的力量体系。外星人玩家相比于地球来说在体系上似乎有所不如,但你架不住种族数量多啊!

    一个外星种族就可以说是一种力量体系,一百个种族就是一百种力量体系,而克里帝国作为宇宙中的一个老牌势力,其商业行星上的外星人种类可远远不止一百个。

    这样就形成了一道道极为绚丽的火力网,哪怕那些玩家的实力普遍一般,可是光他们掏出来的枪械就让黑白像是进了大型cosplay秀场一样,那真是男女老幼、不男不女、又男又女应有尽有啊!

    嗷!

    一波波的打击轰在视差怪身上也终于让这怪兽反应了过来,接着就感觉自己受到了愚弄。前一秒还对人家笑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就对着人家开炮?

    昏黄色的雾气眨眼间凝固成标枪,嗖嗖爆射开去,所过之处战机暴烈、建筑崩坏,若是刺中了人体更是刹那间就将其吸成了干尸。而最最强大之处就是凡被杀死的目标都会给视差怪贡献一份力量,这种恐惧比凭空吸收可是强大太多了。

    看到这一幕阿宾苏双拳握紧,恨恨骂道:“愚蠢的克里人,他们根本就没有组织起任何有利的防御!”

    黑白挑了挑眉头,笑道:“看来绿灯军团的信誉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强大啊,至少人家就没有将你的提醒当回事儿!”

    阿宾苏有些尴尬,叹了口气接道:“我们先离开吧,若是克里人的军队用舰队将其挡在星球之外还有的打,可一旦视差怪进入大气层内部,那么这颗行星上的生命就会或多或少给他提供恐惧能量。随着军队的无力,这份恐惧能量会越来越多,到时候视差怪越战越勇,这颗星球也就完了!”

    黑白点点头,将驾驶位让给阿宾苏,“你来设置之后的目的地吧,我去货仓看看。”

    阿宾苏诧异了一下却也没说什么,黑白既然将驾驶位让了出来,那么就是说黑白没打算继续引着视差怪再去什么商业行星,这样就相当于能够避免很多的无辜伤亡。不得不说,这种行为让阿宾苏对他的恶劣性格有所改观。

    好吧,黑白可没有那么伟大,他对于能够给克里人添添堵这事可是相当热衷。只是此一时彼一时,下面玩家的反应让他之后的那一系列计划都不再具有可行性了。

    要知道,下面的那些外星人玩家的成分太复杂了,有闲散的散人也肯定有某些大组织的耳目,也就是说,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无数的外星人玩家过来打怪兽。

    到时候别说是引视差怪去哪了,这货能不能迈出这颗星球都是个问题!

    不过阿宾苏显然并不了解玩家们的习性,毕竟他没有像林梅这样领悟法则,对于‘玩家’这个词汇还没有什么概念。当然,也是因为他在绿灯军团中地位很高,寻常玩家接触不到,对玩家的了解自然也少,对即将发生的事估计不足。

    黑白来到货仓,通过船体的倾斜他很明显能够感到飞船正在转向爬升,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要离开这个星球了。

    黑白来这里可不是做什么检查的,他要做的是利用积分催动灵魂宝石碎片将千年鹰也变成塞伯坦人!

    一道能量从黑白的身上散逸,很快就传遍了千年鹰,就在阿宾苏和林梅毫无察觉的时候,千年鹰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塞伯坦人。

    黑白感受着其向他传来的那种感情,很是满意的点点头,看看面板,催发一次能量要十万积分,现在他还有479万积分可用,在积分一项上,他仍旧是个土豪级别的人物。

    对别人来说十万积分可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但是对他来说则完全超值,要知道他宠物位无限根本不需要担心这方面的问题,而且驾驶技术满级能够充分利用任何载具的能力甚至升华,再加上他有三头龙军阵的辅助,越多的塞伯坦宠物加入进来他的实力就越强!

    可以说黑白的这些技能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递进循环,此时除非遇上那种掌握法则的真正大佬,否则寻常敌人根本都不用黑白自己动手。

    “该死,这些人都疯了吗?”

    黑白开开心心的从货仓回到驾驶室的时候,突然间就听到阿宾苏在咒骂着什么。

    “怎么了?”

    林梅指了指屏幕上,却见探测器上一大片的各种飞船都朝着视差怪攻击过去,整个屏幕上就千年鹰这一艘飞船孤零零的逃离,显得特别突兀。

    不过阿宾苏咒骂却不是因为他们特别突兀,而是他想不明白,这个星球的人在想什么?这种时候不是该尽快逃离吗?咋还冲上去送死呢?

    对于这一切黑白倒是见惯不怪了,记得地球上第一次怪兽入侵时,那些玩家也是奋不顾身的往前冲。直到后来发现怪兽对于科技武器的巨大免疫效果,一个个的才知道该怎么怂。

    这些玩家此时不知道视差怪的强大,说不定还将其当成了过去那种只是稍稍有免疫效果的送分boss呢!

    吼!视差怪显然被惹怒了,张开大嘴直接一个俯冲撞下来,巨大的蝉翼以一种难以理解的速度不停震颤着,使得其虫躯竟然灵活的在接近地面时拐了个弯。

    巨大的风压刹那间就将无数建筑吹成了飞灰,轰轰烈烈的声浪更是将一个个外星人的气孔震出血,风浪过后便是铺天盖地的黄雾,所过之处除了一片片的干尸什么都没有留下。

    外星人们发现这些黄雾有着强大的穿透性,他们身上的能量屏障似乎连几秒钟都顶不住,一旦被突破就是变成干尸的命。

    阿宾苏看着这一幕恨的牙痒痒但依旧无可奈何,黑白与林梅对视一眼也摇了摇头,大宇宙OL的游戏进程发展到现在,法则一词已经成为了分割线。能够接触法则或者说能够拥有利用法则之力的手段才是成为一个高手的标志。而作为普通玩家,根本就理解不了上层玩家的实力。就像是一个乞丐,永远不会想象到当朝皇帝早饭吃几个烧饼一样……

    说到这里黑白突然间若有所思,怪兽入侵是整个宇宙都存在的普遍任务,在地球时,玩家们也曾经被强大的怪兽们坑过。

    对,就是那一次的变异龙兽,其能够自由的使用冰霜法则之力,可是让玩家一筹莫展了很长时间。那次的任务与现在何其相似啊,怪兽都是能够使用法则之力的。话说这会不会是系统的一种固定机制呢?

    先用普通怪兽给玩家们点甜头,接着难度越来越高,现在就变成能够使用法则之力的怪兽了,未来又会是什么样的!

    另外,黑白也想知道系统到底是根据什么依据来提高怪兽实力的?难道是玩家们的整体平均实力?那要是这么说的话,地球人的人口肯定跟这些大型宇宙帝国没法比,这平均值一拉怕是评价反要比克里帝国还要高了。

    若是真的如此,那地球上第三次就出现变异龙兽,而克里帝国这边第六次才出现视差怪就显得不是那么太难理解了。

    就在黑白胡思乱想的时候战局再次出现了新的变化,克里人驻扎在这颗行星的舰队终于算是到达了,然而在大气层内部将军队排开并开展一场大战可不是什么好主意。舰队搭载的武器对于星球表面的平民也是一种巨大伤害,光是那种余波就能让下方的那座城市陷入毁灭。

    不过以克里人的狂躁来说,他们不会在意这事,于是一场混战开始了!

    “呵呵,克里人竟然这么不得人心的吗?”

    千年鹰已经飞出了大气层,阿宾苏驾驶着千年鹰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悬停在行星轨道上观察战场。他发现无数的平民竟然驾驶着自己的飞船向着克里人舰队发动攻击!

    这一举动让阿宾苏彻底懵逼,完全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最后也只能归咎于克里人平时多行不义,现在就付出代价了。

    而与震惊的阿宾苏相比,林梅则小声的在黑白耳边感叹,“似乎外星玩家要比地球玩家疯狂多了,至少我还没有见过地球玩家敢公然跟地球政府叫板。”

    黑白嘴角抽了抽,总不能告诉这妹纸,你旁边就趴着一个呢吧!

    外面视差怪在舰队出手之后算是终于被阻住了威势,然而这并不能说是就有了打赢的希望,只是外星人舰队的火力确实很猛。但问题依然存在,那就是杀不死!

    试问一个应恐惧而生的怪兽你怎么杀死?

    视差怪这个东西有那么点概念性武器的意思,让黑白想起了洪荒流小说中的冥河老祖,只要血海不灭他就是不死的。只要宇宙之间还有恐惧这种情绪,那视差怪就是不死的,唯一能够做的似乎也就剩下封印这一种可能了!

    “他们这是在送死!”看着下面激烈的交战,阿宾苏的心情越发焦躁了起来,现在舰队看起来凭借这强大的火力在围杀视差怪,但只要再有一会儿他们就会发现这个怪兽是杀不死的,到时候恐惧的情绪就会慢慢滋生,视差怪也就会越来越强大。

    “你想怎么做?”林梅看了看一直不说话的黑白,若有所思的问道。

    阿宾苏也像是做了什么决定,郑重道:“我打算就在这里等绿灯军团过来支援!”

    黑白似乎早有所料,仍旧一副我只负责卖萌,打架别找我的架势。林梅却是已经想到若绿灯军团真来了会有什么后果,担心道:“可是面对这只视差怪,你们绿灯侠们似乎也没有找到能够消灭他的办法吧?那你让绿灯军团来送人头有什么意义?”

    阿宾苏欲言又止,看得林梅有些诧异,想了想又问:“这个视差怪当初就是追着你过来的,对他……你似乎隐瞒了什么吧!”

    黑白挑了挑眉头,他虽然不知道大宇宙OL中是怎么设定视差怪的,但基础的背景应该差异不大。于是接道:“宇宙很大,虽然你们绿灯军团将宇宙划分出了一大堆的扇区,但也绝不可能精确的了解每一块区域。而在这么大的地方你却准确的找到了视差怪,若是说事先没有线索而光靠巧合,我是不信的。”

    阿宾苏闻言也不再隐瞒了,“不错,最开始是有一颗星球出现了某个文明突然不正常消失的事件,本来这种事情也并不罕见,毕竟宇宙中有很多文明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而毁灭。我们最多就是去看看再记录一下就好,可这一次守护者们却派遣我去调查,甚至还带着好几个绿灯侠同行!”说着叹了口气,“最开始我就怀疑有问题,一定是守护者们隐藏了什么,等到了那里果然就遭遇了视差怪,我带去的绿灯侠们都死了,只有我逃了出来。”

    “这么说,守护者们其实早就知道视差怪在作乱!”林梅皱眉,虽然她不了解绿灯军团的运行机制,但这过程听起来有点领导借刀杀人的意思,嗯,大概是她想多了吧!

    黑白闻言嘿嘿乐道:“守护者们既然知道视差怪的存在还让你们去调查,要么他们已经昏聩不堪老糊涂了,对绿灯军团和视差怪都认识不足。要么就是他们想要借刀杀人!我问你,跟你去的那些绿灯侠是不是都有什么共同之处!”

    这话说的阿宾苏一愣,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如今黑白起了个头他却一下也跟着怀疑了起来,以前的种种问题似乎也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黑白啃了一口苞米,眼睁睁瞧着阿宾苏的表情在疯狂变化,心里也是愣了一下,咦?难不成真让自己说中了?话说这该是个什么样的剧情衍变?系统莫不是又在酝酿什么大事件!

    林梅隐晦的跟黑白对视一眼,这边阿宾苏却是终于开口了,“你们这样一说的话,我……不对,这没道理啊,跟我一起去的那些绿灯侠实力都不弱且在军团之中享有盛誉,我们如果死掉了对于守护者们也没有好处啊!”

    黑白闻言却是越发肯定了,呵呵笑道:“还说没有猫腻儿,守护者们之前也说是让你们调查,如果仅仅只是调查的话会让一大帮实力强大的绿灯侠同去吗?这明显就是让你们去送死!至于好处……这种事是因人而异的,万一小蓝人们只是单纯看你们不爽呢?”

    阿宾苏的拳头骤然捏紧,沉默了半天也没有背着黑白和林梅,直接用绿灯戒指开始练习某个人。

    不一会儿,只见阿宾苏竟然摘下了戒指将其连同意志绿灯一起塞进了仓库里!

    黑白与林梅诧异的看着这一幕,却见换了身装束的阿宾苏终于有点土豪的架势了,一身看起来庄重得体类似于中山装的米色袍服罩在身上。

    就在这时,一个通讯请求链接过来。阿宾苏伸手接通,画面上出现了一张红色皮肤的人脸,这显然也是个人形生物,除了皮肤颜色和尖尖的耳朵之外,其面目与人类极为相似,甚至可以说是个帅哥。

    “阿宾苏,我听说了你的遭遇,我以为你已经……想不到你竟然幸存了下来!你在哪里?我马上去接你!”这个人见到活着的阿宾苏似乎非常激动。

    阿宾苏见到他似乎也终于露出了一丝放松的表情,但紧接着就道:“塞尼斯托,你有没有听我的话先将绿灯戒指与绿灯都隔绝起来?”

    红脸帅哥也就是塞尼斯托闻言有些疑惑,但还是点头道:“接到你的秘密传信之后,我已经将戒指和绿灯都先收了起来,只是……为什么呢?”

    阿宾苏板着一张脸将自己与视差怪相遇到如今的想法缓缓向着塞尼斯托道出,在这个过程中林梅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而黑白则心里泛起了嘀咕,他此时已经可以肯定了,自己绝对是触发了什么隐藏任务,这任务怕是涉及到了整个绿灯军团!

    眼前的这个塞尼斯托可也算是鼎鼎大名的反派了,也许在种花家的玩家们心中其没有什么辨识度,但在西方玩家眼中,这货可是堪比莱克斯卢瑟的人气反派。

    塞尼斯托是科鲁加星球的人,同时也是那个星球的统治者,更是之后黄灯军团的领袖!是原著绿灯侠系列中哈尔乔丹的一生之敌,嗯,不过这次黑白救了阿宾苏,估计哈尔乔丹就不会成为绿灯侠了。

    而且要重点说一下的是,这个塞尼斯托还跟阿宾苏关系匪浅,在塞尼斯托刚刚加入绿灯军团的时候,阿宾苏是他的老师与挚友,两人关系好到了穿同一条裤子的程度,阿宾苏更是将自己的妹妹也嫁给了塞尼斯托。

    用郭胖子的话说,那真是能够托妻献子的交情!

    所以此时阿宾苏悄悄联系塞尼斯托真是一点都不意外,而从现在塞尼斯托越来越严峻的表情来看,这家伙对于阿宾苏的信任应该早就超过了小蓝人们。

    “这……可是守护者们算计你们到底有什么好处呢?”塞尼斯托没有怀疑阿宾苏,但他仍旧提出了自己的怀疑,这也是阿宾苏弄不明白的地方。

    阿宾苏无法回答,只是摇头道:“所以我先跟你联系,过一会儿我会跟欧阿星联系,请求守护者们的支援,我希望你暗中盯着守护者们的一举一动,我在想,若是他们有什么阴谋的话,那肯定也会露出些线索!”

    塞尼斯托点点头,“我明白了,所以你让我暂时隔绝戒指,就是怕守护者们会通过戒指来监视。”

    “不错,戒指源于绿灯,但制造绿灯的科技毕竟源于守护者们,如果他们在其中藏了什么秘密,我们没法知道。”

    塞尼斯托沉默片刻,看了看阿宾苏身后的林梅与宠物,郑重道:“谢谢你们救了他,这件事情我会暗中观察的,还请你们在这段时间照顾一下他了!”

    黑白继续啃着苞米,林梅则笑道:“阿宾苏性格不错,我们已经算是朋友了!”

    塞尼斯托闻言点点头,接着结束了通话。而阿宾苏想了想又重新取回戒指,开始跟欧阿星联系。

    这一回林梅和黑白有意识的躲着屏幕,既然知道守护者们想要搞事情,他们当然不会轻易的暴露自己。

    阿宾苏重新换回绿灯侠的形象,开始跟屏幕上的小蓝人汇报,好一会儿才停下,接着对黑白两人道:“这位守护者的名字叫做扎姆,当初让我们去调查的命令就是由他发布的。”

    黑白好笑的看着阿宾苏,“据我所知所有的命令在发布时都是所有守护者一起决定的吧,你不会还以为这是某些守护者自私的表现吧?”

    阿宾苏顿了一下摇头道:“我没有那么天真,只是这个人的行为平时跟其他守护者差别最大,所以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当然,从他这也最容易得到线索,或者说露出马脚!”

    黑白闻言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他就算再对剧情熟悉也不可能熟悉到认识每一个守护者小蓝人的地步,对这个名字半点印象都没有。至于林梅就更加无从谈起了,不过事情毕竟涉及到整个绿灯军团,现在他们跟阿宾苏绑在一起了,就是想要抽手也有点来不及了。

    “随你好了,不过他们要想到达这里怕是还要一段时间,你打算怎么布置?”黑白说着看了看下方肆虐的视差怪,那货在经过最初的稍稍退让后终于开始反击了。

    阿宾苏自然明白黑白的意思,想了想道:“一会儿我就去将视差怪引走,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过什么,但视差怪对于绿灯侠既然这么仇恨,那我就有把握将其从这颗星球引走。”

    黑白没再说话,他知道阿宾苏是不想让视差怪再从那些外星人身上获得力量,只是黑白不觉得阿宾苏能够成功,因为光是玩家这一关就过不去!

    事实也跟黑白预料的挺像,阿宾苏挺着手中戒指就俯冲向了视差怪,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货去求婚了呢,可人家视差怪也不过是瞅了他一眼,接着就转身继续朝玩家们使劲。

    这就让阿宾苏很尴尬,飞在舰队中间时不时的朝视差怪射几发绿油油的光弹,半点水花都溅不起来。

    “看来阿宾苏的计划失败了。”飞船之中林梅好笑道。

    “失败才正常,视差怪应恐惧而生,就算当初诞生的时候没有智慧,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就算是块狗屎也该风化了,难道还分不清一条小泥鳅重要还是一桌子鸡鸭鱼肉重要?”

    林梅皱眉白了这货一眼,“粗俗!”

    黑白嘿嘿一声用厚厚的手掌在林梅翘臀上拍了一下,“我们将飞船停的远一些,看看热闹就好。”

    “你就不怕视差怪强大到难以控制的地步?”林梅的脸颊有些红,边说边缓缓坐下靠在黑白软绵绵充满弹性的身体上。

    “视差怪变强是应该的,他既然是克里人第六次怪兽入侵的主角,自然面对的应该是玩家,才不是什么绿灯侠NPC呢,阿宾苏要是能够将其引走才叫有鬼。而杀死的玩家越多越代表视差怪强,这样的怪兽打起来积分才多啊!”

    林梅有些恍然的点点头,“所以玩家们根本就不会在意他有多强,只会在意杀死这只怪兽之后能够得到多少的积分。”

    黑白点点头伸出爪子揉了揉林梅的长发,“你现在对于玩家的那些弯弯绕绕真的越发了解了。”

    林梅抱着黑白胖胖的身体越发紧了些,两人没有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观察着下面的战斗。

    克里人的舰队对于队伍里多出来一个绿油油的帮手并没有什么意见,事实上他们也来不及思考意见了,从狂轰滥炸了几分钟后仍活蹦乱跳的视差怪身上,他们根本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

    那个时候起驻扎在这里的克里星高层贵族们就已经在策划逃跑了,而作为底层的军队自然被留下来抵抗视差怪。

    对此军队其实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就算再麻木的军人面对这种情况也会变得消极,军心不稳都是正常操作。

    过去就算军心不稳凭着强大的舰队也能够发挥出八九成的战力,可是面对视差怪不行,消极兴趣很容易就会被视差怪所趁引发恐惧。这就相当于是给视差怪送能量了!

    阿宾苏很敏锐,几乎是瞬间就发现了这种情况,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却急在心里。最关键的是,恐惧这种东西是由心而发,就算他将视差怪的能力都告诉别人,那些人该恐惧还是会恐惧,不可能因为吼两声说我不怕你就真的不怕。

    砰!噗!

    阿宾苏这边正着急呢,就被一条黄色的触手抽冷子来了一下,本就重伤未痊愈的阿宾苏顿时鲜血狂喷,绿色的戒指明暗不定差点连飞行都维持不下去。

    在远处看热闹的黑白和林梅吓了一跳,这战场上还走神?赶忙命令千年鹰将眼看要飞不动的阿宾苏接了回来。

    普一上船阿宾苏就眼前一黑晕倒在地,黑白上去简单看了一下没好气的撇了撇嘴,哼道:“内脏再次重创,之前有恢复迹象的伤口又开裂了,也幸好是遇到了我,否则糊里糊涂就死掉了。”黑白说着将内气顺着其特有的血脉行走了一遍,已经A级的医术让其对阿宾苏的身体了解的比他自己还详细,治疗起来也是事半功倍。

    “阿宾苏,我们已经快到了,你在哪里?”

    就在黑白忙着治疗的时候通讯器又响了,黑白给林梅使了个眼色,后者了然的来到屏幕前接通通讯,“你们怎么这么快?”

    塞尼斯托顿了一下问道:“阿宾苏呢?”

    林梅让开一点将后面躺着的阿宾苏让出来,“他刚刚不忍看视差怪伤害更多的无辜所以就自己找上去单挑了,我们好不容易才将其抢回来。”

    塞尼斯托闻言露出担心的神色,林梅接着又道:“你们现在到哪里了?克里人的舰队已经顶不住了,用不了多久怕是就会成为视差怪的粮食。”

    轰!就在说话间,一艘战舰再次被视差怪捏爆,随着吸收的力量越发强大,视差怪的体积也变大了一些,记得刚见面时也就两三个足球场大,如今却是已经快变成马拉松全程了。

    塞尼斯托无奈道:“我们已经出发,这一次守护者们批准使用了最新式的飞船,可以通过连续跳跃到达你处,保守估计再有十分钟就可以了!”

    林梅闻言不由惊叹,据之前阿宾苏说欧阿星距离这里至少有大半个星系的路程,想不到竟然这么快!外星人的科技当真非同凡响。

    塞尼斯托看着林梅欲言又止,最后似乎坚定了什么直接道:“关于之前的事我有些情报,也查出来了点东西,你们帮我保护好他,等我到了大家再一起商议。”

    林梅回头瞧了一眼,塞尼斯托以为她是在看阿宾苏但却是在看黑白,后者不动林梅便回答道:“可以,到时候再说。”

    待结束了通话林梅来到黑白面前,“听塞尼斯托的语气,似乎使用那什么飞船很难得的样子,如果是很难得的话,恐怕守护者们真的有问题。”

    黑白一边治疗阿宾苏一边道:“据我所知,绿灯侠们穿梭宇宙多数都是使用戒指的能量。那戒指很神奇,不光能飞行还能够跨越空间。而使用什么飞船倒是真的很难得,看来那些守护者非常重视这件事,或者说,他们既然敢来怕是已经有了打败视差怪的办法了。”

    林梅认同的点了下头,再次转身望向下面,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克里人的舰队已经消耗了一大半,仅剩的战舰已经只有五艘了。这时别说视差怪了,就是林梅都能看出他们没有什么斗志。

    不过视差怪却并没有着急消灭这些战舰,而是将目光对准了无数的玩家。

    就像黑白之前预料的那样,玩家们呼朋唤友愣是在短短时间中将整个星球的玩家数量激增到了一个夸张的程度。

    这些玩家们都是跨空间而来,属于各大势力,散人当然也不少,只是面对大势力的垄断他们已经很少能够得到好处。

    黑白现在已经可以从区域通讯频道中听到很多骂骂咧咧的声音了,“看来在宇宙中也逃不开玩家守怪清场这样的事啊!”

    林梅奇怪的看着他,“这种事很多吗?”

    黑白好笑,“对大宇宙OL中的玩家来说,任务就是资源,而资源是整个宇宙玩家都在追求的东西。更何况是这么大一坨的资源!”

    林梅听着黑白关于视差怪的‘一坨’形容,没好气的嗔了他一眼,想了想突然问道:“那……我算不算资源?”

    黑白一怔,“为什么这样问?”

    林梅半抬起头像是回忆什么,“以前没有细想,现在回忆起来隐约记得也有好多玩家似乎争着跟我攀交情来着。嗯,我似乎也教过一些奇怪的人功夫,嗯,现在想想那应该都是玩家吧!”

    黑白不爽,“男的女的?”

    “与你有关吗?”林梅抬起下巴很是高傲的哼道。

    “没关你干吗跟我上太空!”

    “那你现在倒是给我开个时空通道让我回去啊!”

    “哎呦我肚子好痛,得了开时空通道就会死的病!”

    “……”

    轰!

    一道强光伴随着空间的剧烈波动突然间将周围的所有飞船都震得左摇右晃,甚至有些玩家的飞船直接就爆成了一团火球。

    “我靠!”黑白怪叫一声让千年鹰躲远点。

    林梅定睛望去却见一艘硕大的战舰将整个恒星的光芒都遮住了,“这么快就到了?这还没有到塞尼斯托说的时间啊!”

    黑白停稳了千年鹰脸色也跟着难看了起来,这艘战舰整体像黑色,远远望去就像是一个用金属制造而成的麻花!

    “嘶!这个风格……这哪是什么绿灯军团啊!这特么是……是……”黑白‘是’了半天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好在这艘战舰的主人帮黑白解围了。

    “什么时候克里星的战士们竟然懦弱到对一个怪兽产生恐惧了!”

    厚重如钟鸣的巨响,一个黑白熟悉无比的声音响彻在两人耳边,黑白脸色阴沉林梅更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他们才跑出地球多久啊,竟然就遇到了熟人?

    要是按照别的同人小说来看,这个时候就该遇到星爵或是小浣熊什么的,可为何他们如此的与众不同?竟然遇到了罗南!

    对,就是那个曾经跟他们并肩作战的克里星将军指控者罗南,按照时间线算,此时遇到的罗南应该已经距离那些相遇有几十年了,听这声音可是中气十足啊。

    “看来这货过的不错啊!”黑白哭笑不得的摇头。

    “呃,你们……认识指控者罗南?”

    黑白低头只见阿宾苏终于苏醒了,其想要勉力站起却是做不到只能老实的躺在了地上。

    黑白伸手递过去一根苞米棒子,阿宾苏无奈的接过,“指控者罗南是宇宙之中最知名的恐怖分子,几十年前据说是因为什么事情违反了克里人至高智慧的命令,这次抗命导致整个克里人和斯库鲁人军队都覆没了。也因此成为了克里人和斯库鲁人双方的通缉犯!”

    黑白闻言眼珠子一转就能够想明白其中的问题,肯定是至高智慧见罗南知道了自己的秘密所以编个理由就要铲除他。只是……克里人和斯库鲁人双方的通缉犯?这么说当初逃过一劫的斯库鲁将领没能逃过追杀!否则斯库鲁人没有理由也追杀罗南的。

    “然后呢?”

    “然后罗南带着几个手下一直活跃在各个星系,不停招兵买马的同时也在不停给克里人制造麻烦。据情报显示,这个家伙想要挑战整个宇宙目前尚算和平的秩序!”阿宾苏手中拿着苞米棒子缓缓说道。

    黑白双眼微眯,淡淡问道:“那对于这种罪犯,你们绿灯军团没有说抓捕他?”

    阿宾苏似乎也被问的一愣,皱眉思考了好一会儿,自己也奇怪,“对啊,为什么没有听有绿灯侠被派去抓捕他呢?记得好像听很多绿灯侠都说过偶遇罗南的经历!”

    黑白双眼暮然瞪大,守护者小蓝人中有争圣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