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仇恨的红色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阿托希塔斯这个名字寻常人听了难免有些摸不着头脑,毕竟这个名字在任何的影视剧中都没怎么出现过。倒是动漫之中偶尔出现,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影视剧中难免要竖立起模式化的反派与正派角色,毕竟涉及绿灯军团的影视剧多是商业电影,太过复杂的剧情难免被人狂喷。

    而阿托希塔斯的存在却是对于宇宙守护者小蓝人们的一种挑战与否定,这就像是光明之下的污点,放在地球上任何国家都要隐藏或者抹杀的那种。换成小蓝人们也同样如是。

    外星人玩家们不知道剧情也就算了,但是作为一个地球玩家,却对与绿灯军团相关的那些角色熟悉无比。

    阿托希塔斯是一名律特星人,长得很丑还没有绿巨人好看呢。但人不可貌相,外星人也同样如此,这位大块头当初是一个相当有责任且温柔的人,倒是颇为符合某首歌的歌词。不过那都是以前了,自从律特星毁掉且失去了妻儿之后,这位曾经的好人就彻底被怒火吞没,往后的人生中就只剩下复仇了。而他所复仇的对象就是绿灯军团,更准确的说,是守护者小蓝人们!

    小蓝人们当初立志要守护宇宙的和平可真不是随便说说的,最开始他们还没有充分利用情感光谱能量的时候使用的是机器猎人。

    机器猎人是第一种人形的智能机器,小蓝人们最开始是用它们来执行如今绿灯军团的任务,只是后来这种机器猎人失控了。就像人工智能拥有生命之后总会反噬其主或者要毁灭全人类一样,这种机器猎人也没有脱离这种槽臼。

    不过机器猎人面对科技强大的小蓝人们却占不到什么便宜,可因为这场战役也导致了无数星球的灭亡,其中就有律特星。

    后来机器猎人被小蓝人们流放到了不知名的地方,这毁灭了律特星的仇恨自然也就着落在了小蓝人们的身上。

    呵呵,这个故事听起来是不是似曾相识?

    记得当初看《复联2》的时候,那红女巫和快银也是因为斯塔克工业的导弹而对托尼斯塔克怀恨在心。这一点倒是真不能怪人家,毕竟独裁者已经倒台了,想要报仇只能往源头追溯。

    “阿托希塔斯说了什么?”

    阿宾苏沉默了片刻后终于叹气问道,当初阿托希塔斯就是他亲手逮捕的,只是身为绿灯军团中的高层自然也有资格知道一些秘闻,比如说小蓝人们曾经犯过的一些错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对阿托希塔斯有了一分同情怜悯,同样的,小蓝人们其实也正视自己的错误,所以当初大多数小蓝人都同意将其关押而不是彻底消灭,呵呵,算是一种鳄鱼的眼泪吧。

    塞尼斯托脸色严肃甚至有些阴沉,“当时阿托希塔斯已经是弥留之际了,他告诉我从当初审判之后他就被秘密带到了这里,然后扎姆就利用科技手段不停抽取他体内的红灯能量。”

    阿宾苏脸色大变,“红灯能量与绿灯能量不同,成为红灯的人血液会被愤怒充斥,愤怒的火焰就会彻底代替血液在身体中流淌形成一种血焰的形式。而一旦红灯能量被抽取干净,那他就相当于没有了血液,这是在慢性谋杀啊!”

    塞尼斯托点了点头,接着指了指地上的红灯,“如果仅仅是他自己的红色能量那这么多年的抽取早就已经死掉了,可正式因为他的体内拥有这盏红灯,才坚持了这么多年。”

    黑白闻言伸手提起红灯,一股子红色能量忽忽悠悠就攀上了黑白的全身。

    阿宾苏与塞尼斯托吓了一跳,正要阻止却见红色能量砰的一下又全都缩回了红灯之中。

    “愤怒红灯,灯兽血屠牛,持戒人,无!”

    简单的系统介绍让黑白了解到一个事实,“阿托希塔斯已经死了。”

    黑白淡淡的语气和将红灯随意放下的动作都让阿宾苏和塞尼斯托表情凝重,要知道愤怒是一种非常拥有感染力的情绪,而黑白却能够轻易的摆脱,光是这一点就让他们刮目相看。

    塞尼斯托点头叹道:“这是整个宇宙中第一盏红灯,也可以说是所有红灯戒的源泉。也正是因为这盏红灯的支持才让阿托希塔斯坚持了那么多年。当初扎姆将其囚禁的时候也曾经逼问过这盏红灯的下落,却没有想到其就藏在阿托希塔斯的体内!”

    林梅好奇道:“守护者们……我是说那个扎姆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吗?”

    阿宾苏回道:“制造情感光谱能源灯的技术是来自于守护者们,但是当初守护者们只制造了意志绿灯,而绿灯是不存在替换血液等副作用的,所以他们其实也不知道其他情感光谱能源灯有什么特点。”

    林梅了然却又问:“若是那个扎姆想要红色能量,为什么不自己制造一盏红灯?”

    塞尼斯托接道:“这个我来说吧,情感光谱这种能量很特殊,最初要有一个能够感知到这种能量的生物将能量吸引过来,接着再利用科技将这种能量融合进灯里。但科技制造的死物似乎无法将这种能量长时间的保留住,这就需要灯兽融入灯里。”

    黑白给林梅使了个眼色小声道:“就是仙器与器灵的关系。”

    林梅了然的点点头又听塞尼斯托道:“最初的能源灯出现后似乎就有了一种唯一性,若是再生产其它的相同能源灯那就会被灯兽否定,能源灯便没有收集情感光谱能量的能力。除非你能够得到灯兽的认可,但那也只是生产了一枚电池而已,最终的核心还是第一盏灯!就像我们绿灯军团,第一盏灯就藏在欧阿星,灯兽则是一只离子鲨。”

    塞尼斯托说着望了一眼愤怒红灯,无奈道:“阿托希塔斯并不知道扎姆到底有什么阴谋,但是他却不想在死亡后让扎姆得到这盏红灯,所以才将其交给了我。”

    黑白揉了揉腮帮子,饶有兴趣的笑问:“那你是怎么让阿托希塔斯相信你的?他就没有怀疑过你可能是扎姆的奸细吗?”

    这话问的塞尼斯托一愣,顿了一会儿有些古怪的道:“是啊,他为什么那么信任我会帮他?”

    黑白呵呵,这位塞尼斯托在原版影视动漫中可是黄灯军团的领袖,也就是说他从心里并不是那么认同绿灯军团为何和平的理念,嗯,或者说意志不够坚定也行。那阿托希塔斯肯定也是感知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将愤怒红灯托付给了塞尼斯托,看来这货哪怕是临死之际也没有忘记复仇啊!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林梅看看众人。

    塞尼斯托为难道:“在我们出发前扎姆肯定已经发觉了阿托希塔斯的死亡,我当时调查时也很仓促,没法保证是否有留下什么线索,所以这盏红灯不能放在我这里,必须早点藏起来。至少在弄清楚扎姆的目的之前,绝不能让他找到。”

    阿宾苏闻言望向黑白,后者一愣讪笑道:“我只是一个宠物,你这样看着我是要干吗?”

    塞尼斯托笑道:“原本我还为难,但是从刚刚的一幕就能够明白,你是收藏红灯的最佳人选!”

    “就因为我不会被愤怒感染?”

    “对!红色能量有很强的副作用,会让生物变得疯狂。而且一旦带上红色灯戒也很可能会被守护者们发现,与其如此倒不如让它在某个地方吃灰,这样反而不容易被找到。将红灯藏在你这里正合适!”塞尼斯托显然有些兴奋。

    林梅看了看黑白不说话,而黑白则在考虑得失,刚刚他之所以抵御了红色能量的侵袭是因为自己的法则之力做了反抗。但是这一点阿宾苏和塞尼斯托并不知道,他们两个还没有真正领悟法则之力。

    黑白对于这事有些犹豫,情感光谱这东西对他来说有点鸡肋的意思,东西肯定是好东西,但真心用不上。不说这种能够改变血液的特点,光是愤怒法则就让其敬而远之。

    还记得当时得到了贪婪橙灯,福克斯就曾经告诫过他,情感法则都有着强大的影响生物性格的能力。一个不好就会丧失理智,到时候做出什么不明智的举动就糟了。

    所以他一直都将贪婪橙灯当成是一种存放宠物的储物空间,至于贪婪法则他半点都没有碰过。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吐槽一下了,成为福克斯这位咸鱼争圣者的亲信之后,黑白得到的好处其实就是一个生物亲和与宠物位无限的福利。但是宠物位无限不代表着有宠物空间,就算有再多的宠物也都得放到外面养着。

    如今黑白的那些宠物中茨木呱是式神,主体是召唤符咒可以随身携带。塞伯坦人都是抽礼包出来的奇幻物品,后来激发灵魂宝石能量而形成的,所以才可以收进系统面板。

    严格说来,黑白身上就没有一个传统的宠物!

    现在问题来了,贪婪橙灯的灯兽最开始是他的宠物,所以可以使用。但是愤怒红灯的灯兽血屠牛可不是。你要是使用血屠牛就必须使用红灯,那就必须让红色能量改造你。

    这就是个死结啊!

    黑白郁闷的看着眼前两个坑货,伸出爪子盖上盒子,“好吧,这东西就先扔进货仓角落好了。”

    阿宾苏闻言松了口气,笑道:“谢谢,这下扎姆就没有那么容易找到红灯了。”

    一边的塞尼斯托闻言却是表情怪异的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那也未必。”

    林梅一听冷哼道:“你还有什么事没有说?难道是想坑我们!”

    塞尼斯托皱眉摇摇头,无奈道:“我虽然得到了红灯,但是……我没有找到当初阿托希塔斯所持有的红色灯戒。那枚戒指本来是存放在绿灯军团的收藏馆里,可随着阿托希塔斯的死亡,那枚戒指自动飞走了!我赶过去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一道红光远射天际。”

    黑白捂脸笑道:“这么说,在不知名的地方,其实有一名持有红戒的生物能够感知到红灯!很好,你们给我找了个大麻烦。”

    塞尼斯托表情有些尴尬,阿宾苏想了想道:“要不你们先离开吧,趁着扎姆忙着对付视差怪,你们先走。那名持有红戒的生物在得到戒指之后肯定会被召唤过来,而初得戒指的人不会很强。只需要不被扎姆发现就行。”

    黑白呵呵,却是不在意的坐在地上,“还是先看看吧,这个扎姆这么积极的来打视差怪,怕是也没安什么好心,若是不弄明白了,以后总会陷入被动。”

    众人闻言不再说什么,阿宾苏想了想问道:“扎姆到底想要怎么对付视差怪?眼下正是关键时刻,你怎么有机会单独过来跟我们说话?”

    塞尼斯托的表情瞬间又阴沉了下来,“你们一会儿就知道了,也正是因为守护者们的作为让我如此着急将红灯藏起来。”

    黑白撇嘴,这货还卖关子呢哼!

    不过既然人家卖了关子,黑白也不介意捧捧场,怎么说人家一来就送上愤怒红灯这种级别的宝物呢,这面子还是要给的。只是……

    “卧槽!”

    一声发自肺腑的大骂从黑白嘴里蹦出来,纯正的中文听的塞尼斯托和阿宾苏有点懵,可语气中那种对命运的控诉还是让二者明白他那糟糕的情绪。

    林梅伸手在黑白后颈肉上拍了一下,“别说脏话!”

    脏话?老子还想杀人呢!

    黑白将牙齿咬得咯吱直响,来自系统面板上的红色箭头疯狂闪烁,提醒着他一件被遗忘在角落里很久的事情。

    灵魂宝石碎片争夺战,开始了!

    ……

    地球,巴西圣保罗市,在一栋二层小楼中,布鲁斯韦恩西装革履的参观着屋内的摆设。

    贝蒂罗斯热情的递上一杯热茶,“很抱歉韦恩先生,布鲁斯他还没有下课,要等一阵才回来呢!”

    布鲁斯韦恩笑着接过茶杯,“班纳夫人不用客气,说起来之前你们婚礼我很遗憾没有参加,当时实在太忙了。”

    贝蒂罗斯得体的微笑,心里却是一阵嘀咕,大家又没有什么交情,连请帖都没有发,要是能来才奇怪。

    布鲁斯韦恩看着贝蒂罗斯那得体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也知道她心里不一定在想什么,但也并没有在意。

    自从布鲁斯班纳被尼克弗瑞坑了之后,他基本就已经跟神盾局断绝了联系,不过以黑光头的厚脸皮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一个如此强大的战力。所以其用自己的权势给布鲁斯班纳要来了特赦令,让军方不至于对其穷追不舍。之后尼克弗瑞更是支持贝蒂罗斯去找布鲁斯班纳,并一力促成了两人的婚姻。之后布鲁斯班纳凭借丰富的学识在巴西圣保罗大学找来个教书工作,小两口的日子过得相当惬意。

    不过布鲁斯班纳和尼克弗瑞的矛盾并没有怎么缓解,毕竟若是不出那场实验事故,布鲁斯班纳的人生会更加辉煌,也不会和妻子住到巴西来。倒不是说巴西不好,但以巴西的国力来说,有太多布鲁斯班纳感兴趣的项目都没资源研究。

    此时,布鲁斯韦恩正与贝蒂罗斯闲聊着却听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布鲁斯班纳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们。

    “布鲁斯,今天回来的这么早?”贝蒂罗斯笑着接过丈夫的公文包,又将大衣挂号,一副贤惠无比的样子。

    “班纳博士,久仰大名,不知能否找个地方聊聊?”

    “大名?是恶名吧!”布鲁斯班纳曾经听说过蝙蝠侠组建的那个超能力组织,也知道他们曾经有招募自己的打算,只是他对于自己如今的生活还算满意,可不打算掺合这事。

    布鲁斯韦恩心中一叹,在来之前他就料到会有这种态度,只是黑白带回来的那个视频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世界变了,连随意更改时间线的家伙都出现了,他所召集的那些人手未必可以对抗未来的强敌,他仍需要高端武力!

    这一次来布鲁斯韦恩并没有打算一次就成,甚至都做好三顾茅庐的准备了。但也没有想到班纳博士的态度如此坚决。

    “班纳博士大概对我有些误会,这一次来我不代表军方也不代表神盾局,事实上,我只代表我自己!”

    布鲁斯韦恩笑的有些勉强,心里都想着下次什么时候来了,却见班纳博士突然间脸色大变,得体的西服鼓胀起来寸寸开裂,原本白皙的脸色渐渐变绿!

    “我去!”布鲁斯韦恩怪叫一声苦笑退后,我不就来串个门吗?至于上来就变身赶人!

    吼!眨眼化身绿巨人的布鲁斯班纳仰天大吼,原本宽敞的房子瞬间就变得狭窄起来。布鲁斯韦恩一个纵跃跳到沙发后,身形微蹲已经做好了大战(逃跑)的准备。

    “布鲁斯!看这里!”

    就在浩克要甩着膀子开砸的瞬间,贝蒂罗斯的呼唤响起,浩克转头,身形猛然一僵,也不吼了、也不尥蹶子了,整个人都静了下来。

    布鲁斯韦恩瞬间惊为天人,这难道就是爱情的力量吗?定睛一看却是整个懵逼了。

    只见贝蒂罗斯手中拿着一本相册,缓缓接近浩克的同时一页页翻着相册,而相册中的那些照片则是一只只黑白相间的可爱小家伙!

    浩克憨憨的挠了挠后脑勺,然后傻笑着渐渐缩小最后变回了布鲁斯班纳。

    整个过程看起来离奇诡异,也就只有贝蒂罗斯见惯不怪的将相册收起,嗔怪的问道:“怎么突然间就变身了?你看,将家里地板都踩坏了!”

    班纳博士讪笑着解释道:“刚刚我突然感觉有一种奇怪的东西从天而降,愤怒的感觉瞬间就袭遍了全身。”

    “奇怪的东西?那现在呢?”贝蒂罗斯担心问道。

    班纳博士摇摇头,“我恢复之后那个东西似乎就临时转向飞走不见了。”

    “班纳博士,我们韦恩集团打算资助你的科研项目,不知道你感兴趣吗?”布鲁斯韦恩挺起胸膛一脸生意人的样子叫道。

    如果说之前还有犹豫的话,那现在他就已经打定了主意将浩克招揽进组织了,要知道一个可控的绿巨人和一个只会打砸的绿巨人的意义可绝不一样。

    至于刚刚说的那什么奇怪东西,嗯,以后再说!

    ……

    榆树街小镇,过去这里人迹罕至,现在这里几乎成为了美国最热闹的小镇。过去这里是鬼王弗莱迪的地盘,现在是玩家的地盘。

    随着玩家们实力的普遍提升,对付灵异生物的手段也渐渐增多,区区一个靠入梦吓唬人的所谓鬼王对于玩家来说就是送菜的。

    所以,可怜的鬼王弗莱迪就这么被玩家刷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玩家孤月就是个学过道术的灵异专精玩家,这次来榆树街就是想要尝试捕捉鬼王以作驱使。嗯,不过捉鬼王这事不急,眼瞅着过年了先催群主发红包才是正经事。

    就在他拿出手机的时候,突然感觉脚下有股力量轻轻拽了拽他。低头望去却见一只蓝色的小猫正饶有兴趣的挠着他的裤脚。

    “这谁家的小猫啊?有人管没人管?”

    低头看看小蓝猫勃颈上的项圈,正面刻着名字,反面刻着地址,“榆树街老菲兹家?”

    一名路过的玩家看到他的举动笑道:“那个啊,那是老菲兹家的小猫,平时总在这条街晃荡。你不用管,它自己就会回家了!”

    “原来如此。”这货重新站起没有再管,正要低头玩手机却猛然被一阵呼啸震得双耳轰鸣。

    捂着耳朵难受的抬头望去,却见一台足有两米多高泛着金属光泽的机器人悬浮在空中,其双眼通红猛的射出两道粗大的激光击中了一栋房屋,整个房屋瞬间爆炸开来,熊熊大火扩散开来向着两侧蔓延。

    “我去!这什么剧情?”

    来不及吐槽只想转身逃跑,结果那机器人一点放过他的意思都没有,机器脑袋微转红色的激光瞬间分裂化作数百道瞄准了每一个玩家与NPC……

    半个小时后,神盾局位于堪萨斯州的秘密基地中,机器人缓缓降落。

    两个身着西服的男人望着机器人对身边工作人员问道:“测试如何?”

    如果黑白此时在场一眼就能够认出两人,正是亚历山大?皮尔斯与丹尼尔?怀特霍尔,两个九头蛇的大佬也不知道聚集在一起搞什么鬼。

    “主要目标老菲兹已经清除,另有目击者三百七十二人全部击杀。”一个工作人员在操作台上看了一下后点头回道。

    皮尔斯满意的点点头,“其实我不认为用一个九头蛇的叛变者来试验新式武器是个好主意。”

    怀特霍尔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淡笑道:“这只是第一阶段测试,对付一个经验丰富的特工当然不算什么,第二阶段测试将会把目标放在超凡人士身上。”

    皮尔斯了然的点头,叹道:“尼克弗瑞之前找过我,说是在暗中查找奸细,当时连我都吓一跳,还以为九头蛇暴露了,谁知道竟然找出了那么多的海族奸细!”

    怀特霍尔闻言也是心有余悸,“是啊,想想也是恐怖。人心果然难测,相比起来还是机器人更加可靠!”

    皮尔斯也赞同的从一边端起了酒杯,就在两人碰杯的时候却并未发现,那个刚刚疯狂杀戮的机器人双眼诡异的亮了一瞬。

    ……

    榆树街,火焰烧起的黑烟将大片天空遮蔽了,入目之处都是残骸断壁。

    一只小蓝猫缓缓在废墟之中挖着,它的双爪已经渐渐被血渍浸透,木屑与砂石似乎无法阻止它的执着,就那样,它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那是一只焦糊的手臂,而手臂的主人早就已经无法辨认容貌了。只是它却依旧能够轻易的分辨出自己的主人。

    小蓝猫用力的将自己的身躯挤进废墟,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已经变成骷髅的脑壳,一滴泪水慢慢溢出眼眶。黄色的竖瞳不停微颤,缓缓蜷缩身体紧贴着头骨趴下。

    远处传来杂乱的警笛,这是一场极为恶劣的杀戮事件,各方人员疯狂的联系着自己的线人,想要得到哪怕一丁点有用的消息。

    但他们没有注意,天边降下一道红色的光点,这光点红的好似鲜血一样,直射废墟的深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