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交换情报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为什么绿灯军团在全宇宙都吃得开?好吧,虽然一些声名赫赫的大佬看不上他们,但不可否认的是,绿灯军团在NPC和玩家们心中都有着非常中的分量。

    在普通玩家的眼里,那是一个稳定的变强途径,而且好管闲事的风格能让玩家们有理由掺合进各种任务里。

    而在了解大宇宙OL背后意义的高端玩家眼中,绿灯军团是摆在明面最好接触学习一种法则之力的地方。可以说对高端玩家而言,灯戒的作用不是用来战斗,而是用来感悟意志法则。

    不过法则这种东西向来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有时候哪怕是智商几百的鬼才也不一定就能够明白法则的秘密。举个例子,班纳博士是地球公认的聪明人,若是给地球的那些天才排个名的话,前十不一定但前二十肯定有他!但即使是这样的人,在已经拥有了力量神格的情况下依旧摸不到力量法则的边,所以现在想要揍谁还是得变成浩克。

    因此适不适合也很重要,总结来说,这是要看机缘的!

    现在,一个巨大的机缘就摆在所有玩家的面前,不,应该说是所有NPC和玩家的面前。玩家们心动,NPC们也心动啊。

    玩家们暂且不说,罗南就很眼热,他已经领悟了力量法则并超脱出系统的限制,自然也能够深刻体会到法则之力的珍贵。如果他领悟的是其它法则也许还不会那么急切,但是力量法则不太一样。

    在所有法则中,力量法则是一个很基础却也很笼统的法则。只要你不停的强化身体并精于战斗那么都有机会领悟力量法则,毕竟身体就是感悟力量法则的基础。

    不过迈进了法则的大门却不代表你能够一路开挂做个挂逼,力量法则拥有无数个强大的分支,引力、磁力等等都算在力量法则之中,然而这些力自己又可以形成单独的神格。所以可以想见的,若是真有一个人能将力量法则修炼到极为高深的地步,那么他将会是一个在宇宙中横着走的狠角色。

    罗南现在想这些还太早,他连最基本的神格都没有,在这方面连绿巨人都不如。而力量法则又像是太极拳一样出了名的易学难精,那么想要迅速的提升实力该怎么办?

    兼修!

    罗南是一个很务实的人,将力量法则练至高深这种事太过不靠谱,用其保证自己的近战实力就好。完全可以将精力用在其他法则上,比如眼前出现的恐惧法则。

    罗南将一切想的都非常清晰,在通讯频道中传来那个声音前他就已经动了念头,只是现在,却是要先解决一下这个声音的问题。

    “几十年了,想不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你!”

    听着私人频道中传来的问候,黑白抿了抿嘴,有些哭笑不得的跟林梅对视一眼,“想不到我押着嗓子说话也能被你认出来。”

    “有些事情印象太过深刻,想忘,很难!”

    林梅和黑白理所当然的沉默,而阿宾苏和塞尼斯托则只是一脸发现了什么惊恐事情的样子望着黑白,怕是觉得罗南跟这只宠物有什么了不得的PY交易!

    超脱系统钳制是一件非常考验人的事,你需要过系统那关也要过自己那关。当你真正超脱之后就会明白自己只是整个游戏中的一个NPC,你原本所有的人设都是系统提前规定的。拿林梅为例,她勇敢、知性、善解人意,但除了与玩家互动发生的事情之外,其它经历都是提前安排好的,当她知道这些的时候会怎么想?黑白不知道,也没有问过,但可以想见那绝对是一个让人无比沮丧的经历。

    好在林梅已经度过了那个阶段,但罗南却正在经历这个阶段,他毫无疑问是个爱国分子,但是当超脱系统之后,他便发现自己爱国的人设竟然也是提前安排好的。突然袭来的迷茫情绪都算是轻的,强烈的不真实感差一点就让他发了疯。

    说到这里就要感谢一下至高智慧了,在他找不到人生方向的时候,至高智慧的步步紧逼让他暂时忘却思考将全部精力用在了生存上,这才有如今谨小慎微不敢开罪玩家又顺着系统剧情走下去的罗南。

    “先别管那盏黄灯了,来聊聊吧!”

    黑白思考了一瞬间便开口邀请了,无视身边两个绿灯侠的疑问眼神,驾驶着千年鹰向罗南战舰靠拢过去。

    “那些人已经开始抢夺恐惧黄灯了,你们若是不想暴露还是先去帮忙扎姆吧,当然在战斗时候可以适当的放水让那些家伙去抢夺恐惧黄灯,虽然可能会在未来培养出一名恶人,但总比留在扎姆手中要好。”

    黑白的话没有问题,也正是他们要去做的,但他们知道,这其实也是在下逐客令了,显然这只宠物和阿斯嘉德女战士有秘密要与罗南谈谈。

    说不好奇是假的,毕竟他们可是记得守护者们下过令不要触及罗南的,说明这个罗南身上的秘密是守护者们不想别人碰的。

    只是看黑白坚持的模样也知道现在不是询问的好时机,阿宾苏与塞尼斯托对视一眼点点头双双飞出了千年鹰。塞尼斯托当然去佯装帮助扎姆,而阿宾苏则回到了绿灯军团的飞船,他毕竟是伤号,可不能随便参加战斗。

    在两人出了飞船没过多久就见罗南独自进入了千年鹰,而这时黑白也变回了人形,只是手中拿着苞米棒子的造型还是让罗南无语了一阵。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事,我原谅你了!”

    “……”

    福克斯曾经说过,每一个能够超脱系统的角色都很珍贵,说明其无论是各种才能肯定都是上上之选。所以当黑白发现了罗南的情况后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释放一些善意,嗯,至于原剧情中的坏人设定,呵呵,身为一个玩家会在乎那个?

    就在罗南思考着怎么从黑白这里套话的时候,黑白已经直接将问题摆在了台面上。

    “我知道你已经领悟了法则之力能够超脱系统了。”

    罗南沉默,好一会儿后无奈道:“玩家都是这么直白的吗?”

    黑白笑,“应该有不少玩家从你这得到好处吧,玩家直不直白,难道你看不出来?”

    “可显然你不一样。”

    “不,我也一样,只是我知道的多了点,经历复杂一点,对系统也了解一点。”

    黑白的坦言让罗南多了一种明悟,他好像并不是太在乎系统的抹杀。

    “那就谈谈系统吧!”

    “系统是个王八蛋,你不用管他!关键是抱紧系统之后的大腿。”

    罗南一惊,原来系统之后还有限制,等等,为什么从这货的话里听出了一丁点的怨气呢?

    一问一答的模式没有持续多久,下面已经打起来了,黑白也没有了一点点往外倒秘密的心思,直接将有关系统和整个大宇宙OL的意义都简单的说了一下。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却重点描绘了一下投靠争圣者的重要性。好吧,算是侧面夸奖了某个咸鱼争圣者的身份地位。

    罗南沉默片刻眼神中多了一丝放松,显然当知道系统不过是一个程序罢了的时候,就不用再担心是否有抹杀风险了。

    “想不到阁下还是圣人嫡系!失敬!”

    黑白翻了个白眼,“不用弄的这么郑重,我不过是看在大家相识一场又共同战斗过的情分上,不忍看你因为瞻前顾后而最终走向灭亡而已。”

    黑白很理智,他不觉得自己有王霸之气那种东西,轻轻一震就能让对方纳头便拜什么的,完全不符合自己的人设。在他看来,人与人的关系往往都是靠着平时的小恩小惠来维持的,当然,这里讲究的是相互,而不是一味的付出或者索取。

    不过黑白的话却也让罗南察觉出了一个重大问题,“听你的意思,若是我一直按照系统的安排走下去,会死?”

    黑白挑了挑眼眉,笑道:“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

    “死的很惨?”

    “死的那是相当憋屈!”

    “……”

    罗南本来蓝色的脸变得有点深沉,突然之间什么都不想问了,看到黑白那一脸便秘的样子再加上那‘相当憋屈’的评语,让他一点想要知道结果的心思都没有了!

    “你想要什么?”黑白问的更加直接了,在他看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也没有什么前途,人嘛,总是要有个目标的,不然活着干吗?

    “我想,看看真实的世界!”

    黑白挑挑眉头笑了,目前为止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这个简单,只需要等圣人诞生了,你再找一个领悟了法则的玩家帮你在现实中造一具身体就是了!”

    罗南看着黑白的笑容却一点都没有松懈,双手负后属于领袖的气质再次升腾起来,好像在说就算我有求于你也仍旧是骄傲的。

    黑白见了不在意的耸耸肩,他倒是没有打击这份骄傲的意思,只是道:“不过你也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付出是得不到回报的。领悟了法则的玩家不好找,就算找到了人家也不一定愿意带你去见识真实的世界。何况,你既然已经超脱了系统,那么系统对于你的那些福利也就没了,你得先保证自己能够活到争圣之战结束不是?嗯,我看这也不容易吧!”

    “所以呢?找个靠山吗?”罗南做了这么多年克里人的将军什么没见过,一听黑白的话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黑白乐道:“做个墙头草是没有前途的,人生总要搏一番才是。”

    罗南偏头看了看林梅,以他如今的眼力自然已经能够分辨出玩家和NPC的区别,从刚刚那番并没有避讳她的交谈,就可以知道这个女人应该跟自己一样也是个超脱者。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有考价值的个例,黑白背后的争圣者既然能够接受林梅,那么就说明其对于像他这种超脱者的态度并不恶劣。宇宙中这么多的争圣者,在罗南刚刚明白大宇宙OL意义的现在,这不得不说是个还算不错的选择。

    只是上赶着求人和别人主动招揽是有着本质区别的,他罗南的骄傲可不允许他那么轻易做别人的走狗。

    而就在罗南思考的时候黑白给出了台阶,“需要我引荐你与我身后的争圣者见一面吗?”

    罗南皱眉,看了看一脸淡然的黑白突然笑了,“需要我来做什么?”

    “帮我做件事,我就告诉你我家大姐在地球的坐标。”

    黑白此话一出将一切都变成了交易,至于之后福克斯与罗南到底聊成什么样,嗯,那就不归黑白管了。

    如果按照正常逻辑的话,其实以罗南的骄傲怕是看不上那么咸鱼的福克斯,但若是站在保命的角度上,咸鱼大姐倒是个非常好的选择。至少在最后一战之前,没有人能够针对她。

    “要我帮你做什么?”罗南很满意这场交易,偏头看看下面如火如荼的大战,“你想要那盏黄灯?”

    黑白赶忙摇头,“那破烂儿都是我玩剩下的,要了干嘛,还有,情绪法则尤其是负面情绪会影响生物的思维,令你做出很多不理智的事情。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我建议你也不要去打那盏灯的主意。”

    罗南皱眉,彼此都是聪明人,对于黑白猜到他的想法一点都不意外。“那你想要什么?”

    黑白脸上闪过一丝狡邪的笑意,伸手指了指在不远处飘浮的三艘战舰,“将那三艘战舰内的生物都杀干净,应该不难吧?”

    罗南诧异的神色晃过,好笑问道:“你们有仇?”

    这回轮到黑白惊讶了,“听你的意思,这三艘战舰你知道?”

    “那是一个运气不错的玩家。”罗南说着看了看黑白,接着道:“你们刚刚从地球出来也许不知道,在宇宙中,玩家们一旦成为某种稀有种族的血统时就会先天占有优势。”

    “先天优势?”黑白脑海中瞬间想到的是那个名叫赛琳娜的美人鱼,其对于水系魔法有着强大的亲和力。

    罗南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接道:“这些都是我平时暗中收集的资料,毕竟玩家们在谈论的时候不会避讳我们这些NPC。”

    “在宇宙中有很多的种族都处在灭绝的边缘,而玩家们若是成为了这种血统就会继承这个种族的特点或遗产。有些是强大的恢复力,有些是发达的科技知识,可以说这种玩家在诞生之初就占据了优势。”

    说着指了指那三艘战舰,“这三艘战舰的主人叫做泽拉斯,是一个巨人族分支种族血统。”

    “巨人族?还分支?”黑白皱眉,这听起来好像是个了不得的种族,低头瞧瞧自己医术技能中似乎就有对巨人族身体结构的介绍。

    罗南不知道黑白在看什么,只是接着道:“巨人族的体型普遍超过正常人形生物的体型,所以称之为巨人族。但是巨人族在很久以前似乎对于未来产生了什么分歧,所以彻底分裂了出去,有的分支大力研究机械科技,有的开始全力开发生物科技,还有的将自己强化成了能够用肉身纵横宇宙的存在。”

    黑白抬头瞄了一眼那三艘战舰,“那这位的种族擅长的应该是生物科技吧,我看他用了虫族的技术。”

    罗南点头道:“不错,这个叫做泽拉斯的玩家继承了种族对于生物科技的所有研究。而在宇宙中,虫族对于生物科技的运用是独一无二的,自然也是所有擅长生物科技的种族的研究对象。”

    黑白揉着下巴,嘀咕道:“那看来这个家伙的生物科技技术很强啊!”

    罗南笑道:“他这个种族已经人口凋零的剩不了多少啦,相传他们这个种族当初研究出了一种特殊的生物武器,只可惜这种武器最后失控将他们自己给毁灭了。剩余的族人纷纷逃离,但宇宙中的危险可一点不比那种生物武器小,再加上逃跑仓促,大部分人都被其余种族捕捉杀死,少部分幸存了下来。”

    黑白双眼微眯,这个故事听着有点耳熟,“自己研究的生物武器难道没有限制装置吗?”

    罗南摇头,“生物科技与其他科技形式有明显的不同,其多了一种不可预测性。枪炮之类的科技武器如果研究失败了最多也就是一场爆炸,可生物科技的武器若是失控则会不停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若他们这个种族在研究生物科技的同时也兼修机械科技武器的话也没那么简单被灭族了,可他们实在太过专一!”

    “怎么说?”

    “这个种族的武器都是生物武器,他们强化自身让自己变得力大无穷,他们的盔甲是类似于生物的角质层结构,他们的飞船不是用机械加工出来的,而是利用活性组织生长出来的!所以一旦这个生物武器失控,就造成了一种食物链从上往下的压制,整个种族的社会形态几乎被一触即溃。”

    罗南说着又转头看了看那三艘战舰,它们似乎并没有掺合进去下面的混战,反而好似在慢慢靠近这里。微微皱眉却是继续道:“这个玩家有个怪兽狩猎者的外号,是因为他曾经在某一次怪兽入侵时,单独一人将那只怪兽干掉了。自此一战成名,只是并没有人知道他到底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

    黑白恍然的点了点头,饶有兴趣的问道:“看来这实力不弱啊,怎么样?你有没有把握?”

    罗南轻轻提起万能武器锤转身向舱门走去,“将坐标准备好吧。”

    ……

    扎姆陷入了苦战,或者说是扎姆与带来的绿灯侠们陷入了苦战。之前朝着视差怪倾泻无数炮火的玩家们可能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当这些炮火瞄准绿灯侠们的时候就知道到底有多难缠了。

    塞尼斯托中规中矩的具现出一道绿色的墙壁将一票炮弹拦住,自己也好似不敌的翻飞出去,而忙着争夺恐惧黄灯的玩家们根本就懒得搭理他。数不清的飞船嗖嗖嗖的从其身边窜过朝扎姆射去。

    其余的绿灯侠要比他敬业一些,他们聚集在扎姆的身边尽量维持着已经有些黯淡的护罩。

    身为宇宙维和部队的他们还是第一次成为了公敌,这滋味那真是酸爽的可以。

    “要不将黄灯交出去吧,这么下去是保不住它的!”一名绿灯侠小声询问道。

    扎姆眉头紧锁,望着手中的橙灯久久无语,周围几个绿灯侠看着心急如焚,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里面的虫子瞪眼,你倒是拿个主意啊!

    “恐惧黄灯是祸乱之源,不能落在心怀不轨的坏人手中!”

    扎姆的话让周围几个绿灯侠想哭的心都有,谁知道下一秒扎姆一伸手就将黄灯扔了出去……

    绿灯侠们懵逼,说好的祸乱之源不能落在坏人手里呢?你这样疯狂抽自己的脸真的好吗?

    却见扎姆冷哼一声双手负后,像是刚刚那动作不是他干的一样,环视一圈淡定道:“现在那些人不是已经停止攻击我们了嘛!”

    绿灯侠们集体脸皮颤了颤,特么废话!黄灯都扔出去了还打你干吗?

    “哈哈哈哈,黄灯是我的啦!”

    “手下留灯!”

    “放开你的咸猪手,让我来!”

    “此灯与我有缘!”

    “要灯要命?你们挑一个吧!”

    外星玩家乱七八糟的语言已经充斥了整个通讯频道,以上那些都是黑白翻译的,反正这是一场热闹,一场好看的热闹。不过黑白也只是将千年鹰停远些并将目光放在了那三艘战舰上,因为罗南的战舰已经靠近过去了。

    黑白的要求是消灭那三艘战舰,而最简单的方式当然是利用自己战舰的武器直接炮击了。所以那艘仿佛大麻花的巨型战舰就开始朝泽拉斯的三艘战舰攻击了。

    麻花巨型战舰闪烁着光芒的主炮吓了外星玩家们一跳,可当他们看到目标是那三艘战舰的时候纷纷松了口气。之后忙着抢恐惧橙灯的玩家们也有意识的远离那片战场,躲得远了点。

    轰!

    硕大的光柱足有三十多米粗,这种火力依黑白看足以将三艘战舰打个对穿了!

    然而那位要跟黑白争夺灵魂宝石碎片的玩家显然没有那么简单就被杀死,只见三艘战舰飞速靠拢,接着互相撞击融合,竟然在几秒内就组合变形成了一只缠绕着筋皮肉瘤的钢铁怪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