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斩三尸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情感光谱是一种情感法则的外在表现形式,即使在整个宇宙范围之内也算高级的能量,同样也是为数不多能够相对简单被玩家掌握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此时在黑白手中竟然有两个,说起来也足够让很多人羡慕嫉妒恨的薅头发了。只是无论是恐惧黄灯还是愤怒红灯,此时都太过烫手了!

    “你似乎很怕那些宇宙守护者?”林梅伸出纤细的手指在黑白眉心抹了抹,好像要将烦恼抹去一样。

    黑白抿了抿嘴却是将手中两个交相呼应的灯笼随意放在脚边,“你毕竟不了解剧情,这些宇宙守护者最擅长的就是搞事。绿灯军团本身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但凡是出了大问题就肯定与宇宙守护者们有关。他们就像是柯南一样,总要看着有些人死掉才舒心得意。”

    “放心吧,我们在跑出来的时候已经甩掉了所有跟踪的人,再说都让罗南用奇点炸弹断后了,他们追不上的。”林梅笑着安慰,瞥眼看着黄光和红光相互辉映,闪烁之间像是在交流什么一样。

    黑白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不过他并没有在意,恐惧黄灯灯兽视差怪和愤怒红灯灯兽血屠牛严格说来都是活物,作为灯兽有再多的共同语言也不稀奇。反正只要不被两种负面情绪蛊惑那就没什么问题。

    “呵呵,连我自己现在都不知道要去哪,那帮守护者自然更找不到我们了。”

    嗡!嗡!嗡!

    话音未落,愤怒红灯的光芒突然间扩张了开来,并且开始按着某种频率疯狂的闪烁。

    林梅警惕的后退一步,而黑白却是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该死!中计了!罗南,我……”

    “怎么了?”

    黑白没有回答林梅的提问,直接起身开始联系阿宾苏和塞尼斯托,“十万火急,听到请回话!”

    此时在另一片星域中随着绿灯大部队前进的塞尼斯托和阿宾苏有些尴尬,看着不停闪烁着通讯请求的灯戒再瞧瞧周围闲聊的绿灯侠们,两人对视一眼阿宾苏轻咳一声道:“我的伤口还有点疼,塞尼斯托你去后面帮我拿个垫子好了。”

    塞尼斯托点头就想起身,旁边的一个绿灯侠直接绿光一闪,具现化的垫子垫在了阿宾苏身后,小伙儿还奇怪的看着他们,“有啥是灯戒具现不了的?干吗还要去后面拿垫子?”

    阿宾苏嘴角抽了抽,你这么热心就不怕大奔变成自行车吗?深吸了一口气,冷道:“我认床,换了别的垫子不舒服,就要长江七号形状的那个!”

    那小伙儿悻悻的收回了绿光,塞尼斯托忍笑向飞船后仓走去,行动过程中接通通讯,“黑白,你们现在怎么样?怎么突然间要与我们联系?你知道扎姆就在我们不远,虽然不用再怕他通过绿灯监视我们,但我们也不好跟你联系的。”

    黑白的声音显得很急,问道:“你们现在在什么位置?”

    塞尼斯托有些诧异,以他跟黑白短暂的接触了解,若非真的有急事,这家伙不会这么慌。神色也越发郑重,“我们已经到达了78号扇区!”

    另一边黑白打开星图,为了跟绿灯军团和小蓝人们周旋,阿宾苏也曾经将他们对宇宙的划分方法记录在系统之中,对照之后黑白惊道:“该死!你们离我已经很近了!”

    塞尼斯托听到回答显然也怔愣一下,“你们不是跑了吗?为什么……”

    黑白无奈的摇摇头,看看地上的恐惧黄灯,“我们都被骗了!刚刚红灯灯兽血屠牛向我发出警报,在黄灯灯兽视差怪的身上有扎姆种下的精神标记!”

    塞尼斯托闻言大惊紧接着彻底明白了扎姆的阴谋,当时黑白叫破了恐惧黄灯的宝贵,以至于引来了所有人的觊觎。在那种情况下绿灯军团若是跟所有玩家和NPC硬钢正面显然是很吃亏的,所以扎姆便偷偷在视差怪身上种下了精神标记。

    这种精神标记其实很好发现,只要有谁让恐惧黄灯认主,轻易就能够发现视差怪的问题。但问题是这种精神标记中蕴含了绿色意志能量,算是一种法则之力了,想要消除就必须用同级别的法则之力才行。

    但凡是掌握了其它法则之力的高手谁会没事改修恐惧法则呢?既然不让黄灯认主那自然发现不了精神标记。而想要让恐惧黄灯认主的人肯定没有能力消除这种标记!

    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扎姆都会利用对精神标记的感应找到他们抢回恐惧黄灯!

    这便是扎姆当初那么容易将恐惧黄灯抛出来又半点抢夺意思都没有的原因,他根本就不需要着急,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后再出来当黄雀就好。

    塞尼斯托急道:“那怎么办?原来扎姆早就算好了,怪不得我感觉飞船的行进路线有些不对劲。”

    黑白的声音顿了一下再次传来,“你能够想法暂时延缓一下绿灯军团的速度吗?给我争取一些时间,只要一两天就好!”

    塞尼斯托眉头紧锁,想了半晌道:“我可以给你争取一天左右的时间,只是你打算怎么做?”

    “通讯里说不清楚,总之你自己小心,这次的事情若是做成了,估计扎姆就没有办法得到恐惧黄灯了。”

    塞尼斯托点头道:“好,你也注意,如果实在……就放弃黄灯吧!”

    挂断了通讯塞尼斯托有些发愁,绿灯能量就是万金油,很少有绿灯侠们做不到的事情,想要争取时间的方法可真不多。

    想了想塞尼斯托回到了原本的座位,前面那个绿灯侠小伙儿奇道:“唉?那个长江七号的靠垫呢?”

    “变成蝴蝶飞走了……你管得着吗?”塞尼斯托一脸不爽,接着将灯戒对准阿宾苏,悄悄将问题告诉给阿宾苏。

    后者在静静感受了一会儿之后脸色非常难看,再偏头望向扎姆的时候,心中不由得提高警惕,这个家伙心机竟然这么深,尤其是这种方法简单实用还没有办法避免,当真不好对付。

    “咦?前辈,你的伤是不是又重了?怎么脸色不好看!”那绿灯侠小伙儿又道。

    塞尼斯托怒了,这个熊孩子咋这么啰嗦,刚要发作却突然被阿宾苏拦住,然后就见其一阵疯狂的颤抖,像是触电了一样的瘫倒在地。

    这一下子可是吓坏了大家,众人纷纷围拢过来嘘寒问暖,塞尼斯托囧着一张脸后退几步,“大哥啊,你这戏太过,演技忒浮夸了!”

    这一闹自然没法再全速前进了,扎姆回头不屑的哼了一下,也没有说过去看看,只是命令减缓速度。

    塞尼斯托见到这一幕脸上各种懵逼,那些关心则乱的绿灯侠们也就算了,你这幕后boss也这么好骗的?就这演技也能骗过你?垃圾观众!

    ……

    另一边的黑白开始忙碌了,不停翻找着系统星图,眼神越发的焦急。

    “你在找什么,我帮你!”林梅坐在副驾驶位同样打开星图。

    “虚无之地!”

    “那是什么?”林梅随口问着也在星图之中开始了搜索,星图太大,又是经过多人多次修改添加而成,所以杂乱之中并没有什么检索系统,找起来有点麻烦。

    黑白一边操作着一边回道:“在宇宙中有那么一小撮人拥有特殊的爱好,他们会收集各种各样的东西,凡是有价值的东西无论是活的还是死的都会让他们疯狂追逐。而有一名自号收藏家的老不死就居住在虚无之地。”

    林梅听到这里基本就明白了,“你是想要用祸水东引的方式将扎姆引开?”

    黑白点头,“这件事说到底也不过是绿灯军团自己的问题,看在阿宾苏与塞尼斯托的情分上我充其量不让恐惧黄灯和愤怒红灯被扎姆得到,想要我为了他们去打生打死就过分了。”

    林梅秀眉皱了一下,手指不停搜索着星图,又道:“可若是真像你说的那样,扎姆是个争圣者,那未来他总有跟福克斯对上的一天啊!难道我们不该……”

    黑白动作顿了一下,转头郑重道:“从理论上来说,你的想法没有问题,但不要忘了,现在地球坐标隐秘。而宇宙之中可不止是扎姆或者至高智慧这有限的几个争圣者,之前大家谁也没当出头鸟就罢了,如果这种脆弱的平衡因为扎姆得到了恐惧黄灯而打破,那么最先忍不住的就是其它潜伏起来的争圣者。”

    林梅接道:“你是说,他们也会像神奇女侠那样直接开启争圣之战?”

    黑白边找边摇摇头,“还是有区别的,据我所知,神奇女侠之前是第二圣人的嫡系,所以她对于剧情肯定有所了解,因此才能打了海神波塞冬一个措手不及。但宇宙中这帮争圣者对于剧情可没有那么了解。依我看,他们应该会利用玩家或者某些NPC间的冲突来形成对立,这样有了借口后就能够开启争圣之战了。”

    “还能这样?”林梅有些惊讶,这意味着以后要小心了,若是被谁利用了,那敌人很可能以他们为理由来攻击福克斯。

    黑白点头道:“之前阿努比斯为什么干掉了巫师沙赞?不就是因为沙赞那个老巫师蛊惑摩挲尤斯成为黑亚当嘛,这也算是结了仇。只不过摩挲尤斯本身是NPC,想要用他来当借口并没有用玩家那么方便,其中也会涉及一些剧情。”

    林梅闻言脸色微变,看着黑白不是很确定的问道:“那你为什么还介绍罗南跟福克斯认识呢?这不是给了至高智慧未来攻击福克斯的理由吗?”

    黑白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间露出一个有些苦涩的笑容,“福克斯的性格其实跟我挺合拍的,从骨子里来说,我们都是咸鱼!我总说人类怎么样与我无关让艾伦他们去操心吧,但这也就是说说,人类未来如何怎么会与我无关呢?之前一直不管是因为我觉得艾伦他们的策划已经很好了,我根本想不到更加完善的计划。可是……”

    林梅伸手握着黑白的手,有些心疼道:“你是说上一次的闪点悖论?那不能怪你的!”

    黑白苦道:“是啊,我们都被骗了,一切都是神奇女侠的阴谋。也是从那次开始,我突然间明白了一个道理,结果的好坏与事前的规划关系不大,真正起决定作用的还是执行者本身。”

    “执行者是什么风格,最后的结果就会往什么方向上前进!神奇女侠没拿玩家当回事,那么最后牺牲的肯定就是玩家利益!这是一切的根本!”

    “所以你觉得有必要拉着福克斯一起往前闯一闯?”林梅跟着轻叹一声,全球大半玩家集体死一次,这种代价实在太大了,也太令人痛心了。

    黑白点头,“福克斯那就是条大咸鱼,你要不拉着她拽着她,她能窝进沙发里追剧追到天荒地老!”

    说着黑白嘴角颇为恨铁不成钢的撇了撇,接着又道:“神奇女侠已经靠不住了,艾伦他们想要捧余轩上位这没问题,但没有争圣者的支持是万万不行的!而将人类放在心上的争圣者少之又少,我们没有什么选择了。”

    “所以,我们只能选择福克斯了,是吗?”

    黑白摇头,“其实阿努比斯和福克斯都很好说话,只是我无法从他们的态度中看出他们是否重视人类玩家。在我看来,那更像是一种可有可无的感觉。似乎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算少的感觉!但无论怎样,福克斯至少不会刻意的去坑人类玩家,这已经不错了!”

    林梅沉默半晌,“那艾伦他们……会同意吗?毕竟之前艾伦似乎很看不上福克斯的。”

    黑白切了一声不屑笑道:“现在艾伦已经没有了选择。”林梅见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埋头寻找虚无之地的坐标。

    其实林梅不知道,黑白之所以这么肯定,主要还是高雯告诉他有关慈云寺斗剑这件事。

    说到底慈云寺斗剑是东方神话类剧情任务,一帮外国人根本就玩不转也理解不了这个,哪怕艾伦再多智近妖,贸然介入进去也只有送死的份。那为什么艾伦还要那么积极的去帮助李色过任务呢?

    就因为李色是黑白的师兄,而黑白是福克斯的亲信!

    说起来李色是作为反方阵营加入慈云寺斗剑任务的,在这个任务中重要的是对之后有可能发生的一系列剧情的影响,至于真说有什么奖励,那怕是很有限。

    以过去艾伦等人的理智来说,这种投入和产出完全不成比例的任务绝不会去做。

    也正是有了这个认知,黑白基本可以肯定,艾伦这货终于是将筹码压在了福克斯的身上!

    嗯,黑白现在几乎可以想到,面对咸鱼般的福克斯,艾伦估计会发愁的把头发都薅光了。而福克斯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典型的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关系。

    “找到了!我们的运气不错,距离我们并不是太远,只需要进行三次跳跃就差不多了!”林梅的话打断了黑白的腹诽。

    探头过去果然在星图上发现了虚无之地的标识,当下控制操纵杆就要进入空间跳跃。

    “空间跳跃系统无法开启,发现未知能量干扰!”

    千年鹰的系统回馈让两人吓了一大跳,难道是扎姆追上来了?不会这么快吧!

    唰唰唰!愤怒红灯再次开始了疯狂闪烁,望着那特殊的频率,黑白脸色越发阴沉。这是一种特殊的通讯方式,可以理解成是外星版的摩斯电码。因为其也属于外星语言的一种形式,所以靠着满级外星语言精通的霸道效果,黑白愣是明白了血屠牛想要表达的意思。

    说起来血屠牛跟着阿托希塔斯已经很长时间了,见识过的事物自然不是刚刚成为灯兽的视差怪能够比的。

    “红灯说什么?”

    “血屠牛刚刚跟视差怪交流过,来的人确实是扎姆!”

    林梅奇道:“可刚刚塞尼斯托不是……”

    黑白阴沉着一张脸来到瞭望窗前,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来的确实是小蓝人,可却不是扎姆,而且还是两个!

    此刻,两个穿着特制长袍的小蓝人一前一后的包围住了千年鹰,前面那个神色冰冷,双眼之中似乎看不到任何的情绪。一张脸看起来平凡无奇却毫无生气,双手负后间自有一种威严不可靠近。

    后面那个就让人有些吃惊,从面相上看这是一位女性小蓝人,柔和的面部曲线上布满了慈悲与不忍,眼眶中似时时都有泪水萦绕,令黑白心里不自觉的升起了两个字,圣母!

    毫无疑问,这两个小蓝人肯定不是扎姆,但问题的疑点就在这里。通过跟血屠牛的交流,黑白知道视差怪是通过那精神印记做出的判断。也就是说,现在他所面对的两位小蓝人拥有这扎姆的精神特性?

    “交出恐惧黄灯,我留你们全尸!”僵尸脸小蓝人开口喝道,声音好像电子应答,完全没有感情。

    “恐惧黄灯能够在不知不觉间影响你们的身体,对你们有害无益,还是交给我们吧,我可以保证你们安全离开。”圣母小蓝人突然间插口。

    嗯?黑白与林梅对视一眼,这什么情况?咋这两个还有分歧。

    僵尸脸小蓝人抬眼瞄了一下圣母小蓝人便不做反应,那圣母小蓝人再次张口,语气颇有点苦口婆心的意思。

    “我知道这恐惧黄灯是罗南给你们的,你们也不想的,我们守护者绿灯军团致力于保护宇宙的和平,完全有能力确保你们的安全。就算是罗南也威胁不到你们的!”

    黑白摩挲着下巴,理智告诉他,这两个小蓝人如果真跟扎姆是一伙儿的那么肯定不会放过他。但不知为什么,无论是直觉还是法则之力都告诉他,如果将恐惧黄灯交给这个女性小蓝人,那么他们就真的不会有事。

    这种感觉很矛盾,让黑白很不爽,强行呼吸镇定下来,黑白笑问:“敢问两位守护者尊姓大名!”

    僵尸脸:“甘瑟!”

    圣母:“赛德!”

    黑白微微皱眉,他没有想到这两位守护者还是在绿灯系列中颇为有名的夫妻档。在原著漫画中,甘瑟和赛德是一对儿,而且还是他们创立了蓝灯军团!

    蓝色能量代表着希望,军团所属成员无不是品性高洁之辈,无论是漫画中还是在游戏中其实都该是属于正义守序阵营的角色。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拦住他。

    “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好像成为了反派呢?”黑白有些苦涩的转头与林梅对视。

    林梅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是不是反派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黑白嘴角颤了一下,“我当然是正义的伙伴了,这是系统认证过的!”

    “孩子,那恐惧黄灯不适合你,你既然已经感悟了法则又何必如此执着呢?”赛德显然不打算给黑白与林梅打情骂俏的时间,再次说道。

    黑白顿了顿,小心的瞄了一眼甘瑟又对赛德道:“不知守护者们得到恐惧黄灯之后要怎么处置呢?”

    赛德微笑,面上都是老奶奶欢喜孙子似的慈爱,“恐惧黄灯是祸乱根源,我们虽然无法消灭但却可以将其封印在欧阿星的最深处,只要绿灯军团存在一天,恐惧黄灯就不会出来作乱。”

    黑白摩挲着下巴缓缓接道:“阁下知道我感悟了法则,又能够直接追到这里来,想必也是通过视差怪身上的精神印记吧!这么说,两位与扎姆是一伙儿的。”

    赛德再次道:“守护者们致力于保护宇宙和平,我们是一体的,我们的追求是一样的!”

    黑白眯了眯双眼,“请稍等!”接着转身望向红灯问道:“问问视差怪,现在他还觉得外面是扎姆吗?”

    红灯唰唰唰的一阵狂闪,黑白脸色再次阴沉下来。

    如今他都跟赛德和甘瑟聊了这么久,可视差怪仍旧认为外面的人是扎姆,这就很值得玩味了。要么是视差怪疯了,要么是外面的两个小蓝人……就是扎姆!

    黑白想了想穿上源计划皮肤从飞船里出来,站在千年鹰外面面对赛德,“在我的家乡,曾经有一个大反派,他为了能够永远不死硬是生生将自己的灵魂撕成了好几片,有的被封印在动物体内,有的被塞进了日记本,有的被装进了挂坠盒,甚至还有的挤进了未成年人的脑门!有时候我就在想,这么疯狂的事情,不知道在宇宙之中还能不能够找出第二个人做出来呢?”

    黑白的背脊有点发凉,好似有人在对着他的后颈吹凉风,而这凉风他很熟悉,那是凛冽的杀意!此刻,哪怕不回头他也知道,那个甘瑟已经对他起了杀心。

    至于赛德,这个女性圣母小蓝人竟然还是一脸惋惜的样子,这不禁让黑白感觉诡异了起来。

    “像你这么聪明的玩家真是罕见啊,你是怎么发现的?”

    黑白心头一跳,能够交出‘玩家’这词的不是争圣者就是争王者,嗯,反正这两货不像是圣人嫡系来度假的,“你可以理解成是我的种族天赋,我能够跟视差怪对话,而视差怪通过扎姆留在他身上的精神印记很肯定的跟我说,你们……就是扎姆!”

    赛德一脸恍然的点点头,“原来如此,是在这里露了线索,倒也为难你能够想到。”

    黑白淡笑,“那既然大家说开了,不知可否为晚辈解惑呢?老实说,我看到您这一脸慈悲的德性,不爽很久了!”

    “我也不爽很久了!”

    意料之外的,这次接话的变成了甘瑟,却见其冷哼一声像是有些不耐烦。

    只听赛德叹道:“你我一体,又何必说出这种话呢?”接着望向黑白,满眼都是赞赏,“孩子,你很聪明,我不知道你刚刚讲的故事是真的还是编的,但我想说那是傻透了的行为。”

    “愿闻其详!”

    “灵魂对于每一个个体都非常重要,灵魂创伤也是全宇宙最难痊愈的伤势,而一个有着灵魂缺陷的人是没有办法达到顶点的!像你所说,将自己灵魂撕成好几片,那简直就是在自残!”赛德摇头叹气,好像在为那个不知名字的人而惋惜。

    黑白皱眉,“那阁下两人与扎姆是……”

    赛德笑道:“你既然是玩家又猜到了我们的争圣者身份,那便也不需要瞒着你了。能够分析出这么多,你也算得上见多识广,那么可知道一种将情绪与灵魂分离出去形成新个体方法?”

    黑白有点懵逼,感谢你夸我见多识广,但我特么哪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方法?轻咳一声道:“这与之前我所说分裂灵魂有所不同?”

    “当然不同,单纯的灵魂分裂无所凭依,时间一长伤口就会越发难以愈合,伤势对你的影响也会越来越大。而我们的方法却是以情感力量做寄托将灵魂分离出去,这样就会多出两个新的个体,相当于将力量扩大了三倍!”赛德说着颇为自豪。

    黑白眨眨眼,奇道:“怎么原来灵魂分裂的关键是有没有凭依吗?”

    赛德一脸的好为人师,就觉得黑白孺子可教,“灵魂是一种很奇特的物质,能够分离也能够合一,关键是无论灵魂本体还是碎片都不能有所损坏。一旦损坏了就是大问题!而能够成为灵魂碎片凭依的东西并不多,若是寄居在死物身上则没有能量滋养会渐渐枯萎,若是寄居在活物身上又会被活物的精神力量影响慢慢发生改变。”

    “所以……需要情绪?”

    赛德点头,“不错,情绪源于自身不会伤害自己的灵魂碎片,而情感法则又拥有庞大的能量可以保证灵魂碎片不损,只需要用情感力量包裹灵魂碎片再寄宿在某个尸体之上,就可以得到一个与你同心的伙伴了,当然,单一的情绪很薄弱,需要将一堆复杂的情绪混合才行。怎么样,是不是很强的一种方法,你想学吗?我教你啊!”

    嘶!斩三尸啊!

    黑白心中顿时一片敞亮,赛德已经解释的这么明白了,他要是再想不通就显得有点傻了。单一的情绪很薄弱也就是说要将很多情绪混杂在一起才能寄托灵魂碎片,可如果混杂的情绪相互矛盾怕是又要出问题。所以正面情绪混杂在一起,负面情绪混杂在一起,然后剩下的则是绝对的理智。

    相互对应三个小蓝人的话,扎姆长得恶形恶状活脱的大反派,不用说肯定是恶尸。而赛德慈眉善目,言语之间无时无刻都表达着爱才之心,必然是善尸。其实想想也是,若非是所有正面情绪的集合体善尸,也不会跟他聊这么久了!

    至于身后那个僵尸脸甘瑟,定然是最理智的本我。

    所以从最开始黑白面对的都只是一个争圣者,只不过这家伙将自己分成了三个,使得力量翻了三倍!

    黑白深吸了一口气,好吧,这种方法跟洪荒小说中的斩三尸还不太一样,至少还需要利用尸体,但这翻三倍的力量却是实打实的提高。老实说,黑白有点心动。

    赛德很轻易就从黑白脸上看出了震惊与心动,不由笑道:“由于绿灯军团招收的玩家很少,所以至今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心腹,你若是加入我们,未来王者可期啊!”

    黑白演技狂飙一脸犹豫,不是很确定的问道:“这种方法应该也耗费了你们不少时间吧,为什么不用这些时间去发展自己的势力呢?据我所知,你们现在的势力在争圣者中似乎没什么优势吧?”

    赛德似乎对黑白非常满意,像是老朋友般笑道:“你有所不知,争圣者寄生NPC是随机的,不是所有争圣者都那么好运气,寄生的NPC拥有的法则力量是自己原本最擅长的。而在现实中我本身并不擅长使用情感法则力量,所以为了提升实力,就只能另想办法了。再说分出恶念化身以后也可以……”

    “赛德!多余的话不要多说了,小子,现在摆在你面前的选择只有两条。要么放下恐惧黄灯,然后加入我们。要么,我强迫你放下恐惧黄灯,然后挂一次!”

    赛德似乎还有未说完的话但却被身后的甘瑟瞬间喝断,黑白无奈转头瞄了一眼僵尸脸,摊手叹道:“真的很遗憾,我已经有个老大了,而且那位老大长得比你们漂亮、身材比你们火辣、就连个头都比你们高!”

    “你耍我!”甘瑟大喝,虽然已经没有了愤怒,但黑白此刻仍旧能够感受到他那高炙的杀意。

    “唉,你为什么要欺骗我呢?生灵之间的信任呢?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啊!”赛德悲哀慨叹。

    赛德的表现让黑白有点不好意思了,好像自己骗了什么无知少女似的,就在他还想张口为自己辩解一下的时候,宇宙之中传来了一个软软的声音!

    喵!(>^ω^<)喵

    所有人回头望去,一只通体蓝色绒毛的可爱小猫飘浮在宇宙空间里,它穿着红黑相间的紧身套装,胸口是一个圆形中由几笔简单勾勒的图案,而在它的尾巴上则套着一枚……红色灯戒!

    “我¥#%¥%……#¥……%¥”

    嗡!似乎是与小蓝猫相呼应,一片刺眼的红色从千年鹰中浮起,而小蓝猫就像是找到了家一般欢天喜地的直接就从千年鹰的外壳上钻了进去。

    “关于这个,其实我可以解释的!”黑白缓缓转头讪笑。

    “你又给了我一个干掉你的理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