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放弃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有时候想要将一切都保持在最完美的点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也许在这一刻,黑白与林梅的形象在塞尼斯托的心中已经变成了果决坚毅能够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样子了。

    黑白不是没想过这会不会影响之后塞尼斯托对他们的信任,可这却是必要的。毕竟并非所有人都是戏精,不一定所有人都能够准确把握住你想要表达的意思与需要达到的目的。

    更何况他们的对手是一名争圣者!

    在塞尼斯托和阿宾苏的‘通风报信’下,整个绿灯军团已经有意识的向着克里大舰队的方向移动了。不过按照这个移动速度,如果中途想要转换方向的话也是非常轻松的。

    这一点在黑白的意料之中也同时让塞尼斯托和阿宾苏有些着急,能够成为绿灯侠不光需要想象力与意志,其敏锐程度也是不可小觑的。他们很快就察觉了其中的问题!

    “你们在做什么?克里舰队就要突破我们的封锁线了,再不加快速度,等他们都开始空间跳跃,那我们就追不上了!”阿宾苏冷着脸对周围的绿灯侠的喝道,他在绿灯侠中的威望非常高,这脸一撂下来倒是真的吓到了几个人。

    “这个……是守护者们说不需要着急的,似乎他们还有别的布置!”回答他的是一名长着鱼脸的绿灯侠。

    阿宾苏心中一冷,别的布置?与塞尼斯托对视一眼,那种不好的预感同时笼罩了两人,难道这个调虎离山的计划被识破了?

    就在这时,一道幻影从他们的绿灯戒中弹射出来,一名小蓝人的影像浮现在半空,“所有绿灯侠在十分钟内赶到坐标¥#¥%#!”

    两人的心中咯噔一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那个坐标与克里大舰队离开的方向相反,可不就是之前跟黑白他们联络时计划出逃的坐标嘛!

    其余的绿灯侠听到命令都已经开始出发向着坐标疾驰而去,倒是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没有跟上。

    “我们现在怎么办?”塞尼斯托习惯了在危急时候听听阿宾苏的意见,只是这个时候阿宾苏也是一团乱麻。

    他们不笨,其实事情发展到了这里都已经有了觉悟,怕是两人的‘卧底’身份已经被扎姆察觉到了。

    “我们跟上去吧,就算我们的身份被察觉了,但至少能够给黑白他们帮上忙,如果有必要的话……不惜代价帮助他们逃跑!”

    阿宾苏的眼神绝决无比,像极了一个经过无数酷刑却依旧信仰不改为了人民崛起而终身奋斗的***员!

    只是这个眼神吓到了塞尼斯托,他太了解阿宾苏了,阿宾苏不光是他的老师、他的挚友,甚至将妹妹都嫁给了他。可以说,塞尼斯托对于阿宾苏的崇敬甚至超过了自己的父母。

    但是塞尼斯托真的做不到,做不到为了正义将所有的一切都豁出去!

    阿宾苏没有注意到塞尼斯托眼神中的闪躲,他身形一纵便向着坐标点疯狂穿梭而去。塞尼斯托一咬牙也跟了上去,他现在有点矛盾,以至于速度越来越慢,等到到达预定地点的时候,在所有绿灯侠们的面前,那片虚空已经开始扭曲了。

    这是即将有物体通过空间跳跃到达的先兆,此时跳跃点周围已经被绿灯侠们围的水泄不通。很难想象这么多绿灯侠同时出动是怎样一种壮观的场景,就像是在星空之中用绿色的大幕铺了一个摄影棚似的,其中说不得将会上演一出大戏!

    阿宾苏的脸色很难看,这一切已经从行动上表明他们暴露了。转头望向扎姆,果然迎上了他戏谑凶恶的眼光,就像是一只恶劣的汤姆在玩弄杰瑞。而同样的,赛德面上却充满了惋惜,但双手凝聚绿光却在蓄势待发,这行动与表情上的冲突令阿宾苏别扭无比。

    嗡!

    空间跳跃结束,无数绿灯侠用绿光形成了绿色的绳索将那东西死死缠住,然而下一秒,所有的绿灯侠都傻眼了。

    这……只是一架战机,一架没有驾驶员的战机。

    “人呢!”

    扎姆大喝,对着阿宾苏与刚刚到来的塞尼斯托怒目而视。

    阿宾苏耷拉着双眼不理他,呵呵,又不是我特么说会从这里冒出来,你瞪我有个屁用!

    塞尼斯托懵了一下,一瞬间就明白黑白将自己和小蓝人都给耍了,他怕是早就知道自己和阿宾苏被扎姆监视,所以才将计就计。

    这一刻的心情是复杂的,从结果来说是好事,可从过程来看他们毕竟是让同伙给算计了。

    阿宾苏看着扎姆那恼羞成怒的表情自然也明白了一切,但他可没有塞尼斯托这么纠结,甚至还在心里夸黑白做的好呢!

    赛德在旁边拽了一下扎姆,接着开口对所有绿灯侠道:“看来我们的敌人很狡猾,不过大家不用着急,因为我们对于恐惧黄灯是有感知的,我们清晰的感觉到,那盏黄灯还在虚无知地中!”

    众绿灯侠虽然发现扎姆的状态有异却完全没有往多余的地方想,这就是超脱者与受系统监管思想的NPC之间的区别,虽然塞尼斯托与阿宾苏并不是超脱者,但由于跟超脱者林梅和玩家黑白间的互动过多,系统在监管时也会在这方面有所倾向。

    而其它被甘瑟找来的守护者们则一个个老神在在,看起来好像莫测高深,但其实与其它NPC没有什么两样。别看他们的实力要比绿灯侠们强,可在思想上的禁锢就已经注定了他们会被甘瑟摆布。

    “咦?他们移动了!”

    扎姆愤怒的表情僵了一下,接着整个人向虚无知地的方向望去,却见一道光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爆射而出,所过之处无数的陨石被排开甚至破碎。而艘长达百米的飞船就在绿灯军团的注视之下开始加速。

    越来越快,一圈肉眼可见的光晕出现在飞船前端,好像是战机在大气层内突破音障造成的现象一样,但这个画面出现在外层空间中则显得诡异莫名。

    “想走?给我留下来……”

    愤怒的扎姆双手绿色能量爆开,刚要向前推去却又被甘瑟一把按住,喝道:“冷静,收藏家在那里!”

    扎姆闻言怒瞪,却见在那飞船的前端竟然有一圈围栏似的东西,几个人影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对着绿灯军团们指指点点,像是动物园中笼子外的游客。而在这几人中那股强大且不停释放的威压不是收藏家又是谁!

    “嘿!这飞船很有趣啊,行驶在一道光轨上像是列车一样!”

    黑白用脚跺了跺飞船外表,不得不说,收藏家不愧是收藏家,连拥有的飞船也有别于寻常。这飞船的运行方式像列车,可竟然还能让乘客到外面观光,这就很了不起啊!

    收藏家双手负后,得意洋洋的左右瞥了一眼,“在漫长的生命中总要有些追求,难道像是那帮浑身冒绿光的家伙一样,到哪都靠着肉身直飞吗?”

    黑白呵呵,转头很快在外面一票不敢动手的绿灯侠中找到了发呆的塞尼斯托与阿宾苏,接着向收藏家点点头,后者轻轻挥手。

    只见两道刺眼的牵引光束咚咚笼罩了塞尼斯托和阿宾苏!

    两人怔愣一下但却并没有任何的挣扎,已经有意识到被扎姆发现的他们没有什么选择了,如果说之前还有犹豫的话,那么现在黑白已经替他们做出了选择。

    所有绿灯行和守护者们都吃了一惊,如果说之前还弄不明白,那现在的一幕就将所有都串联了起来。

    作为绿灯军团中最有威望的阿宾苏与塞尼斯托竟然会背叛?这是所有人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为什么会是他们呢!

    收藏家飞船的牵引光束可没有其它飞船那么拖拉,在笼罩目标之后几乎三秒内就被吸扯进了飞船,而且整个过程中即使有那些绿色光束干扰也没有产生任何阻碍。

    “蒂万!你过界了!”

    甘瑟冷喝!绿色能量混合着精神能量让整片星域的人耳边都嗡嗡作响。

    绿灯军团中NPC与玩家混杂,对于这隐晦的喝问自然也有着不同的理解。一瞬间,就像是被激活了的强烈电波般向着宇宙中疯狂发散。

    无数的玩家势力、NPC势力此刻都知道了一件事,原本宇宙中最知名的两个中立势力,绿灯军团和收藏家刚上了!

    这两个势力所涉及到的层次可是很高端的,对其有了解的NPC势力会根据自身实力判断能否从其中捞到好处。

    而作为玩家势力颇有一种蜂拥而至的意思,越是牵扯势力的实力越强,就意味着涉及的任务越重要,奖励当然也就越丰富。作为能够死后重生的玩家来说,有什么理由不搏一下呢!

    作为始作俑者的黑白没有想那么多,或者说就是想到了也不在意,因为这个事件接触不到核心的话,就是将整个宇宙的玩家都集中过来也没用。就像当初做怪兽宇宙起源任务似的,系统只需要利用人性的弱点设个陷阱,被坑的玩家就可以用天文数字来计算了。

    收藏家在听到甘瑟的喝问之后更加直接,跟我装逼?你还不够格!

    伸出左手中指,用宇宙通用手势表达自己的诉求,接着拍拍屁股,你们只配闻本神的屁!

    然后,不等甘瑟等小蓝人有任何的表示,整艘飞船就进入了第二次的加速阶段,似乎完全与光柱融为一体,朝着不知名的地方射去。

    骤然消失的飞船让绿灯侠们有一瞬间的无所适从,大家纷纷回头瞄了一眼守护者们,但想想刚刚的挑衅,他们很是明智的别过头去没有再提。

    但这次挑衅不可能当做没发生过,尤其是作为守护者们来说,绿灯军团在整个宇宙那也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怕你是收藏家,也不能如此折辱他们!

    所以……要怎么报复呢?对,守护者们现在想的就是怎么报复。别以为每天喊着正义口号的团体,其所作所为就真的代表着正义。

    正义对于守护者们来说只不过是使用意志能量的一个凭依,但这个凭依并不是专属于谁的,也不是发自某个生灵内心的信仰。它属于一种普世价值观强加给每个生命的定义,说白了,就是不够深刻。

    而作为每个守护者来说,他们就高端了不少,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念,也就是说他们运用意志力量的凭依都不相同。

    当初就像是福克斯说的那样,情绪法则往往容易造成严重的副作用,不一样的情绪就容易让你之后的行为产生不一样的偏向。

    在所有的情绪法则中似乎意志法则最温和且没有副作用,但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因为要使意志能量发挥出强大的实力,必须要让心中的信念如铁似刚。那么换一种说法,就是执着!

    大概地球上所有人都明白,执着与固执的区别只是在于结果的好坏,无私与自私有时候并没有什么分界线。

    因此,当小蓝人们被嘲讽之后,他们爆发出了让绿灯侠们瞠目结舌的执着!

    “所有绿灯侠们,随我追击!”

    扎姆冷着一张脸挥手向前,小蓝人们或气愤或阴冷的紧跟其后。大多数的绿灯侠们虽然也跟了上去,可他们相互之间却在不停打着眼色。

    守护者们太急了,人家是使用明显的高科技飞船,而我们是在用肉身飞行啊!除非人家不在跑了,否则会像遛狗一样牵着他们的脖子走,难道那恐惧黄灯就那么重要吗?

    ……

    “我该说什么呢?谢谢你们在临走时还记得我们吗?”

    塞尼斯托有些苦笑的坐在飞船一角,从此以后绿灯侠是不能当了,随之而来的问题让他有些无所适从。虽然知道这怪不得黑白他们,可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

    黑白不再保持自己熊猫的形象,而是起身变成了人形,这也算是对塞尼斯托和阿宾苏坦诚相待了。

    “有时候,必要的谎言省不得!”

    塞尼斯托轻叹一声闭上眼睛,相比之下阿宾苏倒是比他更加洒脱,十分理解的点点头,接着紧紧顿了一下就伸手将绿灯戒摘了下来,而那绿灯戒在脱离阿宾苏的掌握之后直接射向了宇宙深处。

    黑白见状好笑,“看来守护者们真的是撕破脸了啊,这就直接收回了你们的绿灯戒!”说着瞄了一眼塞尼斯托。

    后者苦笑一声,伸手将绿灯戒摘下,只是他比阿宾苏多了一丝挣扎,而绿灯戒好像也有那么点不舍的转了一圈才离开。

    没有了绿色能量笼罩,塞尼斯托和阿宾苏的衣物变成一种很是宽松有些类似与公园早晨老人家打太极时穿的练功服,两人那种属于强者的气质也直接打了个折扣。

    阿宾苏安慰的拍了拍塞尼斯托肩膀,“绿灯戒本身是不带有灵智的,他之所以好像恋恋不舍不过是因为感应到你身上的犹豫,我很高兴你在最后放弃了这种力量而选择了真正对的事。”

    塞尼斯托没有说什么,表面看起来只是有些无精打采,黑白见状笑了笑倒也不介意,而是拍了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好了,这飞船的速度很快,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大家打起精神来,接下来将是一场硬仗,若是赢了,我们的正义会得到贯彻,我们的力量也会回来!”

    黑白这句话可谓意味深长,也成功吸引了塞尼斯托的注意,“你想要怎么做?”

    黑白胸有成竹的微微一笑,伸手将恐惧黄灯掏出来,“冒险故事中怎么能够没有拍卖会的经典桥段呢?要想让一个人灭亡就势必要让他先疯狂起来,若是敌人谨慎不会疯狂,那我们就创造条件给他装逼,让他疯狂!”

    一边闲来无事靠着栏杆打哈欠的收藏家闻言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想要开个拍卖会?在我那兄弟的竞技场中开拍卖会?”

    黑白耸肩笑道:“你不是说他喜欢凑热闹吗?一场拍卖会的热闹不比竞技场上打一次来的弱吧!”

    收藏家撇撇嘴,“倒也有趣,不过我不想见他,到时候你自己跟他说!”

    “可以,说起来还要再次多谢前辈了。”

    收藏家不在意的挥了挥手,控制着飞船再次加快速度,黑白觉得这种行进方式其实与阿斯嘉德的彩虹桥有些类似了,但显然要更加舒适有逼格一些。

    ……

    轰!黑白要收回之前的话,一点逼格都没有!

    飞船几乎是不知不觉就到达了萨卡星,而显然在到来之前收藏家没有跟那兄弟有什么沟通,甚至连个像样的着陆点都没有。整艘飞船就在光轨道的牵引下直接朝着萨卡星最中心的那个高大建筑上撞了过去。

    嗡!

    山崩海啸般的狂暴精神力铺天盖地的笼罩了过来,飞船那强大的惯性在这股精神力的作用下竟然就那么耿直的停在空中。

    耿直到黑白等人丝毫没有准备,一堆人直接成了滚地葫芦噼里啪啦的砸在一起。

    “我去,这么先进的飞船就没有个刹车系统吗?”

    黑白的抱怨还没有结束,就听收藏家冷哼一声道:“我不想见他,你们自便吧!”说着一挥手将黑白等人从空中抛了下去,而自己则咻的一声驾驶飞船不见了。

    众人啊啊啊的在空中一阵嚎叫,好在天刃七号早就蓄势待发将众人接住。黑白无奈的站起,望着眼前高耸的建筑,却全然没有了刚刚的淡然,“看来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啊!”

    面板上那硕大的箭头,红的像血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