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危机总是如影随形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黑白回到了游戏中,第一件事就是将灵魂宝石碎片融合成一体。这是个很敷衍的过程,不是黑白敷衍,而是系统敷衍。只是花了一百万的积分,商店柜台上的那只傻鸟就挥挥手,然后黑白的灵魂宝石就合在一块了。

    整个过程没有什么电闪雷鸣,甚至连一点点的能量外放都没有,就那么咔吧一声掉落黑白掌心。而黑白的积分在各种挥霍后也仅剩下369万积分了。

    离开积分商店后黑白低头看看面板中的灵魂宝石,这玩意儿的性质与奇幻物品有相似之处,只要花钱保存就不怕掉落。但是又与奇幻物品有着本质的区别,它的系统介绍是这样的。

    灵魂宝石,可凭法则之力激活。无限宝石之一,会受到其它宝石吸引,被无限宝石拥有着击杀会掉落。

    PS:碎片争夺战不是结束,那你猜猜什么时候才是结束?

    和往常一样,黑白瞄了一样PS就自动无视了,这个系统介绍没有说明灵魂宝石有什么特殊的作用,也就是说一切都要自己开发。然而与功能相比,麻烦倒是不少。

    ‘会受其它宝石吸引’说明了什么?说明拥有无限宝石的人会相互感知到,就像是之前隔着老远就会有系统红箭头指路一样。

    然后再接后面那条,宝石拥有者击杀可以让宝石掉落……这特么系统在提倡宝石拥有者们互殴,这特么是在搞事情啊!

    黑白深吸了一口气,冷笑一声,没有期待也就没有失望,就像他之前做的那样,早知道这个灵魂宝石拿到也做不了什么,所以现在颇有点虽系统搞事,老子就是不吃你这一套的意思。

    当然,要说没有好处也未必,至少以后激活宝石能量的时候不用再花积分了。

    撇了撇嘴起身向外望去,也不知道是出于高天尊的恶趣味还是什么特殊的原因,这萨卡星竟然还让高天尊弄出了黑夜。

    黑白低头看看窝在自己怀里的林梅,原本想要伸个懒腰的身体也僵住了。探出爪子拨开她额前发丝,沉睡中的林梅有一种让人安心的力量。黑白望着那种无暇的脸庞竟生出一种埋怨,埋怨高天尊。

    你个二货既然将夜晚白天都弄出来了,干吗不再弄个月亮?这个时候若是再有月光洒在那头如缎的秀发上,黑白觉得自己就可以解锁人狼变身了!

    “好看吗?”

    “好看……”

    就在黑白考虑人狼问题的时候,林梅用好像看穿了一切的双眼扑灵扑灵的朝他放电。眼神中的小得意让黑白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尴尬!有种变身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话说自己不是一向都占据主动的吗?被这么撩不是咱性格啊!

    轻咳一声伸出爪子就要将林梅抱起,势要让其尝尝什么叫做夫刚。

    “您终于醒了,玩家难道都像你这么……怎么说的来着?咸鱼吗?”罗南的声音突然间自背后传来,只见房门大开,罗南丝毫没有发觉自己有点刺眼的走过来,“刚刚高天尊通知我们,一个小时之后就要开始拍卖会了,据他估计,最快的争圣者会在半小时后陆续赶到。你就不趁着这时候去布置一下?”

    黑白无奈只得起身,“是该布置一下,稍后会议室集合。”说着背影落寞的爬了出去。

    罗南诧异的目送其离开,问林梅,“他怎么了?受什么打击了?”

    林梅有些小情绪的白了这货一眼,接着顿了顿问道:“你……在克里星的时候,有老婆孩子吗?”

    罗南眨眨眼奇怪的问道:“我身为克里族的最强战士,自然有很多的女人,怎么了?”

    林梅一脸无法沟通的摇摇头,“那些女人叫做漂亮好看的肉团子,不叫老婆孩子!”

    罗南别扭的望向她,“有什么区别?”

    林梅呵呵又问:“那有人若是用一百个好看的女人换你的锤子,你换吗?”

    “不换!”

    林梅耸耸肩不再搭理这货,傲娇的哼了一声向外走去,只留下罗南在那考虑女人和锤子的关系。

    ……

    “我们的时间有限,所以这次会议的主题就是如何在保护自己的同时将敌人坑死!”黑白拍桌,同时定下了会议的基调。

    这种郑重的方式很显然非常符合阿宾苏的性格,其一脸严肃的点点头,“我觉得可以将这两件事的优先级对调一下,视差怪与扎姆等守护者们的凶残你们之前都看到了,必要时候我觉得可以牺牲一下!”

    黑白没表示,林梅和罗南也当做没听到,倒是他旁边的塞尼斯托下意识的翻了个白眼,这个动作让黑白心里微微诧异了一点。

    对于塞尼斯托这个家伙,黑白一向的印象都是谋而后动,毕竟之前他能够在赛德和甘瑟眼皮子底下将红灯带出来,喜怒不形于色绝对是他的基本素质,如今却这么外放?

    其实黑白很明白,一个平时深沉的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变得外向张扬。那就是在拥有了足够底气的时候!

    当然,这也可以理解成乍富之后的炫耀。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情况,第一次成绩获得班级第一的时候,将所有人眼中女神追到手的时候,与全世界为敌并最后成功的时候!

    人与人的区别只是在于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懂不懂得收敛。

    黑白不动声色望向阿宾苏,纠正道:“牺牲什么的先不要想了,如果我们从收藏家那得到的情报没错,他们想要抢夺恐惧黄灯和愤怒红灯的目的相同,也就是说,无论最后两盏灯落在谁都手里都不是好事。但以我们的实力来说,根本无法阻止这种事的发生,也就是说,最后总会有一个人胜利。所以,为此做出任何的牺牲都是不值得的!”

    阿宾苏闻言沉默下来,有些颓然的重新靠在沙发上。

    黑白接着又道:“所以我们的目的从来就不是阻止他们得到这两盏灯,而是要阻止至高智慧和守护者们得到这两盏灯!”

    这就有些消极了,整个计划的结果也不过是让宝物从两个坏人手中传递到其它坏人的手里,这个结局若是放在电视剧电影里必然会被人骂到吐血。

    可现实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就像是竞选投票一样,没有人能够肯定将国家交给哪个人手里会更好,一切都是在赌。要么你自己有本事参加竞选,否则就只能按照规则投出自己的选票,然后让时间见证自己的远见或愚蠢。

    黑白看了看沉默的众人,又道:“现在我的诱饵已经洒出去了,接下来的战斗我们能够起到的影响很小,所以第一件事还是要保存自身。”

    罗南问道:“你有什么计划?”

    “我们与高天尊的关系和收藏家不同,一旦最后的胜利者出现了,那这场热闹也就完事了,而高天尊也就不会再庇护我们了。而在四名争圣者之中,有两个是必杀我们的,一个也被我得罪过,所以这个比例就有点高了。保险起见,我建议离开!”

    “离开?”阿宾苏怔了一下,继而苦笑,他明白黑白的意思,没有了绿灯戒的自己连跟他们并肩作战的资格都没有,只会拖累。

    黑白耸了耸肩,“考虑到他们四方势力的强大,除了我和罗南之外,其他人都要离开!”

    林梅的娇躯一颤,脸色一瞬间有些苍白,但并未矫情的哭闹,而是静静的向黑白靠了靠。爱的越深越是会为对方考虑,电视剧里那种明知道会成为对方拖累却还要抢着跟对方‘同坑共死’的事在现实中并不多。毕竟纵观人类战争史,士兵上战场带着恋人老婆的少之又少。

    嗯,互捡肥皂的不算。

    “唉,可惜,不能跟你们并肩作战了。”阿宾苏缓缓站起,伸出手一副与同志最后一次告别的既视感。

    黑白眼皮翻了翻,却是从身后将正义先锋放在了他的手里。阿宾苏一愣,“这是……”

    嗡!吟!

    白光,刺眼却又让人感觉无比温柔的白光。从正义先锋上猛然绽放了出来,充斥了整个会议厅,蔓延至大半个竞技场,远远望去就像是在竞技场上升起了一颗小太阳,让人感到无比温暖。

    “这是什么?我感觉,很温暖,很……强!”阿宾苏的眼神渐渐变得坚定起来,有点老子是扫地僧谁都别想进藏经阁的感觉。

    “是错觉,一定是错觉!”黑白脸皮乱颤,这可是老子的专属装备,当初拿到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夸张,凭什么你个红脸外星人就弄出这么大阵仗?

    阿宾苏诧异的看着他,黑白笑道:“恭喜你再次投入正义的怀抱,嗯,我想说这是一个考验,你获得了它的认可。”

    身边塞尼斯托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与其他人不同,就在白光扩散的时候他并没有感觉到那种温暖,当然也没有刺痛或者其它的感觉,可就是这明显的差距也让他的脸色阴沉了不少。

    黑白没有管塞尼斯托,只是接着笑道:“一会儿我会让林梅驾驶天刃七号送你去地球,你要去见一个人,相信我,当你见到她后,你会对正义有更深的理解。同时,也请你帮帮我的星球,现在它遇到了麻烦,需要一个真正的正义伙伴!”

    阿宾苏又不傻自然能够明白黑白的意思,文艺点说就是正义选择了他,而解决地球的麻烦就是正义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

    功利点说就是一个交易,我这忙着呢走不开,你帮我解决掉地球的问题,我指点你去见能够让你重新获得力量的人。

    这很公平,不付出代价就获得的力量反而让人心里不安。当然,对于阿宾苏来说,这种温暖的感觉也让他心中欢喜,有种在狂风暴雨中望见灯塔的感觉。

    “我将天刃七号留下来帮你吧!”林梅才不管什么正义呢。

    黑白摇摇头,拉手林梅笑道:“我如果挂掉了就直接在地球见面好了,可如果你死了,我该到哪个星球找你?何况,现在地球陷入了善恶对抗的大任务中,从有限的情报来看,怕是会有不少恶魔出来作乱。天刃七号作为天使文明的科技结晶,能够起到的作用定然非比寻常。”

    说着黑白再次转头望向阿宾苏,“有件事希望你帮我,保护好她,这是一个朋友的请求!”

    阿宾苏神色肃然,相对于之前类似于交易要求,这出于友情的请求显得更加珍贵。也使得阿宾苏整个人都变得气势凛然。

    罗南在一边看着没有发表意见,虽然他不太赞成黑白的做法,毕竟从他的眼光看来,林梅的实力要远比阿宾苏强,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

    不过罗南毕竟超脱的时间还少,对争圣者也没有更多的了解,他不知道,只要跟争圣者扯上关系,那实力就不能用单纯的衡量眼光去看了。

    就比如之前的赛琳娜,美人鱼血统配合上海神波塞冬给的权杖,那是几乎压着林梅打的存在。可是若没有了那根权杖,是个赛琳娜也不够林梅捶的。

    同样,阿宾苏之前能够成为绿灯侠中最出名的存在,他的意志是不需要怀疑的。恰巧他所坚定的就是正义,而对正义的执着正是使用正义先锋的关键。所以说,正义先锋就是阿宾苏的海神权杖!

    当然,这一切还要福克斯点头才行,不过从刚刚那片白光来看,估计福克斯已经同意了,但这个觐见争圣者的流程还是要的。

    黑白想着再次望向塞尼斯托,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塞尼斯托的问题有点严重,他没有了绿灯戒,实力降低的很厉害。而无论是萨卡星还是地球此时都很危险,相比起来还不如让他就地隐藏起来会更加安全!”

    这个提议真是深得塞尼斯托之心,喜悦差一点就隐藏不住了,轻咳一声道:“我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会给你们造成麻烦,我会就近隐藏在平民之中,我身上没有可供敌人追踪的手段,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会被抓到。”

    众人自然也明白灯下黑的理论,闻言倒也放心,黑白点点头接道:“你可以尽量使用自己的手段隐藏,而且也不要告诉我们地点,以免我们被抓住后泄露你的行踪,毕竟这宇宙之中搜查记忆的手段有很多。”

    塞尼斯托点点头,这简直不能让他更满意了,甚至于都有点感激黑白的意思。

    黑白双手负后,挺胸抬头,“以上就是会议的全部内容,各位,行动吧!哦对了,将幸运星留下。”

    喵(=`ェ′=;)ゞ

    罗南没管被黑白抓住乱挠的猫,只是呵呵,“你真没有当领袖的潜质,至少这个战前动员就很……用你的话说很low!‘行动吧’是什么鬼?好歹有个响亮的口号!”

    “你懂什么,我这是实用派,我认识一个在大半夜穿奇装异服的哥们就这么干。当然,那种响亮的口号我也能来,护灯联盟,集结!”

    罗南强忍着抽他个大嘴巴的冲动,咬牙道:“护灯联盟是什么鬼?”

    黑白耸了耸肩,“你不喜欢我再换一个,呃,撸猫联盟?”

    罗南生无可恋的别过头去,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一个看起来很像容嬷嬷的护卫进入会议室,“高天尊让我来拿黄灯与红灯。”

    众人对视一眼将两盏灯交给对方,这位容嬷嬷手持一个针型的大号长矛在地上一顿,一堆护卫进屋小心翼翼的接过两盏灯。

    那容嬷嬷很是高傲的瞄了一眼众人,“高天尊提醒诸位,我们只保证竞技场中的安全!”转身离开。

    罗南冷哼道:“看来你交易破坏决斗的方式让他很不开心!”

    黑白撇嘴,“我管他开不开心,不给我面子就是不给我背后争圣者面子,就是不给我师傅面子,等哪天我回去了,非要搬弄一下是非不可!”

    这话是气话,黑白还没有闲到为了坑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去找家长,但若是话赶话的碰上了,那完全不介意多说几句。

    不过这话黑白自己没在意,可罗南等人在意了,“你还有一个师傅?也是争圣者?”

    “不是,这很复杂,涉及到机密,不可说不可说!”黑白神神秘秘的样子反倒让大家心中提了起来,那眼神仿佛重新认识了他似的,原来你这非酋也是个有背景的啊!

    ……

    地球,谢娃开门将买来的蔬菜送进厨房,再出来时发现福克斯竟然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你不看剧了?”

    福克斯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的回道:“总是一个姿势躺着感觉有点腰有点硬。”

    谢娃叹了口气,“你该不会是躺出腰间盘突出了吧!”

    福克斯完全不在意谢娃的挖苦,耷拉着眼皮接道:“不是腰间盘,是你那黑叔叔太过凸出了,尤其是在惹麻烦这方面。”

    谢娃一顿,眨了眨可爱的大眼睛,有些小情绪的哼唧道:“他都好久没有来看人家了!”

    福克斯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安慰道:“男人嘛,一旦有了女人就会变得有点讨人嫌。”

    “可他之前也有女人啊,我还看过高雯演的电影呢!”

    “嗯,那是因为女人的数量不够多。”

    “……”

    谢娃双眼有点转圈圈,觉得自己就是再研究两年男女关系问题也找不到反驳的话,于是叹气道:“那他这一次又惹了什么麻烦?”

    福克斯气鼓鼓的往沙发上重新一躺,“他找来了一个正义感爆棚的家伙来见我!”

    谢娃眨眨眼睛,“这也算麻烦?这是在给你找帮手啊!正义感爆棚的家伙不正契合你一直以来的人设吗?”说着音调都提高了一点。

    “无路赛!无路赛!”福克斯双腿朝天不停虚蹬,“我就是讨厌这种正义感爆棚的家伙,无趣极了!”

    谢娃眼皮一阵狂跳,咬牙切齿的哼道:“我会警告明蒂的,她要是再给你看那什么岛国的动漫,我就将她的子弹火药都换成芥末!”

    福克斯一秒化身御姐,起身翘起二郎腿做了个本能经典动作,“谢娃去开门,有客人。”

    谢娃愣了一下回身开门,果然发现外面站着两个人,不,是一人一狗,不,是……算了,是阿努比斯和巴里艾伦。

    “好久不见巴里,最近还好吗?”谢娃朝着阿努比斯微微鞠躬,然后笑着跟巴里艾伦打招呼。

    巴里自从跟了阿努比斯之后连装束也换了,如今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看起来很是严肃郑重,胸口一道银色的闪电标志更是刺眼。

    “嗨谢娃,好久不见,你是准备做饭吗?太好了,我正巧饿了!”

    好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一说话之前的气势就都破功了。不过谢娃早就已经见惯不怪了,直接领着巴里艾伦就往厨房走去,嘴里还一副老父亲的口吻教道:“你现在是萨维塔了,可不能再这么吊儿郎当的,要起范!懂?”

    “哦!”

    阿努比斯自来熟的在福克斯旁边坐下,完全无视巴里艾伦和谢娃的对话,而是望着福克斯道:“瞧瞧你家黑白干的那些糟事!都飞出太阳系了还特么给家里惹麻烦。”

    福克斯优雅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有事说事,我还得追剧呢!可没工夫闲扯。”

    阿努比斯狗嘴一咧翻了个白眼,直接说道:“还是上次神奇女侠惹的麻烦。”

    “怎么了?有麻烦你去找她啊~!”

    阿努比斯叹了口气,“她不认账啊,上一次那个海神波塞冬和宙斯也不知道怎么知道我们其实在现实中有关联,就打算联手先把我做掉,结果他们自己搞砸了。”

    福克斯点头,“然后呢?”

    “我也以为就这个样子了,本来还着哪天找回场子,结果我现在发现,那次失败的谋划让一个大boss的封印出现了漏洞。而这个封印竟然已经延续到了现在!”

    福克斯顿了一顿,恍然道:“你的意思是,这个所谓的大boss是如今玩家等级没法应付的,对吗?”

    阿努比斯点点头,“是领悟了深层法则的S级强者,以现在的玩家实力来说没法解决。本来在系统的约束下,就算封印出现漏洞也不至于真的逃出来,谁知道黑白竟然开启了善恶对决大型任务,这就导致系统停止了对他的约束,谁也说不准这货什么时候就蹦了出来,到时候地球就玩完了!”

    福克斯秀眉微皱,“这有点难办啊,这boss不是争圣者也不是争王者,我们不能主动插手的。”

    “倒也不用做太多的事,我之前去看了一下,这个boss磨封印的进度并不快,保守估计还有一年才能出来,但我就怕有玩家接了乱七八糟的任务往里送死。正好你与那些玩家的关系比我要好,只需要让艾伦他们派人手看着封印外围就好,别去触碰也别让人触碰就好!”阿努比斯说着剔了剔牙,好像之前吃了什么塞牙的东西。

    福克斯掀起的挪远点,“噫,你吃了什么东西,一股子黑暗的腐臭味!”

    阿努比斯怔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耸了耸肩,“一个恶魔瞬移过来想要抓走萨维塔,正好我在旁边还距离我如此之近,所以我就下意识的咬了一口,嗯,可能是带着狗头套时间长了有点影响!我听说哈士奇这种动物挺魔性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