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有计划,不,有八卦!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守时真的是个好习惯,尤其是已经获得成就的人,良好的自律是通向成功的必要条件。所以等黑白他们都准备好的时候,争圣者也准时到达了。

    砰砰砰!

    最先到来的角色有些出乎黑白的意料,他原以为先到的会是守护者们,但抬头看就会发现这金色耀眼的战舰风格与守护者从头绿到脚的配色有巨大差异。

    索维林人!

    这是一票很高傲的家伙,种族设定与氪星人有相似之处,都是利用基因技术给自己进行调整。但氪星人相对来说要更加务实,他们知道世上没有真正的完美,所以要更加侧重专业性,有负责战斗的、有负责科研的、还有负责做饭的等等。

    而索维林人则非常的贪心,除了保证领导层的独特性之外,每一个索维林人都会尽量将自己的基因修改到‘完美’。这就导致了索维林人的身体素质普遍接近,男性英俊高大,女性窈窕美艳。也正是因为这种对完美的苛求,让他们慢慢变得傲慢。

    此时萨卡星上的外星人们只要抬头就能够看到天上那数十艘巨大的战舰,然而对于围观过至高智慧大战联军舰队的黑白等人来说,这数十艘的数量当真不算什么,连罗南的克里大舰队都比这数量多。只能说一场大战确实让索维林人损失惨重,而在生产力上似乎索维林人要比至高智慧差了不少。也很难在短时间造出数量众多的舰队。

    “哼,索维林人的大祭司阿耶莎竟然亲自过来了,这些争圣者为了无上级神通真是连系统的设定都不管了。”

    罗南的话让黑白好奇的回头,只听其解释道:“索维林人非常惜命,所以战斗时都会使用无人技术来控制战舰。你抬头看,在索维林舰队最中间拱卫的那艘战舰,那就是大祭司阿耶莎的旗舰,历史记载中其出动的次数用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黑白回头瞧了瞧那索维林人旗舰,金光闪闪的样子很符合索维林人的风格,整体外形像是两个巨大的三角形和圆形套在一起,很像是星灵族的妈妈船。

    “这艘战舰很强吗?”

    “强个屁!”罗南不屑的撇撇嘴,“它的攻击能力毫无特色,但防御力却强的让人咋舌,据传就是奇点炸弹正面轰中它也无法对其造成伤害。”

    “这么怂的吗?”黑白哭笑不得。

    “这是索维林人的战斗方式,这只索维林人的舰队所有成员其实都在这艘旗舰上,而其余战舰则是以遥控的方式运行。你可以将其看成是一个移动的指挥部!”

    黑白了然的点点头,却见头上原本铺开的索维林人舰队竟然缓缓朝着一个方向飘了过去,然后收紧排列挤在一片空间中。

    三分钟后,挪出来的空间中再次响起砰砰砰的巨响,一艘艘颜色暗淡的战舰就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瓦肯人?”黑白皱眉望向罗南,这些外星人的事还是罗南知道的更加清楚。

    罗南点头道:“瓦肯人的生产力要比索维林人还差,现在你看到的这种战舰都是老式战舰,估计是战争打光了,所以才将它们重新拉了出来。”

    黑白了然的点头,这一次的战舰确实与之前有所不同,暗褐色的风格显得有点脏、有点旧,仿佛长梭和圆环结合的结构看起来也没有之前在联军舰队见到的那么惊艳。而且说它是舰队都有点不好意思,统共加一块不到十艘的数量,更像是逃难的难民队伍。

    就在这时,两艘小型登陆船从各自旗舰中发射出来,直奔竞技场内部而来,估计是去见高天尊的。

    “我们去看看热闹吧,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估计在开片之前怎么的都要放句狠话不是!”黑白突然间来了兴致,拉着翻白眼的罗南就往外跑。

    与此同时,竞技场冠军房内。

    波罗斯端着一杯红色的液体享受的将独眼眯起,瞳孔微动看着不远处的塞尼斯托,“我喜欢这种饮料,腥腥甜甜的好像是血液的味道,可以激发起我潜在的暴力倾向!”

    塞尼斯托:“……”这个煞笔跟我这装什么逼啊?想靠这种作为让我恐惧?想多了吧,咱怎么说也是当初绿灯军团的精英啊!

    “我的计划你考虑的如何了?”塞尼斯托没想继续迁就这货玩什么装逼的游戏。

    波罗斯有些不爽,NPC果然都不好惹,想装个逼都不配合,叹道:“我有些不明白,你为何不直接带着恐惧黄灯离开?”

    塞尼斯托无奈的摇头,“守护者中那位扎姆在视差怪身上留下了一缕残念,无论黄灯到了哪里都会被他找到。所以在解决扎姆之前,恐惧黄灯是没法隐藏的。”

    波罗斯了然的点点头,接着奇道:“按照你的说法,这些强者来到这里的目的都是为了那个……无上级神通?”

    塞尼斯托顿了一下回道:“不错,罗南他们确实是这么说的,但具体的制作方法我并不知道。不过我却知道为了这无上级神通,各方势力必有一战!”

    外星玩家在游戏一开始于情报方面要远远超过人类玩家,至少他们知道争圣者这种特殊的存在,而对于四个争圣者都要争夺的东西,波罗斯如果说不感兴趣是不现实的。

    放在以前波罗斯也许只是会趁机找个势力投靠,毕竟作为独行玩家中的佼佼者,所走每一步都要谨慎小心,而控制自己的野心就更是必修课。

    只是现在波罗斯的野心苏醒了,他想要再进一步!

    就像黑白说的那样,当一个人的底气充足时就会高看自己的地位,觉得自己有能力也很重要了。就会激发野心!

    波罗斯就是这种,此时他已经得到了坚持三年多才终于得到的最终奖励,一个让他满意无比的奖励。

    “在四大势力中虎口夺食可不容易,何况事成之后我有什么好处?”

    塞尼斯托笑道:“虽然不知道那无上级神通究竟该怎么炼制,可具体材料我还是知道的。那就是一种能够抗住负面法则压力的核心,以及越多越强大负面法则。但也正是因为确定了这一点,我可以肯定,这个无上级神通没有办法成功炼成!”

    波罗斯一愣,“为什么?”

    塞尼斯托回头看了看天上的两支舰队,接道:“因为这两个关键性原料都出了问题!”

    波罗斯皱眉,“恐惧黄灯和愤怒红灯据我所知现在都在高天尊手上,高天尊虽然喜怒无常,但是信誉还是很好的,如果他拍卖的东西有问题,那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塞尼斯托摇头,“不是质量问题,而是这两种材料都已经有主了。那四方势力并不知道,愤怒红灯在来到萨卡星之前就已经有了主人,而作为红灯主人是可以控制红灯灯兽的,如今罗南和黑白他们已经藏了起来,只要在关键时刻沟通血屠牛捣乱,这个无上级神通就别想炼成!”

    波罗斯心中吓了一跳,怎么地球人玩家都这么猛的吗?这可是直接得罪了争圣者啊,而且还是四个,都不怕死的吗?

    然后只听塞尼斯托又道:“另外,他们都不知道,我现在也是恐惧黄灯的主人了,我也可以在关键时刻让视差怪捣乱。有这两种双保险在,可以说无上级神通休想被炼制出来!”

    对于塞尼斯托的话波罗斯并没有再惊讶,毕竟在他心里,玩家得罪争圣者和NPC得罪争圣者可是两个概念。想着用手指摸了摸下巴,“然后呢,我看不到你所说的好处!”

    塞尼斯托笑道:“我虽然不知道炼制方法,但是我可以通过视差怪监视整个炼制过程,因为有血屠牛和视差怪的捣乱,无上级神通肯定练不成。可在炼制到融合负面法则之前的步骤却可以顺利进行,也就是说,之前的那些步骤都是现成的,会有一个半成品出现。只要我们能够得到那半成品,我再得到黄灯,那么我就可以帮你将无上级神通完成!”

    波罗斯眼中精光闪过,心中不停权衡着无上级神通和得罪争圣者的得失,塞尼斯托也不着急就是在一旁等着。

    半晌过后波罗斯终于下定了决心,“不错,你得黄灯,我得神通,倒也合理!”

    塞尼斯托闻言大喜,面上却也仅仅是浅笑,“你得担心我明白,不过你放心,各大势力分出胜负之前,我们是不能插手和暴露的。而且,必须要确定扎姆等守护者都挂掉之后才能出手!”

    波罗斯赞同点点头,“这世上唯一能够追踪黄灯的就是守护者们,如果他们不死,我们无论是偷还是抢都不可能拿稳神通。”

    “正是因为如此,不过好在我们并不孤单。黑白他们也可以通过感知红灯来确定位置,所以我们大可以做最后的得利者。”

    波罗斯饶有兴趣的笑了笑,抬头向天空望去,深吸了一口气却是有些疑惑,“按照你的说法,守护者应该最先到才是,怎么现在都不见?”

    ……

    “难道那些小蓝人们开窍了?现在都不出现,是打算也跟至高智慧似的隐藏起来做黄雀?就不怕黄雀太多引来了猎人吗?”黑白揉了揉脸颊无趣的窝在椅子里。

    高天尊还算是给面子的,在跟阿耶莎和斯波克谈判的时候竟然还在旁边的房间给罗南和黑白准备了个旁听间。

    当然这个旁听间并没有什么隔绝气息的设备,所以几乎在黑白和罗南一进屋的时候就发现阿耶莎与斯波克两个家伙有朝他们这边转头的动作。

    “也许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吧,那些小蓝人们好像是靠着肉身在宇宙中飞行的,就算有绿色能量辅助应该也没有正经的飞船快。”罗南耸了耸肩。

    黑白挑了挑眉毛,在提到小蓝人的时候他敏锐的发现对面几人眼神都瞟了他们一下。

    黑白无奈站起来到观察窗前,这个旁听间有点像是美剧审讯室的隔壁,一边小弟逼供,另一边大佬们看热闹的地方。虽然窗户都是单向的可对于争圣者们来说,两人的任何交谈都能够被他们听到,也不知道是谁在观察谁。

    不过黑白也不怂,冷哼道:“反正黄灯和红灯我是都交出去了,有本事他们就自己找个偏僻的地方去炼制无上级神通,没有办法就老实的在这里打好了。”

    罗南瞥了一眼黑白的背影,他当然都知道这是说给对面听的,笑道:“你倒是光棍的很!”

    黑白颇有点光脚不怕穿鞋的流氓气质,叉腰大笑,“我一个玩家还在乎死亡吗?有本事去现实之中找我啊,就喜欢看他们恨我牙痒痒还杀不死我的样子!”

    呵呵!

    黑白这光棍的样子首先引来了阿耶莎的轻笑,这还是黑白等人第一次见到这位索维林人的争圣者,不得不说,除了金灿灿的肤色有些不适应外,无论从任何角度说,她都是一个极为符合人类审美的倾城佳人。

    不过就像是越鲜艳的蘑菇越有毒,这位大美女可一点都不软萌,长长的大波浪从脸颊一边垂下至胸口,露出的三分之二脸部面积看起来光鲜又神秘。她身上是一套同样金光闪闪的裙甲,只是这裙甲露出光滑双肩好似晚礼服的设计怎么看都不像是用来战斗的。

    与阿耶莎形成强烈对比的就是斯波克了,这位斯波克可与黑白遇到的那位年轻版不同,其身上隐隐的能量波动好似呼吸一般不停的律动着。面相上隐隐能够找到年轻版的影子,松垮的表皮包在骨头上,再加上那一身简陋甚至有点邋遢的灰色长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伏地魔又特么复活了!

    按理说,黑白之前干掉了斯波克的一个年轻版分身,这位应该跟他有仇才是,可如今一看却不是那么回事。

    斯波克听到黑白挑衅之后也不过是饶有兴趣的瞄了这边一眼,眼神中除了不屑根本看不到任何的杀意,就像是……人类看到有一只蚂蚁在靴子旁边爬行。

    高天尊一直在微笑,从旁边容嬷嬷护卫的手中接过饮料,“拍卖会还没有开始呢,两位未免有些太急了。”

    “阁下似乎胸有成竹,这个热闹可不好瞧啊!”斯波克的声音听不出什么苍老的感觉,倒是火气十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浩克呢!

    “对前辈说话要保持礼貌,拍卖会的事先不说,至少前辈也是将地方借给我们炼制无上级神通了不是!”阿耶莎将双手交叠在膝盖上,看起来端庄高雅,言语之间随时站在高天尊一边,可那眼神却将‘不屑’表达的酣畅淋漓。

    黑白在另一边看到这幕突然间有些讪笑,自己似乎误会了什么。回想一下收藏家和高天尊,再回想一下争圣者们与他们的接触,突然间明白了一件事!

    在他眼中底蕴深厚的收藏家和高天尊,似乎在争圣者们的眼中意义不是太一样。

    他这里还在想着,另一边高天尊已经开口了,“只要有热闹瞧,我是不在意你们对我什么态度的。”说着还调皮的拿起两个灯笼晃了晃,原本青色的脸皮被两种光照耀的不停换色,一会儿黄一会儿红,他还玩的劲劲的,几乎是在用动作诠释,皮一下我很开心!

    斯波克冷笑,“那你最好祈祷我之后不会成圣,否则非碾碎了你的竞技场,让你的角斗士都去乞讨!”

    高天尊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你?还想成圣?旁边墙上就有镜子,你去照照,就你这皮包骨的丑货还想成圣?你可知道光是颜值一项就不过关!”

    斯波克的眼神越发森冷,他不在意别人嘲笑他的成圣梦想,但用颜值来否定他的还是头一个。

    一边的阿耶莎突然间转头,隔着观察窗望向黑白两人,“你是玩家不知道其中的厉害,所以我们不怪你!但一个连争圣都不敢的懦夫并没有庇护你们的能力。我看你是地球人玩家吧,这次争圣之战地球人注定不会成为最终的胜利者,你们要好好为自己考虑一下!”

    难得的,阿耶莎说完高天尊竟然没有反驳什么,嗯,估计是因为阿耶莎的颜值太高,所以无法反驳。但黑白却从这句话中听到了一个有些毛骨悚然的信息。

    ‘这次争圣之战地球人注定不会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这是什么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们要针对地球人?地球人吃你们家大米了?

    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了,黑白有点懵。他知道最终的胜利者应该是指的圣人之位,虽然地球玩家们也从来没有想过争圣,最多就是在争王上想想办法。可这话从阿耶莎嘴里说出来却不是那么回事。

    阿耶莎所表达的,应该是就算地球人有了能够争圣的高手,那最后也不会成圣!

    凭什么啊?

    黑白不是那种热血上头就敢穿着铁皮闯十二宫的货色,更何况他从阿耶莎嘴里听出了一些特殊的意义。这不是阿耶莎单纯表示鄙视的嘲讽,而是基于某些未知条件下的事实,而且还是所有争圣者都认同的真理。

    黑白不知道这个未知的原因是什么,可这句话却将人类能够达到的梦想高度狠狠降低了一截。

    “你若是现在将两盏灯交出来,我们保证若我们两个未来谁成圣了,都会庇护地球不受到伤害,这是我们的承诺!”阿耶莎看到了黑白难看的脸色,一种得意从眼神中满溢出来。

    啪!

    手指猛然收缩,椅子的扶手被瞬间捏碎,黑白原本难看的脸色变得凝重严肃,缓缓站起,腐蚀之龙的龙威附体,整个人沉重的像是一座山一样矗立在那里。

    “地球人的崛起不需要神、不需要魔、更不需要外星人!顺便说一句,若是有本事就来现实中找我吧,我也让你们明白明白,什么叫做虽远必诛!”

    这话一出高天尊开心了,他就喜欢看热闹,但阿耶莎和斯波克不爽了,这换谁都不能爽。不过还不等他们说话,高天尊已经接过了话头,“两位看到了,我的客户不打算提前出卖黄灯和红灯,所以,请吧!”

    斯波克几乎将愤怒两个字写在了脸上,不过还没有等他开口,黑白那边更干脆直接拉着罗南出门离开了。这一下算是彻底绝了再商量的可能,与阿耶莎对视一眼也只得站起。

    “哦对了,我们这些老家伙虽然没有什么大志向,但我们就算是怕也只怕那些有可能成圣的争圣者,至于二位……呵呵!”高天尊直接转身离开,整个过程没给二人任何还嘴的机会。

    走廊之中,远离了高天尊和两个争圣者的黑白脸色有点难看了,叹道:“我算漏了一件事。”

    “什么?”

    “按照正常的逻辑思维来看,在没有了至高智慧作为威胁后,阿耶莎和斯波克应该会相互堤防再没有团结可能。但是我忘记了一件事,他们在现实中很有可能是认识的!”

    罗南怔然有些无奈,黑白也没再继续说,这其实就像是福克斯和阿努比斯、神奇女侠他们的关系一样,因为现实中是同阵营,所以在游戏中即使最后难免一战,可在解决共同敌人前还是会团结的。

    眼下显然就是这种情况,原本以为是四方混战,现在斯波克和阿耶莎明显是要团结起来干架了,这就有点让人担心了。至高智慧如今处于最弱势肯定不会先跳出来,而明面上跟他们战斗的就只剩下守护者们了。黑白有点担心啊,之后局势很有可能会变成斯波克和阿耶莎一家独大,先干掉了甘瑟他们,然后至高智慧吓得不出来。

    这就麻烦了,斯波克和阿耶莎得到了无上级神通就相当于资敌了,未来争圣之战时很有可能会给神奇女侠、阿努比斯和福克斯他们造成巨大困扰。另外如果至高智慧不出来,那之后其肯定会去地球,鬼知道如今的地球还能不能再容下一个争圣者折腾了?

    “你打算怎么办?”黑白想到的罗南自然也能想到。

    黑白嘴角抽了抽,牙齿咬得咯吱响,深呼吸了两次,接着眼神变得越发凶狠,“实在不行,就得我们上了!”

    罗南囧,哭笑不得的揉了揉额头,“林梅之前跟我说过什么遇事不决莽一波,敢情是从你这学来的吗?”

    黑白瞪着大眼睛有些惊讶,“林梅这么了解我的吗?”

    “说的好像你多难懂似的,可那是争圣者,一个都打不过,何况是好几个!”

    黑白摩挲了一下下巴,倒是没有显得怎么绝望,小声的嘀咕着,“其实……如果最后剩下来的是甘瑟他们,我倒是有办法刚两下,可若是其它的……”

    罗南皱眉有些不信的看着他,“我也不问你想到了什么办法对付那些小蓝人,但据我们在收藏家那里得到的情报显示,甘瑟的实力算是在这批争圣者们中最弱的了,你怎么让他剩到最后?”

    黑白闻言苦恼的捶墙,“啊烦呐!这届的争圣者不行啊!”

    “SHOW TIME !”

    就在黑白闹心的挠墙时,外面一个巨大的人形投影伴随着各种烟花绽放了出来,高天尊那很是气人的样子像是个巨人一样投射在半空。

    罗南见状道:“走吧,拍卖会开始了!”

    两人没有听高天尊在外面到底怎么哄抬气氛,只是迈步向竞技场空地行去。不错,这一次的拍卖会就放在之前黑白他们战斗的地方,高天尊对于自己要挑起大战的目的一点都不遮掩,完全是明晃晃的将一切都摆在了台面上。

    轰轰轰!

    黑白和罗南还没有等进入场地就已经听到了那如滚雷般的欢呼声。这是萨卡星上第一次举办拍卖会,对于所有NPC和玩家们来说都是个稀罕事。

    此时不光有索维林人和瓦肯人两大势力,玩家们更是纷纷赶来凑热闹。

    就算几个争圣者势力封锁消息,可在现实中的玩家之间传播却很难杜绝,所以在现场就出现了无数玩家组织。这些势力的实力虽无法跟争圣者比,但想要把水搅浑似乎也不难。

    黑白眉头舒展开来,若有所思的问道:“你说若是将这些玩家都牵扯进来,会不会给阿耶莎他们造成点麻烦呢?”

    罗南不言,只是指了指天上的两方舰队。黑白叹气,好吧,玩家现在可没有这种规模的舰队,玩家虽然在游戏中不是真死,可也没谁会想白白挂一次的。

    就在黑白胡思乱想的时候,高天尊的浮台却已经飘在了半空,只是这次上面站着的不是高天尊,而是那位容嬷嬷护卫。

    这老货脸上半点笑容都没有,拎着恐惧黄灯和愤怒红灯就将其放在了桌子上,然后道:“所有人的座位下面都有一个叫价器,没有低价,价高者得!”

    声音不见多大却能够响彻全场,不过这个态度就很差了,不说找个美女做拍卖官,至少也介绍一下拍卖品吧,不过想想倒也不用,如果连黄灯和红灯都认不出的角色也没资格拍卖了。

    玩家们大多数没有想到高天尊会这么敷衍,一时间都愣住了以至于东西摆上了却没人叫价。

    黑白挑了挑眉头却不着急,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的,而且叫价什么的也不过就是捞点外快,高天尊地方都找好,这两盏灯是要留下来制造无上级神通的,不管最后落在谁的手上,都不可能带离萨卡星。

    也就是说,这场拍卖的买家注定要跟抢夺者干一架,如果买家是玩家的话,那黑白只能默默为其点个赞了。

    轰轰轰!

    黑白刚注意到一伙玩家势力要站起来叫价,天空突然间传来一阵阵巨响,他知道,这是冲出跳跃点形成的空爆声。这种声音也只有将跳跃点定在大气层内的时候才会出现。

    “守护者们来了吗?……卧槽!这不科学啊!”

    黑白抬头刚想吐槽一下小蓝人们的速度,却发现这是一只舰队,一只比索维林人和斯波克人加起来还要庞大的舰队。最重要的是,这伙舰队的风格他认识。

    铁血战士!

    “嘶!这个气势?铁血战士一族中也有争圣者吗?”黑白瞪着眼睛回头望,希望能够从罗南的表情中看出什么。

    只可惜,罗南现在比他还懵,“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再说,有没有争圣者看这女王怎么做就是了!”

    “嗯?女王?”黑白惊讶。

    罗南看到黑白的样子翻了个白眼,“女王有什么可惊讶的,铁血战士那个样子难道还能中你的美男计?”

    黑白囧,罗南继续道:“铁血战士一族是有名的战斗一族,无论男女的实力都很强,而且不像一般的种族男女天赋差别那么明显。除了在生育期有一段明显的弱势外,基本上与男性没有任何区别。而由于女性还要担任生育的重担,所以铁血战士一族的贵族阶层有很多是女性!”

    黑白有些诧异,“我还以为以实力为尊的种族统治者都是最强者担任呢!”

    “就是女性啊!”罗南无视黑白的好奇目光,接着道:“因为责任重所以贵族阶层还是以女性为主,而男性若想成为贵族就必须靠实力。但贵族阶层不意味着能够成为统治者,这需要接受铁血长老会的考验,以前好像有很多届都是男性,但好像不久前新诞生的统治者是个女性,所以就有了铁血女王!咦?这么一想的话,倒是真的有可能是争圣者呢!毕竟出现的时间有些奇怪。”

    黑白皱眉,只听罗南又道:“看看她怎么做吧,那艘旗舰就是铁血女王的座驾,按照铁血战士一族的风格,哪怕是在萨卡星这种地方,感应到你身上的铁血长矛时也会第一时间提出挑战了。当然,如果她是一个争圣者,那么恐怕不会那么快找你麻烦,因为跟无上级神通比起来,你不值一提!”

    黑白脸皮抽了抽,“虽然知道你说的对,但我还是很不爽!”接着抬头,全身紧绷生怕这伙人不讲规矩直接一炮轰过来。

    铁血舰队的到来让原本要出价的那些玩家又坐了下去,他们就是再傻也看出现在的局势不对了。

    就在所有人都静待事态发展时,最先做出动作的却是瓦肯人与索维林人,只见阿耶莎坐在一个金色大座椅上缓缓飘出了金色旗舰,而斯波克则单纯的靠着肉体向前飘去。

    似乎是为了做回应,铁血旗舰的大门也缓缓打开,一个有别于寻常魁梧外形的铁血战士站在一个三米见方类似摩托车的飞行器上朝两人飞去。

    这个铁血战士穿着一身暗银色铠甲,背后血红大氅随风招展,一手随意下垂另一手将头盔夹在肋下,除了胸前一对儿微凸的性征外完全看不出她的性别。

    三个狠角色在空中相遇,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便都停下。那一瞬间玩家们似乎能够在空中看到隐约可见的视线火花,嗯,噼里啪啦的!

    黑白捂脸,好吧,这已经很明显了,又来了一个争圣者。问题是,这个家伙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也是无上级神通?甘瑟那帮蠢货到底将消息透露出多远啊!

    “想不到女王陛下也会来掺合啊!更没想到,你也成了争圣者。”阿耶莎翘起腿将下巴搁在手肘上笑道,一举手一投足间尽显魅惑。

    “大祭司,好久不见!想不到你们这对儿狗男女在游戏中也能凑到一起呢!”女王的话那是相当刺耳,而且言语之间似乎信息量很大。

    嗯?

    在下面的黑白听不清上面到底说了什么,而在竞技场中精神力也受到了压制,可他看到高天尊突然间出现在了浮台上,而且眼中好像有光闪过。那是什么?八卦之火吗?

    斯波克的眉头紧锁但神奇的是竟然没有开口反驳什么,这不禁让黑白有点诧异,之前这货不是脾气很火爆的吗?

    阿耶莎似乎早有所料,也不生气,只是笑问:“现实的留给现实,游戏的归游戏。不知道女王陛下今天到来所为何事呢?”

    铁血女王冷哼一声向浮台上瞄了一眼,接着道:“有我铁血一族的玩家汇报说这里将举办一场关于愤怒红灯的拍卖会。”说着又瞄了一眼红灯旁边刚刚出现的高天尊。

    这话一出倒是让大家都明白了,铁血一族的实力精髓都在一种名为煞气的修炼方式中,这种煞气的修炼过程也是充满了血腥与杀戮。同样的,成为了红灯侠后会被怒火热血冲昏头脑,只有不停的杀戮才能消减那种时刻沸腾的愤怒。这愤怒红灯几乎可以说是与煞气最相得益彰的能量了。

    如果将蕴含愤怒法则的红色能量以煞气方式修炼,不光可以让铁血战士一族多出一缕法则之力,更能够有效缓解愤怒带来的疯狂。可以说,愤怒红灯跟铁血战士一族算是非常契合了。

    “这么说,你的目标是愤怒红灯喽!”阿耶莎的眼神终于多出了一丝冷意。

    铁血女王同样还以冷笑,“都已经做了争圣者,想不到你还是这么天真!倒也是,当初不就是靠着这份假天真才将这老家伙……话说你怎么附身在了这么一张老皮里?”说到一半又开始嘲笑起斯波克了。

    底下的高天尊又开始激动了,整个人蹭的一下就跳到了座位上,眼神直不楞登的望着三个争圣者。

    斯波克注意到了高天尊的样子,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我们的事情可以等以后解决,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可以做主之后将红灯送给你,你不要趟这次的浑水!”

    铁血女王切笑道:“你的语气这么多年了还是没变,觉得我很好哄?还是觉得凭着这张老皮能够再欺骗我一次?”

    斯波克皱眉还要再说,却见铁血女王将大氅一挥喝道:“我用铁血一族的高位矛术换你的愤怒红灯,并承诺你铁血一族名誉长老的地位,从此以后你不用再为铁血战士的追杀而烦心了!”

    嘶!

    铁血女王嘹亮的声音让全场响起了一片的抽气声,这些外星玩家可不像黑白是个菜鸟什么都不懂,他们可是知道这几项承诺有多珍贵。

    铁血战士的高位矛术是只有贵族才能学习的武技,地位相当于独孤九剑那样的绝学了,虽然大家不知道铁血战士一族还有没有更高级的武学,但对外来说,高位矛术就是他们的最强武技。

    而铁血一族名誉长老的地位更是玩家梦寐以求的,因为成为长老之后不光能够学习煞气的修炼方法直入A级接触法则,甚至还能够调集铁血战士一族的军队!

    就像当初黑白杀掉的那个长老一样,一旦长老被杀害,铁血战士一族是不死不休的。

    三十秒,罗南用三十秒的时间给黑白解释了所谓高位矛术与名誉长老的珍贵之处。然后,黑白很纠结啊!

    他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

    不得不说,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让他的计划……去特么的计划吧!

    “我愿……”

    “我反对!”

    黑白(;¬_¬)这气氛怎么怪怪的?

    铁血女王眉头紧锁,尤其是看到前面阿耶莎的幸灾乐祸后更是怒火中烧,只见身后旗舰中飞出一个铁血战士玩家,其背后带着一个类似飞行背包的东西,看起来颇为穷酸。而且这个玩家黑白还认识,可不就是原地爆炸吓了他一跳那货嘛!

    黑白到此算是明白为何会有铁血女王来了,却见那玩家怒道:“女王陛下,您来到这里不是该严惩那个杀害长老的凶手吗?你这样做是违反了传统的,我要去长老会投诉你!”

    那铁血玩家的声音很大,黑白闻言有些好奇的转头小声问罗南,“铁血长老会能够弹劾女王吗?”

    罗南点头,“可以,铁血战士长老会的一个重要责任就是督促铁血王者变得不停强大,一切有违战士准则的事情都要被制止。历史上,被铁血战士长老会拉下台的王者虽然不多,但好像还有几个。”

    黑白恍然,再次回头只看铁血女王怎么处理吧。

    这铁血玩家说的义愤填膺好像真大公无私似的,铁血女王歪着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直将那货盯得头皮发麻。

    阿耶莎在后面突然间笑道:“连自己的势力都没有梳理完成,你还想争圣?”

    争圣这词一出口就将那铁血玩家猛的颤了一下,黑黝黝的小眼睛有些僵直,再望向铁血女王时整个抖成了振动棒。

    铁血女王在后腰摸了一下,翻手一转,一根铁血长矛展开,重新往下下方黑白,“我让你看看高位矛术的厉害!”

    “女王饶……”

    噗!

    好似只有一道光,那个铁血战士的脑袋已经变成了血雾,只剩下尸体缓缓掉落地面。

    全场玩家鸦雀无声,他们知道惊讶,但大多数都没看懂只是觉得很厉害。可黑白看懂了,在那一瞬间铁血女王出了三十二矛,其中三十矛精准的打掉了铁血玩家的三十颗牙齿,剩下一矛洞穿了他的舌头,最有一矛将他的脑袋打成了血雾。

    其实如果不是时间法则的辅助黑白也看不清,但正是因为看清了才真正明白了高位矛术的强大。

    他想学,以后嘴炮吹不过别人的时候就戳掉他满嘴牙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