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可否赐我一死?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终于上当了!”

    此刻黑白激动的有点想哭,一般人是无法体会那种两名老阴比惺惺相惜的感情的。当然,从人类崛起的角度来说,甘瑟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老阴比,而黑白应该说是智计千里之外!

    墨菲斯托伸手就拿到了即将进入空间通道不知流落到哪里的愤怒红灯,整个过程显得一点烟火气都没有,好整以暇像是逛自家后花园一样。这份气度让现场剩下不多的人们心头暗惊,这实力恐怕没有反生命方程式的帮助也肯定能够压制甘瑟了。不过这些外星人显然并不知道墨菲斯托的设定,这是一个从来不跟敌人堂堂正正拼实力的反派角色。

    用一句话说,墨菲斯托是一个单纯的人,每天就是在单纯的想着怎么做坏事!

    看看饶有兴趣打量着愤怒红灯的墨菲斯托,再瞧瞧莫名其妙激动不已的黑白,罗南完全弄不明白他在兴奋些什么。这个叫做墨菲斯托的魔鬼可是已经拿到红灯了啊,难不成你还真跪下去跟着恶魔混?

    黑白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撸猫的手却不可控制的颤了颤,他也紧张啊,不过他知道,现在有人比他更紧张。

    墨菲斯托拿到愤怒红灯之后没有着急在萨卡星上就玩什么融合炼制无上级神通,虽然争夺者死的死跑的跑,可这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而且还有一个围观者高天尊在。墨菲斯托无论是从人设还是从这个争圣者的角度看,都是一个疑心病很重的人。

    他瞄了一眼已经有些无趣的高天尊,然后向黑白等人望去,刚要移动却猛然发现身体有点僵硬!

    这个发现可不得了,墨菲斯托的表情瞬间难看无比,凝神回望却发现那空间通道竟然突然间扩大向他包围过来。这哪是一个空间通道啊,分明就是一个空间陷阱!

    所谓的空间陷阱其实是利用空间的修补能力对处于区域的目标进行限制的一种小把戏。宇宙之中空间法则无处不在,当出现空间跳跃现象或者有人用某些方法打开空间通道的时候,法则之力就会自行修补,这股力量会将处于该片区域的目标固定住。

    之所以说是小把戏是因为这种方法原理简单,而逃脱也非常简单,就算没有法则之力单靠强大的动力也能够做到脱困。这就像是一个被黑洞引力吸住的人,如果你的动力够强是可以逃出来的。

    只是甘瑟布下的空间陷阱又怎么可能那么简单!

    就在墨菲斯托打算发动自身法则之力脱身的时候,伸手空间陷阱突然间窜出了三个人影,从其矮小的身材与那抹淡淡蓝色就知道正是甘瑟三人。

    这个变故像是在狠狠的打脸一样,刚刚墨菲斯托还以为这是空间通道,结果却是一个能够限制他活动的空间陷阱。他刚刚觉得这是空间陷阱的时候,人家三个小蓝人就从其中传送了出来。怎么的?你是老阴比了不起吗,非要将阴谋诡计弄的这么复杂?

    甘瑟三人没有冒冒然的冲上来攻击墨菲斯托,哪怕此时墨菲斯托是背对他们的。只见三双蓝汪汪的小手互相交握,绿色的意志能量瞬间弥漫了整片区域,原本快要被墨菲斯托挣脱的空间顿时稳固下来,或者说坚硬的硌人了!

    墨菲斯托就是这种感受,浑身上下被空间法则之力包裹,像是被活生生烧成了兵马桶,当然,如果他知道兵马俑是什么的话。

    轰!

    汹涌的紫色火焰刹那将全身包裹,一方面在抵抗空间之力,另一方面也是防备着甘瑟的偷袭,这三个家伙突然杀了个回马枪却又按兵不动,肯定有阴谋!

    当然有阴谋!不过施展阴谋的可不是甘瑟,这老家伙仿佛胸有成竹的朝黑白的方向递了个眼色。

    “……”

    嗯?没有反应!

    甘瑟不爽,眼睛顿时瞪大,小子!这个时候就别玩了。

    “……”

    还是没有反应!

    甘瑟着急,眼睛瞪得满是血丝,我靠!都什么时候了,你再不出手我可困不住他啦!

    母舰之中,罗南古怪的拽了拽黑白,“那个老头子将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就这么放心那个墨菲斯托不会脱困?”

    黑白双眼眯了眯,双手将幸运星放在肩上,“严正声明,我绝没有玩那老不死的意思!”

    罗南,“我信,呵呵!”

    黑白哼道:“我只是想要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甘瑟最后的底牌,如果他还有其他计划的话就不会这么着急了。现在瞧见这货已经像是个蛤蟆一样鼓起来了,我才能放心的帮忙不是!”

    黑白话音刚落,肩膀上的幸运星就猛然绽放了刺眼的红光。不,应该说是血光!

    同样作为代表情感法则的灯兽,血屠牛和视差怪可是有着本质区别的。虽然在漫画和影视剧中血屠牛的能力不显好像没有视差怪那么跳,但这并不能说他的实力不强。

    只是两者的性格受到情感法则力量影响有着巨大差别,所以行事风格也不同。

    视差怪代表着恐惧的力量,一定范围内恐惧的人越多视差怪的力量就越强,但是不要忘了,当周围都是些胆大包天的高手时它相对的也就弱了。简单说,要么是周围人恐惧,要么是视差怪恐惧。

    而血屠牛就不同了,周围人越愤怒它越强,周围人不愤怒它的实力也不会因此削弱。简单概括就是要么周围人愤怒,要么它愤怒。

    这其实跟反生命方程式的原理差不多,在其影响敌人的时候自己也要承受负面情绪的反噬,视差怪会恐惧因此当处于劣势的时候必然逃走,血屠牛会愤怒所以在逆境之中必然会选择拼死一搏与你同归于尽!

    能够成为灯兽的生物都是有一定智慧的,也许太复杂的东西想不明白,可事关生死的事情还是不会马虎的。血屠牛也知道若是被炼成反生命方程式的话,那就意味着要从世间消失了,它怎么能够甘心?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通过红灯主人幸运星告诉了它一个可以活下去的方法,血屠牛自然会牢牢抓住,并且毫不缺少拼死一搏的勇气。

    于是,当墨菲斯托冷笑着就要挣脱甘瑟三人的控制时,手中的愤怒红灯绽放出一抹冷酷的红光。红光之中一只狂暴的血色牛影跳出,那充满了杀意和怒火的眼神让见惯了沧海桑田的墨菲斯托也心惊不已。

    墨菲斯托没有再将甘瑟当成是最大敌人戒备,而是调动所有火焰向血屠牛烧去,可他还是慢了一步,血屠牛冲出了愤怒红灯一头钻进了他手中的反生命方程式!

    墨菲斯托:“??????”

    血屠牛在做什么?墨菲斯托彻底懵逼了,看看将浑身上下包裹防御的紫炎,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这只血屠牛也许只是出来嚎一嗓子吓唬吓唬人而已,它真正的名字叫做red牛,是个饮料可以喝的?

    然而懵逼的情绪仅仅只维持了三秒钟,变化终于开始了,血屠牛学着之前视差怪融合反生命方程式的样子,将高级神通向着无上级神通推进!

    这个变化让墨菲斯托彻底惊了,他没有傻到觉得敌人在帮他炼制无上级神通,他想的是之前甘瑟被塞尼斯托坑的那一幕。

    他想对了,因为血屠牛紧接着就开始在幸运星的控制下干扰反生命方程式的运行了。

    历史总是相似的,在重复重复再重复的过程下推进这社会的发展,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同样的事情竟然在短短时间中就上演了。而遭殃的还是两个反生命方程式的掌控者!

    嗡!无形的波动溃散,让漫天乌云刹那被清扫一空。所有被反生命方程式压制的玩家都恢复了能力,同样的甘瑟也长长的松了口气。

    要知道在反生命方程式的压制下利用一个普通空间陷阱来限制略强于自己的高手,这可一点都不容易。如果那个该死的黑白再拖上哪怕半分钟,估计自己就要玩完了!

    但是现在……甘瑟收摄心神,冷笑着与其余两人居高临下的蔑视着墨菲斯托,是时候收割了!

    墨菲斯托的脸色难看至极,循着对愤怒法则的感知他轻易就找到了那控制的源头,就跟甘瑟能够找到塞尼斯托一样,他也能够找到黑白。只是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因为他首先要面对的就是一个全盛时期的甘瑟。

    轰轰轰!

    绿色的意志能量疯狂涌出,三个小蓝人伸手虚点在墨菲斯托的周围三点具现出了三个小型黑洞。

    这黑洞不是真正的黑洞,没有那么夸张的引力,但却能够在一瞬间加持空间陷阱的控制力,使得刚要鼓起全力摆脱控制却感觉那钳制力又加强了。

    “你不可能永远的控制我!”

    墨菲斯托出离愤怒,眼神中也弥漫起一股必杀的冲动,原本得体的西服渐渐开始膨胀起来,脸色开始由白皙渐渐加深颜色。

    甘瑟身形一闪突然间来到了墨菲斯托的面前,好整以暇的伸出手指摇摇,“区区一个空间陷阱自然没有办法控制住一个大恶魔,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强,但我却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你所有的底牌实力都要变身成恶魔形态才能完美使用!但……若是你没法变成恶魔形态呢?你觉得你还是我的对手吗?”

    “什么……”墨菲斯托一惊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甘瑟,你莫不是石乐志?我怎么可能没法变身!

    甘瑟嘿嘿冷笑,指了指已经他手中的反生命方程式。

    墨菲斯托不明所以,突然间想起之前黑白一箭将扎姆射出来的画面,不好!

    无奈,虽然想到了却来不及反应了,一道闪烁着晶莹光芒的箭矢精准的击中反生命方程式,一团闪亮的光团被箭矢射了出来,而反生命方程式也再没了之前的威势,重新化为了黯淡的能量体。

    那一瞬间,墨菲斯托和甘瑟的表情同时变了一下,之前那次他们没有看懂,这一次仍旧没有看懂,他们想不明白其中的原理。但这件事导致的后果还是明白的。

    眼前红光一闪,一只穿着红黑紧身衣的蓝猫在空中穿梭间叼着那团纯洁的灵魂返回了母舰,黑白伸手将光团抓过来,“嘿嘿,没有了纯洁灵魂看你还凭什么来抢反生命方程式!”

    说着低头朝系统面板里瞄了一眼,刚刚那一箭利用时间倒退的原理似乎让这纯洁的灵魂恢复了最原始的状态,不光从反生命方程式中被射了出来,甚至还变成了无主状态!

    晓洁的灵魂!

    这就是系统给出的解说,‘晓洁’似乎是个名字,看那纯正的汉字构成似乎还是个种花家人,这就让黑白有些不爽了。

    根据系统的设定,像这种恶魔要想得到人类的灵魂必须要人类签契约才行,就像过去凯奇演的那个恶灵骑士一样。也不知道这个墨菲斯托是怎么蒙骗这位‘晓洁’的,哼!这糟老头子坏得很!

    黑白这里心中不停腹诽,另一边的甘瑟却趁机让扎姆一头钻进了反生命方程式的外壳中,就像是早就算计好的那样,当扎姆打算重新融合反生命方程式的时候,血屠牛也在黑白授意下停止了捣乱。

    刚刚停止了的反生命方程式再次绽放出一抹悟性的波动,只是这一次的波动完全针对墨菲斯托。使其本来已经变身到一半的恶魔之体开始回缩,很快就恢复之前的老头形象,但西服破裂,手杖早已不知所踪,从一个优雅的贵族老者变成了老乞丐。

    尴尬吗?真的很尴尬!

    大家都能够感觉得出来,墨菲斯托的实力是比甘瑟强的,可现在却连发挥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算计了。这特么到哪说理去?

    “是不是很惊讶?其实我也没有想到,反生命方程式竟然拥有压制恶魔血统的能力,倒是要感谢那位名叫提莫的玩家,若不是他,我也不知道还有这个功能!”甘瑟呵呵笑道却没有上前真的动手,因为墨菲斯托现在虽然无法变身了,可身周的那团紫色火焰可还没有熄灭呢,显然反生命方程式无法真正屏蔽他的法则之力。

    墨菲斯托神色难看的低头瞧了瞧那有些慌张的恶魔玩家,他并没有迁怒于他,只是叹了口气哼道:“是我大意了,之前我也看到了反生命方程式对于恶魔血统的压制作用,只是我的血统要远比那玩家强,若想限制我的至少也要无上级神通才行,而这里是没有人有那个炼制时间的。”

    说着又看了看母舰,“只是我没有想到,那个玩家竟然有愤怒红灯的控制权,更没有想到你们这两个死敌竟然会默契的配合来算计我,让你的分身和那灯兽一起配合发出无上级神通的能量来限制我!”

    甘瑟抱手轻笑,“我就是喜欢跟聪明的对手过招,对方即使是输了也能够明白这份算计的难得,这种让人心服口服的感觉非常爽!”

    墨菲斯托挑了挑眉头却是将难看的脸色收起了,浑身紫火倒转在空中化作火环,竟是在空中生生烧出了一个空间通道。一股强大的吸力开始缓缓拉扯着墨菲斯托向里面移动!

    甘瑟眉头紧锁却也未阻止,这就是他的无奈之处,虽然在计谋层面赢了,可在绝对的实力上他没有信心将墨菲斯托留下来。

    “呵呵,你以为结束了吗?不,还没完呢,只要反生命方程式没有真正变成无上级的神通,那我就可以通过反生命方程式的外壳定位到它的位置。现在我可以暂时的撤退,但你们呢?黑白手中还有恐惧黄灯,他甚至还控制着愤怒红灯,你如果不将其干掉也休想将反生命方程式炼成。而只要你们中有一个死掉,合力发挥的反生命方程式能量便会停止,我就会立刻过来解决剩下的一个!”

    墨菲斯托的身体在拉扯下渐渐没入了空间通道中,悠悠的声音述说着一个真相,一个黑白与甘瑟无法共存的真相,一个他最终还会成为渔翁的真相!

    甘瑟双眼微眯却是冷道:“这不难,想要暂时发挥出无上级神通的能力只需要灯兽配合就好,我相信当我们之中只剩下一个的时候,灯兽自然会选择最适合的主人。”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紫火烧出的空间通道缓缓关闭,墨菲斯托最后一句话像是结局最后的钟声一般悠悠回荡,在为一段剧情划上句号的同时,也拉开了另一场决战的序幕。

    嗡!

    没有了墨菲斯托的威胁,反生命方程式中的血屠牛不再配合,那种莫名压制一切的力量也消失了。

    甘瑟挥手,扎姆重新从反生命方程式中出来,因为刚刚是与血屠牛合作并未真正融合,所以现在可以自由的分离,而甘瑟让扎姆分离也是要保持三位一体的最佳状态,可见他对于黑白的重视!

    “我所见玩家之中,无论从智计还是实力来看,你都是上上之选!你可愿追随于我?”

    甘瑟发出了橄榄枝,言语简单但却诚恳,哪怕之前已经见识了甘瑟的算计,可黑白仍旧能够确定,这是真诚的邀请。

    深吸了一口气,黑白从母舰之中飘出,好笑道:“刚刚我以为墨菲斯托离开前会吼上一据‘好讨厌的感觉’啥的,却没想到留下那么一句狠话。”

    甘瑟笑道:“毕竟是争圣者嘛,这面子还是要的。”

    母舰之中的罗南闻言一阵惶恐,不知为何,经历了整个过程的他,再看黑白与甘瑟的时候,竟然觉得这不像是争圣者与玩家,而像是两个势均力敌的宿敌在做最后的对抗!

    黑白闻言点了点头,抬头奇道:“你真觉得自己得到了反生命方程式就可以成圣了?”

    甘瑟摇摇头,“我从来不认为有什么事是百分之百可以完成的,我只是努力的去做而已。拥有了无上级神通反生命方程式会让这机率变大,如果……你愿意来到我的麾下,这份机率可以再翻一倍!”

    黑白感动的笑了笑,“感谢你的看重,想不到我的作用都快比反生命方程式都大了!”

    “不,反生命方程式的作用甚至比不上你,它不过是加厚了我的基础。如果是之前的我在没有这份基础时,我不会想招揽你,因为我没有资格拥有你这种等级的谋士!不过现在我可以了。”

    黑白看到甘瑟的郑重也深深的感受到了他那份爱才之心,老实说,感动的快特么哭了!

    瞧瞧人家!再想想自家那条躺在沙发上追剧的咸鱼,扎心啊老铁!

    “谢谢你的看重,真的!只是你该明白,我身后是有争圣者的。所以……”

    “无论你身后的争圣者是谁,他能给你什么我也能够给你!何况……”甘瑟打断了黑白的话又上下打量了一番黑白,感叹道:“我可以清晰的感知到,你身上所有的力量都不是别人赐予的,至少不是你身后那位争圣者赐予的!也许他在游戏初期帮了你,可现在他已经完全配不上你了,你值得一个更好的未来。”

    黑白顿了一下,他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反驳这句话,因为这还真是事实。

    甘瑟察觉到黑白的犹豫马上又道:“我知道你在犹豫什么,我可以承诺,当我成圣之后你必成王!你的种族也会是我成圣之后最为倚重的对象,即使你的种族很弱,但为了你,我可以立下这个誓言!”

    黑白深深的吸了口气,张开嘴有那么点呼吸困难的意思,他们彼此都知道,这话是真的,甘瑟每一句话都是真诚的。这不光是各自的直觉,更是法则之力彼此之间的感应,可以说如果甘瑟未来真的成圣了,这话就跟圣人立下誓言都没什么区别了!

    黑白沉默半晌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没人知道他在这短短片刻间心里经过了怎样的挣扎。甘瑟看到黑白的表现没有任何催促,黑白的挣扎让他越发欣赏这个玩家了。

    黑白缓了好一会儿,双眼重新恢复神采,毫不避讳的直视甘瑟,“我的朋友曾经说过,靠外星人不行,只有自强才行!然而人类由于天生的局限最多只能走上王位,所以说一千道一万总是要投靠一个争圣者的。在我所遇见的所有争圣者中,你也是最有冠军相的哪一个了!只是,你要折服我才行。”

    甘瑟笑了,“如何折服?”

    黑白挥手,母舰再次化为三头龙军阵,“不怕告诉你,你刚刚用计谋战胜了墨菲斯托,可那也在我的计划中。同样的,我最后面对的是你,这……也在我的计划中!”

    甘瑟笑容收敛,越是了解彼此就越明白,黑白没有开玩笑。他的计划结束了,可黑白的……还没有?

    黑白身形缓缓退进三头龙体内,“若想收服我,就赐我一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