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有关虫族,有关当爹的事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回地球的路是漫长的,尤其是你驾驶着一艘华丽到完全不忍心丢弃的索维林人母舰时,这种漫长就会变成无聊甚至煎熬。

    “尸体都清理了吗?”

    “已经都火化散在外面了。”

    黑白与罗南有一搭没一搭的交谈,自从跟余轩和艾伦交谈过后就重新进入了游戏,他没有多管地球上的事情,无论是游戏还是现实。

    他对自己其实有着清晰的定位,说是家庭成分也好或者教育情况也好,虽然黑白拥有了冠绝全球的实力,但在其它方面他知道自己仍旧是个有点钱的屌丝,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人刚当面这么说他了。

    像他这种人,如果傻点的会是一把好刀。如果聪明点的会成为一个隐士。但若想对世界有什么计划中的影响,那还是算了吧。

    这可跟他的人设无关,只是单纯在统帅经验和阶层认识上会有严重不足。当然这也都是可以通过学习来弥补的,只是任何学习都有一个过程,而没人能够说明白这个过程会有多久。偏偏如今人类的局势可不允许他有太多的时间积累经验。

    所以对于这种事情黑白从来不插手,他的想法是,将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交给擅长的人去做!

    就像这一次的事,虽然亲手送自己的导师上路是很痛苦的体验,但艾伦的果断却也成功将一场有可能的动乱给扼杀了。

    “我刚刚在这艘母舰之中看了看,收获了不少东西!”另一条通道中,塞尼斯托缓步走来,神色有些怪异。

    黑白见状让母舰自己按照路线航行,转头道:“走,去看看你的收获吧。”

    塞尼斯托如今算是恐惧黄灯的主人,勉强也算是一方高手了,能够让他神色变化的‘收获’怕是不简单。

    三人通过弯弯曲曲的走廊走了足足十几分钟才到达目的地,这艘母舰对于三个人来说实在太大了,若非黑白将其变成了塞伯坦人,光凭三个人想要将其开动都困难。而庞大的体积也导致这艘母舰之中存在着很多黑白所不知道的作用。

    所以在不着急的情况下,三人完全就是便熟悉母舰内部结构便向目的地走去。

    “我刚刚在母舰里散布的时候,发现这里有很多的实验室,那些实验室中多数都在进行着奇奇怪怪的试验。越是往里面去就能够发现越多的实验体!”塞尼斯托挑了挑眉毛,还重点看了看黑白。

    黑白有些诧异的顿了一下,但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是阿耶莎之前研究的那种想要代替神通核心的实验体?”

    塞尼斯托点头,“我翻了翻实验笔记,这些实验笔记都是索维林人的科学家们所记录,他们应该不知道大祭司阿耶莎的目的,但还是能够从其中发现他们对这种身体的改造。不得不说,非常的了不起!但……也很诡异!”

    “诡异?这可不是什么好词!”罗南皱眉,他知道塞尼斯托过去是绿灯军团的精英,绝对是见多识广的那票人,如果连他都说诡异,那可不一般了。

    塞尼斯托脸色微沉,“快到了,我指给你们看!”

    三人没多久来到一处实验室,这实验室光是安保程序就比其他地方多了许多,但这一切对黑白都已经没有意义了。当黑白与罗南进了实验室后便终于知道为何塞尼斯托会说诡异了。

    这是一间左右三四百平的实验室,只是与索维林人强大的科技实力有些不同的是,这整个实验室都被一种怪异的生物组织给布满了,而在实验室的正中央,则是一个足有三米多高的巨大生物茧。

    黑白抬抬脚,发现地面上分布的生物组织有些微的黏性,看起来黄色与红色杂交,细微的脉络蔓延,像是踩在什么生物的皮肤上一样。

    “这是一种生物菌毯,可以有效的吸附有害病菌,让整个实验室时刻保持一种纯净无害的环境。”塞尼斯托说着耸了耸肩,指了指角落的操作台,“当然,我是从资料上看到的。”

    这个操作台与整个实验室有些格格不入,就像是原始森林中的一栋摩天大楼,全金属的风格十分生硬的插进了生物组织中。

    黑白来到操作台上,拿起随意放置在台上的一些记录,以他满级的外星语言技能,倒是轻易就看懂了。也彻底明白了那生物茧中是什么东西。

    这的确是阿耶莎为了获得反生命方程式而制造的核心,只是其远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简单。记得当时甘瑟让绿灯军团将一个生物茧搜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细想。

    人家甘瑟要分裂出三个,斯波克要制造人面肿分身,这都不简单,凭什么阿耶莎凭空制造的一个生化人就能够控制反生命方程式呢?

    要知道想成为反生命方程式的核心就必须是真正的灵魂,情绪分身和人面肿病毒因为有特殊性才可以,但凭空制造的生化人凭什么诞生灵魂。直到黑白此时拿到了实验笔记才真正明白,阿耶莎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其实,阿耶莎当初制造的生物茧并不是一个,而是两个。这两个生物茧是一男一女两个性别,其中男性的那个躯体会被用来融合反生命方程式,而女性的那个身体却是被用来给阿耶莎寄生的。

    要知道生化人是很难诞生真正灵魂的,所以阿耶莎的计划是,用自身的基因制造出这两个身体,然后将自己的灵魂转移到女性生化人体内,然后利用男女两具生化人基因同源的联系来控制反生命方程式。

    至于那个男性生物体体内的灵魂……当然就是之前对阿耶莎惟命是从的斯波克了!

    呵呵,歹毒吧!

    要知道,灵魂这种东西是独一无二的,也是不分游戏和现实区别的,也就是说,如果斯波克的灵魂在游戏里成了反生命方程式的核心,那么他在现实之中的身躯也会成为一具空壳。

    据黑白推测,这个过程应该是这样的,阿耶莎先将一具强大的身体摆在斯波克面前,劝说其将灵魂转移到男性身体中,因为这样就能弥补他们先天体质不强的弱点了。然后在灵魂转移之后利用早就准备的陷阱控制男性身体使其成为反生命方程式的核心。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要避开圣人定下的规则,圣人规定,在争圣之战期间,各个争圣者不允许在现实之中互相伤害。但是阿耶莎在游戏中将斯波克坑死,那显然就不算犯规了!

    只可惜,这个计划还没有开始就被甘瑟给破坏了,黑白猜测,这也是当时斯波克看到男性生化人那么激动的原因。大家都不傻,当理智将感情驱离重新占领高地时,一些不算复杂的阴谋就变得明晃晃了。

    而此时黑白等人面前的这枚生物茧就是阿耶莎给自己准备的那具身体。

    “我刚刚利用黄色戒指的翻译功能看了看那些笔记,发现这具身体真的很强。”一边的塞尼斯托感叹道:“她的骨骼和肌肉密度非常高,超过了我所知的大部分战士。特殊的细胞能够让她拥有吸收转化各种宇宙能量的能力,也就是说,她的耐力几乎是无限的,虽然这个转化也是有极限的,可以我的能力很难逼出这种极限。甚至大多数强者都逼不出来这种极限!”

    “这么厉害!”罗南走到生物茧旁伸手在上面按了按,发现生物茧还是温热的,其中微微有些跳动,好像心脏一样。

    “还不止!”塞尼斯托又道:“我发现在她的细胞外还包裹着一种特殊的波动,我查了一下发现跟之前瓦肯人斯波克的那种空间波极为相似,也就是说,她天生就有使用空间波的天赋,这会使她拥有强大的机动性和攻击性。”

    黑白呵呵,“看阿耶莎将斯波克迷的团团转就能知道,得到斯波克的能力并不难。那毕竟算是一种科学能力,是可以人为赐予的。”

    塞尼斯托点点头,又严肃道:“但是另一个能力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我发现这具身体还有强大的进化能力。当这具身体受到足以致命的伤害时,只要当时不死,找个地方就能在周围生出一种生物茧,用来帮助自身恢复伤势同时也帮助自己进化。进化之后的身体会更加强大,同时对之前给其造成伤害的手段产生巨大抗性!”

    罗南有点难以置信,“索维林人……有这种技术?”

    塞尼斯托摇头否定,“这不是索维林人的技术,我从研究资料上发现,这技术来自于两个文明,其中一个是氪星文明,据说是远古氪星人制造的某种生化战士所用的技术,后来氪星人自己封禁销货了这种技术。因此阿耶莎得到的技术不全,为了补完这种残缺的技术,阿耶莎还使用了虫族的生物技术。所以我们才会看到这种生物茧般的现象!”

    黑白眉头紧锁,脑海中第一时间闪过了毁灭者的名字,紧接着又听塞尼斯托叹道:“我因为跟虫族打过交道,所以在看到生物茧的第一时间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在我印象中,有很多虫族单位就是靠着生物茧进化的。”

    “所以……你的意见是什么?该怎么处置这颗蛋!”罗南好笑的端了端手中的大锤,好像再说‘要不锤了吧!’

    塞尼斯托嘴角抽了抽,“是生~物~茧!虽然在我的印象中,凡是跟虫族扯上关系的东西都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但这个应该不算。”

    黑白有些诧异的看着他,问道:“这个虫族……很麻烦?怎么你对虫族的印象这么差?”

    塞尼斯托神色凝重了些许,缓缓道:“虫族,从来都是混乱与死亡的代名词!”

    黑白挑了挑眉头,打断道:“关于虫族以后再说,先说说为何你讲这生物茧不算麻烦?”

    “因为这生物茧是以人类基因为主导的,至于氪星生化战士的能力只是作为一个辅助基因片段添加在基因链之中的,而虫族的能力完全是作为辅助的辅助来使用,其根本就不具备反客为主的可能。所以从根本上讲,这个生物茧中的女子还是非虫族生物!”塞尼斯托说着也伸手在生物茧上按了按。

    黑白闻言点点头,接着在操作台上一阵按动,很快整个实验室的光线都暗了一下,“这个女性身体已经成熟,不需要再浪费能量了,只需要维持周围菌毯作用消毒,让其继续沉睡好了。”

    罗南奇道:“你还要留着她?”

    黑白耸耸肩,“好歹是个科研成果,带回去说不定研究研究还能提高点地球人的科技水平呢!”说完当先转身离开,两人见状无奈也紧随其后。

    离开实验室的黑白直接道:“我和罗南去后面的克里舰队中处理一些公务,在回地球的途中我们可以转道去你的星球看看,你去给母舰设定航线吧。”

    塞尼斯托闻言心中大喜,点头向驾驶舱走去,说起来他在母星施行的那种统治就跟独裁差不多,如果没有了绿色灯戒作为威慑,会出乱子的,现在黑白给了他机会处理,他心中还是有些感谢的,当然,他也知道,这是黑白在有意隔离他,显然并没有将他当成心腹。

    黑白转身和罗南出了母舰,进入克里舰队旗舰之后也确实如之前说的那样,交代了很多事情。该怎么说呢?至高智慧的死亡让很多克里战士心里不好受,倒不是说他们对至高智慧忠心,而是至高智慧死亡,就意味着他们再也见不到那些被带走的克里亲人了。

    罗南身为如今克里人的最高统帅,安稳军心也是非常重要,所以时不时就从母舰上往克里舰队里跑,黑白跟着回来倒是第一次,所以罗南在处理完公务后便直接问道:“有什么话是不能跟塞尼斯托说的?”

    黑白摇摇头,看着外面母舰明显已经开始改变航线了,轻声叹道:“你作为克里人的高层,塞尼斯托知道的东西,你大概也都知道。只是他脑中的那些资料都是系统赋予的,但你不同,你已经超脱,我希望能够从你超脱者的角度来说说虫族的事情。”

    罗南有些奇怪的看着他,“虫族?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从阿宾苏和塞尼斯托的叙述中,我们可以知道,制造黄灯红灯的技术虽然来源于小蓝人们,可是那种制造灯兽的能力却是虫族技术,而之后我们刚刚又看到阿耶莎利用虫族技术在制造生化人。”

    罗南双眼眯了眯,还是不太明白道:“这说明虫族活好啊!大家都喜欢不是!”

    黑白没好气的横了这货一眼,“虫族的技术就算再好,但宇宙之中擅长生物技术的种族也不是光虫族一家,没有道理大家都对虫族技术紧追不舍。何况,小蓝人中的甘瑟和索维林人阿耶莎都是争圣者!”

    “这说明什么?争圣者们喜欢虫子?”

    黑白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这说明虫族技术或者说虫族在争圣者们心中有着不同凡响的地位。而一个游戏中的设定显然不会让争圣者们那么在乎,唯一的答案就是,虫族在现实之中也是举足轻重的一个狠角色!”

    黑白这一说罗南就基本全懂了,其实这就像是全地球人都知道好莱坞大片牛逼一样,以至于让这种概念变成了一种近乎麻木的信任,但凡好莱坞大片上映就想去瞧瞧,可其实好莱坞的差片也不少,甚至在全世界同期的差片产量中名列前茅。

    当然争圣者没有那么好糊弄,在现实中虫族一定是一个让绝大部分争圣者都认可的势力,至少是对它们的生物技术普遍认可。

    罗南双手抱胸,沉思片刻回道:“据我以前观察所知,这系统的设置有很多都与现实相同,所以你想通过游戏设定大致了解虫族的想法也没错。可是我未必能够帮到你,因为我还没有见过自称虫族的玩家。”

    黑白摇摇头,“总比塞尼斯托要强要客官些。”

    罗南闻言只得道:“据我所知,虫族的种群非常庞大,虽然在长相和习性方面与宇宙巨兽很类似,可它们与巨兽文明完全无关。虫族是整个宇宙中生物文明的最典型代表。”

    “虫族种群在宇宙中分布的很广,由于虫族拥有着强大的适应性和进化能力,所以每个星域的虫族都会根据生活环境不同而进化出不同的样子和能力,因此理论上来说,只要不断迁徙,虫族的种群就会持续扩大下去。”

    黑白闻言却是没有被吓到,而是有些古怪的偏了偏头,突然笑道:“如此说来,这虫族岂不是很容易就惹了众怒?要知道这么个扩大下去,很容易就会挤压其它种族的生存空间。”

    罗南赞同,“据我所知,虫族也确实惹了众怒,很久之前宇宙中的种族曾经联合起来绞杀过虫族。”

    “那成功了吗?”

    罗南摇头,“不好说!据我所知经过那一战之后,虫族的数量的确变得很稀少,但是也并没有被完全消灭。而各个种族似乎也因为伤亡太多而没有赶尽杀绝,或者说是怕虫族鱼死网破吧!”

    黑白摸了摸下巴,“那现在呢?虫族有什么变化吗?”

    罗南摊手,“这我就不知道了,但从我在游戏中诞生至今,都没有再听虫族跟哪个大势力有过大战,当然小摩擦倒是偶尔不断。”

    “这样啊,那这么看的话,应该是虫族高层有人在限制虫族扩张。否则以之前的那种扩张方式怎么可能会沉寂这么多年。”

    罗南好笑道:“那就没人知道了,事实上根据记载,当年大战的时候各个种族谁也没有见到虫族的最高领袖,就像是他们最高领袖完全不在行手下生死一样。以至于各族甚至怀疑虫族根本就不存在最高领袖!”

    黑白冷哼,“如果没有最高领袖虫族早就依据本能扩张了,既然没有再扩张就说明他们有智慧懂取舍,而一旦生物有了智慧就必然会诞生一个最高统治者。这是生灵的天性!”

    罗南赞同的点点头,只是又奇怪道:“你该不会是想要去找虫族吧?”

    黑白摇头,“我没有那么无聊,只是觉得有点奇怪。你在宇宙里混了这么久都没有见到虫族玩家,我也没有从我所认识的那些争圣者口中听说过虫族的消息。那么如果虫族有智慧,就肯定会参与争圣的,要是虫族没有成为玩家,那就肯定是做了NPC。可据我所知,能够成为NPC的,要么是过去几次争圣之战中死亡的灵魂,要么是参与争圣之战的争圣者和争王者,再就是中立的大佬或者说圣人嫡系。那么问题来了,虫族!是哪一种呢?”

    罗南眨眨眼,有些懵,“这么严重吗?问题?”

    黑白呵呵,“争圣之战非同小可,再慎重一些也不为过。”

    罗南沉思片刻,回道:“会不会整个虫族都成为了中立角色,所以才会一直没有动静?”

    黑白撇嘴,“敢跟各族大战一场还没有彻底溃败的角色,会甘愿永远中立吗?”

    罗南苦笑,“那……不会是圣人嫡系吧!难道上一代圣人是虫族?”

    黑白打了冷颤,脑海里闪过无情和福克斯她们的样子,一巴掌拍在罗南的后脑勺上,喝道:“禁声!圣人也是你能乱说的?我师傅就是圣人嫡系,每天读书习字妥妥的文艺少女!我背后那位争圣者大姐也是圣人嫡系,每天咸的要命!难不成你家虫族会天天横躺在沙发上追剧啊?”

    罗南揉着后脑勺郁闷的不再说话,黑白也无奈的叹道:“总之以后注意一下吧,像这种隐藏在背后不动声色的角色一般都挺狠。可别让它们最后渔翁得利!”

    罗南呵呵,渔翁得利?这是你最擅长的吗!

    不过罗南当然不会说出口,只是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置那个生物茧?”

    黑白伸手从面板里掏出了一个光团,“灵魂宝石变成了反生命方程式,我已经没有能力赋予那身体灵魂了,不过巧了!我这还就有一个贼纯洁的灵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