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寻坑之旅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必须承认,虽然黑白知道自己经常惹麻烦,但完全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在外太空给地球惹来的麻烦,有一天竟然会以这种直观的方式降临头上。

    没错,各位看官没有猜错,就是那个相继在各位大佬那碰的头破血流的恶魔巴巴托斯!

    大宇宙OL中关于巴巴托斯虽然没有漫画里那么强,但他的设定一定很特别,要知道每一个NPC背后都有一个真实的灵魂,所以传统套路中的那种犯傻行为一般是不会发生在NPC身上的。

    但这个巴巴托斯竟然在相继碰壁之后仍然执着的发展黑暗骑士团,这就很值得研究一下了。

    砰砰砰!一道道光芒闪烁的子弹差点没将黑白的眼睛晃瞎,福克斯对于阿宾苏的判定很正确,这货的确比黑白更加擅长使用正义先锋,或者说这种执着远比黑白强烈。

    正义先锋在他手中每射出一枚子弹都像是镖出了一发导弹似的,轰轰轰的闷响看着好像没有太大的火花,可那爆发的能量波动足以赶得上导弹了。尤其过分的是,随着子弹越来越多的打在巴巴托斯身上,阿宾苏脸上的表情越狂热越兴奋,就跟挂输液瓶持续打鸡血一样!

    当然,作为倒霉的反面角色,巴巴托斯的状态就不太好了,各种闪避各种挨枪子,每每发出销魂的叫声,让晓洁听着脸红的转过身去。

    很意外的,黑白发现阿宾苏的枪法竟然不错!虽然他的枪法中并没有弧线射击又或者枪斗术这种黑技术,但强大的预判与精准的射击能够轻松封锁住巴巴托斯所有的行动角度,可谓从头到尾压着巴巴托斯在暴揍。

    “嗯,这个枪法水平,瞄准技能至少也到A级了吧!”黑白嘀咕。

    一边的塞尼斯托脸色有些不好,听到黑白的嘀咕接口道:“阿宾苏当初还是绿灯侠的时候就很擅长射击。只不过多数操纵的都是远程炮火,但他确实非常擅长瞄准。记得有一次他在大气层外利用不带瞄准系统辅助的大炮支援大气层内部的战友,一炮都没有打偏!”

    黑白嘴角抽了抽,这个就有点变态了,这正义先锋怎么说也是黑白得到的第一件好装备,还是福克斯大姐的馈赠,虽然之后用不到了,但你一到新主人手里就这么牛哔,这让人情何以堪啊!好吧,只能说,优秀的人做什么都会优秀,你不是天生强大,你只是天生要强!

    “对了,还没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塞尼斯托闻言脸色更差,恼怒道:“我本来在战舰里好好的修炼,突然间身后出现了一个空间通道,然后这只恶魔就出现了。我还以为是墨菲斯托找了过来,所以吓了一跳,第一时间就向天刃七号求救了。谁知道这个家伙竟然不是墨菲斯托,最过分的是,他竟然想抢我的恐惧黄灯!我得到点力量容易吗?咋就这么多人惦记呢!”

    黑白忽略掉塞尼斯托的抱怨,一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委,不用说,这个巴巴托斯肯定又是为了成立黑暗骑士团在奔走。

    他在蝙蝠侠、巴里艾伦还有新海王那里倒了霉之后,竟然又将注意打到了塞尼斯托身上,只可惜,这里碰巧住了一个正义狂信徒。嗯,该说什么呢?来啦,小老弟!

    黑暗骑士团的成员其实完全就是正义联盟的黑暗面翻版,而且更加的疯狂。只是要想凑齐这些角色可一点都不容易。

    狂笑之蝠、红色死神、溺亡怨魂现在看来是没法出现了,经过黑白上次的任务,蝙蝠侠心中的光明一面被引出了不少,再加上斯蒂夫、布鲁斯班纳等人的跟随,巴巴托斯完全没有机会接近他。巴里艾伦如今化身萨维塔跟在阿努比斯身边,巴巴托斯要是赶去随时会被拆干净的。新海王那里也没什么漏洞,桑优雅可是很紧张自己的儿子,再加上一票黄金圣斗士和神奇女侠,估计巴巴托斯想都不会想。

    这么一算的话,还剩下蹂躏者、无悯铁腕、破晓诡灯和杀戮机器了,蹂躏者需要毁灭日病毒,又或者说是氪星人的基因改造技术,这一点最难防范。因为氪星人的飞船现在在政府手中,或者说是九头蛇手中也不为过。黑白可不觉得他们能够防的住巴巴托斯。

    无悯铁腕在漫画中是蝙蝠侠带上了阿瑞斯的头盔被精神控制了,所以才形成的。但大宇宙OL中的阿瑞斯是争圣者,并且已经被神奇女侠打成了灰灰。巴巴托斯就算穿越时间也拿不到头盔了,除非大宇宙OL系统魔改,否则完全不用担心。

    杀戮机器是蝙蝠侠将老管家的意识转移到了电脑里后形成的机械生命,这个不好防范,大宇宙OL中的机械生命实在太多,鬼知道巴巴托斯会去找哪一个。

    破晓诡灯在原作中是蝙蝠侠得到了绿灯戒让后利用负面情绪感染了绿灯而形成的反派,其独有一种诡异的熄灯程序,能够瞬间封闭灯戒能量对佩戴者的供能,虽然佩戴者能够再次启动,可在大战之中,这一瞬间的干扰就足以要命了。而要想变成破晓诡灯肯定就需要灯戒,如今甘瑟将绿灯军团玩成了半残,巴巴托斯在地球上一个绿灯侠都找不到,所以只能找其它灯戒了。

    不过红灯主人是只猫,如今还在林梅怀里抱着呢,巴巴托斯再蠢也不会找一只猫来掺合黑暗骑士团的事。那么就剩下恐惧黄灯的主人塞尼斯托了,只是看看如今的惨样,估计这个想法他也该放弃了。

    啊吼!

    身为一个有牌面的恶魔,巴巴托斯哪里受过这种气,此时彻底怒了,强顶着密密麻麻的弹雨朝众人一声大吼,然后转身……开门闪!

    砰!恶魔开的空间通道似乎很特殊,一环环的亮光不停闪烁,像是个开在空中的漩涡,巴巴托斯闪身就钻了进去,“我还会回来哒!”

    “哼,果然是个大坏蛋!”晓洁听到巴巴托斯最后一句话果断下了个结束语。

    黑白好笑的摇摇头,接着问道:“天刃七号,刚刚巴巴托斯的离开方式是否做了记录?”

    “已经将巴巴托斯打开空间通道的方式做了记录,这是一种通过能量瞬间激增来开辟空间夹层以达到瞬移目的的方式。根据资料库中数据对比,这种打开空间通道的方法分为两步,第一步是进入空间夹层并隐藏,第二步才是进入当前空间,由于能量瞬间激增排开声浪,所以导致开启时有爆音出现,这种方式又叫爆音通道。资料库中虽然不曾实地探测过,但却有相关记载,应该是一种相对成熟的技术。”

    天刃七号的解释让黑白有些恍然,怪不得当初墨菲斯托能够找准机会偷袭至高智慧,应该就是利用爆音通道的方法隐藏在空间夹层,瞅准时机偷袭了。“可有方法防御?”

    “已经将爆音通道的运行方式记入数据库,天刃七号将实时监控附近一公里范围内空间夹层,并利用能量潮涌方式充斥战舰内部空间夹层,可以杜绝此种方式入侵。”

    黑白闻言放心的点了点头,转身安慰一下塞尼斯托,只是不知为何,他隐约间好像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

    砰!

    爆音通道再次开启,这一次,巴巴托斯出现在了新西兰的一处海滩上。

    “渴望着拥有一切的孩子啊,你可愿意为黑暗而战,我将会赐给你永恒的生命与力量!”

    “……”赛琳娜看看眼前突然间蹦出来的巴巴托斯,一瞬间已经认出了这个最近颇为能跳的倒霉鬼,只是……“那个……无意冒犯,你这个形象是不是有点……惨!”

    巴巴托斯一瞬间有点想哭,委屈!难受!你们地球人不讲道理!

    不过作为一个擅于蛊惑人类的恶魔,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完的,轻咳一声拉动披风将身上的狼狈样子遮一遮,“细节什么的就不用在意了,我在地狱的深处就感受到了你的渴望,你渴望改变、渴望拥有、渴望掌握自己的命运!但这一切都不……”

    “行了,我加入!”赛琳娜有些不耐烦的打断道。

    巴巴托斯一张脸隐藏在兜帽之中,虽然外面看不见,但他自己知道,很不爽。你们人类咋不按照套路出牌呢?我这蛊惑的话刚刚开个头啊,铺垫都没有就达成了目的,这很没有成就感的!

    赛琳娜挠了挠脸颊,倒是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巴巴托斯,“看来我并不是你的第一选择啊!”

    巴巴托斯摇头,“不,进就是我的第一选择!”……个屁啊!不可否认,贪婪是一种很普遍的负面情绪,可以说只要是个生灵都难免有贪婪的时候,可正是因为太普遍也太常见了,所以在情绪爆发的时候远远没有绿灯黄灯所能够炸出的能量强大。

    这倒不是说贪婪情绪法则不如恐惧和意志,而是相对于后两者来说,贪婪更加具有渗透性与持久性,恐惧和意志则更讲究一瞬间的爆发,就像那句老话说的,‘情绪大起大落的太快,简直太刺激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巴巴托斯的首选目标是绿灯、红灯、黄灯,最后才是无奈的橙灯。

    恶魔的话自然不能信,这点赛琳娜很明白,事实上她已经等很久了。从黑白开启善恶对决大型任务,再到网络上爆出了巴巴托斯的出现后,她就一直等着。

    破晓诡灯的诞生必须借助灯戒,所以赛琳娜一直在期待巴巴托斯的到来。她曾经是个掌握大权与力量的女人,如今随着海神波塞冬的死亡,她也跟着失去了所有。一个过惯了奢侈生活的女人,如何能够忍受这种东躲西藏的日子。

    赛琳娜极度的渴望变强,以至于这半个月来她都在挑偏僻的地方走,就是等着巴巴托斯,结果你个老恶魔坏的很,让老娘等了这么长时间。死扑街!

    虽然赛琳娜的态度和那鄙视的眼神让巴巴托斯一度想要离开,我大恶魔不要面子的啊?但是理智还是让巴巴托斯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我将赐予你改变世界的力量,不要反抗!”

    巴巴托斯双手举起向着赛琳娜推去,那感觉就像是武侠剧中推功过血传谁谁谁一甲子功力似的,干枯的双手直挺挺的怼到了赛琳娜面前,她极力克制才忍住没有躲闪,尼玛!快怼到老娘胸口了,你个老骚货!

    巴巴托斯这个气啊,自己这刚刚给人家输送力量,谁知道对方就还回来一个鄙视的眼神,老子欠你的?你个小娘皮等着,等老子一统天下的时候非好好让你知道知道恶魔的可怕!

    两个互看不顺眼的合伙人就这么诞生了,未来的路注定是坎坷的,虽然现在看起来一切都很‘美好’!

    一道道黑色的能量侵染赛琳娜手中的贪婪橙灯,其内的伏地魔早就已经被赛琳娜抹去了意识,毕竟她不可能留下一个心怀叵测的战友,此时一被黑暗力量侵染直接就产生了新的能力。

    赛琳娜媚眼下弯,面板上天赋一栏直接就多了一行介绍。

    破晓诡灯:灯戒能力的黑暗面,拥有独一无二的熄灯程序,克制一切灯戒使用者。请玩家努力散布世人对恶魔巴巴托斯的恐惧,巴巴托斯与你的实力将随着畏惧你们的人数增多而加强!

    赛琳娜秀眉微皱,虽然作用很强悍,但针对性太重了,也许在原版漫画中这算是一个不错的能力,可在大宇宙OL这个各种能力多方开花的世界,这所谓的克制作用就太过儿戏了。另外还有那个散播恐惧的任务,这特么是开玩笑吗?大宇宙OL中的地球人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你个如此损样儿的恶魔还想让人们恐惧你?你让地狱厨房的居民们怎么想!你让哥谭市的市民们怎么想!

    “啊哈哈哈哈!终于成功了,终于成功了啊!”

    也是巴巴托斯的旅途太过坎坷了,冷不丁成功了一个之后,这货真是开心的手舞足蹈了。而随着他开心的大笑,赛琳娜发现这个恶魔的实力竟然在直线爬升。那种不停荡漾的法则之力有种当初她面对老海王的感觉,不过本身实力不俗又是争王者,还有海神三叉戟的辅助,在战斗力上是可以直逼S级高手的。

    赛琳娜古怪的看着巴巴托斯,该怎么形容呢?之前的巴巴托斯虽然系统也给出了S级的评价,可除了生命力顽强之外连绿巨人一巴掌都顶不住,但现在却实打实的拥有了相匹配S级的攻击力。这其中肯定有原因,系统对于巴巴托斯的设定有些玄妙啊!

    赛琳娜眼神中的慎重是瞒不了巴巴托斯的,后者瞬间得意的挺起了胸膛。也是不容易啊,从地狱里出来之后一路上光遭罪了,好不容易成功了一回,若非赛琳娜在场,他甚至都想开瓶啤酒庆祝一下。

    “破晓诡灯,随我去寻找下一个黑暗骑士团的成员!”巴巴托斯低沉着嗓音挥手打开爆音通道,可就在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赛琳娜伸手拦住了他。

    “你先给我等会儿!”

    嗯?巴巴托斯有些奇怪,难不成这家伙刚刚获得能量就像造反?

    赛琳娜上下打量了一下刚刚还很狼狈的巴巴托斯,“我说,恶魔同志,在行动之前咱们是不是计划一下?”

    “呵呵呵,计划?以我的实力还用得到计划吗?”巴巴托斯似乎选择性的遗忘之前怎么被按在地上摩擦了,一脸‘老娘已经无敌了’的样子。

    赛琳娜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挤出笑容道:“你不知道我告诉你,地球很危险,盲目乱闯会惹出很多麻烦。仔细回想一下你之前的经历,那些敌人你能够对抗吗?”

    巴巴托斯表情不太对了,不是他终于回忆起了曾经被支配的恐惧,而是……除了刚刚跟阿宾苏打的那次外,那些次都败的太快,他根本就衡量不出动手者的实力啊!

    这特么就尴尬了。

    赛琳娜看着巴巴托斯别扭的表情,以为其真的想通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还有理智就好商量,最怕就是那种什么都不管不顾就是要莽的人。

    “首先我们要先确定一个目标,接着调查出目标及周边的情况,接着再谋而后动。嗯,说起来很简单但具体执行肯定非常麻烦,这样吧,你先告诉我,你看中的下一个目标是谁?”

    老实说,赛琳娜不觉得巴巴托斯是个值得托付的雄主,但是利用他在这次善恶对决的大剧情中捞些好处还是没问题的,所以赛琳娜又再次进入了谋士的角色,就像之前在海神波塞冬手下做事的时候那样。

    巴巴托斯摸了摸下巴,觉得这个小娘们说的有道理啊,其实作为地狱来的恶魔,他也是擅于使用诡计的,只不过来到地球第一次使用诡计就碰到了一个不讲理的绿巨人,因此才失了先机。后来几次其实他也做了简单的调查,偏偏每一次觉得十拿九稳的时候都出现了意外。

    “嗯,我下一个要寻找的奴……伙伴在华盛顿特区的一栋建筑里,他是一个诞生了没多久的机械生命,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迷茫与偏执,所以打算让其进化成杀戮机器!”

    赛琳娜听了巴巴托斯的话并没有意外,就像黑白一样,如今大部分玩家都能够如数家珍的说明白那些有关的剧情设定。在她看来,蝙蝠侠是不能去找的,那就是个大坑,谁去谁死!

    巴里艾伦自从闪点悖论之后就再没有人见过他,就连从网上都找不到消息,看巴巴托斯这么长时间都孤独旅行的状态,估计就是他也找不到。

    新海王如今还是个小孩子,再说还有神奇女侠保护,真要是将其蛊惑过来,怕是又要面对神奇女侠的怒火。

    至于无悯铁腕,看神奇女侠活跃的表现就知道,阿瑞斯早特么不知道死在那个犄角旮旯了。

    这么一算,其实能够谋划的角色真的不多,而托那些科幻导演和编剧的福,地球上有关于机械生命的剧情真心不要太多,这也应该是最好找的一个了。

    至于什么迷茫和偏执,呵呵,机械生命都特么迷茫和偏执!

    “那你告诉我,那栋建筑在华盛顿特区的具体地点。”赛琳娜又问。

    巴巴托斯想了想,挥手在空中用黑色的能量勾勒出一根根线条,这些线条汇聚成一幅地图,地图的中央就是那个机械生命所在的地点。

    赛琳娜凑前一步好奇看去,然后沉默……“尼玛坑爹啊,这特么不是华盛顿特区的九头蛇总部三叉戟大楼吗!”

    ……

    “姐姐,你这是在玩火啊,要是姐夫知道了会不要你的!”高舞很郑重的拦在了高雯面前,不过也许是害怕又或者是变身时间太久,都忘记恢复人身,以至于小猫形态下根本没有半点严肃可言。

    高雯呵呵,伸手薅着高舞的后颈还颠了颠,“你现在翅膀硬了,敢跟姐姐顶嘴了是吗?”

    “我不能看着姐姐走向歧途~”声音越来越小,四条小腿没精打采的耷拉着,一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歧途?歧途个屁!放任你姐夫跟那个老妖婆继续发展才是歧途!”高雯恨恨的说道,接着将高舞随手扔到脑后,自己则将一尊关公像摆在了桌案上。

    高舞嗖的一声又跳到了关公像旁边,“可那也不能置全人类的安危于不顾啊,你明知道那个家伙是争圣者,你难道还自己送上门去?”

    高雯呵呵,十分不屑的瞟了一眼高舞,伸手再次将其拨到一边,“争圣者很稀奇吗?你姐夫都坑死多少了?”

    高舞眨眨眼,这个问题……好尖锐啊!

    高雯见状一边往关公像前摆香炉一边苦口婆心的叹道:“姐姐也是无奈啊,你要知道,以前有你姐夫庇护,姐姐只需要老实的当个名门太太就行了,可是现在有了竞争者,姐姐要是再不强点,以后会被打入冷宫的!”

    高舞很固执的摇头,“姐夫不是那样的人!再说,那也不需要去找一个不了解的争圣者冒险啊!”

    高雯哼道:“你太天真了,现实中那么多的影迷都说要喝我的洗脚水呢,可我被困在美国的时候也没有谁真去救我,甚至连在网上帮我骂两句的都少!人都是会变的,我可不敢赌你姐夫的节操,所以还是要让他有个牵挂才行。”

    “那也不用……”

    “你还是不明白,所谓牵挂无非爱情与亲情,如今公公婆婆摆明了两不相帮,至于爱情,老妖婆那边也未必比我低,若想实打实的留住你姐夫就必须走亲情路线。所以一个孩子就是必须的!”说着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高舞,“本来我想要将你送到你姐夫的床上,这样无论是从感情还是欲望上都能够双倍满足绑定他,谁知道你这臭丫头不争气,每次都怂的好像未成年一样,这能勾引到你姐夫吗?”

    高舞(^?x?^)“怪我咯!姐,你这三观不正啊,人家怎么会跟姐姐抢姐夫呢?(^ω^)”

    高雯眼角跳了一下,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自己!“法则之力现在是刚需,而投靠争圣者是最快学习到法则之力的方法!放心吧,大不了等争圣之战的时候给陪你姐夫玩玩无间道!”

    说着三炷香砰的一下插在了香炉里,然后郑重其事的对着关公像拜了拜,紧接着一道空间通道便开启了。高雯召唤出戒灵战马抓起高舞一头就冲了过去!

    由于黑白的原因,现在做历史任务都要经历时间亡灵的考验,而随着玩家越来越有经验,也渐渐总结出了对抗时间亡灵的方法。其实最简单的就是靠着强大的防御力硬顶着攻击冲过去,所以高雯直接用关公像显化巨型关公加持,硬顶着时间亡灵噼里啪啦的进攻冲出了时间隧道。

    “有人吗?我是响应召唤过来的!”

    “……”

    一股冷风嗖嗖的穿过竹林,哗啦啦的树叶让高雯的声音显得有点单薄孤独。

    “姐,是不是我们长时间不搭理人家的召唤,那个争圣者跑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