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杀尽天下负心人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竹林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但凡是古装剧,也甭管是武侠还是宫斗,你要没个竹林景色都不好意思说是种花家拍出来的。所以,古代将江湖草莽又叫做绿林英雄,想想也是挺有道理的。

    不过对于高家姐妹来说却没有心情欣赏这诡异的美景,“姐姐,我们是不是来的太晚了,那个什么争圣者已经离开了!”

    高雯脸色也是很难看,这片竹林看起来非常茂盛根本望不到外面的边际,配合上已经不早的天色使得整个竹林都显得阴气森森。当然,对于玩家来说再阴森恐怖的环境也不过是一种新奇的体验罢了,倒是让高雯有些不爽的是,这附近跟本就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嘛!难不成那个争圣者真的走了?

    “先找找看有什么线索吧,你去天上瞧瞧,看看能不能找到出路。只要飞的够高,估计还是能够看到边际的。”高雯无奈的指了指天上。

    高舞点点头直接踩着魔法书开始升高,只是仅仅片刻就又沮丧的飞了回来。“姐,我们处在一个四周环山的盆地地形里,竹林很大山也很高都杵到云层里面去了。”

    高雯皱眉,也就是说没法简单的找到出路了,想了想又道:“无论如何,这关公像将我们引到了这里,这片竹林就一定会有玄妙,找找看!”

    “呃……怎么找?”

    “用眼睛找,好吧,你也可以用耳朵或者胡子。”

    “又不是找老鼠洞!”(=`ω′=)

    高雯没有再调笑高舞,而是大咧咧的席地而坐,事实上就在高舞飞上天空寻找出路的时候她已经发现了一下不对劲的地方。闭上双眼轻轻感知了一会儿就确定了。

    轻轻从地上捡起一片竹叶,松手间一道微风载着竹叶飘向不远处落地。高雯往另一处又走了几步,接着拿起一片竹叶放开,神奇的是竹叶竟然在向刚刚的竹叶靠近!

    “咦?好奇怪。”高舞不傻,一瞬间就发现了问题。

    根据常识,风的方向虽然总是在变,但总会有一个大概的方向,但是在竹林中不同,所有的风都在向着一个地方汇聚,就像是有个漩涡存在于竹林深处,让四周的风都向那里汇聚。不过这风力并不强,如果丢掉树叶的距离不远的话甚至发现不了。

    “走,我们跟着风走,做个风一样的女子!”高雯哈哈大笑。

    “是疯一样的女子吧!”高舞无奈的被姐姐抱起,很怂的小声嘀咕。

    高雯才不在乎妹妹的吐槽,只是兴高采烈的不停扔着竹叶,一次次飘浮的方向指引着她们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宫殿外。这是一座很……怪的宫殿,整体仿佛由黑曜石搭建,色调很是庄严神秘。

    “嘶!古埃及狮身人面像,奥林匹斯神话雕像,玛雅金字塔,非洲巫术娃娃,印第安图腾,这特么是什么见鬼的风格?住在这栋宫殿中的人……一定不是一般人呐!”

    高雯捂脸吐槽,突然间有些疑虑,自己是不是不该来,这个争圣者不是很靠谱的样子啊!

    高舞迈着猫步缓缓靠近宫殿,在大门口的两尊石狮子上抹了一把,“姐,这里灰尘好多啊,应该废弃很久了!”

    高雯挑了挑眉头,既然来了总需要进去看看,想着开始进入宫殿。嗯,这宫殿四周像是完全敞开的,连一扇大门都没有,怪不得到处窜风……

    与外面胡乱混搭的风格不同,进入宫殿内部最先入眼的竟然是一排排的兵器架!

    “看来这个宫殿的主人是个武痴啊,这兵器真是齐全,好吧,兵器的名字很齐全。”高舞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就是名字齐全,因为充斥着整个宫殿的兵器架上一把兵器都没有,但在每一个架子上却又用清晰的标签写上了各种兵器名称。从最简单的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到复杂点的鲨齿剑、离别钩、霸王枪、碧玉刀、多情环、倚天剑、雪饮狂刀、青索剑、紫郢剑,甚至还有暴雨梨花针和孔雀翎等各种暗器!

    “嗯,这标签做的很用心啊,笔迹潇洒豪迈,笔力浸透材料都印到架子上了。”高雯点点头表示对这些标签给予肯定,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光写个名字谁不会啊,我还能用橡皮泥捏个奥斯卡将做影后呢!

    “姐,你看上面,好漂亮!”高舞伸出爪子直指天花板。

    高雯怔愣一下抬头,眼中霎时间被星光盈满眼眶,满天星头以一种玄妙无比的排列映照在天花板上,若非早就从外面知道这宫殿有顶,她甚至都以为这宫殿完全是露天的。

    “这个天花板有点意思啊!”

    “我去上面探探路。”高舞咻的一声就飞上了天花板,然后小爪子挥了挥笑道:“姐,这些都是虚拟的影像,不是真的。”

    高雯闻言倒也不意外,左右瞧瞧,这宫殿其实并不算大,满打满算也就比足球场小点,可就算再小的宫殿建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也让人感觉突兀。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姐妹逛了好几圈也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连个可刷经验的老母鸡都没见到。

    “难道关键在于这些标签?”高雯摩挲着下巴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高舞的叫声,高雯眉头微皱几步跑到高舞旁边,却见在其面前的架子上赫然写着‘青龙偃月刀’的标签!

    高雯福至心灵的与高舞对视一眼,伸手将青龙偃月刀平放在了架子上,嗡!一声闷响伴随着刺眼的白光从身后绽放出来。周围的气流瞬间开始加速,高雯回身只见一道闪着光芒的门户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了面前。

    “原来这机关是这么开启的啊!”高舞恍然,然后又看看左右那密密麻麻的标签,“我去!姐,这些兵器该不会都能够开启传送门吧?这里是个……交通枢纽?”

    高雯翻了个白眼,拎起高舞的后脖颈提起青龙偃月刀就迈步走了进去,接着白光再闪,门户关闭,整个大殿重新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

    高雯幻想过很多有关未知争圣者的事情,在她心中,这个隐藏在历史任务线中的争圣者虽然可能是个人类模样但由于现实的种族差别也肯定很另类,也许就像星爷扮演的唐伯虎和真实唐伯虎的差别一样,虽然她也不知道真实的唐伯虎什么样,可她就是固执的觉得自己真相了。

    然而当跨过传送门看到那个目标的时候,还是颠覆了她的想象!

    “你……好,我没有打扰你吧?”高雯讪笑着挥手打招呼。

    传送门的这一边不再是那种杂交风格的宫殿了,相反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院子,院子中央是一颗长到七八米高的茂盛大树,树下是竹制的躺椅和小桌子,旁边还有明显是自家种的菜地,绿油油的嫩芽正从菜地中顽强的拱出来。

    感觉……就像是前一秒还在城乡结合部,下一秒就真的回了乡下!而那个打招呼的目标此时就坐在椅子上。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一系黑色的宽松长衫,一脚盘起一脚落地,端着一碗面条啼哩吐噜的往嘴里吸。这个中年男人称不上帅但却看起来很有灵气,对,就是有灵气,这种感觉很奇妙。总结的话,就是确认过眼神,是个有趣的人。

    此时这个男人显然也有些惊讶,他睁大的双眼看着高雯高舞,但嘴上也一直没停,听闻高雯的招呼点点头将面碗放下,“我以为不会有人来了,想不到……话说那把大刀还用的习惯吗?以你的体型来看,这种体积的兵器用起来没法发挥出完美威力的!”

    高雯心中一喜,一眼就看到了她的兵器,不用说,这肯定就是她要找的目标,嗯,这算是考验吗?得认真回答才行!

    “不会啊,我的力气不小,再加上有真气的辅助,这刀我用着还是很顺手的!”

    “屁个顺手!”中年男人一句话将高雯给整懵了,“根据你的身高和臂展来看,就算你的力量足够可在挥动之时能够有效发挥大刀的威力区域也会相对缩小。当然你可以人为的适应与改变,可花费时间不说,光是改变后的大刀用法也必然会失去那种堂堂煌煌的威势。好好一个大刀因为用法的改变就会让你用成奇门兵器了!”

    高雯一脸懵逼的眨眨眼,敢情这位是这个脾气吗?

    中年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其又一次拿起了面碗哼道:“就算你不相信玄学那也应该相信科学吧,可别相信动漫或者电视上的那些瞎忽悠。什么萝莉拿大刀这种事完全是没有科学依据做基础的!”

    高雯苦笑,这自己怎么眨眼就变成文盲了?无奈的轻咳一声,“其实……我只是个演员!”

    中年男人闻言点点头,像是有什么不满的哼道:“行吧,总算还是挺诚实,没有冒充什么学霸。说说吧,你是怎么想到响应召唤过来的?”

    高雯一阵哭笑不得,“不是你召唤我过来的吗?”

    中年男人撇撇嘴,叹了口气道:“你所说的召唤其实从一年前开始就停止了。”

    高雯愣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你放弃了?”

    中年男人翻了个白眼,“准确的说是之前那个争圣者放弃了,怎么说呢,算是对你们彻底失望了吧!”

    “介意详细说说吗?”高雯苦笑问道。

    中年男人耸耸肩,也没有避讳什么,“现在跟你说他是谁也没有意义了,你只需要知道,他本来对这事还挺上心的,谁知道在第一个环节就出现了问题,你们这些玩家迟迟没有响应他的召唤,愣是一个找他的都没有。这时间一久啊他就没了耐心,索性就放弃了。在他走之后,因为系统已经创立了任务的连接通道不好取消,所以他就将通道连到了我这里,如果真的有玩家找来,就由我打发了。”

    “打发?”高雯的脸色更不好了,难道自己的变强之旅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了吗?旁边高舞闻言也是安慰的在高雯裤脚蹭蹭。

    中年男人笑道:“你们也不用太失望,根据系统的规则,任务既然已经发了下来,而玩家也达到了领取奖励的标准,那么就不会让玩家空手而归,他既然将传送门接到了我这里,那么自然就是从我这里拿奖励。嗯,不过由于你们这些玩家没有将其当回事,所以那货报复性的只留下了一份奖励。”

    高雯闻言大喜,但看中年男人那一脸诡异的笑容又有些迟疑了,这是……有陷阱?“介不介意问一下,争圣这种事如此重大,难道就因为几年没有人响应,他就放弃了?太草率了吧!”

    中年男人呵呵,“你知道他为了这任务准备了多久吗?又准备了哪些措施?”

    高雯张张嘴,中年男人直接打断道:“一开始他很挑剔,觉得能够跟着他学习的人都必须是人中龙凤,所以就将任务线索埋在了历史线的各个名士手中,就像你手中的青龙偃月刀一样,同样满足他召唤条件的还有吕布的方天画戟、赵云那把亮银枪、霍去病那条枪、岳飞那条枪,甚至还有李云龙那门意大利炮!”

    高雯没有借口,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总感觉其中混进去了什么怪怪的东西。

    中年男人紧接着又道:“后来他见没有人响应,所以就又放低了标准,什么风云的绝世好剑雪饮狂刀,倚天剑屠龙刀,还有青索剑紫郢剑这种。”

    高雯有些惊,原来在争圣者眼中这些兵器都是次一级的选择啊。话说这位争圣者对种花家的文化还挺了解。

    中年男人没有管高雯的震惊,好笑道:“谁知道还是没有人响应他的召唤,最后这货又一次降低了标准,但凡能够将兵器用法练到A级的都可以响应他的召唤,谁知道……”

    “不对吧,这要是A级的话不该没人响应召唤啊?毕竟满级很难,可只是A级的话,还是有很多办法的。”高雯忙出言打断。

    中年男人大咧咧的往竹椅上一躺,上下打量一番高雯,不过从他的眼中看不到任何淫邪,有的只是一种老师望着学霸学生的一种欣赏眼神,只是看了一会儿有摇头道:“你的兵器使用技术应该停留在A级很久了吧,有没有考虑过为何没有晋级S?”

    高雯本能的想说经验没有攒够,但是脑海中猛的闪过了余轩和黑白有关技能的解说,虽然从系统面板上看,想要将一个技能,尤其是功法之类的技能升级到满级只需要经验,但其实除了系统奖励外,真靠玩家自身升级必须要有领悟才行。

    中年男人一看高雯的表情就知道她想到了,接着笑道:“你倒是不傻,想要将一种功夫升级到满级,玩家必须要有最基本的感悟。什么是最基本的感悟?就是指一门功夫中的精髓,这是一种比较唯心的东西。拿你的青龙偃月刀为例,一个‘义’字,你的领悟有多深?你有与兄弟姐妹并肩作战同生共死的经历吗?你有被兄弟情所感动过吗?如果这些都没有,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能够将青龙偃月刀使出关羽的风采?”

    高雯有些懵,低头瞧了瞧手中的青龙偃月刀,不知为什么,她突然间感觉自己手中的刀远远没有当初刚刚得到时灵动了,死气沉沉的,就像是一个自闭症儿童孤独的缩进了阴影角落里。

    高雯苦笑一声,原来一直以来她都手握宝藏而不自知,难道说是黑白太强,让她产生了莫大的依赖,以至于彻底放弃了努力?

    其实榜样就在身边,不说她的男人一路走来是如何攒下一套争圣班底的,单说身边的朋友,煎饼叔为了更好的掌握写轮眼,不停带着媳妇去做灵异任务作死。余锋为了让斩魄刀*解从未放松过对刀法的修炼。艾伦一直在对自己进行改造几乎一天一个样。李色在蜀山那一票反派中混的风生水起,据说玄阴聚兽幡现在拉出来就能够将整个纽约覆盖了。还有黑白那个在神盾局混日子得到表哥,据说上次得到了伏地魔未完成化龙形态的血肉,如今都能够做到蛟龙变身了,可谓无限接近S级。至于余轩,之前那战争任务做的都不止一次了!

    所有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努力着,似乎只有她一直在随波逐流,谁有任务就帮忙一下,可老实说凭她的实力有没有她都一个样,大家不过都是看在情分上带着她玩而已,这也是她的实力还没有掉队的根本原因。

    自己真的太懒惰了,甚至于连一个未来的方向都没有。包括这次,她想要获得法则,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法则。争圣者也不是全知全能,还能教她什么法则最合适她?

    中年男人看到高雯脸色不停变化也知道这番对话算是没白说,笑道:“其实他将要求已经降低到了那个地步了,也应该有玩家找上来。事实上也确实有玩家找过他,但他一见那个家伙就将其撵了出去。怎么说呢?虽然是争圣者与手下亲信的关系,但跟在他身边也算是他半个弟子,他是个要求很高的人,看不上的人他宁愿不教。所以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三天,他就又犯倔开始宁缺毋滥了!最后只能放弃争圣这事了。”

    高雯挠了挠脸颊,突然感觉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当初因为知道了争圣者的真相不想惹事所以没有响应召唤,想不到竟然给那位争圣者造成了这么大的烦恼。这个……很愧疚啊!

    “介意问问吗?那个被撵跑的玩家到底哪里不合格了?”一直没说话的高舞开口道,她觉得知道一下相关信息也许能够帮助姐姐。

    中年男人也没隐瞒,笑道:“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说来也巧,那也是个女玩家,她当时已经比你现在强的多,已经踏入了A级实力。身兼慈航剑典与道心种魔两大绝学,一手剑法也算是出神入化了。”

    高雯惊了,“这种实力的都看不上?幸好我那时候没来,否则怕是要白跑一趟了!”

    中年男人嘴角微翘,意味深长的笑道:“古话讲女表子无情、戏子无义!当然,我不是针对你们演员,毕竟演员已经衍化成了一个职业,跟过去不能比了。不过那个女玩家就属于无情无义只讲究利益的那种。这种人我那朋友自然看不上,所以就将其撵了出去。”

    高雯有些尴尬的笑笑,“看来先生的朋友定然是品性高洁之辈,佩服佩服!”

    中年男人笑了,“得,多说也没有意义了,咱们直接来正事,你现在就可以抽取你的奖励了!”

    高雯一听奖励马上开心起来,虽然说没有找到那个争圣者,但至少奖励还是能够拿到了……“等会儿!抽取?他不是就留下了一份奖励吗?”

    中年男人一瞬间笑的很贱,“没错啊,是一份奖励,但还有其它的许多垃圾,你必须准确的在其中寻找出正确的奖励,若是没有找到,就只能领份垃圾当安慰奖了!”

    噗!高雯心里想吐血,这特么是报复吧,一定是报复吧!

    中年男人没有给高雯吐血的时间,直接挥手向高雯打出了一片光幕,光幕投影到半空像是在KTV点歌一样拉出了几百页的清单!

    高雯只是看了一眼就有点晕,每页清单大约近百个物品,锅碗瓢盆什么都有,一个个灰扑扑的黯淡不已,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东西。但这些东西没有拿到手之前鬼知道还有什么特殊的功用,人家都说神物自晦,万一人家神器就是这个风格呢?

    那中年男人看着高雯两眼转圈圈心情甚好,轻咳一声眉飞色舞的嘿嘿笑道:“小姑娘,实在找不到就选个看得上眼的兵器吧,你在大刀一道上怕是没有什么前途的,这些东西在他看来虽然是垃圾,可对你们玩家来说也都不错,不会比你的刀差哦!”

    高雯一怔,看中年人不停给她抛媚眼的样子,这是在暗示她奖励是兵器?低头看看手中提着的刀,关羽走麦城那一战的各种细节瞬间晃过脑海,当初关羽为何将刀给了自己?真的只是因为她跟着走到了最后吗?那时候青龙偃月刀给她的那份源自心底的悸动,真的只是节目效果吗?

    “多谢前辈好意,只是……故人所托不敢惑忘,它当初既然选择了我,那我就有责任带着它一辈子!”

    中年男人顿了一下,有些吃惊的看着高雯,一瞬间,他好似在高雯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洒脱,一丝沉甸甸的责任。

    “(ˉ▽ ̄~)切~~,好吧,看在你这丫头还算顺眼的份上,给你个提示,你现在急需一种能够让你和大刀这种兵器完美契合的功法!”

    中年男人的话让高雯一个激灵,功法?下意识的伸手向前翻页,打算重新找找有没有没注意到的功法……“我去!这怎么不能向前翻页啊?”

    中年男人眉毛一挑,“哦呵呵呵,我没有告诉过你吗?这个选择只能向后翻喏!”

    咯吱咯吱,一瞬间高雯咬的牙痒痒,这特么坑啊!强忍着额头的青筋暴凸,伸手开始向后翻,然而类似于功法的东西还真不多,翻了两分钟才在第七十八页看到了一本书。

    书黑乎乎的完全看不见内容,高雯索性就选择了它,反正有没有都是命,在这么坑的条件下能果决就果决吧,别到时候那货又告诉她说有时间限制。

    中年男人见状也没有了再聊的兴趣,伸手一推,强劲而虚无的力道直接将高雯推回了竹林中的宫殿。

    “姐,这是我遇到过最古怪的NPC了!”高舞四下环顾发现是熟悉的环境之后才敢开口。

    高雯摇摇头,转身道:“这里不是什么正经地方,我们还是先离开吧。”说着当先向外面走,待出了宫殿回头一望,原本风格混杂的建筑上突然间浮现出了三个大字‘战神殿’!

    “嗯?战神殿是什么梗?”高雯眨眨眼,突然想起那秘籍,拿出书本翻开,这竟然是一本由七七四十九幅图画组成的画册!

    于此同时,系统面板中也及时给出了标记。

    战神图录:由七七四十九幅图画组成的玄妙宝典,可融合进玩家专属兵器形成独一无二的特殊绝学。

    战神图录!这个名字真是如雷贯耳啊,对于在东方混的玩家们来说,黄大师的作品那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专属兵器?特殊绝学?原来系统设定战神图录是干这个用的。

    高雯一点没有继续研究图画的意思,开玩笑,黄大师可是很黄的,万一图画里有什么辣眼睛咋办,还是直接用掉吧!一巴掌将其拍在了青龙偃月刀上,一瞬间,无数玄妙的雕刻出现在刀柄上,整个长刀都像是脱胎换骨一般,隐隐龙吟在耳边回响,最开始的那种悸动竟然又一次感觉到了。

    她知道,这是长刀在……撒娇?

    “看来这一趟没有白来啊,走,我们回家!”高雯发出杠铃一般的得意笑声。

    高舞一个白眼甩过去,“到饭点了,我下线找姐夫去,哼!”

    高雯一愣,“小婊砸你想出卖我啊!”话还没说完就见小猫不动了,像是睡着了一样趴在了地上。

    高雯无奈只能拎起小猫的尾巴将其夹在腋下,就像是夹了个抱枕一样。

    任务结束,青龙偃月刀轻声鸣叫就将其带回了现代线,高雯前脚刚刚落地却见眼前光芒一闪,她下意识的就像抽刀劈过去!

    “嗯?你是谁?”

    “我感受到了你深藏于内心阴暗角落中的嫉妒,你渴望变强、渴望改变世界!来吧,说出你的愿望,我将满足它,加入我!加入黑暗骑士团!”

    高雯耷拉着眼皮尽力让自己显得不辣么暴躁,你妹啊!老娘嫉妒的这么隐晦你都感觉到了?

    “来吧,我从你身上感觉到了神道的气息,你是一个被人类抛弃的神,加入我!成为无悯铁腕!说出你的委屈,说出你的愿望!”那货再次吼道。

    高雯抿抿嘴,配合一下吧,人家也不容易,“我的愿望是……嗯,杀尽天下负心薄幸之人!”

    “……要不,你再想想?我也再回去琢磨琢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