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我是个有信仰有追求的九头蛇!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深夜,皮尔斯独自坐在客厅的餐桌后面,双眼直勾勾的望着墙上的一副画作,那是一幅有关于骑士杀死魔鬼的画作,来自日本的一座美术馆,据说关于这幅画还有个很可悲的故事,好像是什么凶杀案。

    其实皮尔斯并不懂得什么艺术,但当他看到这幅画的时候突然间就喜欢上了,这也是他唯一没有动用任何九头蛇的影响力而是花自己的工资买下来的一幅画。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也许只是想拥有一件真正‘干净’的东西吧!

    每一次看到这幅画的时候,他总是能够回想起自己的一生,那真是逝去的青春、那是壮阔的人生啊!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梦想这个词和唱歌跳舞演戏联系在了一起,他完全无法理解,一个年轻人会为了唱歌跳舞每天训练长达十八个小时且十几年不间断。如果将这些时间用在学习上的话,估计火箭或者原子弹都能够造出来了吧。

    想想当年的自己年轻时在做什么?在同龄人沉迷于漫画游戏选秀的时候,他已经是个出色的童子军,并且顺理成章的进入了军队成为了精英。在军队里,他见到了世界的神秘一角也明白了这个世界的黑暗。

    那是一段迷茫的岁月,他努力着却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而努力。

    说出来也许没有人相信,他的偶像其实是马克思!对,就是那个大家都知道的马克思,在全世界大部分人都对其误解和冷落的时候,皮尔斯却能够神奇的理解他。

    那时候他突然间明白了,这个世界需要引领、需要涅槃、需要新生!

    尽管他知道一旦走上了这条路,那么自己的身上将会被贴满反派的标签。可他从未退缩过,面对那些质疑的人,他只会说,你们不懂我对这世界的热爱!

    后来他义无反顾的成为了一个就九头蛇,就是义无反顾!也许有人会说九头蛇中都是自私自利独裁之辈,可每当听到这种话时皮尔斯都会在内心嘲笑对方的愚蠢。一个如此庞大的组织,怎么可能全是那种毫无信仰,追求名利充满铜臭的蠢货呢?毫不客气的说,九头蛇比世间绝大多数的组织都要信仰坚定。

    至于神盾局,神盾局不行,它表面上说是什么守护全人类,其实就是守护少数当权者的工具,是一件表面光鲜内里完全烂掉的华服,经不起浆洗也不能揉搓,跟那些奢侈品礼服一样,穿过一次就只能扔掉的货色。

    本来皮尔斯都已经做好了冲锋在前为了理想牺牲的准备,可没有想到的是,上级却让他打入神盾局做一个卧底。

    之后,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转眼就十年了!十年之后又十年,十年之后又是十年,再一转眼就五十年了!

    人生有几个五十年啊,如今他已经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都特么混成神盾局扛把子了!

    回忆到这里有一个停顿,好像年迈的身体已经不再能够支撑他考虑太多。短暂的喘了口气后,严峻的形势再次让这个老人脸色凝重起来。

    本来以为自己看不到九头蛇站到前台的日子了,谁知道阿斯嘉德死亡女神海拉的出现让一切都变得紧迫了起来。九头蛇的所有人都明白了,引领世界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如今最重要的应该是保证人类可以顺利且自由的生活下去。

    虽然那次进入大气层的不过是阿斯嘉德的两只小队,可那个战斗力仍旧让所有人胆寒。当时皮尔斯和尼克弗瑞几乎做了相同的决定,启动哨兵机器人!

    这个计划当初是他暗中主导的,为的就是应对日渐严峻的超能力者威胁,当看到哨兵机器人与那些阿斯嘉德战士打的难分难解时,他心里是很开心的,他觉得自己总算没有辜负组织和人们的希望,九头蛇还是有能力守护地球的。

    只是开心的情绪还没有持续多久,那个可恶的黑光头马上就给他上眼药了。竟然背着他私自改写了洞察计划,想要将九头蛇的人全都暴露出来,其心可诛啊!

    老实说,想到九头蛇有可能走到全世界人面前,他还有点小激动呢,只可惜,理智告诉他不能那么做,还不是时候。

    所以,为了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他只能采取最莽撞的计划。就在刚刚,冬兵来找他了,让我帮忙将尼克弗瑞从三叉戟总部撵出去,他好在半路截杀。

    这真的是个很粗糙的计划,可也是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皮尔斯在短暂犹豫之后就答应了。

    尼克弗瑞有自己的住所,但平时他都是住在三叉戟总部大楼里。不过皮尔斯了解他,他是个对于桌子有特殊执念的人,只需要告诉尼克弗瑞,后勤处桌子紧张,你的办公室那张桌子已经坏掉了,那么他自然会回家暂住。

    之后,就是冬兵的事了,一旦得手之后,自己就可以用十级特工的权限停止洞察计划,并且将算法再次改写,甚至于直接毁掉,如此才一劳永逸。

    皮尔斯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看时间,用不了多久就天亮了,过了今天,一切就又会回归正轨。

    想着缓缓站起,一股难以抵挡的困倦袭来,他毕竟是个老人了,可挺不住彻夜思考。就在上楼前,他再次回头看了一眼那幅画,那幅画的名字叫做天罚!

    ……

    昨天,黑白在尼克弗瑞的带领下参观了地下机库中已经完工的浮空航母,他像是一个获得了荣誉极度渴望别人称赞的孩子,将整个洞察计划都详细的给黑白等人解说了一遍。也许在尼克弗瑞看来,黑白这种在宇宙混过的肯定明白人类面临的残酷局势,也肯定能够理解他的想法。

    不过可惜,黑白从始至终就没将什么洞察计划放在眼里,甚至于他的表哥赵昊,那个在神盾局混日子的特工也没有当回事,否则怎么会不跟在身边呢。

    黑白更感兴趣的是那些哨兵机器人,根据高雯的情报,巴巴托斯选择的杀戮机器就是哨兵机器人。

    所以在黑白的要求下,尼克弗瑞又带着他们参观了浮空航母内部的机器人仓库。在尼克弗瑞的设想中,这些哨兵机器人将会完全替代护卫无人机与舰载战机的角色。靠着出色的人工智能和超能力,哨兵机器人无疑也会成为浮空航母上的一个大杀器。

    黑白装作惊叹的样子不停四处巡视,然而他有些尴尬的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能够探查一台机器是否有生命的能力。这就就尴尬了,也顿时感觉到无趣了。

    算了,看来只能先盯着,至于最后怎样其实都无所谓。这说到底只是一个任务,他们需要做的就是保证在这个任务中人类不会出现太大的损失就好。

    哨兵机器人毕竟只是一个刚刚诞生的机械生命,他还没有强大到能够控制全世界核武器或者其它生化武器的地步。说起来人们对于机械生命的警惕与黑白也有很大关系,毕竟当初做美国队长任务时候可是跟塞伯坦人打过很长时间的交道。那种被铭记于历史线的事件往往会让NPC们产生巨大的警惕。

    为了防止真的有机械生命作乱,人类将凡是能够造成巨大破坏的武器,都进行了断网处理。所以除非现在哨兵机器人能够形成毁灭全人类的数量规模,又或者哨兵机器人拥有了足以毁灭地球的超能力。

    当然,根据哨兵机器人的原理来看,生物金属能够夹带的X基因其实并没有太多,像X教授和万磁王那种通过精神力激发的超能力就用不了。像喷火喷水之类的异能也只是能够做到表面元素化的程度。

    正是因为想明白了这些,所以黑白越发的感觉无趣起来,之后随便找了个理由就离开了。整个过程对尼克弗瑞的计划赞不绝口,也算是给足了这黑光头面子。

    而相对于黑白的感觉无趣,黑寡妇倒是听的兴致盎然,不停的打听什么时候让航母升空。

    在离开了三叉戟总部之后,黑白就接到了林梅的电话,这还是她离开之后第一次主动联系他呢。让黑白这心里竟然莫名的有些忐忑。

    黑白依照跟林梅的约定随后就来到了林氏企业大楼,等他的是老朋友摩挲尤斯,这货现在算是春风得意了,每天老婆孩子热炕头不知道有多安逸。不过他似乎也遇到了和黑白相同的问题,由于摩挲尤斯在骷髅岛任务之后领悟了力量法则,使得自己的生命层次提高了,导致他与卡罗尔愣是这么多年都没有孩子。也正是因为如此,两人才收养了一个养女,也就是卡拉丹弗斯,著名的女超人。

    只可惜,这个女超人现在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跟克拉克肯特一样,都是个菜鸟。看到黑白到来甚至都不敢上前,只能远远的偷偷观察。

    “好久不见哥们!”黑白与摩挲尤斯来了一个十分硬核的撞胸礼,深刻的感觉到摩挲尤斯那比高雯还博大的胸怀!

    “她在上面等你有一会儿了。”

    黑白抬头看看大楼,苦笑道:“发生什么了,如果没有急事,估计她不会主动跟我联系的。”

    摩挲尤斯满眼都是八卦之魂,“你们吵架了?听我说,我有经验,没有什么是一颗钻石不能解决的,越大越好,最好是鸽子蛋那种!”

    黑白嘴角抽了抽,这话说的相当直男啊,也多亏了卡罗尔能够忍受他的木讷,好吧,不愧是情殇任务的命定情侣。

    “就在你们回来不久,神盾局的人就曾经找过来,不过却不是因为阿斯嘉德人或者你们的战舰,而是为了机甲猎人计划,当然,现在叫做哨兵计划了。”摩挲尤斯摊手随意道。

    不过说者无心听者有心,黑白一瞬间就愣住了,“你们也参与了哨兵计划?”

    摩挲尤斯好笑道:“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当初这个计划主要是用来防御不知何时就会出现的怪兽入侵,要知道现在在太平洋底的那个空间门还处于开启状态,以政府的技术水平没法关闭它。所以就有了机甲猎人计划的诞生,说白了就是建造大型战斗机器人来对抗怪兽。”

    说到这个计划,摩挲尤斯如数家珍显然是从最初参与到最后的,“最初机器人的灵活性是个大问题,有能力写出强大智能程序的人不多,而少数的那部分人都有着自己的事业,不可能去帮你,比如斯塔克。而且由于之前的机械生命威胁,政府也不准备太过依赖只能程序,所以就转变成了人为驾驶模式。”

    “但是因为普通驾驶员单个无法负担那么大的身体对大脑的压力,所以合格的驾驶员凤毛麟角,完全无法满足神盾局和世界政府的要求。好在当时神盾局中有一种串联两个变种人能力的技术,以此技术为核心开发出了同感驾驶系统,算是解决了这个问题。”

    “不过就在之前,神盾局的人突然间说由于双人驾驶技术的驾驶员培训困难,所以打算重新启用智能驾驶技术,让我们将驾驶系统又都改了回去。”

    黑白眨眨眼,他听明白了,就是说,现在那些原本用来对抗怪兽的机器人,此时应该都掌握在了智能程序或者说机械生命的手中了。

    “所以,林梅就通知我过来了?”

    摩挲尤斯点点头,紧接着又摇了摇头,“也不光都是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发现隐患的时候本来是拒绝执行的,但是由于神盾局方面的坚持我们在改变系统的时候留下了一些后门,如果程序失控的话会由我们出面停止。所以这在我们看来并不算是什么危机,真正让我们担心的是……”

    摩挲尤斯说着还左右看看,然后探头过来表情古怪的道:“我们接到消息,有很多人说尼克弗瑞要死了!”

    嗯?黑白懵逼,什么情况?林梅会是那种担心黑光头死不死的人吗?

    但是仅仅刹那黑白就明白了林梅的意思,其实联想一下的话不难想到,浮空航母剧情就是与尼克弗瑞被偷袭事件联系在一起的,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九头蛇很有可能会去暗杀弗瑞。

    对于玩家来说这段剧情没有什么神秘的,但是对于NPC来说必然会震惊不已,估计是不知道哪个笨蛋玩家走漏了消息,让林梅给知道了,所以她才着急的将黑白找过来,而摩挲尤斯可没有超脱系统,也就是说,他仍旧将这当成了一个秘密,因此才有了这贱贱的模样。

    黑白的想法没有错,进入办公室之后就见到林梅站在落地窗前,视线远眺着三叉戟总部的方向。“摩挲尤斯,谢谢你一路帮我解释,给我们一些私人空间好吗?”

    摩挲尤斯无趣的耸了耸肩,他还想听听林梅的决定呢,不过本来尼克弗瑞跟他就没有什么太深的交情,而且由于当初黑光头坑了班纳博士,所以摩挲尤斯连带着对其也没有好感,才不管他死不死呢。

    摩挲尤斯出门后,林梅回身直接扑进了黑白的怀抱,整个过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黑白一瞬间有点懵逼,不过短暂的愣神之后就苦笑的将其搂住,“你现在越来越主动了!”

    林梅抬起脸嗔道:“两个大美女因为你变得越发主动,你是不是觉得特别得意?”

    黑白尴尬的呵呵,“你总是能够看穿我的想法,不过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很被动。你们这样会让我为难的。”

    林梅低头用脑袋顶着黑白直接将其顶坐在沙发上,“不主动不行啊,你那位初恋可是不择手段的主,我要是稍稍放松怕是就要失去你了!”

    黑白偏了偏头,有些无奈的叹道:“这点,你可以放心的,我不是轻易放弃的人。而且……我还是喜欢你多一点点的!”

    林梅怔了一瞬,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越是了解就越是明白,想要从一个怂包口里听到这话会有多难,而对于黑白来说,这种表达就已经相当于是别人口中的山盟海誓了!

    不过林梅那被震惊了的表情让黑白很受伤,哭笑不得道:“不至于这个表情吧,其实我觉得自己一直表现的很明显啊!”

    “可你从来没有说过。”林梅笑的越发灿烂了,“为什么突然间开窍了?”

    黑白挠了挠脸颊,伸手将林梅的双腿抬起放在膝盖上,两人距离的越发近了,“有时候,短暂的分离能够让你更加看清自己的心。分别之后,我发现,我的眼前总是有你的影子!”

    林梅笑,只是紧接着有皱眉道:“那你若是跟高雯短暂分别之后,会不会也想她?”

    黑白凌乱了,“你这问题问的,还分别!她恨不得每天将我榨干了,才不会出现分别得情况。而且……”

    黑白的表情严肃了许多,“我对她现在,多了一分责任。”

    林梅闻言沉默片刻,突然笑问:“你似乎还没有仔细的说起过你跟她的故事,介意告诉我吗?”

    黑白顿了一下尽量用一种平铺直叙的语气说话,他是个重感情的人,是生怕陷入回忆惹的林梅再不痛快。

    “我们那个时候还在中学,那时候的她很活泼,仿佛清晨从操场向你跑来的一缕朝阳!我们……”

    黑白和高雯是一个很平常的故事,就跟所有青春阵痛故事一样,其中有平淡有狗血,然而当主角变成地球第一高手和她的女人之后,这个故事就不再寻常了。

    光线在缓缓偏移,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黑白说的很慢也说的很投入,当整个故事线进行到现在时,外面已经全部黑了下来,城市的灯光显得璀璨而孤单,忙碌的行人中没有任何一个肯驻足下来欣赏一下这不错的夜景。

    “所以,她,变成了你的责任!”林梅说着眼神有些迷离,语气中隐隐有种羡慕。

    人们说,男人最无奈的就是在最爱你的时候却没有能力保护你,而女人最无奈的则是明明深爱着你却没能将最好的时光交给你。

    林梅有些嫉妒了,她嫉妒自己晚了一步,没有能够先一步占据黑白心里的那个位置。

    黑白整个身体靠在沙发上,感受着怀里的柔软,神色却充满了歉意,“有些时候,明知道自己更爱哪一个,但却依旧做不到放弃另一个。你说的对,她确实变成了我的责任。当我将她从美国救回来的那一刻起,她就打上了我的标签。如果我们分开了,虽然那些仇家不至于去找她的麻烦,可她也再不会有什么婚姻了。真实的世界与这里一样,一个地球第一高手曾经的女人,没有人会冒着得罪我的风险去追求她。哪怕我公开表示我不在意,但无数打算讨好我的人,都会或明或暗的针对他们。”

    林梅笑了,“我懂,领导随口一句话,可能就会让手下误解成乱七八糟的意义。上次我出门看走廊里的花不错,就随口夸了一句。谁知道过几天我发现送花的那个员工成为了客户部经理,但其实那人完全没有才能,我根本就不会去用他。但手下们就是会曲解你的意思!”

    黑白好笑,“然后呢?”

    “我让那个送花的人负责物流了,能够骑着自行车骑行三十公里却仍旧不让鲜花散落的人,一定对工作有一种执着与认真,且对附近交通非同一般的熟悉,否则怎么选择既快速又不堵车还平稳的路线?”

    黑白撇嘴,“好吧,你是总裁你说了算!”

    林梅见状就知道黑白不信,但她也没有证明什么的意思,只是向外面看了看说:“时间不早了,今天留下来过夜吧!”

    黑白有些诧异的看着林梅,接着有些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你该不会是也学她一样,想要生出个孩子来吧!”

    林梅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想的美,你给我老实一点,不准让我看到你那软趴趴的东西!”

    黑白一怔这忍不了啊!老子硬着呢,不过并没有着急的展示给她看,有些不理解的看着她,“同样都是跟我在一起的女人,为何思想差了这么多!你这是在告诉我,只有你能挑逗我,而我不能有任何实质行动吗?”

    林梅一口咬在黑白的脖颈上,直到见红了才松口,哼道:“想什么呢!这里是游戏不是现实,如果我在这里怀孕的话,那降生的只会是NPC。我是超脱了,可我也知道那有多难,难道你想要我们的孩子一辈子都是NPC吗?”

    黑白愣住了,这点他没想过啊!眨眨眼有些惊为天人的看着林梅,“你想的好周全啊,不过你有没有听过一种安全措施,能够像小雨伞一样将你呵护备至?”

    林梅脸颊有些红,剜了黑白一眼骂道:“男人呵!你自己的实力自己不清楚吗?有什么安全措施是能够经得起法则之力冲击的!”

    黑白不爽,“这种事情也是看机缘的,其实仅仅一次就成的,甚少甚少!”

    “那也不行,只要有可能就必须杜绝!”说着也不给黑白反驳的机会,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办公室隔壁有张大床,快,抱我过去,我有点困了,你的故事太枯燥,不好听!”

    黑白不爽大叫,“还抱你上床!你这是想要撩死我不偿命啊,你就不怕我半夜起来将你直接法办?”

    林梅霎时间一脸深情的望着黑白,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满是信任,“我相信你,如果你爱我怜惜我就不会那么做!”

    黑白囧,你个戏精!说,你的演技究竟是什么等级的?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在林梅戏谑的眼神下,黑白将其打横抱起走入了隔壁的休息间。

    当两人躺在床上耳鬓厮磨的时候,突然间好像隐约记得要说什么正事来着……大概是错觉吧!

    ……

    又是一个下午,尼克弗瑞满脸阴沉的驾车回家,如果是以前在这个时间他不会离开三叉戟总部,可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的办公室缺了点什么。

    他足足想了上午才这终于弄明白了,我的桌子呢?

    这个问题困扰了他好久,问谁谁都不知道,而且望向他的眼神还贼怪,好像是他将桌子弄丢了似的。可是他可以发誓,原来那张桌子绝对是完好的,他还没有掀呢!

    可惜没有人相信他,这一生气索性就打算回住处,所以才有了如今的事。

    砰!

    就在尼克弗瑞出神的时候,一辆擎天柱般的大卡车呼啸着撞在了他的车上。

    巨大的响声让尼克弗瑞懵逼了一瞬间,转头望去,大卡车翻了……

    尼克弗瑞本能的锁死车窗,并没有像寻常司机那样下车去看情况,果然,就在下一秒,密密麻麻的弹雨呼啸间拍在了他的车窗上。

    然而弹雨除了叮叮当当的溅起火星之外,竟然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哼,我尼克弗瑞的座驾怎么可能如此简单就被摧毁呢?你们就是开一辆坦克过来也……”

    尼克弗瑞的话音哽在了喉咙里,透过车窗,他发现三辆坦克从三个路口轰隆隆压过来,炮口下沉顶到了他的三米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