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跟你说吼,待在此地不要浪!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呼!嗡!

    一缕风啸混杂着一点点空间的震荡,黑白顿时汗毛倒竖紧张不已。

    什么情况?刚出来连句场面话都没有说就要动手!你们都是拥有神格的大神啊,别这么没牌面好吗!

    然而既然人家已经动手了,黑白也不是怂货,这个时候当然第一时间就是该思考怎么逃跑喽!

    双手攥紧身形微躬就打算先应对这骤然降临的攻击,可当他刚摆出造型的那一刻,天地仿佛整个翻倒过来,无数种法则一瞬间交织的世间失色,亘古蛮荒的凶悍气息仿佛火山爆发般迸射出来,仅仅一刹那天启的尸体就被爆发开的气浪波及变成了灰烬。

    “别轻举妄动!”

    就在黑白打算玩命将反生命方程式开启的同时,身后那个急速靠近的气息却突然间开口了,语气焦急中带着点点恐惧,让黑白瞬间就放下了提着的一口气。

    这个声音他熟啊,是萨维塔!呃,也就是巴里艾伦。

    记得这小子在经过闪点悖论的洗礼之后跟着阿努比斯混了,这么说的话,这里是阿努比斯的地盘?

    “够了!都吵屁啊!”

    巴里艾伦一把搭住黑白的肩膀,接着身形急闪已经带着他跑出老远,当黑白回头时却猛然见到阿努比斯的身影出现在天刃七号的旁边,用那张仿佛狼性回归的面容一声大吼就将漫天的法则乱流平息了。

    此时,天刃七号中,晓洁一脸委屈的瘫跪在地上,外面好吓人,人家想回家!

    阿宾苏扶着一根柱子满头大汗,虽然他知道男人不能乱扶可还是忍不住。罗南是靠着自己的大锤才保持冷静战立的。塞尼斯托已经晕了过去,按照逻辑有视差怪帮助的他不至于这么不济,只可惜连视差怪都已经怂进了黄灯的最深处,哪还有工夫顾忌他啊!单论身体素质,这货连晓洁都不如。

    阿努比斯似乎也发现了天刃七号内的悲惨场景,身形缓缓靠近天刃七号,整个人翘起二郎腿坐在天刃七号的顶部,而天刃七号的系统则很从心的还在顶部幻化出了一个坐垫。

    “这片沙漠是我的地盘,你们是不是该要点脸?尽管你们的脸不少……”

    阿努比斯说出了一段自认为很风趣的话,但已经身在远处的黑白却从那话中听出的都是嘲讽。

    想了想这才第一次认真的去看那些神的样子,不是他之前那么大大咧咧没有注意,而是在一大片法则之力的笼罩下看不真切,但是自从阿努比斯出现之后,这些家伙明显将法则之力收拢了起来,这才显现出了他们的样子。

    天上飘着一团黑色与红色不断变换的浓雾,浓雾中若隐若现的出现一个拥有暗青色皮肤的怪物,这怪物是人形,基本的人形!他的躯干张着四肢,两条臂膀两条大腿,这与人类都很相似,可从手肘和膝盖往下就不对劲了,分别生着十几条小臂和十几条小腿,苍白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阿努比斯看不出任何感情。如今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这货还有两排牙齿,是上牙堂两排下牙堂两排那种,最最恶心的是,他腹部没有皮肤掩盖,所有心肝脾肺肾和肠子啥的都露在外面!

    黑白咽了口口水,突然间感觉系统对玩家们还不错,至少没有往现代线里放这些奇形怪状的东西。

    视线向下移动,两个怪物已经从爬上了沙滩,其中一个是从水中爬出的,另一个却是不知道怎么出现在了沙滩上,至少黑白没察觉,

    从水中爬出的那个像是一只三层楼高的大蜥蜴,整体呈现水蓝色的皮肤,看着光滑反射着彩虹的光芒,他的背部有鲨鱼鳍,身后是一条同样颜色却比整个身躯还长两倍的尾巴,四只爪子上没有类似手指的结构,反而都是锋利的骨刺。利齿遍布的嘴巴里是蛇类的分叉舌头,嘴唇却是那种鹰类的利喙。

    而那个突兀出现的怪物就很好形容了,那完全就是一只血红色的大象,不够很巨大不比旁边那只大蜥蜴小,同时与一般大象不同的是,他将牙和长鼻子都融合成了一柄向上呲出的血色利刃,而在利刃上方则是一张扁平布满尖牙的血盆大口,给人感觉像是这血色利刃长在大象的下巴上。

    当然,跟之前那位多手多脚的哥们儿比,这两只动物要显得顺眼许多。不过这也只是漫天漂浮着的大佬中的‘帅哥’之一!

    靠近浓雾不远漂浮着两个魔鬼,黑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但从长相上看真的很魔鬼。骷髅的身躯,骷髅的头颅,骷髅的手脚,如果不是身后张着锋利的骨翼,他还以为是两具人类的尸骨。两个魔鬼的不同之处在于一个是骨骼是红色一个骨骼是紫青色,至于相同点,则是他们的头顶都漂浮着一团火焰,火焰随风摇曳看起来似乎具备不同寻常的魔力。

    嗯,在漫天都是奇葩秀的熏陶之下,黑白都懒得点评这两位魔鬼了,长相不够猎奇,差评!

    心中吐槽完毕,黑白又将视线放在了阿努比斯正对面的位置,其实他可以从阿努比斯的视线中看出那些怪物是需要重视的,比如他正对面这个。

    一身灭霸紫,五官近似人类却怎么看怎么狰狞凶恶,这是一个巨人,一个比天刃七号还要庞大的巨人,他穿着一袭血色大氅盖住全身,然而刚刚法则之力爆发的时候,隐约间可以看到他大氅下的身体都是交叉扭曲的内脏与筋肉,唯一伸出大氅的是一只手,一只很正常人类的大手,手上拿着一块……板砖?

    难道这种奇门兵器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被神所认可了吗?

    那是一块很灰暗的板砖,隐约望去能够从上面发现未干的血迹,随着手指的移动,黑白能够从板砖上发现一颗颗不停眨动的眼珠子,看起来恶心异常。若非他是漫天大神中唯一拥有兵器的,黑白才不会看他呢,恶心的一逼。

    嗡嗡嗡!

    随着时间的推移,怪物一个个的到来,很快就好想要将阳光都遮住了一样,这些怪物的神格气息都很强烈,同时长相也是真的怪,触手、眼珠子、肉瘤、利齿,各种各样的恶心元素都凑齐了,就像咋现代线看一场恶心至极的奇幻秀。

    好吧,黑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终于明白为何阿努比斯对自己是个帅哥这事如此有自信了,果然红花还需要绿叶配啊!

    此时那只哈士奇冷笑一声,用狂野的眼神藐视众生,“人,我的!战舰,我的!凤凰之力,随你们去抢吧!”说着虚空一抓,那一小团红色的凤凰之力便被其摄在手心,接着向外一扔,红色光团便仿佛火箭一般直射天际,眨眼间就进入了外层空间。

    而那漫天怪物也眨眼间消失不见,黑白看到的只是一团团暗影,显然这些怪物的速度都超过了他的视觉极限,好在通过他对法则之力的感应,他知道这些家伙都已经追着凤凰之力直飞天外了!

    “哎呦呵,你真是太客气了,这么主动来帮我的啊哈哈哈哈!”

    阿努比斯下一个瞬间出现在黑白身边,好似好哥们儿似的拍了拍黑白的肩膀,说的话让黑白一脸懵逼。

    阿努比斯向巴里艾伦使了个眼色,“快去准备点好酒好菜,那战舰里的朋友也都下来吧,这你看看客气了不是,自己来就算了,还带来这么多朋友,我这心里啊,暖洋洋的呢!”

    黑白嘴角抽了抽,脑海中却是一副哈士奇仰天怒嚎的画面,‘哇哈哈哈哈,正愁不知道怎么坑人呢你就送上门来了,还是组团送上门的,哇呵呵呵!’

    黑白偏头看看哈士奇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认命的苦笑问道:“所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阿努比斯的神色也严肃了一些,待到晓洁和罗南他们都过来了才哼道:“你以为,系统认证的神话时代就仅仅只是多了一些神话级别的NPC吗?哦~~~奥夫考死闹特!”

    “所谓神话时代代表着一段最新开辟出来的时间线,这条时间线与现代线不同,它的运行规则并不是以科学为基准的,而是以神明的意志为基准!”

    这话可是吓坏了众人,先不管阿宾苏、塞尼斯托和晓洁怎么被系统脑补这段对话,罗南就已经快疯了,“你是说,科学理论在这里不好使?”

    阿努比斯耸了耸肩,指了指海水与沙漠泾渭分明的分割线,“这不是很明显嘛,这么说吧,这里是一个大神满地走,S级不如狗的地方。这条时间线上的所有空间都是有主的,就好比这片沙漠,我就是这里的主人。而那片海域则是另外一个家伙的地盘,我们两个的地盘虽然接壤但却秋毫无犯。因此,即使在交界处,沙漠依旧是沙漠,大海依旧是大海!”

    嘶!恐怖如斯啊!

    黑白打了个冷颤,看看周围的环境再抬头瞧瞧天上,惊道:“你别告诉我,天上的某一片云和某一阵风,甚至是太阳都有主的吧?”

    阿努比斯撇嘴翻了个白眼,“切,你在想什么?生命需要阳光,谁敢霸占太阳啊!”

    “哦,那就好,不算太夸张。”

    “不过一阵风和一片云确实有主。”

    “……”

    黑白掏出了一根玉米吭了两口,嗯,这是宇宙流浪变成熊猫后养成的后遗症,他需要冷静冷静。

    “系统弄这个神话时代的时间线,到底有什么意义啊?难不成就是想要给你们争圣者们弄个打架的地方?”黑白有些难以理解。

    阿努比斯顿了一下,眼珠往后在黑白身上停留了一瞬间,接着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笑道:“反正跟你家那条咸鱼无关,你又何必在意呢!好不容易来一趟,走,到我那去吃点,我跟你说,正宗的死亡毒蝎,你也就在这能够吃到,在其它时间线见都见不到。而且吃完还有美女献舞,活儿都不错哦!”

    黑白脸皮不自觉的抽了抽,一只哈士奇贱兮兮的跟你挤眉弄眼是一种什么体验?

    “死亡毒蝎?一听就知道毒的很,能吃?”

    阿努比斯一脸你不懂美食的样子叹道:“你可知道,越是剧毒的东西越是鲜美啊,你要你能扛得住,那就能够尝到人间的极品鲜味!”

    众人不说话了,只是被无形的力量托起跟着阿努比斯快速向远方飞去,天刃七号隐形后紧紧跟在黑白旁边,这里太危险了,还是得抱紧大佬大腿啊。

    ……

    现代线,林氏企业,林梅站在总裁办公室的巨大落地窗前,望着不远处正在扩建的斯塔克企业大楼,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斯塔克这个家伙处处争先要强,就连大楼高度都要一枝独秀才罢休。

    “原来你在,我还以为你去帮黑白打架了呢!”身后传来摩挲尤斯的声音。

    林梅没有回头只是道:“有什么事吗?你似乎很少主动来找我,除了公事。”

    摩挲尤斯紧了紧领带,也许是当惯了战士,这么西装革履的总觉得别扭。“我打算请个假,你知道的,我是死神信徒,现在死神召集我没法拒绝!”

    林梅眉头微皱,问道:“带着卡罗尔吗?”

    摩挲尤斯摇摇头,“我估计阿努比斯是要开打信仰之争了,卡罗尔又不是死神信徒,带她做什么?就让卡拉陪着她吧,这样我也没什么后顾之忧。”

    “后顾之忧……”林梅悠悠的叹了口气,“你舍得吗?如果死了,就一切都没了!”

    摩挲尤斯顿了一下,飒然笑道:“怎么能说都没了呢?按照系统规则,只是灵魂附身在另一个人的身上罢了,到时候你帮我朝黑白借一下那个月光宝盒,然后让卡罗尔再去找我就好了嘛!”

    “可是那样的话,你就失去了这一切的记忆,就算让你从设定上恢复了前世记忆,你也再没有了超脱的可能。不可惜吗?”

    “有什么可惜的,我老婆不还是我老婆吗?”摩挲尤斯说着挥手离开,转身的动作看起来潇洒无比。

    林梅回身看着摩挲尤斯的背影,老实说,她有些羡慕。

    摩挲尤斯从领悟了力量法则开始就已经具备了超脱系统的条件,而一个敢为了爱人硬钢绿巨人的狠角色又怎么可能是个蠢货呢?所以没用多久就已经明白了什么是‘玩家’‘系统’,以及这大宇宙OL的真相。

    只是与罗南的迷茫不同,摩挲尤斯将一切藏在了心里,他甘愿做系统摆布下的傀儡,只要与他的妻子在一起,尽管也许这份爱也是系统安排好的。

    其实,林梅也曾有过这种冲动,她也想不管什么‘系统’什么争圣,只是开心的被黑白玩弄、被拥有、被当做他的私人物品甚至是玩具!

    只可惜,她是个贪婪的女人,当超脱了系统之后就会贪心的想要更多,她想跟黑白在一起,不是游戏中的一段意识,而是真真正正的人,真真正正的彼此拥有。

    也许,她与摩挲尤斯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因为她爱上了一个玩家吧!

    “摩挲尤斯走了?”

    身后响起杠铃般的惊呼,林梅连头都不用回就知道是阿尔托莉雅,“他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们能够做到的就是等待!”

    阿尔托莉雅瘪着嘴一脸不信,“要是出事的是黑白,你还会等吗?”

    “他不会出事。”一个玩家还能真死了不成。

    阿尔托莉雅显然不信,哼道:“我不管,总之这是朋友的事,你得上心才行啊!”说着往沙发上一躺,四肢张开,各种尥蹶子。

    林梅无奈,“我去找人问问,你在此地不要浪!”之后就躲出去了。

    林梅可以很负责任的说一句,以阿尔托莉雅那大咧咧的性格,绝对没有达到敏感发现摩挲尤斯问题的程度。估计是卡罗尔发现了什么苗头,毕竟是夫妻嘛,平时头上多出一根白头发都是能够发现的,嗯,摩挲尤斯好像是个光头……

    林梅并没有敷衍,她是真的去问了,至于问的对象当然就是咸鱼福大姐了!

    “呦,来了老妹儿!做,谢娃,去倒茶!”福克斯很热情的朝着厨房喊了一嗓子。

    “你自己倒吧,我上学要迟到了!”谢娃也很不给面子的回了一嗓子,然后大门咣当一声闭合。

    福克斯满脸无奈,双手跌在脸颊上往沙发一躺,“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林梅低头瞧瞧,好吧,看来今天喝不了茶啦,“我想……问问阿努比斯的事情,你知道他其实已经……”

    “我知道,超脱了嘛!阿努比斯跟我提过。”福克斯打断道,接着打了个哈欠,身子翻过来换了个姿势继续晒。

    林梅抿嘴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问道:“所以阿努比斯是知道他已经超脱,因此才让他去打仗吗?”

    福克斯闻言却是笑了,“本来我们是不在意的,不过有了你这个前车之鉴,我们才想起来,这NPC还是有超脱系统这一说的,于是在摩挲尤斯领悟法则之力的时候,阿努比斯就已经开始关注他了,他自然没法逃脱阿努比斯的眼睛。”

    “不过你也不要将那家伙想的太坏,说起来这一场战争也是你们弄出来的,着落在你们身上也是道理!”

    林梅有些疑惑的看着她,福克斯伸手够了够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只可惜就差一个指头的距离,无奈叹了口气,又换了个姿势道:“你们离开前开启了神话时代,之后在外太空又开始了善恶之战,可是你们也许不知道,这善恶之战虽然是后开启的,但其实在任务等级上是远远低于神话时代的。”

    “如果你们不开启善恶之战,那么也许诸神战争还不至于开启的这么早,可善恶之战的开启却催化了诸神之战的进行,加速了大战开启的时间。而这一战,可远远比上次美国队长战役更加夸张!”

    林梅眉头紧锁,当初美国队长任务开启的时候她还没有超脱系统,但记忆却留了下来,只要仔细回忆一下就能够明白当时发生了什么。“你是说,这个什么诸神之战,也需要玩家跨越时间线去参与?”

    福克斯点点头,“所以啊,你其实不用着急什么,只需要积极的准备一下就好,到时候你能带多少人带多少人,能带什么武器带什么武器!”

    林梅沉默半晌,她明白福克斯的意思,可她毕竟有个NPC身份,可不像玩家那样能够直接跨越时间线做任务,非得有玩家帮助不可。

    就在林梅思考着该找谁帮忙而福克斯终于够到遥控器打算换台时,她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这个诸神之战的主题是什么,我是说,其有什么意义,是哪几个争圣者在对战,神奇女侠参与吗?”

    福克斯一顿,意味深长的瞄了一眼林梅,接着再次恢复咸鱼气质,“你又不是玩家,研究这事做什么?还是找个舒服的姿势歇着好了,反正你家那口子会把一切都摆平的!”

    林梅一个白眼甩过去,算是彻底在这待不下去了,嗯,咸鱼气质太呛人。

    ……

    小麦色健康诱人的皮肤在阳光下闪烁着异样的光彩,佳肴美酒衬托着一切都有种堕落的美感,怎么办?有种深陷那巨沟中无法自拔的感觉,在线等,急!

    黑白直到亲身体验过之后才发现阿努比斯这货的生活是真的奢侈啊,宏伟的宫殿完全就是由金子建成的,一个个无论身材还是容貌都无可挑剔的美女穿着,不,在腰间围了块布不算是穿衣服了,她们将佳肴一一放在众人面前,接着就会走向大殿下面跳舞。

    舞蹈很多元化,既有欧美唱跳还有日韩那种穿着‘长褂’咿咿呀呀的传统歌舞,甚至还看到了种花家的古典舞,该说什么呢?阿努比斯会享受吗,可那货根本就没有看下面,反而端着酒桶各种吹牛打屁,那德行都快赶上肥索了。

    “呃,这些侍女都是你的人?”黑白伸手指了指下面乱跳的侍女们,抬眼望去,在远处似乎还有许多在建的宫殿,一个个腰间围着布片的男性在那边劳作。

    阿努比斯点点头,将酒桶放下笑道:“别惊讶,你们习惯就好了,在这个时间线中的主题是众神,所以人类或者一切非神生物都是奴隶!”

    黑白恍然的点点头,大概明白了阿努比斯的意思,就跟奴隶社会一样,只不过奴隶主是神,而奴隶则成了人类这整个族群。

    好吧,虽然心里有点不爽但还是只能接受这里的设定。

    “上一次你说诸神之战就是在这里的战斗?是那些奇形怪状的神围攻你?”

    阿努比斯摇摇头,挥手让不停上菜的侍女们停下,接着解释道:“老实说,这个时间线对你们这些玩家来说还太危险了。你之前也看到了,这里的神多如牛毛,甚至有很多生灵刚刚出生就拥有使用法则之力的天赋。”

    “这条时间线其实一直都是隐性存在的,只不过这里过去只存在神级NPC和附身在神级NPC身上的争圣者才能进来,而玩家只有通过特殊方法才行。而要想开启一个大事件,根据系统规则是绕不过玩家的,也因此才有之前宙斯与波塞冬合伙算计我的事。”

    阿努比斯说着嘲讽的撇了撇嘴,接着又道:“你知道要想成为自由NPC就必须完成自己的独属起源任务并存活才行,争圣者也有类似的要求,否则就只能在涉及自己的剧情中才可以有所行动。但你也知道,涉及到争圣者的任务也意味着可能被别的争圣者狙击,因此大家都是格外的小心谨慎。不光暗中寻找着攻击别人的任务,也在仔细小心守护着自己的任务。”

    “在这一点上神奇女侠做的很好,其实之前涉及海神的任务还有很多,毕竟波塞冬这个角色在神话中还是挺有存在感的,但是波塞冬估计做梦都想不到神奇女侠会用闪点悖论的方式来算计他!”

    “当时大家都在静观其变,因为争圣之战对于玩家来说很新奇,对于争圣者们来说又何尝不是呢?这种时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会受到大家关注。”

    “就在大家都开始吃瓜的时候,那个宙斯竟然也启动了针对我的计划,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货和波塞冬合谋先将我干掉,然后掉头再干掉神奇女侠。当时可把我气坏了,只是你要知道,我不能刻意的去伤害玩家,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俩白痴玩家搞事情。”

    说到这里阿努比斯乐了,“不过宙斯这货显然有些高估现阶段玩家的实力,也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他暗中给那两个玩家清除任务路上的一切障碍,力求这两个玩家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可谁知道就在这两个玩家将任务快要完成的时候,地面下钻出了几只野生动物就将他们弄死了!你说好笑不好笑?”

    黑白跟着呵呵讪笑,能够被争圣者选来完成任务的玩家自然不会是庸人,当然能够将这种高端玩家弄死的野生动物也不会是真的什么野生动物,“你不是说宙斯将障碍都暗中清除了吗?怎么会……”

    阿努比斯挑挑眉毛,“既然是用来将我拉进战团的任务,怎么可能只在奥丁的地盘上行动?自然也要路过其它神的地盘,甚至最后还要来我的地盘!不过当时宙斯似乎是贿赂了其它神让这两个玩家顺利通过,而潜入我地盘的时候,我是在吃瓜看戏呢,根本就没注意,这才差一点让他们成功了。”

    黑白恍然的点点头,看了看一边作陪的巴里艾伦,又问:“那你让巴里帮你做事,是想要报复宙斯?他的实力,怕是很难帮到你吧!”

    阿努比斯笑的有些奸诈,嘿嘿摇动手指,“巴里艾伦有一个谁都代替不了的作用,他快!”

    巴里艾伦尴尬的耸耸肩。

    “我只需要将要做的事情告诉他,然后他直接进入目的地将事一做,哪怕被发现了也能在神到来之前第一时间开溜!就像游击一样。”

    黑白挠了挠额头,“所以你现在是要成功了,看你的表情,怎么有点别扭呢?”

    阿努比斯表情一僵,瞪着眼睛叫道:“我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众人点头,好吧,其实大家啥都看不出来,你知道哈士奇的表情从来都不能代表什么。

    然后阿努比斯委屈的哼道:“本来就要成功了,谁知道都让你给搅和了!”

    黑白暴汗,我特么连有没有这条时间线都不知道,即使这样也能坑到你?你不说老子都不知道自己这么牛逼哒!

    “我跟你说哦,大家熟归熟,可你乱说我依然告你诽谤的!下次你再去福克斯大姐那怕是连杯茶都没的喝了!”

    阿努比斯好笑的一口将整桶酒都倒入喉咙,然后便开始讲述来龙去脉。

    ……

    就像阿努比斯说的,这是一条很奇怪也非常危险的时间线,黑白等人的运气不错,刚一来就到了阿努比斯的地盘,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天启当初就是在埃及混,所以才到了这里。

    总之有阿努比斯的庇护,黑白等人成功避免了被那么多怪物神的围攻。

    然而有些人的运气就没有辣么好了,比如安东尼奥和修奈泽尔,他们也算是看出来了,黑白等人绝不是之前围攻的黑金刚等人那么好对付,以他们对黑白的了解,一旦这家伙开始莽起来了,那么局势也就基本算是定了下来。

    正是因为两人有了这种共同的认知,所以安东尼奥收起满怀的雄心壮志,一切以逃命为第一要旨,就这样很从心的跑掉了。

    两人很聪明,没有回头去看那漫天大神打架,而是闷头沿着海岸线一直跑,直到那种恐怖的气息彻底消失之后他们才算停下来喘口气。

    只是真正的危险并没有离他们远去,反而危机越来越多了,从沙子中钻出来的黑色巨大毒蝎,从海水里堂而皇之登陆的九头鳄鱼,从天而降的彩色狮鹫,甚至连海风吹过来都能让他们浑身发痒!

    这个地方太危险了,他们实在不知道那黑蝎是吃什么长大的,甲壳硬到连安东尼奥的光束都无法贯穿。也不明白鳄鱼为何会长出九个头,话说用一个身体四只脚能够支撑起那些脑袋吗,不会觉得偏重吗?至于那彩色狮鹫就更扯淡了,在这个大神多如狗的地方,那么醒目的身体颜色就不怕被人打下来吃掉吗!还有海风……算了,说多了全都是泪啊!

    无论如何,最后相互扶持的两人总算是挺了过来,但当他们进入一片戈壁滩的时候,危机又换了一身靓丽的新衣,开始重新玩弄他们起来。

    这个戈壁滩与沙漠接壤,却泾渭分明的好似两个世界,两人抱着忐忑的心情踏入这片新的领域,然后石头起身变成巨大恐龙似的怪物,嗷嗷叫着追了他们十几条街的距离。一颗颗表面枯萎内部充斥着食人蚁的陷阱等着他们靠近。血红眼睛的乌鸦成群结队在他们头顶呱呱乱叫。不过倒也多亏了这些乌鸦,也正是注意到了它们,修奈泽尔才察觉到头顶有一朵张着眼睛的白云一直偷偷跟着他们!

    一言难尽真的一眼难尽,两人就这么玩了命的跑啊,当走出戈壁滩的时候出现在了两条路,一条通向乌云密布的沼泽湿地,另一条通向看起来绿郁葱葱的高大树林。

    两人瞧了瞧整体呈现黑暗色调的沼泽湿地,抱着拼了的想法选择了树林。

    也许是运气终于回来了,两人在树林里穿梭了许久也没有见到哪怕一丁点的危险,当然并不是说没有危险,至少有一群金色冒着闪电的巨狼从身边奔跑而过时,他们两个动都没敢动。但很神奇的是,那狼群竟然没有搭理他们,直接与他们擦肩而过跑向远处。

    之后的旅程两人算是彻底安全了,他们发现无论什么样的怪物都会绕着他们走,远远看到他们的时候都会转头离开。然而虽然安全了,可也让两人的心情越发沉重了,这代表什么?代表他们被盯上了,若非有人暗中相助,他们是不会这么顺利的!

    两人就这样硬着头皮往前走,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不是没有想过等任务时间到了就回现代线去,然而事实好像与他们想的有点不太一样。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穿越时间线的方式不对,还是说这条时间线有点特殊,总之系统根本没有什么任务倒计时之类的提示出现。也就是说,除非他们死回去,否则就只能继续在这个地方探索下去。

    终于,在大概两天之后,安东尼奥与修奈泽尔终于进入了一片不是很一样的区域,这是一座高山,一座直入云巅看不到顶峰的高山。一层层的金光透过云层普照世间,好似整座山都是金子做的一般。

    两人现在就是再傻也明白了,这特么是有哪位大佬在一直等着他们啊!虽然这整个过程显得套路满满,但如今人为刀俎,他们也没有的选择。不,还是有的,比如说死回去。

    就这样两人一起上了高山,这座高山很高,尤其是站在山脚处像是永远都登不上去,仅仅抬头看看就满是绝望。

    “不对!是精神攻击,只是爬山而已,就算再高的山也不会让我绝望!”修奈泽尔第一个发现了问题,安东尼奥随之神色难看,望着瞧不见的山顶冷哼道:“看来这是在给我们下马威啊,有趣!”

    修奈泽尔眉头紧锁思考半晌最后还是望向了安东尼奥,“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老实说,我对这个奇怪的时间线还是有些好奇的,但这种被人摆布的感觉和你不爽。”安东尼奥挺胸抬头,仿佛说给自己听也仿佛说给未知的存在听,“哥一生不弱与人,唯一的几次失败也多是运气不济,如今想靠着这点点鬼蜮伎俩就令我屈服?简直可笑!”

    修奈泽尔在旁边闻言大笑,双眼中满是精光闪烁,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霸气!

    安东尼奥双手负后对于修奈泽尔崇拜的目光坦然接受,心中得意,反正老子所有的技能都已经保存过了,死一次也不过就是减少点当前等级的经验而已,怕个屌哦!

    至于修奈泽尔就更不怕了,他本身就是重生成变种人的,如今一身上下都没有啥技能,死了也没损失。

    于是,两人也不登山了,就那么大咧咧的坐下休息,彼此聊聊天畅想一下未来,感觉还挺惬意。

    然而仅仅三个小时之后,那山上的大佬终于是忍不住了,他也瞧出来了,这山下俩货是特么瓜皮,嗯,那种吃瓜看戏不鼓掌不扔钱,还特么朝你扔西瓜皮的那种瓜皮!

    身为大佬难道不要面子的啊,无奈还有事要让这两个家伙去做,这位大佬只能现身。当然,这出现画面还是要给足的。

    于是,漫天乌云汇聚,电闪雷鸣间一道巨大的光柱通天彻地,光柱中有一魁梧的身影慢慢浮现,一身白色长袍随意搭在身上,胸膛露出健硕而又匀称的肌肉,整个人帅的足以让天下男人羞愧!

    “你看他那穿衣品味太差了!”

    “就是,竟然还将白布单披在身上,是有多穷?”

    “要不我们资助他一点?”

    “算了,有那钱还是留着吃汉堡吧,芝士汉堡,听说钢铁侠最爱的口味呢!”

    也许是出于男人的嫉妒,两人瞬间统一战线将这位大佬一阵鄙视。

    这位大佬脸皮不可抑制的抽了抽,“我是宙斯!是众神之王!”

    安东尼奥和修奈泽尔大惊,对视一眼齐声道:“你就是那个号称神中至渣的神渣?”

    宙斯:“???”现在的玩家太没有礼貌了!

    就在宙斯打算给这两货一点教训的时候,修奈泽尔突然冷笑一声,“得了,我早就听说过你,一个争圣者而已。我们见的多了!说吧,想要让我们干什么?”

    宙斯微微张开的嘴巴又合上了,抿了抿嘴,地球玩家消息都这么灵通吗?自己好像没有漏过像啊?想不通但还是说道:“我可以给你们雷电法则的碎片,但你们要帮我去消灭一个人族的部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