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烂剧本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卡尔很不爽,非常的不爽,觉得自己这个黄金圣斗士当的很挫!

    嗯,对,卡尔也来到了这条诡异的时间线。而就像阿努比斯说的,简单的历史任务进入方式是没有办法来到这条时间线的。卡尔正是因为有了神奇女侠的帮助才来到了这条时间线。

    起初卡尔很新奇,他觉得这也许是成为争圣者亲信的一种福利,可以避开跟玩家们的竞争,而独享一整条特殊时间线的任务。

    事实证明他真的想多了,来到这条时间线是带着神奇女侠的任务,他必须完成。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算了,神奇女侠对于自己人还是挺大方的,只要你能够立功那么奖励自然很丰富。

    但让卡尔难受的是,神奇女侠竟然命令他将混沌之刃交到这条时间线部落的一位勇士手上!

    凭什么啊?这混沌之刃是老子当初凭借自己本事获得的,你神奇女侠那时候还不是争圣者呢!

    好吧,其实有了山羊座黄金圣衣并得到内部圣剑传承的卡尔已经很少使用混沌之刃了,但自己的东西就是自己的,这么平白无故的交出来真的有些不甘心。

    不过毕竟是神奇女侠的任务,所以卡尔最后还是决定从心,并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在完成任务之后的奖励上来。

    然而就在卡尔将心中不满好不容易平复之后,他又遇到了一个问题,该将这混沌之刃交给哪位勇士呢?

    望着山脚下刚刚结束了一场大战的部落勇士们,卡尔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神奇女侠也是个坑货,根本没有说将混沌之刃交给哪位勇士,只说时机到了一切都会明了……个屁!说的好像自己能够预知未来一样,真要辣么牛逼当初怎么会被海神波塞冬算计到一次,最后还特么要巴里艾伦跑出闪点才算得救?

    卡尔用力摇摇头,跟神奇女侠这种老娘们是没法讲道理的,所以卡尔现在只能静观其变,也许这任务真有什么玄机呢,实在不行,老子就将混沌之刃随便扔给某个龙套好了。

    抱着这种想法,卡尔再次将视线望向山脚,从几个小时之前他就已经在这里观察下面的战斗了。

    这是两个部落之间的战斗,其中一个部落来自左边,另一个部落来自右边,很神奇的是,左边的世界是高低起伏的丘陵地形,隐约间可以见到农田水渠。而右边的地形却更多是湿滑的沼泽地,原始的生态环境半点生活气息都没有,让卡尔不禁有些好奇,这些人平时吃什么?像这种沼泽地能够种植农作物吗?

    战斗的过程有些奇怪,来自左边的部落骁勇善战,从头至尾都压着右边部落打,以卡尔的眼光看来,左边部落勇士属于经验丰富的战士,而右边部落勇士则像是一群刚刚走出象牙塔的小妹妹,锋利的刀剑在他们手中比牙签好不了多少。可偏偏在如此猛烈的进攻中,他们顶住了!

    这就很有意思了,在长时间的观察之后,卡尔似乎是找到了问题所在。每当右边部落的勇士即将死亡的时候,总有一种诡异的能量充斥他们的身体,使得他们短时间变得敏捷强壮。然而这种变化持续的时间非常短,而且每个战士也只能使用一次,如果左边勇士们熬过了这段时间,那么就会重新获得胜利。

    而左边的部落勇士似乎也早知道会有这种情况,所以当右边部落勇士爆种的时候,他们就会竖起巨盾进入防守阵型,而当对方回复正常后则再次开始杀戮。就这样,左边的部落勇士们终于是艰难的取得了胜利。

    整个过程看得卡尔很是感慨,这种蛮荒械斗式的战争所能够带来的冲击与现代战争完全不同,即使没有参与进去,可也让他莫名的有种热血沸腾之感。

    唳!

    就在下方勇士们享受胜利余韵的时候,天空之上突然间传来了一声鹰唳,这应该是一种很原始的传递消息的方式,因为当下方勇士们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纷纷神色大变,骑上各自五花八门的坐骑往自己的部落赶去。

    卡尔有些好奇,从那些勇士的脸上他看到了焦急与惊怒,甚至还有点恐惧。挥手间将一块儿毛毯丢在地上,坐在上面就远远跟随着勇士们向他们的部落前进。

    卡尔的毛毯是抽奇幻礼包抽来的一块魔法飞毯,没什么特点就是能飞,速度也不快,勉强能够追上那些战士的坐骑而已。再加上可以飞直线,他几乎是跟那些勇士前后脚来到部落的。

    咻!咻!轰!

    一道道粗大的猩红色光束在漫天激射,原本就简陋的建筑群早已经被火焰吞没,女人小孩哭喊着举起简陋兵器向侵略者冲过去。那是两个玩家,当然,在卡尔的视角中可以很轻易发现他们玩家的身份,但是由于两个玩家蒙着面,所以在NPC的视角中他们就是藏头露尾的杀人狂魔。

    不过说是杀人狂魔也并不标准,因为卡尔能够很明显的发现,两个玩家在到处破坏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将杀人当做第一要务,就连拆房子好像都提不起干劲!

    卡尔的感觉并没有错,如今在这条时间线又是两个人组队活动的玩家真是少之又少,所以很容易就能够看出,这两个蒙面的玩家正是安东尼奥与修奈泽尔。

    说起来真是眼泪鼻涕一大把,两人接受了宙斯的任务,必须承认,宙斯那有关闪电法则碎片的诱惑实在太大,尤其是对于高端玩家而言。

    安东尼奥和修奈泽尔曾经是禁区出来的人,再加上过去是在阿努比斯手下混日子,自然也听说过法则之力的强大,所以才会很干脆的接下了宙斯的任务。

    然而在见到这个部落之后又有点后悔了,倒不是这个部落的人有多强,而是他们发现这个部落已经初步拥有了一个社会发展的雏形。

    虽然这个部落还没有达到男耕女织那种程度,但也很自然的按照劳动力的强弱在分配工作,同时他们也在有意识的保护怀孕的女子与孩子,更有甚者老人们还在教导着后辈们一些过去的经验!

    一切都生机勃勃、一切都充满了希望,两人可是一路逃命似的才遇到了宙斯,自然明白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线中,这一切都预示着什么。

    即使明白这仅仅是个游戏而已,但浓浓的负罪感还是袭上了他们的心头。怎么说呢?感觉好像若是真的赶尽杀绝,就跟将人类祖先扼杀在了萌芽之中一样,这特么还了得!

    后来两人一合计,这特么糟心的事不好干啊,不过当初宙斯只是说要他们消灭一个人族的部落,可没有说是怎么‘消灭’!那么将所有房子都烧掉让这些原始人无家可归算不算是消灭?

    无论怎样,总要先试一试吧!

    于是,就出现了卡尔看到的那一幕,当部落的战士们都回来的时候,两人正在咋咋呼呼的拆房子,而为了以后不出现令自己薅头发闹心的情况,他们还蒙了面。

    “杀!”

    这是部落酋长吼出来的话,他的双眼通红一马当先冲在了所有战士最前面。

    这一嗓子让安东尼奥和修奈泽尔很是吓了一跳,不为别的,光是那陡然因为声浪而炸开的天空浮云就能昭显出这位酋长的强大。

    人类自出生以来就在不停变强,而究竟让自己怎样变得更强则一直是人们乐此不疲研究的动力。显然在这个非常原始的部落中也不缺这样的先驱者。

    两人不知道这名酋长到底领悟出了怎样的变强方式,但普一交手他们就知道,卧槽!干不过啊!

    安东尼奥经过两次天启的天赋强化,这变种人能力使用起来已经比镭射眼斯考特还猛了,实力也直达A级,然而即使如此面对着使用双手大剑的酋长也还是硬钢不过。

    就像最开始没有人能够想到甘道夫一手法杖一手大剑还能如此彪悍一样,这酋长攥着一把同人等高的巨剑却能够靠步伐闪出幻影来,虎虎生风的挥舞使得空气变得锋利起来,甚至连口中无意识的战吼都能让两人一阵头晕目眩!

    你是什么土著?这牛逼的都上天了,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土著!

    两人与酋长交手的一瞬间修奈泽尔就被踹飞了出去,而安东尼奥靠着浑身上下任何毛孔都能射出的光束算是勉强跟酋长打的有来有回。可问题是人家部落可不止酋长一个人啊。

    修奈泽尔刚刚起身,却见一名双持两柄短剑的战士冲了过来,那两把短剑看起来很简陋,黑不溜秋的表面并未抛光打磨,但隐隐闪过的寒光还是让其看起来恐怖异常。

    叮!

    修奈泽尔慌忙之中利用自己的复制能力使出了安东尼奥的光束射击,两道光束直射那战士双眼,这一击迅疾无比,然而那战士却凭借着强大的战斗预感直接用双短剑将两道光束尽皆遮挡。

    这一幕看得修奈泽尔哭笑不得,这开挂也没有这么开的吧,那是光束唉,虽然只是中能量而不是真正的光,但那速度也不是你个原始部落战士能够遮挡的吧!

    然而,部落勇士们的不讲理还没有结束,一帮原始人竟然还学会集团冲锋了,虽然坐骑不统一,可一起冲过来各种践踏也是能要人命的。

    好在关键时刻修奈泽尔全身金属化算是顶过了第一波冲撞,说起来这招还是从天启那复制来的,而天启则是学自钢力士。

    “修奈泽尔!你……”

    金属化的过程被一边跟大剑酋长对战的安东尼奥看在眼中,该怎么说呢?有些惊讶啊,原本以为修奈泽尔的能力是站在你身边然后才能使用你的能力,可这一看,竟然还能记忆以前复制的能力,那这跟天启有什么分别?

    突然间安东尼奥有些恍然,仔细想想的话,修奈泽尔是刚刚重新建号没有多久的,可是却能够跟着自己一路跑到宙斯的地盘,如果换成一般的刚重生玩家哪里会有这么强的生命力?这货,一直在藏拙。

    好吧,原本还以为自己的能力牛逼,这一看,人家才是系统亲儿子啊!

    吼!在战场上溜号是要付出代价的,大剑酋长一招标准剑刃风暴瞎特么转在安东尼奥的肋下斩出一道深深的血槽。

    “安东尼奥!”修奈泽尔大叫一声,却朝着反方向扑了过去,这离奇的一幕让众战士看得一呆。

    却见修奈泽尔一个飞扑钻进了旁边燃烧着大火的房子里,紧接着从房子里拉出了一对儿母子,手上金属变形成一柄寒光闪烁的刀刃,放在母子颈间叫道:“谁敢动我就将他们杀了!”

    安东尼奥:“……”

    卡尔:“……”

    果然啊,要想生活过得去就得有做反派的觉悟。不过显然这种对玩家来说老套的情节对于原始部落的战士们还是很管用的,他们一个个咬牙切齿却是根本不敢再上前一步了。

    安东尼奥哭笑不得的捂着伤口向修奈泽尔走去,后者一脸担心还伸手探向安东尼奥的伤口,一股子绿色的光芒缓缓亮起,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缓缓愈合。

    “我去,你还会掌仙术?”

    修奈泽尔耸了耸肩,“你知道的,玩家里学什么的都有。”

    安东尼奥撇撇嘴,“好吧,那你这就没有什么限制,真要是随便复制随便用,那你不无敌了?”

    “技能和天赋都可以复制,但是只能复制最初状态,要想用出更强的效果只能自己喂经验,但是变种人的能力比较方便,因为变种人的天赋初始状态就挺强的。但若想使出更强的能力也得想法升级天赋。”修奈泽尔小声的回道,眼神却是不停往那些战士们的身上瞟。

    安东尼奥愣了一下,略微思考了一下便明白了,这复制能力看起来好像确实挺强,但似乎跟天启走的是一样的路子,都不能在某一道上走到最后,天启是没有这个意识,而修奈泽尔是受系统技能的限制。

    当然,现在修奈泽尔的能力才只是升级了一次,如果能够再升级一次的话,那么应该就能像天启那样直接使用一定强度的其它能力了,但能否凭借某种能力领悟法则之力依旧是未知数。

    最重要的是,修奈泽尔好像不能同时使用多种能力,也就是说,短期内想要像天启那样进行招式组合来提高攻击力也是不简单啊。

    “我们慢慢退走,宙斯的这个任务太坑人了,他可没有说过这部落的人都这么难打!”修奈泽尔大声的说道,然后又对那些战士叫道:“你们不要过来,我们保证离开之后就会放过人质!”

    战士们一个个脸显怒色,为首的大剑酋长与双短剑战士更是目呲欲裂,然而他们依旧没有上前。

    两人见状缓缓后退,那对儿母子很是柔弱的眼中含泪一步步随之后退。也许原始部落的人都比较纯洁,他们没有想过修奈泽尔和安东尼奥会不会食言,只是那么带着愤怒等待。

    只能说他们的运气不错,安东尼奥两人也没想真的撕票,这个任务做的莫名其妙,他们也不想将事情做绝,然而就在两人退到部落之外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

    一阵诡异的大风突然间刮来,大风吹起地面一根着火的木头飞向修奈泽尔,后者一惊却来不及遮挡,只见那木头正中修奈泽尔的手肘,使得他不自觉的胳膊横移……

    噗!

    鲜血喷溅,一大一小两具尸体缓缓软倒。

    安东尼奥与天上的卡尔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一幕,修奈泽尔更是难以置信的张着嘴,提起手臂看看沾满血液的刀刃,一脸委屈的望向战士们,“我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你们信吗?”

    “复仇!”

    战士们眨眼化身复仇者联盟,高举着刀剑冲锋直接用行动回答了修奈泽尔的问题。

    “卧槽!快跑!”安东尼奥拉过修奈泽尔,身后光束炸开就是一阵疯狂喷射,强劲的推进力带着两人迅速远离部落战士们。

    必须承认,这些战士们的身体素质是真的强,但是论起逃跑手段就差的太远了,可即使如此,这些战士们也一直追了他们两个小时才算放弃。

    而回转部落的战士们则很快带着悲愤开始重建工作,整个过程都被卡尔收入眼底,尤其是那为首的两个人,大剑酋长脸色阴沉悲哀在那对儿母子尸体旁站了好久,最后似乎强忍悲痛转身参与到了重建工作中。

    倒是那个双短剑战士抱着母子身体一直不动,一脸的悲愤欲绝,从那眼中的绝望里,卡尔能够猜到这怕是他的妻儿,嗯,修奈泽尔也是有点作孽啊,不过……那阵大风……有点怪啊!

    卡尔感觉自己像是看了一场离奇而又狗血的话剧,正派反派双方的演技倒是够高超,可这剧本怎么瞧都感觉很烂。就在他本能的想要给出差评的时候,猛的想到了神奇女侠给自己的任务!

    “唉?不会这么巧吧?”

    卡尔一脸惊悚的看着下面抱着妻儿哀默心死的双短剑战士,他倒是没有想到那个大剑酋长,主要是因为混沌之刃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领导者该用的兵器,而且这个战士的趁手兵器就是双短剑,倒是跟混沌之刃异曲同工。

    只是这一切也太诡异了,神奇女侠就算在牛逼,哪怕其实圣人的亲信也没有理由会预知到剧情的发展吧?何况这剧情还牵涉到了玩家,难不成他还可以预知玩家的行动!

    这么一想卡尔就开始发散思维了,他虽然身为山羊座的黄金圣斗士,算是神奇女侠的亲信,但绝不是什么狂信徒。所以也没将神奇女侠想象成什么全知全能的角色,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刚刚那阵风,怕就是神奇女侠找人弄的。

    这么说来到这个时间线的人不光是自己,神奇女侠还暗中派人来做了任务?

    卡尔很别扭,这算不算一种不信任?好吧,反正在跟神奇女侠混之后早就有这种觉悟,毕竟从之前神奇女侠策划闪点悖论事件时就知道,这个老娘们儿很冷血,且似乎并没有对人类有什么特殊的看重。

    强忍下心中的不舒服,他也没有去探查周围有没有同伙的存在,而是打算开始行动了。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那个双短剑战士终于算是回过神来,抱起妻儿向着一个山坡后面走去,那里是部落用来埋葬族人的墓地。很难说这些原始人是怎么发展出土葬这种形式的,但存在就是真理,这也给了卡尔单独面对那个双短剑战士的机会!

    “你愤怒吗?你想复仇吗?你需要力量吗?”

    卡尔以前没干过这种蛊惑老爷们儿的事,落地之后尽量将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加磁性。

    那双短剑战士迷茫的缓缓转头,望向卡尔好半天才像是反应了过来,“你是谁?”

    他的语气很冷,但整个身体完全放松似乎并没有任何的警惕,这倒是也在卡尔的预料之中,毕竟这货现在是个灰心若死的男人。

    “我是神的使者,路过此地见证了一场令人发指的惨剧!”

    “神吗?我们不需要神。”战士机械的回道。

    卡尔翻了个白眼,当初我也这么认为,现在不还是在争圣者手下混,真香!

    “你难道不想报仇吗?”

    战士顿了一下却是苦笑道:“想,可是对方蒙着面,我连他们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怎么报仇?”

    卡尔点点头,回道:“那两个人虽然无法获得其身份,但是从他们的话语中还是可以得知,这一切都是因为宙斯的命令。很显然,你们的部落之前得罪过宙斯,所以如今降下了惩罚!”

    战士的神色有些异样,他想到了当初盗取火种的勇士,似乎那火种就是从宙斯的地盘盗取的。但他能够埋怨那个勇士吗?当然不能,若没有他,现在整个部落都已经死绝了,所以,一切的仇恨还是要归结到宙斯身上!

    战士脸上爬满了阴郁,但是眨眼之后又苦涩道:“知道了又能如何,那是神啊!”

    卡尔心中大喜,淡淡道:“可以的,你很勇敢,你需要的只是一件能够伤害神的武器。来来来,看看这对儿混沌之刃,够硬够利够炫酷,见人杀人、遇神杀神!”

    战士望着卡尔手中闪烁着异样光芒一瞧就很不凡的混沌之刃,眼中开始燃起一丝热切。

    卡尔暗暗一笑,这事算是成了,“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奎托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