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其实我是个很好说话的老头子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我的大儿子奥西里斯仁慈、善良,懂得取舍也明白责任的重要性,从各方面来说他都是一个完美的神,而且我知道这小子十分渴望我的关注,他总是能够做我希望看到的事情,这样就会获得我的夸奖!”

    “我家老二赛特勇敢、擅战,拥有王者气质,具有与其实力相符合的野心。战神之名实至名归!同样的,他也希望得到我的关注,只是他没有自己的兄长那么滑头会思考我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孩子,所以只会在自己擅长的方面做到最好。”

    “可我看你家老二好像从小缺爱的样子,你是不是对他有点严厉了?”黑白从兜里将一瓶二锅头抽出来递给太阳神拉。

    老头接过来灌了一口感觉很爽,“你知道,他是后出生的,奥西里斯很疼他,平时不仅要学习战斗还要学习如何统治和治理神国。作为一个哥哥背负的更多,我自然也要更加关心他一点,人们常抱怨付出与回报不成比例,但是很少有人会真正思考一下,是不是我们付出的不够?或者说没有别人付出的多,所以在竞争中失败了呢?在我看来,赛特就是这么一个孩子,他总是抱怨我偏心,可他却没有看到奥西里斯的辛苦。”

    此时黑白与太阳神拉就像是一对儿忘年交般的共同坐在太阳船的甲板上,一个酒壶你一口我一口的灌着,唠唠家常吐槽一下人间的趣闻,在别人或者神的眼里太阳神拉也许是高不可攀的神王,可在黑白眼里,这就是个缺少陪伴的孤寡老人!

    “你这想法可是有些太公正了,要知道,平常老人对儿女的爱可都是盲目且不计得失的。你算的这么清楚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这两货不是你亲生的,要么,这两个家伙都没有得到你的欢心,甚至让你厌烦了!”

    老头端起酒壶的手顿了一下,叹了口气有些苦涩,“想不到一个外人都能够看出问题的关键,那两个蠢货却看不明白。”

    黑白挑了下眉毛也没有再继续猜,只是笑问:“那你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孩子,你倒是直说啊,不直说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并去那么做呢?”

    老头摇摇头,“没有用的,即使说了也没有意义,他们不会改也改不了。”

    黑白有些诧异,伸手将已经空了酒壶收起又拿出一个崭新的酒壶,他虽然没有醺酒的毛病,但作为一种后勤物资身上倒是有不少。“改不了?是指……人类?”

    老头笑了,点点头,“你看,我就说你别那两个笨蛋强的多。”接着叹了口气又道:“奥西里斯虽然看起来是个明君,可那是处于身为一个神的责任,他觉得人类是他的子民,他的资产,别人若是杀戮子民就相当于损害他的利益。他其实并不尊重人类!”

    “赛特就更过分了,他连表面的尊重也没有,每到战争甚至让那些人类战士们去当炮灰消耗敌人的实力。他只顾着展示自己的勇武给我看,却不知道我看到的只是残忍与冷血。”

    黑白托着腮帮子,有些替下面的两个兄弟神悲哀,大概他们做梦都想不到吧,自己的父亲竟然是一个人类,而他们就算表现的再好再完美,如果不改了他们对人类的态度,那就永远得不到父亲的认可。

    “所以,你让赛特去守卫干燥的沙漠、让他不停征战甚至连一个孩子都不给他,就是在惩罚他?不是考验!”

    老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然,如果是考验的话我会让他们处在相同的环境之中,否则叫什么考验?再说……我对他们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只是他们一直想不明白而已。”

    黑白撇嘴,“干吗不直接告诉他们你的人类身份?这样说不定会有些改变。”

    “没用的!”老头果断摇头,看那眼神中的恍惚,黑白觉得怕是其中有些故事,也许老头早就尝试过了。

    “我成神之后,经历了很长的岁月才有子嗣,但作为我的子嗣,他们出生就拥有半神的实力,一旦成年更是直接成神。这让他们在生命层次上比人类更加高贵,也让这股高贵深深烙印在他们的骨子里变成了傲慢。差别不过是奥西里斯将傲慢克制的很好,而赛特从来不会克制。在这种情况下,你期望他们像人类一样放低自己,像人类一样思考,这可能吗?”

    黑白没有接话,陪着老头一起缅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黑白奇怪问道:“话说你当初到底是怎么成神的?”

    黑白这话一出口老头就知道其实他已经看穿了自己,不过其并没有从黑白身上感觉到什么恶意,只是笑道:“这可是一段冗长的故事,若是都说出来怕是你下辈子也不用干别的了。”

    黑白耸耸肩,倒也没有深究的意思,其实从踏上太阳船之后他就已经看明白了这太阳神拉的虚实,也看懂了系统对于这部分剧情的补完。

    其实整个太阳神拉是由三部分组成的,分别是老头本身、太阳长矛还有太阳船后面拖拽的那个大火球子!

    老头本身是人类这没问题,而太阳长矛中明显有着低级神格的气息,并且是火系神格,联想一下荷鲁斯他们那器官一样的神格,估计这太阳长矛应该算是老头的伴生神器了。

    但是后面的那个大火球子可不简单,黑白感觉那是某种神格的碎片,但这神格的气息却是远比中级神格高级,也就是说,那是一种高级神格的碎片!

    高级神格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对法则的深层次运用,更难得的是,这种深层法则也是火系的,而老头正是使用太阳长矛将那深层法则当做了电池使用,也才能发挥出赛特和奥西里斯眼中至高无上的实力。

    所以总结来说,老头本身并不强,但是这个组合非常强,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原剧情中老头才大意之下那么简单被赛特捅死,之后当得到了太阳长矛之后才又简单就复活了,因为老头从始至终更加倚重的都是后面那个大火球子。

    “好吧,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只是你应该看得到下面吧,你的两个儿子难得的已经团结在了一起,那个黑暗精灵之王可不好对付,难道对于这些你都已经无所谓了?”

    老头好笑的颠了颠手中的酒壶,发现可能喝不了几口了,随手就将其塞进了衣袍里,接着站起道:“每个神域都有着它的秘密,而为了守护这个秘密,我们往往会站在高处用一种超然的目光来看待世事。我现在就感觉自己很超然,何况我责任要远远比什么黑暗精灵之王的入侵更加沉重。”

    黑白眉头微皱,眼看着老头边说边向着前甲板走去,那条被拖拽的大火球子突然间顺着铁链传递过来一股金色的光焰,光焰眨眼给太阳船镀上了一层金芒,然后这股能量缓缓汇入老头手中的太阳长矛。

    嗡!轰!

    老头的身体在刹那间膨胀起来,原本就比普通人高大的身材直接增长到三米多,乍一看就像是个浩克的老年版。

    黑白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当然不是对老头的实力感兴趣,而是对那个未知的‘责任’或者说威胁感兴趣。

    在电影之中那就是个浑身散发着黑气除了牙齿就没有其它器官的怪物,也不知道大宇宙OL中会是什么样的。

    “既然你能够穿过银河站到太阳船上,想必也有自己的本事,我就不劝你躲避了,不过还是小心些吧!对于人类来说,它的威压也足够令人精神崩溃了。”

    老头如此提醒道,他被金色的烈焰环绕,之前还颓废邋遢的形象眨眼变得威猛无比,而这个状态下的他显然才有了点神王的架势。

    黑白一脸期待的斜靠在船舷上,凭他的精神力造诣,就算不使用反生命方程式也没有谁能够光凭威压就让他屈服,甚至精神崩溃。

    老头察觉到了黑白的态度便没有再劝,只是脸色越来越凝重。而随着时间缓缓推移,变化也随之而来。

    之前还漫天星光的美景很快就仿佛陷入了无边黑暗中,而太阳船就像是这黑暗中的一个灯塔,守望着光明也给人以希望!

    黑白原本淡然的神色不见了,他感觉到了压力,一股无形的威压降临,是源自于灵魂等级上的碾压,与他的精神力造诣无关,就像是兔子站在老虎面前感觉,是捕食者对食草动物的天然克制。而黑白在最初的感受过后也明白过来,怪不得整个时间线中只有这里的神会有个守护者般的神王,因为也只有拥有了深层法则力量的太阳神拉才能够对抗这个敌人,这个拥有高级神格掌握深层法则的敌人!

    轰隆隆!

    没有雷电的闪光,但就是有着滚滚闷雷充斥着你的耳膜,就像是紫薯精的响指警告,人们在迷茫同时于滚滚雷声中化灰。然而这个声音却并不是什么特殊力量的影响,而是单纯的众多法则之力被排斥而出时对空间波及而产生的震动。

    紧接着,黑白抬头就遇见了那个东西!

    这一眼,像是将恐惧深深的印在了心里,黑白猛的甩头在这份影响尚未成真时将其排除。

    “嘿!竟然还懂得战术了,你以为从这个角度攻击就能够得逞吗?”老头现在的状态非常张狂,像是陡然年轻了几百年,哈哈大笑着从船头一跃到甲板上,举起太阳长矛就对着头顶的存在刺去!

    刺眼的金色火光闪过,火焰击中它,而在光芒的映照下黑白也终于算是彻底看清了他的全貌。

    与黑白预料和电影中描述的都不相同,这根本不是什么除了牙齿啥都不长的怪兽,而是一团吞噬法则的具现物!

    这个怪物很大,大到以黑白的眼力都一眼看不到边,不过从火光映照的部分来看,它外形有些类似于黑雾形成的一条大触手。其似乎没有固定的形状,随着黑雾的流动强烈的法则波动像是犹如实质的水流缓缓蠕动着。

    关于它,有一点黑白想错了,之前那雷声并不是其他法则之力被排斥的声音,事实上恰恰相反,那是众多法则之力吞噬吸收而发出的声音!

    “滚开怪物,你的口气太重了,会影响我的酒兴!”老头咧着嘴大叫,不停用太阳长矛发射着一道道金色烈焰。

    每一道金色烈焰似乎都能够让这怪物感受到疼痛,这无疑很玄妙,就像之前提到的,只有法则之力才能对付法则之力,同样的,只有深层法则还能够与深层法则对抗。太阳船背后拖拽的那个大火球无疑此刻在黑白眼里成为了整个时间线最珍贵的东西。

    嗷!吼!

    突然的,就在黑白以为危机很快会结束,老头就要下班的时候,那个怪物却突然间又转头回来了,不过这一次他好像瞄上了黑白。

    老头眉头紧锁,冷哼道:“我跟这个怪物斗了不知多少年,我了解他,他会不停寻找着所有可能的弱点,这一次怕是盯上了你!”

    黑白挠了挠下巴,摊手笑道:“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老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黑白,他不太肯定黑白为何如此有恃无恐,但还是道:“这一次当他靠近你的时候,肯定会将所有的威压都聚集在你身上,只要你能够挺住就不用怕了,我可以保证他的本体不会靠近过来!”

    黑白了然的点点头,“原来只是威压吗?看来这怪物的攻击方式不多啊!话说你有没有想过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怪物?”

    老头身形一顿,有些诧异的回头望去,见黑白说的认真便笑道:“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生活不只有诗和远方,眼前的苟且才是全部啊!”

    黑白腮帮子抽了抽,想不到这老货嘲讽起来还挺诗意,不过黑白也没时间在搭理他了。

    黑白虽然领悟的法则之力,可论起实力连神都不是,从单纯的等级看,此时黑白和老头还有这怪物之间差了好几级。所以即使对自己的精神力造诣再有信心也不会托大。

    嗡!吟!

    狂暴的压力骤然降临,就像是有人开启了重力开关,使得黑白身上的重力一瞬间增长了数百倍,恍惚间黑白甚至能够隐约听到自身骨骼的摩擦声。

    不过黑白依旧是清醒的,也很庆幸,这个怪物似乎并不是精神力专精,否则光是这浩大的精神力储量就足够令黑白毫无还手之力。

    黑白没有浪费法则之力撑起的一点点时间,精神力开始疯狂模拟空间波,眨眼间在整片空间中开出了无数闪着银光的空间门,这些空间门连通着不同的地方,将那无所不在的狂暴精神力统统分流出去。

    老头有些诧异的回头瞄了黑白一眼,接着太阳长矛砰砰砰的开始对着怪物扫射。

    就这样,在金光与银光的交相辉映下,怪物终于放弃了进攻缓缓调转方向逃往了不知名的宇宙深处。

    “呼,还真累呢!”黑白很没有形象的往甲板上一坐,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老头一身金光缓缓敛去,接着恢复了正常人大小也跟着没啥包袱的盘腿坐在黑白旁边,“看到有人体会到了我的这份辛苦,我这心里还挺开心的!”

    黑白没好气的白了这货一眼,“所以……这么多年以来,你就一直这么默默的跟怪兽搏斗,守护着下方的世界?”

    老头顿了顿,似乎并肩作战之后也终于完全认可了黑白,只听其叹道:“其实我一直在等,在下面有很多天赋不错的小家伙,我在等着他们能够领悟深层法则凝聚高级神格来帮我一起去对抗怪物,甚至于是接我的班成为全世界的守卫者!只可惜……这些家伙似乎都卡在了中级神格的标准线上,怎么都没法迈出那一步。”

    老头说着将太阳长矛随意的扔在地上,“有时候我甚至着急的想要将太阳真火的碎片都借给他们去参悟,只是可惜,我还要利用它对抗怪兽。”

    “太阳真火吗?”黑白嘀咕了一声,回头瞄了眼那大火球子,又有些嘲讽的笑道:“下方那些所谓的神一定想不到,如今默默守护着整个世界的,正是他们平时当做奴隶且不放在眼里的人类!”

    老头撇嘴,接着相当慵懒的平躺在甲板上,“也许他们知道,只是假装不知道。也许他们早就能够突破却不想像我这样每天忙着与怪物搏斗。总之有很多也许,你知道人上了年纪就总是爱胡思乱想。”

    “你太高看他们了。”黑白呵呵笑着挥手,这话可不是胡说的,这么长时间的观察,他也算知道了这条时间线的一些设定。

    比如关于神格等级的设定,在这条时间线上很明显除了争圣者外,所有神最高只能修成中级神格。也正是因为如此,能够使用深层法则之力的老头才显得如此特殊!

    老头闻言轻笑了下,接着转头深深深深深的看向黑白,“在未来,我还活着吗?”

    这个问题有点炸,让黑白一瞬间有点懵逼,但转眼又自嘲的笑了笑,“倒是我托大了,作为一个能够守护人类这么久的大神,怎么可能看不穿时间旅行那点事呢?”

    老头呵呵,“虽然不常见,但也不是没有。只是让我有些奇怪,你似乎并不知道有关于这个怪物的事情,在未来,没有这怪物的威胁吗?”

    黑白想了想道:“具体因为什么我也说不好,反正我是没有听过有关于你或者这个奇怪怪物的传闻。不过这也是好事,不是吗?”

    老头闻言突然来了精神哈哈笑道:“不错,确实是好事,这说明有人一劳永逸的解决了这个怪物,嗯,看来我还是有退休那一天的。”

    黑白看着老头这乐观的态度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以他的经验,若想让一件固化的事情出现变化,那除了争圣者参与之外,就只能让玩家插手才成,然而以玩家目前的实力,想要达到弄死拥有深层法则之力的怪物程度,怕是还要等……嗯?

    黑白怔了一下,老头见状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怎么?被怪兽打傻了?”

    黑白拍掉老头的手很是认真的看着他道:“也许我们能够想个办法将那怪物弄死!”

    该死!过去做任务的时候太被动了,都忘记自己已经很牛逼了。这一次猛然主动找上了一个任务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这任务完全可以自己做嘛!

    “噗嗤!”老头笑喷出来,拍拍黑白的肩膀,“年轻人有这份心就很好了,不过还是要有自知之明才行啊,你一个连神格都没有凝聚的……勉强算英雄吧,你能够做什么?”

    黑白站起,左右瞧瞧却是充满了自信,“等级这种东西不过是一个宽泛的概念,跟强弱有时候可没有什么关系。”

    老头呵呵,黑白又道:“就像你和下面的那些神一样,他们以为人类很弱小,却不知道正是因为有人类的守护,他们才有命在下面浪!”

    老头眨眨这就没法反驳了,你将我架的这么高,要是继续反驳岂不是在否定自己?、

    “你想怎么弄死那怪物?”

    黑白抬头望望已经恢复了一片清明的星空,“我们首先要弄清楚那个怪兽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他到底有没有灵智!”

    老头有些理所当然道:“他都知道循着弱点来攻击你,怎么可能没有灵智?”

    “这可未必!”黑白冷哼道:“有些动物能够在危机发生前就感应到,但这并不能说它们有灵智,只是一种本能。那个怪物已经凝聚了高级神格,若有灵智才不会贸然攻击我呢,要知道,一个连神格都没有的凡人,突兀的出现在太阳船上,这难道不值得谨慎吗?”

    老头眨眨眼突然间觉得黑白说的有道理,只听其又道:“而且若真是一个有灵智有思想的怪兽,那应该早就学会你的语言了吧,更何况还有那么庞大的精神力。那么问题来了,这么多年都斗过来了,你们交流过吗?”

    老头提起太阳长矛用尖端挠了挠脸颊,突然间笑了,“我咋觉得自己有希望在近期退休了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