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那谁的计划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哼,以为我是无脑的笨蛋吗?我精着呢!”

    “唉?这么机智的吗?”

    黑白有点囧,难道他们伪装书信这事被奎托斯这个莽夫看穿了吗?

    “对方这么明显的激将法明显就是在勾引我过去,虽然我不害怕,部落的勇士们却经不起长途跋涉,如果将力量都用在赶路上的话,那便是给了敌人以逸待劳的机会,我才不会那么傻!”

    黑白暗暗松了口气,好笑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先休整一下,明天再进攻喽!”

    奎托斯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没错,不过不是明天进攻,而是在有一个完整的计划之前绝不轻易进攻!”

    黑白眼睛眯了眯,深深深深深的看了奎托斯一眼,“这么谨慎真的有必要吗?”

    “当然有必要,这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懂得利用计谋的神域,怎么慎重都不过分。”奎托斯坚持的点点头,严肃的脸上配一双正经而又清醒的双眼。

    “好吧,那我们收兵休整,然后所有部落的骨干都来商议一下,拿出一个计划来!”黑白说完就离开进入了天刃七号。

    “怎么样?有结果了?”迎面就是艾伦意味深长的提问。

    黑白叹了口气,“基本已经确定了,应该就是宙斯弄的鬼。只是……我没有从奎托斯身上看到任何被控制的迹象,甚至连精神力也探测过了,这绝对就是他自己做的决定。”

    余轩眉头微皱,接话道:“有时候事实胜于雄辩,即使我们没有能力探查清楚但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那只能说明,我们的实力不够无法弄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而不能说问题不存在。”

    黑白无奈的抿了抿嘴,这其实是一次临时起意的试探,从决定加快各个神域的推进速度之后,艾伦等人就没有条件一次次的安排玩家演戏了,但为了不断加强部落勇士们的信心,一场boss战又是不能避免的。所以艾伦等人的做法就变得更加粗暴了一些,在提前开战的时候如果发现那怪物的实力一般那就留给奎托斯杀,如果发现怪物实力很强那直接弄死就是。反正领头怪物之下也还有一些小怪,只要假装那小怪就是boss便行。毕竟已经能够一刀砍死爱神的奎托斯现在对于敌人的强弱判断已经很模糊了。

    只是这个双色神域的boss是两个能够合体的怪物,合体之后能力很麻烦但是分开之后又挺弱,所以黑白等人是想要留下一个给奎托斯砍的,谁知道这两个boss情比金坚,死都要一起死,弄的他们一不小心就砍死了两个。

    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但因为马上就要进攻奥林匹斯神域了,所以小伙伴们就再次将奎托斯本身隐藏的问题提了出来。所以大家都决定试探一下,因此才有了那封信!

    按照正常逻辑来说,经过玩家们一路有意的惯养,奎托斯早就已经自大的不懂什么叫冷静了,已经快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的他在碰到这种挑衅的时候应该直接命队伍开拔推平奥林匹斯神域才对。

    换个话说,如果奎托斯突然间阻止队伍前进或者有任何反常理的行动,那么就能够证明一件事,那个暗中在奎托斯身上进行控制的幕后黑手就在奥林匹斯神域!

    其实当玩家们知道有人暗中投资奎托斯的时候就曾经想过会不会是宙斯,因为在原本剧情中奎托斯就是宙斯的私生子。只是游戏中这个宙斯是争圣者,有时间都用来策划了,哪里会花时间给原始部落的什么NPC带绿帽子呢?

    这在玩家们看来是不可想象的,就像是你无法想象如今的神奇女侠会跟哪个NPC或玩家滚床单,然后生出一个NPC来一样。之所以过去斯蒂夫会诞生都是因为那属于神奇女侠的诞生任务,如果不经历那一环的话争圣者也无法附身在神奇女侠身上。而当她成为争圣者后第一个决定就是要杀死自己的NPC儿子,是黑白从零零发和无情那要来了保证才算保住了孩子。

    神奇女侠的反应才是正常反应,争圣者应付涉及自身的那些相关剧情已经很麻烦了,怎么会留下子嗣来给别人机会针对自己呢?因此玩家们一直都没有往这方面想,对于宙斯也仅仅只限于怀疑。

    如今奎托斯的反常表现,还是在奥林匹斯神域之外的反常的表现,算是彻底暴露了宙斯幕后黑手的身份,但就是如此,黑白等人也没有想过奎托斯会否是宙斯的NPC私生子,毕竟奎托斯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宙斯诞生的必要剧情因素。

    不过话又说回来,斯蒂夫其实也不算是神奇女侠诞生的必要剧情因素,那次导致神奇女侠怀孕的滚床单才是必要剧情因素,没有爱人死亡剧情的激发,神奇女侠也没法激活神力。黑白当初是参与过的,也不知道是真的意外还是说玩家们的参与让任务发生了魔改,总之很离奇。

    “之前对奥林匹斯神域的探测有进展吗?”黑白问道。

    赵昊耸了耸肩,在操作台上按了一下,“那个宙斯似乎并没有任何隐藏,天刃七号的探测很顺利,连奥林匹斯山上每天有多少个神在嘿咻都看得一清二楚!”

    艾伦脸皮抽了抽,哼道:“这个宙斯也是个臭不要脸的,昨天晚上探查奥林匹斯山的时候,看得我们热血沸腾,若非想着第二天还要进攻神域,我都想要发泄一下了!”

    黑白好笑的捂住双眼,“谁又没有拦着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呗,反正我看那个奎托斯似乎一时半会儿没有打算进攻。”

    余轩淡淡道:“我倒是觉得,他并非是不想进攻。而是想等知悉了我们的计划之后再进攻!”

    众人顿了一下恍然,这宙斯是想要知道我们的计划然后请君入瓮啊!

    “那我们真的要仔细想想了,这个计划要做的很有欺骗性才可以。不过这是不是可以说明,那个宙斯很怕我们?如果我们一路莽过去的话,他应该是挡不住的吧,否则怎么会让奎托斯阻止我们呢?”一边的煎饼叔突然间摊手提出了一个可能。

    小伙伴们愣了一下,彼此对视了一会儿发现这个猜测还真的很符合逻辑,明明若是直接莽过去的话,宙斯以逸待劳更加好打。可他偏偏控制着奎托斯用违反常理的操作来获得他们的作战计划,这行为有点怪异啊!

    整个天刃七号之内一片寂静,大家诡异的对望了一眼,“要不,我们也别想什么计划了,那就按照奎托斯说的休整一天,然后等养精蓄锐之后一波莽过去!”

    艾伦瞅了黑白一眼提出了一个最符合他心……啊呸!我黑白怎么能够没有计划!

    “咳咳,那个,你们先休整吧,我去找阿努比斯问问,这其中肯定有问题,不弄明白我不踏实啊!”黑白挥挥手轻咳道。

    “好吧,快去快回,我们等你!”(#→⌒→)

    黑白在小伙伴们怪异的眼神注视下离开了,其实他也不愿意总是去麻烦阿努比斯,人家毕竟是争圣者,就算志不在此也没有理由总帮他不是。不过这次的事情的确是让他感觉到别扭无比,总觉得其中有什么阴谋!

    这是一种预感!

    说起来黑白自从专精精神力又领悟了时间法则之后,这对危险的感知简直灵敏的不像话。但这一次之所以黑白没有明说是因为他的精神力并没有预警。

    按照道理来说,精神力没有预警是个好事,可问题是时间法则预警了,偏偏这种预警与过去又有着明显的区别。

    黑白毕竟不是神,精神力无法预警也不稀奇,但是时间法则很好用,有危险就肯定会有预警,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相当可靠。可这一次的预警却非常微弱,微弱到黑白若是不认真感知一下的话,他都察觉不到。

    这让黑白心里感觉无比别扭,时间法则的异常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即将遭遇的敌人强大到能够屏蔽时间法则的预警呢?就像洪荒小说中那种蒙蔽天机似的强大手段!

    又或者说,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只是对他们有那么一丁点的影响,算不上太过重要,所以时间法则才没有什么强烈反应?

    摇摇头,黑白加快了速度,甚至不惜耗费力量直接连续瞬移赶回了阿努比斯的神域。

    “哎呦,你回来了,听说你们已经打到奥林匹斯神域之外了?很快嘛!”阿努比斯一如既往地坐在椅子上,身边侍女轻柔的将一粒葡萄塞进他的嘴里。

    黑白眼角跳了一下,叹道:“你再这样可就跟她配成一对儿咸鱼了!”

    阿努比斯当然知道咸鱼说的是谁,撇了撇嘴坐的直了一些,“话可不能这么说,原本我也是有努力过的,只是我找的代言人有些不给力,不是无能就是为情所困,要是每一个都有你这么给力,我现在估计都能骑在神奇女侠那货头上拉屎了!”

    黑白捂脸,“这就是你咸鱼的理由?就因为没有机会在那货头上拉屎?”

    阿努比斯狗脸认真,“难道这个理由不够充分?”

    黑白无语,别说,还真没法反驳他!

    “嗯,我想说什么来着?”

    “我怎么知道!”

    “让你弄糊涂了,对,我们要进攻奥林匹斯神域了,你是不是也该出动了?你不是一直要报复吗?”

    阿努比斯想了想,好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过了好一会儿道:“报复肯定是要报复的,但是现在有个问题。”

    “什么意思?”

    “从上一次宙斯与波塞冬合伙针对我的时候你应该就知道,论起实力的话,只有他们两个合力才有战胜我的把握。”阿努比斯得意道。

    黑白点头给予肯定,“同样也就是说,你其实比宙斯要强,只要你出手就肯定……”

    “不不不!”阿努比斯直接打断道:“我比宙斯强不代表能够轻易的杀掉他,这其中还是有区别的。”

    黑白皱眉,随手拽过一个垫子往阿努比斯旁边一坐,“你详细说说。”

    阿努比斯将一盘葡萄随意的递给黑白,接着道:“单论实力的话我绝对完爆宙斯,我虽然在现实里不认识那个家伙,但是可以感觉出来,他现实之中并不是太擅长闪电法则,也就是说,就算他天资聪颖能够在短短时间领悟闪电法则那也没法与宙斯这个NPC完美融合。”

    黑白一怔,“可我上一次在绿巨人起源任务里见他对闪电操控的很强啊!这还是没有完全融合?”

    阿努比斯好笑的摇摇头,“你做绿巨人任务的时候是什么水平,现在是什么水平?”

    黑白不说话了,只听阿努比斯又道:“但是那个宙斯似乎有某种大阵,将他那奥林匹斯山封锁的严严实实的,就算是我全力攻击也没法打破那层大阵。”

    “大阵?”黑白脑海中回忆之前天刃七号探查的情况,心中却是一沉,如果奥林匹斯山是有大阵守护的话,为何他们探测却没有遇到阻碍?

    阿努比斯没有注意到黑白的表情,而是直接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才想办法从任务方面着手,如果你所带领的部落能够将他麾下的势力推掉,那他就算阵法再强也会丧失争圣者的资格。”

    “你这是坑我们啊,那什么大阵如果连你都攻不破,那我们考什么打?用爱吗?”

    阿努比斯好笑道:“不用直接打破那什么大阵啊,只需要围个十天半月不就是了,身为一个神系的老大却被人族部落围的不敢动弹,这已经不是苟不苟的问题了,光是其神系内部就不会再让他当老大了。”

    黑白闻言眼睛一亮,“你是说,跟那个海拉的情况很像?”

    阿努比斯点点头,“像他们这种争圣者,其实虽然起点高但束缚也强。海拉要以保护九界为己任,而宙斯就得维护奥林匹斯神系的尊严,否则如何能够当一个神系的神王?”

    黑白脸色难看,“所以你才在这有恃无恐的吃葡萄?你还吃葡萄!”

    阿努比斯耸耸肩,“吃葡萄怎么了嘛,再说你们攻不进去自然没有什么损失,只要那个宙斯不将大阵打开,我就是去也没有用啊!所以嘛,其实我在这里和在你们那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我们没有十天半月的时间了,干掉宙斯之后我还要去另一条时间线干血魔,之后还要准备对外星人的战争!”黑白极其不爽。

    阿努比斯乐了,“你们是没什么时间,可是那个宙斯不知道啊!”

    黑白没辙,除了一个白眼之外估计也没什么能给他的了,他算看出来了,这货今天是没准备挪挪屁股了。

    就这样,一人一狗相对无言的吃葡萄,好一会儿后黑白突然间问道:“对了,关于法则之力能够对危险有预知的功能,这事你熟吗?”

    “熟啊!怎么会不熟呢,不要忘了,我擅长的是死亡法则,对于危机的预感最强了!”

    黑白眼睛半眯,“那你有没有过那种,明明预感有反应但却极其微弱,就跟没有似的!”

    阿努比斯往嘴里放葡萄的动作猛然僵住,狗眼瞪圆了吓黑白一跳,“你有这种感觉?”

    黑白别扭的点头,不是很确定的问道:“是不是很麻烦?”

    阿努比斯放下葡萄,脸色慎重了许多,“这种情况不常发生,一般来说法则之力都或多或少对危机有着预感。但术业有专攻,有的预感很灵敏,有的则很迟钝,这与法则不同有关。但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出现你那种情况的。”

    “所以……这种不正常的情况很麻烦?”黑白弱弱的问道,老实说,阿努比斯那狼性回归的表情有点吓到他了。

    “虽然预感的灵敏与否跟法则不同有关,但有没有和微弱又有不同,如果有人用类似屏蔽天机之类的手段干扰,那么无论是灵敏与否,法则都无法给你任何预感。”

    黑白张嘴确定道:“所以我能够感知到,那就是说明,并没有人屏蔽天机?”

    阿努比斯点点头,可表情却更严肃了,“不过还有一种情况就更麻烦。”

    “什么?”

    “屏蔽天机一类的手段毕竟只是一种方法,你要是够强是能够强行突破的,就算不能突破只要小心戒备也就行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屏蔽天机反而是告诉敌人我们要搞事情了。但有一种情况却是比屏蔽天机更加麻烦,那就是连法则都无法察觉的阴谋!”

    “阴谋?”黑白有点不懂。

    “有一句话叫做人心难测,这话可不是说说而已的。要知道法则之所以能够给你预感,是因为敌人在策划阴谋的时候身边就有无所不在的法则。所谓的蒙蔽天机也就是在策划时隔绝这部分法则。”

    黑白奇道:“暂时的隔断法则,这不是很简单吗?”

    “简单?一点都不简单,要知道你策划的时候能够隔断,那么你执行或者说别人执行的时候能够隔断吗?蒙蔽天机如果不将整个过程都蒙蔽住,那有什么意义!”

    “你接着说。”

    “这世上有一种阴谋非常深,深到即使是当着法则的面施展,法则也不会判定其对你有伤害,这样的阴谋就不会让法则给你任何预知。你可以想象一下,连法则都能够骗过去的阴谋,那该多么可怕!”阿努比斯说着眼珠子瞪得老大。

    黑白后仰,嘴角抽搐,“阴谋可不可怕我不知道,但你这样子有点吓人了!”

    阿努比斯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十分不屑的切了一声,“虽然我不太相信那个宙斯能够想出什么超卓的阴谋,但你既然有这种感知,我建议你还是小心一点。嗯,不过如果这种阴谋你都能够感知的话,只能说你的法则很擅长这方面啊!”

    黑白抬眼看这货一脸感兴趣的样子呵道:“你不是知道我是什么法则吗!”

    “可我感觉你不诚实啊!”

    “你可以去问福克斯嘛,反正你们关系好,都是鱼友!”

    阿努比斯翻了翻眼睛哼道:“我劝你还是先回去吧,没准这一次我看走眼了,那个宙斯其实是个大阴谋家呢!”

    黑白抿了抿嘴点头道:“好吧,我现在就回去,不过就像你说的,老实说,我也不认为他是什么太强大的智者,否则当初也不会在针对你的时候失败了。”

    阿努比斯不知可否,黑白则转身走出了神殿,他没有像来时那么着急,而是先上了太阳船接着再朝部落飞去,他总觉得有些问题,但却一直想不通,只希望回去的路上能够弄明白吧。

    ……

    深夜,距离部落不远的一片小山丘后面。

    重吾与卡特琳娜静静的等待着,没用多久一名浑身罩在粗布长袍中的人影出现了。

    “你就是射手座?”重吾有些不确定的看着眼前这个全身遮在长袍中的人。

    “不是射手座谁会有闲心跟你们来着扯淡!”

    听着不客气的口气重吾反倒是松了口气,接道:“部落推进的太快了,尤其是埃及诸神败的太突然了,我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完成任务。”

    射手座的兜帽动了动,看得出来是点了点头,“估计神奇女侠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黑白不知道弄了什么手段让那些神的能力完全发挥不出来了!这一点上丝毫没有情报显示,只能说,输的不冤!”

    卡特琳娜秀眉深皱,听这射手座的语气对女神有点不是那么尊敬啊,但完成女神的任务最重要,她强忍着不悦冷冷盯着射手座。

    重吾当然察觉了卡特琳娜的表情,但也颇为无奈,事实上,包括他和卡尔还有几个人对于神奇女侠来说完全就是互惠互利罢了,要说忠诚真的没多少,也就卡特琳娜这样的狂信者对其最是尊敬。

    重吾完全理解射手座的语气,显然这位也是跟女神互惠互利的模式。

    “现在太阳长矛成了黑白手里的武器,你有办法弄出来吗?”

    射手座很果断的摇头,“据我所知,那个太阳长矛是神器而且还有配套的技能,黑白显然已经都学了,这样的情况就相当于加了保险的奇幻物品,你觉得我有什么能力抢夺?”

    重吾闻言也是有点无奈,“好吧,之前我已经将这情况报告给女神了,通过现实的传递,女神新命令是,如果太阳长矛弄不到就去拿宙斯的闪电长矛!”

    射手座顿了一下,似乎有点不情愿但还是点头道:“我尽量吧,另外我想法在大战的时候让你们也混进去,到时候看看有没有机会。宙斯毕竟是争圣者,有些麻烦。”说完转身就走,一点多唠唠的兴趣都没有。

    重吾与卡特琳娜也不在意,只是等射手座不见了的时候,卡特琳娜突然间转头问道:“既然能够从现实之中传递消息,为什么当初要直接捅死金城武?”

    重吾瞄了她一眼,“黄金圣斗士的下线时间不固定,大家可能都在任务关头,若是耽搁的话很可能会延误情报时机。捅死了金城武虽然会让他暂时下线,但只要不惜多损耗些精神力就可以立刻上线,那样就能够去现代线将消息报告给女神,大不了多难受几天而已。”

    卡特琳娜闻言恍然的点点头,一副长知识了的样子。

    重吾见状暗中抹了把汗,原来还有在现实中传递消息这一招吗?完全没想到啊!嗯,看来真是游戏玩的时间长有些错乱了,我的确不适合当首领啊!

    算了,反正我也忍那家伙很久了。不过这么短的时间中就想到了借口,感觉自己真特么机智!(?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