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你们还太嫩!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余轩从来没有尝试过如此游刃有余的打架,每一拳都随心而动,每一拳都套着一个虚影,而且虚影越来越小、越来越精致,前几分钟还是导弹,现在就已经变成了子弹。

    这一刻他终于感觉自己接近当初那位伟人实力的境界了,原来想要达到强有力的效果并不需要太夸张的虚影。

    导弹与子弹都一样,关键的不是威力大小,而是承载的信念重量,是保家卫国的决心!

    砰!横掌砍在一名神域战士首领的腰间,虽然没有见到血,但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已经传来。

    眼见到那战士痛苦的倒地,余轩却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无限手套的限制,哪怕自己明明更强却也没法造成过大的伤害。不说别的,若是有无限手套加持,自己这一掌绝对能够砍死那战士。

    得益于玄阴聚兽幡的掩护,余轩专门往那些聚在一起的敌人阵地里冲,根据他的观察,想要破坏这个大阵,那些神域战士至少也要一百人以上才能凝聚起威胁到大阵的力量,这就给了余轩非常大的操作空间。

    当然,余轩并不知道以自己的能力还可以坚持多久,毕竟他没有凝聚神格,而融合的神格还没有跟灵魂合一。

    其实当初在黑白给他战争神格的时候就曾经劝过,余轩当然是听进去了,所以一直以来虽然有借用战争神格的力量,可也是以自己的军道杀拳为主。

    “所有人都加快速度,你们成了软脚虾难道军舰也成了软脚虾吗?都给我开足马力啊!”艾伦有点气急败坏的叫道,狼狈啊,何其的狼狈啊!

    艾伦的眼睛已经气得通红,身为有着人类先驱者称号的三名宇航员之一,什么时候这么丢人过?最关键的是,哪怕到了现在,他都没有弄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中招的。

    艾伦回头看了一眼欧若拉,欧若拉很漂亮也很有一种女强人的气质,两人在一起共事很长时间了,算得上彼此惺惺相惜,这种情况下多了些情愫简直再正常不过了。无论是艾伦还是欧若拉直到现在都很肯定,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没有被谁人为的操控,但为什么会这样呢?

    同样的问题几乎萦绕在所有人的心里,他们时不时的看看自己的面板,系统表示一切都正常,根本就没有任何负面buff的沾染,可为什么会这样呢?真的就只因为我们在游戏中荒唐了点?

    这游戏不是声称百分之九十九贴近现实吗?连这都不让?差评!

    战舰渐渐的走远,艾伦等人的心却提的越来越高了,他们知道余轩很强,但奥林匹斯神系毕竟是有神王级高手的啊,难道就这么放他们逃走?对方该不会是想要在他们松口气的时候,再让他们绝望吧!

    大家都是人类玩家中的精英,这种想法不是一个人有,也不是一个人担心。然而在事实降临之前人们也总是会有一个期望。

    而余轩显然就是这个将期望延续下去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回头时已经快看不到战舰了。不过警惕之心却是越来越高了,不知为何,他突然有一种感觉,今天怕是要挂一次。

    这种预感余轩很少能够感觉到,所以他并不熟悉,但若是黑白在此一定能够明白的告诉他,这就是法则之力带来的危机预感。

    呼轰!

    果然,法则示警的危机就是又快又狠。一道哗啦啦闪着刺眼强光的雷电就狠狠的刺进了黑雾之中。

    原本能够容纳所有神域军团混战的巨大阵法顷刻间开始剧烈翻滚,好像下一秒就要跟着电光爆炸似的。

    余轩是真的吓了一跳,但是转眼又有点奇怪,刚刚那片电光看着很浩大,但是却没有将阵法一次性就击破,那么这是什么道理?

    所谓战争,情报先行!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如果能够知道一点宙斯的情报,那么为以后的报复也能大大有利。

    对,余轩已经在想报复的事情了,你们竟然敢坑我弟弟,尤其是刚刚奎托斯那个眼神,我欧皇家族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鄙视过,你们摊上大事了,知道吗?摊上大事了!

    三秒后,轰隆!远处的奥林匹斯山巅之上又是一道比之前更大的雷光柱轰了下来,这一次玄阴聚兽幡肉眼可见的颤了颤,然后整个大阵像是掀起了数百丈的海啸,只是其并没有吞没敌人,而是夹杂着无数怪兽的怒吼却又无奈的被收回了旗幡之中。

    余轩双手一抖弹开了两个神域战士,接着回身站在了玄阴聚兽幡的旁边,他没有再去捡旗幡,因为如果他死了,这些旗幡还是会掉出来,没有意义。

    场面静了静,神域军团重新恢复视野后就发现刚刚一直在阵法里拖延他们的竟然就是这么一个人?知道真相后的愤怒让他们完全失去了理智,嗷嗷叫着就冲余轩砍了过去,一个个骁勇的好似巴图鲁一样。

    然而余轩半点波动都没有,甚至还特么有点想笑!刚刚一个个被他打的都快尿了,现在就想翻身?

    天真!

    余轩不光是欧皇,他也是有真才实学的!就算没有大阵的掩护,光凭这种常规战力想要对付他?可没有辣么容易。

    余轩双掌一分,摆了个黄师傅的起手式,与寻常爱好者不同,他是真的摆出了宗师气度。面对凶狠的大刀落下不见任何的慌乱,摆动之间顺势让过刀锋,提手平戳捅碎了一名战士的咽喉,接着手掌轻摆将其尸体拨向另一把刀锋。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当另一把刀刃被阻之时,余轩的脚掌侧踢穿过尸体的肋下直接踹在敌人下宫,登时使那敌人失去了战斗力。

    同时身形一转绕着那个躺倒的敌人攻向另一边,而其他方向的敌人却被那躺倒的敌人阻了一瞬间,可就是这一瞬间的工夫,余轩手肘砸碎了一个敌人的脊椎、踢开了一个敌人的膝盖!

    原本在大阵之中追求极限进攻且记记大招的余轩彻底变换了攻击方式,原本是哪里人多攻击哪里,现在是哪里人多钻哪里。利用身法、利用步法,借力打力、扭锁擒拿,从小处着眼,不求杀敌但求令他们失去攻击力。

    对于一个军队来说,一个伤兵有时候比一个死尸还要麻烦,此时余轩就在身体力行的用事实告诉这些神域军队一个道理。本来受到面积限制,一个人同时面对的敌人就有限,此时在余轩有意的操作之下,那些伤兵又挡住了一批敌人,使得余轩同时面对的敌人一直都没有超过五个。

    按照常理来说,同时面对五个敌人也是一般人所不能对抗的,可作为玩家中第一个将绝学升至满级的高手,同时打十个都是特么的基操!

    就这样,时间仿佛又开始往后走了,密密麻麻的黑点围着中间那个闪烁着金光的人影。在普遍高大的神域战士中,他的身形显得那么渺小,可他身边的惨叫却越来越多。

    神域战士们越来越焦躁,他们渴望将手中的兵器砍在敌人身上,只是明明他们都有着神力的加持,却为何连触碰到敌人都那么的难呢?他们真的不懂!

    神域战士们开始惶急了,但是余轩却越发的轻松了起来,军道杀拳创建于那个风云际会的年代,能够在那个时代站在浪潮之上的角色有哪一个不是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

    神?神算哪根葱啊!

    喝啊!余轩的拳头越发沉重了,心中的豪情似乎一瞬间迸发了出来,他要让这些神们感受到被武学支配的恐惧,更要让神们明白人心的力量!

    “都给我闪开!一群废物还配称神?”

    余轩的拳头没有任何迟疑,但是眼神却因为骤然响起的呼喝而转移了片刻。

    一缕红芒闪过,果然,那个背叛了部落、背叛了他们的奎托斯来了,此时的他眼中狂傲无比,似乎终于变回了那个原本的样子。

    也许是过去玩家们的戏太好了,使得奎托斯有了一个错觉,他很强,比神强!更比玩家们强,甚至强过他的老师!

    于是,当神域军团久攻不下被区区一个人拖住的时候,奎托斯就挺着化血神刀冲了上来。

    余轩不慌不忙,没有乱了自己的节奏也没有因为背叛者的到来有任何的应对,只是如之前那般削引拨打,然后……化血神刀就很神奇的被余轩用翻手腕的简单手法夺过,回手掏,走位走位,远离奎托斯的时候他的人头已经噗通噗通的滚落地下。

    就这么死了,很简单也很理所当然,余轩不会因为奎托斯刚刚以小人物的级别坑了他们而对其有任何高看,渣滓就是渣滓,不会因为混在钢渣里就变得硬了。

    “够了!给我停下!”

    轰隆隆的巨吼像是天边的滚雷传下,周围的神域战士闻言即使看着余轩的眼睛充满愤怒,也还是依言退开。

    余轩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脸皮,他不怕群殴,但却有点无奈这种包围,要知道神域军团也是有远程攻击手段的。之前是打出了火气才让他有机可乘,如果像现在这样围着狂轰滥炸,那他功夫再好也没辙。

    不过好在神域军团似乎没有那么做,而是缓缓让开一条道,接着降临的就是驾驶着由六头插翅雄狮牵引战车的一名中年壮汉。

    这壮汉像是将床单穿出了时尚大片的既视感,而这标志性的装扮也让余轩知道了他的身份,宙斯!

    老实说,这个宙斯的面相还是挺英武的,虽然单论颜值来说似乎被余轩吊打了,可那种王者的风范却是撑了个十足。

    余轩挑了挑眉头,双臂似松实紧的放在两侧,“宙斯,你们奥林匹斯神系好穷啊!”

    宙斯刚刚张口就闭上了,脸色黑了片刻笑道:“看来你们地球的玩家嘴巴都很厉害。”

    “多谢称赞,我们只是尽自己所能的嘲讽敌人而已,跟你的阴谋比起来还是差的远,至少我现在都弄不明白,你到底做了什么?”余轩长长的感叹一声,这种被智商碾压的感觉很不好。

    “有什么不明白的,我可以告诉你!”宙斯提着一根不停闪耀着电光的长矛缓缓从战车上走了下来,那把长矛上的电光颇为刺眼,以至于余轩都看不清长矛的具体样子。

    “那敢情好,那就先说说你们是怎样算计玩家的吧!”余轩一点都不客气,他虽然不知道宙斯为什么要解说,但拖延时间对他和玩家逃跑都是有利的,嗯,应该吧!

    宙斯闻言却是笑道:“相信你已经发现了问题的异常,如果玩家受到了影响,那系统面板上就会出现各种提示。”

    余轩点头,“这就是我们感觉最离奇的一点,明明我们的面板上都没有受到负面buff影响的提示,可是我们的能力却都用不出来了!这似乎不能用单纯的‘激烈运动后的虚弱’来解释吧?”

    “当然,如果真的那么简单,我也没法算计到你们这些玩家,不是吗?”宙斯依旧是微笑的面容,突然间指了指周围那些很美型的手下,“其实奥林匹斯山是有能够屏蔽你们探测的技术与手段,但是我没有那样做,反而还让他们相互之间表演给你们看,就是为了勾出你们身上的欲念。”

    余轩眉头微皱,很果决的摇头道:“不对,如果仅仅是欲念绝没有这么大的威力,至少我相信他们知道什么是大局为重!”

    宙斯再笑,“普通的魅惑手段自然不顶用,不光不好用还会让你们这些玩家警觉,但若是绕过系统的规则,且又不具备伤害性的手段呢?”

    “什么意思?”

    “我其实做的很简单,先用我麾下的表演勾起你们的欲念,接着将这种男女之间的吸引放大就行了。出于生物的本能,在那种情况下就会让原本有些好感但却止步于友情的关系更进一步。而这本身是无害的,又是由玩家自己做的决定自然也算是绕过了系统规则。”

    余轩恍然的睁大眼睛,这个结论他倒是没有想到,事实上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在遇到英俊帅气或者美丽性感的异性时都会下意识的亲近一些,但道德与理智会让我们止于礼节。而宙斯的能力似乎就是将这种很初步的好感增幅,令双方作出超越友谊的事情。

    “呵,我说你为何这么大方的告诉我这件事,原来计划很简单,而执行计划的手段才是关键,我猜你不会告诉我吧!”

    宙斯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得意,似乎余轩终于说到了点子上,可他还是低估了余轩的智慧。

    有时候想要知道一个答案并不一定要亲口说出来,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都能让擅于观察的人找到答案。而余轩就是一个擅于观察与思考的人,所以他找到了。

    “从你的表情上我可以看出来,这种手段一定是你所擅长的。而作为一个领悟了法则之力的强者,我最明白那种感受,你最擅长的必然是你领悟的法则。也就是说,这种能力与你领悟的法则有关。”

    宙斯微微怔了一下,满眼欣赏的点点头,“你很不错,可愿做我的代言人?我让你做王!”

    这掷地有声的承诺足以让任何人动容,可对于那种本身毫无野心的人来说就有些笑话了。余轩搭理都没有搭理,而是继续摩挲着下巴推理道:“你的这种手段与效果,怎么看都不像是闪电法则能够完成的事情。那么简单得出结论,你擅长的并不是闪电法则,那杆原本属于NPC的神器长矛应该用起来很不顺手吧。”

    宙斯双眼微眯,缓缓鼓起掌来,“很敏锐,看来我留下你是正确的,你很值得我……”

    “本来我是没有资格评判一个已经是神王级别的高手,但也许是天赋真的不错,我从你刚刚两次攻击才攻破大阵的行为上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余轩再次粗暴的打断宙斯的话,而且越说眼睛越亮,信心越足,“你对于闪电法则其实并不精通,甚至可以说是一窍不通!所有闪电类的攻击都是靠着那杆长矛,甚至于单凭长矛都打不破那个大阵!所以你在那两道攻击中很隐晦的添加并隐藏了自己的法则。”

    宙斯脸色有点挂不住,你是哪来的名侦探?我这正招揽你呢,能严肃点吗?真相难道比未来的方向更重要?

    “让我想一想,刚刚从你攻击中感受到的那种感觉,有点很兴奋的感觉,就像是……”余轩想着突然间抬头,“生命法则?”

    宙斯:“……”

    余轩乐了,“看来真的是生命法则了。”

    宙斯(艹皿艹)“你特么在看我的表情来判断事实吗?”

    余轩耸了耸肩,“现在就舒服了,所以你做的只是利用生命法则缓慢加持男性与女性本身的魅力,再通过你手下的大型现场秀将欲念的想法暗示下去,所以才引得玩家和NPC一样乱成了一团浆糊。”

    宙斯不否认,“你再次让我惊讶了。”说着深深的看了一眼余轩,赞赏的点点头。

    然而余轩却再一次皱眉,摇头道:“不对,这并不是全部。这只是解释了你为何能够算计到玩家和NPC们。但是却不能够解释为何在做完之后他们的能力都无法使用了,而且还是没有系统面板提示的情况下!”

    宙斯好笑的随手将长矛插在地上,指了指周围的手下,“你觉得我是凭什么控制他们在大白天的就给你们现场表演?难道是靠劝说吗!”

    余轩:“这不是你们奥林匹斯神系的人设吗?”

    神域军团((′-_-)-_-)-_-)

    宙斯嘴角抽了抽哼道:“我也不怕告诉你,之前的那些布置由于对你们本身并没有伤害,所以不光系统没有提示,就连你们的精神力甚至是法则之力都不会给予预警。但恶念就是恶念,总有一瞬间会伤害的时候被感知到。我所要做的就是让你们处在忘我之中,然后慢慢施加伤害。由于处在忘我状态,无论是精神力还是法则之力的示警都不会被察觉。剩下的问题就只是系统面板的提示了。”

    余轩点头,“这就是我最奇怪的地方,在这游戏中据我所知没有什么手段是能够瞒过系统的,哪怕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手段,系统也该会提示我们受到‘未知能力影响’,绝不会毫无动静。”

    宙斯不屑而又轻蔑的瞄了余轩一眼,“蝼蚁永远不要用自己的判断去衡量宇宙,同样的,你没有资格评论系统的规则。我只能说确实很少有办法能够绕过系统提示,但并不代表没有!”

    “比如说……”

    “精神力!”

    轰!余轩整个人是懵的,一瞬间心中像是有闪电划过,所有的事情好像都串联上了。

    宙斯看着余轩目瞪口呆的样子笑道:“你既然猜到我的法则是生命法则,那就该知道我能够从一定程度上影响生命力,一个人的精神力也在生命力的范畴之中。而由于有系统的关系,我没有办法在游戏中对现实的人做些什么伤害。可不要忘了,系统对于玩家本身就有一种惩罚,也可以算作是伤害!”

    “精神力!”余轩叹道。

    “不错,玩家的每一次死亡都要消耗精神力,这是唯一能够通过游戏伤害到玩家的办法。只不过因为系统的保护机制,当玩家精神力削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自动退出游戏了,因此玩家们都没太将其当回事。”宙斯双手抱胸得意道:“而我要做的就是在玩家和NPC们处于忘我状态时,抽走他们的精神力,不过因为这种影响是通过玩家男女之间自我激发的,又是被系统判断为正常运动后的消耗,所以才不会得到什么提示。”

    宙斯一边说着一边笑的更开心了,“精神力的巨大消耗让玩家和NPC们的实力无法发挥出来,他们现在可能还感觉不出,如果之后挂一次的话,就会发现,至少两三天都没法上线了!”

    余轩舔了舔嘴唇,往后瞄了一眼都看不到艾伦他们的军舰了,想了想又问:“处于忘我就能吸收玩家的精神力?你咋辣么牛逼呢,我不相信!真正的深层原因你大概不会告诉我吧?”

    “你还真是贪心,原理我告诉你了,可通过什么手段吸收精神力,我确实不能告诉你。”宙斯好笑的摇摇头,“好了,疑问也解除了,那么你该选择……”

    “稍等,我再说两句啊!呃,最后一个问题,那货是怎么回事,为何会背叛?”余轩伸手指了指旁边奎托斯的脑袋。

    宙斯一打眼笑道:“很简单,我临时对他体内的基因进行了调整,使他处于绝对的理智状态。而绝对的理智就是忘却感情,在他的判断里人类玩家一方必败无疑,所以他会投靠强者。这是一种科技小手段,不值一提!再说你们不是也都有防范吗,这本来就是一步闲棋,可有可无。但因为得知你们突然间弄出了无限手套这样的神器,所以才配合计划一起施展了。”

    余轩眼睛一瞪,“老子信你个鬼,你说调整基因就调整基因?你凭什么做到!”嘴上大骂,但是心里却更在意另一件事,如果奎托斯是步闲棋,那么宙斯似乎并没有利用奎托斯让部落崛起从而得到任务奖励的意思!他们之前难道都想错了?

    “就凭这小子是老子的种!”

    “嘶!”余轩震惊,“你真的无聊到去跟NPC生孩子?”

    宙斯却是并未因余轩的嘲讽而生气,反而更得意了,那神情甚至超过了刚刚,“你见争圣者什么时候做过无用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