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这一仗,反派赢了!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余轩很不爽啊,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边抠鼻屎边反驳那句话,谁说争圣者做什么都有目的来着?那福克斯咸鱼是为了什么!为了气人吗?

    只可惜,现在怎么看这货也不像是会告诉余轩究竟还有什么阴谋的。

    “好了,我要问的问完了,说回我们之前的话题,你要怎么样来着?”

    宙斯笑着再说了一遍,“在玩家群体中,我确实需要一个代言人,你很聪明!悟性好且有魄力有胆识。跟着我干,我让你当王!”余轩的能力值得他的礼遇,所以他不在乎再说一遍。

    “不干!”

    好吧,拒绝的也是相当绝决与干脆,让宙斯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冷笑道:“你在用生命耍我啊,难道你以为给他们争取的时间足够了吗?”

    余轩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你有恃无恐的在这跟我唠家常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我能够做到的已经做了,他们已经先跑出了这么远,要是还没法逃出升天,那就真算是命中有此一劫了!”

    “你倒是看得开,我也不怕告诉你,从你们一路上攻破诸多神域的时候,我就已经暗中联络各个神域的神了,只不过他们负责的是在退路上截杀你们,所以你们一直都不曾见到。”宙斯背负双手一副大局已定的模样。

    余轩也整出一副早有所料的样子,“这不稀奇,在开始人族崛起任务开始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些敌人的加入。毕竟神权与人权的对立是天生的,斗争也必定血腥!”

    “所以跟着他们肯定是没有出路的,我最后再问你一……”

    “行了,别再做这种无聊的尝试了,动手吧!”余轩已经感觉腻歪了,不过他其实挺能体谅宙斯的。凭宙斯这一次的计谋就能够看出,其本身肯定是个阴谋高手,而这样的阴谋高手当初却因为玩家的不给力使得针对阿努比斯的计划失败,这心里肯定相当不好受。所以当遇到难得满意的玩家时才会那么惜才。嗯,说简单点,都是被坑怕了!

    宙斯沉默了片刻最终一声轻叹,神色渐冷,一抹杀意代替了之前的怜惜出现在眼中,而杀意已决的他也变得言简意赅了,“杀!”

    嗖嗖嗖轰轰!

    围攻再次继续,只是这回神域军团的人似乎终于反应了过来,我们人这么多干嘛跟你玩肉搏啊,只需要有攻击打到你就是了。

    所以这一次的攻击方式由拳头刀剑变成了箭雨!

    不要小瞧他们手中那复古的武器,每一支箭都像是注满了霸气似的,扎在地上就是一个七八米的深坑,当形成箭雨之后效果比钢铁侠的杰里科导弹还猛。

    这就让余轩有些别扭了,神域军团的战士们都算是有神力加持的,在他们其中有些很弱的神甚至能够使用法则攻击,所以这些箭当真不能硬抗。整个场面就像是余轩在战场中跳舞一样,各种动作充分的展示了他的柔韧性,只是……很羞耻唉!

    不过显然对于争圣者来说可没有地球玩家那么多的梗,在余轩看起来挺羞耻的事,在宙斯看来却是充分展现了余轩的灵活,毕竟在铺天盖地的恐怖箭雨中仍旧闲庭信步,这份能力已经让宙斯大大吃惊了。

    “停下吧,看来你又让我惊讶了,你有资格死在我的手中!”

    宙斯挥手阻止了箭雨的继续爆射,余轩也跟着停下喘了口气,望了一眼满目的狼藉地形,连自己都挺惊讶,这特么是我刚刚躲的?嗯,看来自己对于军道杀拳的提升很显著啊!

    宙斯可不知道余轩此时暗自庆喜,一步步靠近他说道:“当初不通法则的时候倒是在动作上下了点功夫,刚刚看你的实力却是比我当初还要强些。只是现在不需要了,领悟了法则之后就是另外一番天地。今天,就让你看看这世间真正的风景!”

    余轩全神贯注的开始防御,虽不见宙斯有何动作却看脚下异常,眼神一瞟惊见原本狼藉的地面此时已被茂盛的杂草铺满。

    余轩猛的想起宙斯擅长的其实是生命法则,而对于生命法则的攻击方式他并不太熟,谨慎起见直接拔升高度。谁知普一起跳就有无数碗口粗的树干藤蔓破土而出,交相纠缠的向着他撞去,刹那间展现的画面就仿若树界降临一样。

    余轩牙关紧咬双臂展开旋转,万千金色锋芒浮于半空,旋转间形成剑刃风暴,将冲撞而来的树藤统统绞断。

    然而树藤像是浩荡不绝一样,眨眼间地形天翻地覆已经是一片雨林形成,可那藤蔓依旧未曾停止过。

    宙斯得势未停,挥手间天地白茫茫的一片,无数的蒲公英随风飘过,毫无痕迹可寻的花种在剑刃风暴的间隙侵入到余轩身边。每当有一颗细小的种子落在其衣物上时都会瞬间炸开,它们膨胀、它们野蛮的生长,好像要钻入余轩的体内一般疯狂。

    余轩振臂一抖,全身霎时覆盖了一层金色的钢铁铠甲虚影,若是托尼在此肯定能够看出来这正是他的马克2号。

    种子因为马克2号的虚影而被拦在体外,可宙斯的攻击却没有那么简单。那些细小的种子竟然连装甲都能够渗透进去!

    余轩大惊,他能够明显的感知到,那些种子在疯狂膨胀与侵蚀,竟然有在虚影中生根发芽的趋势。

    生命法则无孔不入,从某些角度来说,生命力比任何病毒都要可怕!

    余轩咬牙间计上心头,运转能力将铠甲膨胀,采用钢铁战衣与反浩克装甲的模式使得虚影铠甲变成里外两层,这样在种子侵蚀外层装甲的同时能够有里层装甲作为缓冲,而当外层装甲不堪侵蚀的时候只需要将其舍弃就行。

    这也属于战斗智慧,让宙斯看得颇为赞赏,以他一个神王级高手的实力对战一个只是初通法则之力的蝼蚁,本来已经注定了结果的战斗不会给他任何的兴趣,但显然余轩那花样翻新的挣扎有使他有些期待了,就像是一个看着马戏团飞人表演的恶劣观众,你要是不玩点新花样摔个七孔流血啥的,我怎么好意思给你掌声呢?

    宙斯脚掌轻碾,微微换了一个站姿,漫天的云朵突然间化作五花八门的怪兽形态开始对着余轩冲下来。它们发出尖利的吼叫,张牙舞爪间不停击打着余轩,就像是彼此嬉戏玩耍着毛线球。

    余轩在一次次重击之间头晕眼花,体外的战衣虚影慢慢出现裂痕,也许还要几秒钟就会被打成粉碎。

    这个时候不靠神不靠鬼只能靠自己,军道杀拳讲究的就是以人之力破出一条通天之路,一切牛鬼蛇神休想阻扰分毫!

    轰!漫天的金光不知从何而来,丝丝缕缕融入余轩的双拳之中,身上战衣顷刻破碎,金色的碎片瞬间让整片空间变得绚烂辉煌。而在这片辉煌中挥拳迎上,竟想凭肉身之拳硬撼怪兽。

    气浪排空,视线在一瞬间扭曲,堪比战舰大小的怪兽竟在这一拳中分崩离析。凌乱的法则之力像是一片潮汐般的向外被某种力量推拒着,但眨眼之间那被排斥的法则之力又因天地规则回涌。涨潮退潮之间,似的金光与生命法则之力竟是越发的泾渭分明。

    宙斯有些诧异,就像看到了一只蚂蚁竞举起了一块板砖要糊他一脸!

    “如此天赋却无法为我所用,奈何奈何啊!”宙斯很是惋惜的摇摇头,但下手却是一点都没客气,手指仿佛无意识的挥舞,大地凸起化作怪兽,草树疯长扭成巨人,山脉睁眼伸展为龙。

    此时此刻,余轩只觉的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甚至于是与整个世界为敌!

    “需要帮忙吗?”

    余轩苦笑,黑白这个坑货都这个时候了还来调侃。

    “其实我觉得还好,毕竟以后若是要跟取经四人组硬钢,估计比这要惨,现在提前适应一下也好。”余轩也是嘴硬。

    轰轰轰的破空声如雷翻滚,天地之间像是陡然破碎了一个缺口,一艘金光璀璨的华贵大船撞破了天地屏障,在所有神和人的注视下玩了一手漂移!

    哗啦啦啦的巨型锁链响彻所有生灵的耳边,深层法则令人窒息的气势从天际划过,巨大的火球撞塌了怪兽、碾碎了巨人、直接削首了恶龙,更是让神域军团陷入了一片大火!

    “拉的太阳船!”

    宙斯双眼微眯,眼神之中透着一丝危险,却并没有紧跟着做什么动作,像是等着驾船者过来谈判似的。

    太阳船缓缓下降,知道降落到与余轩相同的高度,黑白独立船头眼神居高临下蔑视着宙斯。

    “你很心机啊,降落到比他略高一点的高度,就是为了嘲讽他吗?”余轩登时笑喷。

    黑白呵呵,“看破不说破,我们还是好朋友!”

    余轩摇头好笑,起身上船却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黑白没回头,只是轻声笑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信心去找你的女儿国主啊?”

    余轩深吸了口气坐在甲板后的楼梯台阶上,叹道:“还不行啊,等我彻底弄明白了什么是天地之仁的时候吧。”

    黑白点头,眼神却从未离开过外面的宙斯,“这样啊,那最好快点,外星的那些争圣者可不比这个宙斯好对付!”

    余轩点头,“嗯,等打完这场我要先回去了,军道杀拳是由一个绝杀招数的,不过以前我师傅没有条件练习,我倒是可以先弄出来。”

    黑白饶有兴趣的笑道:“说说看,是什么招数?”

    “军道杀拳重在意念斗志,而变换具现的虚影不光可以具现武器,更可以具现真人。只需要模拟出先贤烈士的意志,就能够在最大程度上还原先贤的力量。之前我师傅没有时间旅行的能力,要想使用这招就只能从史书上去了解先贤事迹,去感悟先贤的斗志。但作为玩家却有着历史任务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所以我理论上能够将这招开发到最强!”

    黑白诧异的回头瞄了余轩一眼,“你这很牛逼啊,以前怎么不弄?”

    余轩抿了抿嘴,“早就想用,也一度开始积累过,但后来麻烦太多,这招就荒废了。现在却是不弄点杀招做底牌不行了!”说着还满脸幽怨的看着黑白。

    后者脸皮颤了颤,我有什么办法?我也不想惹事的,我也很绝望啊!

    “你就是那个干掉吞星者时空道标的玩家吧!”宙斯看这两个货似乎完全没有在意他,一副要闲聊很久的样子,只能先开口了。

    黑白回头笑道:“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反正我没牛逼到惹吞星者的程度。”宙斯好笑,一脸‘未来定有好戏’的模样。

    “争圣者也怕吞星者?”难道该告诉他在我们那吞星只是计量单位吗?

    宙斯微笑:“为什么不怕呢?吞星者在游戏中的设定属于准圣,是掌握了深层法则的至强者。”

    “可你似乎一点都没将吞星者当回事啊,不要忘了,吞星者一年之后来,如果地球挡不住的话,你们的布置也就没有作用了。”黑白摩挲着下巴好笑道。

    黑白在诈他,他原本还能有信心说宙斯在图谋人类的崛起任务,在图谋奎托斯,可低头瞧瞧奎托斯的尸体就能明白,人家压根就没当回事。那么他的计划是什么?

    宙斯笑道:“一年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了,等一年之后吞星者再来,也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黑白有些惊,想了想道:“感谢阁下对人类有这么大的信心。”

    宙斯点头颇为正式的回应,“即使别的人类有些不堪,但光是看到你们两个就足够让我重视人类玩家了。”

    黑白顿时腼腆,“哎呦,这个夸的就有点……要不您再来两句!”

    “不夸了,你毕竟是其它争圣者的代言人,说起来我的运气不太好,找到的玩家都不堪大用。”宙斯摇摇头,看起来颇为惋惜。再抬头时又一次恢复冰冷,这瞬间变化表情的能力也是很强啊!

    黑白却没有动作,只是哎呀呀的叹道:“这就要图穷匕见了吗?看你有恃无恐的样子,是觉得吃定了我们?你比吞星者的时空道标厉害?”

    “不能说谁厉害,反正我确实打不死它,但这其中相生相克的关系也不能简单用强弱来形容。就像你,也许可以消灭时空道标,但却未必是我的对手。”

    “是吗!”黑白手中太阳长矛霎时盈满能量被熊熊太阳真火覆盖,那恐怖的能量波动令宙斯懵逼了一瞬间。

    “深层法则之力!厉害,是那个大火球吗?”宙斯说着将视线转移到了太阳船后面拖着的大火球上。

    黑白见状挥手笑道:“唉,专心点,你要想得到这大火球子就得将太阳船也破坏了才行,因为太阳神拉那个糟老头子坏的很,他将太阳真火碎片和锁链还有太阳船都炼制成了一个整体。你如果单纯想要砍断锁链是不行的!”

    宙斯闻言将视线转回到黑白身上,笑道:“我发现真正有恃无恐的人似乎是你,那么我猜猜,刚刚逃走的那些人类玩家,都已经脱离危险了?”

    黑白挑了挑眉毛,“虽然跟你不熟,但是我感觉你还是挺心机的,至少你找来偷袭玩家的那些神域之主实力都不强,完全在你的掌控范围之内。只可惜,凭他们那点实力还顶不住太阳长矛的威力!”

    宙斯闻言再次点点头,却是一点慌乱的表情都没有,看得黑白相当别扭。就像宙斯之前说奎托斯是一步闲棋一样,难道那些神域之主也是闲棋?可若是所布置的每一步闲棋都能够起到作用,那这人得特么多可怕!

    黑白双眼再次眯了一下,身边余轩见到明白他这是又要开始忽悠了,不过面对宙斯这样的敌人,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成功。

    “我在刚刚帮助玩家杀死众多神域之主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些神域之主的目标似乎一直都定在了玩家们的身上,对于部落的那些NPC却像是视而不见。也不知道这是你提前下达的命令,还是说他们都得了近视眼?”

    宙斯乐了,“你想要试探什么?觉得我对于那些部落的人有阴谋?”

    “阴谋是肯定有的,不然你当初也不至于跟个NPC女人生出奎托斯来,虽然你说那是一步闲棋,可我不认为一个争圣者在闲的无聊时会去生孩子!”嗯,一般都是躺在沙发上追剧!

    宙斯的表情似乎有些变化,像是在认真的思考着什么,好一会儿道:“你们似乎真的很在意我的阴谋,你们是觉得只要知道了,就能够打败我?还是说,真的是想要死个甘心?”

    黑白与余轩对视一眼,心头齐齐沉了下去,他们不是傻子,看宙斯那略带着戏谑的眼光,便知道,一切应该已经尘埃落定了!至少,在宙斯的心里,玩家们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

    “还请指教!”黑白头一次有点真心的向敌人请教道。

    宙斯歪着脑袋很是俏皮的笑了笑,接着挥挥手让神域军团撤退回了奥林匹斯山,看那样子就像是不打算再追究了。

    “你们知道这个任务能够让人类崛起,那么你们知道真的完成了这个任务之后,会对现代线的玩家以及NPC们有多大提高吗?”宙斯没有上来就解说,而是先问了一句。

    黑白与余轩皱眉不解,老实说,他们知道肯定很重要,否则不会有那么多人在乎,光论涉及的争圣者质量的话,这场争夺都快赶上当初对反生命方程式的争夺了!更何况,其中还掺杂着那么多的S级NPC呢!

    宙斯看两人的脸色就知道了,笑道:“我可以告诉你们,如果这次任务人类部落成功崛起了,那么之前你们一路斩杀以及这整个时间线曾经死亡的S级NPC的法则气息就会融入人类的血脉之中。而顺着血脉传承下去后,现代线的NPC和玩家就都会拥有一次感悟法则气息的机会!”

    嘶!

    见多识广如黑白,沉稳如余轩此刻都已经被惊的浑身巨颤。

    虽然听起来是一次感悟法则气息的机会,好像也并不重要,但只有领悟了法则之力的黑白和余轩才真正明白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每个人类,无论是NPC还是玩家,都有了一次绝佳的领悟法则之力的机会,这是登天的机会啊!

    这与凭空领悟法则之力不一样,那需要太大的机缘和悟性,甚至还很危险。而感悟法则气息不同,那是安全的,就相当于将方舟反应炉的图纸摆在你面前,哪怕你看不懂,但至少也能够记住大致形状与组成结构吧!随着实力的慢慢提升,那份曾经的记忆就会翻找出来,这样,你比那些没有感受过法则气息的生灵至少多了七成领悟的机会。

    可以说,如果这件事真做成了,那么只要给人类三年,不,哪怕一年的时间,那整个地球的平均实力就能够提升到A!

    这特么什么概念?当初氪星最鼎盛时期也就是这样了,而且那还是基因调整出来的,只是身体达标,他们不同,他们还有法则。

    宙斯很满意两人的表情,接着笑道:“既然跟血脉传承有关系,那么自然也与生命法则有关了。在你们到达这个时间线之前,我没有想过像你们这样一路打过来,因为即使是我每一次都亲自下场,杀那么多的S级NPC也有些力有不逮。可你们却做到了,这不得不让我钦佩不已。”

    “正因为我当初没有那份能力,所以我一直在想其它的办法。比如说传承血脉!法则气息这个东西其实并不算珍贵,只要你领悟了法则之力就或多或少的都会拥有。我有,你们也有,那我当初就想,既然如此为何不用我的法则气息来代替原本的任务奖励呢?”

    “这个想法就是我计划的最核心目标,而要想让我的法则气息代替系统的奖励,那就必须让部落的人族NPC传承下去的同时也将法则气息延续下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特意用一名NPC女性做了试验,也因此才有了奎托斯的诞生,否则你以为他为何战斗天赋那么好?”

    “之后的事情想必你们已经想到了,不久前在奥林匹斯山下,我不仅仅是趁着你们忘我的时候抽走了玩家的精神力,还偷偷的用生命法则帮你们催生,并将自己的法则气息附着在了你们的后代之上!”

    “也就是说,从那一刻起,人族的后代就必然带上了我的法则气息,只要等我回去让奥林匹斯神域自毁,人类的崛起任务就算完成了。而现代线时,所有带着我法则气息的NPC和玩家就都算是我的隐性势力。这场争圣之战,我已经在个人势力上占据了不败之地!”

    宙斯的话落地,像是一口钢枪狠狠的扎在了两人的心上,这一次败得真特么彻底啊!

    黑白双眼通红,死死盯着宙斯的眼睛,几乎是用牙齿缝里挤出的声音道:“不,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你干掉,一了百了!”

    太阳之击!

    黑白一点迟疑都没有,直接发动手上最强的攻击手段,刺眼的太阳真火爆射,紧接着就要开启反生命方程式,这一次他下定了决心,必须将这个王八蛋莽死!

    然而,面对太阳之击的来袭,宙斯竟然动都未动。这份淡定让黑白顿了一下,反生命方程式却是没有贸然开启。

    只见天空一片光膜落下,柔和的白光与浓墨般的黑光相互融合,远远一看还以为是副太极图,而太阳真火射在这道光膜上竟然被消融了!

    宙斯再次摇头,好笑道:“年轻人就是莽撞,我之前说过,从刚刚开始我的个人势力就没有了弱点。像我这样的性格,又怎么会让自己本身置于危险之境呢?难道阿努比斯没有告诉你吗,为何他没法直接来找我的麻烦?以他的实力,我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呢!”

    黑白神色难看的瞧着那大阵,阿努比斯确实说了那大阵的厉害,但那是阿努比斯本身对宙斯不了解,他并不知道宙斯擅长的仅仅是生命法则。

    而现在黑白知道了,宙斯擅长的是生命法则,但这大阵却是由生命和死亡两种至少中级神格程度的法则之力混合而成。这说明,在宙斯身后,还有一个擅长死亡法则的主神级高手!

    黑白仔细回想了一下,想到了宙斯与波塞冬联合算计阿努比斯,想到了死亡法则,脱口而出道:“哈迪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