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逼急了,我们什么都干的出来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莽?黑白怕过谁吗?不就是一个拥有生命法则的神王级高手吗?老子身上还有反生命方程式呢,克不死你!

    然而黑白还是忍住了,就是因为突然间冒出来的哈迪斯。

    不得不说,这些争圣者一个个就没有善茬。任谁也想不到,波塞冬、宙斯、哈迪斯这NPC三兄弟竟然都是争圣者。

    如今黑白对于反生命方程式的强大之处已经很了解了,但正是因为了解也自然能够明白它的不足之处。一来是对使用者自身的反噬很重,越强反噬越重,要想使用也得自身牛逼才行。二来就是其强化所需要的负面情绪有点难得,如今黑白的反生命方程式已经蕴含有恐惧法则、愤怒法则,另外叫就是一大票充满负面情绪的厉鬼。本来回到地球之后黑白就要着手去抢夺贪婪橙灯的,可事情一大堆纷至沓来,只能是先放一放,好在还有高雯帮忙看着,也不怕跑了。

    但正是因为如此,如今的反生命方程式强度有限,本来如果仅仅只有宙斯一个人的话,黑白倒真不服他。毕竟反生命方程式中都是负面的东西,天克生命法则。就算现在尚显弱小,可只要开启也能让宙斯从神王级跌到低级神格的水平,到时候黑白自然有各种绝招糊他一脸。

    可是现在问题有点麻烦了,哈迪斯擅长的是死亡法则且也是神王级高手,反生命方程式对其的削弱不可能像宙斯那么夸张。在加上生命和死亡法则融合后显然有质变发生,这有点像是风云合璧的感觉,以黑白的实力还真未必弄的过他们。再说那个利用生命和死亡法则搞出的大阵似乎也不简单,这要真刚上去,怕是要输啊!

    唉?“等等,哈迪斯哪去了!”

    宙斯第一次露出讥讽的笑容,“我虽然不屑于对你们这些玩家赶尽杀绝,毕竟系统规则玩家是不会真死亡的。然而我那位兄弟可没有这种风骨!”

    黑白浑身瞬间一僵,像是早就商量好了似的,一阵狂暴的能量波动从地平线的远方传来,回头望去,天边的云朵似是被某种气浪给搅散了,轰隆隆的雷神滚过,地面竟然有丁点的震动!

    “咦?”宙斯没有管黑白与余轩那难看的脸色,兀自奇道:“想不到竟然还有玩家能够顶住他的攻击?呵呵,你们这一波玩家不愧是有信心做成人类崛起任务的,还真是藏龙卧虎呢!”

    这话一出黑白两人对视一眼,他们自然明白这是在队伍中有人顶住了神王级高手哈迪斯,只是他们现在心里将已知的高手都过了一遍,似乎也并没有找到能够对抗哈迪斯的人啊?

    “拖住他,跟他忽悠!”

    嗯?

    就在两人懵逼的时候,耳边忽然间出现了一个声音,听那欠揍的嗓音竟然是那只躺在床上吃葡萄的阿努比斯!

    嘶?这个……黑白耷拉着眼皮,又舔了舔嘴唇,“那个……你之前好像说要招揽我们是吧,你看这个待遇问题,我们是不是好好谈谈?”

    宙斯:“……”

    ……

    虽然没有在现实中穿越时间的能力,但玩家们就算用脚趾头想也明白远古时期的人类为了生存下去也肯定是非常艰难的。只是,反应到游戏中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多灾多难的啊!

    事情还要从余轩为他们拖延时间逃跑说起,艾伦等人开着天刃七号和一大堆战舰玩了命的逃窜,整个过程就像是有一块巨石压在了玩家们的心上,我们都是精英啊,现在竟然如此的狼狈!宙斯,我俏丽吗!

    然而他们的愤恨还没有得到发泄,宙斯的第二招又到了,来自于各个神域的神主就埋伏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一片混乱却又恐怖的能量流瞬间摧毁了玩家们近半数的战舰。

    这些战舰有的是黑豹带来的瓦坎达产品,也有一大部分是玩家们缴获自黑暗精灵的,这可好,还没有等捂热呼呢就被干爆了。最可惜的是,在那些战舰中玩家和NPC的数量是各占一半的,剧烈的爆炸让部队的数量急剧减少!

    “反击!”

    天刃七号中,黑豹愤怒的砸着操作台,虽然普通的爆炸威力并不是那么强,无论玩家还是瓦坎达的战士都有类似于护盾的防护措施,可毕竟攻击来的突然,一瞬间防护不及的死伤者也是当真不少。

    这些NPC可都是瓦坎达黑豹的亲信啊,这一下对他来说损失可是大了。

    同样的,玩家虽然有复活机制,但是哪个玩家身上不挂些任务呢,再加上死亡惩罚,那损失也是不小啊,甚至于,这一次的损失比之前闪点悖论还要让艾伦等人心痛。

    因为上一次闪点悖论造成的大洪水淹没的玩家虽多,但是多数精英也都保存了下来,可这一次损失的都是精英啊!

    漫天的光束和导弹倾泻而下,战舰与玩家们都在尽自己的所能还击,只可惜,这些神域之主都是蕴含有法则之力的S级高手,也就是神。所以现代化的常规攻击当真对他们没什么作用,再加上玩家们现在一个个都是软脚虾,就是有手段也用不出来,所以战斗几乎一瞬间就变成了垃圾时间。

    “这次惨了,分头跑吧,能走一个是一个!”无奈之下艾伦转身提议。

    众人无奈,这不是一两个高手拦路,而是一群神级的怪物拦路,不存在掩护什么的,跑就完了。

    “好吧,这次能否活着就各凭本事了,咱们在阿努比斯的神殿见!”艾伦叹了口气,说完当先就要往出走。

    其实论起防御力的话天刃七号要比所有战舰都安全,可问题是天刃七号的形状也是太扎眼了,现在那些神域之主在追杀分散的玩家,等回过头肯定会集火天刃七号的,到时候没法瞬移离开的天刃七号必然会沉没。

    就在众人都打算逃跑的时候,一道曙光从天而降,像是海面上展露的第一缕日出,红彤彤的刺眼又如梦如幻,接着被笼罩在光芒中的神域之主们就开始捂着脑袋到处乱跑了,只可惜,当那抹光芒混着高热消散的时候,展露在玩家面前的就剩下一大片慢慢飘散在空中的灰烬了。

    艾伦等人若有所思的抬头望去,太阳船金碧辉煌的豪华风格差点将他们的眼睛都晃瞎了。

    “表弟啊,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想过你!”赵昊果断抱大腿!

    “滚开啦,我已经见了太多的光头了!”黑白一脸嫌弃的挥挥手,接着就单刀直入的开始询问情况,当得知整个事情经过的时候心情是非常复杂啊!

    “说!是哪个王八蛋欺负你的?”

    黑白抓着晓洁的肩膀痛心疾首,自己家养的白菜莫名其妙就让人给拱了!

    晓洁脸颊迅速升温,烧的都快红透了,眼神躲躲闪闪的却又忍不住往旁边瞥去。黑白顺着视线恶狠狠的盯。

    说起来那个方向人还真不少,小伙伴们瞬间炸裂!

    煎饼叔:“你是了解我的,我已经有贞子了,而且对于一个瞎子来说,晓洁就算再漂亮也诱惑不了我。”

    赵昊:“我们是兄弟啊,你难道还信不过我吗?我怎么可能会跟自己的晚辈搞在一起,虽然说挺刺激的!”

    余锋:“我在跟剑姬的女儿探讨人生。”

    余浩:“别看我,我可从来不吃窝边草。”

    艾伦:“现在是研究谁跟谁睡觉的时间吗?”

    索兰:“嗯!”

    “嗯尼玛啊!给我抬起脑袋说话!”黑白(╯°Д°)╯︵┻━┻

    索兰想了想,“我只是想研究一下晓洁身体里的基因结构,听说是一名争圣者亲自主持的培养工作。然后我发现晓洁的染色体比正常人类要多出了一对儿特殊的染色体,说染色体也有点不正确,因为这对儿染色体是用纯能量形式构成的,其中隐隐有对法则之力的感悟,也许是因为那名争圣者方便自己以后适应某种法则之力而布下的后手。还有我发现晓洁的骨骼也跟正常人类有些区别,正常人的骨骼表面虽然有很多纹理但却也算是平滑,可晓洁的骨骼表面却是呈现一种类似鳞片的骨质结构,这种结构能够让她的骨骼硬度堪比振金。另外我还发现她的肌肉密度与……”

    索兰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发现小伙伴们看着他的眼神越发的玩味,若非现在情况不明,说不得一个个都开始嗑瓜子啃西瓜了。

    黑白冷笑,“不愧是科学狂人,这么说你已经将晓洁摸透喽!”

    索兰:“……我不赞成你的这种形容方式,因为从基因学的角度来讲,这是生物必经的一个过程,其特征主要体现在……”

    “嗯,等我先解决了余轩的问题,然后回来再跟你谈谈基因学上有关责任的部分!”黑白伸手在索兰的肩膀上拍了两下,看起来很轻,但小伙伴们却都在心里颤了两下。

    索兰一直表情匮乏的脸上有点抽搐,想了想回道:“你这个形容不是太贴切,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基因中没有关于责任的传承。我认为有关这部分内容是蕴含在灵魂中的,是从小就……”

    黑白没有再啰嗦,直接跳出了天刃七号就向着太阳船射去,接着开足马力去救援余轩了。

    自觉有些无趣的索兰尴尬的停止了科学普及,眼神复杂的瞄了一眼晓洁,只是后者此时都快将脑袋低到沟里去了,完全没有发现他。

    “你们站在我身后做什么?”索兰愣了一下,问身后的罗南与阿宾苏。

    阿宾苏冷哼一声不回答,罗南却是笑的很淫贱,“别在意,我们只是怕你研究心切忽略了家人。”

    索兰眨眨眼哦了一声,好像真领他的好意似的。

    艾伦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之前光忙着逃跑了,完全没有意识到因为这一场大秀所引发的问题。如果说以前彼此间还能互相谈笑合作,以后怕是就会感觉尴尬了。嗯,不过西方玩家倒是将这种事看得很开,虽然是被算计了,但毕竟是以好感度为基础的,如果彼此仇视的两个人,就是给他(她)再看几个T的种子也没法让他们在一块儿。就当是一次错误但尚算美好的经历罢了。

    只是有些国家的玩家就很传统了,传统道德、信仰等原因方方面面都会有影响,如果处理不好很有可能让队伍再次出现损失。

    “唉!收拢玩家,各队汇报损失!我们继续跑,离那座山越远越好!”艾伦如此命令道,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宙斯真特么是个狼灭,这后手一个接一个的。

    “好不容易来一次,何必这么着急走呢?”

    “废话,再不跑,万一再有什么敌……”艾伦的话卡在了嗓子眼里一时半会愣是吐不出来。

    小伙伴们一个个脸色阴沉无比,抬头向外望去,半空中不知何时站着一名身着黑袍的中年人。

    这位中年大叔属于颇有魅力的那种,虽然一脸的络腮胡却不显邋遢,灰白的头发整齐的向后梳,气质柔和一点都不像是要来杀人的。

    然而,小伙伴们可没有半分放松的想法。从那中年大叔出现之后,整个天地好像都笼罩在了一片灰暗的色泽之中。倒不是说颜色真的改变了,而是众玩家的心理作用,好像从他出现之后,所有人的心情都开始阴郁了起来。

    “这种力量……能够影响情绪!”平时不怎么跟玩家说话的塞尼斯托如临大敌,同时直接将恐惧黄灯拿了出来,耀眼的黄光开始笼罩全场,算是利用另一种情绪法则将那种阴郁驱散了。

    中年大叔好笑的扯了扯嘴角,“想不到一个小手段还能将恐惧法则给引出来,看来今天收获不小啊!”

    艾伦神色难看哼道:“黑白刚走你就来了,难不成怕了他?”

    中年大叔瘪嘴,“只是不想太麻烦而已。”

    罗南上前一步,如今在所有人中他也算是少数能够撑得起场面的了,虽然之前跟某个NPC玩了会儿被抽了不少精神力,但他毕竟是领悟了力量法则的人,法则之力让他恢复的比其他人更好。

    “这个家伙我看不透,他至少也是个拥有神格的强者,所以,我拖住他,你们快跑!”

    艾伦眉头紧锁,看着半空那大叔有恃无恐的样子,突然笑了,“我们都已经被撵到这个程度了,还要跑吗?何况对方一个人就敢追过来,明显也是有着绝对的把握了。”

    罗南愣了一下,不得不承认,艾伦所言在理。随即也跟着笑道:“既然如此,那大家就将吓唬人的本事都拿出来吧,能打成什么样就什么样,这么多大活人总不至于被个老爷们儿逼死!”

    罗南说着就从天刃七号中跳了出来,拎起自己的锤子从缓慢靠近到骤然爆发,一点点气势渐渐凝聚成雷霆一击,所过之处风雷呼啸。而他的锤子作为电影里能够镶嵌力量宝石的武器,其攻击力也绝不可小觑。

    那中年大叔似乎也看出了锤子的攻击力,闪身避过时却是依旧风度翩翩,颇有点中年陆小凤的感觉。当然,这种气质在小伙伴们眼中就是装逼了。

    “呵呵,看来你们之前玩的很尽兴啊,你瞧瞧,一个领悟了力量法则的高手竟然连简单的飞行都做不到了!”

    中年大叔的嘲讽让罗南一阵哭笑不得,不得不说,他真是被看穿了。老子现在腿肚子还在打颤呢,还飞行?飞你老母啊!

    轰嗡!

    一道火车头那么粗的光柱突然间爆射而出,携着凶悍的高温让空气都跟着扭曲了起来。中年大叔嘴角嘲讽的笑了笑,仅仅一个闪身就让光柱从身旁划过,凛冽的劲风让发丝不停的张扬,轻轻一捋尽显潇洒。

    “老子手下不杀无名之辈,天上那个装逼的家伙,报上名来!”艾伦分开双手,大喝道。

    中年大叔翻了个白眼,“这话你倒是打之前说啊!”

    天刃七号上一个个黑影落地,小伙伴们虽然现在都发挥不出全力可并不妨碍他们来围攻这个装逼犯。

    中年大叔好整以暇的看了看,视线在阿宾苏和塞尼斯托身上瞄了一下,其他人却连看一下的欲望都没有。

    小伙伴们见状心中都是一沉,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真的很强,至少这眼力了不得。在众人之中,阿宾苏的正义先锋不受本身实力影响,只要你的信念够坚定就能发挥出威力。而塞尼斯托的恐惧黄灯也有相似的效果。可以说,这两位是众人心中唯一能够对敌人有伤害的希望,谁知道竟然一打眼就被看穿了。

    “本座哈迪斯!原本宙斯说已经赢了就不用再赶尽杀绝,只是我却觉得本座的兄弟波塞冬因为你们而失去了继续争圣的机会,你们就应该受到惩罚!”中年大叔居高临下一副‘我即将踩死蝼蚁了,请问蝼蚁还有什么遗言’的架势。

    艾伦怒,“老子还是受害者呢,有能耐你去找神奇女侠啊!”

    提到神奇女侠,哈迪斯的笑容有所收敛,哼道:“会去找她的,不过要再等一等。何况……也不耽误找你们麻烦,不是吗?”

    “不是你马勒戈壁!”艾伦大喝,感觉今天他骂出的脏话比过去一年都多了。

    这句脏话就像是进攻的信号一样,小伙伴们瞬间合击,罗南确实不能飞了但却能够将锤子镖出去,余锋也没法卍解了还可以让吸血姬替自己拿着斩魄刀去砍,余浩的酒吞葫芦倒是不受影响可没有了本身的加持也只能发挥出式神的威力而已。其余杂七杂八的攻击形式一出手连玩家们自己都觉得丢人。

    最强的还要数阿宾苏的正义先锋,一颗代表正义的子弹,闪着刺眼的强光仿佛跨越了层层空间,等听到枪响的时候就已经到达了哈迪斯的眉心之处。而NPC们对于哈迪斯的恐惧倒是强化了塞尼斯托黄色灯戒的威力,直接具现出漫天的长矛哗啦啦的覆盖过去。

    轰!轰轰!

    任凭乱七八糟的攻击打在身上,哈迪斯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唯一做的动作只是张开双手,一只手上冒着诡秘的黑光捏住代表正义的子弹,另一只手张开,哗啦啦的向外冒黑烟,这些黑烟死死的挡住漫天黄色长矛,整个画面就像是仙侠小说中斗宝一样,看得玩家们各种愣神。

    “玩家啊,真是得天独厚,这攻击手段还真是五花八门!”哈迪斯微笑赞扬,眼神中的好奇深深刺痛了玩家们,咋的?拿我们当猴耍?等会儿就有你懵逼的!

    “众志成城啊!”

    也不知道谁吼了一嗓子,玩家们再次开始集火,噼里啪啦的能量攻击往天上射去,场面一时间乱成了一团,那五光十色的画面足以让人眼花缭乱,甚至于罗南连自己的锤子掉哪了都找不到。

    哈迪斯有些失望的摇摇头,“既然你们没有更新奇的东西了,那就该我动手了!”

    随着哈迪斯的声音,波浪扫过万物凋零,原本还能见到星星点点绿色的大地刹那换上了一层灰色。之前那种强大的压迫感与阴郁再次笼罩在玩家们的心上,使得玩家们连攻击都下意识的停顿了一瞬。

    噗!艾伦懵逼的看着手掌心,自己的门牙竟然掉了一颗!

    这不是被打的,而是自然掉落,他的身体机能似乎在迅速降低,骨质开始疏松了?

    这种感觉真的太糟了,若非是大宇宙OL这种游戏,光是这个糟糕的游戏体验就能够让游戏公司破产。

    哈迪斯像是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手指轻摇,漫天黑雾同样化作长矛向塞尼斯托射去,而另一只手更是摘下子弹又回弹给了阿宾苏!

    这种以其人之道还治彼身的方式就像是一只在戏耍老鼠的猫一样,玩家甚至还能从哈迪斯的眼中看到越来越多的狂热与戏谑。

    “哦对了,让你们看看这个!”眼看着塞尼斯托只能撑起黄光龟缩,而阿宾苏狼狈卧倒躲开子弹,哈迪斯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伸手从腰上解下了一根长鞭。

    这长鞭普一出现就将所有视线都吸引了过去,这是一根通体黑色的长鞭,以玩家的眼力看不出其到底是由什么材质编织成的。但在长鞭上却布满了无数的眼睛,这些眼睛多是兽瞳,少数中还有类似人型生物的眼球。

    “嘶怨力!”

    哈迪斯闻言有些诧异的向下望去,只见人群中的李色脸上带着极大的恐惧,甚至情不自禁的后退一步。

    哈迪斯见状哈哈大笑,“倒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不错,就是怨力,这条鞭子是由我们三兄弟的头发编织而成,其中镶嵌了所有被你们所杀神域之主的眼睛,那死于非命的无边怨力恰恰就是这鞭子的力量源泉!说到底还是要谢谢你们呢,否则我也没法得到这种神……”

    哈迪斯有点懵,得意的话也都哽在了喉咙里,微微低头,胸口处一柄长剑冒出头来。

    “我就奇怪,为什么那些神域之主的尸体上都没有眼睛,原来是被你这个王八蛋偷走了,不过倒是要谢谢你啊,因为你带走了所有的怨力,我的百灵斩仙剑炼出来后竟然没有一丁点的凶煞之气!”李色再无之前的惶恐,反而开心的像个孩子。

    李色接蜀山任务好久了,既然身在反派阵营自然要找些知名的法宝炼制,其中由于条件和材料的限制,那些靠杀戮积累的材料在小说中不好弄,在游戏里反而相对简单。而百灵斩仙剑就是李色的目标,只不过由于需要杀戮的生灵太多,百灵斩仙剑炼制出来就注定会成为一柄邪兵。

    但对玩家来说这都不是事,大不了碰到有相克属性的兵器我不用就是,而这个时间线的众多神域之主自然就成了李色炼制邪兵的最好材料。只是剑胚出来之后,李色却发现自己的百灵斩仙剑竟然是神兵而非邪兵,威力一点没小还不会被佛门或者其它正能量克制。

    哎呦给他高兴的啊,一晚上没睡着觉!

    只是也同样让他有点提心吊胆,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万一再继续炼制的时候有了邪气怎么办?如今知道了事情原委反倒是舒了口气。

    哈迪斯看着胸前的百灵斩仙剑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受伤了!虽然伤的不重但似乎没法装逼了啊!

    说起来哈迪斯对自己中剑并不意外,有点托大了,以为没有攻击能够伤害自己,所以才任凭乱七八糟的东西打上来,自己却躲都不躲。还有就是百灵斩仙剑与自己这鞭子的材料同源,气息交缠中令他一时不查。

    想明白后哈迪斯冷着脸向胸口的百灵斩仙剑抓去,却见李色早有准备,手指一动利用御剑之术召回了百灵斩仙剑。

    哈迪斯任凭胸口流出金色的血液,也不管就是怒道:“看来真不能跟你们再玩下去了!”长鞭一甩,无边怨力掀起大地,一条条裂缝延伸向玩家。

    轰!噗!

    哈迪斯被一炮打飞了出去,整个人是拒绝相信的,一炮?什么时候这种科技武器也能对自己有效了?

    调整身形回望过去,炽天使高达周身闪耀着荧光粒子,且有慢慢向远方弥漫的趋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