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人家血魔也没闲着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黑白一直觉得,自己讨论战术计划是一件特别奢侈的事情,偏偏有些人就是不自觉,非要当着他的面搞事,还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觉得既然咱们都已经知道地方势力起不到什么作用了,那就应该彻底发挥出我们几个的影响力。”凿砚一手抱胸一手拄着下巴,小脑袋随着马车不停颠簸,但那眼神却是丢溜溜乱转鬼机灵的一逼。

    鲸落随意的坐在马车角落,“你的意思是……我们去找外援?”

    凿砚忙点点头,叫道:“没错!大家能够将绝学功法练到满级,实力且不说,这在古代线的人缘应该都不差。何况这一次还有除魔卫道的大义所在!”

    安陵日理露出了一个恍然的表情,笑道:“还别说,这可能真是个做任务的思路,要知道那血魔可是个争圣者,哪怕不是争圣者只是单纯NPC也不是我们玩家能够单杀的存在啊!据我所知系统不会出现那种必死的任务,在这其中一定有生机可寻。”

    鲸落摸了摸下巴,“如此的话,那我们就不能一直这么坐下去了,得从半途就开始寻找帮手了,我的人脉在属地很一般。”说着起身就要一拳轰向身后车厢。

    黑白见状忙起身挥掌拍开拳头,肉眼可见的气流微微扩散不见,“你着什么急啊,我怎么说也是子爵身份,这官驿的马车是可以随时停下的。”

    凿砚闻言目瞪口呆,“怎么有了爵位之后连坐马车都有特权吗?”

    黑白邪魅回头,“小老弟,现在玩游戏不弄几个VIP还想愉快的玩耍吗?”说着从车厢里探头直接让车夫停了马车。

    众人此时所在距离京城根本就不远,甚至于回头之时还能看到远处京城那高的不像话的城墙。

    “你现在就停下来,是在京城附近有帮手可找?”安陵日理有些奇怪的左右瞧了瞧,据她所知,京城附近的高手其实大部分都聚集在京城里,京城郊外反倒成了一片空白。

    鲸落笑道:“不错,能够称得上高手的人此时都在京城之中,但是由于一个帮派却是例外。那就是丐帮!”

    众人愣了一下,继而齐笑,“你怕不是逗我,丐帮确实名声响亮,可谈到高手,整个丐帮就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

    鲸落伸出手指摇了摇,叹道:“你们还是年轻啊,丐帮最擅长的可不是什么打架,而是情报!而且作为武林大派,丐帮跟各门各派甚至是邪教都有着稳定的联系渠道。要知道我们毕竟只有四个人,就算分头行动影响力又能有多大呢?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宣传渠道,让沿路的各门各派高手都知道我们要做什么。”

    众人顿了一下突然间对这个有些沉默的大叔另眼相看了,黑白摩挲着下巴看着鲸落突然间有些好奇的问道:“大叔,你在现实之中是混哪个圈子的?你这宣传理念有点意思啊!”

    鲸落挑了挑眉毛,倒是一点都不避讳,哈哈笑道:“我现实之中曾是某钢厂的营销处处长,最擅长的就是喝酒应酬。搞营销宣传,那也是我的强项啊,哈哈啊哈哈哈!”

    凿砚嘴巴圈成了O型,完全无法想象道:“那为什么看你在游戏里都不怎么说话的?”

    鲸落耸了耸肩,“游戏嘛,又不是工作,在现实里说的太多了,在游戏里就不想说了,嗯,你们等我一下,我去找个乞丐!”

    说着鲸落就离开了,众人目送他远离后凿砚突然间好奇的问道:“你们知道他那嫁衣神功是从哪弄来的吗?不会就是靠酒量从NPC那里忽悠来的吧!”

    黑白完全不在意的笑道:“这也是人家的本事嘛,术业有专攻,行行都能出状元,他要是真能靠着酒桌能力忽悠来绝学满级,那也是很厉害啊!”

    安陵日理点点头,似乎颇有感触,叹道:“是啊,谁都想干脆利落的解决问题,可现实就是这样,弯弯绕绕永远都是生活中的主旋律。”

    凿砚皱眉看着她,好笑道:“你这是在发什么感慨啊,你以前也是业务员?”

    安陵日理愣了一下恢复之前那若即若离的笑容,“看你的年龄,应该刚刚大学毕业吧?”

    凿砚点点头,回道:“是啊,感谢大宇宙OL的出现让我有了人生的新目标,否则我毕业之后就只能回家去继承家族企业了!”

    黑白脸蛋子一冷,“敢问你家里是……”

    “哦,我家里是卖辣条的,可我真的不喜欢吃辣条!”凿砚说着一脸便秘的表情,还下意识的伸手捂了捂屁股。

    黑白耷拉着眼皮不想说话,他能说什么呢?果然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

    就在这时,鲸落却是直接走了回来,黑白奇道:“这么快?你好像只是在路边茶摊聊了几句吧!”

    “几句就够了,能够在京城附近开茶摊的怎么可能会是普通人呢?要知道京城附近的地皮可是很贵的。”鲸落理所当然的挥挥手,“丐帮的人已经答应将消息散布出去了,之后我们每到一个城镇就会有立志除魔卫道的武林中人或者是玩家加入我们了,不过那些NPC高手怕是还要我们去请,毕竟人家也是要面子的嘛!”

    凿砚撇嘴,“很真实!”

    安陵日理笑了笑重新上车,四人再次开拔,只是这一次就像鲸落之前计划的那样,沿途每路过一个城镇总是有些NPC和玩家加入他们。说起来有些好笑,丐帮传播消息的方式相当原始,竟然就是在城镇门口的布告栏里写上事情起因,然后玩家们就会以接任务的方式跟上,这就相当于黑白他们间接发布了任务。

    黑白拉开车帘向后瞄了一眼,那些NPC就不说了,玩家们有说有笑根本就没点紧迫的样子,好像这次的任务跟郊游似的。

    微微叹了口气,“这些家伙是打算给血魔送人头的吗?”

    凿砚撇了撇嘴,“幸好血魔不是亡灵法师,否则光是这些人头就够形成一支骷髅大军的了。”

    黑白有些好奇的问道:“我经常在西方游戏区混,对这边倒是很少参与,这条时间线的常驻玩家有这么多吗?”

    鲸落见惯不怪的笑道:“西方毕竟在现代工业方面要更加发达,所以现代线是玩家聚集数量最多的地方。但是在东方由于NPC政府力量的强大,所以高强度的任务多数都是历史线的,这就让大部分玩家流连于各个历史任务之中。而说这条时间线特殊不如说这个京城最特殊,几乎所有的古代高强度任务都是衔接着这座京城的。不过,你若不接到相关的任务是没法进入这座京城的。”

    黑白眨眨眼,虽然在这时间线中晃悠好久了,但他还真不知道这么个设定。“所以只要出了京城几乎可以在外面找到各个时间线的高难度任务?”

    鲸落摊手,“就是这个意思,正是因为这种设定,所以你能够同时看到这么多玩家。”

    黑白好笑,“这是不是意味着,不同时期的NPC都可以在这里汇聚?”

    “没错!”

    黑白长长的哦了一声,突然有些期待了,这三个家伙给了他不少的惊喜,也不知道最后他们能够找到多少的高手。

    然而,黑白的期待并没有持续多久。

    啪!凿砚摔杯!

    不要误会,这不是什么摔杯为号,几百刀斧手出来亮相的戏码。而是当他们一个名为十二连环坞的邪派驻地时发生的一幕。

    其实十二连环坞这个门派在很多武侠小说中都出现过,至于设定都有点大同小异,甚至是连某些带颜色的著作中都有其身影。虽然不知道这个大宇宙OL中的设定截取了多大的部分,可听凿砚的意思,这十二连环坞的帮主挺强的!

    只是当他们将马车停到这里之后却发现,整个十二连环坞已经被灭了。

    对,就是那种字面意义上的‘灭’!从里到外都是干尸,房屋就没有一间完好的,道路就没有一个平坦的,以众人的经验来看,这个动手的家伙一定是用了什么大威力的招式。

    安陵日理安慰性的拍了拍凿砚的肩膀,“别难过,大不了等任务结束后再为你的朋友报仇就是。”

    凿砚一个白眼甩过去,“我跟这帮歪魔邪道才不是朋友呢!”

    安陵日理愣了一下,笑道:“不是?我听说很多小朋友都会喜欢魔教的那种逍遥毫无约束的感觉,再说你不认识怎么会带我们往十二连环坞这走呢?”

    凿砚哼道:“那是因为我在升级绝学的时候在这里找死过,而且还是好几次,后来这货打不过我了就拿金银财宝来贿赂我。哼,我一个神侯府的捕快怎么可能被金钱所击倒,然后我就放了他一马。这次来就是要拉他一起对敌的,反正他不敢拒绝我,谁知道,现在那货变成了干尸!”说着还气愤的指了指躺在路边的一具尸体,看其服饰确实与寻常帮众不同。

    鲸落在一边哭笑不得,“你无论在现实还是游戏里应该都不缺钱吧,咋还被金钱所击倒了呢?”

    “胡说!击倒我的明明是美色,怎么是金钱呢?”凿砚倒是坦然的可以。

    黑白没有再继续跟着闲聊,只是蹲下身看着四处乱躺的尸体,有些奇怪的说道:“这些尸体有点问题啊!”说着伸出手指叹进了那具所谓帮主的尸体内,左挖挖右抠抠。

    “噫!好恶心,你还有这种嗜好啊!”安陵日理娇躯打了个寒颤,后退几步离黑白远了点。

    凿砚见状咽了口口水,鲸落都跟着叹道:“不愧是第一高手啊,够狠够奇葩!”

    黑白没好气的用屁股对着他们,“这些人之所以成为干尸是因为他们体内的血液被瞬间抽干了,而且不是简单的抽干,同时被夺走的还有他们的生命力,因为他们的内脏也都跟着干瘪了,还是那种并未受到伤害,仿佛衰老般的丧失内脏功能的干瘪。”

    凿砚奇道:“你还会医术?”

    黑白顿了一下却是同样好奇的回头望去,“修炼武学的人不懂点医学怎么混得开?难道你们都一点不懂?”

    三人的表情好像有点尴尬,安陵日理顿了一下回道:“慈航剑典只讲究招式和意境,内功修炼也有系统帮着,所以没有医术也没有什么所谓吧!”旁边两人点头。

    黑白不知可否,但心里却是有些好笑,他终于明白为何明明都是绝学满级的前十玩家,白闯已经能够在一众仙侠门派中吃得开,而他们还只是神侯府小捕快了。

    不错,虽然对于武学来说招式、意境、内功什么的更加重要,表面看来没有医术也不打紧。可若是深究的话就未必了,每一个绝学都有着独特的真气行进路线,这些真气路经的经脉在医术中代表的是什么属性非常重要。有些属火有些属水,水火相克又能够爆发出强大的威力。有些属木有些属土,土木相生彼此成就。这种理念对于之后领悟绝学中的意境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虽然这种医术与武学间的关系很隐晦,但黑白原本以为都该是高手知道的常识,现在看来却当真未必。

    “好吧,留下几个NPC将这里的事情报告给当地官府,我们继续走吧!”黑白起身,就在身体快要直立的时候却又顿了一下。

    “怎么了?”

    黑白没有回答而是重又蹲下,伸出两根手指插入了那干尸的双眼中。

    “哦!我知道,这个就是张起灵那双指探洞的功夫!”凿砚砸拳尖叫。

    黑白强忍着打人的冲动,咬牙道:“他们的灵魂也随着血液被抽走了!”

    鲸落这汉子这回是真惊了,“你连灵魂被抽走了也能看出来?”

    黑白撇嘴,“我不光能够看出其灵魂被抽走了,我还能看出究竟是血液先抽光还是灵魂先抽走的!”满级的医术,你当闹呢!

    凿砚切了一声,“那当然是血液先被抽光啊,血液那么零散,而灵魂就是一个整体!”

    黑白好笑,一脸高深莫测,“错!大错而特错!其它的帮众是灵魂先被吸走的,但是这位帮主的意志却是足够强大,他先是抵御了一段时间,之后血液被吸干,身体死亡无法容纳灵魂之后才被抽走的!”

    凿砚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安陵日理秀眉微皱,“这说明什么?”

    黑白这次直接站起道:“说明这个行凶者的招数中虽然是混伤类型,但是其对身体的伤害要更强一些,而且这种伤害方式让我不得不联想到我们这次的敌人身上。”

    “嘶!不会这么夸张吧,这不给活路啊!身为一个反派boss难道还会主动出击的?”凿砚惊悚。

    黑白脸色也渐渐阴沉,那可不是普通的NPC,那是争圣者,用诸葛神侯的话说,那货可是打算开启幽冥血海污染全人类的!那么势必有被全时间线针对的准备,如果换成是他的话,也会先重点解决能够解决的敌人,比如这些邪派的高手。

    鲸落与安陵日理的脸色也越发难看了起来,如果真的是血魔所做,那绝不可能是个别现象,也就是说这一路上凡是有可能对血魔造成威胁的门派,怕是都已经遭了殃!

    “向后走一走吧,看看有多少门派倒霉了!”黑白淡然的耸了耸肩,事实上若非临时碰上了这三个家伙,他都没想过要靠武林中人解决血魔。毕竟那是个神王级的高手,除了仙侠门派和高武门派的人能够对抗,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帮小派根本就不够看!

    不过黑白现在却开始担心另一件事了,这些小帮小派的确对血魔没有威胁,可他们存在的意义却未必如预料中那么简单,毕竟他们都是被抽走了血液和灵魂。大师兄李色可是说过,对于邪道来说,血液和灵魂可都是难得的炼宝材料。

    四人重新上了马车,只是这一次他们再没了之前的轻松写意,心里头满满的沉重,以至于性格有些跳脱的凿砚都不再说话了。同样的,在他们后面跟着的那些玩家也相对沉寂了下来,他们发现这个任务的难度似乎远超他们的想象了,看那一死一帮的架势,这魔头屌炸天了!

    黑白静静坐在马车上闭目养神,此时他突然有种王者带青铜的感觉,不光后面的玩家,就连车上的这三位都没有明白这次战斗的意义。

    一旦血魔成功了,那么现代线的玩家们就都会转化成其他血统,虽然不知道这血统到底是强是弱但没有了人类纯正的血统,那么未来血魔是否成为圣人就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如果不能以人类的身份帮助争圣者成圣,人家就会说地球人本身没有价值,只有改造成别的种族才行,那么问题来了,你让不让他改造?让他改造了那么恭喜你,这意味着人类可以予取予求再无自由尊严可言。

    如果不让其改造,你就算真的帮助争圣者成圣了,那在圣人心中也没有了地位。

    而且这还只是最后的结果问题,其中还有不少的问题,比如说那些守护人类的NPC,在没有了人类血统之后,他们还会守护吗?到时候卡玛泰姬没了,阿斯嘉德也没有了守护九界的责任,嗯,海拉估计可能会很高兴,但作为玩家们呢?未来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没人说得清!

    黑白猛的张开双眼,一股紧迫感突然从心里升起,为了不影响小伙伴们的计划他已经很怂了,可是现在似乎局势有点不允许他再咸鱼下去了。

    好吧,黑白必须承认,如果这次指挥的是余轩,那他什么都不会说。可他对于余浩还是没有那么信任。呵呵,果然啊,想要像福克斯大姐那样一直咸鱼下去是不行的,咱就没有那个命!

    挠了挠头皮伸手将地图拿出来,这个时候再主动参与进余浩的计划显然已经不合适了,他所能做的就是在保持余浩计划顺利实施的过程中,尽量从各种角度削弱血魔的实力,首先,就从破坏血魔的计划开始。

    有一句话说得好,敌人想做什么我们就阻止什么,哪怕他是去拜寿,我们也得劫了他的生辰纲!

    “你们将你们打算去邀请的那些高手NPC的位置都画出来,我看看咱们的路线怎么走。”黑白指了指地图说道。

    三人也没有怀疑什么,纷纷拿起笔在地图上不停的圈着,这一圈就分出了档次,安陵日理不愧是慈航静斋的弟子,其充分发挥了这门派的优势,圈出来的门派都是些道门佛门或者儒家门派,前两者靠的是信仰接近,后者则是文青居多,最是喜欢静斋仙子这种风格的异性。

    而鲸落画出来的就有点意思了,其中正邪兼具,有声誉响彻江湖的名门大派,有恶贯满盈的邪道魁首,有隐居多年的武林名宿、有躲避仇家的杀手凶徒,这货的交友之广阔让黑白看了也有点咋舌。

    至于凿砚画出来的,让黑白有点想打人,你特么是个门派就画啊,当初都去作过死是吗?

    “你们这么看我干吗?我是认真的,我跟他们都有交情的,你看我这一身行头,有大半都是他们帮我置办的!”凿砚瞪着眼睛狡辩道。

    黑白不想说话并向其甩了个白眼,接着在大家疑惑的眼神中下车,挥手召唤变形战机,“你去这里查看,及时反馈莫要轻举妄动。”

    变形战机低头扫描了一下黑白手中地图,起身直射天际。

    黑白再次挥手,凤凰战机出现,“你去这里查看,及时反馈莫要轻举妄动!”

    凤凰战机点点头转身飞起,速度比变形战机还快。

    黑白如法炮制,很快就派出了自己所有的塞伯坦人,这些变形载具速度可比马车快多了,且都有着自己的智慧,完全不用担心。

    一番操作之后,黑白转头,“噫!你们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凿砚伸手合上下巴,从兜里掏出一听可乐,憨笑递上,“大佬,您渴了吧!”

    黑白淡定的接过,挥手让众人上车,整个过程享受着三人炙热的目光。

    突然的,黑白有点明白了,为何那些王者明明带不动青铜却还要继续带,因为……

    一时装逼一时爽,一直装逼一直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