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其实,我们这一脉很多医生!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仅仅十分钟,甚至于黑白还没有向凿砚解释清楚怎么得到一个塞伯坦人做宠物呢,一个个信息就传了回来。

    托凿砚的福,塞伯坦人们需要探查的地方很多也很近,所以一个个消息都聚成了一堆传来。只是有些让人受不了的是,全特么坏消息啊!

    黑白只需要闭上眼睛就能够跟那些塞伯坦人沟通,那一个个充满死寂的门派与村落无不显示着局面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很糟糕的阶段。这么多的人死亡,这么多的鲜血与灵魂,究竟会让血魔强到什么程度?

    “不用停车了,继续往前走吧,附近千里之内,所有你们划出的门派都已经被灭了!”黑白叹了口气,将实情告诉给三人。

    “这不合理啊,千里之地的门派多如牛毛,那些小门小派暂且不提,那些中型门派都或多或少的有高手坐镇,再加上弟子众多,就是血魔杀也要杀一会儿吧!何况这么多的门派别灭门,江湖上应该早就有传闻出来啊,哪里会半点声息都不见?”鲸落脸色阴沉,眉头紧锁,很快就在其中找到了所谓不合理的地方。

    黑白还没有说话,旁边的安陵日理却是想到了什么,答道:“除非,这些门派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被灭门的,甚至于是连派出求救的人员都来不及。而且,很可能被灭的时候是同一时间!”

    鲸落脸显惊容,“你是说,这是有预谋有计划的统一灭门行动?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血魔手下怕是数量很多啊!”

    黑白闻言有些好笑的看了看三人,以前没注意,这一聊天倒是看出了玩家间层次的差距。如果是艾伦他们就绝不会发出这种感叹,因为小伙伴们早就跟各种争圣者们都交战过了。无论结果是胜利还是失败,无论过程是否艰难,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共识,那就是争圣者就没有一个是善茬!

    而且血魔这个争圣者与其他争圣者还有一个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在这条时间线上没有人跟他竞争,也就是说他可以大大方方的施行自己的计划。

    就像是放出去了一只身强体壮精力旺盛又处于发情期的二哈,那个破坏力你是要有心理准备的!

    同样的,以己度人,如果黑白自己是争圣者,那么在没有人监管竞争的情况下任凭你随意策划阴谋,那么到了这个阶段的话,黑白也就不需要再跟敌人搞什么计谋什么战术了,直接莽……不,不能说的那么粗俗,应该说占据大势,用绝对的实力碾压一切牛鬼蛇神!

    “看来这一次,没有什么时间给余浩施展计划了!”黑白自言自语的揉了揉太阳穴,人家血魔明显已经发射了好几只穿云箭,而他们这边才刚刚计划码人,这差距就有点太大了。

    “不怕不怕,这些门派毕竟只是江湖上的一些配角,真正的大派应该不至于那么好灭,我们要对这些NPC有点信心,这是我用生命一次次验证过的!”凿砚抹了把头上的冷汗,讪笑道。

    “希望如此吧!”黑白深深的吸了口气,接着对鲸落道:“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到下一个城镇的时候,你以神侯府的名义与丐帮联系,将无数门派被灭门的事通告天下,并且将所有矛头都指向血魔。”

    鲸落严肃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只是我怕这血魔的凶威太盛,那些江湖人怕是不敢起来反抗他。”

    黑白摇摇头,“关键并不是他们想不想起来反抗,而是就算起来反抗,我怕也来不及了。”说着叹了口气,“血魔大势已成,人族即将面临着被灭族的考验。他们根本就没有得选择,可我怕的是,即使所有人都集合起来,我们的实力也不够血魔打的。”

    “连你们这些高端玩家都不行?你之前不是说还有玩家在蜀地策划对抗他吗?”安陵日理有些侥幸的说道。

    黑白没有多说,只是让马车继续向前走,一路上大家也都没了闲聊的兴致,气氛压抑中彼此望望,显然不明白局势咋就一下子变成这么糟了?该不会是这个黑白在危言耸听吧!

    “咦?竟然还有漏网之鱼!”

    就在众人神色不定的暗中观察黑白时,其突然一声惊呼,整个人咻的一下就窜出了车厢,身形还不见落地便见前方精光一闪,整个小时了。

    “我去!大变活人啊!”

    安陵日理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凿砚的后脑勺,骂道:“是瞬移,笨蛋!”

    鲸落尴尬的跟着问道:“他去哪了?”

    “不知道,我们先走吧,一直按照既定路线往前,总会碰到他的。”安陵日理叹了口气,心中有点无力,这是嫌他们累赘所以跑掉了吗?

    黑白此时可没有照顾他们情绪的意思,就在刚刚,一个画面通过凤凰战机的眼睛传了过来,那是一追一逃的两个武林中人,不同的是,跑在前面那位一身血迹还在不停的往外流。而后面那个追的却浑身血雾弥漫,手中端着的还是把大菜刀!

    如果仅仅是如此的话,那黑白真不会管闲事,因为厮杀永远都是这个江湖的主旋律。只不过,当看到前面逃跑的那位身上所流血液都在往追杀的人身上钻时,他就知道不管不行了。

    偏偏在所有战机中凤凰战机是速度最快的,也是飞的最远的一架,所以黑白必须赶快动身了,否则前面逃跑那小子非被吸成人干不可。

    ……

    踏踏踏,急切而又慌乱的脚步声在树林中回想,一个身着灰色长衫的身影在踉跄的奔跑,一颗颗树在飞速后退,他的神色已经有些恍惚,本就显得宽大的长衫被汗水与血水浸透,隐约间竟然勾勒出一个拥有玲珑曲线的娇躯。

    吼吼!

    身后那怪异的吼声越发靠近,好像一个催命符般的贴在身上,也不知道是信念还是其它的什么,总之当前面出现光亮的时候,这人奔跑的速度竟然还加快了一点点。

    只可惜,这一点光明之后却是绝望,冲出树林看到的却是一片高约百丈的断崖!

    “哎呦!想不到我这一直不混古代线玩家竟然也能够看得到这种经典戏码,嗯,女扮男装啊!”

    绝望中突然听到了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她缓缓抬头,不禁屏息睁大了美丽的双眼,那是一个凌空而立的人,一道道凛然正气像是爆发的火山般喷涌而出,使得身后追击的怪物一瞬间就被逼停了下来。

    好吧,黑白表示这个男扮女装而且还是穿着别人男装的妹纸已经处在昏迷边缘了,自己不就是用降龙十八掌放了点金光嘛,都被认成浩然正气了。

    黑白见那妹纸马上就要昏迷栽下悬崖了,也顾不得再考虑个帅酷的出场,直接一伸手将妹纸抱在怀里,至于那个端着菜刀的……我去,凤凰战机在天上看得不真切,现在这一瞧却是差点连昨天晚上吃的奥利奥都吐出来了。

    也太特么丑了,无关正派反派,就这个长相老子就得弄死你!

    这个手持菜刀追砍妹纸几条街的家伙整个就像是一具巨人观的尸体,眼珠子都掉出来了大半,嘴里哗啦哗啦的吼着不知所谓的叫声,说他是个奇行种估计他自己都没意见。嗯,黑白感觉自己不能再仔细打量这个家伙了,与其恶心的身体相比,其一身僧袍倒是让黑白有点意外。

    这是一身很整洁的僧袍,虽然长时间的追杀让僧袍被划破了一点,但那少量且集中的灰尘还是昭显了其平时的状态。

    吼!这个奇行种一边吼着听不懂的东西,一边又有些犹豫,看得出来,他似乎不像是其外表那样无脑,至少,他有着动物般的直觉,知道黑白有威胁。

    黑白双眼微眯,伸手间在妹纸身边竖立了一个封闭的镜像空间,直接阻断了那不断流出的鲜血向奇行种飘去。

    血流一停,那奇行种顿时暴躁了起来,吼了一声就朝黑白砍过来。

    “我必须收回你有智慧的评价,充其量算是动物本能罢了!”黑白冷哼一声,照着脑袋就是一掌,龙吟响过,“哎呀卧槽!”

    帅不过三秒,虽然一巴掌将敌人拍死了,可那奇行种的脑袋格外脆弱,竟然直接被拍碎了,顿时炸开一大片红的黄的白的液体,溅了黑白一手!

    “清洁一新!”

    一股水流在手臂上前后转了两圈算是将赃物弄干净了,一抬头却是发现那没有了脑袋的奇行种竟然又一刀砍了过来。

    “我去!难不成你本体是菜刀?”黑白没有再伸手,主要是怕再溅到自己一身乱七八糟的颜色,这要是在电影里,是要打上万恶马赛克的。

    叮!菜刀撞上一层虚无的屏障不得寸进,接着奇行种的周身开始变得模糊,一个个空间屏障生成,拼接成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牢笼将其囚禁在其中。

    吼!叮叮当当!这奇行种还挺着急,拿着菜刀就是各种乱劈乱砍!

    黑白挥挥手指凭空召唤出一根木刀,对着奇行种的手臂就是一刀。这一刀没有带上什么真气或者法力,就是单纯的物理攻击,但依照黑白刚刚打那一掌的感觉来说,足够将其手臂砍下来了。

    果然,这怪物的身体非常脆弱,依照黑白的估计来看,这身体强度也就是C级玩家的强度。当然,这对于寻常NPC也算很硬了,至少也说明自己怀里的这个妹纸并不是什么厉害的NPC。

    吼!叮叮当当!黑白没有管奇行种明显凑字数的乱吼乱砍,只是望向地上的手臂,那是一个外表膨胀但内部干枯的手臂,虽然外表看起来肌肉皮肤都膨胀了,可内部骨骼都是酥脆的干枯状态,之所以会出现膨胀的现象,却是在肌肉上缠着密密麻麻的血色丝线。

    这些血色丝线与人类的血管很像,但黑白发现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不停的颤动,好像是活着一样!

    “有点意思!”黑白摸了摸下巴,再次控制木刀劈砍,几下就将奇行种个劈成了一块块的。

    奇行种的吼叫终于停止了,黑白也撤去空间牢笼,蹲下身体仔细瞧瞧,那种血色丝线果然是分布在全身各处的,而且很明显刚刚从妹纸身体里流出的血就是在滋养着这些血丝,如今没有了血丝却是很快就干枯了。

    黑白有些为难的挠了挠头,他虽然医术满级但这玩意儿明显有些超过他的职业范畴了,这时候其无比想念师兄李色,常年混迹在仙侠任务中的师兄应该能够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吧。

    就在黑白为难的直挠头时,一缕血芒突然间从地上的一块碎肉里射出,直射黑白的额头!

    “嗯?”

    黑白眉头紧锁,刹那间就在身前布下一层空间屏障,事实上自从他领悟了时间法则之后,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靠速度偷袭他了。

    砰!那个好似芒果形状的红色东西一头撞在了屏障上,当黑白正要仔细瞧瞧的时候,却突然间发现一股夸张的吸力朝其不停撕扯,那一刻,仿佛体内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被拉拽出去。

    “哎呀卧槽~~~~”

    黑白一巴掌将那东西拍在了地上,原本裹成一团的物体顿时张开了,那竟然是一只……长了蝴蝶翅膀的……小美女!

    黑白愣了一瞬,就在那小美女蒲扇着翅膀想要飞走的时候,黑白一把捏住,“哎呦,还想咬我呢!”

    黑白的表情顿时换成了一副贱贱的样子,这个东西他知道啊,可不就是电影蜀山传里那个专门附身和吸人魂魄的小妖怪吗!

    这小妖只有半个手掌大,但是性情却是很暴躁,被黑白捏住翅膀后仍旧不停挣扎,张牙舞爪的还怪可爱的!

    “血妖:血魔利用幽冥血海的血水混合灵魂与血肉所炼生物,拥有寄生、摄魂等能力。”

    黑白呵呵,因为触碰了血妖本体,系统已经给出了提示,挥手一抖,周围树木顿时射出一根根木条,这些木条在空中顷刻编织成一个没有门的鸟笼,直接将小妖关在了里面。

    就这样,黑白一手端着鸟笼一手搂着妹纸志得意满的往回走,没过多久就碰见了赶过来的鲸落等人。

    安陵日理看着黑白这八旗纨绔的标配,嘴角不自禁的抽了抽,叹道:“这就是你甩下我们跑掉的原因?”

    黑白也没有解释,直接进入车厢命令车夫开拔,众人坐在身边纷纷好奇的望向妹纸与鸟笼。

    “嘿!男扮女装唉,还是个美女!厉害厉害,大佬就是大佬,随便出手就有妹纸糟了毒手!”凿砚语气鄙视,眼中满是羡慕!

    黑白呵呵,将妹纸放躺在旁边,接着指了指鸟笼,“那是血妖,擅长寄生和摄魂,别靠太近,万一要是被寄生或者把灵魂吸走了,那我只能将你们挂一次了!”

    正在好奇伸手的鲸落闻言忙将手指抽回,安陵日理皱眉道:“这好像就是电影里的那个吧!”

    黑白点头,“应该就是电影里那个将丹辰子坑了的小妖怪,不过这大宇宙OL中的设定好像这东西并不唯一,看系统提示的意思,好像是血魔大批量炼制的!”

    “这玩意儿有什么用?”鲸落认真问道。

    “放着养眼啊,你看这东西长得多漂亮,虽然脾气暴躁了点,但看美女发脾气也是很赏心悦目的啊!”黑白不正经的答道。

    鲸落抿了抿嘴,再去看妹纸,“那她呢?也是因为养眼才抓来的?我看她好像快死了!”

    黑白不在意的解开妹纸衣服,“放心吧,我不同意,她想死都难!”说着手指如蝴蝶般轻颤,刹那间就将妹纸全身剥的一丝不挂。

    三人大惊,卧槽!这是个老流氓啊!

    可紧接着三人就愣住了,因为从黑白脸上他们看不到任何的邪念,轻皱的眉头配上认真的眼神,就像个一名法医在用手术刀跟尸体交流!

    吸溜!

    不过很可惜,一滴口水的滑落打破这玄妙的气氛,鲸落和安陵日理无奈的看着凿砚,小伙子血气方刚看到滑不溜手的娇躯已经有点男人本色了。

    黑白嘴角微翘,一脚将凿砚从车上踹了下去,“小孩子别看!”

    三分钟,黑白在仔细检查了两遍之后,靠着扎实的医术与对人体的了解,轻易从妹纸背脊处将一条血线抽了出来,不得不说,这血线藏得地方非常隐蔽且与多条神经纠缠在一起,若非是黑白的医术满级,怕是没几个人能够完好无损的将其抽出来。

    黑白手中拿着血线甩进了笼子里,那血妖一口将血线吃掉,接着气息竟然强壮了不少,只可惜再强壮也很有限,单凭力气的话甚至连那普通木头制作的笼子都打不开。

    “行啊,你来给她换身衣服,然后我把她弄醒,我们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黑白说着将妹纸直接推到了安陵日理的怀里。

    安陵日理接过妹纸低头望去,发现被抽走了血线后,这妹纸的气色竟然迅速好转,似乎用不了多久就要醒来了。

    一边掏出自己的裙子一边有些怀疑的问道:“这个NPC是什么来头,看她的实力似乎也就是C级都勉强,似乎没法抵抗血妖追杀吧!还有这恢复的速度也太诡异了。”

    黑白闻言笑笑,“一会儿问问就知道了。”

    安陵日理的裙装说起来都是那种素雅风格的,这妹纸穿上之后倒是像极了一朵百合花,隐约间还有淡淡的体香传出。

    “穿好了吗?我进来喽!”凿砚说着探头进来,鼻子红红的好像刚刚流过鼻血。

    黑白好笑道:“进来吧,精彩画面已经过去了。”

    凿砚耸了耸鼻子探头过去看妹纸,却直接迎上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

    “呃,呵呵,你醒啦!”

    安陵日理一巴掌将凿砚又扇了下去,怒道:“够了你,人家会以为我们是取经天团的!”

    妹纸显然不知道取经天团是什么梗,只是觉得这个大姐姐好凶啊!嗯,各种意义上的凶。

    黑白在妹纸迷糊的表情前打了个响指,“嘿嘿,这里这里,救命恩人在这里!”

    妹纸顺着响指转头望去,眼前一亮果然看到了那个救他的男人,“恩公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

    “停!”黑白果断伸手,“你的好意我心领,你别说,我也别听,省的大家都为难,嗯,关键是我怕自己忍不住!”

    妹纸似乎让黑白一下子给整懵了,缓了好长时间才明白过来,羞红的脸颊看起来无比诱人,嗯,旁边吸溜吸溜的声音就能证明。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如果你真的愿意帮我的话,我可以委身于你,从此当牛做马……”

    妹纸本来像是要解释,谁知道说着说着真拐到这个话题上去了,黑白古怪的看着她笑道:“帮你做什么?说说看!”

    “带我去紫灵谷,越快越好!”妹纸一把抓住黑白的手,眼波流转间还挺魅惑。

    不过黑白却是好笑的将妹纸手都拨到一边,“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虽然言语间激进可怜诱惑,但我却一眼就看出你仍是完璧之身,所以这种靠美色成事的方式还是别再用了。”好吧,其实是刚刚体检时知道的。

    妹纸瞬间脸红的跟苹果似的,却是没有注意到旁边几人怪异的表情。

    黑白不管只是接着道:“你的实力很弱,绝不是血妖对手却能在其手中挺了那么长的时间,甚至于都被一根血丝钻入背脊都不死,说明你身上有克制邪祟的能力。也许是宝物也许是特殊的能力,刚刚在为你治疗的时候,我找到了原因,你身上有一道佛光!”

    黑白话落妹纸娇躯一颤却是不答话,黑白接着道:“通常能够将佛光长时间留在人体内的都是得道高僧,至少也得是镇派高手级别的。可是据我所知,中原的佛宗门派似乎并没有招收女弟子的例子,而你一头青丝柔顺光滑,可不像曾经当过尼姑的样子。更何况……”说着又指了指旁边的安陵日理,“旁边这位就是慈航静斋的弟子,你若真是佛门弟子没有理由不认识。”

    安陵日理认同的点点头,她们慈航静斋别的长处没有,就是会交际,跟江湖各大门派都有业务来往。

    黑白的话还没有说完,“你深受重伤,如果是寻常女子早就处于生死边缘,何况你气血流失严重,若没有长时间的疗养与进补怕是还会伤了根基。可你却在顷刻之间恢复,这种能力可不是你这实力应该有的。”

    “我……我身上有道佛光,所以……”

    “佛光的作用只是帮你抵御邪恶,却无法帮你恢复身体。所以应该是别的原因!”黑白淡淡的说着,然后伸手抓来刚刚妹纸脱下的长衫,“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是什么物种我只需要看看闻闻你的血就知道了。”呵呵,医术满级就是这么牛哔!

    妹纸眼神有些闪躲,可怜兮兮的望了望众人,尤其是凿砚瞬间就想说话。

    黑白一巴掌拍在这货脑门上,“你这心境太差了,别光顾着提升绝学等级啊!”

    接着转头,“现在能不能请这位半妖姑娘帮我解惑,一个得道高僧是怎么跟狐狸精扯上关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