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先秒个跟班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大叔!游戏里有关嗅觉的能力有什么著名的吗?这大佬是怎么做到闻闻人家的血就能够分辨种族的?”凿砚一脸天真的望向鲸落。

    后者好笑的看了看他,“你听他胡扯吧,刚刚他都将人家的底探了个清清楚楚,鬼知道他到底闻了些什么!”

    凿砚眨眨眼继而一脸心照不宣男人都懂的样子点点头,旁边鲸落一见差点笑喷,“你懂什么了就一直点头,跟你说,人家大佬那话说的真没错,你这武道修为是真的差,一只半妖卖个骚就将你给诱惑过去了,这要是换成一个千年狐妖,你是不是不玩游戏了。”

    凿砚挠了挠后脑勺,说起来还是有点懵逼的,他修炼天蚕神功本身因为功法特性就跟个自爆兵似的。只不过受到系统限制,天蚕神功并不是随意就能自爆的,必须是切实感觉到威胁才可以,这点有系统的监控,没人能够逃避。

    正是因为如此他一直在作死,就是为了在挑战强者的时候感受威胁然后自爆。这个过程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痛是因为自爆时那种经脉的撕裂感当真是个折磨,凿砚从最初的哭爹喊娘到最后的淡漠,最后甚至还有点欲罢不能的感觉。

    凿砚本身倒是不在乎成为一个抖M,因为面板上绝学的飞速提升是肉眼可见的,再加上每次他跳的敌人都是能够通过自爆炸死的,也就是说,每次等他从蚕茧里出来的时候都可以捡起满地的好东西。敌人身上的银票、所用的兵器、所练的秘籍,这种种东西决定了凿砚从来就没有缺过钱!

    慢慢的凿砚有些膨胀,毕竟打不过你还炸不死你吗?这种十分光棍的战斗理念让他一路顺风顺水的在武侠圈里混出了不小的名声。

    至于根基和武道修为,凿砚其实不是太懂,他在大学学的是企业管理,虽然武侠小说没有少看,但切身体会又是另一回事。另外他其实不是没有接触过那些精神攻击,只不过他本身缺少对抗精神攻击的手段,可他并不傻,一旦意识到敌人的精神攻击马上就自爆,连同敌人的精神攻击和敌人本体一起带走,整个过程干脆的让人绝望。

    事实上他巴不得遇到会精神攻击的敌人呢,正因为没有低于精神攻击的手段,所以当遇到精神攻击的时候他轻易就能感受威胁进而自爆。

    因为随着绝学级别的提升,凿砚的实力也在慢慢提升,寻常反派已经没法给他威胁了。有一段时间他甚至专门找那些能够对其有威胁的敌人对战,只可惜这样的人不好找,尤其是在武侠系列任务中。

    有一件事他一直都没有说出来,怕丢人,就因为有一段时间他是想要偷偷去攻击变种人学校的,因为在他想来,武侠圈里的精神力大师不好找,可变种人里的总好找吧!结果倒是挺成功,X教授的精神力刚刚侵入他的脑袋就引发了他的自爆。然后问题来了,就在他满心欣喜找到一个长期饭票的时候,幻影猫直接伸手将他从蚕茧里给拽了出来……

    那真是一段让人懵逼的青葱岁月啊,最后在X教授长达一天一夜的三观教育之后,凿砚挥舞着手绢痛哭流涕的告别了变种人学校且再也没有回去过。

    因此,凿砚并不是没有应对精神攻击的经验,可是这个妹纸的魅惑却与别的精神攻击都不一样,根本就让凿砚感觉不到任何的威胁,可偏偏你的行为却让你自己都觉得丢人。

    哪怕是如今,凿砚都分不清自己那一脸猪哥像到底是因为魅惑的问题,还是因为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呢?

    “瞧你给这孩子弄的,都有点精神衰弱了!”黑白看着凿砚一脸迷茫的样子好笑道,接着笑容收敛散发出一缕危险的气息望向妹纸,“所以,你最好说些我感兴趣的,否则我真说不准自己会做出什么404的事情。”

    妹纸轻咬嘴唇一脸的为难,眼神中更多的是一种焦急,抿了抿嘴委屈的看着四人中唯一的女性。只可惜,妹纸这次却是踢上了铁板,慈航静斋的弟子心可一点都不软。

    安陵日理一脸怜惜的看了看妹纸,接着轻声建议道:“我们还有任务要做,要不就将其扔给当地官府吧,在牢里关上一阵好好反省一下就什么都愿意说了!”

    妹纸大惊吓得花容失色,娇躯甚至不自觉的都开始往黑白这边挪。

    黑白面色淡然的看了眼安陵日理,这个解决方法听上去完全没有问题,但是不是武侠圈的人一般不知道。他倒是听自家老爷子白闯说过,关进监牢里的囚犯待遇可是跟许多种因素有关系的。

    详细的规则太复杂不说,就拿这个妹纸来说,如果你是个来历不明又不得官府重视的女性囚犯,那么进入监牢之后等待你的就是无止境的折磨。

    狱卒们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囚犯,敲诈勒索都是常规操作,如果你有一个有钱的亲戚也就罢了,大不了破财免灾。可若是你什么都没有,那要想少受点苦就得肉偿了。

    其实狱卒们最喜欢的,是那种长的好看却又被判了死刑的女囚,例如那些犯了大罪的官员家属或者豪商亲眷。这些平时养在深闺的女子对于刑罚规则完全不懂,只需要稍稍哄骗一番就能够品尝到女囚的悉心伺候。然而依据律例,在死刑前后都是需要验明正身的,除非主刑官徇私舞弊否则一个小小的狱卒又有什么能力扭转判决呢。

    而且狱卒们也不怕女囚最后咬出他们,只要在执行死刑的时候将嘴一堵,就连灭口的步骤都不用自己动手,实在不行直接在狱中给你弄个畏罪自杀的名头也行,反正整个过程黑暗的不得了。

    不过听白闯说,这似乎也是某种骑兵步兵之类的电影剧情,玩家们要想得到地方官府的狱卒工作那是相当困难的。其中的任务步骤非常复杂,对于那些立志变强的玩家来说完全是得不偿失。

    对于监狱里的黑暗也许贵族小姐们不知晓,可底层平民们却多少知道一些,这也可以算作是暴力机关对于老百姓的一种威慑吧。总之这妹纸是明白的,所以一听安陵日理的主意就被吓到了,估计刹那就将安陵日理和‘蛇蝎美人’划了等号。

    “我……我说……”

    安陵日理看着妹纸支支吾吾的往外吐字却是有点不爽,老娘的手段还没用呢,这光吓唬吓唬就招了?

    黑白见状却是想笑,那种电视台不让播的剧情想要触发可也不简单,他们这帮人身上都有神侯府的捕快身份,真将什么犯人交给地方关押,除非你刻意的打过招呼,否则人家哪敢怠慢。就算不说捕快身份,光是绝学高手的身份就能够引起那些地方官员的重视,到时候借狱卒十几个胆子都不敢乱来。而要是真刻意吩咐什么,那么几人‘名门正派’的身份也就要打个折了,到时候怕是神侯府就别想再进去了。

    黑白伸手掏出一根苞米棒子递过去,“不用害怕,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挺和蔼的!来,吃根玉米压压惊!”

    妹纸委委屈屈的接过玉米却几下就吃光了,双手一捧小脑袋不停上下,像个兔子似的,若非黑白可以肯定妹纸另一半的血统是狐族,他差点都想伸手拽拽耳朵了。

    “我叫白无瑕,我的父亲是少林寺罗汉堂的首座大师昙宗!”

    妹纸说完顿了一下,偷眼看四人的表情,发现众人神色淡漠根本就没有半点波动。

    黑白耷拉着眼皮向安陵日理问道:“这个罗汉堂首座……很牛逼吗?”

    安陵日理歪着脑袋想了想,“没什么印象,应该是低武或者中武级别的剧情NPC吧,反正不是高武级别的,更跟仙侠剧情没什么关系。”

    凿砚上下指了指白无瑕,“这还叫没有什么关系?”

    安陵日理耸了耸肩撇嘴道:“可能只是仙侠偶像剧的剧情,你懂得,就是演员片酬占比比较高的那种。”

    黑白呵呵,“放心吧,你的父亲就是少林寺方丈我们也不感兴趣。”

    白无瑕闻言似乎终于放下了一些顾虑,但老实说这大可不必,因为少林寺里的弯弯绕绕绝对超乎这妹纸的想象,黑白等人都不忍心打击她。

    “我的母亲是紫灵谷天狐一族的一只狐妖,他们是小时候认识的,那时候……我还没出生,总之就是有了我。之后母亲因为种种我不知道的原因离开了,每年只有七夕的时候才能见一面。而我父亲则将我交给了山下的一家农户抚养,每个月只有放羊进山然后给寺内送菜的时候才能见一面。”

    黑白挑了挑眉毛,“可怜的姑娘,好吧,现在身世问题解决了,说说重点吧,你是怎么被那只小家伙追杀的?”

    白无瑕有点懵逼,这些人还是武林中人吗?这么劲爆的消息竟然反应如此平淡?难道这么严重的问题不是重点吗?

    白无瑕带着满心的别扭,继续道:“我并不知道那个怪物身体里还有这种小妖怪,事实上那个怪物就是少林寺的火头僧,今天早晨我送菜进寺顺便见父亲的时候,少林寺突然间被从天而降的血云包围了。幸好少林寺的武僧们实力强悍,危机时刻罗汉堂的武僧们摆出罗汉大阵暂时抵住了血云,然后我爹一掌将我从血云包围中送了出来,他让我去寻找援兵。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该去哪找援兵,所以就想去母亲所在的紫灵谷求救!”

    说了半天总算是说到了重点,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也就大致都猜出了前后因果,看来血魔定然是早有准备派遣了不少的血妖潜伏进入各门各派,然后暗中布置阵法,再同一时间发动收割血肉灵魂,这其中小门小派自然瞬间被灭,哪怕是镇派高手在事先布置好的大阵以及内奸面前也必死无疑。

    倒是大门大派真的底蕴深厚,少林寺仓促之间擎起罗汉阵都能够顶住敌人阵法,还在危机之时送出自己的女儿,这罗汉堂首座怕也不是个简单人物。不过黑白估计白无瑕有一点想错了,他父亲未必是要让她出去求救,应该只是让她逃生罢了。否则不会不告诉她该找谁求救,至于紫灵谷,黑白不认为一窝狐妖就能够干的过血魔!

    “话说这个血魔不愧是大反派的设定,这先诛少林再灭武当的操作也是熟练的很啊!”凿砚挑了挑眉毛笑道。

    黑白揉着下巴料定道:“既然所有门派都是同时动手的,那么确实如你所说,少林武当以及其他门派都应该糟了殃。不过这些大门派虽然经常介入非高武的剧情,可他们内部应该也都有涉及高武或者仙侠的部分,血魔的大阵很强,但这些门派一时半刻也不会那么容易被灭掉。你们说,我们现在去还能不能赶上?”

    凿砚吓了一跳,“你确定?那可是直接跟血魔杠上了,我们只有四个人!”

    黑白手指白无瑕,“五个!”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连整个少林寺都不是他的对手,我们去了确定不是送人头的吗?”凿砚感觉自己想要自爆。

    黑白摸了摸下巴,“其实如果我想的话,我也能够灭了少林寺,能够战胜少林寺并不能说他强。”

    “你这吹的就过了,人家少林寺的水还是很深的,说不定就有什么扫地僧能够对付血魔呢!”鲸落讪讪的咧咧嘴,也觉得贸然前去不是什么好主意。

    黑白好笑的看了看众人,自己是不是表现的太厉害再加上对血魔太重视,所以将他们给吓到了?不过黑白并没有再管众人的想法,暗中已经开始调动距离少林寺最近的塞伯坦人向那靠近了。

    其实白无瑕的实力不强,再加上慌不择路其实跑出来的距离并不远,因此一个塞伯坦人很快就来到了少林寺附近,远远的就能够看到少林寺上空那由上到下像是将整座山峰都罩进去的一个巨大旋风,血色的旋风!

    黑白并不是专门在仙侠任务中混的玩家,他没有能力分辨出这到底是什么阵法,但是从这气势来说便可以肯定一件事,那就是血魔并没有亲临现场指挥,这样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黑白直接命令车夫转向朝少林寺前进,接着挥手在马车前面开了一道空间门,车夫不愧是京城出来的,满脸淡然的就朝着空间门里开了过去,而刚刚穿过的瞬间,一股狂暴血腥的巨风就让拉车的两匹千里马疯狂嘶叫。

    众人哭笑不得的下车,白无瑕伸出双手在马头上轻抚两下,两匹千里马瞬间就镇静了下来。

    “呦!你还有这个能力?”黑白有些惊奇的调笑道。

    只可惜这妹纸现在满心的焦急,根本就没法做出什么害羞的表情。“怎么办啊!这阵法还在起作用,少林寺的高僧们根本就没有将其破掉啊!”

    黑白呵呵,“如果少林寺的人有本事将其破掉,那你父亲就不会将你费力送出来了。”说着上前两步,眼神越发古怪了起来。

    话说如果血魔没有来,那其中掌控阵法的会是什么呢?会是那种血妖吗?还是说另有什么人物?毕竟那血魔也是个争圣者,他应该会有个手下什么的吧!

    不过不管主持阵法的是谁,血妖在其内一定也是扮演着至关重要角色的,所以……先开个buff表示敬意吧!

    嗡!反生命方程式的波动直接辐射进了血色飓风之中,然后就见刚刚还通天彻地的风柱下一秒就开始剧烈摇晃,然后稀稀拉拉的就开始越转越缓慢了,甚至连刚刚浓厚的血色也以飞快的速度消散着。

    “哎呀,你的宠物死了!”身后凿砚的叫声吓了黑白一跳。

    回头望去,果然见到那笼子里的血妖直接爆体而亡化作了一弹血肉。

    黑白有些诧异但想想却也情理之中,系统提示上说,血魔用幽冥血海的水和血肉与灵魂铸造了血妖,已经融合了三种负面法则之力的反生命方程式霸道无比,直接就将血妖体内的灵魂给剥离了!

    而没有了灵魂的血妖只是幽冥血海的水和血肉而已,自然也就崩溃了。

    黑白撇撇嘴回头望去,就在这转瞬之间,大阵分崩离析,通天彻地的风柱过后就是风和日丽的万里晴空甚至还带了点彩虹。

    黑白嘴角微翘,向杵在少林寺山门前懵逼的那位……怪人打了个招呼,“这位先生,这是你丢的垃圾吗?请注意垃圾的分类管理,这可是主旋律哦!”

    这怪人浑身一抖,傻乎乎的回头望过来,这一回头倒是让众人心里一咯噔,“好丑啊!”

    凿砚情不自禁的就将心里话说了出来,不过也不怪他,这个怪人身高丈余,大鼻孔、方块脸、嘴巴外翻、眉毛下垂连发型都是地中海,一身光溜溜连个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全身都是非主流纹身,唯一有点个性的还是后脑勺长出来的鳞片,话说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黑白别扭的回头瞧了瞧,在白无瑕和这怪人之间衡量了一下,用来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决定了站在哪一边!

    “怪人,受死吧!”

    黑白怪吼一声擎起太阳长矛就是一招冲刺,那怪人似乎也反应了过来,抖手从身后掏出了一柄大砍刀,迎着太阳长矛毫不示弱的砍了过来。

    黑白尚未与对方碰撞就已经看出了这人的实力在A级左右,而且……还是个玩家!

    对,就是玩家,只不过想想当初在远古时间线中见到玛勒基斯的那些玩家手下,黑白几乎能够料定,这家伙应该就是血魔在现实之中的手下了,也只有将任务交给现实中的手下才能够完全放心,也才能够完全的杜绝泄密可能。

    只是黑白一时之间似乎无法看出这到底是个什么物种,要说他的医术已经满级了,不该认不出啊!

    叮!“我靠!好大的力气!”

    刀与矛相撞瞬间就将黑白给挡飞了出去,身后众人见状自然不能再看着了,安陵日理抽剑迎上,其很聪明的拉着对方进入游斗,密密麻麻的剑光瞬间就将对方缠住了。凿砚双手合什,再分开的时候掌心出竟喷涌出一团雪白的蚕丝,这些蚕丝交缠编织成了一条长鞭,刷拉拉的就朝怪人抽去,而那长鞭掠过空气竟然还散逸出了一点点的酸味!

    黑白翻身落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臂,嗯,飘了飘了,自己有点飘了!原本以为一个A级的敌人应该手到擒来的,却没有想到对方力量竟然这么大,这明明没有法则之力的气息却堪比拥有了力量法则的罗南啊!

    而就在黑白检讨的时候,鲸落也冲了上去,只是黑白没想到鲸落的攻击方式还挺狂野,仗着嫁衣神功真气雄厚,直接撑开了一道肉眼可见的真气气罩,对着怪人就开始猛撞。

    DuangDuangDuang就是三下,竟然撞的那怪人连连后退,不过也仅仅是后退而已。这怪人别看身上没有任何的防具,可浑身有点刀枪不入的意思,安陵日理的长剑也算利器,可是扎在怪人身上却只是一道白痕,至于凿砚的毒鞭就更是笑话了,人家怪人甚至连遮挡一下都懒得做。

    这一下可是让三人的心都沉了下来,什么意思?我们好歹是十大武侠玩家啊,连血魔的跟班都弄不死?

    黑白摇摇头有些好笑的大喝一声,“都闪开!”接着腾身而起,人在半空直接化作一个巨大的身躯压下,同时龙吟炸响,金光从天而降。

    轰砰!

    那怪人双眼睁大,挥刀迎上却直接被金光拍断,巨响过后一片骨骼脆响接连传来,黑白挑了挑眼眉向面板望去。

    “玩家黑白杀死修罗族勇士,获得经验……”

    黑白心中顿时恍然,传闻中修罗一族是由一位大能利用灵魂和幽冥血海之水创造的生命,而并非天地自然产生,所以并不算在医术可医疗的范围之内,因此黑白才认不出。

    不过其实算起来按照传说,人类也不算天地自然产生的物种,毕竟在大宇宙OL中可是有女娲圣人存在的,只不过人类外貌是由女娲按照盘古形貌所造,却是得到了天地意志的认可。

    想着这些,黑白缓缓站起,回身道:“看来你们的实力不行啊,我若是不出手,是不是你们就将压箱底的招数都用出来了?”

    三人神色无奈,彼此对望一眼,谁不知道大家都有藏私,只是没有想到,三人合力竟然还都干不过人家血魔的一个跟班,这实力差距有点绝望啊!

    “啊!你也是妖族!”

    白无瑕满脸欣喜的指着一头懵逼的熊猫大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