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都说彩蛋信息量大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紫灵谷是一个由两条山脉聚拢起来的大片谷地,这里有很多四通八达的地脉通道,就像是一个刻意罗织的网络将整个紫灵谷都包裹起来一样。这些通道的具体方向成谜,也只有紫灵谷的天狐一族才能够将其弄清,外人进来十之八九就会被活活困死!

    不过黑白听到紫灵谷后的第一个念头却是想起了那个‘你只是失去了一条腿,她失去的可是爱情啊!’的紫菱,也许是小时候被那位阿姨的作品荼毒的关系吧。

    “这里就是紫灵谷啊,这股灵气果然充裕啊,别的不说,光是这鸟语花香的环境开一个度假山庄肯定火爆!”凿砚不停的左右观瞧,听说要去找狐妖,这货激动的跟只发情的泰迪一样。

    鲸落带着点鄙视的看了看凿砚,“我突然间觉得也许不是白无瑕的魅惑有多强,也许只是这小子有点太过……血气方刚!”

    旁边的安陵日理捂嘴轻笑,白无瑕也脸颊羞红,黑白更是挑了挑眉毛,调侃道:“人的双腿就像是两条宽城的高速通道,能量以每秒八十公里的速度向你的脑袋补充过去,现在由于你......这才导致你的脑袋不清楚。”

    凿砚黑脸,“这就是你身为医生的专业素质?”

    黑白煞有介事,“没错,你要相信我,如果我父亲当年有好好读书的话,说不定现在就做了医生呢!”

    “那你父亲现在是做什么的?”

    “米虫!每天除了玩游戏就是玩游戏,完全靠着我母亲养着!”黑白说的理直气壮,没有半点羞赧的意思。

    众人面面相觑,总觉得这关系肯定有点复杂,保险起见还是不要发表意见了。

    “那个,我去呼唤母亲出来。”白无瑕抿了抿嘴就跳下了车,整个人好似都处在一种忐忑不安的情绪中。

    原本以为这一次拉白无瑕来紫灵谷会费一番功夫,结果昙宗那老和尚似乎被血魔给弄怕了,轻易就答应了女儿去紫灵谷,也许在他看来,白无瑕的母亲那里要比少林寺更加安全吧。

    说起来那个血魔挑选目标也是很有计划的,至少很多邪派就没有在血魔的菜单上,这货估计也有自知之明,还没有自大到要凭一己之力清扫整个时间线的生灵。嗯,这一点很可惜,黑白倒巴不得这货能够再自大一点,等惹出京城的那帮大佬之后,也就不用他们再费事了。

    不过血魔的这种做法在黑白眼中却是也出现了漏洞,因为想要感染整个人类的话,那么这阵仗势必浩大,也就是说血云之下怕是没有完卵,这便给了黑白去游说妖族的理由。当然,想到这个办法还是多亏了白无瑕的那一句话,让黑白突然间意识到,咱也是个萌妖呢!

    此时的白无瑕手中无凭无据只是就那么往紫灵谷门口一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昙宗当初就没有交给过她任何信物,只是说狐族嗅觉灵敏,只要闻到白无瑕身上属于狐族的味道就能够出来相见。

    对此黑白表示不能理解,当然也可能是黑白的嗅觉却是没有达到狐族那么夸张,反正他是没有闻到白无瑕身上有什么狐臭狐香之类的东西。

    就在众人等的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从紫灵谷中确实射出来了一个人,只是从那年纪看似乎比白无瑕还年轻呢,怎么看也不像是白无瑕的母亲。

    这姑娘媚眼之间尽显媚态,衣着之间虽尽显清素可佩带的耳环手镯却皆是贵重之物,隐隐之间一股灵气环绕其上,用玩家的话说这是个很富裕的NPC,如果不是长得好看怕是早被推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黑白自从医术满级之后就算不用精神力探索也能够看出很多东西,比如这姑娘还是个处子,比如这丫头身上狐族的血脉要比白无瑕不知纯正多少倍,只不过却似乎在天然魅惑方面有些不如白无瑕。

    说起来,天然魅惑这种东西在大宇宙OL中属于一种很玄妙的能力,其与两种东西有关,一个是骨骼,所谓美不美看骨,天生媚骨的说法一点都不错,而这种媚骨不光个别妖精有,就是人类女子中也偶然得见。

    当然这种说法很表象,满级医术给黑白的解释是,所谓媚骨是一种特殊的骨头,有的人只有一根,有的人有两根甚至两根以上。我们都知道骨髓是造血组织,媚骨造出的血会流经全身潜移默化的改造身躯,使得其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息,这种气息能够轻易勾起异性或同性甚至不同种类动物的好感。

    寻常人类女子有一根媚骨就已经能够当的一声倾国倾城了,若是有两根三根那绝对是祸乱世间的级别。小时候媚骨尚未长成还好,若是等到成年,怕是就连......

    偏偏在那个时代是个男权社会,掌握话语权的是男人......

    而第二个就是气质,这个是需要后天培养的,也对家庭和生存环境有着极高的要求。否则一个女子就是再漂亮,满身污垢、一嘴臭气,张口就是各种国骂,估计也没有几个人会升起怜惜之情。

    同样的,不同的气质也能够与媚骨产生不同的效果,就像人们对静斋仙子和魔门妖女的感官不同类似,堪称古代版的制服诱惑。

    当媚骨与气质都达到了一定标准之后,这天然魅惑就会自动生成,不用催发便能够达到类似于精神力攻击的效果,但是其本质却是引发自身的贪婪与欲望,所以并不算在精神力攻击之内。除非你用特殊的方法将这种天然魅惑放大利用起来,其就会比一般的精神力攻击还要强大了。

    而狐妖这种生物的天然魅惑却与以上所说不太一样,大家都说人类是万物之灵,不光身体潜力无限可以修炼不同的强大方式,更是拥有不可思议的创造力,从这点上来说人类这个种族确实很了不得。

    但是不同的生灵也有这独属于他们的特点,有些是人类都无法拥有的。就比如狐族,他们的身体上拥有一种特殊的气味,这气味有着可以轻微调动人类情绪的作用,这点跟媚骨作用很相似却又没有那么强大。只是与人类不同的是,狐族通过年纪的增长,这种能力会越来越强,而人类的媚骨一旦成熟却无法再生长了,除非以特殊手法炼制或催化。

    另外,这种能力并不是狐族独有的,有些猫科犬科动物也用有类似的能力,这也是为何人们都喜欢养宠物的原因,只不过这种能力很微弱,但即使再微弱也足够混个温饱了。

    眼前这个女子身上就有点天然魅惑的意思,只是她显然心思单纯并没有形成自己独特的气质,所以这天然魅惑不伦不类,就连旁边的凿砚都能够淡定的上下打量。

    “哼!登徒子!”姑娘骂道。

    黑白一巴掌拍在凿砚后脑勺,“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凿砚委屈,人家明明没有……

    “纯正的天狐气息,但……还有人类的臭味!哪来的半妖?”这姑娘一张口就有点淡淡的傲娇。

    白无瑕有点委屈,人类的臭味可还行?她还嫌这紫灵谷里骚气呢!要不是想要见见母亲,她才不来。

    “寒萼,不要胡闹!”

    就在情况有点尴尬的时候,一个相比之前更加成熟磁性一些的声音响起,众人抬头望去,呵,这回来的女子就很有看头了。

    端庄大方,美丽不可方物,一袭紫色衣裙从头到脚都是透露着大家闺秀的气质。轻移莲步仅仅片刻就来到了方才女子的身边,有些嗔怪的瞪了她一眼,“阿爹也是人类,你还嫌阿爹臭吗?”

    这话一出口就让众人吃惊了,搞了半天你丫的也是个半妖,那你装什么逼啊!

    似乎被紫衣女叫穿了根脚很不满,素衣女撅着嘴抓住紫衣女衣角猛摇,“姐姐,你怎的帮外人说话?”

    紫衣女没有管她,上前两步微微一福,“小女子秦紫玲见过各位居士,刚刚舍妹寒萼无礼之处还望海涵。只是不知各位来我这紫灵谷有何贵干呢?”

    黑白挑了挑眉毛,眼前这算是一个颇有名气的人物吧。事实上紫灵谷的谷主叫做天狐宝相夫人,在原著中与极乐真人李静虚的弟子秦渔一见钟情,还剩下了两个女儿,就是秦紫铃和秦寒萼。

    在原著中,由于峨眉一家独大的关系,所以无论是旁门还是异类都要捧着惯着,很难说宝相夫人当初是真的跟秦渔一见钟情还是有意为之。但在大宇宙OL之中,峨眉远没有达到威压天下的地步,所以宝相夫人完全没有抱峨眉大腿的意思,可现在秦紫玲和秦寒萼依旧出现了,那这其中的感情似乎还真多了几分可信度了。

    “我……我来找我娘亲!”白无瑕抢先黑白一步说道。

    秦紫玲转身看了看白无瑕,她当然刚刚就看到了这个半妖,只是无论血脉如何,在这个世界上还是以实力为尊,谁实力强便能得到尊重,因此她从最开始面对的对象就是黑白。

    黑白笑着摊手,“白姑娘是个向导,她要来找母亲,而我们是来找紫灵谷当家的。”

    秦紫玲点点头,先是对白无瑕问:“你的母亲是……”

    呜!话语未尽,一声呼唤却直接从谷内传出,一道霜白的狐影自谷内窜出,而白无瑕也像是瞬间找到了依靠,原本被血妖追杀都没有哭的她瞬间泪崩,扑在白狐身上就是嗷嗷大哭。

    白无瑕瞬间的失态似乎让秦紫玲有些不满,秀眉微皱间喝道:“原来是你的女儿,你平时不化人形就是为了她?哼,自甘堕……”

    “你要小心说话哦,这两天我心情不好,因为我的宠物不小心被我玩死了,现在我正在考虑是换个宠物还是再去抓个相同的过来!”黑白直接打断秦紫玲后面的话,眼神陡然锐利像是钢刀一样让秦紫玲的双眼感觉微炙。

    秦紫玲的话全都憋了回去,但瞬间就又恢复了高冷,“看来阁下来者不善啊!”

    “那要看你的母亲是什么态度了。”

    “态度?”

    从秦紫玲那不加掩饰的迷惑之中,黑白几乎可以确定,宝相夫人要么没有告诉女儿有血魔这么件事,要么就是也不知道。

    “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对我母亲这么说话!”秦紫玲没有妄动,可旁边秦寒萼却叫嚣了起来。

    黑白撇嘴根本懒得搭理这货,别看是个修仙类的NPC,可这实力也就刚刚到B级的程度,不过仙侠线的NPC普遍都会使用法宝和禁术之类的东西,就跟黑白之前用的禁咒一样,即使不领悟法则之力也能发挥出差不多的威力。只可惜,黑白面对灭霸都敢拉弓放箭,更别说是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了。

    “寒萼!不得无礼。”秦紫玲赶忙拉住妹妹,生怕她惹出杀身之祸,“既然阁下是来找家母的,那就请随我来吧!”

    黑白低头瞧了瞧白无瑕,此时她抱着的白狐一身皮毛光亮,端的让人喜爱,只是眼神中却有一种散不开的忧郁。

    “你们两个就不要进去了,在这里叙旧就好。”黑白随口说道,白无瑕尚未明白那怀中白狐却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轻点头显得乖巧不已。

    安陵日理等人对视一眼缓缓跟在黑白的身后也向谷内走去,紫灵谷四通八达,山脉之上还有许多洞窟,也不知道狐族在此地到底有多少数量。

    凿砚上前几步小声问道:“黑哥,你对于妖族了解吗?这天狐一族是怎么回事?”

    黑白看了看前面带路的两女,一点都不避讳的回道:“所谓天狐其实就是普通的狐狸精,只是这动物一旦成了妖在生命层次上就会进化,为了区分自己与普通狐狸的差别,所以妖狐都叫自己天狐一族。”

    “生命层次?”凿砚显然还不明白其中的问题。

    黑白笑道:“就跟人和神的差别差不多,当你的实力达到神级之后,你的生命层次也在不知觉中进化了,你的血脉和亲族就都会跟着沾光。咱们古语中有句话很好的描述了这件事,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而神的后裔,先天就会比普通人资质强大、寿命悠久甚至连颜值都很高。同样的,天狐的后裔生下来虽然是狐型但却天生灵智,只需要静心修炼就能化成人形。所以他们并没有什么神秘,要说真正的异种还得是九尾狐之类。”

    “你……”黑白言语间有着一丝丝对狐族装逼的鄙视,引得秦寒萼回头想要发作却再次被秦紫玲拉住,就像是没听见般继续带路。

    凿砚呵呵轻笑,又问:“黑哥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以前见过九尾狐吗?还是说你跟狐狸精也有一段……嘿嘿嘿!”

    黑白挑了挑眉毛,难道我能说老子正跟师兄实时通讯吗,咱虽然不了解,但李色常年混迹于修仙任务,对妖族的事是门清。

    “九尾狐啊,我还真打过交道,那可是女娲娘娘麾下的五色使者呢!嗯,极乐之宴听说过吧,杨贵妃知道吧!”

    凿砚眼睛瞪大,“杨贵妃好看吗?是不是非常胖?”

    “哼,吹什么大气!”秦寒萼再次小声鄙视。

    凿砚不耐烦的瞪了对方一眼,又道:“那白无瑕的娘为什么没有化形?按照你说的,化形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吧!”

    黑白轻呼了一口气叹道:“狐族与人族不同,他们有着自己的一套修炼方法,因为其本身天赋的关系,单纯的吸收天地灵气修炼虽然根基扎实却无疑是缓慢的,加快速度的方法就是采补修炼。对,你不用露出那种贱兮兮的眼神,就是那个意思。......不过狐族也算是知进退,所以他们在伤了人家根基之后都会炼制一些丹药来偿还人家,至少也要让对方终其天年。算是作孽稍小的一种方式吧。”

    “想不到你对于我狐族还挺了解。”一直不说话的秦紫玲突然回头奇道。

    黑白呵呵没有答话,不是他对狐族了解,而是李色对狐族了解,不过话说回来,李色为什么将狐族的事打听这么清楚?

    黑白不动声色继续道:“狐族采补修炼的先决条件其实就是化形,那白无瑕的母亲一直都不肯化形,说明其一直都没有机会使用采补修炼的方法,再加上其每隔一段时间定时与女儿相见,怕是因为心中有一丝对昙宗的忠诚吧!至少,这是一只专情的狐狸!”

    “哼!白瞎了那么精纯的血脉,却不思进取!”秦寒萼忍不住又多一句嘴。

    黑白不理她,凿砚却是摸着下巴,眼睛滴溜溜转,“如果昙宗大师自小与那狐妖相识,感情深厚有了白无瑕,之后狐妖忠诚一直不肯化形,那是不是说……昙宗大师与狐妖剩下白无瑕的时候,那狐妖也没有化形?”

    嗯?黑白愣了一下,回头盯着凿砚,“你关注的点为何如此清新脱俗?不过……想想还真刺激唉!”

    “下流!”秦寒萼再次回头鄙视,小眼神在凿砚身上各种挖。

    凿砚不爽,“你瞅啥啊!我哥说的不对是咋的?看你这化形出来的样子,现在采补了几个啊?”

    “啊!我要杀了你!”秦寒萼回头张牙舞爪,秦紫玲在后面将妹妹抱住。

    “来啊,来啊,有本事你来我啊!哥,你别拽我!”凿砚大声叫嚣,同时将胳膊递给黑白。

    黑白满脸无奈又嫌弃的拉住凿砚,这货顿时心里有底了,“小狐狸我跟你说,老子玩过的女人比你见过的男人都多,还想跟我斗智斗勇,真是没死过!”

    黑白叹道:“她们是半妖,身上有人类血脉应该修炼的也是人类功法,大约还没有......理论上来讲,你跟初恋分手之后应该就已经比她见过的男人多了,毕竟我不肯定她见没见过自己的爹。”

    黑白好笑的摇摇头也紧紧跟上,众人的轻功都不错同样跟上。

    赶路的确是一个避免嚼舌根的好方法,一路无话的几人进入了一座相当宽敞的洞穴。

    这洞穴修成了圆顶,顶部镶嵌了数十颗夜明珠,颇有点人民大会堂的既视感,只可惜洞穴中间的那顶巨大炼丹炉有点影响气氛。而再往洞穴深处走,很快就找到了一名端坐在蒲团上面的红衣少妇。

    人们都说红裙不是什么女人都能够驾驭的,这一点黑白很赞同,看了如今天狐宝相夫人的样子,他脑海里突然间浮现出高雯穿红裙的样子,嗯,记得那时候高雯接过一部偶像神话剧,一水的俊男靓女中,她一袭红裙即使是配角也将主角的风光抢尽了。

    “不知阁下来我这紫灵谷有何要事?”天狐宝相夫人似乎并没有弯弯绕绕的意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黑白闻言倒是也开心,省的再说场面话了,“我打算集结妖族去讨伐血魔,这事你怎么看?”

    天狐宝相夫人顿了一下,黑白瞬间肯定,这娘们儿肯定知道血魔的事情。

    “妖族种类繁多,甚至有不少都是天敌,可没有你们人类那么好统一,你凭什么觉得我们会放弃仇怨共同去讨伐血魔?何况,凭什么是你!”

    天狐宝相夫人的话音很平静,这不是质疑只是在询问黑白的底牌。

    黑白双手负后气度自生,“女娲的命令你们还听吗?”

    天狐宝相夫人秀眉微皱,再次平静接道:“当世宣扬自己是女娲后人的那些家伙,要么是些蛇妖,要么是些人蛇半妖,偶有几个跟女娲圣人扯上关系的亲眷也都不知道血脉稀薄到什么程度了。说句尊敬也许没有问题,但是要想靠着女娲血脉号令群妖,未免有些异想天开!”

    黑白点了点头,又问:“我是问,你们妖族愿不愿意讨伐血魔?至于我能不能叫来妖族,轮不到你管。”

    天狐宝相夫人有点生气,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尊重,但本能却告诉她不可妄动,否则有危险。沉默半晌接道:“血魔想要打通幽冥血海,一旦血海爆发浸没世间,那么妖族也别想独善其身。如果有机会,我自不在意对血魔动手,只是血魔强大,我妖族却是没有能匹敌之辈。”

    “屁话,让你们去也不是跟血魔单挑的,这做妖要有自知之明,是炮灰的命就要做好一个炮灰应该做的职责。”黑白不再啰嗦,伸手掏出太阳长矛。

    那炙热的火劲一出现就让天狐宝相夫人大惊失色,双手微圈只要黑白稍有异动她就要动手。

    却见黑白再次一掏,从怀里掏出一块破损的布片,看起来平平无奇却不知为何能够牵引住天狐宝相夫人的视线,就连旁边侍立的秦紫玲与秦寒萼都双眼怔怔的望过来。

    黑白伸手向身后凿砚道:“给我来点丝线。”

    凿砚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还是发动天蚕神功从手掌弄出一团蚕丝,黑白手指捻过蚕丝灌注真气,直接开始现场表演缝补女红。

    好吧,黑白本身没有缝补技能,但针线也算是暗器一种,对于一个暗器满级的高手,控制个把针线还是很轻松的。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一杆大旗就被黑白‘炼制’了出来。

    黑白低头瞧瞧面板,嗯,太阳长矛还是太阳长矛,招妖幡碎片也还是招妖幡碎片,系统可不好糊弄,这种敷衍式的炼制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宝贝被炼制出来。

    “那是什么?”天狐宝相夫人忍不住问道。

    黑白没正面回答,“我其实只是借你这地方来用用,另外就是看看妖族的态度,既然你们都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我也就放心了。”

    天狐宝相夫人冷笑,“哼,你以为你是谁?就算是真正的女娲后裔怕也没有办法号令天下妖族,更何况是个人类。”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人家这么萌,怎么看都是妖吧!”黑白转身,身形开始变得高大起来,就那么明晃晃的在所有人面前变成了一只憨态可掬的熊猫。

    此时这熊猫一步三摇的扛着自制大旗走出了洞穴,到得洞外黑白双手平举大旗,高声喝道:“女娲娘娘在上,今我黑白有心护卫人族、保卫妖族,您若在天有灵且助我一助!”

    一番简单到令人发指的祈祷过后,黑白顶着熊猫之躯飞身上天,双臂狠狠一抖,大旗于空中凛冽作响,刹那间晃出五彩霞光,瑞映万条!

    ……

    于此同时,距紫灵谷不知几千里远的一处林间木屋中,一名女子走出房门,她衣着质朴却有气度自生,其倾国绝色却有着无人敢于亵渎的威严。她饶有兴趣的盯着遥远天边渐渐聚拢的一团彩云,愣了一瞬后似乎想起了什么。

    “那小子就是故意吵醒你的,他胡闹,你也跟着胡闹!”

    充满宠溺的声音缓缓响起,宽厚的人影从女子身后将其抱在怀中。

    女子轻笑,“几年了,他还是第一个向我祷告的,我也想看看,现在的人族值不值得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