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放心吧,计划还是通的!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五色彩云于天空凝聚,越升越高很快就超出了大气层,整条时间线的人只要此时抬头便都可以看到那遮天蔽日般的彩色幻影。

    什么幻影?当然是黑白的那张熊猫大脸!

    这是一张很萌也很懵的脸,他完全不知道声势会弄出这么大。当然,如果说他心血来潮那也不现实。其实在行动之初他是有想法的。

    招妖幡这个东西无论在什么神话中那都是很屌的东西,虽然没有什么实质强大的攻击作用,但是光象征意义就能够吓死人了。

    所以当黑白的道招妖幡碎片的时候就一直在思考,他思考的无非就是两件事,一件是怎么修补好招妖幡碎片,使其恢复先天灵宝的威能。不过这事显然有点异想天开,先不说这游戏中到底有多少碎片,光是以宇宙那么大的范围来说,这就不可能。

    那么第二件事就是怎么在破损的条件下将这招妖幡发挥出最大作用。这事初一看很不可思议,但若仔细想想却很有搞头。

    提到招妖幡很自然的就想到女娲,不过通过将臣那得到的信息,黑白很轻易就能够知道女娲已经不在了。但却留下了一个残魂!

    可以说这是黑白目前唯一的线索了,同样也是最靠谱的一个线索。只是将臣那货很明显将女娲残魂当老婆在呵护着,如果黑白将其唤醒很有可能会得罪将臣。

    上一次黑白的实力有限,所以将臣出手的时候他根本就看不懂,现在回想起来将臣应该也是个神王级别的高手,甚至是一个马上就要跨入霸主级高手层次的大佬。

    按照过去黑白的思维,他绝不会去得罪这样一个强者,只是妖族大军的诱惑力太大了,血魔明显已经早有准备,黑白就是没有亲眼见到也能够想象的出血魔大军的浩瀚程度。

    光靠白闯号召的正道中人,再加上李色找来的邪派还有余浩去联络的官方势力,这点人手怕是只能给血魔送人头。再加上血魔有着用血肉和幽冥血海水炼制血妖的能力,搞不好这战斗越大敌人越多。

    所以这注定是一场必须在一次战役中解决的战争,因为敌人后续的战争潜力太可怕了!

    在得罪一个神王级或者说准霸主级敌人与人族的未来相比,黑白很果断的选择了后者。所以他在使用招妖幡之前就说出了那么一段很敷衍的祷告,然后十分粗暴的将法则之力混着真气精神力一起捅进了招妖幡中。

    黑白其实不确定这有没有用,但他愿意赌一下!

    现在一看,情况似乎意外的好啊!

    “咳咳!”黑白尴尬的轻咳一声,“那个……试音试音,喂喂,听得到吗?”

    ((′-_-)-_-)-_-)(?-ω-)-ω-)-ω-)

    “招妖幡出,众妖来见!我黑白以女娲的名义召集天下妖族,共聚紫灵谷商讨讨魔大计!”黑白转瞬间换上了一张认真脸,只不过这张脸究竟有多少威慑就不一定了。

    黑白说完浮在空中,尽量让自己显得威武些,同时也在好奇,这影像什么时候消失?自己总不能一直这么‘直播’吧!

    就在黑白心里嘀咕的档口,一则系统公告啪啪的甩在了脸上。

    “系统公告:玩家黑白开启末世浩劫任务,娲皇宫于七十二小时后降临,请玩家做好准备!”

    (⊙_⊙)?

    ……

    峨眉山,长眉祖师的两根长眉仿佛两根龙须不停在半空悬浮,他微微抬头看着天上那已经彻底懵逼的熊猫大脸,整个人仿佛都变得忧郁了起来。

    “唉!多事之秋啊!”

    长眉座下一票有道高手闻言纷纷望去,为首一位NPC丰神俊朗,行动之间气质飘渺就是已经内定之后要接任峨眉掌门的齐漱溟,只见其抱拳微礼,“掌教真人,这熊猫妖王以女娲的名义召集群妖,而且还有讨魔的说法,应该也是以血魔为目标的吧!何况女娲也是人族圣人,想必对我正道修士威胁并不大。”

    长眉真人摇摇头,再次抬头看看那个已经开始消散的熊猫影像,“自从上古之战之后,我人族作为当世之灵已经占据主导地位,而过去强大的妖族随着众多妖族强者的隐匿早已退居幕后,偶有作乱的也不过是些小妖小怪。”

    说着提起剑指指向已经不见了影像的天空,“突然间有妖王以女娲圣人之名召集群妖,吾恐这便是妖族即将重返人间的信号,此次若是讨魔行动成功,血魔便会成为妖族的踏脚石,此后妖族占据天下大义之名,就是明目张胆的进入人族城镇,在其没有作恶之前我等正道之士也无法除魔卫道了!”

    长眉真人说着又是一顿,“而且我观此妖面相,不像是安稳之人,怕是未来麻烦不小啊!”

    齐漱溟微微皱眉,顿了一下接着问道:“妖族嗜血不服管束,即使有圣人的名义压制也难镇野性,若让妖族强大起来的确妨碍甚大,那掌教觉得我等该如何应对?”

    长眉真人捋了捋自己的眉毛,缓缓道:“如今那熊猫妖王将讨魔一事公布天下,势必会引起血魔的注意,在这种时候我等正道中人自不能落井下石,但血魔之心难测,妖族之心更难测,我等必须小心提防,且静观其变吧!”

    齐漱溟恍然的点点头,抱拳接道:“掌教英明,但是否需要使用先天衍算之法占据先机?”

    长眉真人闻言沉思片刻点头道:“我峨眉大昌乃是天命所归,小小妖王还没有能力干扰,但毕竟涉及女娲圣人,保险起见待我算上一……咦?”

    长眉真人的脸色瞬间黑沉无比,所有弟子大惊失色,他们这位掌教实力强大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曾流露出这般表情。对于整个峨眉来说,长眉就是天,如果连他都解决不了,那这天就跟塌了一样。

    “掌教!结果如何?”齐漱溟忙问。

    长眉真人的眉毛都开始不规则的乱动了,沉声道:“天机晦涩,一切衍算之法都已经失效了!可这没道理啊,除非天地杀劫将起,否则没有理由会出现这种情况啊?”

    整个大殿此时仿佛陷入了难得一见的混论,各个支脉的高手互相交头接耳,也许是过去太过依赖衍算天机之类的方法了,如今失去了先机都不知道该怎么玩了。

    而就在众人之中,唯一一人毫无表情,甚至还有点想笑!

    白闯敢发誓,像他这种认真对待游戏的高端玩家是很专业的,绝不会因为任何突发事件而笑出声的,除非忍不住……

    这特么一脸懵逼的熊猫不正是他那个傻儿子吗!招妖幡?女娲名义?好吧,身为自家的崽,白闯表示长眉真人看相还是很准的,这小子却是不安分,没事弄点事才是正常操作。

    至于什么杀劫、什么天机混沌,NPC可听不到什么系统公告,只要跟那至今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浩劫任务联系起来也就明白了。

    不过,最让白闯不满的是,狗屁的小心提防、静观其变,说白了就是放任妖族与血魔对刚正面然后坐山观虎斗呗,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白闯作为‘正道大侠’也算是在正派这边刷足了好感度,原本想着配合李色那边一起进攻血魔的,但现在突然间出了这种幺蛾子,原本的计划自然也不用提了,要知道白闯的声望再高也没法跟长眉真人比,人家想要作壁上观,就是白闯将口水说干也没辙。

    “这事倒是应该跟黑白那小子沟通一下。”白闯轻叹一声转头默默的出了大殿,任由大殿中的那帮家伙继续争论。

    ……

    百蛮山阴风洞,在人们的印象中,这里蛇虫猖獗、毒瘴遍布,当得上一句穷山恶水。只不过那都是老黄历了,现在这里青山绿水、鸟语花香,茂密的丛林之中甚至偶然还能见到精壮的汉子与热情的苗女,而在这充满了诗情画意的地方,一座庄园就比邻阴风洞坐落在丛林旁边。

    咚咚咚!

    一道精光突然间窜出阴风洞来到了庄园之外,轻轻敲门便推门而入。这是个中年人英俊挺拔,冷肃的脸上颇有一番邪异的魅力,同时两鬓的白发却又让其多了一丝难以言说的沧桑。

    “刚刚的画面你看到了吗?”这人的声音很浑厚,听起来总觉得有故事。

    空旷的前院中一张躺椅一颗槐树,清茶甜果别有一番田园趣味,而在躺椅上则仰卧着一名悠闲的男子,他脸上带一遮住半张脸的蛤蟆墨镜,双手交叠放在胸前,手指还不停的打晃似乎是思考着什么。

    而就在这时,从前厅大堂内走出一名清丽女子,虽然穿着碧玉色布衣却难掩姿容,行走之间似有一种透入骨髓的媚意流淌出来。

    这女子双手抱着一个藤椅放在那悠闲男子的旁边,接着对中年人道:“绿袍先生请坐吧,我去为您准备糕点。”说着又转身进入了厨房,没一会叮叮当当的声音就悠悠传来。

    中年人望着女子的背影有好一会儿,这才坐上藤椅,开口道:“这个侍女你是从哪找来的?好一副媚骨天成啊,若是抽其媚骨炼剑,怕是能够成就一柄摄人神魂的魔兵!”

    墨镜男一脸哭笑不得的摘掉墨镜,正是黑白的大师兄李色,“这杀妹证道与抓妹炼宝都是损气运的,只有那些活腻了的煞笔才会干。你要是不想死就别往这方面想!”

    “呵呵,你我相交数年了,我还不了解你吗?你不拿她炼宝无非就是想要采补练功而已。”绿袍撇嘴。

    李色翻了个白眼,懒得跟绿袍老祖解释。采补?只有傻瓜才那么干,可还记得当初在现代线有不少痴汉玩家想要为所欲为,结果总是冒出各种NPC教其做人!这其实都可以算是系统对于秩序的一种维护了。在尽量贴近真实的条件下让秩序不至于崩坏。

    而且这种维护不仅仅局限于现代线,在古代线和仙侠线也并不无例外。NPC之间做些什么彼此伤害和打码的行为倒是没什么,可只要涉及的玩家,那限制都是非常严格的。

    当然,你要非喜欢那个调调就想玩玩强迫倒是也可以,只不过需要进行繁琐的任务环节且没有什么奖励,对于有点抱负的玩家来说妥妥的不值得。

    不过李色找到这个媚骨天生的女NPC虽然说不是采补可以确实是为了提升功力,要知道仙侠类技能虽然强大但都有一个弊端就是需要非常多的法力支撑。如果按部就班的修炼那就是再有十年时间,李色也别想使用完整版的玄阴聚兽幡大阵。

    李色之所以现在能够将玄阴聚兽幡当成常规手段又能够使用百灵斩仙剑就是因为他找到了法力快速增长的捷径,双修!

    双修与采补不同,讲究的是灵欲结合,属于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一种修行方式。简单说就是做加法,然后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结果。至于最后这个结果到底是三还是四甚至是一百,那就要看双方的资质与能力了。

    李色现实中是赌王的身份,活到中年什么黑暗肮脏的事情没有见过,所以他在反派阵营混的可谓是如鱼得水。而苦于法力增长不够的他想要得到点走捷径的方法简直太正常不过了,再加上对系统规则的了解其便选择了比单纯采补慢却更安全的双修之法。

    然后问题来了,到哪去找一个有资质又好勾引的女NPC来练功呢?

    说起来也是巧合,刚刚进去的那名女子叫做裘芷仙,在原著之中也算是有名有姓的了,其经历坎坷,原本是准备嫁人的却被邪派修士半路掳走,虽然饱受折磨但最后还是被救出且成了峨眉弟子,也算是结局不好不坏吧!

    在这其中有一个挺有意思的事情,在两版原著之中对于掳走裘芷仙的邪道妖人其实是有些矛盾的,一版说是鬼道人乔瘦滕,另一版则说是豹头神牛宪,关键是这两货的来历也不相同。前者说是阴阳叟师弟,后者说是竹山教妖人。

    然后巧合来了,在最开始接触仙侠剧情的时候,李色因为资质太普通根本就无法拜入仙门,所以最后只能选择了竹山教这种没什么严苛要求的邪教,这就算是间接的有了联系。

    本来李色将勾引目标放在了那些有名有姓的旁门女弟子身上了,根本就没有想过裘芷仙这一茬,他相信凭借自己的手段来对付这个年代单纯的女子们,绝对是手到擒来。只是没想到一次做任务的时候偶遇牛宪,双方算是同门派的道友自然是一番交流,期间牛宪便说他偶然间发现了一名身具媚骨的女子,正要掳来采补,却偏偏碰上了一个叫做鬼道人的家伙阻拦希望能够得到李色的助拳。

    当时李色以为是接到了什么任务,由于牛宪在竹山教的地位一般,身上也没有什么好货,他是不愿意浪费时间的。但谨慎的李色还是问了一句‘什么是媚骨’之后便得到了一些关于媚骨的资料,心中顿时一动,这不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目标吗?

    后面的事就简单了,他骗牛宪约战鬼道人,然后自己施行偷袭。牛宪欣喜依计行事,后来李色也是偷袭了,不过却是将鬼道人和牛宪一勺烩了。

    接下来有了英雄救美的一段缘分,裘芷仙自然对李色心存好感,再加上一个被妖道掳走的女子即使是没发生什么,这名声也算是毁了,婚约无奈作废。之后李色凭借着现代的浪漫手段轻易就虏获了裘芷仙的芳心,然后两人双修使得李色法力大涨。

    也由于法力大涨的关系,李色拥有了参加慈云寺斗剑的资格,也进一步的结实了许多邪派大佬,其中就有此时身边的中年人绿袍老祖。

    说起来绿袍老祖原本的样子可不是这样,李色接近他更多的是为了玄牝珠与百毒金蚕蛊的炼制方法,在慈云寺一役中绿袍老祖被干掉了,不过也不知道是哪个玩家做了任务,让绿袍老祖早就明白了玄牝珠可以修炼第二元神的秘密,所以当李色去百蛮山阴风洞抄家的时候正巧碰上了绿袍老祖的第二元神。

    这主人未死,以李色的实力还真没信心能够干掉绿袍,偏偏就在李色打退堂鼓的时候,绿袍老祖手下的弟子造反,其一时间陷入绝境。李色难得的做了一把好人,帮绿袍老祖解决了逆徒,两人也算是成了‘朋友’。

    之后李色用克隆技术帮助绿袍老祖弄了一个资质不错的皮囊让其夺舍,两人这下算是成了老铁。而李色号召邪派修士们对抗血魔时,若没有绿袍老祖的支持也很难成事,可以说李色的面子也算是绿袍老祖的面子。

    “那个熊猫是我的师弟!”

    此时李色一句话让绿袍老祖惊了,“他也是竹山教的?”

    李色嘴角抽了抽,笑道:“你知道竹山教的竹子挺多的!”

    绿袍老祖眨眨眼勉强接受了这个设定,“那你打算怎么办?跟你师弟汇合一起讨伐血魔吗?我可提醒你,那些道貌岸然的正派修士可未必会如计划中那样齐心协力。”

    李色摸了摸下巴,一时间也拿不准,当然,他更在意的是那什么浩劫任务算怎么回事?

    “算了,不瞎猜了,我直接问问他吧!”

    ……

    苗疆地域,南诏国首都大祭司府,余浩等人对视之后久久无语。

    “小友可是在担心刚刚那妖族之事?”大厅上首一个看起来和蔼中却透着一丝威严的老者笑问。

    余浩回神讪笑道:“劳教主过问,我等只是担心这妖族集结众妖抗魔会否对局势造成不利的影响。”

    老者微笑,“小友却是无须担心,这世上自称女娲后裔的人有不少,但是敢以女娲名义行事的却是绝无仅有。那熊猫妖王既然敢说是为了抗魔那就肯定是抗魔,否则便是欺骗圣人,这可是会遭到天地反噬的。”

    余浩闻言好似放心的笑笑,可心里却是将黑白骂了个狗血喷头,前阵子将大橙子忽悠去少林寺的时候他就有种不好的预感,现在倒是放心了……个屁啊!你连浩劫任务都弄出来了啊!

    说起来余浩等人发动官方力量集结军队这事却是进行的非常顺利,而之所以顺利有大部分功劳都是因为眼前的老者,拜月教主!

    对,就是仙剑奇侠传里的那位,那位‘我说地球是圆的,他们不信还打我,还问我懂不懂爱!’的拜月教主。

    此时的拜月教主乃是黑苗族大祭司,更是南诏国国教教主,相当于国师丞相的角色,那是真的‘权势滔天’了。

    只要得到了拜月的支持,可以说余浩集结大队人马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一大半。而怎么得到拜月支持呢?当然是忽悠了!

    对于一个在仙侠世界研究科学的大能,一个赞同他理论的同志可谓贴心无比。当然,也不是随便忽悠就成的,否则早就有大批玩家得到拜月的认同了。

    你必须对拜月详细叙述有关的科学原理,你说有引力那你得拿出证明来,可不仅仅是扔个苹果砸个榴莲那么简单,其中相关的公式试验等等数据你都得有所涉猎,甚至是引导拜月做出相关结论,这才能得到拜月的认可。

    对于普通玩家来说这有点天方夜谭,可对于拥有多名学霸的余浩等人来说,这事不难。这也才有了如今交情,算是个意外之喜吧。

    “招妖幡的事情弄的很大,我们能够看到影像,相信血魔也一定能够看到,但是血魔下一步会怎么做却是得仔细想想。”拜月淡淡说道,接着视线放在余浩身上。

    余浩见状有些无奈,拜月什么都好,就是这股总是寻找认同感的毛病不好。他明明已经想到答案了,但是却总会明知故问,如果你的答案与他不谋而合,那么他对你好感增加会给你意想不到的好处。而若是答案与他不同或者远不如他,那就会让他失望,然后好感度就会下降,几次之后你就别想再见他了,听说有很多玩家就是这么被撵出了南诏国。

    余浩顿了顿道:“血魔精心准备许久,早已形成了大势。在这种情况下,妖族的变化尚不明朗,聪明人才不会在占据优势的时候冒然改变计划,那就相当于是进入了敌人的节奏,反而让自己处于被动了。所以,我看这血魔有八成可能不会搭理那只熊猫妖王的挑衅。”

    拜月哈哈大笑,“小友所言深得我心啊,对了,我观小友似乎精擅式神傀儡之法,我南诏国大泽之中有一太古五行魔兽幸存,不知小友可有兴趣增加一下实力?”

    余浩:“你猜我有没有兴趣?”

    “……”

    ……

    黑白挂断了李色和白闯同时来的通讯请求,因为他此时面对着两个麻烦,两个让他哭笑不得的麻烦。

    “算起来也有阵子没见了,嗯,祝你们天长地久啊,份子钱我过阵子补给你!”

    将臣:“呵呵!”

    将臣旁边的女子,“原来现实中结婚是要随份子的吗?”

    黑白呵呵,“随的不多,就是意思意思,你别多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