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浩劫真的不能挡?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失望!非常失望!

    一个霸主级的大佬竟然自甘堕落成为了一个新神?

    “呼,我能说自己心里松了一口气吗?”黑白哭笑不得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

    将臣的表情很别扭,望向黑白有那么点嫌弃的感觉。而将臣旁边的女子就显得要有趣的多,上下打量了黑白一番目光中也多了一丝期待。

    “这位美丽的女士是……”

    “红潮!”女子微微点头笑道:“将臣经常跟我说起你,你果然是个很有趣的人。”

    黑白呵呵,“将臣会说起我?你这是在安慰我啊!再说咱们也算是见过了,虽然没有深入了解,但我更喜欢你那两个大灯泡闪闪发光的样子。嗯,你们是什么时候超脱的?当然,我更想知道你们是怎么超脱的!”

    将臣旁边微笑摇头,“有时候,退一步真的海阔天空!”

    “不懂!麻烦说普通话!”黑白不耐烦的托着腮帮子,熊猫脸上那厚厚的肉肉被挤到一堆,看起来让人有种揉捏的冲动。

    将臣左右瞧了瞧暗中观察的众人,仅仅一打眼就明白了这些玩家与NPC的成色,想了想道:“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黑白耸了耸肩,转身带头进入了洞穴深处,当路过天狐宝相夫人的时候,红潮仅仅是带着饶有趣味的样子看了她一眼,竟然就令其浑身僵硬不敢动弹。那不是什么精神攻击,只是单纯的气势威压,然而这才是真正恐怖的事情。

    天狐宝相夫人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红潮似乎比她也强不了多少,可偏偏就是不敢动手,总觉得一旦动手会发生什么很不好的事情。

    黑白带着两人直接往山洞的深处前进,直到看不见外面的光亮了才算是停下进入了一间屋子,“好好说说吧,上次一别你们都弄出了什么幺蛾子?”

    将臣气笑了,“地球人都是这么势利的吗?因为我的实力不强了,你就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这种语气已经很好了。”说着掏出招妖幡又瞧了瞧旁边的红潮,“身为一个女娲圣人的传承者,看到一个冒牌的已经算是很克制了!”

    将臣翻了个白眼,“你算哪门子的传承者啊,再说这是游戏,按照设定女娲早就已经不再了,你这擅自给自己加戏真的好吗?”

    黑白耸了耸肩,“我只是说了个事实而已,你和红潮既然双双成为了超脱者,那么我想,将臣与女娲应该都已经不在了吧。”

    将臣听到这句话突然间有点惆怅,但很快就点头道:“可以这么说。”

    将臣的解说其实很简单,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什么样的实力接触什么样的秘密,以黑白的这个层次来说,超脱者并不是什么秘密。同样的,将臣成为了超脱者之后自然也算是进入了这个层次。

    事情还是要从当初与黑白从盘古墓中分别说起,当初黑白就知道女娲残魂的存在,这是系统的剧情设定,是《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系列中非常麻烦的一场浩劫任务。好在大宇宙OL非常的接近现实,无论是五色使者还是将臣都没有按照女娲圣人的意思演一场人类自救挣脱末日的大戏。

    据黑白自己的猜测,最后的结果就是将臣与女娲残魂找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永远长眠下去,当然,这也是将臣告诉给他的。

    事实上,将臣也是这么做的,只是问题来了,女娲是残魂,本就不完整所以若没有特殊的方法唤醒,那么她是可以一直沉睡下去的。但是将臣不一样啊,他很完整,又不是某些动物需要冬眠,所以想要一直那么沉睡下去就需要让自己处于可以沉睡的状态。

    这就是将臣说的那种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原因,将臣很干脆的放弃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变成了一个拥有不灭之躯的普通人,而当其失去力量之后不灭之躯就相当于一种负担了,这点跟奥丁之眠的设定很像,总之就是为了缓解不灭之躯的压力,将臣顺利的进入了沉睡,躺在了女娲残魂的身边,算是另类的‘永远在一起了’!

    然而世事无常,一般来说,越是强大的NPC就越是难诞生超脱者,因为其本身法则之力的领悟已经达到了一个和那强大的程度,这些NPC很难再进一步,就算再进一步也是在原有基础上,并非是这灵魂本身的领悟。

    相反那些从无倒有跨出那一步的NPC更容易成为超脱者,就像林梅和摩挲尤斯还有罗南等人,都是从一个普通强者领悟后踏入S级才成为了超脱者。

    将臣本身的条件太好了,他放弃了原本的力量,但其本身的身体基础强大无比,再加上多年的搏斗经验,在陷入永眠的第二年就直接领悟了力量法则!

    如果换成过去,将臣根本就不会有丝毫的在意,因为这一丁点的力量法则对其力量的提升甚至都不如一个禁咒法术来得多,但对于一个从零开始的灵魂来说确实压倒一切的稻草。

    领悟了力量法则的将臣突然间回忆起了与玩家相处的点点滴滴,然后慢慢的升起怀疑,怀疑渐渐增多增大,最后将臣主动从永眠中醒过来。之后他伪装成各种各样的人与玩家接触,在有心算无心下,很容易就明白了什么是‘系统’什么是‘大宇宙OL’,也彻底成为了一个超脱者。

    过去的一切,与女娲的深情在彻底醒悟的一刻都变成了毫无意义的剧本,初时将臣无法接受这一切很是消极了一阵子,后来便向所有的超脱者一样,将超脱游戏成为真正的生灵当做了目标。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又发生了些有趣的插曲。那就是将臣在游历变强的过程中,找回了红潮的灵魂!

    说起来也是巧合了,当初将臣将红潮的灵魂与五色石分开并送其进入轮回之后,红潮的灵魂却并没有顺利的通过地府进入轮回,而是被黑山老妖给拦住了。

    将臣无意间找到黑山老妖的时候,正巧发现黑山老妖在逼着红潮成亲!虽然已经知道了那些记忆的虚假,可将臣依旧不可能放着红潮不管,于是就跟黑山老妖干了一架,那黑山老妖看起来挺猛,结果却怂的很,交手没几招就叫骂着跑掉了。

    抢回了红潮灵魂的将臣继续游历,只是他没有玩家那种随意穿梭时间线的能力,所以只能够在这条时间线中活动,时间一长也就腻了。重新回到家的将臣看着女娲残魂的心情有点复杂。

    将臣知道,女娲残魂若是一直沉睡也就罢了,可若是有朝一日苏醒了,那也会是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灵魂占据这具残魂躯体。与其如此,为何不选择一个熟人呢?

    于是,将臣便将红潮的灵魂与女娲残魂合二为一了。重新苏醒的红潮有点懵逼,尤其是当她发现自己竟然与女娲残魂合二为一的时候,差一点就羞愧的自杀了。

    不过将臣作为一个心机boy自然早已经料到了这种情况,所以他严令红潮再使用之前的那种情绪法则,并哄骗她这都是当年女娲圣人的命令,其中深意你不需要了解,只要照做就是。

    傻乎乎的红潮一听女娲圣人命令自然只有听命行事的份,而在之后的时间中,将臣有意引导着红潮修行,因为女娲残魂中本就有着对生命法则的理解,所以红潮在借鉴之下很快也领悟了自己的生命法则,至此,红潮也成为了超脱者。

    之后的事就顺理成章了,无论是以前系统设定的任务记忆影响,还是之后的相处,红潮都深陷在对将臣的爱中不能自拔。而将臣觉得此时的红潮也无比真实,自然也愿意将其当做伴侣,这便是两人最终走到一起的经过。

    所以说,过去的将臣和女娲已经成为了过去,当他们一起陷入沉睡的时候就已经不存在了。现在是一个新的将臣和一个新的红潮!

    “等会儿!”黑白抬手打断,很敏感的从故事中发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你之前说,红潮的灵魂是从黑山老妖那抢回来的?”黑白双眼微眯,表情有些不自然。

    将臣笑道:“估计你很少参与古代时间线的任务,所以不知道。黑山老妖是盘踞在地府之门外的一只巨妖,其实力不错,专门干跟地府抢灵魂的勾当。你们玩家如果有什么需要抢灵魂的任务,那么八成都可以在他那里找到,尤其是女性灵魂。听说每一次有玩家去找黑山老妖的时候,他都是在逼着人家女性灵魂成亲!”

    黑白嘴角一阵猛抽,有心想要吐槽,可看着两人恩爱的样子,又有点不忍心。旁边将臣还好笑道:“这系统也是真有趣,设定的黑山老妖竟然是这种性格,是为了增加玩家的趣味性吗?”

    黑白闻言呵呵,一手捧着苞米棒子啃,一手挠了挠自己的肚皮,“那你们之后有什么打算?还有,怎么找到我这来了?”

    说起这个将臣就是一阵不爽,哼道:“还不是你惹出的事情,本来红潮与女娲残魂结合之后不算是正常的苏醒,所以并不会引发灭世任务。可是你个招妖幡摇起来,直接就触发了女娲残魂的苏醒,使得灭世任务自动开启了。”

    黑白讪笑道:“这开启就开启呗,这红潮既然在这里,只需要她出手不就能够将灭世任务消除了吗?”

    将臣冷着一张脸盯,“看来你是忘记我当初说的了。这灭世任务就是女娲当年自导自演的一场大戏,当年女娲亲自留下了制止自己的方法,她根本不可能想到会有自己制止灭世的情况发生,所以红潮并没有那个能力。”

    黑白一拍脑袋,笑道:“对对,你说过的,哈哈,那我们就按照女娲圣人留下的方法做不就得啦!”

    将臣呵呵,静静的看着黑白不说话。黑白愣了一下,有点慌,他隐约记得,那个所谓的阻止计划是需要弓箭来着。嗯,盘古墓中的弓现在就在自己手中,至于箭矢嘛……

    “也就是说,唯一阻止的方法……已经被我自己给毁掉了?”

    将臣(;¬_¬)“你记忆力还是可以的。”

    黑白捂脸,感觉自己好像被针对了!至于到底是谁在针对他呢……

    “那个蜗皇宫是什么?”黑白突然间想起了系统公告中的提示,连忙问道。

    红潮接道:“根据女娲残魂中的记忆显示,这计划中的灭世计划就是利用巨大陨石撞击地球来达到消灭生灵目的的,而那个陨石就是娲皇宫!”

    黑白恍然一砸拳,可不是吗,女娲圣人都没了那么长时间,不可能凭借着一个残魂的力量就随手召唤陨石来锤地球。何况以地球的科技实力和那些强者的力量,普通的陨石哪里能够达到威胁全人类的目的呢?也只有本体是娲皇宫的巨大陨石才能够起到灭世威胁的效果!

    然后,我靠!这里不是现代线啊,他们没有什么高科技的拦截系统。再然后,卧槽!那些度假大佬都撤了,光凭着这些NPC能够阻止娲皇宫的降临吗?

    将臣见黑白已经彻底懵逼了,也是无奈道:“我们也没有办法,我如今的实力已经没有系统设定的那么强了,红潮又没有办法控制娲皇宫,如果娲皇宫降临的话,我们也会跟着被消灭,所以只能出来找你了。”

    黑白脸色一黑,不过由于黑眼圈太大,也没人看出来,“你们能够大致推算出那娲皇宫砸下来时的强度吗?”

    两人对视一眼并无意外的摇摇头,黑白叹了口气,这情报也就是这些了,有点麻烦啊。他该庆幸吗?也许是女娲圣人手下留情了,至少没用她的红绣球砸下来,否则那弓箭都未必能够有用。但娲皇宫也不简单啊,毕竟是女娲圣人当年的行宫,用洪荒流小说的级别算,至少也是先天灵宝级别的吧。若是用现代词汇衡量,那就是个歼星武器!

    歼星武器的种类非常多,像娲皇宫直接下砸的这种算是其中简单粗暴的了,可这个强度还真的不好估算啊。毕竟女娲可是有着一个圣人头衔的,哪怕不是圣人亲手攻击,这也不像是如今的玩家能够对抗的。何况明明人家女娲圣人留了方法,这摆明了就是需要剧情杀的任务,你非要凭着玩家之力硬钢,这谁受得了!

    “哼哼,看你的表情就是没辙喽?那简单,直接开启时间通道回到你们那现代线去就好,虽然娲皇宫砸下来之后现代线肯定会跟着毁灭一次,但你们玩家至少免了一次无谓的伤亡。”将臣在旁边一脸认真的说道。

    黑白撇嘴,“这才是你们找我的目的吧,想要借用我的空间通道去现代线避难。”

    将臣笑道:“我们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就是安稳的躲着,等到这次争圣之战结束后,我们超脱游戏进入现实就好。”

    黑白挠了挠头,“如果是玩家的附属NPC倒是简单,只需要玩家在现实中准备好身体就行。可若是超脱者自己想要去现实可不容易,你们至少也该凝聚成神格才可以,因为只有这样的精神力才能够凭空凝聚实体。你们现在还都不达标吧!”

    将臣摇头,“已经很贴近了,我们两个倒是都有信心。”

    “你们两个有信心也没用啊,我现在根本就不可能放弃这里的事情回现代线。”黑白摊手,指了指外面道:“我刚刚摇了招妖幡,相信无数妖族很快就要过来了,我得想法组织他们去对抗血魔,这一点很重要!”

    将臣皱眉,“比死一次还重要?要知道娲皇宫注定没有办法阻挡,与其平白死一次的话,还不如留着小命让自己实力损失的少一些。”

    黑白摇摇头,一脸惋惜,“你们不懂,娲皇宫砸下来确实足够灭世,但你们肯定血魔会死吗?”

    这个问题把将臣稳住了,一时间根本无法给出回答,黑白见状自己接道:“我看是够呛,血魔如果开启了幽冥血海,那么他就能够进入血海之中躲避,等到娲皇宫灭世之后他还可以继续自己的计划,到那时就真的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了!”

    黑白说着长叹一声,“一次灭世任务的失败相当于我们在现代线的布置彻底垮掉,但大不了等NPC们刷新之后我们再加紧时间重做就是,虽然耗费人力时间也未必来得及,可总比让血魔成功要强,要知道若是连人类的身份都失去了,那就真的输了。”

    将臣脸色低沉,“所以,你们就决定要留在这里等死?”

    黑白好笑,“不是等死,是要在死之前将血魔干掉。就算干不掉,也得拉着他一起同归于尽!嗯,不过你放心好了,怎么说咱们也相识一场,我可以先给你们开时空门去现代线。到了那边之后你去按我给的地址联系罗南,让他去联络艾伦和黑豹这些家伙,让他们将能够脱离地球区域的力量都带到外空间去,这样就算浩劫降临也能够保留下些力量。”

    将臣诧异的看了看他,没有想到黑白这么敞亮,有心想要表达一下感谢,但要是就这么走了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红潮在旁边却是开口道:“你打算利用那些妖族去消灭血魔吗?你有把握控制妖族?就凭这块招妖幡的碎片吗?”

    黑白抬头看看自己缝制的招妖幡,冷不丁的还有点不好意思呢,确实是粗糙了点。“咳咳,我对自己有信心,只要那些妖族来就行,实在不服就将他们打服好了!”

    红潮摇头,“靠着武力降服的话,你怎么能够让他们真心为你去打血魔呢?”

    “那你说怎么办?”

    “我去!怎么说我也是与女娲残魂融合了的,今天就再借一次女娲圣人的光。只要他们还承认自己是妖族,那就没有理由违抗!”红潮挺胸抬头,整个人气质一变,让人感觉无比高贵,对,就是高贵,还带着点温暖,像是长辈、导师、母亲!

    黑白眨了眨眼,有些别扭的舔了舔嘴唇,虽然明明知道眼前的不是女娲圣人,可竟然还是会有那种孺慕的感觉,这女娲残魂的气息当真好厉害。哪怕黑白不是真正的妖族,可光是人类的身份就没法豁免。他估计红潮要是出去来一句‘妈妈爱你’,那些妖族非一个个哭晕了不可。

    将臣皱眉,有些担心道:“你要想好,那个血魔是争圣者,是我们要极力避开且惹不起的存在。再说就算你帮他收拢了妖族人心,可那些妖族实力未必有多强,怕也不是血魔的对手。与其如此,倒不如赶快去现代线至少能够帮他将更多的力量撤出地球区,也算是保存了有生力量。”

    红潮顿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黑白有心说什么但是张了张嘴好像真没什么可劝的。索性什么都不说,就让他们选择便是。

    该怎么说呢?上一次在盘古墓的时候,虽说将臣有自己的私心在,但他确实也是帮过黑白的,所以作为一个恩怨分明的人,这个人情得还。

    当然,每个人都有为了生存而逃避的权利,黑白不会强制任何一个人跟他同生共死。他没有那个权利,也不会那么做。

    但是,既然不能共患难,那为何要同富贵呢?你们在最关键的时候离开了,那么我们之间的情谊便算是一笔勾销了。以后你们生也好死也罢都再与黑白无关了。

    其实在这一点上太阳神拉那个老头子做的就很好,即使是要置身事外也在临走之前给黑白留下了些‘遗产’。可以说那老头子有野心,可以说那老头子走了一步闲棋,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在这一次次的互相交流中维持的,这点上将臣明显要差点,未超脱之前的NPC倒还好,一旦现在回归本我了,就变得有些小家子气了。感觉还不如红潮呢!

    红潮眨着大眼睛思考了半晌突然间问道:“你应该会军阵吧?”

    黑白怔愣一下,奇怪回道:“会啊,怎么?”

    红潮点点头不是很确定的说道:“在女娲残魂的记忆中有一个阵法,如果发动妖族施展的话,也许能够阻止浩劫也说不定。”

    黑白一愣,将臣也跟着懵逼,他怎么不知道女娲残魂还会什么阵法?难不成当初女娲还留下了其它克制浩劫的办法?

    “什么阵法?”

    “周天星斗大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