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哥是有价值的!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原本以为是一个能够拍出三部曲的大型系列,现在你告诉我内鬼找到了?太敷衍了吧!”

    “一点都不敷衍,为了找到这个内奸,长眉真人甚至细致到将峨眉所有了解两仪微尘阵的弟子都挨个揪了出来。然后让各派长老对其使用各种问心一类的法术,弄的整个峨眉都有点风声鹤唳的意思。”白闯的声音通过通讯器让黑白感受到了一丝心有余悸的感觉。

    “怎么?你们这些非峨眉弟子不懂得两仪微尘阵的人也要被监视?”黑白奇道。

    “倒是不用过什么问心的关卡,可问题是这个我之前跟那些NPC建立起来的好感度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同样的,其它玩家也是如此。”

    黑白闻言点了点头,长眉真人是个果决的老头子,现在明显已经不是讲究人情脸面的时候了,若是不将奸细找出来,两仪微尘阵真要是被血魔毁掉,那峨眉也就没了。在虚无的人情和门派基业间衡量的话,长眉真人很明显选择了后者。

    “奸细是谁?”

    “说起来倒是我大意了,毕竟有关蜀山剑侠的影视剧和同人小说实在太多,却是忘记了,在电影之中那个丹辰子就是最大的卧底,虽然是被什么赤尸神君控制了,但在游戏里显然也会有点体现。”

    黑白愣了一下,“就这么简单?就是那个丹辰子?”

    白闯却是唬道:“一点都不简单好吗!所有玩家就没有一个将影视剧原著当回事的,所以也都没有往那想,要不是长眉真人采取了严格筛选的办法,那个丹辰子也不会情急之下漏了马脚!”

    “哦?这么说是丹辰子自己漏了底?”

    白闯又道:“没错,一个与我交好的NPC发现了他行动诡异便来告知我,我便想起了电影剧情,所以才找到了这个奸细。当我们抓到他时,他正要将两仪微尘阵的阵图传递出去,算是人赃并获了。”

    黑白眨眨眼,歪着脑袋一时间沉默不语,就在白闯那边感觉奇怪的时候,黑白这里又问道:“你这丹辰子是什么时候抓到的?”

    “时间的话,就在半个多小时之前吧。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太快了,人民的智慧是伟大的,你要学会适应啊!”

    黑白好笑,你一个退休赌王什么时候改行当政委了?“对了,长眉真人是什么反应?”

    “还能怎样,痛心呗,毕竟是自己的大弟子,谁知道竟然会被血魔钻了空子!”白闯无所谓道:“不过仔细想想那个血魔也是真的很厉害,现在已经没有发生电影剧情了,可丹辰子竟然还是被那什么赤尸神君给附身了!”

    “这样啊,那按照你的说法,峨眉那边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吧!”黑白脸色怪怪的,但是一时间还是没有想明白到底哪里不对劲。

    白闯也知道黑白这边在搞大动作,索性也就不再多言,挂断通讯后黑白起身来到山洞之外,眼看着一个个大妖们热火朝天的操练阵法,另一边的小妖们则在加快速度炼制星辰幡,你很难想象这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竟然发生在过去各自为战的妖族之中。

    “你出来了,有什么收获?老实说,距离你们大战似乎也没有几天了吧,竟然在这个时候闭关突破,你是怎么想的?”

    黑白回头看看一脸玩味的将臣,“什么叫‘你们’大战,难道这次你们不参与?”

    “怎么没参与,红潮都将周天星斗大阵的阵图给你了,这还不够?我们两个充其量现在也就是S级实力,就算想上也帮不了你什么,最多也就给你预报一下娲皇宫掉下来的地点而已。更何况,我们并不想参战!”

    黑白撇嘴,将臣这么说倒也在他意料之中,说起来并不是所有超脱者都愿意卷进争圣之战的,前有太阳神拉老头子现在多个将臣也不稀奇。

    “对了,红潮还能够预测娲皇宫掉落的地点?”

    “可以的。”说着红潮就靠近过来,站在将臣身边笑道:“女娲残魂的作用其实在这场计划好的浩劫之中承担了标靶的作用。娲皇宫就是箭矢,而我就是靶子,所以严格来说,我所在的地方就是娲皇宫最后要降落的地方。”

    将臣点头接道:“所以我们才要提前离开,虽然周天星斗大阵很强,但这大阵现在毕竟是简化过无数倍的版本,很难说到底能不能够顶得住娲皇宫的坠落,如果不能,那我们到时候连跑都来不及了!”

    黑白眨眨眼,突然间眼神飘忽起来,将臣一哽,本能的后腿一步,“等等,你这个眼神我知道,你又有什么淫荡的想法?”

    黑白抿了抿嘴唇,认真道:“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嗯,我就是想要确认一下,如果我送你们离开,娲皇宫岂不是就不能够再锁定你的坐标了,那么它是不是会按照你最后出现的位置来降落?”

    将臣和红潮对视一眼,能够成为超脱者的人自然不会是傻子,一瞬间就懂了,“你想要将坐标点定在哪里?”

    黑白笑,“你说周天星斗大阵未必能够挡得住娲皇宫,那么要是周天星斗大阵与血魔合力能否挡……”

    轰!黑白的话说到一半就直接怔住了,脑海中像是突然间划过了一道闪电,他想通了!

    明白了明白了,彻底明白了!

    无论是第一次长眉真人等开启的大衍神算还是黑白第二次自己使用的大衍神算,黑白其实都本能的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但是刚刚就在与将臣和红潮交谈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哪里不对劲了,那就是这场浩劫!

    娲皇宫的降临是当初女娲留给人间的一场浩劫,是真正能够毁灭地球的浩劫,单凭这个强度就是谁都忽视不了的,可经过两次大衍神算黑白已经肯定血魔大战那天就是浩劫发生的时候,可为何血魔丝毫没有在意的样子呢?

    血魔就算是再自大也没有狂到觉得自己就能够躲开这浩劫吧,更保险一点,血魔完全可以先暂缓大战,等浩劫落下后他再出来收割,几乎就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但是血魔偏偏就没有这么做,为什么?虽然血魔可能有什么特别的计划,但是单单就浩劫这事来说,其实只有两种选择,一个是硬顶浩劫一个是暂避锋芒,血魔没有任何的理由会选择前者,至少黑白是想不到。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血魔不知道浩劫这事!

    为何不知道?虽说浩劫这事是整个游戏系统通告过的,但是争圣者不是玩家听不见系统公告,也不是圣人嫡系更不是度假大佬,只要没有玩家告知,那血魔还就是不知道。

    问题来了,血魔手下有玩家吗?有,可问题是,他手下的玩家都是外星玩家,或者说是从现实中就跟在他身边的心腹玩家,就没有一个地球玩家!

    这是地球的浩劫,系统自然没有必要告诉外星玩家,这就造成了一个结果,血魔傻乎乎的跳出来搞事,然后可以预见的是迎头就要让娲皇宫在脑门上拍上一砖!

    唉?难道这就是自己在大衍神算中一直都没有出手的原因?因为要让血魔先挨上一砖然后再出来收割一波?想想还挺刺激的!

    不过此时的黑白就仿佛是打通了大腿往大脑高地的两条高速公路,这联想不停发散让灵感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

    就在刚刚,白闯说内鬼找到了,就是丹辰子。这个结果颇有点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意思,可真是这样吗?

    不是的,为何玩家们之前没有想到?因为大宇宙OL会对剧情进行合理化魔改,无论影视剧原版剧情有多重大,只要不靠谱他就不会那么发展。

    想想峨眉以李英琼为首的那一群杀神,哪个是会对妖怪心慈手软的主?作为峨眉派长眉真人的弟子,丹辰子竟然会为了小妖流泪!这本身就不合理好吧,既然不合理系统就不会那么演,玩家们也就是因为有了这个共同想法所以才没将注意力放在丹辰子身上,何况现在连镇守血穴的剧情都没有,丹辰子更没有理由被什么赤尸神君附身了。

    有时候玩家们很大众随大流的思想有些盲目,但这种盲目并不都是错误的,丹辰子确实没有理由成为内奸。再者说了,如果血魔还是个NPC的话,那他还有可能让赤尸神君附身丹辰子,但现在血魔是个争圣者啊,他为何会这样做?难道血魔也是徐老怪的影迷,看过原版电影,还是说在血魔手下有玩家告诉了他这个情节?但是这样的话,又与之前黑白判断血魔手下没有地球玩家的结论相悖。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

    真正的内鬼从峨眉派此时的那些玩家口中知道了这么一个情节,所以便嫁祸给了丹辰子以应对长眉真人一个个筛选式的的搜查!

    “嘿嘿嘿,你想什么呢,怎么直接愣住了?”将臣伸手在黑白的面前晃晃。

    黑白将手臂拍开没好气的呵道:“你这性格够跳脱的,一点都没有将臣大佬的气质了。”

    将臣好笑却也没有反驳什么,超脱了总不能再维持之前的性格,否则那到底是将臣还是他?

    红潮接着之前的话道:“利用娲皇宫来攻击血魔的想法倒也有颇高的可操作性,但能否奏效却未必,因为血魔连接幽冥血海,血海不枯就意味着他不会死,就算顶不住娲皇宫那也能够通过血穴进入幽冥血海躲避。如果血魔最终躲过了,那么娲皇宫就算换个位置砸下来,也不过是砸你家客厅还是卫生间的区别而已,结果不会改变。”

    黑白闻言点点头,看来到最后堵住幽冥血海的通道也还是关键。唉?这么说的话,那保护两仪微尘阵又成了关键,因为黑白要不想自己去跟血魔硬钢的话,那就必须保证两仪微尘阵完好,这样才能拖住血魔,然后让余浩等人去封印血穴。

    嗯?等等,就算没有血魔捣乱怕是也没有那么好封印血穴的,别忘了那些从血池中走出的恶魔大军,那浩浩荡荡的数量怕是不比血妖数量少吧。而且还有那恶魔先锋毁灭日玩家,那可是连金钟罩法相都捶的当当响的存在,凭余浩他们的能力想要强行突破恶魔大军的封锁,怕是短时间内办不到。

    卧槽!这么一想,这简单的偷家计划净是特么问题啊!峨眉那边的叛徒还没有找到,血池这边的恶魔大军也得处理,而且人家血魔和恶魔大军属于在战术上进退自如的,毕竟背靠血穴,只要撤入地狱就是。

    黑白揉了揉太阳穴,这场战斗怎么看起来要完蛋啊!

    “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看啊,年轻人要懂得节制才行啊!”将臣拍了拍黑白的肩膀意味深长劝道。

    黑白没搭理他,直接叹道:“走吧,我先送你们去现代线,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先让罗南他们还有其他人离地球远点,总之先做好准备吧。”

    两人一听也没有意见,贡献出来周天星斗大阵就算是他们还了黑白的人情,他们也并不想卷入争圣者们的斗争。

    开门关门,黑白自从成为至尊法师之后赶路越发的方便了。

    当将臣与红潮通过传送门来到一片荒地的时候很本能的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黑白自然也感知到了,忙道:“娲皇宫锁定你需要多久?”

    “已经锁定了。”红潮也不含糊,忠实的履行着标靶的职责。

    黑白笑道:“那么咱们有缘再见了,话说你们到了现代线最好学学怎么驾驶宇宙飞船,否则搞不好以后会迷失在宇宙空间里,要知道宇宙可是很大的。”

    将臣不在意黑白的调笑,只是撇撇嘴继续警戒,而黑白再次挥手,时空金球打开时空通道,透过通道已经能够看到对面由钢筋混凝土组成的城市森林。

    “嗯,空气好差。”将臣皱眉。

    “别挑三拣四了,你们是逃跑,当度蜜月呐啊?”黑白没好气的推了将臣一把,两人随即跨入时空通道进入现代线。

    黑白没有迟疑直接关闭通道,而当金光消散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个庞大的身躯!

    “呦!看来我运气不错,在哪里都能够碰到争圣者。”黑白丝毫不惧,抬头一边揉着脖子一边盯着血魔,“话说你能够缩小点吗,我不喜欢仰着头。”

    血魔没有变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黑白,这个玩家当初给了他很深的印象,如果黑白是阿努比斯或者神奇女侠的代言人,那么他直接就出手了,可据他所知,黑白背后的主子是个已经放弃了争圣的咸鱼,那就可以谈谈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

    黑白闻言笑道:“我要说我是来给两个超脱者朋友送行的,你信吗?”

    “你觉得我会信吗?”

    黑白摩挲着下巴,有商有量的笑道:“别这样,人与人之间还是要有点信任的,至少你也得信一半吧!”

    血魔笑了,血盆大口一张便有血雨腥风落下,黑白身周出现空间屏障将其阻隔,不禁暗叹,果然啊,正面面对血魔比从幻象里看要震撼的多。

    “好,你说信一半那就信一半,想不到你会有两个超脱者朋友,倒也稀奇!”

    血魔的话让黑白挑了挑眉头,好笑道:“那我真的要感谢你对我的信任了,不过我听说你手下可是没有什么人类玩家的,现在突然对我这么信任,难道你对我有什么企图?”

    黑白发誓,这绝不是皮,这是试探!

    血魔淡笑,声音如雷声一般回荡在天地间,“你们人类太过善变,虽然潜力巨大但却会让我的计划产生太多变数,所以我手下确实没有人类玩家,不过你倒可以成为一个例外。”

    这么说黑白就听懂了,“你这是在招揽我?”

    “这是给你一个选择!自从上次之后,我就从各种渠道了解过你,你背后的那位争圣者已经放弃了,可你却一直都在为了人族而奔走,所为的不过是在最后的争圣之战中给人族留下一份功劳,你们的话说就是从龙之功。可你能够选择的目标并不多,无论是神奇女侠还是阿努比斯亦或者是死亡女神海拉,其实都不算是什么好选择。”

    黑白眯起双眼笑问:“你觉得自己比他们都强?”

    血魔接道:“不错,阿努比斯的主场是远古时间线,只可惜与他同在的还有宙斯等争圣者,他的风头已经完全被掩盖了,也没有能够为自己的争圣争下一分基础,可以说他已经没有了威胁。”

    黑白舔了舔嘴唇,不得不说血魔分析的对,只不过对方似乎并不了解阿努比斯这个人,人家从最开始也没想过争圣的。

    血魔又道:“死亡女神海拉虽然有一份基业,可因为系统强制性的标签让她疲于奔波,此时更是被无数宇宙势力围攻,能不能躲过这一次的大劫都是未知数,自然也不值一提。”

    黑白揉了揉腮帮子,“这个……海拉自己倒是挺有信心的。”

    血魔笑笑也不争辩,接着道:“最后就是神奇女侠了,她算是你除我之外最好的选择了,只可惜,过不了多久,她的所有基业都将化为乌有!”

    黑白心头一跳,他明白血魔的意思,如果血魔的计划成功,那么整个地球再也没有一个纯正的人类,神奇女侠得到的人类势力和海族势力的认可自然就无从谈起了。

    “你就这么看好我?”黑白心里得意的想笑,但还得装出一副谦虚的样子,贼累!

    “看好你的不光是我,从你跟灭霸对过一招之后,你就已经进入了无数争圣者的视线之内,最重要的是,你还是一个相当于无主的代言人!这份能力足够任何一个争圣者重视了。”血魔似乎想要尽力做出一副和善的模样,只可惜一张口又是腥风血雨。

    “我知道你的忧虑,为了你我可以给一个保证,只要我成圣,那么你们人族就将成为我庇护下的亲信种族!”

    黑白惊的有些张嘴,嗯,也就张张嘴的程度了,他可不再是当初那个傻小子了,他的师傅是第一圣人的嫡系,他背后的咸鱼是第二圣人的嫡系,对于争圣者相关的事情可是知道的不少。

    这未成圣时的誓言效力可比成圣之后的誓言效力差远了,如果黑白帮助血魔成圣,的确血魔必会在成圣之后给予黑白足够的地位,但这只是黑白与血魔之间的因果,血魔仍旧没有必须庇护人族的理由,到时候庇护人族的还是黑白自己。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投不投靠血魔都没有什么区别了。毕竟他现在身后也算是站着两位圣人了,只要自己够强够有价值,就算血魔成圣了针对也不怕,既然如此,他干吗费劲去帮血魔?

    现在黑白最希望的是提升人族在宇宙中的整体地位,怎么提升?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人族中能够诞生一个圣人,不过这个有些太异想天开。第二个自然就是让人类成为圣人的亲族,但帮助血魔可不会成为他的亲族,因为他自己是有自己的亲信,就是那些成为修罗族的玩家。

    “你好像对自己非常有信心啊,你应该知道,我们在策划干掉你吧?”黑白做出一副‘老子在犹豫’的样子道。

    血魔似乎很满意黑白这么问,有疑问就代表着在犹豫,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犹豫就是想要!

    “知道,不过在我眼中你们的那些针对不值一提。当然,你也可以继续试试。”

    “试试就试试!”

    黑白撇嘴笑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看看你是否有自己说的辣么牛逼,如果你赢了,我以后就跟你混!”

    血魔眉头微皱,哼道:“如果我赢了你才跟我混,那我可不保证会如何善待人族!”

    “随意吧,只要不灭族就行,另外说句怕你不高兴的话,我没觉得你是必胜的!”黑白话落随手打开传送门,再出现时,他已经来到了峨眉山下,必须将那个奸细找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