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 确认过眼神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老实讲,这还是黑白第一次来峨眉派,作为整个蜀山剑侠系列中牌面最大的门派,光是从表象上也能够当得一句名副其实!

    峨眉金顶尚且不说,那周围一座座浮空山与常年乱闪的彩光都是一片仙家气象。再加上时不时一晃而过的剑光,为那份气派中又增添了一分神秘感。

    黑白随意的向前走着,他是从山脚下沿着台阶而上的,这算是一种尊重吧,如果他仅仅是个普通玩家也就算了,可熊猫妖王的身份让他无形中肩上多了一分责任,至少在这次任务中,在身份上长眉真人比起他都不够看!

    长长的台阶一直延伸到云层里面看不到尽头,这是一种对凡人的考验,一种很简单也很粗暴偏偏还很有效率的考验。

    对于修仙类技能来说,资质非常重要,但峨眉毕竟是大派,大派的特点就是从来不缺少天才,因此在资质之后更加重视心境。

    这台阶便是一种对普通人的炼心之路,峨眉金顶太高了,以凡人的能力是不可能登上去的,想要见到高人学得仙法就必须有大毅力,怀着必死的决心才能在最后登上主殿面见仙师。

    当然,怀着必死的决心却不意味着会死,否则那么多求仙的人要是都死在了这台阶上,光是冲天的怨气就能让这峨眉金顶的盛景衰败了下去。

    其关键就在台阶两旁的绿植上面,不得不说峨眉派的绿化工程做的不错,两边树木都是些灵木,这些灵木散发的灵气浓郁,如果凡人闻之足可强身健体,这在凡人攀登的过程中,也是一种对凡人无形中的一种保护。

    黑白一边缓缓的拾阶而上,一边跟白闯联系,倒不是说让他来接自己,而是提醒老头子别一口‘傻儿子’漏了彼此的关系,否则那帮NPC一瞧,你个大侠竟然跟妖魔为伍?到时候好感度爆跌就亏大了。

    黑白通讯结束有意识的开始奔跑加快登顶速度,现在时间紧,他可没工夫瞎耗。只不过黑白并没有真的登顶,而是在穿过云层之后便停下了。然后变身熊猫抽出一根玉米棒子边啃边等。

    拾阶而上是给你面子也表面自己没有恶意,但若是直接登顶进入大殿那就是矮了你峨眉一头,咱好歹也是妖王,作为礼尚往来你是不是也该出门迎接?

    黑白不知道其他NPC是什么想法,但是长眉真人似乎还是很知礼的,每过多久就有一名身着书生衫的中年文士拾级而下。

    “妖王当面,在下齐漱溟,有礼了!”

    黑白眨眨眼,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显然长眉真人并没有将自己的身份告诉给齐漱溟,否则这货不会抬头挺胸一脸公事公办又隐隐高傲的样子。当然,也有可能是长眉真人自己也拿不准黑白的背景。毕竟在大衍神算之中,周天星斗大阵可是被时间迷雾给蒙住的。

    黑白啃了一口苞米棒子,“不用多礼,这次是来见长眉真人的,事关血魔大战,咱们也就别客套了,直接上去吧!”

    齐漱溟眼神中的诧异一晃而过,接着微微颔首当先飞射而上,黑白紧随其后。

    其实齐漱溟心里可不如面上变现的那么淡定,血魔势大,所以各家联合起来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只是没有想到会有妖族大佬直接登上峨眉金顶来谈合作的,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难道这妖王自诩实力强劲,就不怕峨眉就此将其留下吗?

    黑白心里可没有这弯弯绕绕,老子刚刚就面对过血魔来着,你们这峨眉山还有血魔可怕?人家一张嘴可都是血雨腥风的!

    黑白很快就随着齐漱溟通过大殿一路朝后殿走去,路上各门派NPC和玩家都奉献了好奇惊叹的眼光,黑白没在人群中找到自家老头子的身影,估计是怕演技不过关,见到面的时候被人看出破绽。

    齐漱溟似乎早就得到了指示,径直带着黑白往一处洞府走去,当然洞府是修士们的说法,这就是个用来商议大事的地方,有点大会堂的意思,一进门几乎就感觉到了那澎湃压力扑面而来,也不知道是自然释放还是要给他个下马威,如果下马威就算了,毕竟一个妖王直闯峨眉山也是有点嚣张,要是自然释放那就扯淡了,说明这些家伙连自己的气势都收拢不了,弱!

    “掌教真人,妖王带到。”齐漱溟躬身说了一句很是端庄的站到了长眉旁边。

    此时一大帮各门派的高手做成了一排,有点议会的意思,他们眼神全都投注到黑白身上。带着审视、有些蔑视,更多的是戏谑。

    黑白撇撇嘴,当然这个动作在众人眼里就成了鼓动厚厚肉肉的腮帮子卖萌!

    “哪个是长眉?眉毛最长的那个吗?”黑白最后咬了一口苞米棒子将其很没有公德心的随手扔掉。

    “哦,没人回答?那就是脸皮抽搐最大的那个喽!”黑白用爪子在嘴巴上抹了抹又在屁股上挠了挠,嗯,变成熊猫后毛发有点长,痒!

    几个额头青筋暴露的道士正要爆发,长眉真人终于开口了,“妖王驾临,不知所谓何事?可是商讨对抗血魔?”

    黑白摇摇头,“对抗血魔的事可不敢跟你们商量,你们这些正道中人啊,只会做将所谓妖魔鬼怪和血魔一网打尽的事,具体策划还是要看朝廷的官方势力,也只有他们才会相对公正些。”

    此话落地众人神色微变,好吧,突然间这些道士尼姑和尚啥的感觉跟黑白有点惺惺相惜了,你这妖怪难不成是我们肚子里的蛔虫成精?

    长眉真人的脸皮够厚,半点异常都没有,反而淡淡问道:“既然如此,妖王此来所谓何事?”

    “我就是看看你们这奸细找到了没有。”黑白说着眼神来回巡视一圈,很自然的看到了惊讶表情。

    这一次连长眉真人都皱眉了,“你如何知道奸细之事?”

    “因为你们之前使用大衍神算的时候我也有旁观啊,如果没有奸细,你们的两仪微尘阵又怎么会瞬间崩溃呢!”

    嘶!

    这句话的杀伤力可比什么血魔的表面威胁还要大,一直以来峨眉之所以无往而不利就是因为他们有着测吉凶祸福的手段,无论是设计邪道还是抢怪夺宝都是有惊无险。可突然间冒出来一个妖王,说他们在开挂的时候已经被GM监测到了,这特么还能玩?这是要封号啊!

    可以说就这一句话便让黑白在众人心中的神秘感急剧上升,此时他再也不是靠卖萌为生的熊猫了,而是既能卖萌又能凶残的绝世妖王!

    现场沉寂了好一会儿,长眉笑道:“烦劳妖王挂念,奸细已经找到了,正是我那不成器的……”

    “还有奸细!”

    “……”

    一句话让众人脸色再变,黑白接道:“真人既然擅长大衍神算,想必也知道同一个人是不能在同一件事上算两次的。所以就在半个时辰前,我在峨眉奸细被揪出后独自进行了大衍神算,发现结局仍旧没有改变,也就是说,两仪微尘阵仍旧崩溃了!”

    长眉真人眼神瞬间凌厉了起来,如今浩劫临世、天机蒙蔽,就是他们也得合力才可施展,这妖王竟然自己就能使用大衍神算?

    黑白抬起手腕看了看并不存在的手表,笑道:“我时间紧,就是赶过来告诉你们一下有这么个事,告辞。”

    长眉真人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众修仙大佬哪怕是原本有些跃跃欲试的也都憋了回去,他们探不到黑白的深浅,再加上如今血魔是最大威胁,他们自然不会贸然动手。

    黑白就这么一路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离开了,整个过程让一众玩家和NPC目瞪口呆,只不过没人知道的是,黑白在离开峨眉山后变化人身又返回了。

    而早有准备的白闯则就在后山迎接。

    “你这一来一回是想要引蛇出洞吗?”白闯似乎还是了解儿子的。

    黑白看了看周围寂静的环境,“我在来峨眉山之前跟血魔见了一面,基本上人家是十拿九稳的,也就是说,血魔对于自己的计划有着绝对信心。”

    白闯鼻子皱了皱,“绝对信心啊,这么说这个奸细还真的就找不到?还是说,就算找到了也抓不了?又或者,无论找不找到,那两仪微尘阵都会原地爆炸?有没有这么夸张!”

    黑白沉默片刻一时间也弄不明白原委,只得道:“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尚早,每一个争圣者都不能小觑,尤其是那些对自己计划有着绝对信心的争圣者,一旦发动,往往我们也是真的阻止不了,所能做的也只是亡羊补牢减少损失罢了。”

    “我之所以化身妖王跟长眉真人摊牌就是做给那奸细看的,一旦长眉真人再次开始排查,哪怕是暗中排查也会被那奸细察觉,到时候以奸细之前的做法,就算不再找替死鬼也会有所行动,一旦他动了,我们就有办法有线索找到他!”

    白闯看看黑白,突然乐了,“话说这是咱们父子俩第一次在游戏中合作过任务吧,你可别坑我啊!”

    黑白囧,伤心道:“你这话让我怎么接,身为人子怎么会坑自己的老爹呢?”

    白闯呵呵,意味深长的挑了挑眼眉,“可你的名声不太好啊,你应该没有为血魔准备什么计划吧?”

    “……”

    白闯的担心像一根刺一样狠狠的扎在黑白心里,关键是他还没法反驳。索性直接转移话题,“好了,计划的事咱们以后慢慢谈,先将你的人都叫来吧,之后我们布置一下,必须加强监视力度,很快血魔就要发难了,我们必须在这之前将这个奸细揪出来!当然,切莫轻举妄动,否则血魔若是临时改变计划,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白闯笑着引领黑白前进,白闯既然闯出来一个大侠的名头,这在古代线交好的玩家自然也不少,同样的,NPC由于好感度的原因,比玩家们还要可靠一些。

    因此黑白没有走多久就发现陆陆续续来了几十个玩家和NPC,大家面对白闯的时候眼中竟然还有着尊敬,看得黑白一阵惊奇,自己这老爹可以的。

    白闯没有说什么大衍神算的事,只是跟他们说峨眉还有奸细,黑白已经得到消息长眉真人已经知悉,将会在暗中开始调查,因此大家要注意可疑人士,因为以那奸细的手段定然会有所行动。

    “白家公子为何认定那个奸细会有所行动呢?”

    白闯刚刚解说完毕,突然间就有一个NPC跳出来质疑,虽然表面笑呵呵的但怀疑之意却是无比明显。

    “因为……”黑白刚要解释,可当看清那人时就哽了一下,笑问道:“阁下认识我?”

    那人似乎有些诧异,“白家公子啊,久仰久仰!”

    黑白:“……”

    白闯见状差点笑喷,他这儿子在古代线尤其是武侠类任务中的名声不显,你个NPC能够知道什么,这客套的真实啊!

    “这位兄台乃是徐福徐先生,上一次那丹辰子还多亏了徐先生谨慎仔细才找到的!”白闯哈哈笑着上前解释道。

    黑白干笑着哈哈笑道:“真实幸会幸会!嗯,其实从上一次那奸细的举动看,那不是一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懂得蛰伏的奸细,而是一个很主动很积极去做事的奸细。这种奸细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他们能够主动得到更多的情报,但坏处就是很容易暴露自己。”

    徐福一脸恍然的点点头,“所以这个奸细一定还会主动搞事,再次寻找替死鬼!”

    黑白耸了耸肩,“也不一定完全正确,主要还是看长眉真人那边有什么措施,因为血魔的攻击就要来了,如果再一个个搜索怕是来不及了。那奸细很有可能什么都不做都没事了。”

    “那怎么办?”

    “我们其实可以主动的缩小一些范围,长眉真人之前大衍神算中看到两仪微尘阵瞬间崩溃,而这种级别的阵法不是那么容易毁掉的,也只有真正了解阵法的峨眉弟子才能做到,因此我们的目标也要定在这种人身上。”

    徐福认可的点点头,只是又苦笑道:“可是这样也很多人啊,两仪微尘阵是峨眉的护道大阵,长眉弟子以及各个长老的弟子都有学习,甚至还有很多隔代弟子也懂。”

    黑白摊手道:“那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众人无奈,白闯见情况说明刚要让大家散开却见黑白直接道:“好了,我在外面还有事,这次来就是瞅一眼,那个你们忙吧!”说着竟然就开始往外走了。

    白闯愣了一下笑道:“这小子现在有出息了,后面一帮子人离不开他,忙啊!我送送他。”

    白闯在众人善意的微笑中随黑白一同离去,而等出了峨眉山地界之后白闯果断开口道:“你不是说要揪出内奸吗?咋突然间一脸的无所谓了!”

    黑白呵呵,“我说我特么一眼就看穿了内奸,你信吗?”

    “你看我的表情,你说我信吗?”

    黑白瞅着白闯那就差在脑门刻字的不信表情,没好气道:“我问你,那个徐福你是怎么认识的?”

    “徐福?”白闯有点不可思议,“你怀疑他?不可能吧,徐福的设定与峨眉派还有血魔都没有什么交集,这一次也是应召集而来。再说血魔肆虐对他也没有好处,他怎么会是奸细呢?”

    “那没办法,我特么看这货最不顺眼,怎么杀都杀不死的,你说是不是内奸?”黑白冷笑。

    白闯眉头微皱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你之前杀过他?这种情况倒也挺常见吧,毕竟NPC是会刷新的!”

    黑白哼道:“寻常NPC是能够刷新,可若是卷入了大事件的NPC被杀死是不会复活的,更何况是两次卷入了大事件两次被干掉呢!”

    白闯眨眨眼,一时间有些犹豫,但想了想又道:“会不会是时间线的问题,例如你在现实杀掉了他,但是现在却是古代线,所以他完全可以存在的。而且……你知道这条时间线的特殊!”

    黑白闻言也犹豫了一下,说起来这个时间线也是闹心,由于有一帮大佬度假再加上各种仙侠剧情混杂,这条时间线颇有点独立于正统史诗线之外的感觉。只是徐福的事让黑白非常在意,要知道当初干掉这货可是引发了时间悖论的!如果这条时间线默认在唐朝之后,那这徐福肯定有问题,如果是之前的,那还真说不准。

    “你再将徐福的背景跟我说说,我想想。”

    白闯点头,“徐福,风云系列人物,算是中期一个很有人气的boss,只不过在原著中被剧情杀了。嗯,游戏中的徐福在秦朝时杀了凤凰获得了凤凰之力,因此长生但也被众多妖兽觊觎,妖族强者追杀了他很长时间才被其躲过。也由于要保持低调的原因,所以在游戏里并没有让什么天门发展壮大,然后……”

    “等会儿吧,凤凰之力?”黑白哭笑不得的打断,如果说之前还有什么疑问的话,现在他反倒是又多了几次把握。

    白闯的实力毕竟比起黑白还是要差出不少的,尤其是对于很多秘闻的认识,要知道凤凰之力可不是简单的东西,那代表着创生之力,相当于无上级神通的存在,说是很多,但若分摊到整个宇宙的话那是相当罕见的。

    黑白玩了这么久的游戏也就见过三次,一个是雾隐门的小圆,一个是琴葛蕾,还有一个是窃取了凤凰之力的天启。

    小圆的雾隐门跟黑白关系不错,目前仍传承在江湖之中。琴葛蕾如今被蝙蝠侠招致麾下好吃好喝好穿的供着,平时就负责纽约圣殿的防卫。至于天启,上一次黑白追着他进入远古时间线,在弄死他后凤凰之力被一帮神级怪兽给抢跑了!

    就这三次而已,你徐福凭什么一出来就设定拥有凤凰之力?再说他早就一箭将徐福射死了,如果这条时间线在之后,那当初射杀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简单了。如果在之后,呵呵,黑白可是记得,当初那份凤凰之力流落在远古时间线了,而血魔跟神奇女侠等人一起对抗过宙斯,谁能保证血魔没有偷偷将凤凰之力拿走?

    你看!这逻辑好像都通了,虽然确实没有证据证明血魔拿到了凤凰之力,可存在这种可能就够了。

    “但不对啊,徐福的实力不强,而且他也不是峨眉弟子,根本就不懂得两仪微尘阵!如何能够做到瞬间让大阵崩溃呢?”白闯马上提出了疑惑。

    黑白摇头,“总之你小心着点吧,如果徐福真是奸细,那我们刚刚当着他的面商议,怕是再没机会找什么奸细了。徐福不光什么都不会做,甚至还会让血魔提前发动攻击,尼玛!一步错步步错,我还得再加快速度,本来富余的时间又不多了!”

    “唉你干什么去?”

    “内奸没法解决,恶魔军团的事我总得想法解决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