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开局一条龙,装备全靠捡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血魔的表情黑白以前曾经见过,那是一种自以为胜利在握的表情,有这种表情的争圣者毫无疑问都是很自信的人,不过有点可惜的是,这些争圣者最后都凉了。

    “有一个问题我一直都挺疑惑的,不知阁下可否如实相告。”黑白也没有表现的如何败犬,只是像是一个下棋输掉后的老棋士,虽有遗憾但也只是将其当成人生中的一个小插曲罢了。

    血魔似乎很满意黑白这种状态,笑道:“心境不错,但我听你们玩家曾经有些话说的有趣,叫做反派死于话多!那么你是否在这里拖延时间呢?”

    “咦?你这么机智的吗,我这么隐晦的意图都被你发现了呢!”黑白尬笑的挠了挠后脑勺,接着脸色一正,继续问道:“为什么是徐福呢?”

    血魔仿佛也不在乎是否有拖延时间这种事,闻言笑道:“我不知道你们地球上对于卧底这种事情是怎么做的,但在我们那里,随便哪一个卧底都是有着数十年经验的。宇宙的环境很复杂,做一个卧底就更是凶险。你不光要在个人条件、风土人情及日常常识等方面注意,更要做符合人设性格的事情。卧底者活的像是一个傀儡,牵线者就是那个不属于你的人设。”

    黑白挑了挑眉头,这血魔在现实中一看就是个有故事的人,“听起来你似乎对卧底的事很了解,你是卧底出身?”

    血魔低头好笑,“能够有资格成为争圣者的生灵,除了某些出生就自带巨大优势的之外,谁没有经历过足以改变人生的坎坷呢?”

    黑白沉默,对于这事他是认同的,经历塑造性格,大数据之所以好用就是因为过去的经历决定着一个人的行为模式,九头蛇的洞察计划其实也就是这个原理。

    血魔又道:“其实我在几年之前就已经策划了这个局,只不过那时候玩家还没有像现在这般能够无视中低层NPC的能力。但玩家的潜力是无限的,随着时间推移,未来的主流环境势必会转移到B级或A级的这个层面。我与其它争圣者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我很重视玩家!”

    “感谢你对玩家团体的看重。”

    血魔微微笑道:“不用客气,玩家群体几乎可以说是个天然的情报组织,想要了解到足够多真正有效的情报就必须打入玩家群体。这一点我从很早就知道。”

    “所以你选择徐福的身份?”黑白皱眉。

    “不错,我决定从玩家群体那里获得情报的时候,玩家们的实力并不强,你若是伪装成太厉害的人是接触不了的,但玩家的实力也会增长,也就是说你现在选择的伪装对象很可能在之后就用不到了,所以为了长远考虑,还要让你的伪装身份拥有足够的成长性。”

    黑白了然的摸了摸下巴,血魔又道:“用你们玩家的说法,高武与修仙是两种平等的修炼体系,想要找个横跨两种系统且又有一定亲民基础的角色并不容易。”

    黑白有些感叹,这位真是将玩家研究的透彻啊,他所说的亲民基础可不是什么亲和力或者领导能力啥的,而是指NPC身上有着足够可接取的任务,能够让玩家有更多获得好处的机会。

    “我曾经从你们玩家群体口中重点了解过徐福这个NPC角色,当初是某位皇帝身边的方士精通法术,又拥有长生不老的能力且武学造诣极深,恰巧就是横跨高武与修仙两个系统的人物。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这个徐福曾经也是个争圣者,并且在现代线被玩家们给破坏了计划干掉了。”血魔说着有些得意,“试问一个曾经被争圣者使用过的身份,又有谁会想到我会再次使用呢!最重要的是,我多方寻找都没有找到这个徐福在这条时间线,呵呵,我甚至连撞脸都不用怕了。”

    黑白有些哭笑不得,这个血魔真是对人心把握的很好,这盲点找的也是厉害。不错!确实没有人想到一个在现代线被干掉的争圣者徐福身份,竟然还会有争圣者继续假冒。

    血魔望着黑白感叹的样子却是又笑道:“只可惜,我自信瞒住了所有人,甚至是神奇女侠和阿努比斯那些争圣者都不例外,但我万万没有想到,会被你识破。你是怎么做到的?”

    黑白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我看穿了?”

    “你的演技不错,上一次见面也确实瞒住了我,但你的父亲却演技差点,那若有若无的疏离感让我明白自己的身份被看穿了。之后我仔细的自我检视数遍却仍旧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黑白好笑的耸了耸肩,“关于这点你倒是不用自我否定,其实一切都是巧合。你既然知道了有徐福这个人,但却又没能从江湖中找到他,难道你没有怀疑吗?”

    血魔皱眉,“这一点却是让我很疑惑,当初我本想抓住这个徐福,之后夺取他的力量再伪装。可没有想到根本就寻不见,后来没办法下只能用贴近徐福设定的方式抢来了凤凰之力。嗯,听你的意思,你似乎知道原因?”

    黑白平淡的挥挥手,好像提醒着‘基操勿六’一样道:“那是因为我在更早的时间线中将徐福给干掉了,甚至还让系统触发了时间悖论!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我看到又一个徐福出现在眼前时,我几乎瞬间就判断有问题!只不过我没有想到,会是血魔阁下亲自伪装。”

    得知竟然是这样的情况血魔也有些哭笑不得,但转眼望向黑白的时候又有种‘老子果然没看错人’的既视感,笑道:“玩家之中触发时间悖论的人少之又少,想不到倒是在你这里见识到了。这也证明了我的眼光,你要不要再挣扎一下,说不定还能够找到战胜我的方法。之前长眉真人不是使用过大衍神算吗?你不是说你也看到了吗?老实说,我本来还挺期待的。”说着低头看了看长眉真人的人头,却是撇嘴道:“却是没有想到,这些NPC当真自大。”

    黑白好笑的耸了耸肩,“NPC嘛,虽然都是真实的灵魂,但却受限于系统安排的假经历,这性格已经固定,想要超脱出来谈何容易。”

    “那么你呢?孤身一人过来,难不成也像长眉等人那样,觉得有自己镇守就可以避免两仪微尘阵的崩溃?”血魔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可没有长眉真人那么自大,也从没将希望放在一个篮子里,要非说来这里的目的,那就是无聊好奇过来瞅一眼!”黑白摊手又瞧了瞧周围一片狼藉,“不过之前不知道徐福真身是你,现在知道了却是可以改变一下计划。”

    “计划?你还有计划吗?”

    血魔的语气让黑白很无语,若非黑白肯定自己与血魔没有什么交集,他都要以为这货在调侃他了。

    “也没有什么,只是一个简单的计划,就是利用两仪微尘阵缠着你,然后让人抄后路去堵住幽冥血海的通道,这样没有了力量来源的你必然会被无数NPC和玩家生生耗死。”

    血魔似乎并不意外,笑道:“原来如此,这计划确实很简单但也必须承认很有效,只是可惜,有三个问题。”

    “哪三个?”

    “第一,虽然两仪微尘阵现在不会立出来了,但就算立出来,我也未必会被拖住。第二,你们的人未必能够堵住血海通道,第三,就算所有计划都成功了,我也不会被你们耗死,难道打不赢还不会跑吗?”

    黑白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所以啊,变化永远比计划精彩,这里能够拖住你的就只剩下我了。至于血海通道那里,相信这个时间海族已经出手拦住了恶魔军团。另外就是你会不会被耗死和能不能逃跑的问题,嗯,你觉得当神奇女侠和阿努比斯同时出手之后,你还有能力逃跑吗?”

    血魔顿了一下,有些古怪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与恶魔军团合作了?”

    黑白嘴唇微翘,这货真的是没将自己和神奇女侠、阿努比斯放在眼里啊,竟然只是问他怎么知道跟恶魔军团合作的事。

    “之前听你说很重视玩家群体的情报,但我看你手下似乎并没有人类玩家啊。”

    血魔点点头答道:“玩家群体情报丰富,但是人类本身有太多问题,且玩家做事太过功利,若想要计划顺利的施行却是不能放任玩家去捣乱。”

    黑白笑道:“所以啊,你的麾下虽然没有人类玩家,但墨菲斯托的手下有人类玩家呢!”

    血魔愣了一下恍然道:“所以消息是从地狱那边走漏的!呵呵,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接着又意味深长的看着黑白,“你当真要拦我?”

    “没想拦你,就是拖延时间而已,咱们要是继续这么聊下去就更好了!”黑白嬉皮笑脸的将一具尸体用脚拨到一边,看起来就像是要为接下来的大战清理出空地一样。

    血魔没有再说话,就是静静的看着黑白动作,他知道对方又在拖延时间,不过这显然是一种更加高端的方法了,人们都说生活需要些仪式感,不同的牌面需要的仪式感自然也不一样。

    虽然明知道黑白就是在拖延,可这种郑重也是一种对他的尊重,倒是让血魔没有什么不满甚至还很欣赏。

    “来吧,终究是要打一场的。”黑白捏了捏拳头,咔咔作响颇有影视剧中反派装逼的既视感。嗯,按照套路来说,接下来他就要被主角爆锤了。

    血魔轻笑挥手道:“其实你不需要清理什么空地的。”密室岩壁瞬间渗出无数血流,哗啦啦的响动一瞬间就没了脚面。

    黑白怪叫一声腾身浮起,却发现长眉等人的尸体已经被血水融化,无数小巧的血妖以尸体为巢快速生长。

    “真可怜,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啊,倒是够环保也不用为垃圾分类而愁得慌了。”

    黑白阴阳怪气的摇头叹道,同时一股子强猛的腐蚀气体弥漫整个密室,血魔眉头微皱却见那些血妖还没有飞出来就有融化的趋势。

    “腐蚀法则?”血魔有些诧异,抬头只见黑白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条玄色神龙之上。“龙?想不到,你还是身具大气运的人呢,嗯,你们玩家管你这种叫做什么来着,天命之子还是天地猪脚来着?”

    “你高兴就好。”黑白轻笑,双手拉出一条秘法鞭子抽过去,算是给大战起个头。

    血魔轻轻让过,单手轻扬在血水中凝聚无数血珠,这些血珠眨眼射向黑白,接着还不等黑白有什么动作就轰隆隆的爆炸开来。

    那狂暴的气浪与乱流直接将密室毁的千疮百孔,黑白周身空间通道乱闪,所谓堵不如疏,只有那些乍闻空间法则的愣头青才会一直用空间屏障各种格挡,像黑白这样念随心动,各种开门关门将爆炸的乱流引导汇聚攻击向血魔才是聪明之处,简单点说就是借力用力而已。

    唯一可惜的是血珠爆炸的威力似乎对血魔作用很小,也不过是让他的衣衫剧烈抖动罢了。

    “有点意思,光凭这一手你就比长眉那帮老家伙跟顶用。”血魔毫不吝啬自己的欣赏,可这手下也是丝毫没有手软。

    轻抬小臂翻手微压,云层之上顿时落下一只硕大的血色巨手,看那形制很有点如来神掌拍孙悟空的架势。

    黑白嘴角抽了抽,使用法则之力的争圣者见多了,可是像这种直接怼法术的却是甚少,只能说血魔这么多年在修仙界真是没有白混啊!

    好在黑白现在是至尊法师,兜里很是有货!

    秘法金芒绽放,照耀四周像是由无数个莫比乌斯环纠结在一起,随着黑白双手十指不停交缠纷飞编织,一个金光闪闪的千瓣莲就渐渐成型了,而就在血手即将压在黑白头顶时,千瓣莲也跟着被黑白推了出去。

    血手与千瓣莲相撞,就像是‘大’与‘小’两种定义疯狂的想要证明自己,轰隆隆的巨响越来越闷,风停了、血气也沉寂了下来,天地间仿佛没有什么能量在继续流动了,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是被两者的交界处给吸了进去。

    “呵呵,有趣的法术,应该是某种禁咒吧,若非早年见过黑洞弹的威力,还以为你徒手造了个微型黑洞呢!”血魔饶有兴趣的看着那朵千瓣莲,别看其仅有脸盆大小,却死死顶住了遮天蔽日的血手。

    黑白耸耸肩,瞄了一眼血手,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也以为是传说中从天而降的掌法呢,只可惜这终究不是什么如来的手,自己也不是齐天大圣。

    黑白这招确实是中禁术,但这是一种智能用来防御的禁咒,原理就是利用秘术能量构建由无数莫比乌斯环形成的千瓣莲,当与敌人攻击相撞时,敌人的能量会进入无数的环内循环,然后在循环途中被千瓣莲绝对等量分割彼此相撞,而当两种能量完全相同时则会出现湮灭效应,从而达到抵挡任何攻击的能力。

    这种法术对于能量的多少和质量并无太大要求,只要能量属性中正平和就好,但对于能量操控的细致要求却近乎令人发指,好在黑白有时间法则辅助,一点点推进,错了重来,哪里失败改哪里,一切禁咒变得so easy!

    两人谁也没有管血手跟千瓣莲,放任它们去僵持好了,血魔再次出招,只是这次放出来的却不是血赤糊拉的魔道法术,而是充满了炙热与毁灭的凤凰之力。

    “我去!你这就有点赖皮了啊,这东西难道不是只用来伪装吗?”黑白苦笑,滚滚热浪来袭,瞬间就让包裹在身周的腐蚀浓雾蒸发了大片,而没有了浓雾阻隔血妖群也跟着扑上来。

    然后有点尴尬的一幕出现了,这些血妖还没等接近黑白就被凤凰之力给点了。

    血魔见状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说起来能够创造这些血妖也多亏了对凤凰之力的研究,只可惜,将这些小生命研究出来之后,一个个的就不太听命令了。”

    黑白抽出太阳长矛,仰天一指,巨大而华丽的太阳船出现在身后,太阳真火毫无示弱的跟凤凰之力对撞在一起。

    凤凰之力含有创生毁灭之意,其实在属性意义上跟太阳真火有许多相似,毕竟太阳也有万物之母的称呼嘛,但一来凤凰之力不全,而太阳真火又只是个碎片,所以这一撞却是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得谁。

    “小孩子嘛,总会有个叛逆期的,不过你这个审美就有点差了,这些血妖的长相不咋地!”黑白调侃一声,即使全身警惕也表现的举重若轻。

    血魔耸了耸肩并不在意黑白的挖苦,似乎当初他在创造血妖的时候也没怎么用心,再次变招却是真真正正的血魔手段了,方圆百里几乎瞬间人畜皆亡,血肉融化汇聚在血魔身前,一片翻滚着无数冤魂厉鬼的血海就此形成。

    血魔双臂前推,浪潮一浪接一浪的向黑白涌来,一批批的冤魂厉鬼也拥挤着疯狂咆哮,那场面让黑白转瞬回想起了当初头一次看僵尸世界大战时的震撼。

    好吧,对付大片阴魂厉鬼的手段他还真就有一个,呱!

    轰隆隆~!

    茨木呱一出,带有分裂攻击特性的鬼火瞬间就从所有阴魂厉鬼的身上爆发出来,几乎在眨眼之间,鬼火就在一片刺眼光芒的掩护下清空了血潮内的厉鬼。

    血魔懵逼,那刺眼的光芒并不能让他感到不适,似乎他并不是用眼睛看的,好笑道:“原来是系统规则下的攻击吗?你这有趣的东西还真多!”

    黑白笑嘻嘻的收回茨木呱,这玩意儿的攻击力太弱,哪怕有自己的精神力加持也没太大效果,但用来找人和扫荡这些没有意识的阴魂厉鬼倒是很简单。

    事实上,这种分裂攻击只会判定同阵营的,这个判定非常严格,如果你有自己的意识,哪怕有一丁点不服都无法完成判定。

    所以黑白若想用其找出某某组织同党,只需要攻击首脑就可以,因为其与手下有从属关系算是同阵营。但若是攻击组织成员就不行了,因为成员之间有矛盾是人之常情,成员可以服从首领却未必拿其它成员当回事。

    若是碰到酒厂那样的组织,怕是直接攻击首脑都屁用没有!

    血魔的攻击手段中血妖每一个都有意识也没法判定,攻击血魔到时可以,但血魔本身根本不具鬼火,打在身上甚至都不破防,自然也没有什么分裂效果。

    血潮没有了厉鬼的掺合威力大减,这毕竟只是用生灵血肉制造的可不是幽冥血海的水,所以血魔挥手收回血潮,然后凝聚出了一柄……剑?

    “你这是做什么?可别告诉我你最擅长的是贱!”

    黑白瞪着眼睛各种别扭,就像电影版的那个谁一样,‘为师教你们拳掌腿,但为师最擅长的是贱!’你看这多贱。

    血魔却是不知道这些梗,只是笑道:“我并不擅长剑术,只不过使用剑能让我的招数威力更强!”接着就那么直挺挺的刺了过来!

    黑白皱眉凝神,血魔突然使出这一招肯定不简单,甩动太阳船后面的大火球直接将凤凰之力暂时弹开,接着火焰附着整个太阳船,再引导至太阳长矛,太阳之击!

    轰!仿佛要将万物都烧化的太阳真火与血剑撞击在一起,意料中的疯狂爆炸却并未出现,太阳真火竟不敌血剑轻易的就被分割成了两半消散与空中。

    卧槽!

    黑白大惊,顾不得再留手了,反生命方程式瞬间大开。一道无形的波动掠过血魔,原本锋利的血剑突然间变得暗淡了一些,可黑白却发现随着血色暗淡,有一股通天彻地的杀意却自血剑之中绽放了出来!

    “打不赢打不赢,溜了溜了!”黑白嗷就是一嗓子,带着太阳船咻的一声就整个瞬移走了。

    血魔有些好笑的停下却是并没有乘胜追击,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将血剑融化消散,接着身形展开向着血海通道处疾驰。

    ……

    “嘶!特么恐怖如斯啊!”

    黑白一个趔趄终于算是回到了紫灵谷,一身冷汗哗哗落下,那凛冽的杀意让他直到现在都感觉直打寒颤。

    “看来当初的大衍神算并没有能够将其所有底牌看透啊!”黑白有点苦涩的摇摇头。

    反生命方程式起作用了,这一点黑白敢肯定,但那柄血剑中绽放出来的杀意却未见减弱,这只说明了一个问题。

    血魔的神格虽然被反生命方程式削弱了,但他用来攻击的不是自己神格领悟的法则之力,而是另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很明显是血魔在靠着领悟使用的,毕竟反生命方程式能够限制神格,却限制不了目标对法则之力的领悟。

    “你回来了,刚刚得到消息,人族联军已经全面陷入劣势了,再这么下去怕是顶不住了。”天狐宝相夫人见到黑白现身忙过来道。

    黑白点点头,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起阵!我们去血海通道!”

    嘤嘤嘤!

    就在黑白意气风发的要指点江山时,腐蚀之龙用尾巴挠了挠黑白的脸颊。

    黑白偏头却见腐蚀之龙嘴里含着一枚闪亮亮的能量体。

    “太清符印?我去,你是什么时候将这玩意儿捡来的?”黑白好笑的摇摇头,伸手摩挲着腐蚀之龙的下巴,然后将太清符印从腐蚀之龙的嘴里抠下来。

    太清符印落入掌心,反生命方程式自启动,时间宝石绽放璀璨绿光。

    在黑白一脸懵逼的表情中,系统提示啪啪啪的扇在他脸上,恭喜玩家获得现实宝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