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在血海两边打架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两仪微尘阵,全名是生死晦明幻灭两仪微尘阵,乃是峨眉派的镇山阵法。

    此阵有生死晦明幻灭六门,接引先天阴阳二炁,演化五行之力,在此阵中哪怕踏错一步也会瞬间化作青烟,甚至连魂魄也会跟着灰飞烟灭。

    其中虚实变化莫测,即使是修仙界的宿老也不敢说能够全身而退,只有静心推演五行玄功才能由死门入、生门出……个鬼啊!

    分明就是现实宝石演化小世界的能力,跟五行玄功有个屁的关系啊喂。

    “嘤嘤嘤!”

    腐蚀之龙缠在黑白的胳膊上各种摇尾巴,‘快夸我!快夸我!’

    黑白耷拉着眼皮瞄了一眼腐蚀之龙,也不知道龙肉好不好吃?

    腐蚀之龙打了个寒颤,难道是刚刚跟血魔对战的时候受伤了?怎么好像感冒了似的?嗯,龙生艰难,还是先休息一下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

    腐蚀之龙败退缩回黑白体内,而黑白却是一半会儿都没什么动静,远远望去跟个望夫石一样。

    无限宝石是好东西啊,如果有缘的话玩家能够从其中领悟出强大的法则之力,就像时间宝石对于黑白的意义一样,而且每一颗无限宝石都有着强大的可塑性,只要你方法得当可以炼制出强大的宝物,就像反生命方程式那样。

    据福克斯说在上一次争圣之战时无限宝石还具有特殊的意义,但是这一次没有了,因此除了可塑性之外,无限宝石对于法则之力已经固定且不想再兼修的争圣者来说就不算什么了。

    争圣者虽然厉害但也不是全知全能的,所以大多数争圣者对于无限宝石都不上心,否则神奇女侠也不用黑白来提醒怎么炼制五色神光了。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他前脚刚刚提醒神奇女侠需要心灵宝石和现实宝石,后脚现实宝石就自己蹦了出来,这垃圾系统怕不是在针对我?

    当然,问题不仅仅就这么一个,原本蝙蝠侠的计划是让灭霸得到无限宝石然后好暗算他,也正是因为如此黑白才将心灵宝石交给了神奇女侠,再提升五色神光的威力算是让她有了跟灭霸硬钢一下的资本,只是现在麻烦来了,算上时间宝石和反生命方程式,他现在手上已经有三颗宝石了,那么灭霸要是来了地球,是会先找神奇女侠还是先找自己呢?

    黑白有点慌,脑海中晃过那个下巴上各种褶皱的紫色大脑袋,突然间再次升起出球旅行的念头,嗯,人家不是说了嘛,人生就该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吗?”就在黑白胡思乱想的时候,天狐宝相夫人适时的开口打断了他的念想。

    黑白翻手收起现实宝石没有让她看到,抬头道:“不急,人类联军战场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支援价值了,能逃掉多少全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其余的,就看血海通道那边了。”

    ……

    黑白的拖延其实是有意义的,虽然黑白与血魔交手也就那么一小会儿,可这一小会儿却也足够余浩和拜月等人利用水源之力封禁血海通道了。

    当然,这不过是理想状态而已,之前在大衍神算之中黑白根本没有看到最后,因为拜月等人也并没有撑到最后。

    原本以为没有了血魔回防,又有海族堵截恶魔军团,余浩等人是可以将血海堵住的,但血魔之前的胸有成竹可并非无的放矢。在血海通道中确实还有着血魔留下的一个阻碍,一个甚至余浩和拜月等人看都看不懂的阻碍!

    “这特么到底是个啥!”大橙子气的东北话都飚出来了。

    一众小伙伴和拜月苦笑着望向血池中央的那把……剑?总之就是那么个形状的东西吧,不太长仅与常人小臂类似,黑不溜秋表面还有各种粗糙的疙疙瘩瘩,就像是一柄还没有最后打磨锤炼成功的短剑。甚至之所以说是短剑,还是因为其能够明显的看出剑柄和剑刃部分的区别。

    “我们怎么办,就差最后一步了!”余锋有些无奈,刚刚他让吸血姬上去想要将那柄短剑取出来,然而刚刚靠近就被一股子强大而未知的法则之力给逼了回来,甚至于吸血姬都差点吓哭了。

    余浩皱眉,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本来一切都很顺利,拜月借着水魔兽的力量调集天下水源已经将整个喷射的血柱都顶回了幽冥血海,只要他们控制周围的山石将通道一堵再封上一层法力就算是基本完活了,后续只需要每年找些人来不停加固或者干脆往这地方般座山过来压住也行。总之这不过是个缺口并没有什么难堵的。

    但他们想的太简单了,别说是什么山山水水了,就是他们合力发出的攻击一旦碰到通道的边缘就会被莫名未知的力量给粉碎成齑粉,而在一次次的尝试之后,那血海出口中央隐藏的短剑也终于呈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如果不将其拿出来的话怕是没有办法堵住通道啊,那么问题来了,谁上?”煎饼叔挠了挠脸颊,他本来想让贞子去试试的,但继承了天使之力的贞子在这血海的影响下本就实力大损,就连靠近都做不到。

    余浩愁眉不展,“在所有人中吸血姬算是受血海影响最小的了,可即使她都无法靠近,那么是不是说,这个东西其实与血海的关系并不大呢?或者说,它发射出来的东西与血海是两种不同性质的能量?”

    “有道理,但屁用没有!”大橙子翻了个白眼,却是探头向血海通道内部望去,“这把短剑似乎只是在维持通道开启,只要不去触碰或者损害通道,它似乎就不会发作。这种情况就像是事先设定好的程序一般,说明这短剑并没有什么智能。既然我们在这边没有办法将其解决,那从另一边有可能吗?”

    煎饼叔皱眉道:“你想要进入血海,从另一边试试?可根据黑白的通知,另一边现在应该是海族在抵挡恶魔军团,谁也说不准现在战况进行到什么程度了,你贸然进去有些危险啊。”

    大橙子闻言也是无奈,他们不是修罗族,站在血海边缘都会被压制实力,如果是直接穿过通道很难说会发生什么,“要是能够沟通一下海族那边的人就好了,让他们直接试试!”

    煎饼叔闻言顿了一下,“这次海族领兵的好像是桑优雅吧,只可惜,我没有联系她的方式,否则倒是能够让她在另一边试试。”

    ……

    血海通道的另一边,这里是看不见尽头的幽冥血海,这里没有平静的说法,血色的浪花常年翻腾不休,每翻腾一次一股血气似乎都能冲天而起,因此也没有任何一个鸟类敢在血海上面飞渡。

    然而,幽冥血海并不是一片没有生机的绝地,血水中充斥着不少的虫类与凶恶生物,这些生灵以嗜血杀戮为本能,任何靠近血海或进入血海的生物都是它们的猎物。但今天是个例外,因为这一次进入血海的生灵数量太多了。

    神奇女侠是很重视这次大战的,不光是因为黑白付出的心灵宝石,也在于她明白,若血魔成功她也就不用再混了。这一次血魔的计划其实跟当初宙斯的计划很像,都是类似于釜底抽薪的毒计。

    也正因如此,海族大军被神奇女侠抽调了至少三分之一,一只只本身素质不弱的海族战士驾驶着各种潜艇船只死死顶住了恶魔军团的进攻。

    其实海族战士若是从潜艇船只中出来的话倒是更能发挥战力,只可惜血水对他们的削弱太厉害,不说那些虎视眈眈的凶恶原生生物,但是血水中的各种病菌与寄生虫就能要了他们的命,好在这个时候科技的力量体现出了价值,海族武器战舰不少,又多是为了海中作战而建造,在血海中倒是并没有太大影响。

    有些好笑的是,受到影响最多的反而是恶魔军团!

    在地狱之中,恶魔也是分品种分地盘的,就拿墨菲斯托为例,恶魔军团若是在他自己的地盘内打架,那么军团战斗力至少能够提升三四成之多。可若是出了地狱或者在别人的地盘战斗,那军团战斗力其实就跟普通的NPC一样,并不会出现什么加成。

    幽冥血海在地狱中算是很有名的地方,这里曾经是某位大佬的地盘,那大佬非常强,以至于死后无数的岁月这里依旧保持着当初的领域力量。也正是因为如此,所有恶魔都离这远远的,因为他们以及他们麾下的军队若是进入了幽冥血海就会像玩家们一样都被限制实力,在这点上幽冥血海倒是一视同仁。

    然后问题来了,恶魔军团只是恶魔的附庸,或者说奴隶!而奴隶是不需要有自己想法的,只要服从就好,更不要说什么科研工作者了,自然没有恶魔能够制造出能够在血海中航行的战舰等武器。

    这就造成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情况,明明是地狱,在幽冥血海中的海族竟然比恶魔军团实力要发挥的更优秀!

    桑优雅看着眼前泛滥的海水与已经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的爆炸,她心中有些好笑,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一次任务会如此容易,怎么说呢?有点美国海军进攻索马里海盗的感觉,虽然海盗们的人数很多,可海军开着军舰过来耀武扬威,而海盗们却是特么连个木帆船都没有,一个个都在游泳!

    “这就是恶魔军团?意外的弱啊!”

    桑优雅顿了一下,转头看着修奈泽尔,回道:“只不过是因为幽冥血海的影响一视同仁罢了,如果换个环境,那战斗会变得惨烈很多。”

    修奈泽尔耸了耸肩,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黄金圣衣,在这片血色的环境中那金灿灿的光芒显得很扎眼。

    “神奇女侠跟我说这次让天秤座也回来帮忙的时候我还在诧异,还以为天秤座仍旧在卧底,却是没有想到会是你!”桑优雅淡淡说道。

    修奈泽尔挠了挠脑袋,接着有些苦涩的道:“该说我是最不成功的卧底吧,呵呵!”

    桑优雅看他有些沮丧的样子,笑道:“确实挺让人失望的,目前还没有归位的黄金圣斗士中也就天秤、射手、天蝎、白羊了,其它人在归来的时候都有贡献,与他们相比,你确实要差了不少。”

    修奈泽尔无奈,“你以为我愿意啊,本来我跟在安东尼奥的身边混在禁区与阿努比斯麾下的,谁知道安东尼奥先是脱离了禁区又离开了阿努比斯麾下,我这个卧底最后竟是连暴露的步骤都省了。”

    桑优雅点点头,“这么说的话,当初在远古时间线时,杀死奎托斯家小的其实是你。”

    修奈泽尔也没有否认,都这个时候了,否认也没有意义了,“是我,禁区潜伏失败,阿努比斯也没有算计到,本来神奇女侠都要收回我的黄金圣衣了,谁知道最后无意跟着天启打开了远古时间线,算是在算计宙斯的事上出点力吧,这才保住了这件天秤座的圣衣。”

    “那按照道理应该早就回来了,怎么?神奇女侠还有任务给你?”桑优雅有些好奇。

    修奈泽尔顿了顿,叹道:“上一次宙斯的阴谋我也不幸中招了,只不过……”

    桑优雅张着嘴一时无语,老实说,这话里信息量有点大,当初修奈泽尔好像是跟安东尼奥在一起的吧,咳咳,好吧,在某些很开放的国家里,男男真爱的时其实挺常见的,人家都能不避讳的说出来,她自然也不会表现的太惊讶。只是又问:“你该不会是被安东尼奥赶回来的吧。他接受不了你?”

    修奈泽尔点点头又摇摇头,“他倒是没有表现的太过拒绝,只是……在我们实力降低的那段时间里也被奥林匹斯山的那些NPC给攻击了,我为了救他无奈暴露了黄金圣衣,所以……我这段时间都在极力挽回,可惜他一直躲着不见我,甚至……直接删号重练了!”

    “那可真是让人无奈啊!”桑优雅嘴上可惜,心里却毫无波动甚至还特么有点想笑。

    天知道将一个原本的钢铁直男掰弯需要多么艰难的心理建设,结果好不容易当其接受现实的时候却发现,那个让自己情愿陷进去的人,竟然是个卧底,且一直在骗他!安东尼奥这算是心理素质好的了,若是换个人,估计自杀的心都有。

    修奈泽尔没有看出桑优雅心里的鄙视,只是自己还沉浸在思考中,想着怎么找到安东尼奥再挽回这段感情。

    而桑优雅却愣了一下说道:“我接道女神通知,让我们进入血海通道,从这边去接近一把什么剑,将其带走。”

    修奈泽尔点点头转身当先跳下了血海,血海通道位于幽冥血海近乎中心的位置,就像是大海中一个不停旋转的涡流一样。

    “就是这里了,将圣衣穿上吧!”桑优雅低头瞧了瞧说道。

    两人同时将水瓶座与天秤座圣衣穿上,黄金圣衣果然名不虚传,进入通道之后能够很明显的抵御住血水侵蚀。

    也许是因为被天下水源的力量压制了回来,此时在通道周围不见什么修罗族的战士也没有什么血海内的凶恶生物,除了感觉到水压一步步增加之外,倒似乎是非常安全了。

    桑优雅身为新海王之母,这控水的能力自然不弱,哪怕是血海之水也能够自如的操控,两人在水中速度超快,没多久就发现了神奇女侠说过的那柄短剑。

    “我去!你确定女神不是对我不满意,想要趁机收回黄金圣衣?这特么光看着都觉得双眼刺痛好吧!”修奈泽尔怪叫了一声,那种莫名未知的力量在他靠近的时候竟然让其觉得皮肤刺痛,要知道他可是穿着黄金圣衣的。

    桑优雅嘴角抽了抽,果断的发消息回复神奇女侠,惹不起惹不起!

    就在两人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阴影却是直接进入了水中堵住了他们的后路。

    “噫!好丑,是外星玩家?”看清了那个阴影之后,修奈泽尔几乎脱口而出。

    但是这话却是深深的刺痛了那个玩家的内心,轰的一声在血水中炸出一条白线,整个巨大身躯就迎面撞上了修奈泽尔。

    “小心!”

    桑优雅惊叫,控水之术直接拉着修奈泽尔往旁边拽,但突然间不知为何,控水能力却遭到了限制,使得修奈泽尔只躲开了一点点,整整半边身子都被那巨大身躯撞了个结结实实。

    轰!

    狂暴的水流炸开将桑优雅直接推离了血海通道,而修乃泽尔更是不知道被撞飞去了哪里。

    桑优雅一个纵跃冲出海面,回过头去发现那个巨大的身影竟也跟着冲了出来,这才算是真正看清了对方的长相,怪不得修奈泽尔说他丑呢,这一副毁灭日的既视感,估计没有任何一个审美观正常的种族会说她好看。

    不错,来者就是已经成为了蹂躏者恶魔先锋的赛琳娜。原本是破晓诡灯的赛琳娜在失去了贪婪橙灯之后只能选择融合毁灭日病毒成为蹂躏者,否则墨菲斯托不会轻易放过她的,而她也确实不甘心就这么挂一次。

    必须说赛琳娜是个很会把握机遇的人,从最初成为海神的代言人,到之后的与巴巴托斯合作,甚至于从危机之中找生机成为蹂躏者,整个过程她都在不停的前进。可以说她比百分之九十九的玩家都要努力,只是缺少的似乎是一些运气。

    这一次被墨菲斯托命令配合血魔进攻人间,她事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与海族发生冲突。嘿嘿,说起来这些海族过去还是她的手下呢。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对于海族的战术算是了如指掌,因此几乎纠缠了一会儿就从海族部队的旁边绕了出来。

    原本赛琳娜想要偷袭强杀这一次的海族指挥官的,谁知道却发现这两个家伙竟然一起脱离了队伍往血海通道这来了。于是她一路跟随也同时发现了那处于血海通道出口的短剑。

    桑优雅和修奈泽尔没有办法将短剑拿到,赛琳娜自然也没有那个本事,就在赛琳娜打算继续执行任务的时候,修奈泽尔却是回身一句嘲讽狠狠的扎了她的心。

    虽然追求力量是赛琳娜的执念,可女孩子哪有不爱美的?再看着修奈泽尔那仿佛会唱跳rap篮球的长相,她差点就被气炸了,然后没说的,今天说什么都要弄死这货!

    桑优雅可不知道赛琳娜的心路历程,一看那明显就是毁灭日的样子心里已经提起了万分警惕。

    毁灭日是什么?那是氪星人在生物科技方向上的最高造物,是连氪星人自己都解决不了的大麻烦,甚至在各个版本的超人系列中,毁灭日都不知道干死超人多少回了。

    面对这么一个敌人,桑优雅感觉压力很大啊,尤其是对方似乎还会一定程度的控水之术,这特么怎么打?

    轰叮叮叮!

    面对同样会控水之术的敌人,又身在血海地形,想要靠着自己的能力打败敌人无疑很扯,所能仰仗的也只有黄金圣衣赐予的力量了。

    桑优雅双手抱拳,狠狠下砸,一道寒冷至极的霜冻之光笼罩而下,使得血海之水刹那间大片冻结也将赛琳娜冰封在了其中。

    只是赛琳娜力量太强,狂暴的冲击力稍稍受到阻碍就直接将冰层撞碎,叮叮当当的冰块撞击声响彻海面。

    不过凛冽的寒气还是有影响到她的,微微迟滞的动作还是让桑优雅躲开了这一撞。

    于此同时,修奈泽尔也终于缓过劲来,手持一根三叉戟直接自海面射出捅向赛琳娜。

    已经变成蹂躏者的赛琳娜面对硬碰硬的攻击从来都不畏惧,迎着三叉戟就一拳砸过去。轰!气浪翻滚让两者同时被震飞,赛琳娜有些诧异的看着同样停下的修奈泽尔,刚刚那一刺为什么也会带上水魔法的力量?

    赛琳娜毕竟当初是海神的代言人,对于水系法则的气息再清晰不过了。只是她不知道,修奈泽尔除了是天秤星座的圣斗士也是个变种人,只不过他的能力是技能复制。

    这个能力初时很弱,也不过是能够复制一些C级以下的技能,且只能复制主动技能。后来安东尼奥因为投靠了天启也让修奈泽尔沾了光,提升了一次变种能力,而现在修奈泽尔已经能够复制任何看到的A级主动技能了!

    所以当修奈泽尔见到桑优雅的一瞬间其实就已经学会了桑优雅的全部水系技能,也才有了刚刚那一招携带着水系魔法能力的冲击。

    当然,系统不会给玩家这么bug的能力,这种变种能力也有缺陷,比如上限就是只能复制A级能力,除非天启复活再给他升级一次。如果想升级就只能自己练。

    再就是复制了的能力一旦挂一次将全部丢失,且下一次无法再被复制,也就是说如果修奈泽尔今天死了,那么以后他基本就与水系魔法能力无缘了。

    “三叉戟?哼,这都是老娘玩剩下的!”

    赛琳娜冷笑,接着双眼爆射光束,那光束粗壮的像是两列疯狂行驶连蜘蛛侠都拉不住的火车。

    修奈泽尔听闻女声诧异的愣了一下,他是真没想到敌人竟然还是个女玩家。但诧异马上就变成了惊悚,该怎么说呢?跟安东尼奥和天启混了那么长时间,他一身实力都耗费在变种能力上了,对于天秤座圣衣传承的力量领悟不深。

    庐山百龙霸使不出来靠什么抵挡这致命的光束?好在桑优雅对水瓶座圣衣的传承掌握不错,一个闪身拦在光束前,同样粗大的寒气爆射而出死死顶住光束。

    轰轰轰的能量对撞,让周遭海面翻腾其数十丈高的血浪,甚至都引起了远处两方大军的关注。

    而就在此刻,一个巨大的身影张开硕大的骨翼降临现场,正是魔王墨菲斯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