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有些意外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很可爱!”

    余浩低头瞄了一眼茨木呱,然后脸上各种风淡云轻的抄起腰间葫芦,打开葫芦口一股酒香紧接着就散逸开来。

    黑白脸色一黑,这特么还是多动能的呢!嗯,好吧,我就知道余锋讨厌他这二哥是有原因的。

    别过脸去将满眼好奇的茨木呱收回来,转头望向一身狼狈的詹姆斯,“你没事吧。”

    詹姆斯低头瞧了瞧已经变成碎条的衣物,点上一支雪茄,天知道这货是怎么保证雪茄不被损坏的,“他伤的比我重!”

    黑白、余浩、索兰:“……”亏你好意思说!

    “根据情报,明天就是签订协议的日期,具体时间是上午十点,也就是说,上午十点之后我们就要开启大战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会很多,阿瑞斯在察觉到力量减弱之后必然会气急败坏的命令战机起飞轰炸,而同盟国与协约国两方也不会耽搁太久,一旦他们派出了军队,阿瑞斯的力量就会增强了。”黑白显然没想继续跟詹姆斯讨论谁伤重的问题。

    “谁去对付阿瑞斯?”余浩问道,这是一个躲不开的点。正常来说,即使阿瑞斯的力量得到了削弱,作为如今尚未达到B级的玩家也不是对手,哪怕有个别人的攻击手段达到B级甚至更高,但依靠外物始终还是有极限的,大宇宙OL不会给你太bug的挂。

    黑白顿了一下,似乎在这个问题上也早有思考,“我不太清楚这个任务到底是如何定义的,如果像以前天启之战那样的话,那主攻手肯定还是NPC,也就是神奇女侠戴安娜。我们能做的不过是清扫附近的杂鱼又或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打打边角。而如果戴安娜这个主T扛不住阿瑞斯,那就肯定需要咱们出手了,也就是说,这次任务将以玩家为主。那样的话,我们就都要上了。”

    “从上次怪兽袭击开始,主流玩家们应该就都有一个认知了。如今的剧情进度有些超出了玩家的掌控,玩家的实力普遍跟不上NPC实力的增长。”余浩有些担心的回道。

    索兰点头附和,“不错,以前玩家往往能够对任务剧情干预甚至重大改变,如今却往往力不从心了。”

    黑白笑道:“那只是因为玩家们现在心大了,一个个都想要做那些超级英雄起源任务,但是越强的英雄反派也越强,而失去了电影中那些开挂的因素,在一个无限接近现实的世界中,超级英雄往往不是反派的对手。这种情况下,别说能否完美完成任务了,就是能够做完都需要玩家的实力到达一定水平才行。”

    余浩瞥了眼黑白,“做人当然要有点野心才好,不做超级英雄起源任务难道去做那些家长里短的伦理剧任务吗?或者到偶像剧任务里去泡女主?”

    黑白挑了挑眉毛,“这就是你的偏见了,偶像剧怎么了,想要做偶像剧任务要求也是很高的。人家凭本事狗的血,你要是不够帅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

    余浩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接着眼神不自觉的瞄了一眼詹姆斯,“就怕你那神奇女侠跟某狼一样都是水货。”

    这话詹姆斯当然听不懂,不过黑白也有些无语,这次怕是真的要以玩家为主力了。“既然如此那大家就都准备准备吧,我也调整一下计划,让查理和酋长还要斯蒂夫他们去对付杂鱼阻止战机起飞毒气弹轰炸再引起战争。”

    余浩和索兰对视一眼,点头道:“这样也好,想必有剑齿虎和红魔鬼在,就算强化战士的数量不少,也不会败!”

    有关于大战的计划就在这么三言两语间被定下了,对于自认智商不弱的黑白和余浩来说完全没有发挥的余地。这就是玩家实力所产生的限制。

    这场任务最终的目的都只是干掉阿瑞斯,所以无论前期靠着阴谋诡计造成什么战果,如果最后打不赢阿瑞斯都是无用的,这就很尴尬。

    一战期间没有什么能够与阿瑞斯对战的高手,嗯,至少在玩家可选择范围内没有。所以基本不存在什么借刀杀人之类的计谋。也好在阿瑞斯那边没有什么擅于智谋的玩家参与,否则黑白这边还真没法像如今这么顺利。

    说到这就要感谢一下阿瑞斯了,自己作死将信仰弄得那么反人类,以至于唯二的玩家都成了卧底。这自己造成的苦果,含着泪也得吃下去啊。

    ……

    黑白那边已经大概决定了进攻顺序,而另一边重吾和卡尔也在朝着基地前进。这一次护送虽然被损毁了两箱子药材,但总算还是有些收获,不像上一次那样一无所获,相信毒药博士也不会生气,对此鲁登道夫还挺满意的。

    不过与鲁登道夫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重吾,从大战之后脸色就有些难看,鲁登道夫一见还以为这家伙仍然在为了没有干掉敌人而懊恼,不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要灰心,战斗的时候我都看见了,你的对手身体外面罩了一个龟壳,就跟我的对手一样,都是那种怎么打都不死的烦人家伙,这不是你的错!”

    重吾大汗,竟然让一个打了药的NPC给安慰了,这种感觉真是新奇啊。

    一边的卡尔看着好笑道:“别灰心,你的能力是吾身赐予的,等回去请求吾神,他一定不会吝惜再赐予更强力量的。”

    重吾想哭,卡尔的话其实只是在敷衍鲁登道夫而已。但这却也点到了重吾的软肋之上,其实他和卡尔的力量都来自于阿瑞斯,先不说卡尔的混沌之刃,他的苍炎能力看起来是得自拳皇主角八神庵,但其实他不过是偶然干掉了一名玩家,爆出了一件奇幻物品八神庵的吉他而已。

    在吉他上留有一丝八神庵的苍炎力量,后来阿瑞斯利用神力将这丝苍炎力量提取出来化作种子打入了他的体内。他这才拥有了苍炎能力,可这种能力完全是以阿瑞斯的神力为基础的,如果没有神力继续加持,他就很难再进步。同样,卡尔也面临这个问题,没有了阿瑞斯神力的加持,混沌之刃不过是两把锋利点的短刀而已。

    但问题的关键就是,他们是准备坑阿瑞斯的啊!

    也就是说两人靠着如今的能力未来是没有进步空间、没有前途的。这也是卡尔为何要跟黑白谈条件,想要成为别人的信仰传播者,当你尝到某些甜头之后,就很难再从头再来了。那种大起大落不是谁都能等闲视之的。

    重吾心中暗探了一口气,假装得到安慰的笑了笑,而旁边的鲁登道夫也跟着扯起一丝嘴角,眼神中微有闪烁,似乎对两人的力量也挺感兴趣的。

    ……

    计划是永远赶不上变化的,当黑白将明天就要动手的消息告诉给众人后,他很明显从大家身上感受到了不同的情绪。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能力,也许是精神力增强之后得到的附加能力吧,他在斯蒂夫和查理、酋长等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些微的恐惧,他们毕竟是曾经见到过阿瑞斯实力的,那种敬畏不是靠说说就能够消除的。

    而戴安娜身上就有种战意在疯狂的起伏,之前被阿瑞斯教做人的经历似乎完全没有干扰到她。

    倒是守护者部族与刺客联盟的人有些情绪复杂,不过这也可以理解,他们并没有见识过阿瑞斯的强大,多是从查理酋长等人嘴里听到的而已,难免会有些忐忑。

    不过黑白现在想的并不是怎么安慰他们,大家都算是经验丰富的战士了,如果连调节战时情绪都做不到,那也没资格参战了。

    他现在感受着众人的情绪,心中突然有种感悟,虽然知道每一个自由NPC身后都是一个真正的灵魂。可是一直以来,黑白都将“自由NPC”这个词下意识的局限在剧情人物身上,但其实在玩家们身边那些无关紧要的NPC也都算是自由NPC啊!也就是说,这些守护者部族和刺客联盟甚至是敌方的那些强化战士,其实都是一个个真实的灵魂啊!

    这么一想的话,这大宇宙OL跟另一个世界又有什么分别呢?至少对于这些背后的灵魂来说,它是无比真实的。而人类和各个外星的种族则更像是带着系统的穿越者在搅乱这个世界。

    “在想什么?”看到黑白在一边沉默发愣,戴安娜来到身边好奇的问道。

    黑白一怔,随意答道:“突然间有些无聊的感触而已。”自从斯蒂夫跟戴安娜勾搭上之后,戴安娜就很少主动跟黑白说话了,弄得好像当初不是他和斯蒂夫一起将她从天堂岛上带出来似的。

    戴安娜笑道:“放心吧,上次一战我虽然输了,可那是因为战争对于阿瑞斯的神力加持的厉害。我能够感知到,阿瑞斯的本体实力仅仅比我强上一点。”

    “一点是多少?”黑白脸色别扭的问道。

    “嗯,你要是能像上次那样全力以赴再有我的配合,那就可以干掉阿瑞斯了!”戴安娜胸有成竹的笑道。

    黑白双眼微眯,“你有算上雅典娜的守护吗?”

    “没有。”

    戴安娜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黑白欲哭无泪的揉了揉后脑勺,好吧,余浩担心的果然成真了,这不系统已经通过戴安娜的口来告诉他们任务条件了吗!

    “话说你就不能写封信派个快递小鸽送回天堂岛调你的姐妹们出来帮忙吗?”黑白揉着太阳穴问着几乎不可能成真的话。

    果然,只听戴安娜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当初是我抢了她们出来玩的机会,现在我怎么还好意思请她们出来帮忙呢?再说女王陛下既然信任我还赏赐了神器给我,如果我写信回去求救岂不是辜负了女王的信任!”

    “那你就忍心这么多人跟你拼命?”黑白哭笑不得,这是拿我们的人命来填你的面子?还真是神奇的想法啊,不愧是神奇女侠!

    戴安娜哈哈一笑,“怎么会!不是还有你吗,咱们合作的话一定可以按着阿瑞斯在地上摩擦!”

    黑白嘴角抽了抽,你还真乐观啊!

    黑白深深的吸了口气,如果对于阿瑞斯的力量描述真像戴安娜说的那样,这次任务倒是有很大的可能完成,但以黑白的经验,系统往往在关键时刻打你的脸,就是玩你千遍不厌倦!

    就在这种忐忑的心情中,一夜无梦,第二天清晨,一帮人就有些兴奋的睡不着了,擦枪的擦枪,磨刀的磨刀,鬼知道他们为啥随身还带着磨刀石。

    “才早上六点你们就制造噪音啊!”黑白有些苦涩的坐起,看着众人抱怨道。

    斯蒂夫好笑的递过一个金属饭盒,热气腾腾的粥随着摇晃不停流动,黑白撇撇嘴,作为玩家对系统最不满的地方就是为何不弄点空间腰带啥的,这总是跟着NPC们吃军粮,实在是种折磨啊。

    “不愧是强大的战士,你和余浩还有索兰的心态真的不错,大战在即竟然还能睡的这么香!”斯蒂夫哈哈笑道。

    黑白顺着他的眼神转头望去,余浩从地上缓缓坐起,揉了揉脖子的动作显然也是刚刚被叫醒,不过索兰却在坐起的同时就双眼有神的四处张望,显然在现实中已经醒了。

    “好吧,既然你们兴致这么高,那咱们边吃边部署好了。”黑白端起勺子开始喝粥,接着随手从一边揪下一块面包吃掉。

    众人见状围坐过来,这伙人满打满算也不到三十人,但这坐过来却能够明显感受到那种精英的气质,“我们的人数不多,虽然都是精英但却要面对三面作战的问题,所以记住,对战之时要以完成任务为先,不要跟对方的强化战士过多纠缠!”

    黑白说着指向守卫者部族和刺客联盟,“在昨天,一条通往敌方营地机场的地道已经挖好,各位的任务就是毁掉战机上存在的所有毒气弹。当然,只需要你们毁掉战机或者让他们无法飞行就好,不需要打爆毒气弹同归于尽那么夸张。”

    众NPC点头,黑白又望向斯蒂夫等人,“查理和酋长还有斯蒂夫跟着一起去,记住,破坏为第一要务,切勿跟对方的纠缠。当然,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也许你们并不需要纠缠什么。”

    接着又转头望向詹姆斯,“詹姆斯和余浩还有索兰去对付鲁登道夫还有毒药博士,他们的身边应该会有一些手下,但应该拦不住你。另外我可以告诉你们,重吾与卡尔是我的人,我不确定他们会在谁身边,战斗的时候你们需要注意一下。”

    “想不到你竟然在敌人身边安插了奸细!这个厉害了!”斯蒂夫好笑道。

    黑白耸耸肩,接着看向戴安娜,“战斗一起阿瑞斯就由我和戴安娜对付,如果没有什么变数的话我们应该会赢,但是我怕会有什么意外,所以你们在解决了鲁登道夫跟毒药博士后,记得来支援我们。”

    余浩和索兰点头应是,能够杀死一个神,哪怕是个削弱的神,这都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

    战斗方案其实简单的令人发指,一点都不像是一场战争该有的详细计划,然而有时候越简单的计划也越贴近实际。有一句话叫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之后的战斗究竟会有什么问题谁也不知道。只能看各人应变了,但若是大家都完成了任务,那今天就赢了!

    早饭过后,众人出发,斯蒂夫很快就带人钻入了地道向着敌人机场前进,而黑白和余浩等人则一起隐藏在了距离对方营地不远的一个小树丛后。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时针到达十点钟位置,而与众人的紧张不同,营地中的阿瑞斯却有些百无聊赖。抢来不久的盾牌中虽然能够感受到强大的战争法则,但是领悟法则的事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成的。而从毒药博士递过来的情报又可以得知,停战协议要好几天后才会签署,现在他是真的没有什么可做。

    咚咚咚!就在这时,缓慢的敲门声响起,阿瑞斯饶有兴趣的笑道:“进来吧!”说着随性的踢开脚边服侍的侍女。

    “吾神有何不满意的吗?小人可以再找来其它的美女!”鲁登道夫十分崇拜的半跪于地。

    阿瑞斯无所谓的笑道:“不用了,一群没有了意志的躯壳罢了,不过是些皮囊。你来做什么?我不是说过,除非必要,不要来打扰我吗?”

    “阿瑞斯吾神,请赐予我力量吧!”鲁登道夫半跪变全跪,身体低伏以头触地,看起来从一个虔诚的信徒变成了奴才。

    “嗯?”阿瑞斯摩挲着下巴有些奇怪道:“是谁告诉你,我可以给你力量的?”

    “是听卡尔与重吾所说。”

    阿瑞斯嘴角牵起一丝玩味的笑容,“他们是我的信仰传播者,我自然要给他们力量,你凭什么?”

    鲁登道夫只觉得一喜,阿瑞斯既然这么说了,那就表明他有机会,“他们得到了您的恩赐却还在奢求更多的力量,却没有想想自己又对吾神您做出了什么贡献呢?”

    阿瑞斯眯了一下眼,这不说还没发觉,好像那两个人类确实对他没有什么贡献,嗯,人类这个种族天生太过孱弱,也许给他们的力量还不够强吧?接着望向鲁登道夫,“你又能够对我有什么贡献呢?”

    听闻阿瑞斯的问话,鲁登道夫眼中散发着狂热,“我是德军前线最负盛名的将军,若非后方无力,我所带领的军队就是战无不胜的。吾神未来统治世界需要不断征伐,我就是最适合的人选,我会带领您的军队给您打下一片大大的领土!”

    阿瑞斯笑道:“我不要领土,过多的恐惧只会让人畏缩,如果不给反抗者足够的勇气,他们如何敢站起来反抗?不反抗又哪里会有战争!”

    “呃,这……”鲁登道夫愣了一下,他忽然明白了,这个战神要的不是统治,不是唯我独尊!他要的只是战争,是混乱,是永无休止的杀戮!

    “不过我对于你的能力倒是有些期待的,那么,我可以赐予你力量,你准备好做我信仰传播者的准备了吗?”

    就在鲁登道夫以为这事够呛的时候,阿瑞斯却是开口答应了他,而鲁登道夫心里可没有什么道德底线,只要拥有力量,那就是全世界打到天荒地老又怎样。

    阿瑞斯端过酒杯,接着手指在手腕上轻轻划过,一滴鲜血滴入酒液,眨眼间晕开消散于酒杯之中。然后随手交给一名侍女,侍女又将酒杯交给鲁登道夫。

    “喝了它,你就会拥有战争赋予你的力量。”阿瑞斯缓缓说道。

    鲁登道夫没有迟疑仰头将酒液干掉,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一点都不浪费。紧接着感觉腹中有一丝火热升起,这丝火热瞬间扩散至整个四肢百骸。肌肉隆起,关节处感觉到一股紧致的拉伸感,一道道青筋凸出体表却不显得狰狞。原本德国人的高大体型再次增幅,甚至连身上原本合体的军装都被撑破了。

    阿瑞斯见状满意的点点头,心里叹道:NPC其实比玩家更适合当信仰传播者,因为无论其背后的灵魂是谁,只要不是有目的的大佬,那其继承的还是原本NPC的记忆,没有玩家那么多那么乱的想法与价值观。唯一有些可惜的是,NPC只有一条命,一旦死亡,那再重置的时候就不再是原本的灵魂了,而有些重要的NPC,一旦死亡甚至都没有重置的机会。与这点相比,玩家在这方面倒是很有优势。这也是有心争圣的大佬们都选择玩家做信仰传播者的原因!

    “从此以后,只要世间还有战争,你的实力就会越来越强!”阿瑞斯叫醒沉溺于力量之中的鲁登道夫。

    鲁登道夫一怔忙跪下表忠心,“吾神威武,鲁登道夫愿为吾神……唉?怎么力量在消退?”

    刚刚尝试过强大之后马上又削弱了下去,这么刺激的感受让他有点受不了,还以为是阿瑞斯生气了收回了他的力量,谁知道一抬头,发现阿瑞斯比他还懵逼!

    十点了!

    阿瑞斯脸皮一阵阵抽搐,缓缓从椅子上站起,看着下面跪倒的鲁登道夫,一脸愤慨,“你们人类怎么说话不算数,怎么说不打就不打了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