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沉默的胜利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不是诱饵也不是牺牲!这不过是黑白为了最后一次利用前做的最后一丝挣扎。

    表面看来黑白的举动为戴安娜和索兰创造了一次必杀的机会,但是黑白知道这次机会的成功率极为低下,因为这次看似必杀的行动中有一个致命的缺陷。而这个缺陷一旦被阿瑞斯看破,那之前所有的努力就都白废了!

    当然,这一次围杀也还是有成功可能的,前提是阿瑞斯脑袋抽了。不过根据黑白以往的经验来看,将成功寄托在外力或者寄托在敌人偶尔脑抽上的人,最后的结果都不是太好。

    “啊!”

    黑白心中一沉,他都没有抬头看,只是听到这歇斯底里的怒吼时他就已经明白,失败了。

    雅典娜的守护盾牌在空中调转了一个方向准确拦在了索兰的面前,闪耀着刺眼红光的光枪刺在巨盾上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众人并未气馁纷纷充满了期待的望着戴安娜,她没有让人失望,挥舞着龙纹鏊狠狠的击打在阿瑞斯架起的双臂上。

    剧痛的特殊属性让阿瑞斯疼的满脸都是青筋,这股剧痛使得他浑身颤抖,仿佛每一根神经都在抽搐似的。而巨大的力量也让他不可自已的向后飞退,只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阿瑞斯在飞退同时手指弯曲竟牢牢的抓住了龙纹鏊的边缘!

    戴安娜大惊,握着龙纹鏊的手疯狂回拽,但阿瑞斯此时的力量显然不是她能够相比的,再加上之前施加的力道,使得阿瑞斯在飞退之时反倒帮了他。

    砰!

    戴安娜的双眼颤了颤,眼神中有丝虚弱和痛苦一闪即逝,低头看看轰在其小腹的重拳,娇躯中竟然提不起一丝力量。

    阿瑞斯满脸狰狞的一把掐住戴安娜的脖子将其提起,同时恨恨的扯下龙纹鏊砸在地上,然后便是一套绿巨人招牌的地狱极乐落,显然这一招打神是非常好使的。

    砰砰砰轰轰!巨大的力量将戴安娜不停贯在地上,炸开的地面上一道道裂缝延伸到远处,即使骑在子兽身上的斯蒂夫等人也能够感受到那一次次的震颤。

    纷乱的长发在空中飞舞,它们不再是柔顺充满芳香诱惑的了,它们无力的散落在脸颊将戴安娜的半边遮蔽,苍白无色的嘴唇看起来干裂虚弱,就像是一个在沙漠中永远走不出去的旅人。

    她的眼神涣散,抓着阿瑞斯手臂的纤手无力的耷拉在娇躯两侧,沉重的打击夺走了她最后一丝力气,浑身上下多处扭曲,看起来像是个被玩坏了的芭比娃娃。

    阿瑞斯冷笑着松开手,接着很是谨慎的解下了戴安娜的守护银镯与真言绳索,当他看到戴安娜没有任何反抗时终于确认了对方的落败。

    “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所有人此刻最想问的,当然不包括黑白,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幕。

    这次围杀是有致命缺陷的,而这个缺陷就是龙纹鏊!

    龙纹鏊的攻击力是完全承袭使用者实力的,通俗点说就是你用的力量越大龙纹鏊的攻击力自然就越大,从这点上说龙纹鏊是个能够用到永远的武器,可这也注定了它的平庸。因为如果你的实力不足以打败敌人那即使有了龙纹鏊也改变不了什么。而戴安娜的实力能够打败阿瑞斯吗?显然不能,所以靠着龙纹鏊即使打中了阿瑞斯,也起不到决定胜负的作用。

    而之所以前面有那种阿瑞斯不敢硬接龙纹鏊的表现,都是因为龙纹鏊那能够产生剧痛的特殊属性。但剧痛只是一种感受、一种刺激,并不是实际的伤害。只要阿瑞斯愿意忍受剧痛,那么当龙纹鏊击打在他身上的时候,就是阿瑞斯反击的最好时机!

    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黑白从来都是将龙纹鏊当做关键时刻的一招强控杀手锏,而从来不是主攻类武器。只可惜戴安娜并没有想明白这一点。

    其实在对阿瑞斯的伤害上,索兰的光枪更加具有威力,如果阿瑞斯脑袋抽风害怕疼痛而将巨盾拦在戴安娜面前,那这一次围杀就算成了,只可惜,就像黑白事先预料的那般,将胜利寄托在敌人的脑残上是不靠谱的。

    砰噗!

    阿瑞斯一脚踩在戴安娜的肚子上,一口鲜血从她的嘴里喷溅出来,沉重的内伤让她感觉身上像是被撕碎了一般难受。

    “不得不说,你是个不错的对手。只可惜,这副战士的躯体中没有一个与之相匹配的灵魂!”阿瑞斯的话不是谁都能听懂的,至少在场的NPC与索兰余浩他们听不懂,乍一看还以为阿瑞斯在嘲讽戴安娜呢!

    嗡嗡砰!

    看着戴安娜被暴打的索兰眼眶都红了,那种愤怒不光是针对戴安娜,毕竟他跟这个NPC并没有什么太深的交情,只是脑海中不时闪过现实中的种种困苦,自由和尊严在那里已经是奢侈品了,生存从来不易,也只有生存才是永恒的主题。然而当你拥有一切的时候,你就会明白,生存和自由从来不会被人记住,只有尊严才会永恒在人们的脑中!

    长长的光枪被索兰掰成两截,光芒闪耀间两把光剑出现在他的手中,然而虽然攻击频率在急速增加,可攻击力依然无法突破雅典娜的守护。

    阿瑞斯抬眼瞥了索兰一下,这个地球玩家的实力让他刮目相看,当然,并不是指的那种毫无章法的剑术,而是其对于科技的运用。

    从索兰的那副装甲面世时,他就一眼看穿了其中最具有科技含量的部分。哪怕其表面看起来其貌不扬。

    太阳炉!又叫GN粒子发动机!

    这是一种半永久性的能量机关,能够诞生一种名叫GN粒子的光子,就像是一个不停释放光芒的太阳一样,也因此得名太阳炉。

    这种能源非常清洁无污染,比斯塔克那种用钯元素支持的方舟反应堆还要实用的多。最重要的是,GN粒子不光无污染,若是长时间暴露在其中,还能让人体产生基因层面的变异,使得身体强度、思维速度、反应力都得到极大提升。

    这种技术远超人类现代科技至少百年的时间,如果说方舟反应炉只能用在硬件上,那太阳炉就是能够同时作用在机械与人体上的最适合人类的科技。而能够以这个科技水平为基础理解太阳炉的人都值得敬佩,因为他们超越了时代的束缚。

    当然,阿瑞斯之所以没有着急干掉索兰也是因为他知道,索兰是玩家,在这里干掉他其实没有什么意义,他对自己的仇恨不会因为一次死亡而消失,而他的实力都是来源于自己做的科技武器,一次死亡也不可能让他一蹶不振!

    “给我放开她!”

    就在阿瑞斯准备对戴安娜动手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黑影扑来,阿瑞斯眉头微皱却并未有任何退缩,挥拳猛击仅仅一下就将扑来的子兽打成两截,而原本骑在子兽身上的斯蒂夫也跟着摔下来。

    “爱情!两个生物间被分泌物所支配的虚无情感!”

    阿瑞斯很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不过,听说爱情能够让人痛苦,我倒是想要试试!”说着伸手抓起斯蒂夫的头发,将其生生拎了起来。

    啊!斯蒂夫惨烈的痛呼终于唤回了戴安娜的神智,当看到他那近乎于扭曲的脸时,戴安娜鼓起全身的力量想要翻身,然后阿瑞斯抬脚落下就又踩了一次。巨大的力量在戴安娜身下震出无数裂缝,肉眼可见的气浪炸开,将灰尘全都吹出了十几米外。

    “真有趣,一个神竟然会因为一个凡人而伤心着急?真不知道这系统是怎么安排的剧情!”

    阿瑞斯好笑的翘了翘嘴角,接着伸手干脆利落的拽掉了斯蒂夫的胳膊。

    “额呵呵……你……”阿瑞斯的笑容戛然而止,原本还想着欣赏斯蒂夫的惨叫,谁知道斯蒂夫竟然咬紧了牙关哪怕连哼一下都没有,哪怕他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铁青色。

    斯蒂夫定定的看着戴安娜,两道眼神在空中汇聚瞬间明白了对方的心意,刹那便是永恒,也许未来不能够长相厮守,但这一刻彼此从未如这般靠近。

    我要你明白,为了你我可以忍受疼痛、无视屈辱,保留一个人类的尊严!让眼前这个混蛋以及满天神佛都知道,我!一个人类,配得上你这个女神!

    咔!阿瑞斯打断了斯蒂夫的膝盖骨,惨叫声依旧没有,天地似乎从未这般寂静过。

    阿瑞斯的双眼通红,他在愤怒,这是在挑衅他!是在告诉他,即使你是神也依旧掌控不了我!

    咔!阿瑞斯击碎了他的胯下,他要折辱他,那是无论什么种族的男性都无法容忍的侮辱。然而他得到的不过是一个满嘴鲜血的嘲笑。

    “放开他!”詹姆斯和维克多冲了上来,然后以更快的速度被打飞。

    查理和酋长拼命拍着胯下的子兽想要冲过去,然而黑白却严格控制着场面让子兽不准有丝毫妄动。

    索兰和余浩已经停止了攻击,一来是攻击无效,二来是被阿瑞斯刚刚那句话所震懵了,“系统是怎么安排的剧情?”是啊,是怎么安排的?话说你个NPC为什么会说系统啊!

    索兰和余浩在懵逼中感觉到自己似乎深处一个莫大的漩涡之中,我们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会不会被灭口啊?

    咔!阿瑞斯掰着斯蒂夫的一块肋骨将其插入肺部,生理反应让斯蒂夫不可控制的咳了一声,但他却借着这次机会吐了阿瑞斯一脸血!

    阿瑞斯静静的看了他三秒,接着拳头蓄力似乎不想再浪费时间了,而斯蒂夫此时望向戴安娜的眼神也充满了解脱和留恋。

    “不!”戴安娜伸出虚弱的手想要抓住什么,然而阿瑞斯的大脚像是个钉子般将其狠狠固定在地上,她什么都抓不住。

    砰轰!

    巨大的拳头轰击在斯蒂夫的胸口,胸骨向内凹陷,整个人打横飞了出去在落地之前一个黑影急闪将其接住并滚成一团。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

    黑白低声说着,在斯蒂夫耳边仿佛魔怔了一般嘀咕着。他后悔了,后悔没有像当初蜘蛛侠任务那般坚持,就因为他想戴安娜爆种,就因为他想要完成任务。他暴露了斯蒂夫与戴安娜的关系,暗中放任了子兽驮着斯蒂夫去冲击阿瑞斯做自杀行动。他做了一把幕后的黑手,做了一次违心的行为。

    他成功了,当斯蒂夫被打飞,当戴安娜通红的眼睛中闪过宁静睿智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只是他不开心,用生命换来的胜利不值得炫耀,哪怕他是一段程序。

    黑白看着斯蒂夫的伤痕,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治疗,顿了一下打开怪兽积分商店,还阳丹:可让玩家或NPC由死转生并维持最低状态一小时。三百万积分!

    “你们的积分呢?”黑白抬头叫道,但是紧接着就再次沉寂了下来,怪兽积分商店刚刚上线没多久,别说没有那么多积分,就是有,谁又会用三百万积分买这东西呢?

    黑白的手臂紧了一下,那是斯蒂夫唯一尚算完好的手在用力,虽然很微弱,但黑白已经感觉到了。斯蒂夫看着他,眼中没有怪责。他的脸皮抽了抽,那是他仅有的动作,接着生命离他远去。

    黑白抱着斯蒂夫的身体沉默着,他没有再管阿瑞斯,因为他知道会有人对付他。他只是有些迷茫,之前自己还决定过要像对待真人一样对待自由NPC呢,现在呢?就因为斯蒂夫不是自由NPC,只是一段程序所以就活该被自己算计吗?如果在斯蒂夫的身后也有个灵魂,那自己会算计他吗?

    斯蒂夫的脸皮最后动了动,不知为何,黑白就是知道,他没有怪他,他最后做的那个表情是笑的。

    “一段程序的虚无情感竟然也如此丰富,系统也真是够了,哼!”阿瑞斯冷笑而不屑的摇摇头。

    “上一个话像你这么多的反派,其坟头草已经有两人高了。”

    冷!这个声音很冷,冷的阿瑞斯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低头望去,戴安娜一脸平静的望着他,两只纤手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狠狠向内一扣,手指穿透了他的战靴握住了他的两根脚趾,接着一掰!

    啊!

    阿瑞斯噗通一声摔了个跟头,捂着已经扭曲的两根脚趾满脸都是青筋。

    “惨叫并不悦耳,何必那么执着去折磨一段程序呢?”戴安娜一脸冷漠的站起,先是用双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接着捋了捋长发让自己看起来干净些,接着一股端庄严肃天威般的气势疯狂炸开。

    嘶!

    阿瑞斯将脚趾掰正接着倒抽了一口冷气,有些颤抖的指着戴安娜,“你……你是谁?”

    “你这宇宙边缘的小角色还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只是你对这副躯体做的事让我很生气,你该付出代价!”

    戴安娜一步步的向着阿瑞斯走去,脸上再没有了之前那种面对不可抗强敌的谨慎,仿佛对方就是一个木桩,一个用来挨打的沙袋。

    阿瑞斯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但紧接着又叫道:“不管你是什么大神,圣人说过不准将游戏中的恩怨代入现实。”

    戴安娜没停步却是不屑的附和道:“是啊,所以你不用怕我在现实中找你麻烦的。”

    阿瑞斯眼中色厉内荏,“我的游戏角色比你强,我不怕你!”说着不退反进,双拳仿佛雨点般落下。

    戴安娜的脸上多出一丝嘲讽,脚步仅仅是前后左右迈了迈,一道道残影就冲入漫天拳影之中,耳边只听到呼呼呼的风啸却根本没有任何一点被击打入肉的闷响。

    “怎么会?怎么会?”阿瑞斯越打越心惊,为什么打不中?他已经够快了!

    “胜负不是由力量和速度决定的,那只是基础,一个有时候并不重要的基础。”戴安娜的声音在阿瑞斯耳边回荡,那一个个穿梭在拳影中的蔑视眼神像是要将阿瑞斯逼疯了一般。

    啊!阿瑞斯一招抬腿横扫用尽了全力,然而空荡荡的打击感却让他心叫不好。

    砰!戴安娜半蹲姿势一记冲天脚让他断子绝孙。

    “啊!”有些变声的惨叫唤回了所有怔愣的玩家和NPC。

    余浩和索兰敏锐的感知到此时在戴安娜身上有种生人勿进的危险,索兰还好,但余浩却感觉一股莫名的压力沉在肩上,竟让他有点行动不得。话说明明戴安娜已经爆种开始大杀特杀了,为何会有这种不详的预感呢?

    黑白没有管,他依旧沉默着,斯蒂夫的尸体在他怀里已经有些凉了。詹姆斯、查理和酋长等人来到他的身前,悲伤的看着斯蒂夫久久无语。他们似乎都没有再关注着阿瑞斯,仿佛那也同斯蒂夫一样是个死人了。

    阿瑞斯捂着裆部艰难站起,面对缓慢走近的戴安娜再次冲了过去,“我不信我们的实力差距这么大,你不可能凭着什么战斗经验赢我!”

    戴安娜好整以暇的迈着猫步,一边躲避攻击一边回道:“知道吗?其实你所附身的这个神灵是一个很古老的神,你能够继承他的一点战争法则就该偷笑了,只可惜,你始终摆不上台面,即便给了你这么好的躯壳。”

    砰!戴安娜开始反击了,在腋下打一拳,在腿窝踹一脚,在肋下砍一掌,不存在防守反击,因为阿瑞斯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被戴安娜看穿了,打不中的攻击根本就对其造不成任何的伤害,而阿瑞斯每攻击一次,戴安娜都会回一招仿佛在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你真的不行!

    噗!戴安娜的基础属性似乎确实没有阿瑞斯那么强悍,可是当许多细微的伤势汇拢在一起时,往往会产生质变。

    阿瑞斯终于在戴安娜再次击中他的肚子时吐出了一口鲜血。

    狂猛的攻势没法再延续了,阿瑞斯捂着肚子踉跄退后,难以置信的看着戴安娜,“你……你也是一个争圣者?”

    戴安娜微笑,“为什么这样问呢?就因为我比你强?不,是你太弱了,哪怕有些争王者的实力都远远超过你!”

    阿瑞斯一脸恐惧的退后一步,明明大家都达到了争圣者的标准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就算有也不该在游戏里体现出来啊!

    戴安娜好笑的摇摇头,“圣人慈悲,让这一次成圣之战不至于造成太过的杀孽。可你也应该明白,即使没有生命的逝去,也并不代表着成圣之战不激烈!像你这种边缘化的小人物更该低调才是。”

    阿瑞斯嘴角抽了抽,老子不想低调吗?鬼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个任务,还牵涉到如此级别的大佬灵魂附身的NPC。我也很绝望啊!

    阿瑞斯喘了口气突然伸手将盾牌召唤到自己的身前,大笑道:“就算你再强又能怎样,在游戏中还不是要按照系统规则办事,有本事就打破这个神器吧!”

    戴安娜顿了一下眼神有些玩味的打量着盾牌,接着伸手在盾牌上一弹,巨盾陡然光芒回缩变成了原本仅能挡住半个身体的小圆盾,并乖顺的飞回了戴安娜的手中。

    “这……怎么可能?”阿瑞斯的身体僵了僵,整个人都懵了。

    戴安娜轻轻抚摸着盾牌,叹道:“从古至今,这盾牌一直就是我的,你拿着我的盾牌用我的法则来打我,你觉得自己有多少胜算?”

    阿瑞斯的脸上满布恐惧,踉跄退后,似是终于知道了对方的身份,绝望而歇斯底里的叫道:“这是个骗局!是骗局!你们……你们想垄断圣位,你们根本没有给其它种族成圣的机会!你们……”

    “闭嘴!”戴安娜猛然喝道:“无法得到别人的认同与信仰只是因为你根本不懂得人类需要什么。你太高傲不懂得妥协,成为神并不是你能够蔑视蝼蚁的理由!”

    阿瑞斯的脸色猛的黑沉下来,心里也是一阵害怕,刚刚他差一点就连圣人都骂了,若不是戴安娜的喝止,他此刻应该已经凉了。

    戴安娜翻了个白眼挥手一招,索兰手中的两把光剑突然间脱手飞离来到戴安娜手中,她看了看将两柄光剑再次合一成为光枪,挥手间便是一片枪雨。

    接着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枪雨将阿瑞斯刺成了漫天的飞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