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这个孩子我保了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您的奶爸系统已经上线请了解一下!”

    神经病啊!你是神啊,他是人呐,哪有打一炮就命中的道理啊?这像话吗,像话吗,像话吗!

    黑白捂上自己的眼睛冷静三秒,又沉吟三秒,“其实我觉得伺候月子这种工作更适合那种有事业心又稳重的人,比如刚刚走掉的余浩就不错!”

    戴安娜表情淡漠的看着他,黑白抿抿嘴,“你看啊,我现在还是个处男,虽然有个女朋友但因为种种原因还没有成功拿下呢!连生孩子的准备工作都没有做过,怎么会伺候孩子呢?”

    戴安娜目光灼灼的望着他,黑白嘴角抽了抽,“你看啊,哪吒他娘呃哪吒你知道吧,他娘怀孕三年零六个月才将其生下来,生下来还能活蹦乱跳呢!你们同样是神,至少也得怀个两三年吧,我哪有那么多时间看孩子呢?”

    戴安娜将下巴放在手掌中拖住,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看着他,黑白大怒,“你这是讹上我了是吧!”

    “其实你不需要那么紧张,系统不可能真的让怀孕的某个孩子等十个月或者更久才生下来。除非怀孕的是玩家,否则NPC生产都会加快时间流程,一旦我启动生育程序,那么最多十二个小时就可以将小孩生出来了!”

    黑白顿了一下突然间想起桑优雅也生过孩子来着,当时在游戏中可是边缘化了整整十个月。想想以她的身份在游戏里安胎十个月也是蛮拼的。再看看此时戴安娜根本看不出任何起伏的小腹,问道:“你是说,一天之内就可以生产?”这孩子也是可怜。

    戴安娜点点头,“对于你们玩家来说,确实只过了十二个小时,但是对于NPC来说就是十个月。”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自己就可以生啊,不就十二个小时嘛,还用得着我守护?”黑白其实还有一句话,只要戴安娜想,其实是可以将孩子打掉的,毕竟戴安娜之前跟斯蒂夫发生关系也没有多少时间。

    戴安娜沉吟片刻脸色少见的严肃了些,“你对于法则方面的事知道多少?”

    黑白揉了揉脸颊,怎么突然间说到什么法则了?“小说里没少看到,不过我家那位大姐曾经说过,现在许多的攻击方式其实都是法则的简化版,比如说军阵,如果练到高深处就能够还原法则。但那也是我至少达到A级圆满之后的事了。”

    戴安娜点点头,“看来你背后的人倒也不弱,至少应该比阿瑞斯强。那我再来详细说说,法则这种东西需要领悟,解释是解释不清楚的。所以我不打算跟你多说怎么领悟法则,我只是要告诉你,凡是争圣者都必然掌握法则,当然有些争王者对于法则的理解要比某些争圣者还要高。但对于争圣者来说,法则不光关系到自己的实力,还关系到其信仰是否能够得到信徒的认同,所以非常重要。”

    黑白眨眨眼恍然道:“懂了,就像阿瑞斯的战争法则,那根本就是反人类的,所以不会得到人们的普遍认同。”

    “不错,所以掌握类似法则的NPC若想争圣,那就必须放弃这些法则,否则是不可能顺利传播信仰的。”戴安娜说着给黑白倒了杯水放在桌边。

    黑白很识趣的过来接过水杯,只听戴安娜又道:“我比那个阿瑞斯强的多,但很不幸,我所掌握的法则也是战争!”

    黑白眉头微皱不是太确定的问道:“所以你需要舍弃战争法则?那没有了法则你靠什么打架?还有舍弃法则跟生孩子有什么关系?”

    戴安娜意味深长的瞄了眼黑白,“首先在生育期间我是不能够动手的,托你的福,那个毒药博士已经跑了,其很有可能会在我生育虚弱时来偷袭我,所以你要守护。另外,一个人能够掌握的法则可以有很多,我没有了战争法则还可以使用其他法则,虽然战斗力有些影响但也无伤大雅。还有,法则与灵魂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如果生硬的撕开扔掉会伤及灵魂。而作为一个母亲却可以将战争法则的部分全都遗传给孩子,这是作为母亲的一项天赋。”

    黑白震惊了,震惊的看看天看看地,母亲啊果然伟大。“你之所以不打掉孩子还生下来,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无伤的将战争法则甩掉?”

    戴安娜好笑道:“不然呢?你觉得我难道会允许一段程序占有了我的身体后还让我为其生孩子?”

    黑白脸色转冷,“你不选余浩可以理解,但为何选我?索兰还有卡尔他们不行吗?”

    “他们?”戴安娜摇头道:“他们确实合适,但实力欠缺太大。索兰的弹药打光必须去现代时间线补充,只剩一把光枪太受局限。卡尔和重吾的问题同样严重,能力已经被阿瑞斯收回的他们根本起不到保护作用。”

    黑白眼神微凝,肃然道:“所以在你生产的时候,确定会有人来偷袭喽!”

    戴安娜笑道:“如果你现在将精神力铺开就会发现,在不足百米之外有至少三个德国人的探子。”

    黑白一惊,精神力瞬间扫描一圈,脸色越发难看,他大意了!之前一直都沉浸在复杂的情绪中,竟然被人跟上来都不知道。

    “好吧,我帮你,但是我想要问个问题,这孩子生下来后,他会活着吗?”

    戴安娜渐渐收起笑容,上下打量黑白第一次算是正视他,“看来你是个感情用事的人,那我也明白的告诉你好了。如果斯蒂夫还活着,我会亲手将其挫骨扬灰。同样的,这个孩子若不是要利用他来甩掉战争法则,我也不会生下他。但让他出生已经是我最大的底线了,我不可能让一个带着战争法则的半神孩子长大,万一有人看中了他的资质而附身呢?我不可能给自己创造一个敌人!”

    黑白眉头紧锁急道:“战争法则不适合成圣者,就算有人附身你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戴安娜闻言摇头道:“争圣者自然不惧,可若是争王者继承了战争法则就会很麻烦,若是与我为敌呢?除非你能够保证那个孩子不会被争王者附身,否则我不会放过他!”

    黑白不语,屋子里再次陷入一种寂静,戴安娜看看他叹道:“其实你不用如此难过,就算我不动手,这孩子估计也活不了。”

    “为什么?”黑白不解。

    “我附身神奇女侠之前,她就被阿瑞斯伤的很严重了,我之所以像没事人似的轻松将阿瑞斯干掉,是因为我将那部分伤势转移到了腹中孩子身上。可以说,若非战争法则保护他早就胎死腹中了。但即使如此,生下来之后这孩子也是个天生具有缺陷的人,怕是能够活过三十岁都是奢望!”

    黑白倒抽了一口冷气,真狠啊!

    黑白想着楼下的斯蒂夫,那是自己算计死的,虽然当时自己有诸多理由,但这种事可不是自我催眠能够轻易放下的。怎么着也要拼一拼!

    “做个交易吧,我不要你的奖励了,我会想办法让孩子以后不被那些乱七八糟的灵魂寄生,你放过这个孩子!”

    戴安娜娇躯一顿,惊讶的情绪第一次从她眼中迸发,翻手间一枚六角形晶体出现,“你要想好,我可是打算奖励给你阿瑞斯的神格呢!有了它,以你B级的精神力其实就能够提前感悟法则了!还有,被谁附身是系统的规则,你觉得自己凭什么能够改变?”

    黑白再次看到那六角晶体,注意力差点全被吸引了过去,但转眼又以强大的意志扭头道:“我想试试!”

    戴安娜深深的看了黑白一眼,翻手收起神格,“我给你一天时间,你可以去试试。如果你一天之后没回来我就告诉查理他们有关于孩子的事,他们一定愿意守护我的。当然,你若是后悔了,也可以随时来找我反悔。你小子很对我脾气,我还可以将神格给你!”

    黑白眼中绽放一种名为斗志的光芒,竟然让戴安娜感觉到颇为耀眼,“好,一言为定,我很快回来。”说着转身开启时空金球回了现代时间线。

    戴安娜看着黑白离开,眼神中有一丝异样闪烁而过,轻轻用手指滑了下脸颊,莫名的多了一丝期待。其实对于她来说,那个孩子必须得死,但与之相比黑白的提议更加意义重大。

    黑白在挑战系统规则!虽然这规则很隐晦,只流传在真正的大佬们内部,但这是圣人定下的规则,谁都不能更改、谁都不敢改!

    黑白凭什么?找他背后的大佬吗?没有用的,哪怕像她这样的圣人嫡系也没有能力让圣人更改规则。有趣,非常有趣,这就像是一个与公主相爱的小铁匠,当公主被巨龙抓走时,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给有能力屠龙的勇士打造一柄无坚不摧的宝剑。而当公主被救回来后,人们记得的只会是英勇的勇士而非打造武器的铁匠。鲜花与掌声属于勇士,铁匠得到的只会是埋怨,来自公主的埋怨,因为你发现公主和巨龙才是一对儿!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绝不绝望?

    在戴安娜想来,黑白就是一个即将感受绝望的可怜人。她其实很看好黑白,机智勇敢有原则,这样的人一旦对你忠心就是信仰传播者的不二人选。只可惜太过天真,也许经历了这次挫折也好,能够成长一些。

    通过时空金球的黑白已经回到了现代时间线,原本废旧的小镇变成了阳光普照下的高楼大厦,冷不丁还有那么一丝抽离不真实感。但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就像戴安娜料想的那样,黑白第一时间就去找了福克斯,但与戴安娜料想不同的是,他并没有将希望寄托在福克斯的身上。

    “咦?是你,你不是刚刚做完神奇女侠任务吗?怎么有时间跑我这里?”福克斯有些诧异的给黑白开门,接着夸道:“干的漂亮,从系统公告上那些完成任务的玩家顺序上我就知道,你这次肯定又是贡献最大的那一个。如此的话,你既能通过神奇女侠参与正义联盟任务,又能够通过黑寡妇参与复仇者联盟任务,以后将会有许多角度来参与大事件了!”

    黑白点点头自来熟的倒了杯水咕咚咕咚喝掉,然后很是随意的挥挥手,“别高兴的太早,那个神奇女侠已经被寄生了,而且是一个争圣者。”

    福克斯一怔接着想了想笑道:“看来是某个跟圣人关系不一般的家伙呢!”

    黑白双眼微眯问道:“为什么这样说?”

    福克斯给自己也倒了杯水,接着坐下好整以暇道:“自由NPC与自由NPC之间也是有区别的,就像我和阿努比斯这种,虽然实力不弱但因为之后很少有或者说根本没有再涉及我们的剧情了,所以我们只能靠着信仰传播者去拼而不能自己动手。但是如同神奇女侠钢铁侠那些即使在未来也很可能涉及诸多剧情的角色来说,他们是能够自己动手的。对于争圣者来说这可是巨大的优势,甚至可以说是已经在某种程度上破坏平衡的优势了。”

    黑白闻言奇道:“那为什么还有争圣者能够附身在这种角色身上呢?”

    福克斯摇摇头答道:“你还是没有明白其中的区别,自由NPC被灵魂附身是大宇宙OL的隐藏规则。即使没有这名争圣者,也会有其余灵魂附身。问题是按照规则是不该由一个争圣者的灵魂来附身,圣人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因为这是对其他争圣者不公平的事。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这个寄生的争圣者过去曾经跟圣人有着因果,或者是在成圣之战时做过巨大的贡献,或者是在圣人还未成圣时有恩于圣人,总之圣人绝不会简单的同意这种事。”

    福克斯的话让黑白眉头微皱,看不出来,那个戴安娜不光是圣人嫡系,还是个很牛逼的关系户。“按照你的意思,那以后会不会再有其它争圣者寄生在别的重要角色上。比如说美国队长或者是超人、绿巨人之类的角色身上?”

    福克斯好笑的回道:“你没有在这个‘重要’二字上弄明白,神奇女侠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其不光实力强大还能一定程度上调集天堂岛的人手,另外其本身就牵涉进许多大事件之中。但你所说的美国队长、超人和绿巨人要差的太远了。首先美国队长的实力就不合格,虽然作为美国精神的一个象征其很适合传播信仰,但其本身实力太弱,参与进大事件中难道靠闪避活着吗?起不到关键作用还不如不用,所以美国队长不是争圣者们的首选。”

    说着抿了一口水又道:“再说绿巨人,实力倒是够了,但缺少传播信仰的基础,有谁会将一身绿的家伙当做自己的信仰吗?而且绿巨人也没法给玩家们好处,他手里可没有命运女神的织布梭这种神器。所以不会有争圣者选择绿巨人的。”

    黑白点头紧接着肃然道:“那超人呢?”

    福克斯顿了一下,“超人的问题就有点大了,作为一个完美的角色,超人实在太过适合传播信仰了,而且其实力强劲,在任何大事件中都可以起到近乎举足轻重的作用。但也正因为如此,圣人不会允许这样的角色被某名争圣者寄生,当然,除非有哪个傻乎乎的争圣者选择随机寄生,又恰好寄生到了超人的身上,那就没办法了,毕竟运气这事就是圣人也没辙。”

    “那不会有其余跟圣人有羁绊的争圣者参与吗?”

    福克斯再次摇摇头,“这是成圣之战,不是小孩过家家!神奇女侠那种估计就已经是圣人的底线了,圣人欠了因果不意味着圣人就要对你言听计从。惹急了圣人,他分分钟弄死你来了断因果!”

    黑白嘴角一抽,呵呵,圣人是这么任性的吗?嗯,这个问题他没敢问。

    不过通过福克斯的科普,黑白也算是又明白了一些寄生自由NPC的潜规则了。只是这问题就来了,为何戴安娜要执着干掉那孩子呢?虽然那孩子拥有了半神血统,但其不是说那孩子本身就具有缺陷吗?这样的一个角色有哪个大佬会选择寄生啊!这特么是在刁难我啊!

    黑白揉了揉太阳穴,心情越发不美丽。

    福克斯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你怎么了?不需要太过担心的,时间还有很多,其实在传播信仰这种事上,我们已经走的很快了。就算那个神奇女侠有近百年的时间线来搞事,她所影响的也不过是那些做历史任务的玩家,那能有多少呢。何况历史任务随机性太大,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拥有时空金球的,所以若想更好的传播信仰还是要在现代时间线才行。”

    黑白摇摇头,“我没担心这个,只是,嗯,算了,我有点累就先离开了,咱们改天聊吧!”

    福克斯虽然很好奇但也没有深问,只是将黑白送出门。不过黑白离开后并没有下线,而是再次打开了时空金球。从福克斯的话中他就明白,福克斯是没有能力做到这些事的。但现在,他还有一个希望!

    推开神侯府的大门,大勇那货果然……没人?黑白眨眨眼,猛然回过神来,以前大勇总是在扫地,这次没人却从侧面证明了一件事,这个大勇肯定也是个拥有自己意识的自由NPC,就像福克斯说的,是那种不参与争圣也不参与争王来玩的大佬。

    自己的系统公告刚响过,所以这个大勇肯定是觉得自己没有可能在这个时候来神侯府,所以才不扫地了!哼,一点都不尽忠职守!

    吱呀!“你怎么在这个时候来了?”

    黑白这正吐槽呢,却听见身后大门又开,大勇的声音果然跟着响起了。呵呵,这是察觉到我来这条时间线了,所以才着急忙活的赶过来吗?嗯,黑白不必问,大勇不必答,因为其脸上的唇印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大勇轻咳一声完全无视黑白玄妙的眼神,笑道:“怎么突然来了?”

    黑白甩这货一个白眼,什么叫突然来了?来的不是时候是吧!

    “我有些急事想找我师父。”

    大勇闻言遗憾的摇摇头,“抱歉,我最近都很少见无情姐,你这次怕是见不到了。”

    “你不能下线告诉她一下吗?”

    大勇:“……”抬头看看天上的白云,“啊,今天天气真不错啊,我为什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

    黑白耷拉着眼皮指了指大勇脸颊,“你把脸上的唇印擦擦吧,顶着这玩意儿会让人笑话的。”

    大勇擦擦脸颊讪笑道:“哦,最近彩蝶轩大酬宾,我不过是试试他们新品的成色。”

    “彩蝶轩是卖胭脂水粉的吧,看来你一定是个爱美的NPC啊!”

    “那当然,接待玩家还不都靠这张脸!”

    黑白:“……”

    大勇:“……”

    “好吧,怕了你呀,说说吧,干嘛非要找无情姐?有什么事我要是能办直接就给你办了。”大勇没好气的挥挥手,像是打发谁一样。

    “有关于争圣者寄生自由NPC的问题你也能管?”黑白不是看不起他,好吧,就是看不起他,这货要是在现实里能够影响谁寄生自由NPC的问题,那还用的着在这接待玩家吗?嗯,话说自己好像没有见过其他玩家来神侯府吧!

    黑白双眼突然眯了眯,大勇却毫无发觉的耸了耸肩,“你还真是异想天开,这事是圣人定的,谁都管不了,你还是别做梦了。”

    黑白呵呵,“嗯,这里还真是冷清呢,话说这届玩家不行啊,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拜四大名捕的其余三人为师吗?”

    大勇的脸皮抽了抽,“你……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看你最近太闲了,想给你找点活干,省的老是去胭脂铺试验新品!”

    “嗯,我们还是谈谈你刚刚说的那个寄生自由NPC的事吧!”

    黑白不置可否只是双手抱胸一副看你表现的样子,大勇叹了口气,“你为什么会认为无情姐有能够影响圣人决定的能力呢?”

    黑白郑重道:“无论是争王者还是争圣者,其与圣人必然都是会出现利益关系的。但像我师父这种明显是来度假的大佬,明显要比前两者高端不少。如果说还有人能够帮我,那肯定是我师父这样的!”

    大勇摩挲着下巴有些为难道:“但这事涉及到成圣之战啊,无情姐就算有能力也未必会帮你啊!”

    黑白心中激荡,“这么说,师父确实有能力帮我喽!”

    “有,但不会帮!因为这会让人说圣人偏心,嗯,虽然圣人不需要讲规矩,但这个名声不太好。所以无情姐是不会帮你的!”大勇很肯定得说。

    “那没办法了,我回去找几个朋友来接其它三位名捕的任务,让你的生活也跟着丰富多彩充实起来!”黑白双眼一瞪,你不要逼我哦!

    “嗯,这事其实也好办!”大勇感觉有点牙疼。

    “怎么办?”

    “你可以试试去找零零发!”大勇抹了把额头的汗。

    黑白怔了一下,点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出门离开。大勇见状松了口气,还没等做什么,身后突然间传来一个有些清冷的声音,“看来你最近的确很闲啊!”

    大勇一个激灵苦笑回头,“无情姐,真巧啊!”

    “不巧,我听说彩蝶轩有新品,所以想来试试!”无情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大勇的身后,一双眼睛就那么淡淡的盯着大勇,盯得他直发毛。

    大勇咽了一下口水,讪笑道:“其实也不算闲啦,只是这一届玩家确实不行,都不懂神侯府的强大之处,哼,眼光太差!”

    “是吗?可我怎么听说叶孤城和西门吹雪他们都找到了徒弟,就连雨化田都有了弟子呢!”

    大勇懵逼,这特么谁告的密,想放个假舒服舒服都不行?哈哈笑道:“哪个玩家那么有想法,竟然拜师都拜到宫里去了!”

    无情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不说话,大勇笑了一会儿轻咳一声道:“我以后不去买胭脂了。”

    无情点点头也没有怪罪什么,大勇又道:“刚刚黑白他……”

    “我知道。”无情打断道:“两位圣人都是念旧的人,只可惜太过惫懒,自己做的事都不知道善后,还要我们来处理。尤其在成圣这事上给点帮助也就算了,太过算计可不好。这次就算是给那个神奇女侠一个教训,不过我确实不方便出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